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 你要就给

    云浅月知道容景和她一样,紫草之毒都是他们心中的痛,恨之极致!

    “三公子,请坐!”容景站起身,淡淡一拂衣袖,对三公子指了指他坐过的软榻。舒榒駑襻

    三公子看了一眼那软榻,又看了一眼容景,依言走过来坐下。

    容景伸手去给三公子把脉,三公子一躲,容景看着他,他低声道:“景世子,我知道你有不让人近身三尺之距的规矩,你……用别的方法给我把脉就行,我不过是污浊之身,脏了你的手……”

    云浅月撇开头,自小受过何等的苦,让他如此贬低自己?

    “三公子无需自贬,规矩偶尔也有例外!”容景伸手按在了三公子左手手腕上,三公子手腕一颤,并没有再躲开,只是他脸上表情有些动容和感动。

    云浅月不说话,站在容景身边,看着二人。早先她扣住三公子手腕时趁机给他把了脉。他的紫草之毒被他运功抵抗一直控制在心脉之外,若是能找到适当的办法,应该能有救。

    三人不再说话,书房静若无人。

    半响,容景放开三公子的左手,按向他的右手。

    云浅月眸光也看向三公子的右手,须臾,她抬头看着容景,他如诗似画的容颜色泽淡淡,看不出丝毫情绪。不过他微抿的唇瓣能让她看出这件事情应该很棘手,不容乐观。她唇瓣也紧紧抿起。

    三公子忽然抬眼看向云浅月,只是一眼,又垂下头,并未说话。

    许久,容景放开手,对云浅月温声道:“紫草之毒其实有一种药物能克制!”

    “什么药物?”云浅月立即问。

    三公子也看着容景。

    “胭脂赤练蛇的蛇胆!”容景看着云浅月道。

    云浅月心思一动,胭脂赤练蛇极其稀少,甚至普天之下能得到一条也是难如登天。但是正巧夜轻染手里有一条,而且宝贝到极致。可是只有杀了胭脂赤练蛇才能取出蛇胆用药吧?夜轻染会给吗?她看着容景,“就没有别的办法了?”

    “若是三公子两个月前就来找我,也许还有别的办法。如今紫草之毒已经接近他心脉,除了胭脂赤练蛇的蛇胆,再无别的办法了!”容景对云浅月摇摇头。

    云浅月有些头疼,伸手捂住额头,郁郁地道:“夜轻染不会给我们的!”

    “那就看你想不想救三公子了,他不给我,但不见得不会给你。”容景语气有些怪异。

    云浅月抚着额头的手一顿,瞪了容景一眼,这也吃醋,天天泡在醋坛子里得了!她无奈郁闷地道:“我还没有你说的那么好用!”

    “他对你大方着呢!”容景撇开脸。

    云浅月两只手都放在额头上,不死心地又问,“真的没有别的办法了?”

    “没有了!我比你更不想让你去找他。”容景语气有些僵。

    云浅月深吸一口气,给自己打打劲,无奈道:“那我去找他吧!他若是让我答应你给他十个粮囤的粮食呢?我也答应?”

    容景看了三公子一眼,点点头,“只要不是要你,都能答应。”

    “也就你看着我好吧!别人谁爱要?”云浅月脸一红,愤了一句,不再理会容景,转头看向三公子,“你先在这里待着,我去一趟德亲王府,将胭脂赤练蛇的蛇胆取来,你的身体如今必须尽快入药,不能再耽搁了。”

    “景世子,浅月小姐,我一条贱命而已。不值得你们如此!还是算了!”三公子看着二人,对云浅月摇摇头。他自然看出云浅月去找夜轻染为难了。从染小王爷手中要东西,而是他最宝贝的胭脂赤练蛇,哪里能轻易给?

    “我不是告诉你人无贵贱之分吗?”云浅月皱眉,正色地看着三公子,“容景,我,你,一样都是人!你要记住,不是你不好,而是孝亲王不是东西。有朝一日,你堂堂正正,脱离孝亲王府,用自己的能力闯出一片天来。让孝亲王哪远滚哪儿去!”

