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愉悦至极

    原来是这样!云浅月“哈”地笑了一声。果然是有意思!

    容景反手拉上云浅月,“时间还早,我们去香泉山烤鱼如何?”

    云浅月愕然,“你还不忘你的烤鱼?”

    “没忘!”容景摇摇头,很诚心诚意地道:“况且时间真的还早!完全可以去。”

    云浅月抬眼看了一眼天色,有些无语,“你还有心情吃?”

    “心情极好!”容景道。

    云浅月觉得她的心情也极好。不管明日是风是雨,总归今日是打了一场胜仗,的确值得庆祝一下,但是香泉山是不是太远了?她看着容景,“选个近点儿的地方!”

    “那里清净!”容景摇头,见云浅月不赞同,温声诱惑,“今日近一些的地方哪里都是人,香泉山清净无比,而且香泉山的鱼最为美味可口,当做夜宵真的很不错,你我从灵台寺回来还没吃上香泉山的鱼,难道你真不想去?”

    云浅月心里进行拉锯战,看着容景犹豫,“可是我很累啊!”

    “我将你的那些金佛像都藏在了香泉山,根本就没移走。难道你不想去数数?”容景又低声道:“还有你变卖小金库所得的银两,一分不少。”

    “走,现在就去!”云浅月立即点头,拉上容景就走。

    容景轻笑,抬步跟上云浅月。嘴角笑意深深。

    云浅月一边走着一边翻白眼,当她真爱数什么金子银子,主要是想看看这个家伙在香泉山给她准备了什么惊喜,一副非去不可的样子。不去看看岂不可惜?就由了他吧!

    二人来到车前,弦歌没向往常一样挑开帘幕,而是看着二人,“世子,浅月小姐,你们……如何了?是否成功了?”

    今日宫门守卫森严,随从暗卫一律不准入宫。他自然不知道宫内情形,一直担心,此时见二人出来,松了一口气,连忙紧张地问。想着两人面色都极好,大约是成功了吧!

    “没有!”云浅月摇摇头,自己挑开帘子,先容景一步上了车。

    弦歌一怔,没成功怎么会如此高兴?看起来心情极好。

    “的确没成功!不过早晚都一样。”容景一笑,也随后上了车,吩咐道,“去香泉山!”

    弦歌愣愣地看着落下的帘幕,愣了片刻才坐在了车前,一挥马鞭,马车离开宫门口向城外而去。心中想着虽然没成功,但大约也是有收获的,否则世子和浅月小姐不会如此心情好。

    容景的马车离开后,夜天倾和秦玉凝随后来到宫门口。

    宫门紧闭,御林军首领同样阻拦。夜天倾不敢硬闯,如今他这太子大不比从前,还是要规矩行事才是。只能和秦玉凝等候在此。

    不多时,夜天煜来到,也不敢特例,等候在此。

    紧接着云王爷等一众朝中大臣相继而来,互相对看一眼,也只能等候。

    云王爷虽然焦急,但也无奈。本来他觉得今日皇宫戒备森严是因为人流众多庞杂,皇上为了防止混进来刺客而加设了御林军和隐卫,如今看来全然不是。显然皇上是有所筹谋。他将云浅月和容景忽然请旨赐婚和皇上一言不发最后甩袖而走的情形在脑中过滤一遍,没发现哪里不对。但当看到带着轻纱走出来的素素恍然明白了。

    素素来到,也规矩地站在最后方,一声不响,低着头,极为安静。

    众人都看向素素,素素是烟柳楼的头牌,但从她挂牌之日起,从来没有摘过面纱,无人见过她的容貌。只知道她卖艺不卖身,见她一面百两,听她一曲千两,人人其实都对她好奇不已。但从来无人能近她身。据说她身上被下了一种叫做相思的毒,若不经她允许,碰了她,中毒即死。所以这也是天圣京城官大的多,有钱的多,却至今她安然无恙还是处子之身的原因。

    尽管如此,找她的人还是趋之若笃。可以从东城门排到西城门,从南城门排到北城门。因为大多数男人都是犯贱的,吃不着的才是最香的!花银子见一面听一曲也心甘情愿。可惜从南梁太子来到京城之日起,便包下了素素,素素再不接客。

    今日不用花银子就能看到她轻纱薄衫隐隐约约的风情,岂不乐哉?

