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鸳鸯戏水

    云浅月一路慢慢悠悠地回到容景的房间,想着等他回来她一定要将青啼要过来玩玩,最好是让那小东西叛变,以后再不敢打小报告。

    容景的房间早已经不见丝毫杂乱,被打点的干净整洁。桌子上摆着香炉,不同于一般人家的普通熏香,而是轻浅的安神香,令人走进房间之后就感觉万般繁杂尽数化去,心神安定。

    云浅月走到桌前为自己倒了杯茶,茶水是热的,显然刚砌好的,桌子上摆着精致的糕点,令人一见就有食欲。她捏起一块糕点品了一口,满意地点点头,对跟进来的青裳道:“青裳,改日你跟了我吧!有你这么个细心的人在,这日子过得才舒服。”

    “浅月小姐是说奴婢给您准备了这茶水和糕点吧?这可不是奴婢的功劳,是世子早就派青啼回来传话吩咐下的。说您先吃一些糕点再泡水才有力气,空腹泡水对身子不好。这糕点都是药老按着世子吩咐用上等好药熬成汁和面做成的,算是药膳。您有世子看顾着,哪里用得到奴婢?”青裳挑开门帘进来,一边笑着,一边走到衣柜旁去给云浅月找出干净的衣服,“等您泡水出来药老也做好午膳了,您吃了晚膳正好休息。世子估计今日会很晚才回来呢!”

    云浅月见青裳打开的衣柜里整齐地叠着容景的衣服和她的衣服。月牙白的锦袍和紫色软烟罗相得益彰。心忽然被什么东西触动了一下,想着这算不算叫做现代所说的未婚同居?她移开视线,又捏了一块糕点放进嘴里,咕哝道:“我怎么感觉他像是在养一只高贵的波斯猫!”

    “波斯猫?”青裳疑惑地看着云浅月。

    “就是一种长毛的猫,头盖大且宽、呈圆屋顶状,面圆、两颊软而丰满,鼻短而宽,鼻梁塌,眼睛也是大而圆,矮胖、腿短,叫声尖细柔美。是一种看起来极其高贵美丽的猫。”云浅月一边吃着糕点一边给青裳解释。

    青裳好奇地道:“居然有这样的猫?”

    “嗯!有的!”云浅月想着不知道这个世界有没有波斯猫,总之世界上是有的。

    青裳点点头,敬佩地道:“浅月小姐知道得真多,世子怕是也不知道波斯猫的!”

    “你家世子若什么都知道真成神了!”云浅月道。

    青裳笑看着云浅月,不再说话。

    云浅月吃了一小碟糕点,又喝了两杯茶,才接过青裳手里的衣物向温泉池走去。她走到温泉池门口忽然回头问青裳,“你要泡温泉不?一起?”

    青裳立即摇头,“奴婢不泡!”

    云浅月想起容景有洁癖,撇撇嘴走了进去,暗门在她身后关上,青裳才像是完成了一件艰巨的任务一般大松了一口气。

    温泉池的水依然热气蒸蒸,云浅月脱了衣服将自己埋进水里。温热的水汽瞬间将她包裹,暖融融的,她懒洋洋地闭上眼睛,什么也不想,不知不觉睡了过去。

    一个时辰后,药老做好午膳,青裳见云浅月还没出来,便打开暗门进去看,见云浅月居然睡着了。她想喊,但见她睡得香甜,不忍心打扰,退了出去。

    两个时辰后,云浅月依然在睡,青裳又进来看一次,犹豫了半响,又退了出去。

    一连几次之后,天渐渐黑了,云浅月依然未醒,青裳正下决心想将她喊醒,就在这时容景缓步进了院子。她听见脚步声连忙迎了出去,对容景一礼,“世子,您回来了!”

    “嗯!”容景似乎喝了些酒,脸色微醺,但脚步依然轻缓沉稳,不见丝毫凌乱,进了房间没在床上看到云浅月,被子也是叠得整齐,他心思一动,脸上微醺的色泽去了大半,“她呢?哪里去了?”

    “回世子,浅月小姐依然在温泉池里!”青裳连忙道。

    容景心神安定下来,伸手揉揉额头,皱眉问道:“她什么时间进去的?”

