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 风飘雪月

    回到云王府,云浅月停住身形,飘身落在浅月阁门口。

    浅月阁院中,赵妈妈、采莲、听雪、听雨还有几个小丫头围在一起一边绣活一边说话。

    风烬慢了云浅月一步飘身而落,站在了云浅月旁边,见她看着门口站在不动,对她催促,“我要吃牛排!”

    “好!我给你做!”云浅月转头没好气地瞪了风烬一眼。她能想象得到就因为他这一句话,她估计以后下厨的次数多得数不过来了。容景肯定不会放过她的!

    风烬邪魅地一笑,“月儿对我最好!”

    云浅月想着要不是看在这个家伙明日就回风家了,就他这个得瑟样非得一脚踹他远远得不可。她白了他一眼,抬步向院内走去。

    “小姐,您回来了?”彩莲等人这才发现云浅月回来,齐齐站起身欢喜地围了过来。

    云浅月看了彩莲一眼,目光扫过赵妈妈、听雪、听雨等人笑了笑,“嗯,我回来了!有准备饭菜吗?”

    “赵妈妈早先听到小姐回来就准备好午膳了,后来将府内找遍了都没找到小姐,想着小姐大约又出去了。如今午膳还在锅里给小姐热着呢!”彩莲立即道。话落埋怨了一句,“小姐,您一点儿也不想我们,回来都不告诉我们一声。”

    “嗯,我下次注意!”云浅月笑着点点头,绕过彩莲,抬步向小厨房走去。

    “小姐,您进屋等着,老奴去端来。”赵妈妈见云浅月向小厨房走去,连忙快她一步向小厨房走去。

    “赵妈妈,咱们小厨房有牛肉吗?”云浅月脚步不停,问道。

    “有!”赵妈妈停住脚步,看着云浅月,“小姐想吃牛肉?今日老奴没做!老奴这就去给您做!”

    “我自己做就行!”云浅月摇摇头,回头看了风烬一眼,对他道:“你去我房间等着吧!”话落,她对看着她愣神的彩莲道:“彩莲,你将赵妈妈做好的饭菜端进房间去!侍候风公子先吃着!”

    “小姐,您这是……”彩莲愣愣地看着云浅月。

    “我去厨房!”云浅月丢下一句话,进了小厨房。

    赵妈妈见小姐居然要下厨,小姐可是从来就没进过厨房的!她也愣愣地跟了进去。

    彩莲楞了片刻,转头看向风烬,对他一礼,“风公子,请进房间!奴婢这就给您……”

    “不用!我等她一起吃!”风烬摆摆手,打断彩莲的话,抬步也向小厨房走去。

    彩莲看着风烬向小厨房走去,她看向听雪、听雨和院中的几个小丫头们,几人都一脸新鲜地看着小厨房。她也抬步跟了过去。想着小姐要下厨做牛肉?刚刚她似乎听到风公子说要吃牛排,牛排是什么?听雪、听雨等人对看一眼,也齐齐向小厨房涌去。

    云浅月进了小厨房,四下看了一眼,小厨房整齐干净,锅碗瓢盆都清洗得极为干净。只有篮子里放着各种青菜,没看到牛肉,她回头看赵妈妈,赵妈妈连忙走到一个扣着的木盆旁,将木盆的盖子打开,一股凉气扑面而来,木盆的四周放了许多冰,里面摆满了各种肉类,她拿出一块牛肉道:“这些肉都是今日老奴听说小姐回来去菜市上新买的,新鲜的!”

    “嗯!”云浅月点点头,走到清水盆洗了手,将袖子挽起,对赵妈妈道:“你出去吧!这里我自己做就行。”

    “小姐,您怎么能做这些?您说您要吃什么,老奴做就好!”赵妈妈立即道。

    “是他要吃我亲手做的牛排!你不会做!我来吧!”云浅月回头一指站在门口倚着门框懒洋洋地看着她的风烬,又对围在门口的彩莲、听雪、听雨等人笑道:“你们都站在那里干什么?”

    “小姐,您真要下厨?”彩莲看着云浅月。

    “嗯,不是假的!”云浅月从赵妈妈手里拿过牛肉洗净,放在板子上,比照了一下厚度,从一大块牛肉从中间片开四块。又用刀背分别横向、纵向剁一下。

    “小姐,老奴给您打下手!你都用什么和老奴说!”赵妈妈欣喜地看着云浅月,就看小姐这一分刀功就知道是会下厨的,可是她就不明白了,小姐从什么时候开始会下厨的?