    所以素素一来到,便成了等候在宫门口众位朝中大臣打发时间的趣味了!有些人甚至觉得在这里吹冷风等到子夜也值了。

    夜天倾和夜天煜也看着素素,齐齐想起早先他们二人得到的消息,父皇要借这个女人废除皇后,他们教养在皇后名下,身份才尊贵无比,虽然皇后平时对他二人不甚关心,但是云王府旁支太大,总体来说他们暗中与云王府还是牵扯最深的,得了云王府的庇护。自然不想皇后倒台。皇后若是倒台,他们的影响也是不可估量。

    素素仿佛没看到众人或色情或大量或审视或探究的视线,安安静静,仿佛这里没有别人。

    不多时,叶倩来到,看到素素她身形顿了一下,冷哼一声,飞跃宫墙离开。

    南凌睿紧跟着叶倩身后来到,见到素素一愣,随即飘身落在素素身边将她纤腰一揽,风流无匹地道:“在这里吹冷风做什么?可怜的美人,本太子这就带你离开!”

    话音未落,南凌睿带着素素也飞跃宫墙离去。

    御林军统领没想到还有人效仿景世子和浅月小姐,但也知道这二人一个是南梁太子,一个是南疆公主,都是不能得罪的主,所以只能看着二人离开,无任何动作,默认放行。

    众人见南凌睿带走了素素,都无可奈何。夜天倾皱眉,夜天煜也并未说话。毕竟南梁太子和南疆公主是贵客,就算不听皇上旨意也无不可。

    不久后,夜天逸缓步走来,看了紧闭的宫门和等候的众人一眼,足尖轻点,雪青色的锦袍一闪,也飞跃宫墙离去。

    御林军统领一惊,想拦阻已经看不到人影,所以也只能放行。

    “好大的胆子!”夜天倾面色一沉。

    “七弟的胆子一向很大,太子皇兄,你可要小心了,如今父皇可是很重视七弟的。”夜天煜看着夜天逸飞身离开,对夜天倾道。

    夜天倾忽然松开秦玉凝的手,转身向御书房走去。

    秦玉凝看着夜天倾一言不发地扔下她离开,她唇瓣抿起,并未说话。

    夜天煜看着夜天倾走向御书房,他心里冷笑一声,忽然不想再等,足尖轻点,也飞跃宫墙而去。他轻功虽然不及前面几人,但也勉强擦着宫墙而过。

    御林军同样不敢奈何四皇子,也只能无动作默认放行。

    剩余的云王爷等朝中大臣都只能规矩地守候在宫门口。再无人如此大胆,当然也没有前面几人的高绝轻功。只是可怜了秦玉凝等一众大臣府邸的大家闺秀小姐,今日本来是乞巧节,她们入宫前都祈盼着在宴席上一展才艺,不成想被吓了个够呛,如今又只能在冷风中干干等到子夜打开宫门才能离去。

    弦歌驾驶的马车一路畅通无阻很快就出了城门,驶向香泉山。

    马车内,云浅月懒洋洋地靠在容景身上,一边想着今日晚上将老皇帝气得看起来要吐血的老脸,一边优哉游哉地吃着糕点,一块一块,不亦乐乎。

    当她吃完一盒又去拿另一盒时容景伸手挡住她的手,好笑地道:“留点儿胃口吧!否则你一会儿吃不下烤鱼了!”

    云浅月想想也是,遂作罢!开始哼起歌。

    她的声色极好,流行歌曲在她口中哼出来在静静的山路上别有一番情趣。

    “这曲调新鲜!”云浅月一首歌哼罢,容景笑着道。

    “那当然,你这个古……你是不会懂得欣赏的。”云浅月险些脱口将古人两个字蹦出去,幸好及时打住。她以前虽然课业极多,任务也极多,文案也极多,每日都忙得脚不沾地,但不影响她兴趣爱好广泛。一有空闲,什么娱乐场所都跑去泡泡。赛车、赛马、登山、跳水、蹦迪……换了一身皮的话,谁也不知道她就是坐在国安局摩天大楼上那个雷厉风行处事严谨苛刻一丝不苟的上将。“我还是懂得欣赏的,你再唱一曲。”容景笑看着云浅月。

    “懂?”云浅月挑眉。

    “懂!”容景道。

    “神啊!”云浅月长叹。她一直觉得古人是欣赏不了现代人的流行音乐的,那何况是隔了一个时空的古人。但看容景真的听得很有趣味的样子,便觉得这丫的接收能力真强。她眼睛眨了眨,忽然升起一抹恶趣味,问道:“喂,你车上有琴没?”

