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南疆美人

    云暮寒走近,脸色不好地看着云浅月,目光定在她受伤的那只胳膊上,语气微沉,“怎么站在这里淋雨?你不知道自己需要养伤吗?”

    “哥哥,你每次见了我不是对我冷脸就是训斥我,什么时候能说句好听的话?”云浅月看着云暮寒,见他一身疲惫,看起来这两日没睡好觉,怕是为了追查凶手给累坏了,不由有些心疼,“凶手找不到就找不到了,若是能这么容易找到也就不敢光天化日之下明目张胆刺杀我和容景了。人又不是铁打的,你一直训我,你怎么不知道自己也要注意身体?”

    云暮寒脚步一顿。

    “我知道你是关心我,我定会好好养伤,你也赶紧回去睡觉吧!”云浅月又说了一句话,转身打着伞离开。出来这么一会儿工夫她感觉的确有些凉意,还是回去躺在床上比较舒服。最好是喝一碗姜汤,她暗暗想着。

    云暮寒看着云浅月离开,站着不动,也再没开口,一双眸子忽明忽暗。直到云浅月身影走远,他依然没收回视线,久久不动。

    “世子,清婉公主闹得厉害,皇上请您再入宫一趟!”云孟匆匆赶来,对云暮寒气喘吁吁地催促,“您赶快去吧!”

    “不去!”云暮寒收回视线,丢出两个字,抬步离开。

    云孟一愣,“世子,那您去哪里?”

    “回去睡觉!”云暮寒向自己的院子走去,头也不回地道。

    “这……这怎么行……皇上那里不好交代……”云孟连忙追上云暮寒。

    云暮寒脚步不停,冷冷地道:“我说了不去就不去。我若是死了的话,皇上那里是不是就好交代了?你告诉来人,禀告皇上,就说我累病了,如今需要卧床休息。至于清婉公主,他另请高明吧!”

    云孟这才发现云暮寒一身疲惫,脸色极其难看,他想着世子这两日因为追查凶手之事日夜不停,的确累坏了,遂停住脚步,恭敬地道:“是,那世子好好休息,老奴这就去回了来人。”

    云暮寒再不理会云孟,脚步走远。

    云孟转身匆匆向大门口走去。

    云浅月回到浅月阁,彩莲、赵妈妈、听雪、听雨等人都打着伞等在浅月阁门口,见她回来,人人面上似乎都松了一口气。她笑着看了众人一眼,道:“我不过是去爷爷那里一趟而已,都干什么做这副阵仗?”

    赵妈妈、听雪、听雨没说话,彩莲忍不住埋怨道:“小姐您还说呢!您刚刚离开时的那副模样真吓死奴婢了。奴婢以为发生了什么事情呢!”

    “没什么大事儿!回屋吧!我想喝姜汤,放些红糖和大枣熬一锅给我端到房里。”云浅月一边吩咐,一边向屋里走去。

    “是,奴婢这就去!”赵妈妈闻言连忙跑了下去。

    彩莲跟着云浅月身后走进屋,她偷眼看云浅月脸色,发现小姐似乎心情很好,她张了张嘴,欲言又止。

    “有什么话就说!你有话真不适合藏着。”云浅月回头瞥了彩莲一眼。

    “小姐,那景世子呢!您……您刚刚将景世子气走了,万一景世子不理您该怎么办?”彩莲的确是个忍不住话的主,本来不敢说出来破坏云浅月心情,但没想到小姐让她说,她立即没了顾忌。

    听雪、听雨也跟在身后,竖起耳朵倾听。她们这些日子已经将景世子当成自己人了。如今自然还是希望小姐和景世子和好的。因为景世子无论哪方面都是好得无可挑剔,若是小姐真喜欢景世子,她们心中自然欢喜。

    “不理就不理,我还不理他呢!有脾气了不起啊!”云浅月哼了一声,对彩莲等三人摆摆手,“你们没事儿别在我跟前晃悠了,也别瞎捉摸这些有的没的不该你们操心的事儿了,赶紧都去准备准备,过两日我娘的忌日,我如今手受伤,绣不来东西,你们一人给我绣两幅祈愿符来,我拿去也给我娘在天之灵表表孝心。”

    彩莲三人一听,这可是大事儿,立即丢开了胡思乱想,齐齐点头,“奴婢们这就去绣!”话落,三人连忙回自己的屋子忙活去了。

    云浅月打发走了三人,舒了一口气,看着有些冷清的屋子,皱了皱眉,推开被子躺回了床上,睡了一日夜哪里还有困意?遂将容景扔在床头上看了一半的书拿起看了起来。

    看了两眼不由得撇嘴,原来他喜欢三流言情!亏他一副衣冠楚楚道貌岸然的样!

