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倾覆天下

    云浅月靠着车壁坐在车中,胸腹中一直压抑着一股莫名的情绪,发泄不出,消散不去,一直堵在心口,即便外面太阳正烈,似乎也烤不化她胸腹中挤压的情绪,让她整个人看起来较之往日冷暗阴沉。

    车外弦歌大气也不敢出,想着浅月小姐发起火来原来也是这般的凌厉。

    马车一路畅通无阻来到云王府。

    云王府大门口,弦歌停下马车,轻声开口:“浅月小姐,您回府了!”

    云浅月伸手挑开帘子,缓缓下了马车。荣王府三个烫金牌匾映在眼前,她仰着脸看着那三个字,久久目光如定住一般,一动不动。

    “小姐,您回府了!老奴刚刚正要去荣王府请您呢!没想到您这就回来了。是不是景世子得到了什么消息,让您回来的?”云孟正出门口,见到云浅月一愣,连忙上前对她悄声问道。

    云浅月收回视线,看向云孟,淡淡出声,“什么事儿?”

    “您原来不知道?那您怎么突然回府了?”云孟一愣。

    “想回来就回来了!那里又不是我的家,我总住在那里像个什么样子!”云浅月回头看了弦歌一眼,见他还没离开,对他摆摆手。

    弦歌点点头,上了车,马车离开了云王府门口。

    “也是!云王府毕竟才是您的家!如今您总是住在荣王府客居对您和景世子都不大好。”云孟点点头,凑近云浅月,悄声道:“小姐,皇后娘娘来了!想要见您。”

    “我姑姑?”云浅月一怔。

    “皇后娘娘今日趁皇上去了德亲王府亲自看叶公主,她向皇上请旨,说想回来看看。皇上准了。未曾大肆宣扬,算是私访。”云孟低声道。

    “嗯!姑姑如今在哪里?”云浅月问。

    “皇后娘娘来了就直奔小姐的浅月阁了,看来是冲着小姐您来的,连老王爷的院子里都没去呢!老奴看娘娘脸色似乎不大好。您一会儿见了娘娘之后要谨慎说话。”云孟嘱咐完之后才发现云浅月脸色似乎也不太好,他一惊,“浅月小姐,您是不是有什么事情才突然回府?”

    “没有!我这就去见姑姑!”云浅月摇摇头,抬步向府内走去。

    云孟点点头,担忧地看了云浅月一眼,不再说话。

    云王府异常清静,丫鬟小厮来回走路都静悄悄,见到云浅月回来都齐齐恭敬见礼。

    云浅月绕过前院,向浅月阁走去。还未走近,便见浅月阁门口早已经聚了一群人守在那里,除了彩莲赵妈妈等浅月阁的人外,还有十几个穿着华丽的宫人。其中有皇后身边侍候的孙嬷嬷。人人站得笔直,即便是私访,皇后也有皇后的做派。

    云浅月淡淡扫了那十多人一眼,收回视线脚步不停。

    彩莲见到云浅月回来一喜,当先迎了上来,小声道:“小姐,皇后娘娘在您屋中等着呢!奴婢看皇后娘娘来者不善,您……您要小心。”

    “嗯!”云浅月点点头。

    彩莲不再说话,云浅月进了院子。

    浅月阁依然如往日一般,没有丝毫变化。云浅月看着浅月阁的一草一木,忽然觉得有些不适应。移开视线,来到屋门口,透过帘幕便见皇后坐在屋中的椅子上,即便是未穿皇后服饰,依然雍容华贵。她挑开门帘,抬步进了房间,淡淡喊了一声,“姑姑!”

    “别叫我姑姑!我没有你这样的侄女!”皇后忽然拿起桌子上的茶杯扔向云浅月。茶杯“啪”的一声摔在云浅月面前的地上,一碎数瓣,茶水四溅。

    云浅月停住脚步,淡淡地看着皇后,并未说话。

    “跪下!”皇后对她怒喝一声。

    “姑姑是来教训我的?还是来好好与我说话的?若是您来教训我的,我想你白来了,我天生纨绔不化,连爷爷父亲都教训不了,何况姑姑。若是您来与我好好说话的,那么就好好说,我洗耳恭听就是了!您摆出这副架势,恕侄女不恭!”云浅月站着不动,一句话说完,面上也没有什么表情。

    皇后腾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怒道:“你就是这般与我说话的?”

