第五十五章

    钱焰跟在他身后,想着钱门一直风平浪静过了百年,如今恐怕是要起风雨了。舒籛镧钔可惜不是他能左右的,只希望钱门别因此在他手中毁去才好,否则他对不起钱门的列祖列宗。

    夜天倾看了钱焰一眼,又扫了一眼出口,抬步跟上灵隐大师,向北山别院走去。依着他的敏感总觉得钱焰神情不对,似乎有所隐瞒。他到要看看他隐瞒了什么。

    此时云暮寒和弦歌分别抱着云浅月和容景已经回到北山别院。

    还没到门口,云浅月就听到几声惊喜的呼声。她从云暮寒怀里抬起头看去。

    只见门口立着二十多个人。其中有她那王爷父亲,还有云孟,彩莲、听雪、听雨,以及荣王府的二小姐容铃兰六人是她认识的,另外还有十几个人是她不认识的,其中有三对中年男女,人人衣着光鲜,和云王爷并排而立在最前面,显然身份不低。另外还有和云孟差不多年纪穿着同样管家的服饰的老头,其中还有几名年轻男子,和容景、云暮寒等人的年纪相差无几,人人均是样貌出众。

    云浅月想着那不认识的人估计就是容景的家人了。的确很多。她眸光瞥向弦歌怀里的容景,只见他闭着眼睛,眼皮都没抬一下。她收回视线再看向前面,只见彩莲、听雪、听雨三人立在人群的最边上,喜极而泣地看着她,三双眼睛都哭得红肿不堪,头发散乱,小脸脏污尤挂在泪痕,身上的衣服还是她掉下地下佛堂那日所穿,褶皱不堪,显然没换过。她心下微暖,她们是真的担心她。

    又移开视线仔细看其他人,云王爷和云孟两张脸挂着欣喜之色丝毫不加掩饰,而另外那些人脸上的神色就分外精彩了,只有容铃兰和那个与云孟穿着年岁一样的老头脸上挂着真心的喜色,反而那三对衣着光鲜的中年男女脸上似乎勉强装出欢喜的神色,而那几名年轻男子则有淡漠的,有失望的,有假笑的,有怨恨的,还有无动于衷似乎不出所料的……当真是百种神态,精彩纷呈。

    云浅月本来觉得容景有钱有地位吃最好的饭坐沉香木打造的马车让她嫉妒的要死,如今看着那些人,她顿时不嫉妒了,她觉得比起他来,她对自己目前的情况还是比较满意的。

    容景似乎知道云浅月心中所想一般,闭着的眼睛睁开一条缝看了云浅月一眼,又缓缓闭上,对弦歌低声道:“你告诉她,就说如今云王府内住着的都是嫡系一脉,她家旁支犹如过江之卿,不久后据说都会入住云王府,她既然要掌家,有的是人让她忙乎。她一定会不亦乐乎的。”

    弦歌嘴角一抽,“世子,这都什么时候了?您还和浅月小姐斗气……”

    “让你说你就说!”容景命令。

    “是!”弦歌无奈,看向云暮寒怀里的云浅月,果然见她啧啧的神色似乎是幸灾乐祸,难怪自家世子想打击她,她那神情分明就是欠扁,让他也忍不住想打击她,立即用传音入密对云浅月道:“浅月小姐,我家世子告诉您,如今云王府内住着的都是嫡系一脉,所以相对来说人是比荣王府少些。但云王府旁支甚多,犹如过江之卿,不久后据说都会入住云王府,您既然要掌云王府的家,到时候会有的是人让你忙乎。你一定会不亦乐乎的。”

    清清楚楚的声音传进云浅月的耳里。云浅月啧啧声戛然而止。她顿时转头恼怒地看着容景。骂道:“黑心,黑肝,黑肺,黑肠子,黑肚子,全身上下都是黑的,没一块好地方。烂人!”

    “多谢夸奖!”容景闭着眼睛不睁开,吐出几个字。

    云浅月气血上涌,想着当初她辛苦给他治疗顽疾做什么?简直犯贱!刚要再骂。

    云暮寒压低声音道:“别闹了,已经到了!”

    云浅月只能住了口,但又不甘心,狠狠地挖了容景一眼才回转头,想着容景说的若是真的话,那么她还不如他呢!云王府旁支到底有多大?她顿时头疼起来。

    “小姐!”