    三公子有些怔楞地看着云浅月。

    “明白了吗?出身不能选择,但自己要走什么样的路可以自己选择!我若是能救了你的命,不能救你这一颗自卑的心也是枉然。”云浅月伸手去打算敲三公子的头,被容景伸手握住她的手,她手一顿,看了容景一眼道:“我这就去孝亲王府,你给他准备配蛇胆入药的药方吧!”

    “好!”容景松开云浅月的手。

    三公子已经恢复神色,垂下头,不看二人。

    云浅月不再说话,抬步出了房门,足尖轻点,飞身出了紫竹院,飞跃紫竹林,向德亲王府而去。胭脂赤练蛇虽然珍贵,但若是能救人命的话,夜轻染心善,应该会给吧!

    云浅月离开后,容景的书房有片刻沉静。

    容景缓缓落座,目光沉静地看着三公子,温声道:“天下之大,可怜受苦受难的人太多。仅凭她一人也救不过来。她是一个很理智的人,不会轻易去救谁,但只要下定决心救谁,这个人就是一定是让她有足够理由去救的人。三公子,你明白我说的话吗?”

    三公子本来低着的头抬起,看向容景。

    “她救你有三个理由!想听听吗?”容景看着三公子。

    “景世子若是方便说,我可以一听。”三公子定下心神,脸色恢复惯有的极淡神情。

    “第一,她的娘亲和我的父王也死于紫草之毒。第二,前不久在午门外叶公主施咒,那只万咒之王也毁于紫草之毒。”容景见三公子面色露出惊异,他继续缓缓道:“第三,也是最重要的,她爱惜一切让他敬佩的人。她敬佩你居然在她眼皮子底下没发现望春楼的娇娇居然是个男人,而且她救了你之后你还从她眼皮子底下溜走了。在她看来这是你的本事!所以,她有救你的理由。”

    三公子沉默。

    “还想听听我救你的理由吗?”容景问。

    “景世子的理由我想我不必听,只要是浅月小姐想要做的事情。你就会帮她。”三公子看着容景道。

    “三公子悟性真高!”容景忽然一笑,伸手取过茶壶,斟了一杯茶,递给三公子,三公子摇摇头,他撤回手,看着手里的茶壶和茶杯道:“我的茶壶从来只配一只杯子!我的杯子,也只配一只茶壶。多一个,都会很拥挤。”

    三公子目光落在容景的茶壶和茶杯上,并未言语。

    “三公子,我能救你,也能毁你!这一点你必须要清楚。”容景放下茶壶和茶杯,声音云淡风轻,“在我的心里,天下之重,重不过云王府一女云浅月。她眼中放的人不管有多少,但我必须要是她心里那唯一的一人。所以,无论是谁,只要有丝毫非分之想,我都不能容忍。”

    三公子眼睛忽然缩了缩。

    “所以,她若是住进了你心里,那么从这一刻起最好拔除干净。她若是没住进你心里,那是最好。”容景看着三公子的眼睛,他清泉般的眸光对上他淡紫色的眸子,他淡定而从容地道:“孝亲王府太委屈了你,我觉得不要那孝亲王府也罢。你说呢?”

    三公子淡紫的眸子变成深紫,不回话,忽然极淡地一笑,“景世子,想不想听听我是怎么识得浅月小姐的?”

    “你怎么认识她我一清二楚!三公子不必对我重复一遍。从小到大,她的事情我都一清二楚。算起来我是看着她长大的,当然,她也是看着我长大的。”容景伸手将一旁桌案上两个黑色的本子递给三公子,“可以给你看看这个!”

    三公子看了容景一眼,伸手接过,打开第一个本子,只见上面用端正清晰的字迹记载着云浅月从小到大的点点滴滴。可见,这个黑色本子的主人是容景。第一页就是初见,他被她推到了水里,他在水下憋气,故意等她来救,当她将他救上去,居然她要吻他,却被他反吻了,那是十年前。他翻页,看向第二页,第三页,每一页都会有一件事和一个日期,以及记录的人在一件事情下留的极短的简评。他翻到最后一页,日期正是昨日。

    将一个本子翻完,他看向容景,只见容景慢慢品着茶,目光看向窗外,并没有看他。窗外是一片紫竹林,紫色的竹竿,紫色的竹叶,入目全是紫色,每一株竹子看起来虽然年代久远,但生机勃勃,他收回视线,继续翻开第二个黑色的本子。