    “那姑姑要我如何说?或者您觉得我一句话也不说?”云浅月挑眉。

    “你……”皇后气怒失语,一双凤眸死死地看着云浅月。

    云浅月淡淡看着她,任她看来。她自然知道皇后为何这么大的火气,当然是因为容景和她之事。若没有前一阵子在皇宫御花园她偷听了她和明妃的谈话,此时她才没有心情应付她的怒火。

    “你过来!”半响,皇后压制住胸中的怒火,缓缓坐下身。

    云浅月抬步走进皇后,在桌子的另一边坐下身。

    “我问你,你和景世子到底是怎么回事儿?”皇后看着云浅月,“我要听实话!”

    “他喜欢我,我喜欢他。就是这么回事儿!”云浅月也不拐弯抹角。

    皇后面色一变,刚压制上的怒火又袭上脸庞,怒道:“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

    云浅月不答话,她自然知道她在做什么,就因为太知道,所以才清醒地看着她自己沉入泥潭。以至于到如今这般两难境地。

    “荣王府和云王府自百年至今就有一条不成文的规矩,那就是不得联姻。你知道这条规矩的由来吗?”皇后看着云浅月,似乎怒其不争。

    云浅月想着云王府和荣王府那一条不成文的规定似乎与贞婧皇后有关。但具体如何她并不知道。她看着皇后摇摇头,“姑姑愿意说的话就让我知道知道也行!”

    皇后凌厉地看了云浅月一眼,对外面喊,“孙嬷嬷,守住门,任何人不准踏入!”

    “是,皇后娘娘!”孙嬷嬷立即过来将房门紧紧关上,守在门口。

    “当年贞婧皇后喜欢的是荣王府的荣王!”皇后压低声音怒道。

    云浅月一惊,不敢置信地看着皇后。

    皇后冷哼一声,“意外了?”

    云浅月眼中的惊异散去,笑了笑,“有些意外!”

    “荣王喜欢的也是贞婧皇后!”皇后缓缓开口,声音极低,“荣王荣华冠盖,贞婧皇后才貌双全,当年谁人都说那是一对璧人。珠联璧合。可是始祖爷一纸诏书,贞婧皇后入了宫。自此天下传扬始祖皇帝和贞婧皇后情比金坚,无人再言论一句荣王。当年之事几句话说来简单,但这背后你能想到会有多少血雨腥风?荣王府嫡出子女入宫为后的遗诏是怎样留下的?你以为真是始祖皇帝对贞婧皇后深情不悔?”

    云浅月沉默,想着当年荣王和始祖皇帝怕是有一段不为人知的较量。最后荣王输了。

    “贞婧皇后之下,菱华皇后同样喜欢的是荣王世子。始祖皇帝亲自赐婚,菱华皇后嫁给当时太子。且弥留之际,留下祖训,云王府历代子女入宫为后,太子必须迎娶云王府女子为后。其他王公大臣女儿为妃。”皇后语气嘲弄,“偏偏还美其名曰对贞婧皇后深情不悔。可是有几人知道荣华宫里红颜做枯骨,日日对长灯?荣王府里有人对月到天明?”

    云浅月心中忽然有些凄凉之感。

    “也就奇怪了!百年来,云王府的女儿都不想去皇宫做凤凰,偏偏就喜欢荣王府后院的紫竹林。”皇后忽然凄凄一笑,“一个个还至死不悔!”

    云浅月抬眼,讶异地看着皇后,“姑姑喜欢的人也是……”荣王?容景的父王?

    皇后此时气怒尽退,不摇头,也不点头,“我本以为你是个例外!这些年你一直追在太子身后,一副非太子不嫁的样子。未成想却还是走上了这一条不归路。”

    是不归路吗?云浅月不置可否。百年来云王府的女儿都喜欢上荣王府的世子,这的确有些戏剧性。她看着皇后,想着那日她和明妃的对话,“姑姑,当年不是因为喜欢皇上而一头扎进皇宫的吗?”

    “喜欢?”皇后忽然冷笑一声,“我是不得不嫁!”

    云浅月看着皇后的神色不像作假。那么她和明妃那日说的话就是三分真七分假了。不过想想也是,皇宫里的女人,哪里有真正交心的。她又问,“荣王也喜欢姑姑?”