    “浅月!”

    “世子!”“哥哥!”

    “……”

    云暮寒和弦歌刚刚稳住身子,别院门口顿时想起一大片呼声,人群呼啦一下子围了上来。将二人团团围住。

    “浅月,你怎么样?”云王爷快步上前了一步,看向云暮寒怀里的云浅月。

    云浅月虽然对这个父亲无感,但是也做不到对向她伸来的关心和温暖冷言冷语相对,她淡淡道:“还好!就是很饿!”

    “那快准备饭!”云王府一喜,连忙对彩莲等人摆摆手。

    “是,奴婢这就去!”彩莲立即向院子内跑去。听雪、听雨紧跟在她身后,三人跑得飞快,转眼间就没了影。

    “浅月小姐平安回来就好,老王爷就可放心了,老奴这就去给老王爷送信。”云孟立即道。

    “让爷爷担心了,劳烦孟叔了。”云浅月对云孟点点头。

    云暮寒脚步不停,抱着云浅月大步向东厢院子走去。

    云老王爷刚疾走一步,又回转头看向弦歌怀里的容景,“景世子可好?”

    “多谢云王叔关心,景还好。”容景睁开眼睛,对云王爷点头。

    “我先去看浅月,一会儿去看你。”云王爷扔下一句话,也快步进了东厢院子。

    容景看向围在他面前的人,苍白的脸色清清淡淡,看不出任何情绪。

    容铃兰先一步上前,欢喜地看着容景,“哥哥,您总算被救回来了。”

    “世子,老王爷一直担心您,本来想亲自过来,但一听您失踪病倒了,就派二老爷、二夫人、三老爷、三夫人和老奴一起过来了。”荣王府的大管家也欣喜地道。

    “回来就好!”二老爷神色欣慰。

    “不错,我就说景儿吉人自有天相。”三老爷也很是欣慰。

    “这回父王安心,我们大家都能安心了。”四老爷也很是欣慰。

    “是啊,当时得到消息之时将我们都吓了个够呛。尤其是你爷爷,直接就晕了过去。你这回回来可不是我们大家都宽心了?要是你出事,你爷爷再有事的话,这个荣王府恐怕就要垮了。”二夫人也开口,神色同样是欣喜和欣慰。

    “就是啊!听说你是为了救云王府的浅月小姐才被困在了佛堂暗室里三日三夜。你说说你怎么就不知道自己的身份贵重呢?居然这样胡闹,你要出了事情?荣王府怎么办?”三夫人欣慰的神色中是埋怨。

    “不错。你要因为救云王府那个纨绔不化的浅月小姐而搭上自己,可真是不值了。我们荣王府直系一脉可就你这么一根独苗,你怎么不知道爱惜自己?”四夫人接过三夫人的话,也语带埋怨。

    “就是,世子哥哥就算不自爱,也该为了我们大家爱惜你自己。”一个年轻男子也接过话道。

    “可不是,当时听说你出事,大家都乱成一团,爷爷当时就厥过去了、这样的事情世子弟弟以后还是少做为好……”又一个稍微年长一些的年轻男子道。

    “你们都别说了,世子哥哥回来就好了。”其中一个十多岁的小男孩立即恼道。

    “就是,都快住嘴!”容铃兰也有些恼。

    而容景在弦歌怀里一直静静听着众人你一言我一语,没有打断,也不说话。

    那小男孩和容铃兰话音一落,还有要说话的人顿时住了嘴,众人都看着容景,这时候才恍然记起面前的这个人是容景。不是他们的教训对象。即便他做错了,也不该是他们来出口教训。他们虽然是长辈,但容景的身份比他们高了不是一点儿半点儿,连皇上都要礼让三分,他们此番是对他造次了。三位夫人立即垂下头,那几个年轻男子后退了一步,别院门口顿时陷入死一般的沉静。

    “你们都少说一句吧!如今景儿平安回来就好了。”二老爷看了众人一眼,转回头,对容景道:“你三位婶婶和兄弟都是关心你而已。景儿对刚刚所言别放在心上吧!”

