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 千娇百媚

    云浅月回头看了风烬一眼,见他向荣王府的方向飞身而去,她笑了笑,施展轻功向孝亲王府而去。风烬本性纯善,不同于夜天逸。夜天逸看起来良善,但是骨子里还是流着夜家男人的冷血,她希望风烬即便不和容景相处很好,但也不要让她为难,她就知足了!

    大约盏茶时间,云浅月就来到了孝亲王府。她目测了一下方位,绕过前院,直接飞身向东北角的一间小院飞去。来到那间小院,她轻飘飘落在了小院内的一株桂树上,一只鸟儿正在树上歇凉,见她来了惊得要飞起来,她轻轻将那只鸟儿攥住,摸摸它的头,鸟儿立即一动也不动了,她看向小院的主屋内。

    主屋内此时有隐隐的说话声传出。

    “公子,您真的要娶云王府大小姐?”一个年轻女子声音传出,“奴婢听说云王府大小姐容貌还好,只是品行实在不怎么样!刁钻跋扈,脾性极差。动辄就对下人打骂用刑。只不过是落了个好的才名而已。”

    女子话落,屋内无声音传出。

    “而且那大小姐不得云王府浅月小姐喜欢,风侧妃早就被贬为了侍妾,被关进了云王府的祠堂。如今云王府是浅月小姐掌家,大小姐在府中没有什么地位。若不是有外公凤老将军,大小姐恐怕如今都无法在云王府立足。”那年轻女子又道。

    屋中依然无声音传出。

    “据说从凤侧妃被关入祠堂后,大小姐不但不思过反省,还日日在香荷院闹腾,惹得本来对她有几分怜惜的云王爷也厌烦了她,如今也不甚待见她了。你想想,您若是真娶了她,根本就得不到云王府的支持。那您岂不是更不会受到咱们王爷重视了……”那个女子又道。

    屋中依然无人说话。

    “公子?奴婢说了半天,您怎么一言不发呢?”女子有些心急,“从昨日王爷派人递来云王府大小姐的生辰八字后您就一直一言不发。难道您真同意了王爷的安排不成?”

    “同意如何?不同意又如何?”屋中传出一个极淡的男子声音,淡的似乎他说的话令人转眼就能忘记这样的声音。

    云浅月一怔,她听过许多声音,容景的温润,夜轻染的张扬,夜天逸的内敛,夜天倾的冷沉,南凌睿的风流,云暮寒的冷漠,风烬的邪魅,等等,却从来没听过这么淡的让人很快就能忘记的声音。

    “公子,同意不同意这区别可大了啊!”那女子似乎一愣,连忙道,“您同意的话,就要将大小姐娶进来给您做夫人,您若是不同意的话,赶紧去求王爷。王爷毕竟是您的……”

    “求就管用?香雾!你还是太不了解如今的情势了!”男子笑了一声,似乎是在笑,但又听不出丝毫笑意,“这是皇上的意思,是凤老将军的意思,是老王爷的意思,是王爷的意思!保媒的人是德亲老王爷。我何德何能让这么多大人物为了我一桩婚事东奔西走?”

    那个叫香雾的女子立即住了嘴。

    “其实不是我何德何能!而是荣王府的景世子和云王府的浅月小姐才让我有了这等福气!你说我不想娶就管用?求就管用?”男子又笑了一声。

    香雾忽然没了声。

    “你下去吧!我静一静。”男子吩咐。

    香雾似乎失了所有声音,不再说话,默不作声地退出了房门。心里想着若是皇上的意思,凤老将军的意思,老王爷的意思,王爷的意思,保媒的人又是德亲老王爷,公子如何能抗争得过?看来这云王府的大小姐怕是十有八九要迎进门了。

    屋中再未传出声音。

    云浅月看着香雾出了房门,女子身着婢女打扮,身量娇小,她出了房门后小脸上显而易见染着忧色,只见她关上房门,走到隔壁的一间屋子里抱了一个木盆,木盆里放着衣物,她端着木盆出了院子。

    她离开后,这个小院再无一人!

