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 暗无天日

    容景的书房距离他的主屋并不是太远。舒嬲鴀澑不出片刻青泉就带着云浅月来到书房。

    在书房门口他停住脚步,对着云浅月恭敬地一礼,“浅月小姐,这就是我家世子的书房,您自己进去就可。”

    “嗯!”云浅月点点头,推开门走了进去。

    青泉伸手将门关上,转身走了。

    云浅月看着这间书房,入目处一排排的书罗列在书架上,足足有好几十排。若不是看到这里门口没有人在等着她拿了书交费,她还以为进入了书店或者是图书馆。就算是图书馆怕是也没有这里大。她抬步向里面走去,顺着一排排书架走过,只见书架上摆放着各种各样的书。经史子集,诗词歌赋,人物传记,江湖趣事,人文地理,图文解说,武学类、医学类、药学里、毒术类,甚至还有小市井的小人故事书,当真是包罗万象,无所不有。

    云浅月一边往里走,一边啧啧赞叹。足足用了两盏茶的时间才走到尽头,尽头处不是所谓的墙壁,而是一排水晶帘做阻隔,挡住了这些书架和罗列的书,透过水晶帘,依稀看到那边是一个内室,她挑开水晶帘走了进去,眼前刹那明亮,里面空无一物,无甚摆设,只有中间立着两个巨大的石柱,她顺着石柱底部向上看去,只见这两个石柱顶着上面的棚顶,棚顶上镶嵌着夜明珠。棚顶距离地面大约有几层楼那么高,两个巨大的石柱中间是用白玉石做成的台阶,直通上面。

    云浅月收回视线,回头看了一眼,撇了撇嘴,她倒要看看他这个书房有什么乾坤。遂抬步上了台阶,向上走去。

    足足用了一炷香的时间云浅月才爬到上面,她上去也顾不得看上面情形,一屁股坐在了地上,连抹汗都没力气,想着她这个身体如今真是糟透了。以前这短短的几十个台阶算什么?

    过了半晌,恢复了力气,云浅月这才起身站起来,只见上面居然是一个八角亭台。亭台有两间屋子那么大,四面用一种剔透的透明墙围住,正中间摆放了一张白玉石桌,桌子上放了一套茶具和几盘糕点,桌子旁放了两把软椅,两张软榻,正对着门口的方向放了一排书架,书架上整整齐齐地罗列了大约百本书。其余之外再无别物。

    云浅月扫视了一圈收回视线,走到那透明墙前伸手去摸,触手的感觉温凉光滑,她不由心里暗骂,这家伙真真是有钱烧的,用这么的多的水晶来做墙壁,当透明的玻璃用,当真是奢侈。

    透过透明的水晶向外看去,居然越过紫竹林将云王府一切情形看在眼底。

    云浅月再次啧啧赞叹,怪不得那个黑心的家伙在他老爹老妈死了之后又久病十年没被人从世子之位上拉下来呢!感情都是托了此地的福气,就在这里看着坐着,荣王府发生屁大点儿事儿都瞒不过他。他如何能被人拉了下去?

    看了半晌,云浅月撇撇嘴,回转身,身子一歪,躺到了白玉桌旁的软榻上,闭上眼睛,天窗有风吹进来,煞是凉爽,她舒服地打了个哈欠,想着此地睡觉当真不错。

    就在云浅月刚要睡着,外面的门吱呀一声响起,有人走了进来。步履是她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轻缓轻浅。云浅月恍若不闻。

    不多时那人抬步走了上来,一眼就看到了躺在软榻上睡着的云浅月,他眉梢挑了挑,声音温润,“我倒是忘了这里还放了两张软榻,居然方便了你睡觉。”

