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夫唱妇随

    云浅月目光也看向殿外,那一株紫竹俏然而立。容景的声音虽轻,但却如一方重石投放在她心湖中心,“砰”的一声,砸起一大片水花。她微湿的眼眶蒙上一层水雾。但却将那一株紫竹看得极为清晰。荣华宫殿外各种奇花异草,但却独独没有那一株紫竹的傲骨丰姿。

    她想着,从现在开始,紫竹林真正住进她的心里了!

    和她所有的姑姑太姑姑们一样,不爱荣华宫金砖碧瓦雕廊画栋,独独爱荣王府的紫竹林。

    容景收回视线,重新低头看向云浅月,如玉的手指轻轻抬起,在她眼眶处轻轻擦拭了一下,看着她眼眶微红,他忽然揶揄一笑,“若是早知道挑鱼刺这般有用,我早便做了!”

    云浅月闻言所有感动刹那烟消云散,收回视线看着容景。

    容景又低低笑了一声,“今日这些鱼刺我都要将它们保留起来,它们可是大功臣,若没有它们,我哪里知道你的心意,你原来已经爱上了我。”

    云浅月瞥了一眼桌子上被挑出的鱼刺,最后一丝情绪也被打飞得干干净净。

    容景看着她,又笑道:“保留起来还不够,就将它们都供奉在荣王府的祠堂吧!”

    云浅月想着这些鱼刺和荣王府的祖宗牌位摆在一起那是什么情况?她无语地看着容景,见他笑意中多了几分认真,她脸一黑,忽然一把推开他,坐直身子,哼道:“谁说我爱上你了?没有!”

    “没有?”容景挑眉,笑看着她。

    “没有!”云浅月点头,拿起筷子继续吃鱼。

    “那就是这些鱼刺还不够,以后我多给你挑些,将鱼刺摆满荣王府的整个祠堂。”容景笑道,“今日没有,还有明日,明日没有,还有后日,总有一日没有会变成有的!”

    云浅月嘴角抽了抽,拿起桌子上的一双新筷子扔给他,“吃你的饭吧!”

    容景接过筷子,眉眼俱是浓浓的笑意。

    云浅月不再说话,继续低头吃鱼,低着的头眉眼也是盈满笑意,心里想着容景的话,好好爱就是让紫竹林永远住在她的心里,无论是桃花,还是杏花,还是海棠花,或者是梅花,兰花,桂花……所有花,都永远不及紫竹林!她扯开嘴角,似乎很简单。

    皇后一直看着二人,神色怔怔。

    云浅月吃了两口鱼忽然想起对面的皇后,抬起头,脸不由得红了。她刚才一时感动忘了姑姑还在对面坐着,她红着脸喊了一声,“姑姑!”

    皇后眸中的飘忽退去,定了定神,看着云浅月,又看了一眼容景,忽然笑道:“月儿好福气!姑姑们从来没有这等福气!比起荣王府历代荣王,景世子青出于蓝而胜于蓝。胜的不是一点儿半点。”

    云浅月见皇后看向容景的目光比早先暖了几分,她红着脸愤了一句,“他是脸红厚度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才是!天圣的护城墙都没他脸皮厚!”

    容景轻笑,“有朝一日你的脸皮也会比护城墙厚的!”

    云浅月脸皮一抽,夹了碟子里的一块鱼肉塞进容景嘴里,“少没羞!”

    容景无法开口,就着云浅月的筷子将鱼肉吞下,看向她的目光笑意深深。

    云浅月不再看她,见皇后笑看着他们,她轻咳了一声,当着长辈这样似乎太没礼貌了。她脸红地转移话题,“姑姑不是想知道我的事情吗?我现在就和姑姑说说吧!”

    “嗯,说说吧!”皇后从二人身上收回视线,笑着点头。

    她没有想到云浅月和容景私下里是这般相处的,一双小女儿坐在她面前,就这样平常的一顿饭,让整个沉寂了数年的荣华宫似乎都增添了灵动,让她的心不在孤寂如死,似乎也看到了希望。从他们背后,她看到了和她一样的姑姑太姑姑们每一日夜观看的那一株紫竹,以往是泪痕斑斑,伤痕累累,被岁月侵蚀似乎都磨没了生机,可是今日她似乎看到了所有阳光都略过宫殿外的花草景物,独独照耀在那一株紫竹上。阳光点点,风姿卓绝。

    她想着对面的一对人儿若能两全,也算全了百年来荣华宫和紫竹林的心愿。

    可是谈何容易?

