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心甘情愿

    容王府大门口早已经备好马车,只不过这回赶车的人从弦歌换成了青泉。

    容景和云浅月上了车后,青泉一挥马鞭,马车向北城门而去。

    上了车后,容景从书架拿出一本书问云浅月,“要看书吗?从此地去云雾山要两个时辰。”

    “不看!”云浅月摇摇头。

    “或者你我下棋解闷?”容景问。

    “我什么也不想做,你愿意干什么就干什么,不用管我。”云浅月懒洋洋地道。

    “好!”容景不再说话,拿了书本径自看了起来。

    云浅月闭上眼睛,将身体全部重量都靠在车壁上,脑中却不受控制地想着七皇子是个什么样的人。那封杨叶传书的主人真的是他吗?若是他的话,他和她会是什么关系?能让容景那日看到那片金叶子上的字迹就对她失去克制恼怒,能今日明明可以不去云雾山却不惜奔波百里随她而去……

    容景低着的头忽然抬起看向云浅月,虽然有轻纱遮挡,但也依稀看到她眉头微皱,眉目间似乎有一团疑云化解不开。他薄唇紧紧抿了一下,低下头,并未开口。可是手中的书却是久久不翻一页。

    青泉赶车的技术很好,不次于弦歌。马车很快地来到北城门。

    北城守城见到是容景的马车,连忙惶恐地放行。马车一路畅通无阻地出了城。

    出了城外走了一段平坦的路之后,果然如容景所说,道路极为难走,崎岖不平,车厢左右摇摆晃动。

    云浅月的身子也跟着左右摇摆晃动,她却无所察觉一般,依然沉寂在自己的思绪里。直到感觉自己的身子被拽进一个清凉的怀抱,她温暖的身子被凉意打了个激灵才惊醒,抬头见容景抿着唇看着她,脸色晦暗,她一怔,问道:“怎么了?你是不是身体不舒服?怎么这么凉?”

    容景不开口,只是看着他,不止脸色晦暗不明,一双眸子也是雾霭沉沉。

    云浅月伸手去抚上他额头,额头传来的触感也是冰凉,她皱眉,伸手拉过他的手要给他把脉,容景扯开她头上的面纱,按住她的手,她不明所以地看着他,他俯身,低头吻了下来。

    “你……”云浅月刚一张口,唇就被吻住,他的唇此时也是清清凉凉。她睁大眼睛看着他,想着这个人又抽哪门子疯了。

    容景不给她开口的机会,加深这个吻。本来早上被他亲吻的红肿的唇瓣不出片刻便鲜红欲滴,他却不知嗜足一般,缠绕不离。

    云浅月不出片刻便被他吻得呼吸急促,娇喘不已,僵硬的身子也渐渐软在了他怀里。理智魂飞天外。她迷迷糊糊地想着不是她意志不坚,实在是受男色所惑,任谁也抵抗不了这不时袭来的风流阵仗,再这样下去容景真会将她煮熟了。

    直到云浅月只能依靠容景的气息才能喘息的时候,容景才缓缓放开她。

    云浅月躺在容景的怀里此时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只能大口大口地喘气。

    “现在比喜欢深一些又多一些了吗?”容景嗓音暗哑,盯着云浅月问。眸中依然雾霭沉沉,他的喘息显然是经过刻意的压制才不至于向云浅月一般急促。

    云浅月看着容景无语。

    容景如玉的手放在云浅月腰间,指尖轻轻勾住她腰带的一端,又问,“嗯?”

    “别忘了你还受伤!又抽哪门子疯?”云浅月软软地打开容景的手,想从他怀里起身又没力气,只能继续躺在他怀里,对他嗔了一眼,“喜欢不是说出来的。难道我对你说比喜欢深一些又多一些就多一些了吗?”

    “你若对我说,我就信!”容景依然拽着云浅月腰间的丝带,她刚刚那轻轻软软的一打根本没有任何作用。

    “你到现在也没有对我说喜欢呢!”云浅月白了容景一眼,打不开他的手只能一根手指一根手指地将他的手掰开,然后五指插入他手指缝隙,与他轻轻相扣,见容景眸光隐隐有什么流动,她无奈一叹,轻声道:“容景,你到底在怕什么?”