    云浅月困意浓浓,不理会他。

    “我刚刚忘了让青泉告诉你了,我下面的藏书限你半个月看完。”容景一撩衣摆,优雅地坐在了云浅月对面。

    “什么?你下面可是一千多本书,我大字不识一个,半个月看完个屁啊!”云浅月立即不困了,睁开眼睛看怪物似地看着容景。

    容景看着云浅月,声音极轻,“你到底识不识字你知我知。紫竹林外面那几个字可不是一个大字不识的人能看懂的。还会帮着我举一反三说出”擅入者死“的话。所以,你明白的。”

    云浅月眯起眼睛,盯着容景,容景对他挑了挑眉,她无所谓地哼了一声,“你知道就好。本小姐早就说了我天生我才了,不学就会。识字而已,自然难不住我。我如今什么都会,当真不用学的。”

    “嗯,你不仅会识字,还过目不忘。”容景不再看她,目光落在水晶墙壁外,“你既然天生我才,不用学也什么都会,那一千本书对你岂不是小菜一碟?”

    云浅月一噎,怒道:“天生我才也不是这么用的!一千本书才只用半个月看完,你想累死我吗?”

    “你只有半个月的时间归我教导,半个月后武状元大会,我大约会出席观看。而武状元大会后会有何变化谁也不知。大约你是再来不成荣王府学习的。所以,我可不想你进来什么样出去还什么样,被人说成大字不识一个,丢了你自己的人是小,也丢了我的面子。让人觉得我连个你都教导不了,奇才之说简直是沽名钓誉。我岂不是被你牵累?所以,你累死也得给我全部都看完了。”容景难得说了一大段话声音还是一个温润平平不起半丝波澜的调子。

    云浅月不屑地哼了一声,“你还怕人家说?”

    “我是怕云爷爷对我失望。你要知道云爷爷对你被我教导识字学得一身才华可是给予了厚望。我自然不能让云爷爷他老人家伤心。”容景一叹。

    “反正半个月我看不完。爱谁失望谁失望!”云浅月白了容景一眼。

    “喏,你还有一个选择,这里到有百本书,你若是三天将这百本书都背下的话,那么就不用看那些书了。”容景伸手一指云浅月身后的书架,“这个对你来说应该简单。”

    云浅月回头看向书架,刚刚没仔细看,如今这一看才方知那一排书架上罗列的书均是一种书,女戒!各种版本的女戒,从几千年前的第一女子编纂的女戒,到千年前女戒改进完善,再到几百年前被改进完善,又到百年前被改进完善,再到几十年前几年前直到当今被改进完善的女戒……

    她心里寒了寒,收回视线,脸已经一黑到底,“我才不要看这个!”

    “那就看下面那些书!”容景道。

    “容景,你还是不是人?我哪辈子和你有仇吗?你处处要与我作对?看我好欺负是不是?信不信我将你从这楼上扔下去?”云浅月死死盯着容景,看到他如画的眉眼温温润润地看着她,恨不得一拳揍上去。

    “和我有仇的人你认为能进了紫竹林,进了我的屋子,还来我的书房?”容景挑眉,看着云浅月愤怒的小脸,浅浅一笑,“我就给你两种选择,一种是三天看完这些女戒,一种是半个月看完下面那些书。你选一个!”

    “两个都不选!”云浅月断然道。

    容景一叹,伸手揉揉眉心,无奈道:“看来我是真真教导不了你。既然如此,还是让夜天倾教导你吧!”话落,他对外面喊道:“青泉,将刚刚云王府送来的浅月小姐的一应所用都送去太子府吧!你也将浅月小姐护送去太子府,务必亲自交给太子殿下。”

    “是!”青泉在外面应声。难得容景声音很轻,他耳目却是好使。

    容景话落,不看云浅月,对她摆摆手,“想必你是很乐意去太子府。去吧!”

    云浅月坐着不动,心里咬牙切齿。

    容景等了半晌见他不动,抬头挑眉看着她,“不愿意去?”

    云浅月深吸一口气,见夜天倾那副嘴脸还不如她对着这些书呢!一千本书半个月看完是难了些,但她的确是过目不忘的,不知道这个家伙怎么看出来的。况且她对这个世界一无所知,又不方便问人,只能从书中了解了。如今容景这里藏书种类齐全,她看了总归是进了自己的脑子里,虽然累点儿,也不算吃亏。半个月能看多少是多少吧!