    她轻轻一叹,将叹息压在心底。

    容景似乎了然皇后心中所想,他抬头看了皇后一眼,并未说话。

    云浅月看了容景一眼,一边吃着一边缓缓开口。从她失忆那日在皇宫御花园被夜天倾要押入刑部大牢说起,简单的概述她失忆后的主要事情。当然该略的地方都被她略去了!比如南凌睿的扇子,比如她身体里装着的其实不是这个世界的思想,比如她娘留给她的红阁。当然侧重说的是夜天逸回京后这两日的事情。尤其是今日早上太医院发生的事情,以及她和容景在老皇帝御书房听到的事情。

    她声音极低,仅够在座的三个人听到。皇后一直未曾打断她,静静听着,容景也始终未曾开口。将所有的事情交代完,三人一顿饭也吃罢。

    云浅月放下筷子,看着皇后,最后道:“姑姑,就是这样!明日夜天逸会教导我。”

    皇后点点头,面容凝重,半响不语。

    云浅月看向容景,容景斟了一杯茶递给她,温声道:“润润嗓子!”

    云浅月伸手接过,抿了一口,只听皇后终于开口,“我就说有你娘亲那般的女子,你怎么可能真正大字不识的废物?我虽然也料到了这些年你伪装一些东西,但也不曾料到你竟然私下里做了这许多大事儿。开山饮水解除北疆干旱,用计破解了五年前的北疆祸乱,梯田、灌溉、开拓了北疆数万顷贫瘠之地变成富裕土壤。别说还帮七皇子化解了太子殿下派去的杀手,只前面那两样,皇上若是知道的话,就不会放过你!”

    “他如今虽然不知道,但也不会放过我!”云浅月不屑地撇撇嘴。

    “那不一样!”皇后摇摇头,声音极低,“若你是小打小闹的一个小有才华的女子,皇上会当你是跳梁小丑,逗弄逗弄而已,也许让你飞出牢笼,也许会留在皇宫。但若是你大才已经盖过了天下男儿,一举一动可以影响天圣风云变化。那么你若是不留在荣华宫为夜氏皇后,那么只有一条路,就是死。这一点皇上对七皇子没说错。”

    云浅月眼睛眨了眨,“姑姑是不是严重了?皇上已经年迈!更何况他真奈何得了我?”

    “你还是不了解夜氏王朝,不了解皇上。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天圣泱泱大国,屹立百年。南梁、西延等诸国岁岁纳贡,朝中四大王府盘根错节,百年来,多少人想颠覆夜氏江山,但最后还不是无疾而终?”皇后看着云浅月,语气微沉,“夜氏隐卫遍布天下的势力和皇上的心狠手辣,谁若是小视,谁就会死。月儿,姑姑不是危言耸听。他年迈,才更心狠。就像是秋后的蚊子,将死之时,才是最毒之际。”

    云浅月点点头,这一点她承认皇后没说错,老皇帝已经濒临枯竭,才要下狠手洗礼。可是他没想到他最中意一直培养的儿子和她有如此深的牵扯。他大约本来调回夜天逸大约是要他归政,和他联手肃清荣王府和云王府,一番大换血,让天圣时局清明一片,江山蒸蒸日上。他相信夜天逸有这个本事,但是不想她和夜天逸通信数年,这算是一桩出乎他意料之外的事情,此时夜天逸又对她势在必得情深一片以至于反过来威胁他,怕是让他心里吐血,悔不当初这些年怎么就没杀了她了。

    “皇上本来就对荣王府和云王府早有铲除之意。只不过这些年都没有合适的机会。荣王府这两代荣王都甚是小心,没等皇上动手,便提前洞察了皇上意图,化解了数次危难。云王府则是有我和上面的姑姑坐镇,如今月儿的父王又儒弱,行事从不强进,这样虽然弱,但却同样让皇上抓不到把柄。理应外和,一有风吹草动,便提前防范,才让荣王府和云王府一直太平至今。”