    “他喜欢的不是我,我没有姑姑们的本事让他像历代荣王一样心心念念。但他喜欢的人也不是他的王妃。那也不过是一个可怜的女人而已。”皇后摇摇头,似乎不愿意就此事多说。

    云浅月想着容景父王母妃的传言,伉俪情深原来也不过是和始祖皇帝和贞婧皇后一样的蒙蔽世人而已。她暗叹一声。

    “他们夜氏的男人一个个都心机深沉。即便不喜欢,不爱,骨子里也是冷血无情,不会让别人如意。尤其是荣王府的男人。”皇后收起冷笑又道:“所以,如今皇上虽然废除祖训,但你认为你就安然无恙了?那是不可能的!”

    “荣王府不是陪始祖爷打江山而封王?有什么大的砝码让皇氏的历代君王对荣王府如此忌惮?”云浅月挑眉。这一点他从容景的身上就已经看出来了,皇上对他礼让三分,但也是忌惮三分。

    “这就要从荣王府的封号由来说起了。”皇后看着云浅月,“你认为景世子容貌如何?才华如何?行止如何?气度如何?”

    这还用说!云浅月沉默。

    “历代荣王都貌比天人,才华冠盖,即便身穿布衣也是行止若王侯,气度雍容堪比一国之君。男子见之敬仰敬畏,女子见之芳心暗许。”皇后见云浅月不开口,缓缓道:“尤其是云王府的女儿,见者均对其一见倾心。”

    一见倾心……

    云浅月想起她初见容景,不由笑了笑,的确是一见倾心。

    “荣,不止是尊荣的意思,还是荣华的意思。故始祖爷封号荣王。哪一个君主愿意日日看到这样的人存在?高于帝王,威望凌驾于帝王之上?”皇后看着云浅月,“如今景世子威望更是空前,超越历代荣王。‘锦衣雪华玉颜色,回眸一笑天下倾。’,好一个天下倾。皇上对其礼让三分,那是因为景世子从未做出错事。历代荣王府的男儿都不做错事,历代帝王寻不到把柄而已。若是说这个世界上有谁想荣王府倾塌,那么就是皇上!”

    云浅月继续沉默。

    “你可知道,始祖爷打天下靠的不是兵马筹谋,靠的是遍布天下的皇室隐卫。景世子再如何才华冠盖,又如何以一府一人之力倾夜氏江山百万雄兵和遍布天下的皇室隐卫?若不是如今国库空虚,需要仰仗景世子,皇上早已经动手了。另外,你废除祖训不但不轻松,实则上是将云王府和你自己推上了风口浪尖,若不是皇上这几日一直忧心南疆公主病体之事,你以为你还能好好地住在荣王府逍遥?”皇后看着云浅月,用极其无奈叹息又苦口婆心的语气道:“姑姑这一生算是毁了,不想你再步入历代云王府女儿的后尘。月儿,你能明白吗?”

    云浅月看向皇后,站在她的立场讲,她是有些明白她的感触的。点点头,问道:“姑姑今日与我说这一番话,到底想要告诉我什么?您的意思是要我不喜欢容景?”

    “姑姑知道这很难,但是你喜欢了夜天倾十年,为了她什么疯狂的事情都做过。如今还不是说不喜欢就不喜欢了?你再收回对景世子的喜欢也未必太难。”皇后点点头道:“你不是喜欢容枫那日想嫁给容枫吗?容枫虽然姓容,但是早已经脱离了荣王府另立门户,她属于皇上亲封的文伯候府的人。也不算荣氏的人了。你若是喜欢她,姑姑也不反对。”

    “我喜欢夜天倾是假的!伪装的!”云浅月如实以告。

    皇后一惊,不敢置信地看着云浅月,“什么?你说你喜欢夜天倾是假的?”

    “姑姑没听错!”云浅月点头,补充道:“我喜欢容景才是真的!”

    皇后面色一变。

    “不过姑姑放心!我只是喜欢他而已,并不是……”云浅月深吸一口气,早先的莫名情绪再次涌上胸口,让她有些喘不过起来,抿了抿唇,压下心底的莫名情绪,淡淡道:“也并不是非喜欢不可!”

