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六章 堪当国母

    云浅月听到外面传来老皇帝的声音,嘴角狠狠地抽了抽,她本来看着夜轻染怜悯的眼神转为对他默哀。这娃真是太悲催了。这老皇帝也来的真是时候容景这丫的真是太黑心了!她佩服的五体投地!觉得自己被那黑心的家伙黑了这么长时间每每斗不过他气得吐血也不是没有道理的。夜轻染此时怕是心里也在吐血。

    夜轻染此时心里果真如云浅月所说被气得吐血,他恼怒地瞪着容景,想着这个混蛋怎么这么幸运,让皇伯伯将他抓了个正着。他心中恼恨,怒道:“皇伯伯,天地良心,我真没捣乱!不信你问问小丫头!”

    “嗯嗯,他真没捣乱,从来了就老实地待在我身边!”云浅月很够义气地挺夜轻染,觉得不能让容景就这么将他黑了。这娃是真没捣乱,她说得是实话。

    “你倒是够义气,不过义气可不是用在这里的。”容景淡淡飘出一句话。

    “你这小丫头的话朕才不会相信!朕让你来上书房可不是让你来玩的。这小魔王什么德行朕清楚的很!”老皇帝说话间已经走了进来,他后面跟着脸色不好的孝亲王和无奈看着夜轻染的德亲王,以及一脸担忧的云王爷,还有夜天倾、夜天煜,以及几位大臣,最后面跟着冷疏离和陆公公。

    “我的人品啊!”云浅月嘀咕了一句,对夜轻染给了一个帮不了你的眼神。谁叫她和他人品都太差了呢!别人不信她也没办法。

    “皇伯伯,话不能这样讲,我今日真是没捣乱,要不你问问这上书房的这些人。是那个弱美人故意看我不顺眼。”夜轻染看着老皇帝的同时不停地对容景放眼刀。

    “那也得你有本事让景世子看你不顺眼,臭小子,你什么德行你老子也是清楚的!还不给我滚回去休息!”这回皇上没开口,德亲王就大怒道。

    夜轻染顿时住了嘴,有些忿忿。

    “给朕回府去休息,顺便思过!”老皇帝又威严地道。

    “……是!”夜轻染如霜打了的茄子,只能将书本塞回云浅月手里,有些愤愤然地站起身,绕过那些护卫向门外走去,走到门口时他忽然想起什么,对老皇帝道:“皇伯伯,你可不能怪小丫头伤了那头猪的手,他才是真正捣乱找小丫头的麻烦,才活该有此下场,难道要等着小丫头被他打了才出手不成?若是我早一步来的话,何止废了他一只手这么简单,早就将他脑袋拧下来了。”

    老皇帝看了夜轻染一眼,沉默不语。

    “我这些年虽然在外,京城礼的乌七八糟的事情也知道的不少,尤其是他手下残害死的那些人,怕是数都数不过来。这种人渣就是杀一百次也不够,小丫头没杀他是便宜了他。若是皇伯伯敢治罪小丫头,我就有办法杀了这小子,反正我话说在前头了!如此败类,人人得而诛之!”夜轻染话虽然对着老皇帝说,一双眸光却是凌厉地看着孝亲王,警告意味浓郁,丝毫不避讳对云浅月的维护。

    云浅月心下温暖,觉得夜轻染真的很不错!够朋友,讲义气!

    孝亲王一张老脸被气得铁青,身子哆嗦了起来,怒道:“染小王爷你……”

    “我什么?孝亲王叔,你自己儿子什么德行谁都知道,只不过大家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而已。昨日在武状元大会你怎么向皇伯伯保证的?今日就将你家的儿子放出来祸害人。我虽然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但我可没做那种伤天害理为非作歹的事情。比你家那个猪头强多了。”夜轻染截住孝亲王的话,丝毫不留情面。

    “轻染!”德亲王看不过去夜轻染当着众人的面数落孝亲王,声音微沉,喝住他。

    “小丫头是什么性情我最知道,人不犯她,她可是从来就不会去犯人的。”夜轻染看了德亲王一眼,无视他不赞同的脸色,继续对老皇帝道:“所以,皇伯伯,你可要公正一些,昨日你网开一面这头猪不知道感恩,今日又来捣乱欺负小丫头,真当这天圣京城的地盘是他家孝亲王府的吗?可以随意无法无天?”