    云浅月打量了一眼这间院子,小院有些破败残旧,除了刚刚离去的香雾外,院中再没有其他婢女小厮以及侍候的仆人。可见孝亲王府这个三公子果然在孝亲王府不受宠。

    据说他是孝亲王在一次醉酒后纳了府中的一个涮洗的丫鬟,丫鬟长得极丑。孝亲王醒来后悔恨不已,要杀了那丫鬟,正好被孝亲老王爷撞见,于是拦住了孝亲王,将丫鬟赶了出去。不想一年后,丫鬟抱着一个婴儿回到了孝亲王府,但孝亲王认为那件事情是他平生侮辱,他不承认这个孩子,丫鬟苦苦哀求,孝亲王无动于衷,要将丫鬟乱棍打出去,孝亲老王爷再次出面,但只留下了孩子,那丫鬟独自一人离开了孝亲王府,自此后杳无音讯。

    当时孝亲王已有两子,一是孝亲王妃所生的第一个儿子,就是如今的小王爷冷邵卓。另一个就是孝亲王一位侧妃所生的二公子。这个孩子被排行第三,是三公子!他入府后,因不得孝亲王所喜,所以也一直未得孝亲王赐名,故而并未曾列入族谱。

    孩子留在府中后,虽然是公子,但并未曾得到公子的对待。孝亲王也对其不闻不问,孝亲老王爷偶尔会照拂一下,但大约也是觉得此子出身太差,成不了大器,也不冷不淡。不久后,孝亲王的一位侧妃所生的二公子夭折,后来孝亲王无数姬妾,却再未得子。只有冷邵卓和这个三公子!但是孝亲王一直不承认这个三公子,只认冷邵卓一子。

    所以,这也就是为什么孝亲王府明明有个三公子,当时冷邵卓被夜天倾施展功力对抗南凌睿,却被南凌睿趁机重伤了他时孝亲王口口声声老臣只有一子的说法。

    五年前,老皇帝兴起了一场文试会,要求除卧病在床的景世子外京中所有公子都参加。孝亲王府这位三公子才第一次在京中露面,遗忘了十多年才被人们想起。那年文试会她正好不在京中,装病未参加,只听说这位三公子在文试会上展露了一手才华,老皇帝大赞,要求孝亲王给他赐名,但被这位三公子给拒绝了,说“孝乃是报父生养之恩,此生不入孝亲王府族谱,就是为父王尽孝了!”,她当时听到这位三公子的话时还一笑,想见见这个人,后来因为出了夜天逸的事情,便渐渐遗忘了这个人。

    据说当时孝亲王脸色极其难看,老皇帝却是喜欢此子,给他封赐了一个从七品的职位。从七品职位虽然不高,但是要知道那时候京中诸位公子不经参考是不会随意受职,所以他这个七品职位是开了先河,也曾经一时风头无两。因为他那时候才十多岁,还不能接受官职,所以老皇帝言及冠后再上任,职位暂且保留。

    虽然他得了封赐,但是孝亲王却并没有因这个封赐而对他改观,依旧是不闻不问,所以他在孝亲王府的待遇也未曾好。这位三公子似乎是一个很容易让人忘记的人,当年的那件事情之后,不久后人们便渐渐忘记这位三公子,只知道孝亲王府的小王爷,到如今五年,因为这次要和云王府联姻,他才被人们重新记起。

    “咳咳……”屋中忽然传出两声轻咳声。

    云浅月打住思绪,转头看向主屋,浣纱格子窗蒙了一层厚厚的灰尘,几乎看不出屋中的动静。那咳声似乎压抑着什么,有些难受,她静静听了片刻,那咳声依然不止,她眸光微闪了一下,忽然将手中的鸟儿放飞出去,足尖轻点,飘身下了桂树,并未从窗而入,而是直接抬步来到门口,伸手推开了房门。

    伴随着她推开门,咳声忽然止住了一下,又继续咳了起来,只是轻了一些。

    云浅月并没有急于进去,而是将身子倚在门框上,透过珠帘,看向屋内。只见屋内洁净无尘,并不像是在外面看到的一样门窗破败,满布灰尘。桌椅虽然不是上好材料,但也是完完整整,干干净净。一个年轻男子背着身子坐在窗前,正看着窗外,而他目极处正是她所在的那颗桂树的位置。从外面看屋内,灰尘太多,一丝也看不见,可是从内部看外面,却是可以看个隐约大概。她并不说话,而是看着男子,听着他轻轻的咳声。

    男子也未回头,一直咳着,大约半柱香后,他终于止了咳声,淡声开口,“我就知道今日我这蓬荜要来贵客!浅月小姐身份尊贵,踏足污尘之地,不怕尘埃染了衣服?”