    容景身子微微一颤。

    “你也知道我失忆了不是?以前的我是以前的我,如今的我是如今的我。就算……就算给我杨叶传书的那个人是七皇子,我与他真有什么的话那也是以前,你如今这般样子是在介意我以前呢?还是害怕我见了他之后会立即投进他怀抱不喜欢你了?”云浅月觉得有必要将话说开。若是早先她还不能确定那个给她杨叶传书的人是七皇子,如今便百分之百确定了。

    可是那又如何呢?

    就像是爷爷说的,她心中要有一杆秤去衡量,自己做什么要自己清楚。她如今在做什么她清楚的很,她如今真真实实的感受是喜欢容景的,为他吃醋,为他受伤心疼,为他亲吻抚摸而心动有感觉。这就够了!此一时,彼一时。就算她以前也许和七皇子有什么,那也是以前,她如今连七皇子是谁,长什么样子都不知道。

    容景依然沉默不语。

    “你那日明明知道给我杨叶传书的人是谁,却硬要生生地将我拉进你怀里。你既然那样做了,就应该料到会有今日。如今我不过是一团疑惑想了一下这中间的牵扯而已,你又醋什么?”云浅月看着容景,用尽量轻松的语气揶揄地笑道:“天下不是传扬你‘锦衣雪华玉颜色,回眸一笑天下倾’吗?难道你还比不过七皇子?怕他将我抢了去?”

    她想起那片金叶子上写的“不日将回京”几个字,由字观人,七皇子可见一斑。而今又令容景这般从来淡定从容泰山崩于前面不改色的人如此模样,更可以窥见那人大约是风华不输于他的。

    “若是我当真是怕呢?你怎么办?”容景将云浅月的手指收紧,没有因为他的揶揄调笑而深色轻松,看着她的眼睛,低声道:“我就是醋了!这路都走了许久了,也没见你看我一眼。你说我还能对你置之不理?”

    云浅月好笑,原来是真的醋了!摇摇头,“我不知道怎么办?那你说怎么办?”

    “就这样办,让你更加不能见人一些……”容景再次吻了下来。

    云浅月无语。这是容景吗?那个初见就一派从容优雅风轻云淡仿佛站在云端的人?那个对谁都克制有礼冷淡疏离不让人靠近三尺的人?那个接了秦玉凝一下就泡在水里不出来的人?那个天下所有人眼里都将他仰望崇拜才华灌满的谦谦君子?她怎么好像看到了一只大灰狼?还是带着有色眼镜的。

    许久,容景放开云浅月,声音沙哑,“答应我,今日不准见他,如何?”

    云浅月想着不见就不见,再被他吻下去她就被煮熟了,还上什么云雾山啊!点点头,虚软地应了一声,“好!只要你不抽疯,我什么都答应你!”

    容景满意一笑,眸中的雾霭沉沉褪去,光华流转,又在云浅月被吻得红肿的唇瓣轻啄了一下,温柔似水地道:“乖!”

    云浅月闭上眼睛,她不认识这个男人!

    容景看着云浅月颓死一般的神色,低低笑了起来!

    车外青泉不时地挠脑袋,懵懵懂懂又似懂非懂。若不是他亲眼看到容景上了车,怎么也想象不到世子在浅月小姐面前二人相处的时候是这个样子。他终于明白每次弦歌哥哥回来都会对他说一句“世子魔怔了!”是怎么回事儿了!在他看来世子的确是魔怔了,着了浅月小姐的魔了!

    车中再无人说话。

    云浅月许久才恢复力气,并未起身,而是依然躺在容景怀里。车厢来回晃动,传达到她身上变成微小的颠簸。她想着容景虽然对她时常毒嘴毒舌,但至少有一点是好的,就是在他身边她可以享受到最舒服的待遇。

    容景手指勾起云浅月一缕青丝,在指尖来回缠绕,他目光一直不离云浅月的脸,任何人见了此时的他,怕是都不会认为这是那个在世人面前仿佛站在云端冷淡疏离的荣王府景世子。

    “你总是看着我做什么?”云浅月终于受不住,睁开眼睛。

    “你就在我面前,我不看你看谁?”容景长长的睫毛眨了一下,神色无辜。

    云浅月想着每当一个男人用无比深情的眼光看一个女人,而那个女人羞涩地问男人的时候,那个男人不是会说你好看或者我喜欢看你或者我看着你就觉得心中喜欢之类的话吗?怎么到他嘴里就是这个答案?她撇撇嘴,重新闭上眼睛。

    容景把玩着云浅月的发丝,继续低头看着她。

    云浅月伸手拿过面纱重新盖在脸上,“还有多远到云雾山?我睡一觉够不够?”