    夜轻染这最后一句话说得重,孝亲王立即变了脸。

    “好了,我走了,当谁愿意在这破书房待着?以后想请我来我都不来。”夜轻染说完一大通话,畅快了,扔下一句话,饶过众人出了上书房。

    嚣张至极,全然是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

    云浅月想着她如今算什么嚣张啊!整日里夹着尾巴做人,生怕没权没势被人家当只小蚂蚁一脚踩死,不敢妄动一步,而夜轻染这才叫做真嚣张。敢和老皇帝这么大声说话,连个告退礼都没有就离开的人恐怕天下间也就夜轻染一人了吧!容景那丫的虽然对老皇帝不屑,但还是不想落下话柄的,而夜轻染是真嚣张。她想着她这个天圣第一纨绔的名声真是华而不实啊!应该让给夜轻染才是。

    “这个混账小子!”德亲王脸色也不好,斥骂了一句,对孝亲王道:“冷王兄,这混账小子就是这个德行,你海涵吧!这些年谁也治不了他了。”

    孝亲王铁青着脸不出声,袖子里的手都是斗的。尤其他听到夜轻染对冷邵卓一口一头猪,好像是说在他身上,他自己儿子不争气,偏偏反驳不出一句。这小魔王说得也对,他虽然无法无天却是从没做过伤天害理的事情,而他那儿子做的恶事太多,他兜都兜不住,一时间气得浑身发颤。

    “这个小魔王,在朕面前也越来越嚣张了!”老皇帝也是一副无奈神色,斥骂了一句,看向孝亲王,“冷王兄,不要和那小兔崽子一般见识!”

    “老臣有分寸!”孝亲王在老皇帝和德亲王两双眼睛下只听认了。

    他和云王府因为冷邵卓和云浅月屡次结仇一直来就拧了劲,这回算是彻底结了仇,这十来年从容王爷遇害容王妃殉夫后因为容景掌家和荣王府关系一直疏远,本来以为荣王府会没落,自然不屑去与荣王府交好,不想容景十年后大病居然好了,虽然还没入朝,但俨然荣王府因为他蒸蒸日上,无论是天下百姓的声望,还是朝中大臣对其钦佩叹服,都让他不敢招惹,凭容景那日帮助云浅月杀了他孝亲王府的隐卫和昨日对云浅月关于望春楼作证一事儿的维护看来,景世子是向着云王府的,所以云王府和荣王府算是同气连枝了。

    如今四大王府就剩下个德亲王府,德亲王对孝亲王府一直还是不错的,他和德亲王的关系平时也走得颇近。但偏偏染小王爷不知道被云浅月灌了什么**汤,如此向着她为她出头,公然不给他面子。皇上和德亲王不但不训斥夜轻染那小魔王,回头却让他海涵,他若是不识趣的,连德亲王也得罪的话,孝亲王府就会受到三大王府的排挤,即便有皇上护着怕是也难以立足。

    所以,一番权衡之下,孝亲王虽然气得吐血,但也只能打掉牙往肚子里和血吞了!

    “你有分寸就好!那个小魔王连朕都莫可奈何!”老皇帝点点头,比较满意孝亲王识趣,懂得大局。他话落,看向地上的冷邵卓,又转向云浅月,声音一沉,“月丫头,你给朕解释解释,怎么会废了冷小王爷一只手?”

    “他要打我,就用那只手,我就给他废了!”云浅月话语简单。

    “他因何要打你?”老皇帝也没怪罪云浅月坐着回话,沉声问。

    “喏,就是这个,我倒着拿书本,他骂我,我反骂了回去,他不服就过来要打我,我岂能让他那只猪手碰我的脸?自然是给他废了。”云浅月抖了抖自己手里倒着拿的书,胡扯道:“他其实是好色,贪图我的美色,所以才屡次找我麻烦想要对我无礼调戏,如今也是借恼怒过来想碰我,我一忍再忍,如今忍无可忍,就让他长点儿教训!”