    不过虽然是三流言情,但聊以解闷也好。

    赵妈妈端来姜汤,云浅月喝了,胃里暖融融的。刚要夸奖赵妈妈手艺,听到外面有熟悉的脚步声走来,她想着云孟这大总管当得着实辛苦,每日里从早忙到晚,这一天走路下来没有百里怕是也有八十里。

    “小姐,南疆王的小公主前来探望小姐,别人来探望老奴都挡回去了,但这人特殊,老奴特意来禀告,小姐要见吗?”云孟站在门外,躬身对云浅月禀告。

    “南疆王的小公主?你说的是那个南疆第一美人?叶倩?”云浅月一愣。

    “南疆王就这一个小公主,正是叶倩!”云孟点头。

    “她来看望我?”云浅月一时间有些醒不过味来,想着这叶倩不是昨日才被夜轻染接来京城吗?今日就来看她了,她和她有交情吗?什么意思?

    “是,她如今正等在门口,说来看望小姐。”云孟道。

    “请进来!”云浅月想着既然人家送上门了,不如就请来见一见。她也正对这叶倩好奇不已,尤其是她不止是南疆王的女儿,和那个背后施离魂术刺杀她和容景的人必是有深刻联系,最主要一点她还是夜轻染和南凌睿一笔糊涂账中的女主角。

    “是,老奴这就去请叶小公主进来!”云孟得了命令,转身匆匆走了下去。

    “小姐,听说南疆擅长旁门左道的虫咒之术,如今景世子离开了,您就这样见那叶小公主,万一……”赵妈妈不赞同地看着云浅月。

    “没事儿,谁害人还跑到人家门上来害?你下去吧!我会会她。”云浅月将空碗递给赵妈妈,笑了笑。

    赵妈妈想想也是,再不言声,拿着空碗走了下去。

    不多时云孟引着一人来到了浅月阁。云浅月听到脚步声向外看去。只见跟在云孟身后打着伞走来一个十分窈窕纤细的女子,女子身穿一身火红衣裙,裁剪十分特别,颜色鲜艳,长裙拖地,那红裙的布料看起来十分轻软光滑,并不沾水,也不会因为拖地而染上脏污泥渍,看不见她的容貌,但她缓步走来,自有一分风韵姿态。

    云浅月心里先暗暗赞了一声,不见容貌就让她心生赞叹的除了容景也就是她了。她复又想着夜轻染和南凌睿是何等人物?看上的女子眼光自然是不错的。

    “小姐,叶小公主来了!”云孟来到门口,停住脚步。

    “叶公主请进!”云浅月客气地开口,十分有待客的样子。

    叶倩将伞一收,递给云孟,云孟立即接过,帮她挑开帘子,她抬步走进了屋。

    云浅月这才看到了叶倩的容貌,眸光闪过一抹赞叹,心里想着果然不愧南疆第一美人的称号,她认为秦玉凝已经很美,她这个身子的容貌也是美极,以为再难挑出一个美人,不想叶倩的容貌见了依然让她惊艳不已。

    眉似弯月,面如白玉,肤如凝脂,朱唇不点而红。五官如巧夺天工,增一分则肥,减一分则瘦,尤其是一双美眸生得极好,如被三月春雨洗过一般,剔透明净。一身火红艳丽长裙不但不压了她的颜色,相反令她整个人都明艳起来。