    “不会!”容景惜字如金,面色清淡,没有看出任何不豫,对众人道:“如今我既然无事,你们都回去吧!留下弦歌在这里照顾我就好。你们回去,也好叫爷爷放心。”话落,他不再看众人,闭上眼睛,对弦歌吩咐,“我要修养,除了灵隐大师外任何人不准踏入这处院子。”

    “是,世子!”弦歌绕过众人,大踏步进了院子。

    在弦歌进入院子之后,四周忽然现出十名隐卫守在门口,将众人格挡在外。

    二老爷等人对看一眼,人人面色不变,似乎对容景所行所止习以为常。

    “世子哥哥,我要留在这里陪你。”刚刚那个十岁的小男孩大声开口。他声音还未脱变声期,有着稚嫩。是三老爷家最小的儿子。

    “好,那你留下吧!”容景同意。

    “哥哥,我也要留下。到时候跟你一起回去。”容铃兰知道夜天倾没走,她自然也不会走的。如今清婉公主早已经被皇上接回了皇宫,秦玉凝已经被丞相府派人接了回去。冷疏离也在那日一同启程回了孝亲王府,她则以哥哥失踪担心为理由留了下来,不过也确实担心容景,如今除了云浅月不算,就她一个女子,她自然要把握住机会和夜天倾相处。况且据说南梁太子还就醉未醒,她的心摇摆不定,自然不想走。

    “好,那你也留下吧!其余人就都回去吧!”容景同意,且堵住了别人开口的机会。

    “世子哥哥真好!”那小男孩欢喜地喊了起来,立即越过隐卫向院子里跑来。

    “昔儿!”三夫人立即出手拉住容昔,“不准留在这里,跟娘下山回府。”

    “娘,世子哥哥都答应了。我才不要回府。”容昔摆脱三夫人,哧溜就跑进了院子里。

    三夫人抬步去追,被隐卫挡在了门外,冷寒的声音响起,“三夫人留步!”

    三夫人只能气恼,看着容昔那小身影跟随者弦歌跑进了容景屋中。三老爷过来对她轻声道:“在景儿身边昔儿不会有事儿的,就让他留在这里几日吧!难得他和他世子哥哥亲近,也好培养兄弟感情。”

    三夫人闻言顿时不恼了。如今容景活着回来,荣王府还是他的。若是昔儿和他相处好,自然是吃不了亏,她顿时笑逐颜开,得意地瞥了二夫人和三夫人一眼,笑道:“是啊,倒是我糊涂了。咱们昔儿出生之后就没见过他世子哥哥,这十年来不知道在世子的院子外转悠了不知道多少圈,世子院子外的地面都被他踩平了也没见过人。如今好不容易盼到世子出府,他自然欢喜,那就留他在这里住几日吧!也好培养兄弟感情。”

    二夫人和四夫人脸色顿时一沉,齐齐看向自己的儿子一眼,似乎怒其不争。

    “我也进去看看哥哥!”容铃兰没想到容景真答应,欢欢喜喜地向里走去。

    容铃兰是二夫人的女儿,二夫人顿时笑了。儿子不上进,她还有个女儿不是?女儿不仅和清婉公主走的近,还和荣王府的小郡主走的近,如今又和世子兄妹关系看来不错。她没阻止,还笑着嘱咐道:“你哥哥既然让你留下,那你就要好好留在这里照顾她,千万别惹他生气。也不准胡闹。”

    她连世子两个字都省了,直接说容铃兰的哥哥,仿佛容景是他家的似的。

    “娘,您放心吧!我知道了。”容铃兰答应的痛快。

    二夫人欣慰地点点头。容铃兰越过隐卫进入了院子。

    二老爷脸色也稍缓,只有四老爷和四夫人脸色有些沉,但也没办法。众人再逗留在这里也没意思,一行人向灵台寺山门走去。

    弦歌将容景抱回房间,将他放在床上躺好,容昔和容铃兰也先后走了进来。

    容景看了二人一眼,对弦歌道:“将容昔安置在这间院子住下吧!二小姐还是住原来的院子。”话落,又对容昔和容铃兰道:“我如今很累,你们先去吧!晚些时候再过来!”