    “你胡说!邵卓怎么可能对你……”孝亲王勃然大怒。

    “你自己的儿子本来就是好色之徒,你看看他身子都被掏空了,指不定祸害了多少良家女子。他对我见色起意意图染指有什么稀奇?以前是我有武功,他奈何不得,如今看我没武功了逮住机会就要欺负我。我昨日都没好意思说。今日就说给皇上姑父听听,看看我这个正当防卫是不是做错了!若皇上姑父说我做错了,那我也不反驳半句,反正公道自在人心,就让这样的事情传扬出去吧!说云王府的女儿被好色之徒欺负,偏偏皇上还向着那好色之徒反过来惩治受害者,皇上姑父堵得住天下悠悠之口就成,我没意见!”云浅月截住孝亲王的话,觉得她不能再看起来柔弱可欺了。一番话说得夹枪带棒,反将了老皇帝一军。

    孝亲王一句话憋在心口,一时间不知道用什么话来反驳,只大怒道:“你胡扯!”

    “是不是胡扯孝亲王可以去问问京城大街上的百姓去。看看多少良家女子遭了他的玷污。”云浅月不以为然地看着孝亲王,不屑道:“不过估计你也问不出来,您可是高高在上权倾无比的尊贵王爷,而大街上的那些小老百姓在您的眼里就渺小如蝼蚁,他们见了您就如害怕鬼的人见了鬼,想躲还来不及呢!您咳嗽一声,他们都能吓得尿了裤子,问估计都问不出一个屁字来。我劝你还是省省吧!若我是你自己的儿子生得这么混账不孝,孝亲王府的招牌早就该摘除了,早就三尺青锋以谢天下了!还出来狡辩,我都替您脸红!”

    孝亲王看着云浅月,铁青的老脸你了半响,身子剧烈地颤抖,却一个字也说不出。

    云浅月骂了人觉得心里暗爽,她终于能体会刚刚夜轻染明明被容景黑走了还一副脚步轻快趾高气扬的样子了。她如今浑身都充满力量,也想向夜轻染那样扔下一句嚣张的话离开,不过她没有当皇上的伯伯,父王又是一副窝囊样,自己又没武功,还是嚣张不起来啊,她有些泄气,不过看着孝亲王那张要晕过去的老脸,还是觉得心里舒服。

    老皇帝终于看不下去了,轻咳了一声,沉声道:“月丫头,朕也没说你做错了怪罪于你,你这刀子勺子一大堆就向朕砸了过来。和那小魔王一样,是半丝亏也不肯吃。”话落,他板下脸叱道:“你一个女儿家,嘴里怎么能吐那些污秽的字呢?还吓得尿了裤子?屁字也说出来了。真是粗鲁。看来朕让你上这上书房来学课是没错的。”

    云浅月见老皇帝终于松手说不怪罪她,她想着不知道是夜轻染的话管用了,还是她刚刚那些话管用了。不过不管谁的话管用,只要管用就成。她听着老皇帝训斥,不以为然地开口:“皇上姑父,我们识字里可有尿字和屁字?”

    “自然是有!”老皇帝道。

    “那不就得了。我刚刚学了这两个字,拿来用用。我们每天要尿尿,每天也要放屁。难道谁能不尿尿憋着?有屁不放也憋着?孝亲王能吗?皇上姑父能吗?德亲王能吗?即便是圣人也不能吧!既然有这个字而不用,那还学它做什么?干脆将这个字从古文字中剔除得了,反正皇上姑父是皇帝,金口玉言,只要您搬一道圣旨,说从今以后这个屁字和尿字不能用了,那我绝对再不说了。”云浅月继续将老皇帝的军,脸不红气不喘。