    第二个黑色的本子的字迹龙飞凤舞,是罕见的狂草,一个女子能将狂草写到如此,令见者敬佩。第一页也是十年前,只见写着,“今日见到了娘亲嘴里所说的荣王府小世子了,娘亲说我的月儿值得配天下最好的男子,荣王府小世子其实不错。所以,我就一直盯着那个像是玉做的小男孩看,那小男孩长得真好看,不难想象,这应该是一张长大后会犯桃花的脸。我可不想和一大堆女人争一株烂桃花,还是算了,这样的男人太珍贵,要不起。”

    三公子看到这,抬眼又看向容景,见他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嘴角露出笑意,他收回视线,继续往下看去,只见写着,“斯文败类,装模作样,黑心黑肺,说的估计都是这种人。太可恨了!我那是人工呼吸好不好?什么居然喜欢他想吻他,狗屁不通!我发誓,以后一定要离这个混蛋远一些,再远一些……”

    接下来,便是一桩桩,一件件事情。日期从十年前一点点向前推进,虽然语气不一样,但两个人记录的事情都会不约而同地吻合在一起。除了小儿女打打闹闹,甚至还有一些无人所知的秘辛。

    这一本黑色本子的最后一页日期是两个月前,正是火烧望春楼那日。最后一行用极重的笔迹写着,“我愿意倾尽十五年的记忆,换容景和我一个机会!娘亲,你说怎么样?”

    三公子目光定在最后那一行字上,久久一动未动。

    容景从窗外收回视线,目光也落在那一行字迹上,眸光乍然温暖。他从来只知道自己受了十年相思之苦,却不知道有一个人跟他一样,回府后也记录下了他的事儿。一本专门关于他的事。

    “这两个本子恐怕从来无人看到吧?景世子给我看,就不怕我泄露出去里面的秘密?”三公子忽然合上本子,抬头看向容景。

    “三公子会泄露吗?”容景挑眉。

    “也许会!”三公子道。

    “秘密早晚都会变成所有人都知道的秘密,没有永远的秘密。”容景看着三公子,浅浅而笑,“而且我说过,我既能救你,也能毁了你。我既然给你看,就不怕你泄露出去。”

    “浅月小姐说若是我能活着,她会许我一个锦绣前程大展抱负的机会。我想问问景世子,你能许我什么?”三公子挑眉询问。

    “除了她之外,我能许你的很多,就看三公子的心够不够大了!或者说你有没有能力吞下了!”容景忽然一笑,“天下之大,山河雄壮。三公子的心若是一直困顿于孝亲王府的话,那么就算我许你一个天,你怕是也挑不起,又有何意?”

    三公子不再开口,沉默下来。

    容景也不再说话,目光淡定从容地看着三公子。

    半响,三公子将手中的两个本子整齐地合在一起,递给容景。容景伸手接过,他看着她,认真地道:“浅月小姐很难让人不上心!”

    容景凤目眯起,看着三公子。

    三公子忽然一笑,“她的心一直在景世子这里,景世子却还处处防着,是没自信?还是怕浅月小姐装得人太多,最后挤得没了你的位置?”

    容景不说话,清泉般的凤目渐渐染上了一层黑色。

    “前二十年,什么苦都受过,这世界上再没我挑不起的东西。景世子说得对,孝亲王府不要也罢!”三公子看着容景,笑容绽开,当真是千娇百媚,若不是此时一身男装,给他换一身女装的话,任谁都不会将面前的这个人看成是一个男子。他极淡的声音也多了几抹生机盈然,“能让景世子日日防着,我忽然很期待以后的日子。”

    容景看着三公子,凤目的黑色忽然褪去,挑了挑眉,“我也很期待以后的日子!”