    “你给我剥棵葱吧!”云浅月看着赵妈妈想了一下道。

    赵妈妈立即应了一声,利索地剥好了一棵葱。

    云浅月将葱切成段,将牛排铺在葱上,正反面撒上适量的盐和调味料。做好这些,她回头对风烬笑道:“老规矩,你给我一会儿剑,我就让你吃个够!”

    “好!”风烬应了一声,退出了小厨房。

    彩莲等人连忙给他让开路。

    “小姐,这就行了?”赵妈妈看着放好的调料的肉,就这么等着了?

    “看完舞剑回来就差不多能做了!这个工序叫做腌制,它的作用是为了让牛肉和调料更入味。”云浅月解释了一句,笑着出了小厨房。

    赵妈妈点点头,暗暗记住了步骤,想着以后小姐要吃这个,不用亲自下厨房,她也能给做出来就好了。她见云浅月出了小厨房,也跟了出去。

    院中,风烬已经拿出宝剑舞了起来。

    云浅月站在小厨房门口看着风烬。记得十年前,她将大她几岁的小男孩从死人堆里扒拉出来,小男孩已经失去了活着的意志,仅有一口气,她就站在死人堆里给他舞了一段剑法。舞完后问他,“你难道就不想也像我一样能舞剑?只要你告诉我你想,我就能让你站起来,活下去,变成和我一样能舞剑。”

    后来,她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将他全身经脉接上,用了半年时间,他终于能站起身,用了一年时间,他终于可以缓慢地舞剑,如今十年已过,他与正常男子别无二样,甚至超出一般正常男子不止一处,武功高绝。五年前,她为了帮助夜天逸建立了风阁,他的天赋和才华是她最大的助力,将庞大的风阁管理得有条不絮。但是和十大隐世世家风家几百年的根基比起来,风阁才五年根基而已,还是太小了!即便风家再对不起他,他的血脉也是属于风家。所以,回风家对他有益无害。

    云浅月压下心底的不舍,忽然弯身捡起地上的一根树枝,飞身加入了风烬的剑舞。她似乎听到彩莲等人惊呼一声,她淡淡一笑,和风烬一起比试起来。风烬因为云浅月的加入,整个人似乎都精神一震,剑影中似乎被注入了一抹新绿生机。

    只见两人衣袂纷飞,剑影如繁花,光艳绚丽夺目!

    赵妈妈、彩莲、听雪以及浅月阁的所有人都看着二人,一双双眼睛写满赞叹。她们从来不知道有一种用剑的舞居然这么好看,一时间人人屏息,看得痴迷。

    “啪啪啪”浅月阁门口忽然传来三声脆响。

    云浅月和风烬一惊,一收了树枝一收了宝剑,齐齐看向门口。只见老皇帝不知道何时站在了门口正看着他们。老皇帝身后跟着文莱,云孟站在文莱之后。

    云浅月心下一沉,她居然一时尽想着风烬明日要离开有些不舍,居然没有发现老皇帝什么时候来了云王府?而且还悄无声息地来了浅月阁。她眼角余光看了一眼风烬,风烬看着老皇帝,似乎不以为然。她定下心神,对老皇帝笑道:“皇上姑父,您怎么来了?”

    “月丫头!剑舞得不错!”老皇帝笑看着云浅月,目光定在风烬身上,细细打量,沉声询问,“这位就是云王妃的家人风公子?”

    云浅月笑着点头,扔了树枝,伸手一拉风烬,极为欢喜地向老皇帝走去,一边走一边道:“皇上姑父,你看,她和我娘亲长得像不像?”

    “样貌倒是极好!云王妃本来就是当年的天下第一美人。”老皇帝看着风烬道。

    “这么些年终于有娘亲的家里人找来了!”云浅月显得极其欢喜,似乎想要和老皇帝分享这种喜悦,“他说母妃的家人如今都没了,就剩下他孤身一人四处漂泊。如今正路过京城,便来云王府看看我。我又多了一个哥哥。”

    “哦?云王妃家人都没了?就只剩下这位公子孤身一人?”老皇帝挑眉,老眼深邃。

    “东海之外一年前发生了一场海变,仅我一人逃生。”风烬道。

    “东海之外?”老皇帝老眼眯了眯。

    “皇上姑父,我娘亲所在的是东海之外的岛国。”云浅月解释。

    “原来如此!朕说怎么一直不知道云王妃出身何方呢!原来是在东海之外仙岛。”老皇帝点了点头,不知道是真信还是不信。他笑着赞道:“风公子一表人才!剑术刚柔相济,不显锋芒,也不偏弱。不知风公子可会在云王府长住?”