    老皇帝张了张口,似乎被云浅月说住了,半响没发出声。

    “哈哈,这个小丫头……”德亲王哈哈大笑了起来,笑罢道:“她虽然不爱读书,这大道理可是一套一套的,怕是读书人都说不过她。”

    “都是一堆歪理!”老皇帝给自己找面子,也笑了。

    孝亲王心中恼怒,尤其是听到皇上说不治罪云浅月的话更是恼怒至极,但此时自己儿子有错在前,有夜轻染的警告在前,他虽然恨极云浅月那副嚣张的样子,但也莫可奈何。他不说话,大踏步向冷邵卓走去。看着他红肿耷拉被掰断的手心疼对痛呼,“邵卓……”

    皇上和德亲王这才止住了笑,齐齐看向地上躺着的冷邵卓。

    “皇上,老臣请旨,这就带他去医治,他虽然混账,但今日也受到了教训。老臣不追究云浅月的罪,也请您莫要怪罪老臣这混账儿子了吧!老臣以后定会好好教导他。”孝亲王这话说出,虽然痛心,却是认了。想着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他就先忍了,等云浅月有朝一日落在他手里的,他定让她生不如死。

    “不是去请太医了吗?太医怎么还不到?”老皇帝闻言,立即看向冷疏离。

    冷疏离被刚刚夜轻染和云浅月一连气的话语给镇住了。此时听到老皇帝问话立即惊醒过来,连忙大声道:“云浅月在胡说,我哥哥才不会对她见色起意,我哥哥最讨厌的人就是她,恨不得杀了她,如何会调戏于她?皇上,您要为我哥哥做主!”

    “冷小郡主,不能因为你喜欢太子殿下,想嫁入太子府就时时刻刻看我不顺眼吧?以前你欺负我多少我如今可都是记着呢!想必这里面的人都知道以前的事儿。如今我已经发誓不嫁给太子殿下,你还想如何?”云浅月冷冷地看着冷疏离,“你眼中只有太子殿下,对我嫉妒,你巴不得你哥哥调戏我,你嘴里的话说出来谁能信?”

    “你……”冷疏离没想到云浅月扯出夜天倾,她脸一红,气怒地瞪着她。

    “刚刚你哥哥明明可以立即抬去医治,而你做为他的好妹妹却阻止让他躺在这里去请太医,这一来一回,耽搁了时间,依我看你哥哥的手不是被我废了,而是被你废了。你心心念念的就是让皇上来看看,好治我的罪,最好将我打入天牢凌迟处死,那么你就可以开心了,除去我这个碍眼的,你好嫁入太子府嘛!你从始至终都没想着你哥哥的手必须要尽快医治,想着的都是你的太子妃之位。”云浅月话落,看向孝亲王,懒洋洋地道:“孝亲王,您可是生了一个好儿子和一个好女儿啊!真是佩服,佩服!”

    云浅月话落,还对孝亲王抱了抱拳,面上神情佩服之至,当真是气死人不偿命!

    孝亲王心口一阵翻滚,顿时尝到了一股血腥味,被他生生地压了下去,他狠狠地看了云浅月一眼,转头恼怒地瞪着冷疏离。

    “你胡说,才不是,云浅月你胡说……父王,我怎么会不管哥哥,我……”冷疏离被云浅月说中心事,见众人此时都看着她,有些人脸上露出恍然和鄙夷,她小脸一白,慌乱地解释。

    “你给我住嘴!你这个眼中连亲哥哥都没有的东西,别跟我说话,滚回府去!”孝亲王大怒一声,不顾老迈的身子,一把将冷邵卓抱起来,踉跄着来到老皇帝面前,颤着声道:“皇上,老臣……”

    “赶紧去太医院吧!”老皇帝截住他的话,摆摆手。

    孝亲王再不耽搁,疾步出了上书房。

    冷疏离小脸流下泪来,恨恨地看了云浅月一眼,转身哭着跑了出去。头一次没敢去看一直站在老皇帝身后的夜天倾。

    孝亲王抱着冷邵卓和冷疏离先后离开后,上书房静了下来。

    云浅月放下倒着拿的书,起身站了起来,将花篮挎在胳膊上,对着正看着他的老皇帝道:“皇上姑父,我还是回府吧!这上书房真不是我该来的地方,若是再待下去,我小命估计就玩完了。为了小命打紧,我宁愿回府里猫着,以后再不出来了。”