    虽然是这么想,但终究心里不舒服,问道:“你怎么知道我过目不忘的?”

    容景凤眸眨了眨,“还记得香泉山那局棋吗?你若没有过目不忘的本事,如何能赢了我喝一杯酒?”

    原来是那里出了错!该死的酒啊,果然是喝酒误事。云浅月没好气地道:“半个月就半个月!我答应了。不过我不敢保证全部看完,只能说看多少算多少。大不了我出去绝对不辱没了你名声就是了。”

    “好!你若是偷懒故意看不完我大约也是知道的。到时候你那十二尊金佛像就都归我所有了。若是你心疼它们的话,最好就别偷懒。”容景这回痛快地点了点头,没有丝毫意料地笑了笑,起身站了起来,对她道:“那从现在起你就开始看吧!有什么需要对外面喊青裳或者青泉就成。”

    “嗯!”云浅月哼了一声。什么是地主阶级?这就是!

    容景缓步下了玉阶,再不回头,不出片刻就出了书房。

    云浅月依旧躺在软榻上,睁着眼睛看着棚顶,半晌,她无奈地坐起身,前世是孤儿,无父母依靠,她寒窗苦读了二十年也就算了。谁叫天生命不好呢!偏偏今世是个小姐的身子丫鬟的命,还得重拾旧业苦学,有她这么倒霉的吗?心里腹徘了半晌,她还是下了玉阶。那十二尊佛像她辛辛苦苦藏了起来,自然不能便宜了这个黑心的家伙被他独自吞了去。

    云浅月来到那间盛满书的房间时,容景早已经离开。她从第一排拿起第一本书,抖了抖,是一本天圣史志,她握在手里,对外面喊,“给我搬一张软榻来!”

    “是,浅月小姐!”青泉在外面应声,脚步声远去。

    云浅月打开第一页,开始翻看。

    不多时青泉打开门,将一张软榻放在窗边,看了云浅月一眼,见她居然倒着拿着书在读,不由愣了一下,悄声退了下去。

    云浅月看了两页,发现自己还没看下面的那页脑中就自动的现出下面的内容,她翻过去那页下一页的内容果然和她脑中所想一摸一样。不由心中惊异,她快速地翻页,果然还是没等她翻到那页脑中就已经现出那页的内容,一个字都不带差的。她将书合上,闭上眼睛,一本书已经在脑中形成。

    似乎还不止是这一本书,她大脑中像是因为这一本书引开了被关住的闸水一般汹涌而出,诗词歌赋,经史子集,奇闻传记、江湖趣事,人文地理,图文解说,武学类、医学类、药学里、毒术类……种类繁多,将她大脑似乎要涌爆。

    云浅月压抑住心中掀起的惊涛骇浪,握着手中的书,靠着书架坐在地上,闭着眼睛静静地接受脑中涌来的这些东西,一行行一目目,好像是她曾经背过这些东西一般。

    时间静静而过,她脑中的东西依然涓涓如细流,不停地涌出。

    云浅月静静地接收,她清楚的知道这怕是这个身体曾经所学,她人虽然离开了,但是脑中这些东西确是留了下来,从她来到这个世界一直抗拒学习识字,所以这些东西就被她给封存了。如今她愿意学习,有了这个突破口,这些东西自然而然就涌出来了。

    一边吸收,云浅月心里一边默默感叹,这个身体主人到底学了多少东西?看了多少书?大约不次于这里这一千多本吧!她想着她的猜测果然是对的。这个身体主人果然不如传言一般,那些传言她大字不识什么都不懂只不过是表象而已。她其实是才华满腹,饱读诗书。

    云浅月不停地叹息,原来这个女子和她前世那个身体一样苦,居然都摆脱不了苦苦学习的命。或许比她还苦,因为这个身体似乎隐忍很久,也藏了很多秘密。她希望她此番得了这些知识,还能得到她这个身体留下的记忆。那么她就能明白她到底为了什么而如此隐忍伪装了。