    皇后看着二人,叹了口气,郑重地道:“如今你们两情相悦,公然请旨赐婚,算是将所有事情都摆在了明面。这样有一好,就是皇上明着再不好动手。但也有多处不好。就是从今以后,你们若是真改变云王府和荣王府百年命运,能结为连理,荣王府和云王府就会再兴盛百年也不是虚谈,若你们不能结为连理,那么下场不用我说,你们也能明白。荣王府和云王府连根拔起,再不存在。依附荣王府和云王府的根枝全部被摧毁,两府倾塌,你们二人,要么死,要么一死一活,死的人空留千古遗憾,活的人生不如死。”

    “我们就不能浪迹天涯?归隐方外?”云浅月想起容景说他埋在九环山的雪莲香和天雪山的胭脂醉。若是她他们离开,不理会这些,就凭她和容景二人,当真过不来逍遥的日子?她不相信!

    “月儿,你未免想得太简单了!天下看起来大,但也就是那么巴掌之间。归隐方外你们能归隐到哪里去?十大隐士世家全部归隐,可是真正隐了吗?皇室隐卫遍布天下,每一处都有无数暗桩。你们真能归隐?就算归隐,也许凭景世子和你的能力可以做到。但是你们难道要躲躲藏藏一辈子?永远不在世人面前露面?”皇后看着云浅月。

    云浅月立即打消了念头,摇摇头,坚决地道:“不可能!做人就要光明正大,堂堂正正!凭什么别人光明正大的活着,我要像过街老鼠一般,躲躲藏藏,人人喊打!”

    她想要自由自在,无拘无束,畅游天下,但可不是这般委委屈屈,东躲西藏的活着!

    “你能明白就好!”皇后看着云浅月摇头,目光落在容景脸上,容景面容清清淡淡,她说了这么多,没看到他露出丝毫情绪,她缓了口气道:“皇上本来就不容你们,如今又多了个七皇子。七皇子虽然维护月儿,但这是利也是弊。你们想过没有,若是皇上和七皇子联手,你们该当如何?真能抵抗得过吗?”

    云浅月心思一动,她还没想到老皇帝和夜天逸联手会如何?

    容景面色依然不变,迎上皇后的视线,淡淡道:“倾覆天下,倾我性命,在所不惜。”

    皇后面色动容。

    云浅月嘴角扯了扯,她就知道容景疯了,可是她如今偏偏想和他一起疯。曾经她对皇后说过,若是有朝一日,她不爱自己了,对一个人比对她自己还重要的时候,那么倾覆了天下又如何?如今容景在她心中已经很重了,一人之重,全天下人之轻,包括她自己。既然如此,她还有什么理由不陪着他一起疯?她看了容景一眼,笑道:“舍命陪君子吧!”

    输赢又如何?总也要抗争一回。输了,一座孤坟,合葬一培黄土而已,赢了,便是一生相依。总不能不战就屈己。这不是容景的作风,也不是她的作风。

    “错,是夫唱妇随!”容景纠正云浅月。

    云浅月翻了个白眼,“怎么不是妇唱夫随?”

    “都一样!”容景清淡的眉眼再次染上深深的笑意。

    云浅月抬头望向棚顶。有些悲哀地想着,还没定亲吧?她怎么就沦为妇女的行列了?

    容景看着云浅月有些郁闷的样子轻笑。

    本来殿内沉重的气氛因为二人两句谈话消失得无影无踪。

    “你们既然有此决心,我也不拦你们,就算想拦,看来也是拦不了的。”皇后也被逗笑了,看着二人道:“我本来不同意你们的事情。但如今既然你们二人心愿如一,至死不渝。更何况事情已经演变成这样,就算我不同意,皇上也不会放过你们。”

    云浅月从棚顶收回视线看着皇后。她对容景的感情若是真能收回的话,也不用皇后说了。老皇帝不放过她不怕,她也不是软柿子任他拿捏。遍布天下的隐卫算什么?她有红阁,红阁未必弱了,况且还有容景的势力。

    “景世子,本宫从今日起就将月儿交给你了!本宫没有儿女,我早已经将月儿当成我的女儿一般看待。这些年看着她长大,一直为她的终身忧心至今。本来以为你遭了大难,大病十年,月儿又一心喜欢太子,这一代你和月儿该不会有牵扯才是,没有想到还是改不了命运。”皇后看向容景,神色庄重,“既然你喜欢她,想要娶她,此生只此一人,那么就要说到做到。爱她护她,倾尽所有,在所不惜。”