    云浅月觉得怕是这世间再没有人能将红色穿得如此淋漓尽致了,就如这天下除了容景无人敢去穿那月牙白的锦袍一般。她看着叶倩,毫不掩饰自己眼里的赞叹。

    云浅月打量叶倩的同时,叶倩不急着进屋,也站在门口打量云浅月。她眸中虽然隐隐也含着赞叹,但较之云浅月纯粹的赞叹之色更多了某些复杂的情绪。

    二人互相打量许久,还是云浅月先出声,“叶公主令我好奇已久,今日得见果然名不虚传。多谢叶公主前来看我。如今我卧病在床养伤,不便出迎,怠慢之处还请见谅。”

    “你也令我好奇许久,或许比你对我好奇的时间要长很多。”叶倩收起对云浅月的打量,举步走了进来,径直来到她床前,对她一笑,极为爽利,“什么叶公主的,我听着别人这么叫我还可以,由你口中说来我听来说不出的别扭。你就叫我叶倩得了。我也叫你云浅月。”

    云浅月听她所言,就觉得这定是个爽快不拘小节的女子,第一印象就极好,她也爽快地点头,“好!那就叶倩。你若不嫌弃,我将床让给你一半,我们聊聊。”

    “比如?聊什么?”叶倩站着不动,笑看着云浅月。

    “比如你对我为何好奇已久?有多久?再比如两日前那些要杀我和容景的百名杀手死士为何会中你南疆不外传的离魂术,再比如你是早就来了京城故弄玄虚装作才来,还是真的昨日才到三十里地外?这些都需要一个人给我解惑,你正合适。”云浅月偏着头看着叶倩浅笑。

    “我对你好奇不是因为你纨绔不化天下皆知的废物名声,而是有一个十分讨厌的人以前总是在我耳边叨咕你。大约有十多年了吧!开始觉得烦,后来就好奇起来。”叶倩道。

    十多年?云浅月一愣,“谁?”

    “既然是讨厌的人,你以为我会说?”叶倩白了云浅月一眼,忽然伸手掀开她的被子,利索地踢飞了自己的鞋子,顷刻间就上了云浅月的床,在她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就对她道:“往里面一些,给我腾点儿地方。”

    云浅月“扑哧”一声笑了,想着她还真不客气,遂往里面挪了一些,让出些地方给叶倩。

    叶倩扯过云浅月一半被子盖在身上,又将靠枕扔开,拿过枕头摆好,弄成了舒服的姿势躺下,才转头对云浅月道:“还是你这里舒服,夜轻染的府里床板硬邦邦的,怎么躺怎么难受,我昨日都没睡好觉。”

    云浅月挑眉,“你昨日住在夜轻染的府里了?”

    “嗯,我刚来这天圣京城,就认识他一个,不住他那住哪里?”叶倩道。

    云浅月想想也是,她和夜轻染都定情了,自然是要住进夜轻染府里的,也不稀奇,她问的话简直就是废话。遂转了话题,“你还没回答我刚刚的话呢?”“回答什么?我如今只想睡觉,走了十多天才来到这京城,昨日刚到就被夜轻染拉去了刑部的停尸房,后来没休息又被他拉去了皇宫,昨夜半夜才睡下,今早又被他逼着找证据,如今我好不容易趁他不注意偷跑了来,你觉得我还有力气给你解惑?”叶倩挑眉。

    云浅月见叶倩果然眉眼间有着隐隐的疲惫之色,她默了一下,有些无语,想着这夜轻染也太不近人情了,就说是自己人吧,也不能这么可着劲的折腾啊,谁受得了?她颇有些怜悯地看了叶倩一眼,无奈地道:“那你睡吧!”

    “嗯!那我睡了,夜轻染来了你帮我挡在门外,就说我不在。别说你挡不住啊!”叶倩果然闭上了眼睛。

    “我还真挡不住他!”云浅月想着夜轻染从来就有闯人家屋子的本事。她的房间他闯了不止一次了。

    “挡不住也没关系,别让他吵醒我就成。这点你做得到吧?”叶倩又道。

    云浅月寻思了一下,点点头,保证道:“这点大约我还是能做得到的。”

    “那就好!”叶倩满意地睡去,不出片刻,均匀的呼吸声就传了出来。

    云浅月看着叶倩,毫无防备初见一面就躺在她的床上霸占她的地方且放心安稳睡着的人天下间怕是再找不出第二个来。她有些想笑,又觉得这才是她的性格,有些人见过无数面,比如玉凝,却是怎么也让她近不起来也喜欢不起来,有些人虽然只见一面,但一面就能令人喜欢引以为知己相见恨晚,比如叶倩。