    时间一点点过去,云浅月闭着眼睛似乎忘了所有,只剩余满脑子的东西如过电影一般放映。

    这一处书房无人来打扰,静寂无声。甚至整个紫竹苑都静寂无声。

    不知过了多久,直到她脑中再不接收东西,云浅月才睁开眼睛,小脸上写满浓浓的失望。她只得了这个身体这些年所看的书,其余的无论她多用力去想,想到脑瓜仁都疼了也是一片空白没有记忆。

    她叹了口气,看来这回是寻到了这个机缘,因为她有心想看书,所以引出了脑子存留的这个身体所学的记忆,其它的记忆有没有怕是还要看机缘。不过这已经够她欣喜的了。本来以为容景给她半个月时间是看不完这些书的,如今保不准还真是可以看完的。

    她低头去看手中的书,入眼处漆黑一片,这才一愣,天黑了?她站起身,动了动,屁股传来一阵钻心的疼,腿脚发麻,半天也动不了,看来时间太长被僵住了,她只能伸手去揉腿,半天才缓过劲来,但还是发软不能起身,她只能对着外面喊,“青裳!青泉,谁在?”

    “浅月小姐,奴婢在呢!”外面传来一声惊喜的声音。

    “如今什么时辰了?半夜了吗?”云浅月问。

    外面没了声音,似乎被她给问住了。

    “你先进来,扶我起来!”云浅月道。

    书房的门被推开,青裳挑着灯笼走了进来,书房内刹那亮了。她过来见云浅月在地上坐着,一惊,连忙放下灯笼上前扶起她,她身上沾了一身夜晚的凉气,给云浅月凉的一个激灵。

    “对不起啊浅月小姐,奴婢在外面站得太久了才这么凉的。我先扶您去软榻上坐下。”青裳连忙道歉。

    “你在外面等着我来啊?其实不用的,辛苦你了。”云浅月有些歉意地看了青裳一眼,点点头,“你扶我先去软榻吧,我估计坐得太久了,整个身子都僵了。”

    “嗯,奴婢扶您过去!”青裳点点头,一边搀扶着云浅月向软榻走去一边道:“您哪里只是坐得太久?简直就是实在太久了?从您进来书房到今日都三日了。奴婢想进来喊您,但早先我家世子交待了说不等你喊我们,让我们谁也不准喊您。否则奴婢早就冲进来了。”

    “啊?”云浅月惊了,“你说我进来三日了?”

    “是呢!奴婢不敢骗小姐,您的确是进来三日了。今日是第三日夜。准确说您是进来三日三夜了。”青裳点点头,“小姐大约是看书看的太入神了,所以忘了时间。”

    天!云浅月唏嘘了一声。

    青裳再不说话,将云浅月扶到软榻上坐下,蹲下身子,“奴婢给小姐揉揉腿吧!这样好得快一些。”

    “好,谢谢你。”云浅月点头,依然从那三日三夜的话里回不过味来。

    “小姐客气了!奴婢应该的,不用您谢。”青裳笑着摇摇头,用一双手给云浅月拿捏。她的力道不轻不重,让云浅月很是受用,顿时感觉不那么酸麻了。

    云浅月依然不敢相信,“我绝然就这么过了三日?”

    “小姐的确是这样过了三日呢!你饭也不吃,水也不喝,奴婢几次都想进来喊您,但是怕打扰了您。所以就一直等在外面等您喊奴婢。等到明日早上您再不喊奴婢的话,奴婢是真忍不住要冲进来喊您了。”青裳道。

    “你这三日夜都没睡觉啊!”云浅月歉意更浓。

    “奴婢还是睡了的,青泉和奴婢二人轮班守在外面。他晚上时候下去睡了,奴婢才过来守着的。”青裳摇摇头。

    云浅月点点头,又问,“容景呢?”