    三公子同样挑了挑眉,不再说话。二人心照不宣。

    云浅月用了一炷香时间来到德亲王府,她越过德亲王府的高墙,躲过隐卫暗桩,向夜轻染所居住的墨染居而去。不出片刻便来到了墨染居。墨染居门前是一面空阔的空地,摆着各种兵器。似乎是一个小型的较场。房后则是一片碧湖。墨染居临湖而建。方圆几十丈之地无落脚藏身之物。她想着果然是夜轻染的风格,只能提气飞身轻飘飘落在了房顶上,房顶上也没有暗角,不能藏身,她只能再不停顿,下了房顶,将身子倒挂在房檐上。

    她刚隐住身形,只听得里面传来一声苍老的怒喝,“你个小东西,你想气死我是不是?我告诉你多少遍了,让你不要去招惹荣王府那个景小子,你偏偏不听。你刚刚从西山军机大营被革了职务回来不立即进宫向你皇伯伯请罪,却去招惹景小子,还被点住了穴道。如今正是紧关节要的阶段,你却连动都不能,你说!该如何办?”

    云浅月想着德亲老王爷还是这么老当益壮,底气充沛!

    屋中没传来夜轻染的声音,显然是被点住穴道不能说也不能动。

    “就算人人都知道那粮草是景小子烧了,但那又如何?皇上只敢怒不敢发作,如今国库空虚,粮草紧张,黎民百姓不能再加重赋税,皇上要依靠荣王府,景小子就瞅准这一点,才敢和皇上如此阴奉阳违。”德亲老王爷又怒道:“皇上筹谋了这么多年,怎么可能轻易打消多年筹谋,让云王府荣王府四大王府格局再继续繁华下去?那岂不是前功尽弃?所以,到如今你还不明白?皇上从你回京就将你调进军机大营,那是防范这一日,相信你能看守住军机大营。不让景小子在军机大营动手,即便动手,也不能成功!可是你呢?看看你这两日都干了什么?”

    云浅月眨眨眼睛,夜轻染这两日拉着军机大营所有兵将没日没夜操练。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心里想着什么!你喜欢云王府那个小丫头对不对?我早就告诉你死了这条心。那小丫头皇上不会准许她嫁入荣王府,也不会准许她嫁给我们德亲王府。如今又多了个七皇子,搅得这天圣京城一团乱麻!在我看来,她就是一个红颜祸水!我看早晚有一日天下会因她大乱。”德亲老王爷又怒道。

    云浅月想着您老人家真是太看得起我了!

    “你甭不爱听!景小子和云王府那小丫头是一心想要和皇上对着干了!别忘了你姓什么!你不是姓容,也不是姓云,而是姓夜。你的骨血里流着的是夜氏祖先的血。皇室和德亲王府别说百年,就是千百年后,那也是血液一样,骨血亲人。”德亲老王爷忽然用拐杖狠狠地敲了两下地面,地面发出叮叮的响声,他怒道:“你听到没有!”

    云浅月心底忽然一沉,是啊!夜轻染始终是夜氏的男人,流着的是夜氏祖先的血。他是德亲王府的小王爷,将来继承德亲王府的王位。德亲王府一直忠于夜氏江山。她和容景与老皇帝作对,那么是不是终有一日她和夜轻染要站在敌对的两端?她勾着房檐的手一松,忽然很想进去看看夜轻染此时的表情,想到就做到,她一挥手,窗子无声无息打开,她飘身而入,轻飘飘地落在了房间,窗子在她身后无声无息关上。

    她落地的位置正是德亲老王爷的身后,此时德亲老王爷正拄着拐杖站在床前,夜轻染直挺挺地在床上躺着,她刚一进来,夜轻染就发现了,只见他眼珠子忽然转了一下,眸光闪过一丝惊异,又很快就退去,忽然闭上眼睛,面上神情无所谓。

    “你个不孝子孙!我打死你算了!”德亲老王爷见自己说了半天,夜轻染居然是一副无所谓的神情,如今居然不愿意再听他说闭上了眼睛,他更是大怒,对他就挥出拐杖。

    眼见那拐杖要打下,云浅月想出手拦住,又觉得不妥,这样德亲老王爷就会知道她来了德亲王府,正在犯难之际。德亲老王爷忽然住了手,对夜轻染怒道:“我看景小子点你穴道点得好,这三天你就好好在床上反省吧!”

    扔下一句话,德亲老王爷拄着拐杖转身向门口走去。他走了两步似乎忽然觉得哪里不对,猛地回头,身后空无一人,房间没有任何异样,他哼了一声,抬步出了房门,又对门口的人吩咐,“你不准进去陪他说话,就让他好好反省,听到没?”