    “小姐?这……叶小公主……”彩莲等人听说叶倩来了,都从屋子里出来,人人都知道南疆旁门左道的虫咒之术厉害无比,生怕云浅月吃亏,不想透过门缝就见叶倩居然躺在她家小姐的床上睡着了,众人都惊异无比。

    “没事儿!你们各自去忙自己的事儿吧!她很好,在我这里睡一觉。”云浅月笑着对外面摆手,对没离开的云孟道:“孟叔也去忙吧,不用理会这里。再来什么来照样拦住。”

    “是!”云孟想着浅月小姐就够另类的了,没想到这叶小公主也非同一般。

    聚在门口的人都离开,外面再次静了下来,云浅月继续拿起那本书看了起来。脑中却是想着叶倩刚刚的话,有一个她非常讨厌的人十多年前就一直在说她,那个人是谁?这个身体主人又有多少不为人知的秘密……

    她想的有些头疼,遂不再想。

    大约半个时辰后,外面又有脚步声冲进浅月阁,这脚步声极为轻浅,像是一阵风刮来。转眼间就来到了她房间门口。

    云浅月放下书本,想着夜轻染来得可真快。她偏头看了叶倩一眼,见她依然熟睡,雷打不动。她笑了笑,对外面道:“你轻点儿!人在我这里又跑不了。”

    夜轻染本来要推门的手放轻,房门缓缓打开,他微沉着一张脸走了进来,就见叶倩正睡在云浅月的床上,不由一愣,怒道:“她倒是会找地方,跑你这里来了!”

    “就说是自己人吧!有你这么可着劲的折磨人家的吗?你没看她都累成这样子了,居然还不放过。要查找凶手也不急于一时。”云浅月嗔了夜轻染一眼。

    夜轻染脚步顿住,不敢置信地看着云浅月,“你在帮她说话?”

    “你耳朵没聋,还能听出我是在帮她说话。对女人要温柔些,懂不懂?不懂我来教你。”云浅月用看笨蛋的眼神看了一眼夜轻染,这么好的一个女人要是被他这小魔王这般折磨,早晚给吓跑了。叶倩如今还没跑,那是他魅力大,等他的魅力值消耗没了的时候,他就等着被甩吧!

    “她都跟你说了什么?”夜轻染看着云浅月。

    “还能说什么?说从她来了你就没让她休息呗!”云浅月瞪了夜轻染一眼。

    “她说是我不让她休息?”夜轻染闻言大怒,“她说什么你怎么就信什么?这个女人最会的就是胡说八道。她从来了没休息是没错,但不是为了查找背后黑手,而是整个天圣京城都被她转遍了,专门捡那些青楼酒楼歌坊赌坊,但凡是吃喝玩乐的地方她都没有错过,我追在她后面跟了她从昨日到现在,她玩得累了居然跑你这里来睡觉。你说她可恶不可恶?居然还恶人先告状!”

    云浅月一愣,“是这样?”

    “那你以为是哪样?你个小丫头,笨死了,被她忽悠了还帮她数银子。”夜轻染一副恨铁不成钢的眼神看着云浅月。

    云浅月偏头看叶倩,见她仿似不知道夜轻染进来,好像也不知道在说她一般,依然呼呼大睡,而且睡得极为香甜,她有些无语地看着她。

    “这个臭女人!赶紧给本小王滚起来!”夜轻染见叶倩睡得香甜更是恼怒,几步走来床前伸手就要将她拽起来,端看那架势就知道无比粗鲁。

    “别了,你让她睡吧!”云浅月连忙拦住夜轻染,又好气又好笑。

    “不行!皇伯伯还等着她进宫呢!她就这样睡像什么话!必须赶紧去给个交代。”夜轻染怒冲脑门,额头青筋突突直跳,显然是气了个够呛。

    “她是第一次来这天圣京城不?”云浅月问。

    “嗯!”夜轻染哼了一声。

    “那不就得了,若是我第一次来这天圣京城我也会如她一般好好玩一番的。她看起来真是累坏了,你就让她睡一会儿吧!那些死士的尸体不是被你用她教给你的方法保存起来了吗?既然看管好了,追查凶手也不在这一时半刻。”云浅月道。

    “那就这么便宜她了?”夜轻染气得呼呼的,看着叶倩,颇有些咬牙切齿。

    “等她睡醒了你再随便收拾不就得了。”云浅月笑道。

    夜轻染缓缓放开了手,瞪了熟睡的叶倩一眼,冷哼了一声,“就看在你的面子上饶了她,等她醒来本小王定要她好看!”