    老皇帝老眼深邃,似乎想要将云浅月看透,但是他看了半响,就看到云浅月耷拉着脑袋,一副怕怕的样子,他收起探究,笑骂道:“你这个小丫头,今日可不是你吃了亏,你如今还摆出一副吃了亏的样子。你放心,你就好好在上书房学课,朕有言在先,若是谁敢再找你麻烦,你尽管废了他的手,朕不会追究半句。”

    老皇帝话落,扫了一眼那些皇子公主王爷的儿女以及大臣的儿子陪读们,那些人立即垂下头,人人噤若寒蝉。不用老皇帝警告,经过今日冷邵卓这血淋淋的一幕众人都不敢再嘲笑鄙视云浅月,躲她还来不及,哪里会去招惹她?

    “小丫头,这回总成了吧?”老皇帝问道。

    “还勉强可以吧!”云浅月眨眨眼睛,勉为其难地说出一句话后,立即放下了篮子,站起的身子重新坐回了书桌前,对着老皇帝嘿嘿一笑,“我就知道皇上姑父最英明睿智,公正无私。我今日才觉得这学习识字是一件多么美妙的事情,所以,我决定了,以后就算你赶我出上书房我都不出去,就死磕在这了!”

    云浅月话落,只听“扑哧”一声,夜天煜忍不住笑出声来。

    夜天倾本来被云浅月早先气了个够呛,此时见她颇为生动有趣,也忍不住笑出来。

    “哈哈,皇兄,这个小丫头可真是个宝啊!”德亲王也哈哈大笑起来,对老皇帝道:“怪不得我家那个臭小子对这小丫头如此维护呢!”

    “什么宝?就是个泼猴子!”老皇帝也忍不住笑了,转头对一直坐在书案前低着头看书从始至终都没说一句话的容景道:“景世子,朕让你代课,实在是辛苦你了!”

    “皇上过奖了!容景还能为了天圣尽一份力是福气。”容景抬起头,淡淡道。

    “朕的天圣能得景世子,胜过十万雄兵啊!这也是天圣和朕的福气!”老皇帝点点头,感叹了一句,对着容景道:“朕本来是要去藏书阁,听闻冷小郡主说出了事情,便顺道过来看看。如今既然无事了,景世子就继续授课吧!”

    “恭送皇上!”容景站起身,对老皇帝一礼。

    老皇帝转身向外走去,走了两步吩咐道:“天倾,天煜,你二人不必去藏书阁了,留下来听景世子授课吧!”

    “是,父皇!”夜天倾、夜天煜同时躬身应声。

    老皇帝当先走了出去,德亲王紧随其后,云王爷看了一眼云浅月叹息一声,也跟着走了出去,几名文武大臣紧随其后,一行人转眼间就出了上书房。

    夜天倾抬步向云浅月走去,云浅月见到夜天倾向她走来,脸色顿时不好起来。

    “太子殿下请上座!”容景淡淡开口,“若是您坐到后面去,容景怎么敢居大坐在前面?”话落,他径自对外面吩咐,“来人,给太子殿下摆一把椅子!”

    夜天倾脚步一顿,看向容景,“本太子是来听景世子授课的,一视同仁就好!”

    “太子皇兄,秦小姐这里不有地方吗?这里又是前排,总不会辱没了您的身份。景世子也不用吩咐人搬座位了。我没你身份尊贵,就去和月妹妹挤挤吧!”夜天煜一边说着,一边越过夜天倾向云浅月走去,随着他话落,已经坐在了云浅月身边,刚刚夜轻染所坐的位置。

    容景不置可否,并没言语。

    云浅月见到是夜天煜,总比夜天倾强,她脸色稍好了些。

    “太子殿下请!”秦玉凝看了容景一眼,站起身,对夜天倾一礼。

    夜天倾脸色虽然不好,但也不好表现得他太在乎云浅月,去反驳容景和夜天煜的话,只能点点头,坐在了玉凝身边。

    “还有没有站人出来说说论学?”容景继续询问。

    “论学?这个新鲜!”夜天煜凑近云浅月,压低声音道:“月妹妹,你看的是什么书?”