    “浅月小姐从回来就进去了!”青裳道。

    “一直没出来?”容景挑眉。

    “嗯!浅月小姐回来后吃了些点心就进了温泉池,后来就在温泉池睡着了,奴婢见她睡得极好,不忍吵醒,见如今天色已晚,刚要去喊,世子您就回来了。”青裳轻声询问,“奴婢这就去喊醒浅月小姐?”

    “不用,你去将晚膳端上来,我去喊醒她。”容景抬步向屏风后走去。

    “是!”青裳立即退了下去。

    暗门打开,容景在墙壁轻轻一按,墙壁弹出一个暗阁,有一颗小小的夜明珠现出,漆黑一片的温泉池刹那明亮起来。他看向池中,浓浓水雾里,果然见一个纤细玲珑的身影躺在那里,气息轻浅,呼吸均匀,的确是在熟睡,且睡意酣然。他并没有立即走过去,而是站在门口静静看着她,微醺的颜色再次织染上如玉的容颜,他眸光如温泉池的水雾,却在水雾深处透着一抹凝定。

    他站了许久,云浅月无知无觉一般,依然在熟睡。

    许久之后,容景抬步走过去,本来一惯轻浅的脚步不由自主地放得更为轻浅低缓。来到温泉池边,他蹲下身子,静静凝视云浅月。水雾里,她巴掌大的小脸此时凝润粉红,容颜清丽,长发披在池边,三千青丝如墨。纤细玲珑的身子不再是朦胧的影子,而是如上好的美玉,泛着剔透莹润之光。透过清透的水雾,依稀看到她身上有隐隐的梅花印记,斑斑点点,似乎成了她白玉肌肤的点缀。他看着那些点缀,凝定的眸光忽然突破浓浓水雾,变得极为温暖。

    “好大的酒味!”云浅月忽然咕哝一声。

    容景并没有言语,依然看着她。

    “什么酒啊这是?”云浅月动了动鼻子,又哝哝地道。

    “圣灵泉。”容景温声开口。

    “圣灵泉啊……没听说过……”云浅月迷迷糊糊地伸展了一下手臂,觉得全身上下都暖融融说不出的筋骨舒爽,她喃喃了两句之后觉得不对,忽然睁开眼睛,见容景蹲在她身边,她一怔,问道:“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刚刚!”容景见云浅月对他无半丝设防的模样目光更加温柔。

    “刚刚啊……”云浅月伸手揉揉额头,感觉手臂光滑,这才发现自己躺在水里,她一愣,见这里是温泉池,才想起泡着温泉睡着了,她手臂僵住,转头看容景,见容景正一瞬不瞬地看着她,她立即护住胸前,又想起早就被他看过了,护住也没用,便放下手,语气有些僵硬地道:“你刚刚回来就跑进来做什么?”

    “喊你吃饭!”容景道。

    “我怎么没听见你喊我?”云浅月语气依然僵硬。

    “我喊了,你睡得太熟,没听见!”容景道。

    云浅月想着这一觉的确睡得舒服,好久没有这么舒服过了,她还想睡。对容景摆摆手,“你赶紧出去,我不吃饭了,我要继续睡!”

    “还睡?你可是睡了大半日了吧?”容景挑眉。

    “反正天也黑了,正好接着睡。”云浅月闭上眼睛赶容景,“快些出去!”

    容景忽然坐下身子,看着她温声道:“那你继续睡吧!我在这里陪你!”

    “你在这里我怎么睡得着?快走开!”云浅月脸一黑。一个男人坐在池边看着你,任何一个女人这样也睡不着吧?虽然有水汽挡着,但在她看来别说隔着一层水汽,就是隔着十层衣服也挡不住容景这双眼睛。

    “这温泉的水虽好,但泡多了也会伤肌肤。你起来吃饭,吃过饭后回房间睡!否则你若不起来的话,我就坐在这里陪着你。”容景温声道。

    云浅月眼皮翻了翻,语气不好地道:“那你出去,我穿衣服。”

    容景忽然伸手拿起云浅月放在池边的衣服,如玉的手轻轻一抖,衣服散开,丝带环扣凌乱一片,他对云浅月挑挑眉,“这衣服你会穿?”

    云浅月看着容景手中的衣服,顿时失语。打量半响道:“这好像不是我的衣服!我没有这件衣服!这不是青裳从云王府拿来的吧?”