    “什么意思?”皇后盯着云浅月。

    “就是这种喜欢并不是收不回来。”云浅月道。

    皇后闻言面色稍缓,仔细地看了云浅月脸色一眼,低声道:“能收回来最好。你知道皇上是绝对不允许你嫁入荣王府的。自始祖皇帝和太宗皇帝之后,夜氏皇室的帝王和荣王府的荣王对于云王府女儿迎娶之事都是心照不宣。云王府嫡女因为祖训,避免出现争锋之乱,所以,无论庶出多少,但历代嫡系子女只准控制在一人。而这一人,只准嫁入天家。”

    云浅月沉默。

    “景世子即便与先祖父辈不同,云端高阳,但也是枉然。所以,如今即便废除祖训,你也不能妄想景世子,妄想嫁入荣王府。我们云王府的女儿嫁得起天家,嫁不起荣王府。”皇后继续道:“早先景世子待你不同,我便有所察觉。后来前几日你在午门外拼死废除祖训,后来又以养身体客居荣王府,我便猜出你们之间定然有事。果不其然。你想想我都能看出你们之间有纠葛,皇上焉能看不出来?景世子明明聪明的一个人,我就不明白了,为何偏偏如此公然和你在一起,不怕流言蜚语?他如何能不知道荣王府和云王府不能联姻?如何能不知道皇上绝对不会让你们在一起的?难道他想反了皇上不成?”

    云浅月想起容景说他愿意为娶她而弑君,沉默不语。

    “如今太子娶丞相府的秦小姐,此一举动已经失了皇上的心。但皇上短期之内也不会废除太子,诸皇子还在观察之中。如今最有能力和太子一较高下的便是四皇子和从北疆归来的七皇子。四皇子有母族支持,虽然说皇上痛恨外戚,但外戚既是弊也是利,而且陈老将军是皇上的人,四皇子在朝中的拥护声看起来虽次于太子许多,但是私下里阴奉阳违,就不得而知了。七皇子在北疆的声望极高。北疆占据我天圣四分之一疆土。而且北疆三十万兵马全部掌控在七皇子手中,虽然他这些年不在朝中,但是这一股力量不容小视。所以,这样算起来,七皇子虽然没有母族支持,但也能和四皇子一较高下的。”

    “我今日本来不想与你说这些,但就是想让你知道皇上如今年迈,已经到了即将新旧帝王交换之时,而又适逢你即将及笄。皇上越来越心思难测,势必要给他的下一任继承人一个清明的朝局,德亲王府属于皇权,世代忠诚,所以皇上不会动德亲王府,孝亲王府不孝子孙渐渐没落,加之孝亲王懂得讨好皇上,说是皇上的一条狗也不为过,当年的荣王和贞婧皇后就因为有孝亲王背后玩了一手小人的手段才致使贞婧皇后入了宫,所以皇上也不会动孝亲王府。”

    “荣王府和云王府一直都是皇上想除去的,相比荣王府富可敌国有制衡皇上的手段来说,云王府这些年一直活在风口浪尖上,会是皇上首当其冲开刀的第一人。而且这些年因为历代皇后都出身在云王府,云王府外戚太过庞大,所以,皇上说不准哪一日就会突然出手,将云王府连根拔起,而突破口就是你这个云王府嫡女。”

    “月儿,姑姑说了这许多,你能明白吗?”皇后话落,见云浅月依旧不语,她猜不到她心中所想,问道。

    云浅月想着皇后能与她说这一番透彻的话,也算是煞费苦心。比那日在云王爷的书房她父王交给她三千隐卫时候说的要透彻许多。她点点头,“明白!”

    “你能明白就好!你说你对太子的喜欢是伪装的,那么这些年有很多东西都是伪装的了?”皇后看着云浅月,就算听到这些秘闻和这些不该谈论的政局也没有一惊一乍的表情,安安静静,极为镇定,她想着她真是小看这个侄女了,能得父王喜爱,如何能是真废物?见云浅月点头,她叹道:“怪不得你能得了景世子的喜欢,让他对待你不同!但可惜……你们注定是不能在一起的!所以,还是适可而止吧!长痛不如短痛。”

    云浅月默然,痛的滋味她似乎还没尝过。

    “无论是容枫,还是何人,只要不是景世子,都会有一丝机会。你告诉姑姑,姑姑便会全力帮你争取,让你嫁得如意,不让皇上将你当做棋子放在这新旧更替的棋盘上。你当该知道棋子的下场,不是血肉横飞,就是三尺白绫。没有一个好的。”皇后看着云浅月。

    云浅月扯了扯嘴角,并未说话。

    “月儿!难道你真想嫁给景世子?”皇后自己说了这么多,却没得到云浅月几句话,如今拿不准她心中想法,不由急道。

    “目前没有这个想法!”云浅月摇头,以后有没有不一定。她看着皇后,她该听的已经听了,皇后该说的也已经说了。她淡淡道:“我目前没有想嫁给谁。姑姑不用操心了!即便是当棋子,也有棋子的价值。有些人想当棋子也是当不上的,更何况……我不一定是棋子!”