    云浅月忽然一笑,“染了衣服倒是不怕,就怕三公子不欢迎我!”

    “是不欢迎!浅月小姐请吧!”三公子依然不回头,语气自始至终都是一个音调。

    “我这个人向来脸皮厚,而且还最喜欢的就是热脸贴人家冷屁股。三公子不欢迎怕是也不管用,既然来了,也不能白来一趟不是?”云浅月忽然抬步走了进来,伴随着她走进来,敞开着的门被她轻轻一挥手关上,她站在男子身后三尺的地方笑道:“来者是客,三公子给我一个背影,这可不是待客之道!”

    “孝亲王从未教我待客之道,浅月小姐似乎也算不上客人。哪里有客人不经主人允许就闯进房间的?”三公子依然不回头,淡声道:“浅月小姐是不是走错地方了?这里是孝亲王府,可不是荣王府的紫竹院!我是一个没名姓的人,可不是景世子。浅月小姐可要分清楚了!”

    “走没走错我还能分得清楚!”云浅月目光落在三公子脊背上,忽然对他出手,三公子一动不动,她眸光微微眯起,掌风不停,一掌打在了他的脊背上,三公子顿时吐出一大口血,身子向地上倒去。

    云浅月撤回掌,衣袖轻轻一扫,将他身子扶住,她瞥了一眼地上一片血,血色泛着紫色,她面色一变,“紫草之毒!”

    三公子忽然转过身看着云浅月,一张容颜暴露在她面前。

    云浅月刹那被三公子的容颜一晃,顿时不敢置信地看着他,“你……你居然是……你……千娇百媚……”

    她结巴了两下,忽然没了音。从来她未曾像今日这般惊异过。火烧望春楼那日被烧死了几百人,她后来冲进去只救了一个人,就是望春楼的头牌娇娇。三公子居然是娇娇,冷邵卓的红颜知己,她和冷邵卓结的最大仇就是因为她火烧望春楼毁了他的娇娇,当时冷邵卓口口声声要为娇娇报仇,才对她当街截杀,怕是从来做梦也相像不到娇娇居然就是他的弟弟,而且还是他日日在府中欺负的人!

    “呵,能让天不怕地不怕的浅月小姐吃惊若此,就算中了紫草之毒,死也无憾了!”三公子掏出手绢抹了抹嘴角的鲜血,看着云浅月忽然笑了一声。

    云浅月定了定神,抬头望向棚顶,她第一次眼拙了!冷邵卓眼拙也就罢了,他本来就是二五眼,可是她呢?这明明是个男人,她当时怎么就将她当成女人的?可是她着女装时那千娇百媚的摸样她如今还记忆犹新,她看着棚顶片刻,忽然上前,对三公子再次出手。

    这回三公子所坐的椅子忽然倒退了三尺,它倒退的速度极快,让云浅月摸了个空。

    云浅月挑眉看着他,“我当时竟然不知道你武功如此之好!看来真是眼拙到家了!”

    “浅月小姐最好别再靠近我,这紫草之毒你若是不想染上的话就立即出去!”三公子看着云浅月,出声警告。

    “紫草之毒我其实一直也想放在身上试试,只不过没机会罢了!”云浅月再次出招,不见她如何动作,三公子眼前一花,已经被她扣住了手腕,他面色一变,她低声道:“别动,跟我走!”

    “不可能!”三公子极淡的声音忽然极冷,用没被扣住的那只手对云浅月出掌。

    “你说若是冷邵卓知道他一直欺负的弟弟其实就是娇娇,他会如何?”云浅月再次扣住三公子另一只手,让他被钳制得一动不动,她淡淡扬眉,“或者说你中了紫草之毒若是死了的话,也许你不怕死,但是尸体我帮你好好保留着,等冷邵卓醒来我再给他的话,你说他会不会一怒一下对你鞭尸?或者……奸尸?”