    居然比玉镯拿的那件繁琐的衣裙还要繁琐,这不是故意让她不会穿吗?

    “嗯,大约不是吧!”容景模棱两可地道。

    “什么叫做大约不是?”云浅月白了容景一眼,“你去,将我的衣服给我拿来!要简单一些的。我肯定会穿。”

    “青裳!”容景坐着不动,对外面温声喊了一声。

    “世子有何吩咐?”青裳在外面问。

    “有没有比这件衣裙简单一些的?”容景问。

    “回世子,没有的。奴婢早先去云王府给浅月小姐收拾衣物,见那些衣服的样式都太过陈旧,就没拿来,而是去仙品阁给浅月小姐卖回来几套。都是今年仙品阁最好的样式,且每件只做了一件,正好合适浅月小姐的尺寸,还都是浅月小姐喜欢的紫色的。”青裳声音清晰地隔着墙壁传来。

    容景转头看向云浅月,“你都听见了?”

    云浅月无语,看着容景手里的衣服有些恼,“你说,青裳的行为是不是你指使的?”

    “回浅月小姐,是奴婢自作主张,浅月小姐您不喜欢那衣服吗?那奴婢再去云王府给您将您的衣服拿来?”青裳听见云浅月的话,在外面小心翼翼地询问。

    “你听见了?她自作主张。大约是你那些衣服实在太陈旧了,连她都看不过去,才自作主张的。否则我的婢女什么时候自作主张过?”容景看着云浅月。

    云浅月瞪了容景一眼,对外面缓和了语气道:“挺好的,我挺喜欢的,你有心了!”

    “浅月小姐喜欢就好!奴婢算是没做错事情。”青裳道。

    可不没做错吗?你家世子认为没做错的事情就没做错。云浅月不再说话,脸色阴郁地看着容景。她才不相信青裳的话。容景若是不吩咐,青裳这个小丫头精细谨慎着了,才不会突然给她拿了一大堆这么繁琐的衣裙。

    “出来!我给你穿!”容景似乎没看见云浅月阴郁的脸,温声道。

    “不要,你告诉我怎么穿,我自己穿!”云浅月想着若是以后天天这么假手他人,她以后的日子还怎么混?

    “你不饿吗?我在宫中没怎么用膳,却是喝了不少酒。如今胃里空着呢!你若是学会穿这个衣服怎么也要小半个时辰。你确定现在就学?”容景挑眉。

    云浅月蹙眉。

    “还害羞?”容景笑问。

    “谁害羞了?是你不君子!”云浅月叱了一句,想着反正也被他看过了,站起身出了温泉池,一把扯过他手里的衣服先遮住春光,才对他红着脸道:“你快些起来帮我穿。”

    “好!”容景轻笑了一声,站起身,伸手去拉云浅月的衣服,见她紧紧攥着,他笑着挑眉,“你这样我怎么给你穿?”

    云浅月缓缓松手,容景却没有再去拉住她衣服,衣服顺着她身上滑落,本来遮住的春光在夜明珠照耀下一览无余。她立即瞪眼,怒道:“容景,你故意的?”

    容景不说话,弯身将衣服捡起,轻轻抖了抖,目不斜视地给云浅月披在身上,摇摇头,温柔地道:“你不说一声就松手,这不怪我。”

    云浅月哼了一声,看着他慢悠悠的动作催促道:“快点儿!”

    “好!”容景口中虽然答应,但手中动作却不见快。指尖划过云浅月温滑的肌肤,带着丝丝清凉,衣带间缠绕扯动,他气息缭绕在云浅月耳边,如雪似莲的清香掺杂着浓浓酒香,伴着他微微熏然的脸色,说不出的令人迷醉。

    云浅月本来的抑郁散去,看着容景,他玉颜如画,动作优雅,当真当得起“锦衣雪华玉颜色,回眸一笑天下倾。”,她忽然有一种冲动,但这冲动刚升起,就被她狠狠压下,忽然一把打开容景的手,裹着衣服向暗门外走去。

    容景一怔,看着云浅月疾走的身影有些莫名,“怎么了?衣服还没穿好!”