    皇后一怔。

    云浅月声音淡而轻,漫不经心地道:“若是喜欢可以控制,便大概不叫喜欢吧!或者是不够喜欢。若喜欢不能受人心掌控的时候,别人说再多也是无用。我如今对容景的喜欢还可以掌控,也就是说我不够喜欢他。若真到对他的喜欢不受我掌控的时候,那么……”顿了顿,她对上皇后认真听的视线,一字一句地道:“颠覆了这天下又如何?”

    皇后一惊,腾地站起身,骇然地看着云浅月。

    云浅月脸色沉静,说颠覆了这天下就像是说喝水吃饭一般简单。

    “你……你胡说什么?你如何能颠覆了这天下?你……”皇后没想到她煞费苦心一番话却是得了云浅月这么一句石破天惊的话。

    “姑姑,平心而论,您心里这些年想不想颠覆夜氏江山?”云浅月看着皇后。

    皇后身子一颤。

    “我说的是假如而已。姑姑放心,让那一天到来的话估计不容易。也许不会出现,我只是说说而已。我最爱的只是我自己。等我不爱我自己的时候,那么就算这世界颠覆了怕什么。”云浅月忽然一笑,从荣王府出来之后心中莫名堵在心口的心绪忽然从这一笑中消散了去。

    她忽然想着,没有什么事情是大不了的!她没有了记忆又如何?夜天逸和她相识且似乎关系亲密又如何?她没有那么深地喜欢容景又如何?她还是她,满布荆棘的道路就开辟荆棘,没有道路就走出一条路来,生活总要继续,人总要活着!

    “你……你疯了吗?”皇后声音忽然低不可闻,语调轻颤。

    “我没疯,若是真疯了就好了!”云浅月笑笑,想起容景,喃喃道:“不过有一个人疯了,想要拉我入地狱,陪他一起疯……”

    “谁?”皇后看着云浅月。

    “姑姑,你真正爱过一个人吗?爱一个人什么样?”云浅月偏头问皇后。

    “真正爱一个人……”皇后皱眉,眼神飘渺,褪去了端庄高贵,威严克制,也就是一个寻常女子,沉默片刻,她轻声道:“就是……”

    “皇后娘娘!”云孟声音忽然从外面传来。

    皇后要开口的话语立即吞了回去,看向窗外。

    云浅月也看向窗外,只见云孟带着一个小太监进了浅月阁,那小太监年纪极小,却是腰间配着皇宫大总管的腰牌。她想着估计是有本事的,否则也不会在陆公公死后这么年纪小就顶替了他的位置。

    “何事?”皇后出声询问,再开口已经是声音威仪。

    “皇上的玉辇出了德亲王府,命奴才来传话,说娘娘该回宫了!皇上和娘娘在宫门口汇聚,一起回宫。若是晚的话看天色怕是会下雨。”那小太监立即道。

    “好!本宫着就回宫!”皇后点头应承。

    那小太监不再说话。

    皇后看向云浅月,云浅月站起身,对皇后一礼,低声道:“今日多谢姑姑一番苦心教诲。姑姑放心吧!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也罢!我们荣王府百年来嫡出女子都摆脱不了我这个命运,你若是能走出去最好。若走不出去,也是你自己的选择。我居于深宫,能帮得到的事情寥寥无几。你好自为之吧!”皇后扔下一句话,不再多言,抬步出了房间。

    云浅月也不再说话,跟着皇后身后送她出门。

    出了房门,皇后对云浅月摆摆手,“你不必送了!我自己走就好!”

    云浅月止步,皇后向外走去,孙嬷嬷等人立即抬步跟上,那小太监看了云浅月一眼,也连忙抬步跟上,一行人很快出了浅月阁。

    “恭送皇后娘娘!”彩莲等人跪倒在地相送。

    云浅月没跪地相送也没出声,站在门口看着皇后一行人身影离开。皇后身影走远,她才收回视线抬头看向天空,见果然早先还烈日正浓,晴空万里,这么片刻却是阴云密布,稍后估计就会大雨倾盆。

    “小姐!”彩莲等人送走皇后,站起身,向云浅月围来。

    云浅月从天空收回视线,看着浅月阁的人,几日不见,却仿若很久未见。果然紫竹苑清幽安静,让她一梦十年,险些沉醉得走不出来,如今走出来了,却是有一种恍如隔世之感。她对几人笑笑,看向彩莲手里的包裹问道:“你拿着包裹做什么?”