    “还有一个时辰,大约是够的,只要你睡得着就行!”容景道。

    “有你垫着我,自然睡得着的。”云浅月咕哝一句,当真睡去。

    容景看着云浅月不出片刻均匀的呼吸声传出,轻轻浅浅,仿似羽毛在他心上均匀地撩拨,他想着她刚刚说的“以前的我是以前的我,如今的我是如今的我。”那一番话,温润的眸底渐渐沉静,半响后,也缓缓闭上眼睛。

    一个时辰后,青泉低声禀告,“世子,到云雾山了!前面山脚下有一队车队,弦歌哥哥也在,看起来是七皇子的车队。”

    “嗯!将车赶过去!”容景闭着眼睛不睁开,低声吩咐。

    “是!”青泉应了一声,赶车继续前行。

    刚走不几步,车外传来一阵马蹄声,紧接着弦歌的声音响起,“世子!您来了?”

    “嗯!七皇子呢?”容景睁开眼睛。

    “七皇子说去寻访一位故人独自离开了,属下无法跟去,只能在这里等世子。”弦歌压低声音道:“不过属下命青啼跟了去,青啼回来禀告说七皇子去了云雾山顶。”

    云浅月此时闭着眼睛睁开,皱了皱眉。

    容景低头看了云浅月一眼,薄唇微抿,吩咐道:“不用理会,我在此等他!”

    “是!”弦歌应声。

    青泉将马车停下。

    云浅月看了容景一眼,见他也正眸光平静地看着她,她重新闭上眼睛,声音比以往温柔,“我一直靠着你睡,你也累了吧?如今我还想睡,你也躺下如何?我们睡一觉,反正天还早。等你等到他下山之后回去,我自己再上云雾山。”

    既然答应了他这时不见七皇子,便不见吧!容景从来不做没有道理之事,既然她已经喜欢他,便就由着他一件事情让他安心又何妨?

    “好!”容景点头,温柔地将云浅月抱着躺下,他也顺势躺在了她身边。

    二人都闭上了眼睛。

    车外青泉看着高耸入云的云雾山低声询问弦歌,“弦歌哥哥,你上过云雾山吗?”

    “没有!”弦歌摇头。

    “那世子上去过吗?”青泉又问。

    “世子……”弦歌看了一眼车厢,点点头,“上去过!”

    “我也想要上去看看呢!听药老说云雾山顶设了迷雾阵,寻常人根本进不去,连药老也进不去。是这样吗?”青泉又问。

    “嗯!”弦歌点头。

    “比咱们紫竹苑的阵法还要厉害?那世子进去过迷雾阵吗?对了,我想起每一年这一日世子都会独自出府,是不是也上云雾山了?”青泉又问。

    弦歌面色忽然一变,没答话。

    “我觉得天下哪里有咱们世子破解不了的阵法,世子一定……”青泉又道。

    “青泉,你的话太多了!”容景忽然开口打断青泉。

    青泉立即噤了声。

    云浅月忽然睁开眼睛看向容景,每年他都这一日出府?也上云雾山?容景依然闭着眼睛,并没有看云浅月。云浅月张了张口想问,想了想又住了口闭上眼睛。每个人都有秘密,不一定要刨根问底剖析干净。

    车外再无声音传来,车内亦无声音传出。

    云浅月摒除脑中的思绪,没过多久就睡了去。容景在云浅月睡后闭着眼睛睁开看了她一眼,将她身子往怀里揽了揽,似乎叹息了一声,也再次闭上了眼睛。

    七皇子车队百余人马,却整齐一致等候,无一人说话。

    青泉和弦歌二人也无人再说话。

    云雾山下静寂无声,连飞鸟经过也闻不到叫声。

    不知睡了多久,车外传来弦歌的声音,“世子,七皇子回来了!”