    “姑姑放心,容景从不虚言。”容景正色地点头。

    “嗯,本宫相信你的人品。”皇后点点头,又道:“你们今日来我这里算是对了,本宫能知晓你们的情况,也好从旁协助一些,即便帮不上什么忙,也会做到不让皇上利用本宫坏了你们的事儿。”

    “景正是此意,姑姑勿怪景前来叨扰失礼之罪!”容景站起身,对皇后一礼。

    皇后轻笑,“景世子不必客气,你既然和月儿一起喊我姑姑,便是自己人。我等着你们大婚的那一日,也算是安慰了在荣华宫逝去的姑姑们的仙灵。本宫也会欣慰。”

    容景直起身,浅笑,“那一日不会让姑姑等太久的!”

    皇后笑着点点头。

    云浅月想着她这个姑姑从开始的强烈反对到恼怒到排斥再到如今和颜悦色,总算承认容景了!她瞥了容景一眼,想着这人今日的目的达到了。果然是不做无利之事。

    “月儿,你刚刚说香泉山灵台寺的普善大师可以帮助你恢复记忆?解开你娘所设下的凤凰劫?”皇后又看向云浅月询问。

    “嗯,据说是可以!”云浅月点头。

    “你娘亲当年为你下了凤凰劫必定是有她的道理。姑姑也赞成你的想法,没了记忆就没了记忆,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总之你还是你就行了。不过如今七皇子和你到底有多少牵扯,也只有你自己最清楚了。况且他用北疆之事威胁于你,那些事情如今的确不能公布于众。就算公布于众,也要在你和景世子大婚之后。七皇子了解你,你没失去记忆前也定是了解他,所以,你还是尽早将凤凰劫解了吧!也能了解前因后果。也免得再生出像今日那般的被动之事。”皇后叹了口气。

    “嗯!我明日便和他去灵台寺。”云浅月点头,还要再说什么,忽然听到远处有脚步声似乎是向荣华宫的方向而来,不同于宫女太监的脚步声,而是步履极轻,显然来人身怀武功。她虽然辨别不出是谁,但也猜到了几分,偏头看向容景。

    “是七皇子!”容景迎上云浅月的视线淡声道。

    “他这个时候来干什么?”皇后向殿外看了一眼,皱眉。

    云浅月也看向殿外,她和容景来的时候就已经未时了,如今一边吃饭一边说话耽搁这许多时间如今已经申时了。虽然有晨昏定省,但如今距离晚上定省还有一个时辰,况且出宫立府的皇子们是可以免去这个昏时定省的。

    三人不再说话。都猜测夜天逸来的用意。

    不多时,夜天逸果然进了荣华宫,和守在门口的孙嬷嬷说了一句什么。

    孙嬷嬷犹豫了一下,来到门口轻声禀告,“皇后娘娘,七皇子说他知道浅月小姐如今在荣华宫,前来接浅月小姐!明日皇上规定了课程,今日七皇子带浅月小姐去一趟灵台寺。”

    云浅月想着夜天逸原来是来接她的!这是带她要去灵台寺找普善大师恢复记忆了?她看向容景。容景对她点点头。云浅月起身站了起来,对皇后道:“姑姑,我先走了,大约今日晚上是不回来了,不用给我留门了。”

    “嗯,你要小心!”皇后看了容景一眼,对云浅月点点头。

    云浅月抬步向外走去。刚走到门口,只听容景传音入密在她耳边道:“不准让他牵你手,不准让她抱你,也不准恢复记忆后……对他还和以前一样。”

    云浅月脚步一顿,回头看向容景,见他面色虽然平静,但袖中的手微微蜷着,这是他紧张时候的表现,她好笑地点点头,无声道:“知道了!”