    她记得她早先回来的时候彩莲手中是没有包裹的。

    “小姐,这是景世子身边的婢女青裳送回来的,说是您的衣物!”彩莲立即道。

    “哦!”云浅月点点头,转身向屋内走去。

    彩莲连忙拿着包裹进了屋,赵妈妈和听雪、听雨对看一眼,也连忙跟了进来。

    “小姐,皇后娘娘是不是为难您了?”彩莲看到地上的茶杯碎屑,想起刚刚在外面听到的皇后怒喝,她紧张地问。

    “没有!”云浅月摇摇头,直接走到床前,踢了脚上的鞋子,将自己扔在床上躺下,看着彩莲赵妈妈等四人道:“这两日都发生什么事儿了,来,你们和我说说!我听听。”

    “这几日也没什么事情,就是七皇子进京,很是热闹了一番。”彩莲放下包裹笑着道:“对了,七皇子给小姐带了礼物呢!这京中的小姐七皇子独独就给小姐您带了礼物,连宫中的公主据说都没有礼物呢!”

    “什么礼物?”云浅月没有多大兴趣。

    “那日孟叔去请小姐,小姐没回来。七皇子说要将礼物亲自送给您,所以也就没留下来。奴婢也不知道。不过七皇子长得好俊美呢!比四皇子、太子殿下、染小王爷和咱们世子长得还要俊美呢!”彩莲笑道。

    “嗯?”云浅月想起两次都没见到七皇子的脸,笑了一下,“那比容景呢?”

    “比景世子?”彩莲一愣,摇头,“七皇子和景世子是不同的两个人!没法比较。”

    云浅月看向赵妈妈和听雪、听雨,“你们也见了七皇子了?”

    三人齐齐点头,“见到了!”

    “小姐,七皇子那日直接来了咱们浅月阁,所以我们都见到了!”彩莲道。

    “他居然还进了浅月阁?”云浅月看向赵妈妈,“赵妈妈,你是在府中待的时间最长吧!以前见过七皇子吗?”

    “没有!老奴以前未曾见过七皇子。”赵妈妈摇摇头,“七皇子以前从未来过咱们府中,这是第一次来。”

    云浅月点点头。看来她和七皇子的事情只有见到七皇子后当面问清楚了。她有些疲惫地道:“我想睡一觉。你们都出去吧!我不醒来谁也不准吵我。”

    “小姐,您还没吃饭呢!”彩莲一愣。

    “不吃了!我如今很困,想睡觉!你们将门关好,任何人也不准打扰我。”云浅月伸手拉上被子,闭上眼睛。

    彩莲看向赵妈妈,赵妈妈点点头,几人转身出了房间。她们虽然和云浅月相处时间不长,但敏感地觉得今日的小姐有心事,而且很重。

    房间静了下来,云浅月却是没有丝毫困意。

    不出片刻,天色骤然暗了下来,电闪雷鸣,大雨倾盆而下。

    云浅月想着天有不测风云,就如老皇帝的脸,谁知道什么时候就变了。不过平静的日子过得久了,来点儿刺激的也不错。她倒要看看老皇帝如何下她这一枚棋子……

    ------题外话------

    月初的票票最让人忧伤↗↗↗(⊙_⊙)

    有碰撞才有火花,美人们挺住哦,风雨和彩虹是并列关系O(n_n)O~

    谢谢下面亲们送的钻石打赏鲜花!

    raphaellion(10钻)、qigai123(10钻)、una粥粥(50花)、吕奶奶(2钻20花)、傲月儿(5钻)、林涵丶曾学瑞(2钻200打赏)、黑猫儿z(2钻5花)、jolin0880(388打赏)、971176827(5花)、秦汐cc(1钻)、bommi(1钻)、清夜画真真(10花)、arielh256(1钻)、jolin0880(1钻)、llotejsy(2钻)、csn2184(1钻)、13839081198(10花)、冰幽若茹(1钻4花)、我还有你520(1钻)、15962944660(8花)、胖胖胖企鹅(3花)、风韵三十(2花)、草魔凌燕(1花)、xinyu528528(1花)、莫香吟(1花),么么O(n_n)O~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澳门博彩娱乐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纨绔世子妃29》,方便以后阅读纨绔世子妃第二十九章 倾覆天下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纨绔世子妃29并对纨绔世子妃第二十九章 倾覆天下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纨绔世子妃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