    “我家世子有事情没在府中,从那日世子从这书房出去就出府了,奴婢也不知世子去哪里了,就交代了奴婢不等小姐喊就不准来打扰。”青裳轻声道。

    云浅月点点头,不再言语。

    青裳也不再说话。

    过了半晌,云浅月摆摆手,“我好了,你起来吧!不用按了。”

    青裳站起身,见云浅月坐着不动,没有要吃饭的样子,轻声询问,“小姐,奴婢一直让药老在厨房给您热着饭菜了。您和奴婢去您的住处用膳吧!”

    “好!”云浅月点点头,站起身。

    青裳连忙在前面引路,二人出了书房。

    外面清风寂寂,夜色正浓。云浅月抬头看了一眼,天空黑蒙蒙的,没有月光也没有星光,她收回视线,跟着彩莲脚步向她的房间走去。

    “浅月小姐终于出来了,小老儿这就去给您端来药膳。”药老听到声音从屋中出来,显然未曾睡下,也是在等着云浅月的。

    “劳烦您了。”云浅月歉意地一笑。

    药老笑呵呵去了厨房。

    “浅月小姐您不用客气,我家世子走的时候就交代了。我们照顾好您是应该的。”青裳回头对云浅月笑着道。她发现浅月小姐没有大家闺秀的架子,还很体贴下人好说话,很容易让人亲近喜欢。

    “你家世子那是怕我累死了给他丢人!”云浅月哼了一声。想着不知道什么事儿值得那个家伙亲自出去办。

    青裳轻轻笑了,并不言语。

    云浅月看着青裳,觉得容景的这个婢女比彩莲、听雪、听雨可是强了太多。不卑不吭,不多言多语,也不嘴碎。她笑着问道:“青裳,你嫁人了吗?”

    青裳脚步一顿,灯笼照着她的脸庞有些发红,对云浅月摇摇头,“还未曾。”

    云浅月点点头,不再询问。人家再好也不是她的人,况且人家没嫁人她也娶不来。

    二人再不说话,不多时就来到了东厢的暖阁,青裳挑开帘子,对云浅月躬身道:“浅月小姐,就是这里。”

    云浅月就着青裳挑开的帘子抬步走了进去。屋中珠帘翠幕,浣纱壁窗,轻纱帘帐,布置雅致但不奢华,与她在云王府的房间相差无几。她扫了一眼,走到桌前坐下,漫不经心地问道:“你家世子这个院子还曾经住过女子?否则如何会有这样一间屋子?”

    青裳将灯笼熄灭,笑着摇摇头,“这是前几日知道浅月小姐要住进来,世子命奴婢收拾的呢!以前这房间是做世子的小书房的。世子懒得去那间书房的时候,就来这里。”

    “哦,原来这样!”云浅月没骨头一般地趴在桌子上。

    外面脚步声伴随着菜香味传来,青裳立即出去迎接,不多时将各式饭菜摆了满满一桌子。云浅月本来不觉得饿,这饭菜一上来她就立马有了食欲,连忙拿起筷子吃了两口,对青裳问,“这些都是药老做的?”

    “嗯,药老不仅会种植药材,会养花,还会医术和做得一手好菜。”青裳看着桌子上的菜笑着道:“这些都是世子列出的菜单,说浅月小姐您喜欢吃的菜。”

    “这么说那芙蓉烧鱼也是他做的了?”云浅月眼睛一亮。是不是说明她只要围住药老这老头以后都能有芙蓉烧鱼吃了?

    “回小姐,不是呢!药老虽然惯常做许多好菜,但是这芙蓉烧鱼还是做不出的。”青裳笑着摇摇头。

    云浅月脸一垮,“那您知道谁做得好芙蓉烧鱼吗?就那天吃那个谁做得?”