    云浅月想着她的面子真够大啊!笑着点点头。

    夜轻染转身走到桌子上端起茶水就一气猛灌,好几杯茶水下肚,都不带换气的。

    云浅月看着夜轻染,见他一身疲惫,衣衫还是她昨日见到的那件,像是几天没换过一样,头发凌乱,脸虽然白净,但她估计也没洗,不由好笑地问,“你几天没休息了?”

    夜轻染放下茶杯,低头看了一眼自己,有些不自然地哼了一声,“我也不知道了,大约好几日了吧!”

    云浅月无语,又有些感动,只为了她那天一句必须彻查的话,就让他和云暮寒二人衣不解带日夜奔波了好几日,她缓和了语气,温声道:“你快回府休息吧!这样下去怎么成?就算查不出来也没什么,那背后凶手早晚会露出马脚的,真不急在这一时。”

    “不行,我要看着这个女人!”夜轻染摇头,又狠狠挖了一眼叶倩。

    “她跑不了,我给你看着。”云浅月想着夜轻染这小魔王从来都是让别人头疼,没想到真是一物降一物,叶倩如今让他头疼了。

    “你看着我不放心。她就是一条小狐狸,你这个笨丫头怎么能是她的对手。她给你卖了你估计还会帮她数钱呢!”夜轻染还是摇摇头,伸手扯下外袍扔在云浅月软榻上,自己一屁股坐了上去。

    她有那么傻吗?云浅月抬眼望着棚顶片刻,收回视线对他建议道:“这样吧!我隔壁有一间空着的房间,早就收拾好了,你去我隔壁睡,让我的婢女给你打水,你沐浴梳洗一番。换换衣服,你这副模样别说美女,大妈都能被你吓跑了。”

    夜轻染闻言皱眉,低头看了一眼自己,怀疑地道:“我如今真有那么邋遢吗?”

    “如今很有!”云浅月很肯定地点点头。

    夜轻染立即站了起来,抬步向外面走去,转眼间就出了房门。云浅月听见他对彩莲吩咐道:“给本小王去德亲王府将我的衣物都收拾来,未来我就住在这里了。”

    云浅月一愣。

    只听彩莲惊道:“小王爷,您要住在我家小姐这里?”

    “嗯!你没听错,赶紧快去!”夜轻染肯定地点头。

    “那可不行,您怎么能住在这里呢?这要是传出去,我家小姐……”彩莲摇头。

    “那个弱美人能住在这里我为什么不能?”夜轻染挑眉,对着彩莲挥挥手,断然不容反驳地道:“别废话了,你跟弱美人说话的时候敢废话一句?别觉得本小王好说话,你再多说一句,本小王就将你卖去青楼。你家小姐拦着也不管用。”

    彩莲立即噤了声。过了片刻还是大着胆子小声道:“可是景世子刚刚走了,已经不住在这里了啊!”

    “你说弱美人走了?”夜轻染一愣,似乎这才想起来没见到容景。

    “嗯,是走了。回荣王府了。”彩莲立即道。

    “他走了不是更好?本小王才不乐意见到他。”夜轻染不耐烦再和彩莲啰嗦,命令道:“还不快去!”