    容景似乎笑了一下。

    云浅月再不多言,出了内殿,又出了外殿,推开门,就见夜天逸站在门口正看着她。夕阳打在他雪青色的锦袍上,他容颜俊逸,丰神俊朗。他的美不同于容景被岁月洗礼冰雪淘沉的雅致风华,而是大浪千帆过尽之后隐藏锋芒的一把上好宝剑。这二人不可比拟。她敛住所有情绪走向他。

    “我已经派人给普善大师送去了信,我们这便去吧!”夜天逸看着云浅月向他走来,俊逸的容颜露出微笑,眸光是那种让人沁入到骨髓深处的暖,声音也是温暖,“你是骑马还是坐车?”

    “骑马吧!”云浅月对着这样的暖意冷不下脸。坐车免不了同处一车,还是骑马自在些。

    “好!”夜天逸应声,当前转身向宫外走去。

    云浅月看了一眼那株坐落在南角的紫竹,跟着他身后向宫外走去。

    二人脚步声走远,容景忽然拿起桌子上的一只筷子向房顶打去。皇后一惊,只听房顶传来一声熟悉的惨呼,紧接着一个身影从房顶上掉了下来。皇后看着掉下的人刚要大喝,想起容景还在,便生生压下。

    “睿太子,今日收获不小啊!”容景看着躺在地上不动的人低声开口。

    皇后闻言一怔,看着躺在地上的人,那人背着身子似乎被点住了穴道一般一动不动,但是看穿着还有他手中的扇子的确是南凌睿无疑。她面色一沉,“睿太子怎么在本宫这里?”

    “景世子,你先给本太子解开穴道。下手也不轻点儿,你想废了本太子不成?”南凌睿声音怪异,显然是被制住要重开穴道却是不能,只能忍着难受回皇后的话,“皇上准了本太子也住进荣华宫,本太子自然要向皇后来报道了。”

    “不可能!睿太子开玩笑吧!你如何能住进本宫这里?”皇后腾地站了起来。

    “本太子怎么可能说谎,皇上是真的同意了。早先时候本太子说这话来着,就在这宫门外,难道皇后娘娘忘了不成?”南凌睿咬着牙喊,“景世子,你赶快给本太子点开穴道。”

    皇后想起早先冷贵妃被云浅月打毁了容貌,皇上来了,南凌睿跟着来的,似乎是说过这样的话。她住了口,看向容景。

    容景坐着不动,看着南凌睿,慢悠悠地道:“睿太子,听人墙角可不是个好习惯!”

    “本太子跟景世子学的!景世子不是最喜欢听墙角?”南凌睿道。

    “睿太子所言差矣。景最喜欢的是点人穴道,点了还不想解。”容景淡淡扬眉,“尤其是睿太子今日听到了许多不该听的,不交代些什么,是不是说不过去?你说是要了你的命好?还是将你毒哑毒聋然后废了手脚扔去乱葬岗自生自灭好?睿太子选一样如何?”

    皇后心中惊异,想着这可是南梁太子。杀了他有什么后果?她看着容景,并没开口。今日之事的确是秘事儿,关系重大,被睿太子不知道听了多少,若是他说出去或者做些什么对他们不利的话,后果不堪设想。

    “景世子,做人可不能如此不厚道,我可是帮了好几回小丫头的。就算不看僧面也要看佛面吧?你若是杀了我的话,小丫头会很伤心的。”南凌睿语气虽然怪异隐忍,但却并无丝毫怕意,“乱葬岗那个地方都是恶狗,本太子可不喜欢。就本太子这一身细皮嫩肉的景世子也下得去手?”

    “睿太子可以试试!”容景不动声色地看着南凌睿。“她伤不伤心我不知道,但我知道如今睿太子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景要杀你,轻而易举。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

    “好你个容景,够狠!”南凌睿忽然咬牙切齿。

    “睿太子既然知道我够狠,那就交代吧!”容景淡淡道。

    “你想知道什么?告诉你,本太子就只会交代一件事情,你想好了再问。多一件都休想知道。就算你将本太子杀了,扔乱葬岗喂狗也休想让我再多说。”南凌睿磨牙,终于妥协。

    “睿太子那把扇子……”容景缓缓开口。

    “你想要?不可能!除了这件事情什么都好说。”南凌睿立即截住容景的话。

    “我不是想要。”容景摇摇头,目光落在南凌睿手里的扇子上,眸光幽如深潭,“我只是想知道这把扇子的由来。”

    “就知道你要问这个,你先解开我的穴道!”南凌睿哼了一声。

    容景拿起一只筷子向南凌睿飞去,筷子“啪”的一声打在他后背,他闷哼一声,从地上站起身,脸色有些发白,转过身看着容景,“本太子自认隐藏功夫隐秘,你是怎么察觉出来的?”