    “有!”容景伸手在车厢后侧轻轻一按,一处几尺长的暗格弹开,他取出一把古琴递给云浅月,对她笑道:“你的曲子还能配琴声奏乐?”

    “自然!”云浅月接过琴,赞叹地看了一眼容景的这把琴。一般的古琴都以古木的材质做材料,这个则是以玉质做材料。玉质清润凝透,琴弦则是用天蚕丝,极细,极轻软。这一把琴拿在手,该重的地方重,该轻的地方轻,即便是不识货的人一眼所见也会大呼好琴。这样的琴怕是天下间也难再找出第二把来。价值更不必说。何止价值连城?她抬头看了容景一眼,“就算你不做荣王,有这一把琴一辈子也吃穿不愁了!”

    “嗯!”容景笑着点头。

    云浅月撇撇嘴,和容景比有钱,估计能将鬼都气死。她用手指轻轻拨弄琴弦。高音处金石清脆,中音处浑厚丰满,低音处细若无声,她满意地收回手指,看了容景一眼,眸光闪过一丝狡黠,“今日你表现不错,我送你一曲,当七夕礼物,供君欣赏,如何?”

    “好!”容景看到云浅月眸中的狡黠之色含笑点头。

    车外弦歌立即竖起耳朵。他从来没见过浅月小姐除了武功外有何才艺露过,如今见她主动弹曲,自然很是期待。

    云浅月坐直身,盘膝而坐,将琴放置在腿上,看了容景一眼,低头,手指抚弄琴弦。一曲《十面埋伏》倒着弹了出来。

    一阵刺耳的声音响起,石破天惊,惊涛拍岸,狂风怒卷,万剑破空,雷鸣电闪……一曲《十面埋伏》本来是战争的场面,偏偏被她弹成了惊悚片。且还是人体不能接受的各种声音。

    琴声响起的刹那拉着马车的骏马发足狂奔起来。

    弦歌本来凝神灌注,闻声直直从车上栽了出去。

    容景身子一颤,不知是被发足狂奔的马车颠簸的,还是被云浅月的琴声震的,不过也只是一颤而已,一颤过后,他笑看着云浅月,岿然不动。

    云浅月瞥了容景一眼,想着这家伙果然是到达神佛的境界了。记得当初她在音乐课上当场将这曲《十面埋伏》倒着弹出来的时候,不止是学生,连老师都昏了过去。那一节课大约一百多人上,后来全部被救护车送去了医院,为这事儿她被开除了音乐课的资格,是她选学的所有科目中唯一一个没达到学位的。往事不堪回首!

    容景见云浅月看他,笑着点头,“好曲!”

    “那你就好好听着,可别昏倒!”云浅月扔出一句话,开始不停变换手法。

    “好!”容景点头,果然很是认真!

    云浅月再不说话,开始专心致志。骏马越发足狂奔,她的兴趣越浓,手下动作越快,如疾风劲雨,一**音符弹出。从失去记忆以来,她胸中屡次积攒的闷气也在这惊悚中发泄,一时间感觉畅快淋漓。

    容景一直看着云浅月,脸上笑意温柔,似乎真在欣赏。

    一曲弹了半曲之后,弦歌声音从后面传来,“浅月小姐,您……您快住手吧!”

    云浅月当没听见。

    “再弹下去马车就掉悬崖了……”弦歌强忍着耳膜的刺激,施展轻功追马车,可是他轻功再快,哪里有宝马发疯狂奔快?被落下老远,大声喊叫。

    掉下悬崖?他们从城外出来没多久,似乎没这么快到悬崖吧!云浅月依然不住手。

    “世子拉车的这匹马虽然不及玉雪飞龙,但也是万里挑一的宝马,日行千里,折腾死的话……”弦歌实在受不了了,他被落下老远那声音还是在他耳边,再下去他非昏倒不可。他知道若他不开口的话,世子绝对不让浅月小姐停止,以这么长时间的了解,他也知道云浅月喜欢马。更何况前面真的是悬崖……

    弦歌话音未落,果然琴声戛然而止!