    “小王爷,不是奴婢不去,而是奴婢就算去了德亲王府的话,您府中的人能让奴婢将您的东西收拾来吗?”彩莲苦着脸道。

    “也是!”夜轻染皱眉,想了一下道:“那你让棋老头去,他一准能拿得来。另外你找两个人给本小王弄一桶水来,我要沐浴。”话落,夜轻染推开了隔壁的房门。

    彩莲知道再说无用,只能看向屋内听从云浅月的指示。

    云浅月这才开口,对夜轻染问道:“你怎么要住在我这里?我不过是让你休息一下而已,可没说让你将东西都搬来住。”

    “我要看着叶倩,她今日在你这里睡得香甜,明日一准不走就住你这里了。”夜轻染给出理由。

    原来如此!云浅月忍不住笑道:“好,那你就住这吧!”话落,她对彩莲吩咐,“去照小王爷说的话办吧!”

    “是,小姐!”彩莲也弄明白个大概,知道小王爷是奔着那叶小公主才住下的,顿时宽了心,连忙照夜轻染说的去准备了。

    “这个臭人!”叶倩忽然嘟囔了一句。

    云浅月收回视线看向叶倩,见她皱着眉头嘟着嘴,不由好笑,低声道:“你居然骗我,你说若是我告诉她如今你是醒着的,你猜他会如何?”

    叶倩立即睁开眼睛,对云浅月露出一丝讨好的笑,悄声道:“我就知道你好,才敢骗你。换做别人我还懒得去骗呢!”

    “和着被你骗了一场,我还得高兴了?”云浅月挑眉。

    叶倩漂亮的脸蛋染上一丝不好意思,低声讨好地道:“我知道错了,以后再不骗你了。那小魔王着实令人头疼,我这不是不得已嘛。”

    云浅月嗯哼了一声,算是接受她知错能改了。

    叶倩继续闭上眼睛,准备睡去。

    “对了,南凌睿也住在我的府里。你知道吧?”云浅月忽然开口。

    叶倩刚闭上的眼睛猛地睁开,“什么?你说他也住在你的府里?”

    “嘘!被夜轻染听到你醒了,我可保不了你。”云浅月伸出手指放在叶倩唇边。

    叶倩立即没了声,但还是一副被天雷打了的模样,不敢置信地低声道:“他怎么会住进了云王府?不是该在行宫吗?”

    “你是不是从来了就一直玩,没关注别的?”云浅月问叶倩。

    叶倩点点头。

    “南凌睿早就住在我府里了,有好几日了,还在我刺杀前面的时候就住进来了。”云浅月见叶倩小脸一变再变,不忍打击她,但又忍不住想打击她,“他每日都喜欢来我的院子里溜一圈的。今日还没来。”

    叶倩立即一副见鬼的模样,伸手将被子往上一拉,蒙住头,“我死了,别和我说话!”

    云浅月一愣,忽然忍不住笑了起来。觉得夜轻染、南凌睿、叶倩这三个人真是太有意思了!绝对有娱乐她的品质。

    “小丫头,你在笑什么?”夜轻染声音从隔壁传来。

    叶倩身子顿时一僵。

    “哦,我在看书,正看到好笑的地方!”云浅月对着隔壁道:“你耳朵能不能别这么尖?赶紧快沐浴睡吧!人我给你看着呢,跑不了。”

    “什么书让你这么好笑?”夜轻染又问。

    “鸳鸯枕!”云浅月胡诌。

    “那样的破书有什么可笑的?”夜轻染不屑地叱了一声。

    “嗯,我不看了,是没什么好笑的。”云浅月诚恳地点点头。

    夜轻染不再说话,隔壁传来哗哗水声。

    叶倩猛地推开被子坐起身,郑重地道:“不行,我得赶紧走!”

    云浅月好笑地看着她,“你去哪里?别告诉我你要回南疆?在你南疆没给出交待之前,我可是不准你回去的。”

    “自然不回南疆,天圣京城这么好玩,我还没玩够呢!”叶倩一边下床,一边找鞋穿,而且动作利索,堪比野战军将士了。

    云浅月看着叶倩,忽然心思一动,笑问:“你是喜欢夜轻染还是喜欢南凌睿?”