    “这要多谢姑姑!”容景看了一眼皇后。

    皇后不解地看着容景。

    “记得我们进来的时候姑姑喊了一声。姑姑为何会发现我们来到?”容景问皇后。

    皇后指了指床头的镜子,“本宫那时候并没有睡。看到一个影子进来,才发现你们!”

    “睿太子明白了吗?那镜子里面当时照住的不是我们,而是你,”容景看了一眼床账内的镜子,解释道:“姑姑没有武功,只是略微有些身手而已,自然不可能发现我们,当然也不可能发现你。得益于的就是那面镜子。而那个镜子的角度照的方向是房梁和她床前三丈之距。我们当时进来并没有靠近床前三丈的距离。只有你先我们一步来到了房间,直接上了房梁。才被镜子照到。”

    “原来如此!好管用的镜子!”南凌睿恍然大悟,对容景挑眉,“那你也是从镜子中发现本太子的了?”

    容景摇摇头,“睿太子的隐藏功夫虽好,但还瞒不过我!”

    南凌睿哼了一声,看着容景,“既然你早就发现本太子了,为何这时才说出来!你这不是故意给本太子机会让本太子偷听墙角?”

    “我是想着睿太子没吃午膳吧!看着别人吃膳的滋味如何?”容景也挑眉看向南凌睿。

    南凌睿脸一黑,走过来一屁股坐下,对皇后道:“本太子不吃剩菜残羹,皇后娘娘再另外给本太子备一桌来。”

    皇后皱眉看着南凌睿,面容威严,提醒道:“睿太子,这是本宫寝宫!睿太子在这里未免有失礼数,传扬出去不仅对本宫声名不好,也会对睿太子名声有损。”

    “那为何他在这里?”南凌睿一指容景。

    “景世子与睿太子自然不同!”皇后看了一眼容景。

    “怎么就不同了?因为他是容景?还是因为他是您侄女喜欢的人?”南凌睿挑眉,瞥了一眼容景,将手中的扇子“啪”地扔给他,“一口一个姑姑,景世子叫得到顺口!想要知道这把扇子是怎么来的?自己看!”

    容景伸手接过扇子,缓缓打开,当看到里侧手握扇柄处的字迹面色一动。

    “皇后娘娘,本太子饿着呢!你要是不吩咐,本太子可对外面喊了!”南凌睿不再看容景,看向皇后。见皇后不动,他对外面张口就喊,“来……”

    “睿太子!”皇宫薄怒,出言喝止。

    “姑姑,吩咐人再备一桌膳食吧!”容景抬起头,见皇后面色不虞地看着南凌睿,他将手中的扇子递给她,温声道,“姑姑看了便知!”

    皇后疑惑地接过扇子,当看到里侧扇柄处的字迹一怔,猛地抬头不敢置信地看着南凌睿。

    南凌睿忽然笑了,对皇后眨眨眼睛,“皇后娘娘,您确定连一顿膳食也不管本太子?”

    ------题外话------

    南凌睿的秘密要揭开了!O(n_n)O~

    谢谢下面亲们送的钻石打赏鲜花!

    kikilovejie(100钻)、redamber(40钻)、染心夜(10钻100花1000打赏)、吕奶奶(100花)、chenli99cc(10钻1000打赏11花)、keykey131488(10钻10花)、13030701999(10钻10花)、15923079137(10钻)、花败不堪(2钻4花100打赏)、yuwenhongmgh(2钻)、寻梦的小刺猬(1钻)、徐熹霖(100打赏5花)、冰城残留的冰凉(10花)、幸福思念(1钻)、尖叫色(1钻)、orange1997apple(1钻)、myheart1218(1钻1花)、499415104(200打赏)、清夜画真真(188打赏)、风韵三十(1钻1花)、joannahu99(1钻),么么O(n_n)O~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澳门博彩娱乐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纨绔世子妃47》,方便以后阅读纨绔世子妃第四十七章 夫唱妇随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纨绔世子妃47并对纨绔世子妃第四十七章 夫唱妇随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纨绔世子妃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