    “那好,哥哥休息!我晚些时候再过来!”容铃兰比较识趣。要知道他这个世子哥哥别说在天圣皇朝是高高在上的存在,就是在荣王府也是高高在上的存在。对爷爷都不假辞色,更遑论别人?她能得他允许留下来感觉就相当受宠若惊了。行了一礼,转身爽快地走了出去。

    “那等世子哥哥休息好了我再进来。”容昔其实不想走,但见容景气色很是不好,也乖巧地点点头,转身退了出去。但他还是很兴奋。

    弦歌跟随容昔走了出去,对院中吩咐了一句,有人立即带着容昔去了他的住处。

    弦歌又转身走了回来,将房门关上,走到容景面前焦急地压低声音问:“世子,您怎么会武功尽失了?这可是大事儿!您如何能没有武功?您这样功力尽失可是为了救浅月小姐?”

    “你只是觉得我武功尽失的害处,但没发现其它益处?”容景反问。

    弦歌一愣,连忙出手去给容景把脉,这些年因为容景大病,他也练就了一身医术。由开始的脸色不好疑惑到最后惊异地睁大眼睛,张大嘴巴,不敢置信地看着容景,“世子您……您……怎么会……”

    “你这回觉得我是没了一身武功换回一个好身体比较好?还是我依然有一身好武功却活不了几年比较好?”容景挑眉。

    “自然是有一个好身体比较好!”弦歌不敢置信变成惊喜,直直地看着容景,身子剧烈地颤动,显然很是激动,“世子,您是怎么做到的?怎么会有办法驱除了寒毒和顽疾?属下实在不敢相信,灵隐大师两度给您施以援手都没有办法,您也是十年想尽办法都没有做到。这简直让属下不敢相信……”

    “我也不敢相信!”容景忽然一笑,笑容温暖,“可是它就是真真实实将不可能发生的事情发生了。”

    “世子,您快告诉属下!是您和浅月小姐遇到了高人?得了奇遇?”弦歌跟随容景自小长大,平时很是沉稳,如今第一次如此激动。也难怪他激动,这些年他是从未离开过容景,亲眼看着他是如何煎熬。本来认为没了希望,如今得到他顽疾彻底根除,如何能不惊喜震撼?

    “得了奇遇却是真的,遇到了高人嘛……”容景笑着摇摇头,叹息一声,“她也算是高人吧!比我还固执,我自认为天下间再无人有我忍劲和坚毅,一忍十年,一坚持也是十年,她却是比我还能忍,还要坚毅。若是没有她的坚持,恐怕你现在见不到我,即便见到我,我还是以前的我。”

    弦歌一愣,不明白地看着容景。

    “是东厢院子里此时正在大吃大喝的女人!”容景笑着给弦歌解惑。

    “啊?”弦歌彻底懵了,眼睛这回睁得更大,看着容景,“世子,您说帮您解了寒毒和顽疾的人是浅月小姐?”

    “如今东厢院子里除了她在大吃大喝还能有谁?”容景道。

    “她……她……怎么可能?”弦歌不相信。是啊!东厢院子此时的菜香味隔着墙飘了过来,除了浅月小姐在大吃大喝还能有谁?

    “当时她说要帮助我的时候我也觉得不可能。连我自己都放弃了,可她偏偏说没什么不可能的。对了,她还说她不信天意,信奉的是”有志者事竟成,破釜沉舟,百二秦关终属楚;苦心人天不负,卧薪偿胆,三千越甲可吞吴。“我虽然不知这其中有何典故,但这样的话听着便令人志坚意定。你可知我当时的震撼?破釜沉舟自然也要试试的。没想到她真的做到了。”容景缓缓道。似乎想起当时他数次要放弃而她坚毅坚持的情形,恐怕那一刻,他这一生也不会忘了。

    “那……那浅月小姐是如何做到的?”弦歌依然不敢相信。

    “当时她中了催情引被摔下密道,我去后阻止不及,只能也尾随入了密道。后来我们坠入了达摩堂地下被封死的佛堂。我用功帮她融合了她体内的两道真气,以助她驱除催情引的情毒……”容景缓缓开口。

    “世子,您可知道您那样做是很危险的?您的功力是用来压制体内的寒气的。如何能轻易动用?且还是倾尽功力去相助?”弦歌不赞同地看着容景,嘟囔道:“属下就知道一遇到浅月小姐,您就大方着呢!”