    “原来浅月小姐不仅喜欢强迫人,还喜欢威胁人?”三公子挑眉。

    “你说错了!我不仅喜欢强迫人,喜欢威胁人,还有一个特殊的嗜好,就是喜欢将一个人扒光了挂到城门上去。”距离的极近,云浅月看到了他一双淡紫色的眸子。他皮肤白皙,容颜极美,再配上一双紫色的眸子,果然倾国倾城,怪不得能坐上望春楼的头牌!而且当初连她都将他看成是女人。

    她仔细地看着他的脸,这一张脸不是易容的,从三年前她好奇之下跑去望春楼看他,当时还惊异可惜这么一个女子不幸沦入风尘,居然还要赎出她,被他拒绝了,不想今日知道他居然是孝亲王府的三公子。三公子就五年前出府一次,只谈论他被老皇帝赐封了七品官职,无人谈及他容貌,从来未曾听闻说孝亲王府的三公子长得极美,是京城的美男子,这样的样貌不可能不被人说道,那么只有一个原因,就是他在孝亲王府一直是易容的。

    “哦?浅月小姐的口味果然不同寻常的重,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个原因,景世子才非你不娶?”三公子再次挑眉,似乎没有丝毫惧意。

    “他喜欢我的地方多了!少废话!你到底跟不跟我走?”云浅月忽然没了耐性。好好的一个男人装了女人在望春楼做了三年头牌。和冷邵卓那个不是人的东西虚与委蛇,而且还是他亲哥哥,虽然未曾到那一步,但是总会搂搂抱抱吧?他是怎么忍受的?报复孝亲王就让他能忍受至此?

    “不走!”三公子断然摇头。

    “你就不问我要带你去哪里就说不走?”云浅月看着他。

    “哪里也不走!”三公子道。

    “你中紫草之时是不是火烧望春楼那一日?你运功抵抗了两个月,如今已经身体乏力,再也抵抗不过,油尽灯枯之时,性命不过顷刻之间。”云浅月看着三公子,“我可以不救你,你若死了,云香荷自然和你的联姻轻而易举解除,孝亲王府还只剩下冷邵卓一人,但是孝亲王自然不会让他心爱的儿子娶一个庶女,所以,云王府和孝亲王府联姻之事就会告吹,我自然乐见其成。”

    “那恭喜浅月小姐!没想到我死对你来说还是一桩喜事!”三公子眸光闪过一丝冷嘲。

    云浅月淡漠地看着冷邵卓,“人的一生,何其短暂?你觉得你就这么窝窝囊囊的死了对得起你来这世上一遭吗?”

    三公子忽然沉默。

    “人生下来没有贵贱,有贵贱之分的是在心!你将你自己不当人作践!即便给你一个比天还高的身份你也尊贵不了!”云浅月忽然放开手,后退了一步,冷然地道:“容景七岁中了催情引,服下了一颗天下至寒之毒的寒毒丸,后来又受了一掌致命的伤。九死一生,与寒毒顽疾抗争了十年。和你受了些年的冷遇和被冷邵卓欺负几次的小委屈比起来,他是不是早会死了一万次自暴自弃了?”三公子忽然偏过头,不看云浅月。

    “人贵重,贵在自重!选择不了出身,但可以选择如何生存!”云浅月看着三公子。

    “浅月小姐这是来教训我了?”三公子忽然冷笑一声,“你是云王府嫡女!出身尊贵!如今炙手可热!得景世子一心一意,七皇子为你痴狂,冷小王爷黯然神伤,夜太子整日心神不宁,南梁睿太子对你维护,云老王爷和皇后对你宠着,你没吃过糠咽过菜,自然站着说话不腰疼!”

    云浅月面色一沉。

    “浅月小姐请吧!这里是茅草小屋,盛不下你这尊大佛!”三公子忽然背转过身。

    “舜发于畎亩之中,傅说举于版筑之中,胶鬲举于鱼盐之中,管夷吾举于士,孙叔敖举于海,百里奚举于市。故天将降大任于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所以动心忍性,曾益其所不能。人恒过,然后能改;困于心,衡于虑,而后作;征于色,发于声,而后喻。入则无法家拂士,出则无敌国外患者,国恒亡。然后知生于忧患,而死于安乐也。”云浅月身子站得笔直,看着三公子的侧脸,将《孟子》的(战国)一字一句背了出来。

    三公子身子忽然一震,却并未回头。

    “既然你不同意和我走,那么自己好自为之吧!”云浅月忽然转身,抬步向外走去。她脚步不快,等着三公子喊等等,可惜她走到了院子,也没听到他的喊声,想着有些人自己既然扶不上墙,那么你抢回他的性命又如何?她不再等,足尖轻点,飞身离开。