    云浅月瞬间醒来,闭着眼睛却没有立即睁开。

    “什么时辰了?”容景问。

    “已经子夜了!”弦歌道。

    云浅月一惊。她们从荣王府出来的时候是午时,到达云雾山下是两个时辰后,也就是申时,如今子夜,这么说她睡了好几个小时。她睁开眼睛,果然见车厢内漆黑一片。她偏头看向容景,黑暗中看不到容景的表情,但她能感觉他一定是在看她。她定了定神,躺着没动。

    容景再未开口,弦歌亦不再说话。

    不多时,一丝风吹衣袂声隐隐传入车厢,似乎一人飘身而落。

    云浅月想着这人武功一定极好!气息绵长,落地无声。她屏息凝神去听,感觉那人飘身而落之后绵长轻浅的呼吸似乎微微变化了一瞬,但很快就被克制住,然后只听那人微带一丝歉意地开口,“天逸去会一个故人,没想到景世子亲自来百里外相迎,让景世子久等了,实在抱歉!”

    这样的声音任谁听来都是极为年轻的,但又不同于那种清润张扬的年轻,而是似乎经过时光沉淀岁月打磨,似珍珠被莹润,似流水洞穿巨石,又似梅花簇绒了春雪,带着一丝冷静的,内敛的,不高不低,不亲近也不疏离的感觉。

    云浅月听到这声音心忽然莫名地一紧,似乎被什么东西揪住一般。她想着世界真有这样的存在,她初见容景之时没看到他的脸,就为他伞下轻缓优雅行止的风采所折服,认为“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而今她仅仅听到这个人的声音,脑中便自动地迸出一句话,“有匪君子,如切如磋,如琢如磨。”。她伸手捂住胸口,想去探寻被揪住的感觉,却被容景先一步将她的手抓住。

    云浅月偏头看向容景,黑暗中只看到他一双比暗夜更为漆黑的眸子,她心中一悸,心口被揪住的东西忽然消失无形。

    “景奉吾皇之命迎接七皇子,自然不能怠慢!”须臾,容景温声开口,“不知七皇子可会到了故人?”

    “父皇天恩,令景世子前来迎接天逸,天逸受宠若惊!”夜天逸对京城方向一拱手,收回视线,摇摇头,有些黯然地道:“未曾见到那位故人。”

    “七皇子五年未曾回京,谱一回京就在此深夜久等,不知是什么样的故人能得七皇子如此厚爱?景十分好奇。”容景并未起身,手轻柔地握着云浅月的手,笑道。

    “那位故人……别说让天逸等半夜,就是一夜也无不可。”夜天倾黯然的声音浅浅一转,忽然一笑道:“是我着急了,改日见也一样!”话落,他对容景的马车一拱手,“这便启程回京,景世子请!”

    容景淡淡一笑,“七皇子先请!”

    “那天逸就不客气了,回京后定去荣王府拜谢景世子舟车劳顿迎接之情!”夜天倾道。

    “七皇子客气了!”容景语气疏离。

    夜天逸转身向自己的队伍走去,不多时,他翻身上马,车队跟随在他身后当先离开。

    夜天逸的队伍走远,弦歌压低声音询问,“世子?”

    “启程!”容景吩咐。

    “是!”弦歌一挥手,青泉立即一挥马鞭,停驻了半日的马车调转马头跟在七皇子车队身后向京城方向返回。

    车中,容景将一个东西塞进云浅月手中,低声道:“你拿着她,上云雾山吧!”

    “这是什么东西?”云浅月感觉手中是一个锦盒,她疑惑地问。

    “夜明珠,你用它照路。”容景道。

    云浅月扯了扯嘴角,想扯出一丝笑来,却是怎么也扯不出来,轻声道:“你早就准备好了?早早来这里,根本就没想我早早就上云雾山对不对?”

    “嗯!”容景点头。

    云浅月不再说话,坐起身,伸手挑开帘子就要下车。容景忽然伸手拉住她,她回头看着他,他低声道:“今日是你娘忌日,因为我一句话你便未曾早早而去,我……”

    “你内疚?”云浅月截住他的话挑眉。

    “没有!”容景摇头。

    “那你自责?”云浅月又问。

    “没有!”容景依然摇头。

    “难道你想道歉?觉得今日之事你对我提了个不对的要求?”云浅月眉梢挑高。

    “没有!”容景再摇头。

    “既然都没有,那你想说什么?”云浅月笑看着容景。

    “我想说让你上山小心些,别被猛兽吃了。代我给母妃问好,顺便传一句话,就说因为我没能让她女儿在忌日早早去看她,改日我会去负荆请罪。”容景道。

    云浅月嘴角猛地一抽,提醒道:“容景,那是我母妃!”