    惊涛拍岸,石破天惊,鬼哭狼嚎,狂风怒卷,万剑破空,雷鸣电闪……一切消失,静止!

    弦歌颓然地跌坐在地上,想着以后再不要听浅月小姐弹琴了!实在是……让他想死!再不停止的话,他自杀的心都有了!

    骏马依然发足狂奔,大有癫狂之势。

    云浅月扔开琴,挑开车厢帘幕向后看去,见弦歌一个小黑影像虾米一般躺在地上,她顿时欢快地哈哈大笑起来。觉得今日才算是报仇了。容景这个近身侍卫每次在她和容景闹脾气的时候都给她冷脸,看他以后还敢不敢!

    “再不勒住马缰,我们真的要掉悬崖了!”容景看着云浅月张扬大笑的脸,好笑地提醒。

    云浅月转头看向前方,当看到前面大约五丈远的地方果然是悬崖,她一惊,连忙勒住马缰,奈何骏马已经癫狂,她一用力,马缰咔的一声断裂,骏马依然向前奔去,她面色一变,瞬间飞身而起,直直落在狂奔的马前面,挥出一掌,掌风如排山倒海之力,狂奔的骏马刹那退后数步,堪堪止步。

    云浅月松了一口气,回头,只见她落身的身后半步就是万丈悬崖,顿时惊出了一身冷汗,暗道好险!她转回头看向马车。只见容景正挑开车帘笑看着他。骏马虽然止步,却是不停地摇脑袋,然后身子一矮,直接拉着马车卧在了地上。

    云浅月无语地看着容景,她被惊吓出了一身冷汗,而他看起来安然无恙,这叫什么事儿!她有些愤懑,“果然不是人!”

    容景轻笑,看着云浅月愤懑的小脸,又看向她身后的悬崖,叹道:“皇上说我能抵十万雄兵其实错了。你才是能抵十万雄兵的那个人!”

    云浅月眨眨眼睛,“扑哧”一下笑出声,抬步向马车走去,站在车前,看着容景,偏头问,“你说,这个礼物好不好?”

    “好!”容景笑着点头,“只是可怜了弦歌和马!”

    云浅月“哈”的一声,伸手拍怕马头,那匹马身子一颤,抬头幽怨地看着她,她笑道:“下次不吓你了!”话落,只见弦歌已经追来,一张俊颜白得仿佛下了霜雪,她好笑地看着弦歌,问道:“刺激不?”

    “浅月小姐,您以后可别在属下面前弹琴了。只要你说弹琴,我先堵上耳朵。”弦歌有些恐惧地看着云浅月。想着能将一把上好的弹奏清泉流水,春风润雨,高山碧湖,天地广阔的古琴弹成这样鬼哭狼嚎的人,天下也只有这浅月小姐了!她的琴音一出,万鬼皆逃。

    “嗯,只要你以后不得罪我,一切都好说!”云浅月点头,很好说话地道。

    弦歌立即苦下脸,借他十个胆子他也不敢再得罪浅月小姐了。他看了一眼四周,有些郁闷地道:“明明世子和您烤鱼要去北山的香泉水,如今您倒好,一曲惊吓得马都失了方向。如今走差了道,与北山隔着一道山涧,对面才是香泉山,这车怎么过去啊!”

    云浅月看向对面,两山相隔,大约有一道十几丈远的山涧。她移开视线,回头看去,只见下山的路绵长,要绕过去大约怎么也得半个时辰,且上山容易下山难,她嘴角扯了扯,“那就只能绕过去了,要不怎么过去!”

    弦歌叹了口气,想着再被浅月小姐折腾下去他得少活十年。只能往起拽马,可是他拽了半响,马就卧在地上一动不动,他瞪着马,那马对他摇头,一双马眼看起来眼泪汪汪,似乎是说什么也不走了!

    云浅月不忍再看那匹马,又惊又恐,又吓又累,一番折腾起不来很正常,她收回视线不好意思地看着容景,“怎么办?你的烤鱼吃不上了!”

    “不用拉它了,你和它在这里休息吧!”容景一笑,对弦歌道。话落,他缓缓探身,下了马车,看了一眼对面的山涧,对云浅月道:“你施展轻功带着我过去不就行了!”