    “是,老王爷!”夜轻染的小书童立即应声。

    德亲老王爷气哼哼地离开了墨染居,走得老远还能听见他拐杖敲地发出的声响。

    云浅月从屏风后出来,想着德亲老王爷别看年纪大了,还居然如此警惕敏感。她向门外看了一眼,走到床前看着夜轻染。他显然已经被人打点过,梳洗干净,也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只是面容有些疲惫憔悴,眼里有隐隐血丝,这是没睡好的症状。

    此时夜轻染也睁开眼睛,看向云浅月,张了张口,没发出声音,他面色闪过一丝懊恼。

    云浅月上前一步,出手给他解开了哑穴,低声道:“我只会解开你的哑穴!”

    “小丫头,你怎么来了?”夜轻染刚一解开穴道,立即开口询问。

    “小王爷,您在和谁说话?”外面传来书童的惊异声,话落,他推开门冲了进来,当看到站在床前的云浅月一惊,“浅月小姐?”

    云浅月并未出手,对那书童点了点头。这个人她知道,一直是跟随夜轻染的身边人。

    “你守在门外,不准任何人进来。”夜轻染对书童吩咐。

    “是!”书童收起了惊异,看了云浅月一眼,退了出去,并且很利索地关上了房门。

    “小丫头,我问你怎么来了我这里?”夜轻染看着云浅月,见她有些犹豫,他挑了挑眉,“你是有事儿来找我?”

    云浅月看着夜轻染,沉默地点点头。

    “什么事儿?”夜轻染问。

    “我想要你的胭脂赤练蛇!”云浅月道。

    夜轻染忽然眯起眼睛,“小丫头,你要我的胭脂赤练蛇做什么?”话落,他又问,“是谁中了紫草之毒,你要用胭脂赤练蛇的蛇胆去救人?”

    云浅月一愣,没想到被夜轻染点了出来,看来他也是知道胭脂赤练蛇的蛇胆能解紫草之毒的。她看着夜轻染,见他紧盯着她。她点点头,承认道:“不错,我是要用它来救人!”

    “救谁?”夜轻染又问。

    “一个对我来说比较重要的人。”云浅月道。她觉得三公子的事情还是不说为好。

    “是容景要用?”夜轻染扬眉,脸上忽然看不出情绪。

    “不是!”云浅月摇头。

    “那是七皇子要用?”夜轻染又问。

    “也不是!”云浅月再摇头。

    “小丫头,我竟不知道了,除了这两个人外,还有谁对你来说比较重要。”夜轻染看着云浅月,“你是知道的,胭脂赤练蛇我爱如至宝。取了蛇胆,便是杀死了它。我到想要知道是什么人让你重要到居然为了他来找我要胭脂赤练蛇。”

    云浅月忽然沉默。“小丫头,我在你心中占什么位置?”夜轻染又问。

    云浅月继续沉默。夜轻染在她心中占有什么位置呢?以前她不允许夜家的男人除了夜天逸外在她心中占有任何位置,包括她比较欣赏的夜轻染。但是失忆这两个月,让很多人事变迁。尤其是夜轻染,她曾一度拿他当做朋友。可是如今大梦初醒,又知道他喜欢她,她内心很复杂。“小丫头,我在你心中是不是没有位置?”夜轻染脸色一黯。

    “不是!”云浅月立即摇头。以前也许是,但如今不是。

    “不是就好!”夜轻染忽然惨淡一笑,闭上眼睛,不再看她道:“它就在我的袖中,你拿去吧!”

    云浅月一愣,就这样给她了?

    “只要你要,我就给!不管你是为了救谁。”夜轻染道。

    云浅月面色瞬间动容。夜轻染对她是真的好,他的好不同于容景,但是却时常令她感动。只是可惜,他姓夜,若他不是姓夜的话,从小到大,她不会对他敬而远之。他出外游历七年,其实她离开京城去过的地方偶尔会碰到他,但她都避开了。

    “我听到爷爷的脚步又回来了,你拿了赶紧走!”夜轻染催促。

    云浅月惊醒,果然是德亲老王爷去而复返,而且脚步如风,转眼间就来到了院中。她立即出手深入夜轻染袖中,似乎在熟睡的胭脂赤练蛇被她抓起,她看了夜轻染一眼,足尖轻点,窗子无声打开,她飘身出了房间。

    与此同时,顺着窗子冲进来一抹红影,正是叶倩。二人错身而过,叶倩落在了房间,猛地转身,云浅月脚步不停,转眼间出了墨染居,顷刻间躲过隐卫离开了德亲王府。

    同一时间,书童在外面拦住德亲老王爷,“老王爷你……”

    他话音未落,德亲老王爷大手一挥,“闪开!”,紧接着“砰”地一声门被撞开,德亲老王爷大步冲了进来,他刚一进来,就看到站在夜轻染床前的叶倩,一怔,“叶公主?”