    “我跟你走!”她身形刚飞起,屋中传出三公子的声音。

    云浅月停住脚步,看向屋内。

    “我跟你走,然后如何?”三公子又问。

    “你若是能活!我便许你一个锦绣前程大展抱负的机会,也许有朝一日,你的身份会高于孝亲王,你若是不能活,该如何就如何!”云浅月清声道。

    “好!”三公子从屋内走了出来,看着云浅月吐出一个字。

    “那就走吧!跟在我身后就可以!”云浅月足尖轻点,飞身而起。她的娘亲之死,荣王爷之死,叶倩那只万咒之王的死,都离不开紫草之毒。当年她娘抵抗不过死了,她就不信世界上没有药物能解了这个毒,更何况她也想知道他如何中了这紫草的毒,还有三公子这个人,能在她眼皮子底下男扮女装,唯妙唯俏,且在火烧望春楼时她将他救出来却在她眼皮子底下溜走的人,天下没有几人,这等人才,死了可惜!

    三公子点点头,足尖轻点,飞身而起,依言跟在云浅月身后。

    云浅月并没有回云王府,而是直接向荣王府而去。三公子见云浅月前去的是容王府的方向,看了她一眼,并未出声。

    二人一前一后,大约一盏茶时间来到了荣王府。

    云浅月身形不停,绕过荣王府的层层防护直接飞向紫竹林,来到紫竹林,她身轻如燕地飞跃紫竹林的顶端,三公子咬了咬牙,身形拔高,却轻功还是不及云浅月,只能踩着紫竹林顶端的竹梢而过。

    二人飘身而落,十八隐卫被惊动,顷刻间出现,当看见是云浅月,齐齐又退了下去。

    云浅月抬步向院内走去,三公子抬步跟在她身后。

    “浅月小姐,您怎么来了?”青裳迎了出来,见到云浅月一怔,又看到了她身后跟着的三公子一惊,“望春楼的娇娇?”

    云浅月停住脚步,回头看了一眼三公子,见他面无表情,她对青裳笑了一下,“你也认识他?”

    “浅月小姐,她……他……怎么会?”青裳看着三公子,难得镇定的小丫头也会惊异,对云浅月道:“我虽然没去过望春楼,但是以前到处都流传着娇娇的画像的,奴婢自然识得!”

    “原来是这样!”云浅月点点头,问道:“你家世子呢?”

    “世子和风公子正在书房。”青裳道。

    “嗯!我去找他。”云浅月抬步向书房走去。她走了两步,见三公子站在原地不动,她道:“跟上!”

    “景世子的书房我能进入?”三公子低声问。

    “能!我说过,人无贵贱之分。容景不让人近身三尺,但不等于他会看不起谁。无论是在我的眼里,还是在他的眼里,天下人都是一样。皇帝或者乞丐,在我们的面前都一样是人看待。”云浅月看着三公子,认真地道。

    “是我愚了!多谢浅月小姐!”三公子忽然一笑,这一笑却是真了几分。

    云浅月也是一笑,转过头继续向前走去。

    三公子抬步跟在她身后也向容景的书房走去。

    青裳看着三公子的背影,有些愣愣的。这个人面容长得像是娇娇,可是哪里千娇百媚了?明明就是一个男子。她有些疑惑不解。

    来到容景的书房,云浅月还没走近,就听到风烬的怒吼,“容景,你别太过分!”

    她脚步一顿,想着容景又欺负人了!

    “风公子,我并不觉得过分!有得必有失!鱼与熊掌哪里能兼得?不过是要选择一样而已。”容景慢悠悠的声音从里面传来,和风烬恼怒的声音形成强烈的对比。

    “让我答应这个条件你做梦!不可能!”风烬显然气急。

    “我不着急,风公子慢慢考虑,什么时候你觉得同意,我们再谈也不迟!”容景又道。

    “我什么时候都不会同意!你就死了这条心吧!”风烬忽然打开门,怒气冲冲走出来,他刚打开门就见云浅月站在门外,他脚步一顿,看了她一眼,怒意不消,刚想说什么,就见到了她身后的三公子,一愣,眯起眼睛问道:“他是谁?”

    “你不认识他?”云浅月挑眉。

    “娇娇?”风烬看着三公子,有些讶异,“你居然是男子!”

    “风公子,幸会!”三公子对风烬点了点头。

    风烬看向云浅月,似乎有些不解她怎么带了他来了这里。但并没有问,而是对云浅月恼怒地道:“告诉你,他想将我赶离你身边不可能!”