    容景笑了笑,也不理会弦歌埋怨继续道:“我没想到她如此意志坚定,在我的帮助下破解了催情引的毒,当要撤手时,她居然发现了我体内的寒毒和顽疾。所以就非要帮我打通封印,解除寒毒和疗伤顽疾。”

    “灵隐大师那么高的功力都不能做到,浅月小姐也太不自量力了,若是我在……”弦歌话说了一半顿时想起容景如今的顽疾好了,立即住了口。

    “当时我和你想的一样。一分希望都没报。但她坚定,我想着就一具残破身躯而已,就由着她吧!她的内功和我的内功同宗一源,我想着也许有机会也说不定。所以在她强硬下就同意了。没想到她真的解了灵隐大师封印,用她的真气融化我体内的寒毒丸之毒,我的真气只在她的真气外相辅助……”容景简单叙述。

    “然后呢?”弦歌听得屏息凝神,大气也不敢出。

    “她一破解了灵隐大师封印就知道自己想的简单了,但并没有我想象的退却,而是坚定地用真气消融我心脉处的冰寒。最后还剩下十分之一时她体内真气枯竭,我体内真气也所剩无几……”容景说到这顿了顿,听弦歌呼吸都没了,他一笑,继续道:“我让她退出,我死,她能生。但是她不同意,在我认为我们必死无疑之时,可是她却用意念催动了体内隐藏的凤凰真经内力本源,所以,我们得救了。不仅驱除了我体内囤积的寒毒丸,也抚平了火焰掌的那一掌创伤,修复了我的心脉。只是我们如今内力一同耗尽了。”

    “您是说浅月小姐也内力尽失?”弦歌低声问。

    “嗯!”容景点点头。

    弦歌转身就往外走去,“属下这就去东厢院子跪谢浅月小姐大恩去!”

    “回来!”容景喊住弦歌,笑笑道:“你要谢她有的是机会,如今就不用了。此事不得张扬。她不会说出去,我也不会说出去,你最好也不要说出去。”

    弦歌停住脚步,一时激动忘了这样的事情的确不能张扬出去。有些人还盼着世子死呢!如今世子好了的事情暂且越少人知道越好。尤其是世子此时武功尽失,他以后更要寸步不离世子身边,又走回来问道:“世子,您和浅月小姐的武功还能恢复吗?什么时候能恢复?不会就这么废了吧?”

    “应该不会废了,但是短时间内恐怕恢复不了。”容景不甚在意。

    “那属下就放心了。”弦歌松了一口气,眉眼难掩喜色,“世子也一定饿了吧?属下已经吩咐人熬了药膳,这就给世子盛来。”

    “嗯!”容景点头。

    弦歌快步走了下去,不出片刻将药膳端进了屋,摆了满满一桌子。

    容景忽然想起一事,对弦歌低声道:“你去寻钱焰,告诉他,无论他发现什么或者推测出了什么,最好都尽快忘记,一辈子不记起。我保他和钱门万无一失。若是说了什么不该说的,泄露了任何信息,他和钱门就会从这个世界上消失。永世不复。”

    弦歌一怔,看着容景,“世子?”

    “你这就去告诉他,别让人发现你去找过他。他如今应该在夜天倾的院子里。”容景话落,还是解释道:“东厢院子那个女人动了机关藏了十二尊金佛像。有些痕迹留了下来,瞒得住夜天倾等人,瞒不住钱焰。”

    “是,属下这就去!”弦歌恍然大悟,点点头。转身走了出去。出了北山别院很远的距离才想起世子说是浅月小姐动了机关?

    容景在弦歌走后起身下了床,脚步虚软地向桌前走去。坐在桌前才发现他满屋子药膳的香气居然压不住东厢院子传来的饭菜香味。想着那个女人此时怕是正在狼吞虎咽,不由好笑。

    此时东厢院子主屋内,云浅月果然是在狼吞虎咽。何止是狼吞虎咽?她的吃相让人不忍看。云王爷一直在说慢点儿慢点儿,可是云浅月仿佛没听见,而云暮寒端着水坐在她身边,在她噎住的时候递上水,彩莲、听雪、听雨三人则是垂着头流泪,想着小姐这三日夜真是遭了罪了,以前就算再吃饭没形象也不会像如今这样。