    “饿了!”云浅月头也不回,声音有些发哑。

    “呵……原来是饿了!”容景轻笑,抬步跟上云浅月,见她好几处丝带在身后凌乱的飘摆,他笑道:“反正也天黑了。穿了衣服还要再脱,不穿也罢!那就吃饭吧!”

    云浅月脚步一顿,回头瞥了容景一眼,忽然恶声恶气地道:“你先别出去,在这里等着,等我喊你再出去!”

    容景停住脚步,挑眉看着云浅月,“为何?”

    “让你等在这里就等在这里,哪里那么多废话!”云浅月看着他。大有你不听话就要你好看的架势。

    容景笑着摇摇头,神色颇有几分无奈。但当真停住脚步点头,“好!”

    云浅月满意地出了暗门,房中萦绕着饭菜香味,她走出屏风,青裳早已经退了出去,屋中空无一人。她向桌子上看了一眼,脚步不停走到青裳早先从那里给她拿出衣服的衣柜,打开柜门,她的衣服整整齐齐叠在那里,足足有十几套,都是崭新的。她翻了翻,一件件都和她身上这件衣物同样繁琐不堪,她罢手,看向容景的那些衣服,一系列的月牙白锦袍整齐地叠放在那里,她伸手也在那堆衣物上翻了翻,又罢手,转向里侧角落,那里有同样的月牙白软稠整齐地叠放着。

    她记得她昨日早上醒来时穿的就是这个,她又扫了两眼,里面再无其他衣物。犹豫了一下,伸手拿出一件容景的软稠里衣,回头看向屏风后,暗室的门开着,容景听话地等在里面,她立即脱了身上披着的衣服,三两下将容景那件软稠里衣穿在身上,虽然有些大,但还勉强可以穿,她将袖子动作麻利的挽起,走到镜子前看了一眼,还较为满意,于是对里面喊,“好了,你出来吧!”

    容景应声从暗门走出来,出了屏风,看到云浅月身上套着他的里衣眸光快速地闪过一丝光华,瞥了一眼打开的衣柜和被她翻的乱七八糟的衣服,笑道:“怪不得让我等着,原来是这样!”

    “明天你让青裳给我弄些简单的衣服来!”云浅月对上他看来的目光,脸有些红。

    “那柜子里的那些衣服呢?”容景问。“反正我不穿!”云浅月摇头。这么繁琐的衣服,穿着让她难受。

    “都是按照你的尺寸量身定做的,若你不穿的话,那些衣服可就浪费了!”容景道。

    “量身定做的?”云浅月眯着眼睛看着容景。想着果然有预谋。她没猜错。

    “嗯!”容景直认不讳,“否则你以为会有那么现成的衣服卖给你?青裳去了就能拿来?”

    “那就浪费呗!”云浅月想着就让你知道有预谋的后果!不以为然地道:“反正你有的是钱!”

    “这些都是拿变卖你院子里那小金库的银两买的,可不是我的银子。”容景笑着摇摇头,见云浅月一怔,他走过来坐在桌前,动作优雅地拿起茶壶斟了一杯茶水,品了一口,慢悠悠地问,“你知道你那一件衣服多少银两吗?”

    “我怎么知道!”云浅月看着那些衣服,里外几层的丝锦轻绸,外罩好基层软烟罗的轻纱,且环佩都是上等的玉坠,十多条丝带如轻雪,还有一条手臂挽着的用蓝月珠穿线的薄丝,光华点点,这样的衣服定然价值不菲,她猜不出价值。

    “一件五百两!”容景道。

    五百两啊!那也差不多。蓝月珠就很值钱的,更别说这种上等丝锦了,云浅月想着。

    “是五百两黄金!”容景又道。

    “什么?”云浅月手一抖。

    “你算算,柜里那些衣物多少金子?你若是不穿的话,浪费多少金子?”容景挑眉。

    云浅月暗暗计算,十五套,一件五百两金子,那就是七千五百两金子!金子啊!她脸色发黑地看着容景,“你这是烧钱,你知道吗?”