    “德亲老王爷,您做什么这么大的力气,吓了我一跳?”叶倩看了一眼德亲老王爷,埋怨道:“你这可是进你孙子的房间,用得着这么大力气吗?”

    “你……”德亲老王爷看着叶倩,定了定神,“叶公主,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来看看他啊!”叶倩道。

    “为何隐卫没发现你进来?”德亲老王爷问。

    “我自然是躲过了隐卫呗!”叶倩白了德亲老王爷一眼,一屁股坐在夜轻染床上,推了推他闭着眼睛装睡的身子道:“往里挪一点,跑了一圈累死我了,我也睡一觉。”

    话落,她见夜轻染不动,就那么堂而皇之地当着德亲老王爷的面将夜轻染身子推到了床里,她躺了下来,还扯过夜轻染的被子盖在了身上,闭上了眼睛。

    德亲老王爷看着躺在床上的二人,忽然背转过身子,轻咳了一声,“叶公主,你与我家小子毕竟还没定亲,这般不太好吧!德亲王府早就准备了你的客房。你还是……”

    “不去!我一个人在陌生的地方睡不着,就得有一个人陪着我睡。您放心,我不会对夜轻染怎么样的!”叶倩一句话落,打了个哈欠,对德亲老王爷摆摆手赶人,“您老人家要是没什么事儿赶快出去吧!我要睡觉了。您在这里待着我可睡不着。”

    德亲老王爷无奈地叹了口气,他总不能过去将叶倩从床上拽起来,只能走了出去。

    书童见德亲老王爷离开,立即关上了房门,不明白刚刚浅月小姐明明在房间里,怎么会转眼间就变成叶公主了。

    叶倩睁开眼睛,对夜轻染问,“云浅月来你这里干什么?”

    “赶紧滚出去!别在我床上!”夜轻染眼睛不睁,语气不好地赶人。

    “你以为谁乐意在你床上似的?被容景点住了穴道还这么横!”叶倩起身坐起来,伸手去摸夜轻染袖中,他袖中空空如也,她立即问,“胭脂赤练蛇呢?”

    夜轻染闭口不语。

    “我知道了,刚刚我从云浅月身上闻到了熟悉的气息,那是胭脂赤练蛇的。她拿走了对不对?”叶倩看着夜轻染,见他依然不语,她立即跳下了床,足尖轻点,飞身出了房间,顺着云浅月离开的方向追了出去。

    夜轻染闭着眼睛睁开,看了一眼敞开的窗子,长长的睫毛在眼帘处投下了一抹暗影。

    ------题外话------

    夜轻染真心很好!是吧?O(n_n)O~

    可怜的胭脂赤练蛇!我很舍不得它死!可惜现实是残酷滴!(⊙_⊙)

    美人们,有积攒到月票的就甩来,月票粉忧伤,嗷呜……

    谢谢下面亲们送的钻石打赏鲜花!么么!

    kikilovejie(100钻)、lishixiaomei(1钻)、reginawong(1钻)、dailin006(1钻)、13030701999(1钻)、499415104(10花)、夜晚妆(5花)、hongmiu(5花)、柳冰雾(6花)、499415104(10花)、随风飘散123dv(5花)、司空元妍(2花)、风韵三十(1花)、马艳燕1(1花)、冰蓝色de幸福(1花)、18936220629(1花)、520121900(1花)、xinyong121(2花)、希澈jin(1花)、laomou007(1花),么么O(n_n)O~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澳门博彩娱乐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纨绔世子妃62》,方便以后阅读纨绔世子妃第六十二章 你要就给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纨绔世子妃62并对纨绔世子妃第六十二章 你要就给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纨绔世子妃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