    “给你看吧!”云浅月将书塞给夜天煜。

    夜天煜伸手接过,当看了一眼内容之后眼睛猛地睁大,他一副不敢置信地看着云浅月,云浅月不理他,而是在等着有人站起来发言,她觉得这个表现的机会玉凝是不会放弃的。人家夜轻染刚刚也拿起来那书看了一会儿,都没他反应大。她觉得夜天煜这家伙定力实在太差。

    夜天煜又看向容景,也是一副见了鬼的表情。

    “没有人了吗?”容景似乎没看到夜天煜投向他的视线,挑眉问。

    “景世子,我来说可以吗?”一个和云浅月差不多年纪的小女孩站起来,一身华丽裙装,都是宫中的样式,显然是一位小公主。

    “七公主请!”容景淡淡点头。

    原来这就是七公主啊,云浅月看着七公主,她想起玉凝说是她的伴读。觉得这小美人没有清婉公主身上的盛气凌人,但却是端庄温婉,大约是和玉凝相处的久了,她身上的气息和玉凝有些相似,想来也是个进退有据,知书达礼的主。而且她脸色微红,声音柔婉,看向容景的眼前虽然隐藏的好,但也瞒不过云浅月的眼睛。

    “又是一株盯住桃花的蜜蜂啊!”云浅月低头嘀咕了一句,声音极小。

    容景瞬间向云浅月瞥来一眼,夜天煜此时惊醒,凑近云浅月道:“月妹妹,你说什么桃花什么蜜蜂?”

    “没什么!”云浅月摇摇头,想着容景一个没有武功的人耳朵都这么尖,还是不是人啊!难道他就知道她会这么说?黑到没天理!

    “你和景世子居然都在看被列为禁忌的**《鸳鸯枕》?好大的胆子!刚刚你们怎么就没有被父皇和那些老古董发现呢?”夜天煜压低声音,一副看怪物的眼神看着云浅月。若是不过来,他实在难以想象。

    “你没看到书是倒着拿的吗?”云浅月提醒夜天煜,白痴才正着拿书等着被发现!

    夜天煜连忙低头,立即将正着的书倒过来,还四下看了一眼,见没人发现他松了一口气,一副做贼的样子看着云浅月,贼贼地道:“鸳鸯枕我找了好久都没找到,你和景世子怎么一人手里有一本,还都是两次刻印的孤本?”

    “我怎么知道!”云浅月瞥给夜天煜一个无可奉告的眼神。

    “你这小丫头,居然还和我藏着掖着。”夜天煜受伤地看着云浅月,须臾又笑嘻嘻地道:“这可是会让人着迷春心萌动的书,小丫头,你春心难道又动了?否则怎么看这个书?景世子春心也动了?”

    “狗屁!”云浅月叱了一句,极其不屑地道:“这也叫**?可别侮辱**了。”

    等什么时候她将《金瓶梅》、《国色天香》、《品花宝鉴》、《隔帘花影》、《剪燈新话》、《飞花艳想》、《玉楼春》、《红楼春梦》、《九尾龟》十大**给原封不动地搬来让这帮子土老帽大开一下眼界,就知道什么叫做真正的**了。这本《鸳鸯枕》简直就是小儿科,也就算是那个世界的三流言情吧!

    “这还不算**?小丫头,你难道看过比这更那什么的书?”夜天煜惊了。用非人的眼光看着云浅月。

    “嗯!”云浅月点点头。

    夜天煜叱了一声,这回轮到他不屑,更是不相信地道:“小丫头,你就吹吧!”