    “在下明日就离开!”风烬道。

    “哦?风公子刚来就要离开?”老皇帝扬眉。

    “不错!我不过来京城看看姑姑的女儿,如今见她安好,我便也宽心了!”风烬道。

    “风公子看起来就甚有才华,朕向来爱惜人才,不知道风公子可愿意入朝为官?朕一定对你予以厚爱。”老皇帝笑问。

    “在下喜欢四海为家,入朝为官太过拘束,我向来不喜,多谢皇上厚爱。”风烬摇头。

    “那可惜了!”老皇帝也不强求,点点头,看了浅月阁一眼,叹道:“当年这浅月阁居住了云王妃,人人都言月中仙子。如今一晃云王妃已经去了十几年了!”

    云浅月不说话,想着老皇帝今日来府中的用意。

    “朕听闻云王妃的家人来了,正巧无事,便过来看看。风公子明日就要走了!朕今日在宫中摆宴,好好款待风公子一番。风公子,你现在就随朕进宫吧!”老皇帝对风烬相邀,又对云浅月道:“月丫头,你也和风公子一起进宫相陪。当年朕甚为欣赏云王妃,如今她的家人来了,朕理当尽地主之谊。”

    云浅月一愣。

    老皇帝转身出了浅月阁。

    “皇上!宫中摆宴太过隆重,风烬不过是个江湖浪子而已,担待不起皇上如此厚爱。”风烬连忙拒绝。

    “唉,风公子哪里话。云王妃当年不仅容貌如仙子,才华也是非凡。你既然是云王妃的家人,就担待得起。”老皇帝不回头,摆摆手,“风公子不要拒绝了!”

    风烬看向云浅月,云浅月眼睛眯了眯,立即笑道:“皇上姑父!今日您既然来了我们府中,还回宫奔波做什么?不如就在府中摆宴吧!风烬主要是想吃我娘当年给他做的一道菜了,所以才来看我,我正好和娘亲学了也会做。宫中可是做不来的。”

    “哦?云王妃当年做的是何菜?连朕的御膳房都做不出来?”老皇帝停住脚步。

    “牛排!”云浅月道。

    “这个朕还真未曾听说过!也好!那朕就在云王府叨扰一番了,也沾风公子的光尝尝你的手艺。”老皇帝挑了挑眉,颔首同意。

    “孟叔!吩咐府中厨娘摆宴!那一道牛排我就在小厨房做了!其它的都在大厨房去做!”云浅月对云孟吩咐。

    “是,浅月小姐!”云孟连忙应声。

    “皇上姑父,您是去前厅等着,还是去爷爷那里坐片刻?”云浅月对老皇帝问。不管老皇帝今日来云王府的目的是什么,是冲着风烬来也好,是冲着别的来也罢,她都要稳住他。

    “朕听说你摔了朕赐给凤老将军的鼻烟壶,将凤老将军气得昏过去了,将云老王爷也气病了?月丫头,可有此事?”老皇帝不答反问,“你个小丫头敢摔坏朕的御赐之物!胆子真是越来越大了!你可知道那对鼻烟壶是始祖皇帝时候喜爱之物?”

    “皇上姑父!是大姐姐要我摔的!这怎么能怪我?”云浅月不满地道。

    “云王府的大小姐据说也是吓得昏过去了!月丫头,你别糊弄朕,朕还是清楚你打的什么小心思的。你是不想要大小姐和孝亲王府的三公子联姻是不是?所以故意将凤老将军气走?”老皇帝背着手站在门口,语气虽然平和,但也不减帝王威严。

    云浅月眨眨眼睛,笑着道:“这件事情皇上姑父只知其一不知其二。”

    “哦?你倒给朕说说,怎么个其一?又是怎么个其二?”老皇帝挑眉。

    “是大姐姐说让我摔那对鼻烟壶,我于是就将鼻烟壶扔了出去,大姐姐吓得昏死了过去,凤老将军也吓得昏了过去。我哪里知道他们这么不禁吓,其实我是和大姐姐开玩笑的。鼻烟壶并没有摔坏。就像皇上姑父您说的,那是您的御赐之物,更何况还是始祖皇帝时候的喜爱之物?我怎么敢摔了?”