    吃了个半饱,云浅月很自觉地放下筷子,为了让她饿了三天的胃能够受得住,她还是悠着点儿吧!若是撑死了就不值了。

    “不吃了?”云暮寒问。

    “不吃了!”云浅月摇摇头,接过云暮寒手中的水喝了一气。

    “不吃就不吃吧!你饿了三日吃多的话身体会受不住。”云王爷看着云浅月,见她一脸淡淡,对他不冷不热,也知道自己这些年是伤了这个女儿的心,他是被猪油蒙了脑子,居然因为她纨绔不听教养就不闻不问。他脸上现出后悔惭愧之色,自责道:“都是父王没照顾好你。”

    “也不关你事儿,这次是有人害我。”云浅月摆摆手,云王爷对不起的人不是她,而是这个身体主人真正的云浅月,所以,她既不会对他产生父爱,也不会对他冷脸。就让他愧疚着去吧!希望这个身体真正的主人在九泉之下听到这句话宽慰些。话落,不等云王爷说话,她对外面喊了一声,“莫离可在?”

    “在!”莫离在外应声。

    “你既然是我的贴身侍卫,我出事那日你去了哪里?”云浅月问。

    “回小姐,属下一直隐身暗中保护小姐,在小姐落下那机关时候本来要出去相救,见景世子去救小姐,所以属下就没再动作。以为有景世子在小姐定会无事儿,不曾想关了小姐三日,属下会自去领罚,让老王爷撤了属下。责罚属下护主不力之罪。”莫离跪倒在地。

    “嗯,这事情也不怪你,毕竟谁都没料到。不用去领罚了。你以后警醒些还跟着我吧!”云浅月想着这事情也不怪莫离,只要他无二心就成。如今她必须要彻查谁在害她,首先排除内部人,再找外面下手的人。

    “多谢小姐!”莫离站起身。

    “将我的院子守好了,从现在起,没有我的吩咐,任何人不准进来。”云浅月又对莫离吩咐道。

    “是!”莫离应声。

    “浅月,到底是怎么回事儿?谁要害你?”云王爷看着云浅月,刚刚这个女儿狼吞虎咽没有半丝女子形象他还觉得叹息惭愧自己忽视她没教导她,一般女子即便再饿也会顾忌。如今看她眉目凝重镇定且待人宽容与刚刚大吃大喝判若两人,他觉得他也许真小看了这个女儿,也许她并不如表面上那么一无是处。就像整垮凤侧妃一事。

    “到底是谁害我这就要好好查查了。”云浅月看向彩莲、听雪、听雨,缓缓开口:“我一直信任你们三人。你们三人说说,我如何会中了催情引?”

    “什么?你中了催情引?”云王爷腾地站了起来。

    “嗯,我那日中了催情引。”云浅月一直盯着彩莲、听雪、听雨三人。

    “小姐,何为催情引?”彩莲小心翼翼地问云浅月,听名字就不是什么好东西。

    “催情引就是一种春药。能使人发情的药,没有男人当解药就会死。”云浅月给三人解释。

    “啊……”三人都惊骇地看着云浅月,神情一样。

    彩莲哆嗦地看着云浅月镇定的脸,“小……小姐……那您……奴婢怎么可能给您下那种东西害您……”

    “奴婢也不会!小姐这么好,听雪爱护小姐还来不及呢!”听雪也白着小脸道。

    “奴婢也是!”听雨也白着小脸道。

    “嗯!我相信你们!”云浅月点点头。她自认为识人无数,应该不至于看错人。如今三人情形不想做假。看来不是她的人的问题了。暗中一直有莫离相护,若是外人想混进来给她下药不被莫离发现很难。屋子内的彩莲、听雪、听雨三人不会害她。那么就只有云暮寒和清婉公主那盒糕点了。

    “浅月,你……你是不是已经……”云王爷身子几乎站不住,浑身颤抖,也惨白着脸惊骇地看着云浅月。他后面的话没说出口,那意思不言而喻。催情引除了阴阳交合再无解他知道,如今云浅月好好活着回来,那是不是说明她已经是不洁之身?