    “嗯,知道!但花的都是你的钱,我不心疼。”容景点头,对她浅笑。

    “容景!你不心疼我心疼!”云浅月的脸已经黑成锅底了,恼怒地瞪着他,一件衣服就五百两金子,也亏他敢去找人订做?还量身订做?怎么量的身?她上辈子赚了那么多钱也没穿过五百两金子的衣服。

    “嗯,我知道你心疼。所以,你最好别浪费了!”容景忠恳地建议。

    “拿去退了!”云浅月语气硬邦邦地对容景吩咐。钱不是这么个花法,她有用处的。

    “退不了。”容景摇摇头,“你也知道这些都是量身订做的衣服,尤其是仙品阁出品,茵娘子的手艺,茵娘子可是比你还爱钱的钱篓子,进她囊中的银两是一个子也吐不出来。”

    茵娘子……

    云浅月听过彩莲等人和她聊天时候说过一段打油诗,其中有一句是关于茵娘子的。记得那首打油诗是这样说的,“天下有七宝,一宝荣华冠盖倾天下,二宝纨绔不化没人夸,三宝混世魔王人人怕,四宝癞蛤蟆也能伴红花,五宝毒瘴之地白花花,六宝墨红一动风云震,七宝钱篓子嫁个穷叫花。”

    云浅月当时听到这首打油诗的时候觉得自己很光荣地荣登其中一宝多么强大,可是如今她再想起这句打油诗,真是半点儿也感觉不到光荣了,只感觉到钱篓子的荷包又鼓了,她的荷包又扁了。

    “知道了?”容景看着云浅月,笑问,“你还想着要退?”

    云浅月气恼地看着容景,进了钱篓子腰包的银两据说那是天王老子都要不出来的。她走近他,居高临下霸道地道:“我不管,反正你不能花我的钱,要花也得花你的!”

    “哎……”容景一叹,放下茶盏,轻轻将云浅月的腰揽住,对她温柔地道:“我的你的又何必要分得如此清楚?就算如今花你的,你将来嫁给了我,花的还不就是我的?”

    云浅月蹙眉,账能这么算吗?那岂不是还是她吃亏?

    “还有,你将来若是嫁给我,我的钱还不就是你的?那你如今花这些岂不都是算到我的账上?”容景又反过来说道。

    云浅月想想也是!可是花这么些银子,不,金子,她还是肉疼啊!

    “只要你穿了,不就不浪费了?”容景给出建议,见云浅月蹙眉不语,继续柔声诱惑道:“你不穿,这些衣服也退不回去,七千五百两金子就打水漂。要知道你那小库房里面的东西大约也就变卖了这么些钱。”

    云浅月终于受不住,妥协道:“我穿,算你账上!”

    容景抱着云浅月低低闷笑,点点头,“好!”

    云浅月听见他闷笑,用胳膊撞了他胸膛一下,颇有几分咬牙切齿地意味,“今夜我睡床,你睡软榻!”

    容景的笑声顿止,刚要摇头,云浅月先一步捂住他的嘴,恼意散去,用极其温柔的声音柔声道:“乖,听话,否则我现在就卷铺盖回府!”

    容景看着云浅月温柔的小脸,终于知道自己笑得太早了。无奈地点头,“好吧!”

    云浅月松开他的手,得意走到容景对面的椅子上坐下,拿起筷子,招呼也不打,便大口地吃了起来。心里想着若是治不住你,我以后还怎么混?

    容景看着云浅月得意的神情,烛光下眉眼看起来极其生动清丽。他想着睡软榻就睡软榻吧,免得他抱着她温软的身子夜不能寐受尽煎熬了。

    吃过饭后,云浅月懒洋洋地窝在椅子上,已经睡意全无。

    容景吃得极少,脸色依然微带几分醉意的熏然,同样坐在椅子上不动,浅浅地品茶。

    “你今日喝了多少酒?”云浅月蹙眉看着容景。想起那日在灵台寺的南山上去看广玉兰时,她喝了一杯兰花酿就醉了,而他也喝了一杯居然无事。如今看他这般模样显然是醉得不轻,只不过是这个人克制的功夫向来强大。那他到底今日喝了多少酒?