    “回小姐,这个奴婢不能告诉您,我家世子要我们保密。”青裳摇摇头。

    云浅月切了一声,低头继续吃饭,嘴里嘟囔道:“他不就是抓住我这点了吗?等哪天我将刚刚养成这好吃懒做的毛病都改了,看她还拿什么威胁我。”

    青裳笑而不语。觉得浅月小姐着实可爱。如今这么纯碎性情的女子何其少见?

    吃过饭后,云浅月打了个哈欠,困倦地趴在桌子上懒得动。

    青裳将东西收拾下去,回来见她趴在桌子上,心疼地道:“小姐这几日大约累坏了,您赶快休息吧!有什么事情只要喊奴婢一声,奴婢很快就来。”

    “好!”云浅月向床上走去。

    青裳关上门,退了下去。

    本来以为可以睡很久,不想第二日天刚亮她就醒了,而且再无困意。云浅月遂起床,在屋中打了一遍太极,又伸展了一番拳脚,才打开门。

    青裳也刚刚起来,似乎没料到云浅月竟然没睡几个时辰,给她见了礼,进屋来侍候她洗漱用膳。

    吃过早饭后,云浅月惦记着将昨日脑中的东西拿去和容景书房中那些书做对比,看看是不是相差无二。便很积极地去了书房。

    青裳将她送到门口,嘱咐道:“浅月小姐,你要仔细身子,记得喊奴婢。”

    “好!”云浅月摆摆手,关上了书房的门。

    青裳看着书房愣神,想着谁说浅月小姐大字不识?一个大字不识的人如何能在书房痴迷地看了三日书不眠不休?况且世子身上的寒毒顽疾也是因为浅月小姐治好了呢!浅月小姐肯定不如传言一般。

    “青裳,世子刚刚来信了,问浅月小姐情况如何?”青泉走过来,向着书房看了一眼,压低声音道。

    “浅月小姐昨日半夜刚刚从书房出来,今日早早就起来又进去了。咱们世子怎么就这么狠心,我看浅月小姐在咱们这里住这几日不但胖不了,怕是还会瘦了。”青裳低声埋怨道:“一千多本书呢,才半个月的时间,浅月小姐如何能看完?就是世子当初不也用了一个月才看完吗?”

    “我也觉得世子太狠了。不过世子既然如此吩咐,必然有他的道理。咱们只将浅月小姐的情况告诉给世子就成了。”青泉道。

    “嗯!”青裳点点头,又低声问,“世子到底去了哪里?以往离开的时候都不瞒着我们的,这回怎么连我们也瞒着了?”

    “世子就只带走了弦歌哥哥。恐怕只有弦歌哥哥知道世子去了哪里了。”青泉叹了口气,羡慕地道:“我真羡慕弦歌哥哥,可以每年都和世子出去,而我们却要守在这里。”

    “谁叫你没弦歌武功好了。继续回去练吧!世子说了,等哪日你打败弦歌,他也带着你出去。”青裳笑着道。

    青泉哼了一声,“我自然一定能打败他的!”

    青裳看着青泉笑了笑,叹息了一声道:“我以前就想着只要世子能好好的,我们什么都不求,如今上天保佑,世子终于好了。我们也不用再日日提心吊胆,生怕哪一日世子离我们而去了。”

    “嗯,多亏了浅月小姐。”青泉点点头。

    “可惜浅月小姐是那么个身份,若她不是云王府的唯一嫡女的话,我到希望浅月小姐能嫁给咱们世子的。他们看起来言语不合,性情也大不相同,我却是感觉咱们世子和浅月小姐站在一起或者坐在一起的时候是最相配的。”青裳低声道。

    “我还希望呢!别想了。若是咱们世子喜欢,一定有办法娶到浅月小姐的。若是不喜欢,我们喜欢也没用。”青泉看着青裳,打趣道:“姐,你再操心都老了。弦歌哥哥会不要你的。”

    “去你的,死小子,越来越不学好了!”青裳脸一红,佯装伸手去打青泉。

    青泉立即躲开。姐弟二人笑闹着离开了书房。

    书房内云浅月早已经一门心思扑在了书架的书上。她从第一排书架开始,一本本翻看起来,与脑中所接收的东西做一一对照。有些她脑中没有记忆的书单独挑出来,将脑中有记忆的书略过。

    她沉浸在书中,不知不觉天又黑了。直到房间内再看不见什么,但她没有想离开的意思,对外面喊,“青裳,给我点一盏灯!”