    云浅月不搭理云王爷,转向云暮寒,见云暮寒也是脸色发白,她认真地道:“哥哥,据说催情引的药毒需要半个时辰之前服用了引子才会遇到任何花粉都会中毒。我那日从容景屋中回来之后就喝了一杯放在我桌子上的茶和一盒糕点被我吃了半盒。后来就和彩莲三人去祈福树祈福了。距离我毒发正是半个时辰左右。我想问问,是不是和你有关?因为那日你也在我房间来着,别怪我怀疑你。”

    “不是我!”云暮寒摇头。

    “嗯!”云浅月点头,对他继续道:“我知道那日你也中了催情引。我想知道你到底为何也会中了那种引子?我想这三日你应该已经查了。”

    “什么?寒儿也……也中了催情引?”云王爷又转头惊骇也看着云暮寒。

    彩莲、听雪、听雨三人都睁大红肿的眼睛也是一脸惊骇地看着云暮寒。

    云暮寒不看王爷,脸色极其不好看。缓缓开口:“我还没来得及查。我那日……那日从公主处出来后得知你和景世子掉下了机关暗道里,就派人全力搜查,但就连灵隐大师也破解不了那处机关。我就快马去了五百里地外的钱门去请了钱焰。如今一直到你出来,都没时间彻查此事。只要你无事就好。”

    云浅月脸色微缓,对着云暮寒笑了一下,“原来钱焰是哥哥请来的。”

    “嗯!”云暮寒点点头。

    “你没查没关系,我们一起来查!看看到底是怎么在不知道的情形下服用了那引子。我在容景处是不可能中那种引子的,那就只有回来后喝了桌子上的一杯茶水和清婉公主送给我的那盒糕点有问题了。”云浅月道。

    “嗯!”云暮寒点点头,似乎低头仔细回想那日情形,脸色忽明忽暗。

    云浅月转头对彩莲道:“你给我说说那日我掉下去后的情形,清婉公主送来给我吃剩下的那半盒糕点可是还在?”

    彩莲摇摇头,“那半盒糕点好像不在了。”

    “哪里去了?”云浅月眯起眼睛。

    “奴婢也不知道。”彩莲再次摇摇头,惨白着脸道:“那日小姐从祈福树上下来奴婢就觉得小姐不对,以为小姐是真的受不了那树上的香料味,不成想地下突然就开了一道口子,奴婢吓坏了就抓着小姐和小姐一起掉了下去,但后来奴婢被太子殿下打开,打上了地面,再之后就看到一个黑影要下去,然后一个白影先一步掉了下去,不多时太子殿下和清婉公主都被打了上来,然后那地下开的缝隙忽然就关死了。太子殿下恼怒地命人立即查看,却是无人能打开,之后灵隐大师和世子来了,灵隐大师也打不开,世子就去请天下第一机关暗器世家的钱门主,太子殿下派人将灵台寺封锁了,奴婢和听雪、听雨三人就在那处守着小姐,没有回院子来,希望景世子将小姐救出来,直到今日早上世子带着钱门主回来,奴婢等人身份低微,不能跟着进去救小姐,只能回来等着,回来之后不久王爷和大总管就来了,回来后奴婢也是担心小姐,哪里注意了那盒糕点?如今要不是小姐问起,奴婢还想不起来呢!小姐这么一说,奴婢似乎从回来就没见到那盒糕点。”

    云浅月点点头,看向听雪、听雨,“你们可曾注意到那盒糕点?”

    “奴婢二人一直和彩莲姐姐在一起,回来就想着保佑小姐平安出来,哪里还能想起糕点的事情,不过奴婢实在口渴的很,进屋就喝了一壶凉茶,喝茶的时候桌子上似乎除了那茶壶就没有那盒糕点。”听雪立即道。

    “是,奴婢是知道听雪姐姐喝茶的,奴婢也渴得厉害,喝了听雪姐姐喝剩下的,那茶水是三天前给世子沏茶喝剩下的,小姐喝的大约也是那茶呢!那时候桌子上的确没有那盒糕点了。”听雨也立即道。

    云浅月点点头,问道:“你们喝那壶差后到如今多长时间,可闻什么了花粉?”

    “早上回来的时候,如今都大半日了。”听雪立即道:“自然是有闻花香的,小姐没闻到吗?这院子中就有茶花,还有几株兰花。”

    “那就不是茶水的问题了。就在那盒糕点上。”云浅月肯定地点头,对彩莲询问,“这院子中可有什么人进来过?”