    云浅月眼皮翻了翻,用一副你不会了解的眼神看了夜天煜一眼,不再说话。心里为自己默哀,她的思想是孤单的,没人理解啊!英雄总是寂寞的,忍吧!

    夜天煜见云浅月不反驳他,仔细地研究了片刻她小脸上的神情,复又低下头看手中的书,倒着看虽然费劲,但也难不倒他,不妨碍他看得津津有味。

    “学者,谓之书、礼、理、智、让、德、才七种,书为我们所学的古本,流传下来供我们学习的。礼,是行止有礼,我们从书中懂得对人知礼。理,是教会我们懂得道理,能够三省吾身。智则是智慧,让是谦让,德是品德,才是才华。若是能做到七个方面,则是大善。也说明学而有用。”七公主看着容景,鼓足勇气一口气将话说完,声音低下来,试探地问,“景世子,不知我说的可否对?”

    云浅月看向容景,见那丫的头也不抬,撇撇嘴,装样!谁都没他装的好!

    “七公主能悟到这些不容易。坐吧!”容景比每次多说了一句话。

    七公主顿时一喜,喜色溢于言表,当即对容景一礼,“谢谢景世子!”话落,端端正正地坐了下来。四周在坐的人都能感受到她的喜悦。

    “还有人来说吗?”容景又问。

    云浅月看向秦玉凝,想着这个美人该出手了吧!

    果然她目光刚刚扫过去,只见秦玉凝果然站了起来,她先对容景一礼,温婉的声音开口,“学,广而博。可为书,可为听,可为识,可为观。以书为镜,可以修身立德,是为学之品。以听为学,可以通灵目。以识为学,可以知事理。以观为学,可以正者省吾身,偏者警醒吾身立规正。古语有云:玩古训以警心,悟至理以明志。学以聚之,问以辨之,日积月累,既开心明目,利于行耳,又知天下事而懂荣辱,辨丑恶。所以,此是为学。”

    云浅月眉梢挑了挑,想着秦玉凝这才女之名不是空穴来风啊!

    七公主唇瓣轻咬,哀怨地向玉凝看了一眼,垂下头。

    “嗯,还有吗?”容景点点头,又问。

    秦玉凝犹豫了一下,又温婉地道:“由学而观止,男子是为学之君子,经天纬地之才守之家国,女子是为学之闺礼,相夫教子守之安然。男子居庙堂,志在高远,女子居内院,志其家园。所以,男儿和女子所论的学是不同等的。”

    云浅月收回视线,觉得她真是高看这个小美人了。原来是个且安于室的主。不过到也符合她从小到大学的女训,估计女训女戒之书她能倒背如流。

    “不知玉凝说得可对?请景世子指点!”玉凝轻声询问。

    “秦小姐如此之才,堪当国母!”容景沉默半响,吐出八个字。

    容景话落,满堂哗然!

    秦玉凝小脸瞬间白无血色,不敢置信地看着容景,身子微微轻颤。

    夜天倾本来心里暗暗叹服玉凝之才,但没想到容景会跑出这样一句话,不由一怔。

    云浅月面皮狠狠地抽搐了一下,她听着四下响起的嗡嗡声,可以想象容景这句话的分量。尤其是容景本身的声望,尤其是在天下学子面前,他的一句话从来就举足轻重。恐怕不出明日,这八个字就能传遍天下。哈,到时候有好戏看了。她看着容景,觉得从来没有这一刻觉得这个家伙这么黑死人的可爱!不知道老皇帝和四王爷以及满朝文武大臣听到这句话作何表情。

    “秦玉凝这回掉到浑水里了,想再清也不成了。”夜天煜凑近云浅月,啧啧了一声,在她耳边嚼舌,“这也算大才?小丫头,你说秦玉凝给了景世子什么好处,居然让景世子这么帮助她?”

    帮助?云浅月想咳嗽咳嗽不出来,憋得有些难受,一把推开夜天煜,“我哪里知道秦玉凝给了那个弱美人什么好处。估计是你父皇给了弱美人好处吧!秦玉凝这么个有才有貌的大美人,不嫁入皇家嫁给谁去啊?皇上姑父哪里会放过?”