    “浅月小姐,您要吃饭吗?”青裳问。

    “将饭菜端来这里吧!”云浅月犹豫了一下道。

    “好!”青裳立即去了。

    不多时青裳拿了一颗夜明珠来,书房内霎时亮如白昼,云浅月瞥了那夜明珠一眼,拳头般大,她撇撇嘴,容景这家伙有的是好东西,她这么成日里在这些好东西里泡着,也见怪不怪了。

    “这颗夜明珠是王妃留下的呢!世子一直没用,如今世子怕浅月小姐将眼睛看坏了。就将这个留下了。”青裳将一应所用准备妥当,问道:“浅月小姐,奴婢侍候您布菜吗?”

    “不用,我自己来就行。你去休息吧!不用在外面守着我的。”云浅月拿着手走到桌前坐下,对着青裳摆摆手。

    青裳应了一声,退了下去。

    云浅月一边翻着书一边用膳。饭后,又埋入了书架中,直到困乏,便就在青泉搬来的那个软榻上睡了。似乎又回到了以前的日子,她便也是这样日日除了看书就是睡觉,再无别的事情。

    接下来几日,都是天亮了又黑,黑了又亮,云浅月不知疲倦地沉寂在书中。几十排的书架被她看得所剩寥寥无几。而她早已经不知道进来几日,也不知道今夕是何夕。

    青泉和青裳担忧云浅月身体的同时,又是万般绞尽心思地在她膳食上下功夫。

    这一日,云浅月终于将容景书房那几十排书架上的书都略过了一遍,她放下最后一本,看向挑出来的那些没看过的书,大约有一百多本,有几本是古籍典藏,还有几本绝迹的几百年前遗留下来的传记孤本,还有几本有关医术和毒术的书籍,页面都极其陈旧,书页都泛黄,还有几本是用竹简编纂的,显然这些市面上少见或者淘不到而没有被这个身体主人看过,再剩下的那些则是些奇闻趣事,市井的人物故事之类的,她将那百多本书扫了一遍,伸了个懒腰,活动了一下僵硬的身子,对外面喊,“青裳,今日第几日了?”

    她想看看还有没有时间将剩余这几本书熟记脑中。怎么也要对得起她这些天的辛苦吧!这些天她略过那些书,为的就是寻出这个身体没看过的书来。如今找出来了,自然要看完。实在没时间,她就搬走。

    “回浅月小姐,今日第十四日了。如今午时刚过。”青裳在外面道。

    “那好,你就将午膳端来这里,我今日定能都看完。”云浅月一边揉着酸疼的肩膀,一边对外面问,“容景回来了吗?”

    “回浅月小姐,我家世子还没回府。”青裳道。

    云浅月蹙眉,想着容景那家伙干什么大事儿坏事儿去了?居然将她仍在这里一连走了将近半个月还没回来?她也懒得再想,开始端正姿势打太极,以图让自己僵硬的胳膊腿活动开。

    青裳听不到云浅月声音,立即下去准备饭菜了。

    吃过午饭,云浅月继续埋头看那剩余的书,自然先挑选那几本孤本和古籍来看。这回明显脑中没有记忆慢了许多,但她仗着过目不忘,再加上这些日子将这个身体遗留的记忆转化吸收为自己的,如今遇到些艰涩难懂的到也略微一琢磨就能融汇贯通。

    天渐渐暗下来时,云浅月已经将剩余那几本医书毒术孤本和古籍看完。她见天色还早,也不觉得累,颇有兴趣地拿起那些市井故事和小人书看了起来。这种小书以前在那个世界很早以前地摊上也是卖的,只不过后来随着发展,越发的稀少了。如今没想到容景这书房里还藏了这么多。她看了一本,觉得有意思,便又拿起一本,紧接着一本一本便放不下了。

    就在天色全黑下来之时,云浅月看不见了,刚要喊青裳掌灯,听到有人走近门口,紧接着书房的门“吱呀”一声被人从外面推开了,她一边看着书一边想着这个家伙终于回府了吗?头也不抬地道:“你回来的正好,给我点上灯!”