    “自然喜欢夜轻染,谁喜欢那个花花太子?”叶倩立即道。

    “嗯,那你赶快离开吧!趁着夜轻染在沐浴没空抓你,我会帮你包着的。”云浅月笑着点点头。

    叶倩忽然停了手上的动作,刚穿了一半的鞋子立即脱了,她重新上了床,扯过被子盖上自己,闭上眼睛,继续准备睡去。动作一气呵成。

    “怎么不走了?”云浅月疑惑,偏头问道。

    “这里这么舒服,我才舍不得走。我管他来不来,我睡我的。以后我就住你这里了。”叶倩哼了一声。

    云浅月有些无语,什么时候她这里成了香饽饽了?人人都想住进来?

    “不准和我说话了,我要睡觉!”叶倩又强调了一句。

    云浅月眼皮翻了翻,点点头,无奈地道:“好,我不说了,你睡吧!”话落,她听到又有熟悉的脚步声向浅月阁走来,抬头看向窗外,说曹操曹操就到,她怜悯地看了叶倩一眼,低声道:“恐怕我不和你说话你也睡不着的。南凌睿来了!”

    云浅月话音未落,叶倩忽然一个翻身,从云浅月身上滚到了大床里面,将被子利落地一扯,转眼间就将自己从头到脚蒙了个严严实实,对云浅月低声警告道:“不准对他说我在这里,你要帮我,我就帮你找出背后凶手,你要是不帮我,我也不帮你。就算天圣皇帝老儿命令我也不管用。”

    “好,我帮你。不过我只能说我尽力,万一拦不住不能怪我。”云浅月笑着道。

    叶倩不再说话,算是默认了。从头到脚裹在被子里一动不动,连一根头发丝都不露。就像是一个直挺挺的大蚕蛹。

    云浅月笑了笑,看向窗外,见南凌睿打着一只玉女横陈的仕女图雨伞一步步走进,她想着这人是真风流,如此张扬无所顾忌将女人的美在他手里发挥的淋漓尽致的人,天下间再也找不出第二个来。她并没开口吩咐人阻拦。

    彩莲等人见南凌睿来了,都竖起耳朵听屋内动静,等了半响都没得到云浅月吩咐阻拦,便也都没出去阻拦南凌睿。她们这段日子也摸到了云浅月的脾气,知道小姐要是十分讨厌的人,比如太子夜天倾,那是连个门边都傍不上的。小姐对这睿太子算是和气相待。

    “本太子听说景世子离开了,想着不知道你还想听那曲桃花笑不?便就过来了。”南凌睿推门而入,随意得如入自家房门,将伞“啪”地一声合上,对云浅月笑着眨眨眼睛。

    云浅月很想说你既然知道容景离开了,那知道叶倩来了不?但刚刚被叶倩警告一番,她自然是不敢说的。同样笑看着南凌睿,对他撇撇嘴道:“你消息倒是灵通!”

    “景世子可是出了名的黑心,本太子的那把玉扇可不想毁在他手里。”南凌睿向里面走来,走到一半脚步一顿,目光定在云浅月床上,讶异地道:“你床上还藏了一个人?谁这么大的胆子没有某人允许敢睡你的床?不会是景世子去而复返吧?”

    云浅月想着他能不能不提容景,白了他一眼,“没人,一只大红猫!”

    云浅月话落,叶倩直挺挺的身子一抖。

    ------题外话------

    快要过年了,这几天事情无限繁多,很苦叉地在努力维持更新,手里攒到月票的亲们别留着哦,留着是留不出动力的啦↗

    谢谢下面亲们的送的钻石打赏鲜花!

    吕奶奶(10钻石1花)、蓝染暗璃(10钻)、lemoncase(10钻)、kikilovejie(3钻)、raphaellion(188打赏1钻)、乐乐歪歪(1钻)、阿婆的小木屋(1钻1花)、shasha9997(1钻)、debbieshao(1钻)、s下雨了j(1钻)、liaoshuiqing(100打赏1花)、peter3320(5花)、jolin0880(5花)、宝贝呆呆(1花)、tina19830306(1花)、pudong70(1花)、wodebaobeito(1花)、特工队(1花)、mmt12(1花)、蝎子十三(1花)、风韵三十(1花)、幻舞怜月(1花),么么,O(n_n)O~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澳门博彩娱乐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纨绔世子妃3》,方便以后阅读纨绔世子妃第三章 南疆美人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纨绔世子妃3并对纨绔世子妃第三章 南疆美人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纨绔世子妃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