    夜天煜眨眨眼睛,似乎在思量云浅月的话。

    云浅月不理她,继续看着热闹。想着这回玉凝一颗小芳心估计掉到地上摔了八十瓣,碎成一片一片的了。一心期盼心爱的人另眼相看,估计做梦也没想到梦中的良人一句轻飘飘的话就将她打入地狱。她就说嘛,她若是掉下悬崖,她是不会救她的。看,这回不是掉下去悬崖了?不知道还能不能爬得上来。

    “景世子说笑了,玉凝哪里……哪里有这等本事……不过是班门弄斧,上不得台面。”玉凝连声音都是颤的。她脑中想过千百种容景会说的话,独独想不到会得了这样八个字。那一瞬间她几乎要当场晕倒。她的确做梦也没想到得了个“如此之才,堪当国母。”的话!早知道的话,打死她也不站起来。

    这话别人说说也许是玩笑,谁人也不会理会。但从天圣奇才的景世子口中说出来,那分量之重难以衡量。这样的话若是被皇上知道,她除了入宫有谁敢娶?同时这一句话又说明了什么?说明景世子对她跟本就无意,不但无意,还很无情。她就不相信景世子不知道她的心思?却用这一句话就将她看似捧于高处,实则打入地狱。她几乎忍不住要流下泪来,但还强自忍住。她必须镇定,才能有机会翻牌。

    “本世子从来不说玩笑!秦小姐坐吧!”容景淡淡一笑,再不理会玉凝,对夜天倾询问,“太子殿下有何高见?”

    “秦小姐的确大才!天圣第一才女名不虚传!”夜天倾复杂难测地看了身边颤着身子落座的玉凝一眼,对容景笑道。

    容景点点头,目光看向云浅月的方向,见她用一副“你真黑心”的神色看着他,他嘴角微勾,浅浅出声,“浅月小姐说说吧!本世子看看你今日来这上书房可学到了什么有用的东西?”

    众人也都看向云浅月,齐齐等着她回答。

    云浅月抬头望棚顶,一副我偏不告诉你的样子,有些傲娇,有些滑稽。

    “看来你是什么也没学到。果真是纨绔愚昧,及不上秦小姐一分。”容景看着云浅月,极尽能事地贬低她抬高玉凝,扔出一句话,起身站起来,将书放入书匣里,对众人温声道:“今日的课业就上到这里吧!散了吧!”

    这就结束了?云浅月从棚顶收回视线,看着容景,还没到午时吧?

    容景瞥了云浅月一眼,那眼神似乎是在说难道你还想继续上课?云浅月立即摇摇头,他似乎笑了一下,再不看她,在众人怔愣的视线下,脚步轻缓优雅地出了上书房。

    云浅月立即拿起花篮,夺过夜天煜手里的书,腾地站起身,抬步向外跑去,紧跟着容景身后出了上书房。

    上书房内留下面面相眈的一众人。

    ------题外话------

    还留着月票的亲,月底了最后几天了哦,差不多该投了!(⊙_⊙)O(n_n)O~

    谢谢下面亲们的钻石打赏鲜花!

    hua3389818(500打赏5钻20鲜花)、吕奶奶(10钻)、kfk4816106(6钻)、nisanviva(100打赏)、kfk4816106(10花)、499415104(100打赏)、raphaellion(1钻)、风韵三十(1花)、书院看书(2花)、蝴蝶心结(1花)、尖叫色(1花)、lisachen(2花)、魔幻樱(1花)、dailidx(1花),wrl0727(1花)、纪安晓(2花)、123唐晓姣(1花)、yunanrong(1花)、绿绒羽(1花)、ppigj(1花)、么么,O(n_n)O~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澳门博彩娱乐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纨绔世子妃76》,方便以后阅读纨绔世子妃第七十六章 堪当国母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纨绔世子妃76并对纨绔世子妃第七十六章 堪当国母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纨绔世子妃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