    那人的脚步一顿,视线向这边看来,并没有立即动作。

    “对了,我忘了根本就不用掌灯了,就将你那颗夜明珠拿出来。白日里不用的时候我给你收进左侧墙壁角落那个盒子里了。听青裳说是你娘留给你的,我可不敢弄坏了。”云浅月又道。

    身后那人依然没有动作,视线却是焦在了她身上。

    “喂,你没听见吗?一走半个月,你到变成聋子了还是哑巴了?”云浅月眼睛焦在书上不离开,用力地睁着,她正看到一处有意思处,舍不得离开一分。

    背后那人呼吸似乎乱了一乱,但很快又归于平静,还是没动。

    “容景,你站在门口搞什么幺蛾子?还不快点儿!”云浅月有些恼,催促道:“快些给我掌灯,没听见吗?”

    云浅月话落,那人终于动了,脚步轻浅地走进来,走到左侧墙角处从盒子里取出那颗夜明珠,书房霎时明亮如昼。他将夜明珠轻轻放下,缓步向云浅月走来。

    “你这半个月干什么去了?不声不响的,不会干什么坏事儿去了吧?”刹那的明亮感觉让云浅月有些不适应,她闭了闭眼,再睁开,问道。

    那人没有言语,则是在她身后停住脚步。

    云浅月这才感觉出不对,看来她真是看书看的糊涂迷糊了。这人的脚步和气息明明就不是容景,容景的脚步是轻缓优雅,即便看不到他的人,听到他的脚步声,也让人感觉那是一幅画卷在慢慢展开,而这人的脚步声虽然也是轻,但却是悄然沉静,像是冬日里簌簌而落的雪,容景的气息是如雪似莲,这人的气息却只是干净。

    她想到这,猛地回头看去。只见她身后的人果然不是容景。

    那人是一名极为年轻的男子,看起来比容景要略微小一些。眉目干净,细看之下与容景有几分相像,他身上穿的不是大家公子所穿的锦袍,而是一身萧萧白衫,白衫质地不算上乘,但贵在洁净无瑕,让他整个人看起来纤尘不染。腰间挂着一块同样剔透晶莹的玉佩,再无多余点缀。

    云浅月看着那人,那人同时也在看着他。云浅月眼中的神情是疑惑,那人眸中情绪朦胧如雾,复杂莫测,让她看不清。似乎含了万千情绪,又似乎什么都没有。

    云浅月被他目光看得不太舒服,仿佛他认识她一般,她抿了抿唇,试探地问:“我是云浅月!请问你是谁?”

    云浅月话落,那人身子猛地一颤。

    ------题外话------

    目测,月票岌岌可危,还有留着票的亲们,再努力一把如何?要知道我在拼力维持万更啊,乃们要给我动力。留着票是留不出来动力的啦,新出来的这个可是个重量级人物,等着瞧吧~(⊙_⊙)

    谢谢下面亲们送的钻石、打赏、鲜花!

    wyp116(7钻)、499415104(300打赏)、珠儿沛挂(1钻1花)、天香叶子(1钻)、13056713572(10花)、彼岸冥血00(1花)、蝴蝶心结(2花)、谢燕丹99(2花)、nxn2012(1花)、liulingsheng(1花)、shsh1105(1花)、风韵三十(1花)、傻small(1花),么么,O(n_n)O~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澳门博彩娱乐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纨绔世子妃61》,方便以后阅读纨绔世子妃第六十一章 暗无天日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纨绔世子妃61并对纨绔世子妃第六十一章 暗无天日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纨绔世子妃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