    “将来也是我的!”容景大言不惭。

    心中有些郁气散去,云浅月又好气又好笑,斜睨着容景,“我怎么不知道你除了毒嘴毒舌黑心黑肺外原来还是一个小气的大醋坛子?”

    “这回你知道了!所以以后一定不要让醋坛子被打翻!”容景道。

    云浅月翻了个白眼,想着他倒是真一点儿也不知道脸红为何物!打开他抓着的手,轻声道:“就算过了今日不见,都在一个京城里,迟早也会见的。你总不会想我一辈子不见他吧!”

    “只今日。等回京后你愿意见他就可以去见他!”容景摇摇头。

    “我上山了!放心,不会被猛兽吃掉的!”云浅月丢下一句话,足尖轻点,如一抹青烟飘出了车厢,轻若无声地飞向云雾山。

    她心中清楚,因为今日是她娘的忌日,所以容景不想她在今日见夜天逸,更不想在云雾山她娘的坟墓前见夜天逸。

    夜天逸不早不晚,正好在今日回京上了云雾山,难道她以前和他有过什么约定吗?不管以前有什么约定,她和夜天逸的关系如何,如今她失去了记忆,前尘往事尽数忘却,就算有约定也因为她失忆而作废。

    她如今喜欢容景。记得是谁说过一句话,当你喜欢一个人的时候,就要全心全意认认真真地喜欢一个人,不要三心二意。所以,她不觉得今日容景做错了,他提出要求,才说明他在乎她,而她因为喜欢他,所以心甘情愿被他要求在乎。

    马车中,容景伸手挑着帘子,看着云浅月身影消失在黑夜中,嘴角微微勾起。

    “世子,您每年不都在这一日上山吗?今日难道您真不去?浅月小姐一个人上云雾山,会不会有什么危险?”弦歌担忧地询问,“要不属下跟去?”

    容景收回视线,轻声道:“我今年不上山了,你也不用跟去。她如今已经恢复武功,一般人奈何不了她,不会有什么危险。”

    弦歌点点头,不再言语。

    容景看向一马当先走在前面的七皇子,见他忽然回过头看向云雾山,他嘴角淡淡一扯,落下了帘幕。未来的日子还很长,他能做的就是在她恢复记忆之前扎根在她心里,谁也拔不去。夜天逸也不行。

    夜天逸似乎感应到了什么,忽然调转马头,打马返回。

    “七皇子因何返回?”容景伸手挑开帘幕,对夜天逸挑眉。

    夜天逸马不停蹄与容景的马车侧身而过,语气含了一丝急迫,“景世子先行,天逸去去就来!”

    “皇上早就接到消息说七皇子回京的车队在百里外,如今耽搁一番进城就会五更了,七皇子从北疆回京不远千里,来到京城人困马乏才缓了行程晚一些进城说得过去,但若是再晚的话,皇上怕是会究其缘由。到时候七皇子该如何回答?毕竟当今圣上可不是好糊弄的。”容景淡淡道。

    夜天逸猛地勒住马缰。

    容景放下帘幕,再不多言。

    马车缓缓前行,夜天逸看着云雾山的方向,停顿片刻后,缓缓调转马头追上队伍。

    弦歌暗暗叫了一声好险。浅月小姐轻功如此高绝都能被七皇子所察觉。若非七皇子武功同样高绝就是他对浅月小姐有心灵感应,想着怪不得世子对浅月小姐如此紧张,七皇子果然强大。

    队伍再未出现任何变故,一路前行。

    夜天逸骑在马上,在黑暗中脸色变幻莫测。

    容景坐在车中,厚重的帘幕隔绝了夜色,黑暗中他轻轻抚摸着那块轻纱浅浅而笑,声音喃喃低不可闻自语道:“慌忙中连纱都忘记遮在脸上了,看明日你怎么进城……”

    云浅月施展轻功走了一段路后,感觉脸上被凉意打得清冷,伸手去摸,才发现忘了遮面了,她想着幸好是夜晚,没人看到。轻声碎了容景一口,停住身形,回身看去,只见远远有一簇火把照路,显然正是夜天逸的队伍,她犹豫了一下,并没有打开锦盒中的夜明珠,而是摸索着向山上行去。

    以前练就在黑暗中能行动视物的本事起了作用,再加上她此时体内精力充沛,武功高深,看视物并寻常人要清晰,所以即便不用夜明珠也能轻松上山。一边走她一边哼道:“那家伙还给她准备夜明珠,简直多此一举!”