    “奴婢不知!”彩莲三人齐齐摇头。

    “莫离,这院子中这三日可有什么人来过?”云浅月问向外面。

    “回小姐,属下知道小姐陷入机关暗室,也带着人查看了,未曾在院子中留守。景世子那一处院子也无人留守。大家都慌了。”莫离道。

    “看来是有人借此机会将那半盒糕点取走了。”云浅月对云暮寒道:“哥哥,看来我只有找清婉公主去问个明白了。你想明白你是哪里出了差错中了催情引的吗?”

    云暮寒抬起头,看了云浅月一眼,脸色极其难看,“我是从清婉公主处吃了晚膳后来找你的,在这里等了你半个时辰,后来再去清婉公主处就发作了。”

    “呵,看来这个公主还真是厉害!”云浅月冷笑一声。

    “她也中了催情引。女子中这种东西是极其伤身的,若是一个不好会终身不孕。她……她也许也是受害人。”云暮寒道。

    “难道就保不准她为了让你娶她而做出这样疯狂的举动?”云浅月挑眉。

    “这也许说得过去,但她有什么理由害你?她害了你对她没好处。”云暮寒道。

    “这就要看清婉公主背后那个人是谁了。如今清婉公主呢?”云浅月确定了和清婉公主脱不了关系后就打定主意,此事必定追究到底。她不相信和夜天倾没有关系。

    “出了事的当日晚上,皇上得到消息就将公主接回去了。同时回去的还有丞相府的秦小姐和孝亲王府的小郡主。清婉公主虽然服了景世子给的天山雪莲丸,但也是被催情引伤了身,据说如今还昏迷不醒。”云暮寒看着云浅月,一字一句缓缓道:“此事不简单,急不得,我们慢慢查。定不让那背后陷害之人安然无恙就是了。”

    云浅月点点头,“好!”

    二人话落,屋中陷入短暂的沉静。

    云王爷从惊骇中回过神来,看着云浅月和云暮寒,脸无血色,“浅月、暮寒,你们二人是如何解了那催情引之毒?莫不是……景世子和公主帮了你们?”

    云浅月翻了个白眼,不答话。

    云暮寒看了一眼云浅月,抿了抿唇,淡漠地道:“我和公主都中了催情引,是我去景世子院子中时景世子可能发现了我不对,尾随我去了公主那里,给我们服了天山雪莲丸抵抗了那情毒,所以,我和公主没发生什么。”

    云王爷顿时一喜,“那浅月呢?你可是也服用了景世子的天山雪莲丸?”

    云浅月刚想说不是,但想想容景和她几经周折耗费了武功解了她的催情引和他体内的寒毒顽疾之事还是不要向外透露才好。点点头,“嗯!”

    “真是老天保佑!你们都没事儿就好!”云王爷激动地看着云浅月大喜道。

    云浅月不再说话。

    “那……那你可是身体不舒服?你哥哥懂医术,让你哥哥赶紧给你把把脉!”云王爷激动之余想起云暮寒说的伤身也许再不能怀孕的话,连忙收了喜色道。

    “没有!”云浅月摇头,她话音刚落云暮寒已经将手放在了她手腕上。她看了云暮寒一眼,没再说话,也没推拒。反正她武功尽失之事早晚也会被他知道的。

    云暮寒手刚按在云浅月手腕上,脸色微微一变。

    ------题外话------

    那个,我准备明天来个两万大更,还有留着票的亲们,你们兜兜里面的票票还不砸过来么?谁不砸过来的话,小心我半夜码字码到她家屋外晃悠去~(⊙_⊙)~O(n_n)O~

    感谢下面亲们送的打赏,钻石,鲜花!

    风中的紫绫(1000打赏)、ping0602(2钻)、黄亚玲(2钻石)、0917feng(1钻)、兮r(1钻石)、wendychi(1钻)、an593594(1钻石)、彼岸冥血00(1钻石)、melon123(1鲜花)、zt_34(1鲜花)、纱纱爱qq(1鲜花)、蝴蝶心结(1鲜花)、13757174315(1鲜花),么么,O(n_n)O~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澳门博彩娱乐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纨绔世子妃55》,方便以后阅读纨绔世子妃第五十五章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纨绔世子妃55并对纨绔世子妃第五十五章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纨绔世子妃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