    云浅月眨眨眼睛,看向书房内,只见容景正坐在窗前的靠椅上向外看来。见她看他,对她笑了笑,又看向她身后的三公子挑了挑眉,温声道:“三公子光临寒舍,请进!”

    云浅月眸光微闪,容景居然知道她带来的是孝亲王府的三公子!

    三公子没从容景脸上看到任何看低的表情,只见他神情温和,面容温润,他淡到极致的声音忽然有了丝情绪,“多谢景世子!”

    云浅月想着人比人气死人,这就是容景的魅力!她辛苦一趟废了不少唇舌将这个人带来,他一直都鲜少有情绪,容景一句话就让他有了情绪。她眼皮翻了翻,对风烬道:“你见到风家主了吗?”“没有!”风烬摇头,脸色不好。

    云浅月想着他和她一起离开云王府的,到如今没多少时间,到这里来估计先和容景来了这个书房,没见到风家主也正常,她对容景道:“让他先见见风家主!”

    “青裳!带风公子去见风家主!”容景对外吩咐了一句。

    “是,世子!”青裳连忙应声,对风烬一礼,“风公子请随奴婢来!”

    “不见!”风烬丢出一句话,足尖轻点,要飞身离开。

    云浅月伸手一把拽住风烬,对他道:“见见而已!你放心,我不答应,没有人能让你离开!”话落,她看了容景一眼,对风烬强调,“他也不行!”

    风烬面色暖了下来。

    “去吧!”云浅月好笑地看了他一眼,其实风烬别看脾气最暴躁,其实最好哄。他曾经受过的灾难太大,让他没有安全感,心极其脆弱,生怕她丢开他。

    风烬忽然对容景哼了一声,容景眉梢挑了挑,并未言语。他对青裳道:“带路吧!”

    青裳连忙带路,风烬跟在她的身后向药园走去。

    云浅月抬步进了书房,走到容景身边,皱眉看了他一眼,“你又欺负风烬了!”

    “没有!”容景摇摇头。

    “没有?没有他能气成那个样子?”云浅月挑眉。

    容景伸手将她一揽,抱在了怀里,对他正经八百地道:“他像是个离不开娘的孩子,我在教他长大。”

    云浅月闻言顿时好气,用胳膊猛地撞了他一下,容景闷哼了一声,她顿时觉得自己撞得重了,连忙伸手给他去揉,容景伸手抓住她的手,对她轻笑道:“撞我一下你都舍不得我疼,难道忍心我日日吃醋酸得牙疼?”

    云浅月闻言好笑地身后推开他,嗔了他一眼,“我拿风烬当家人,风烬也拿我当家人!你醋什么?况且你急什么?风烬他早晚会回风家的!只不过风家不拿出最大的代价来,我不会放人罢了!他不可能总跟在我身边!”

    “嗯,那我暂时忍忍他吧!”容景顺势放开云浅月,笑着道。

    云浅月翻了个白眼,看向三公子,对容景正色道:“三公子也中了紫草之毒!你看看他能救吗?有没有办法救他?”

    容景闻言笑意顿收。

    ------题外话------

    美人们,有积攒到月票的就甩来,月票好忧伤呀!(⊙_⊙)

    正在酝酿大高潮,让我们月儿和景美人发威!O(n_n)O~

    谢谢下面亲们送的钻石打赏鲜花!

    chenjing8828(250钻)、szbanban(160钻)、吕奶奶(100钻)、kikilovejie(100钻)、zhejiang2834(17钻石2000打赏50花)、不讨喜的丸子(10钻141花)、shirleynsh(1000打赏)、淡沫如湮(5钻20花1314打赏)、冰城残留的冰凉(10钻)、辣椒姐54(5钻)、林涵丶曾学瑞(850打赏)、bella2012(10花188打赏)、看尽世间苍凉(10花)、徐熹霖(2钻)、清夜画真真(388打赏)、花落风逝(200打赏)、544139600(1钻4花)、寻梦的小刺猬(1钻)、ename008(1钻),么么O(n_n)O~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澳门博彩娱乐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纨绔世子妃61》,方便以后阅读纨绔世子妃第六十一章 千娇百媚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纨绔世子妃61并对纨绔世子妃第六十一章 千娇百媚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纨绔世子妃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