    “喝了一壶圣灵泉!”容景道。

    “圣灵泉是什么样的酒?比兰花酿还烈?”云浅月询问。

    “圣灵泉啊……”容景眸光有些雾色地看了云浅月一眼,笑着摇摇头,“是七皇子从北疆带回来的,据说是一位酿酒高手酿制的。这种酒在北疆极其有名,没有兰花酿烈,但入口甘醇,飘有浓香。”

    “所以,您就贪杯罪成这样?”云浅月挑眉。

    “也不算贪杯!七皇子据说那酿酒的人能一人喝三壶才醉,我便小试了一下。”容景笑着摇摇头,“可惜,只能喝一壶。”

    “能喝三壶的人定然是武功高强。你如今没有武功,逞什么能?”云浅月白了容景一眼,不过看他浅浅醉酒的模样实在好看,便连斥责都没有力度。

    “也是!”容景笑着点头。

    “让青裳给你做一碗醒酒汤?”云浅月问。

    “不用!”容景摇摇头,看了窗外一眼,对云浅月道:“我们去看星星如何?”

    “院外?”云浅月也看向窗外。想着喝醉酒的人要去看星星,眼睛不就冒星星吗?还用看?

    “房顶!”容景道。

    “你现在上的去吗?”云浅月怀疑地看着容景。想着喝醉酒如容景这般优雅高贵的真是少见,她见过的不是呼呼大睡的就是满世界耍酒疯的人。如今这般醉意微醺的人看起来安安静静,不止令人迷醉,还很可爱。

    “不是有你吗?你带着我上去!”容景站起身。

    “你到不浪费资源!”云浅月嘟囔了一句,也站起身。

    容景笑笑,伸手去拉云浅月,云浅月也不推拒,将手放进他手里。他的手温凉,云浅月的手娇小柔弱无骨。二人抬步向门外走去。

    来到院外,清风寂寂,繁星满天,一弯月牙在满天繁星中冉冉高挂。

    云浅月抬头看向房顶,房顶的高度和紫竹林的竹子差不多高。她转头看向容景,容景静静等着她,她用另一只手臂伸手抱住他的腰,足尖轻点,转眼间便落在了房顶上。她刚要松开手,被容景拽住。她挑眉看着他,容景温柔地道:“就这样看星星。”

    “瘦的跟麻秸秆似的!”云浅月虽然说着,但并没有放开搂着他腰的手。

    容景笑着瞄了云浅月的纤腰一眼,自然地伸手揽住她的腰,在云浅月眼睛不满地瞟来之前拉着她坐下身。柔声道:“既然知道我瘦,你就要负责将我养胖一些。”

    云浅月翻了个白眼,随着他坐了下来,“干嘛我负责?”

    “我对你负责,你自然要对我负责。”容景理所当然地道,话落,补充道:“负责将我养胖一些,让你抱着舒服。”

    “什么歪理!”云浅月笑着叱了一句,抬头看向天空,湛蓝的天空繁星满天,璀璨夺目。一颗颗星星如一颗颗夜明珠,将漆黑的大地被神秘的外纱笼罩中添加了丝丝光华的点缀,极其美丽!这样的星空在那个世界已经见不到了。

    容景笑笑不再说话,也看向天空。

    一时间二人的视线汇聚漫天星云之中。

    “天阶夜色凉如水,坐看牛郎织女星。”过了半响,云浅月看着天空相距甚远的牛郎星和织女星,想起这句诗便念了出来,再次开口问容景,“乞巧节好玩吗?到时候京城大街上是不是会很热闹?都有什么,你与我说说!”

    “不知道!”容景摇摇头。

    “不知道?”云浅月明显不信,“我失忆了难道你也失忆了不成?”

    “我从来没有在乞巧节这一日去过京城大街上,哪里知道都有什么!”容景一笑。

    云浅月一怔。

    容景又道:“每年的乞巧节之日都是寒毒最重之时,我都会在温泉池里度过。”

    原来是这样!云浅月抱着容景腰的手臂一紧,压下心底的微疼难得温柔地道:“那今年我们一起出去看看好不好?反正你的寒毒解了,今年也不用再在温泉水里泡着了。”

    她失忆以前不知道有没有去逛过京城大街,失忆后还没逛过呢!

    “好!”容景点头。

    云浅月不再说话,继续看向天空。白日里容枫的话多多少少还是在她心中留下了痕迹和波动,如今这样宁静的夜和身边这个醉酒后安安静静的人让她被纷乱困扰的心安定下来。她第一次想着若是以后日日都这样和容景相拥着在清风静寂繁星满天中看星星也不失为一种幸福。

    云浅月难得感性地盯着天空出神,不知不觉沉浸在美好的向往里。直到身边传来轻浅均匀的呼吸声,她才转头看去,只见容景不知何时睡着了,头微微倚在她肩膀上,还能控制住他身体的重量不压着她,也算是一种本事。她有些好笑。想着这人真是醉得极了!