    “你当我无所不能啊?”云浅月立即摇头,先是百花园里的湖面,然后是飞跃宫墙,如今居然让她飞跃山涧来了,一个不小心就掉下去摔死就会尸骨无存,他胆子大不怕死,她还想多活几年呢!再说这个男人怎么一点儿也不脸红,他武功尽失,拿她当代步工具了?而且还用得理所当然!没天理!

    “你能!”容景笑看着云浅月。

    “能个屁,不能!”云浅月忍不住爆粗口。

    “有这个,你就能!”容景衣袖轻轻一甩,一道银光划出,一匹极软极轻的雪白银炼从他衣袖飞出,大约有十丈。随着他轻轻甩动,银炼划上天际,似乎天空那一条银河坠落。

    云浅月一喜,“这是什么?”在她看来这像是丝绸,却又不是普通丝绸。

    “是红颜锦。”容景收回银炼,笑道。

    原来是红颜锦啊!怪不得呢!云浅月自然是知道红颜锦的。天下流传有七宝五毒三缺。红颜锦就属于这三缺里的了!据说刀砍不断,火炼不化。是兵器至宝。她想着有这红颜锦,那么飞跃十几丈的山涧是没问题了!扁扁嘴,“好东西都到你手了!”

    “从今以后这个好东西就到你手了!”容景将红颜锦递给云浅月。

    云浅月挑眉,“给我?”

    “嗯!”容景点头,“你如今恢复武功,但无可手的兵器。这个给你当做兵器正好!剑是利器,带在身上总归是伤精气。这个红颜锦才配你。”

    云浅月看着手中的红颜锦,触手温滑,锦缎如凝脂,贴近皮肤仿佛与皮肤一样化成了身体的一部分,着实是个好东西。她心中说不出是什么滋味,红颜锦极轻极软,可是她像是捧了一颗极重的心意。今日是七夕,天山银河喜鹊搭桥,而容景送了她一条银河,这桥梁要她自己搭起来带着他跨跃山涧。就如他们的将来,他不畏惧山涧荆棘,主要看她是否有一颗想要跨跃山涧的心,容景是何其懂她?让她的心躲无可躲,避无可避。她沉默地看着红颜锦,半响无声。

    容景不再说话,眸光温润地看着她。

    许久,云浅月低声道:“容景,你怎么没对我这么好?”

    弦歌背转过身子,觉得浅月小姐问的就是傻话!世子不对她好对谁好?好得比自己还好?

    “你承认我对你好就行!所以,以后你有什么好东西也要想着我。”容景轻笑。

    云浅月翻了个白眼。她每次有感动或者其它的情绪酝酿出来的时候都能被他一句话打回原形。她抬头看着容景,忽然上前一步伸手将他抱住,大声道:“容景,我发现我又喜欢你多了一点儿!”

    “嗯。”容景笑着点头,伸出手臂接住云浅月柔软的身子,在她唇瓣上轻柔地落下一吻,柔声道:“继续努力,争取让这喜欢连你的心都盛不下。”

    “贪心的大萝卜!”云浅月笑骂了一句,伸手推开他,抖了抖手腕的红颜锦,目测了一下山涧对面的尺度,瞅准对面矗立的一处巨石,笑问,“你就这么相信我?万一掉下去摔死怎么办?”

    “那就一起死了!生不同时,死能同穴,也是福气。”容景也看向对面那处巨石,笑道。

    “放心,你这么有钱,就算摔死了,做鬼我也不会放过你的。”云浅月话落,忽然伸手一揽容景的腰,提力向对面山涧飞去。

    “乖!”容景偏头,在云浅月脸颊吻了一下。

    云浅月身形一顿,险些一个不稳向下栽去,她顿时大怒道:“老实点儿,这可不是闹着玩的。真会摔死的!你想死我还想活着呢!”