    可是当山路上了一半后她就不这样想了。山下雾气稀薄,所以在黑暗中她也能完全视物,但到半山腰处雾气骤然变浓,可谓伸手不见五指,而且怪石嶙峋,山崖陡峭,几乎寸步难行。她唏嘘了一声,打开锦盒,夜明珠光华散出,她周身三丈之地亮如白昼。她默默念了一句“收回刚刚的话,容景简直太可爱了!”

    有了夜明珠的照亮,即便迷雾重重,云浅月上山的速度也骤然加快一倍。

    山上云雾虽然厚重,但并不让人吸着难受,相反还有一股清晰的雨露香气。云浅月想着大自然果然是一种奇妙的东西。云雾山当之无愧这个名字。

    山高千丈,云浅月有功力傍身,半个时辰后就轻松登上了山顶。到山顶处她才想起只是听云王爷和云老王爷说她娘的墓穴埋在山顶,到底在山顶何处她并没有问,云雾山这么大,如今她手中的夜明珠只能照耀三尺光景,这要如何去找?

    正在她犯难间,忽然传来一声极轻的声音询问,“可是小主上山了?”

    云浅月一愣,这声音是传音入密到她耳里,她分辨不出说话的人在什么位置,但听声音却是个女声,她并没有立即说话,想着小主的称呼说的是她吗?

    “可是小主上山来给主子拜祭烧纸了?”那声音没听到云浅月答话,又轻声询问。

    云浅月听到拜祭烧纸几个字想着这小主的称呼看来说的是她了!她缓缓开口,声音也是极轻,“嗯!是我!”

    “果然是小主!”那声音似乎一喜,这回再开口不再是传音入密,而是声音从前方传来,“属下就说小主定是被什么事情缠住了才没有早上山,今日一定会上山的,果然被我说中了!”

    云浅月目光看向前方,迷雾重重,什么也看不到。却清楚地感觉有衣袂声向她而来,听声音显然还不是一个人,她身子站定不动,等着来人。

    不多时,有几人齐齐而来,谱一见到云浅月当即跪地叩拜,“属下等参见小主!”

    云浅月一惊,看着跪在她面前的人,一共七人,三名男子,四名女子。都极为年轻。七个人同时开口,气息轻缓,可见几人都是身怀高深的武功。她看着几人,一时间有点儿懵。

    “小主?”几人等了半响没听到云浅月说话,都齐齐抬头看向她。

    云浅月想着如何应付这样的情形,她虽然上云雾山做好了知道云雾山有秘密的准备,也未曾想到是这种阵仗,她定了定神,对上七人的视线,想着如何开口。

    还没等她开口,只听中间那女子道:“小主可能疑惑我们是谁,我们奉主子遗命一个生肖轮回之后在此等候小主的,从今以后我等七人听候小主差遣!”

    云浅月看向那说话的女子,只见她居于几人中间,年纪大约比几人都大一些,但看起来也是不足二十芳华,听声音早先对她询问的人就是这名女子。

    “属下等人从今以后都听候小主差遣,万死不辞!”那名女子话落,其余几人都齐齐开口。

    ------题外话------

    小七党是不是要诞生了(⊙_⊙)?

    对决开始了!\(^o^)/~

    我们的月儿其实很强大滴,要相信我的人品嘛O(n_n)O~

    谢谢下面亲们送的钻石打赏鲜花

    boa琪琪86921(150钻100鲜花1000打赏)、吕奶奶(100钻)、kikilovejie(30钻2000打赏2花)、raphaellion(10钻)、染心夜(5钻828打赏)、nneedd(5钻)、20061024(2钻)、1582270096(1钻)、泠柳(1钻)、清夜画真真(1钻5花)、yunanrong(1钻)、你值得信赖(1钻)、宁玉佑(1钻)、tomyyou(1钻)、菁熙梓ciyi(5花)、xinyong121(6花)、拿老公换肉吃(5花)、纪安晓(5花)、15962944660(2花)、风轻烟(2花)、xinyu528528(2花),kidwong1993(3花),么么O(n_n)O~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澳门博彩娱乐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纨绔世子妃21》,方便以后阅读纨绔世子妃第二十一章 心甘情愿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纨绔世子妃21并对纨绔世子妃第二十一章 心甘情愿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纨绔世子妃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