    为了避免他睡着染了夜晚的凉气,云浅月只能带着他下了房顶。

    回到房间,云浅月看着屋内的软榻,又看看容景的身量,嘟囔了一句“便宜你了!”之后,还是将他放在了床上,给他褪去外衣,盖上被子,自己却无睡意,打算继续去看星星,刚一离开床边,容景忽然伸手抓住她。

    云浅月转头看去,见容景依然闭着眼睛,呼吸均匀,拽住她看起来是属于下意识的行为,她翻了个白眼,轻声道:“你先睡!我睡不着,再去房顶坐一会儿。”

    容景似乎闭着眼睛微微睁开一瞬,醉意浓浓困意浓浓地道:“我想要一个鸳鸯戏水的香囊,你既然睡不着,就给我绣吧!我要在乞巧节那日佩戴上。”

    云浅月一怔,“香囊?”

    “嗯!”容景声音几乎低不可闻。

    云浅月看着他,蹙眉,“我不会绣那东西!”

    容景闭上眼睛,不再开口。

    云浅月眉头打成一个结,想着这家伙也太会难为人了!她如何会绣香囊?还鸳鸯戏水的?她盯着容景看了半响,他似乎只是醉话,很快就又睡了过去,她撤出被他拉住的手,他手攥得紧,怎么也撤不出,她有些恼地道:“你不松手我怎么给你绣香囊?”

    她话落,容景的手很快就松开了。

    云浅月想着看着他喝醉不吵不闹还乖巧的份上要不就绣一只香囊吧!可是怎么绣呢?她有些犯愁,抬步向门外走去,站在门口轻喊,“青裳,睡了吗?”

    “回浅月小姐,奴婢没睡呢!”青裳的声音从西侧院子传来,紧跟着人已经走过来。

    “你有绣香囊的针和线还有图样吗?”云浅月看着青裳,想着容景身边的人就是有效率。随叫随到,贴心好用。

    “浅月小姐要绣香囊?”青裳脚步一顿,讶异地看着云浅月。

    “嗯!”云浅月脸色有些不自然地点点头。

    “您要绣什么图样的?”青裳惊讶过后连忙问。

    云浅月怎么也说不出口她要绣鸳鸯戏水的,摆摆手,“随便,你要有的话多拿些样子给我。我选一选,看看绣什么样子的。”

    “您现在就要绣吗?”青裳问。

    “有的话我现在就绣,没有的话明日也成。”云浅月道。

    “有,奴婢这就给您找去。”青裳立即转身走回西侧院子。

    云浅月伸手揉揉额头,今日初二,还有四天七夕,现学现卖也还来得及,她应该能绣一只香囊!鸳鸯戏水……回头向屋内看了一眼,见容景很是乖觉地躺在床上睡得熟了,她轻碎了一句,亏得他说得出口。

    ------题外话------

    容景美人醉酒是不是很有爱(⊙_⊙)?

    谢谢下面亲们送的钻石、打赏、鲜花!

    吕奶奶(100钻)、kikilovejie(100钻)、boa琪琪86921(100花)、笙笙陌陌少少(15钻)、raphaellion(10钻)、人不为己天诛地蔑(8钻)、枫丹白露2008(5钻5花188打赏)、悠悠我心贤(3钻3花)、转交的猫猫(1钻)、弄潮(1钻)、许悠然(1钻)、681200(100打赏)、yunanrong(10花)、guiqin580231(5花)、特工队(2花)、hongchenlu(3花)、681200(3花)、kywaf47(2花)、丽娟1229(1花)、15122775803(1花)、马艳燕1(1花)、风韵三十(2花)、乌克兰小肥猪(1花)、泪银蝶蕊(1花)、长乐燃灯(1花)、yqf111(2花)、doudou658(1花)、我爱七姐(1花),么么O(n_n)O~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澳门博彩娱乐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纨绔世子妃24》,方便以后阅读纨绔世子妃第二十四章 鸳鸯戏水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纨绔世子妃24并对纨绔世子妃第二十四章 鸳鸯戏水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纨绔世子妃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