    容景笑着应了一声,不再乱动。

    云浅月不敢再分心,向对面山崖提力而去。行到一半,忽然一大片云雾腾起,将二人瞬间笼罩,眼前刹那一片白茫茫。她暗叫了一声遭,根据刚刚目测的位置只能凭感觉掷出红颜锦,红颜锦突破云雾,直直勾向对面的巨石。碰到巨石她心中一喜,可是喜色刚染上眉梢,她面色一变,因为红颜锦太滑,对面那巨石也似乎极其光滑,红颜锦刚碰到巨石,因为没有勾住的物事,便滑开,她和容景身子向下坠去。

    “你个破乌鸦嘴,这回真要摔死了!没事儿玩什么刺激!”云浅月骂了容景一句。

    容景低笑,“你说做鬼也不会放过我的!”

    “我化成厉鬼也不会放过你!”云浅月恨恨地愤了一句。

    “那我勉强也与你一样化成厉鬼吧!”容景笑道。

    “还有心思开玩笑?如今怎么办?”云浅月感觉她身子急速在下坠,她和容景虽然都瘦,但怎么说也是两个人的重量,如今且面前一片迷雾,她什么也看不见。不敢再贸然掷出红颜锦,节省力气,若一会儿她折腾的没了力气,他们只能等着摔死了。

    “左侧前方两米处有一株枯藤!”容景温声道。

    云浅月闻言立即按照容景所说的方位掷出红颜锦,这回她手腕打了个转才将红颜锦扔了出去。果然红颜锦缠住了东西,将他们下坠的身子扥住,她猛地一提力,顺着红颜锦向对面而去。顷刻间突破云雾站在了枯藤的枝干上。

    这株枯藤显然已经生长百年,枝干粗壮,微微颤动一下,便接住了二人。

    “好险!”云浅月松了一口气,看了一眼下面迷雾重重的悬崖,又抬头看了一眼上面颇有些高度的山面,她对容景怒目而视,“你是不是知道对面那个巨石根本就不管用?红颜锦缠不上?”

    “嗯!我曾经试过飞跃过去,后来就掉在这枯藤上了!”容景笑着点头。

    “你还笑!我怎么不将你扔下去摔死?”云浅月愤愤地看着容景,原来他试过。

    “你怎么舍得?”容景低头,反手将云浅月拦在怀里,俯下头吻向她颇有些气喘吁吁的唇瓣,她胸脯微鼓,小脸微红,云雾中看起来极美,他心神一荡。

    “滚开!我舍得很,你小心我将你扔下去。”云浅月推容景。

    “十年相思苦,今日才聊以慰藉。我心愉悦至极。”容景低声呢喃了一句。

    云浅月推却的手一顿。

    容景准确无误地吻上了她的唇。

    古藤老树,云雾蒙蒙,将两人身影笼罩。只能看得见彼此,看不见任何身外之物。万籁俱寂,仿佛世间只有二人。所有的感官都汇聚一点,所有的神思早已经飞远。

    这是一种空前的感觉,云浅月身子顷刻间酥软。

    容景的唇在云浅月唇齿间流连,似乎要将他所有的心思和柔情全部倾巢给她,云浅月身子不自觉仰倒在树干上,感觉要被他融化。

    “今日真想当做洞房花烛夜!”容景唇稍微离开,忽然低低喃喃地贴在云浅月耳边道。

    云浅月这一刻觉得天地之静,万物如尘,她抬头,只看得到容景一人。似乎他就是她的天。她轻轻喘息着,想着若是今日,此时,此刻,她……是愿意的!

    ------题外话------

    风雨过后来点儿小甜蜜O(n_n)O~

    谢谢下面亲们送的钻石打赏鲜花!

    kikilovejie(50钻石1000打赏)、淡沫如湮(1314打赏5钻20花)、吕奶奶(100花)、juypjj(10钻)、499415104(500打赏)、枫丹白露2008(388打赏)、清夜画真真(388打赏)、张小雨123(10花)、sslinchu(1钻)、arielh256(188打赏)、zaiyanyan(1钻1花)、hhj155(1钻)、jmw123456(3花)、风韵三十(2花)、林涵丶曾学瑞(2花)、倾思情丝(2花)、lei121cc(2花)、15726808426(1花)、13635417530(1花)、chenli2008(1花)、melondong(1花)、zyyvivian(1花)、kywaf47(1花),么么O(n_n)O~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澳门博彩娱乐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纨绔世子妃37》,方便以后阅读纨绔世子妃第三十七章 愉悦至极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纨绔世子妃37并对纨绔世子妃第三十七章 愉悦至极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纨绔世子妃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