    “哦?那对鼻烟壶没摔坏?”老皇帝扬眉。

    “当然没摔坏。”云浅月点头。

    “那对鼻烟壶呢!你拿出来给朕看看!”老皇帝显然不信。

    “虽然没摔坏,但是我可拿不出来了!”云浅月一摊手,笑着道:“当时容爷爷正好来了云王府,我见他喜欢那对鼻烟壶,就被我送给荣王府的容爷爷了!”

    “嗯?送给容老王爷了?”老皇帝老眼闪过一丝光芒。

    “是啊!反正那对鼻烟壶是凤老将军送给我爷爷的嘛!既然容爷爷喜欢,就送给他呗。况且凤老将军因为我父王侍妾的关系和云王府是姻亲,那么以后我和容景大婚,他和荣王府的关系就也不是外人。”云浅月笑着道。

    老皇帝脸色板了下来,“月丫头!你就那么想嫁给景世子?”

    “嗯,挺想的!”云浅月点头。

    “朕一直都想听听你为何想嫁给景世子?如今你便说说!别给朕说什么喜欢爱啊的。景世子大病十年,到如今出府不过两个月而已,就因为在皇宫救了你,你就喜欢上他爱上他了?朕不信这个。”老皇帝道。

    “我说喜欢说爱皇上姑父不信,那我就说不出来别的了!”云浅月摇摇头。

    老皇帝哼了一声。

    云浅月认真地看着老皇帝道:“皇上姑父,你有没有很喜欢很喜欢一个女子?不像是对你的冷贵妃,明妃那样的喜欢。而是发自内心的,想要将全天下所有的好东西都给她,想要得到她,对她一心一意,有没有那种感觉?”

    老皇帝一愣,老眼闪过一丝什么极快,随即一甩袖,怒道:“朕看也从你嘴里问不出什么来了!还没及笄就惦记着想要嫁人,这一点上你和你母妃差远了。更没将你的姑姑们太姑姑们的端庄矜持遗传一分。”话落,他对云孟道:“带路,朕去看看云老王爷!”

    “是,皇上请!”云孟连忙带路。

    老皇帝出了浅月阁。文莱跟在老皇帝身后离开,离开时是看了风烬一眼。

    云浅月冷笑一声,老皇帝原来心里也曾经有喜欢的人吗?那么冷血无情居然也有喜欢的人!她偏头看向风烬,低声询问,“你怎么看?”

    “他是奔着你娘亲来的!”风烬道。

    云浅月点点头,老皇帝不像是因为鼻烟壶之事来找她问罪的。因为他语气自始自终没有什么真正怒火和杀气。她想起关于她娘的事情,据说当年老皇帝出动了皇室隐卫遍布天下追查她娘的下落出身,都一无所获。是什么原因让老皇帝出动皇室隐卫天下寻找?只因为她娘出身神秘,这个天下不能没有皇帝掌控不了的人和事情吗?恐怕不是。什么才能让一个男人疯狂?除了感情也就是仇恨!她不认为他和她娘有仇恨,想到这里她皱眉,不愿意想下去。对风烬道:“明日你启程恐怕不太顺利,老皇帝也许会派隐卫追踪你。”

    “我能应付!放心!”风烬不以为意。

    云浅月点点头。这些年风烬执掌风阁,时常与老皇帝的皇室隐卫在暗中打交道,在皇室隐卫眼皮子底下和夜天逸通信,他相信他能甩开皇室隐卫,不过还是要小心为上。如今老皇帝得知夜天逸与她通信打交道,不会再认为她无能了,定会转换策略,她思量了一下道:“既然容景和风家主谈过了,他定然会替你们将回程安排好!你要配合他!”

    风烬哼了一声。

    “不准胡闹!这可不是开玩笑之事!小玩笑无伤大雅,但是这等事情可开不得玩笑。你必须配合容景,知道吗?”云浅月板下脸。

    “知道了!”风烬扁扁嘴,嘟囔道:“还没嫁过去就开始夫唱妇随了!这要是嫁过去,你眼里还不就只剩下他,还能有别人的位置?”

    “我觉得你该和容景一起去卖醋!”云浅月好笑地瞪了他一眼,转身向小厨房走去。

    风烬抬步跟在云浅月身后进了小厨房。

    赵妈妈、彩莲、听雪、听雨等人在老皇帝刚一出现就齐齐惶恐地跪在了地上。如今才战战兢兢起来。看着云浅月和风烬暗暗想着小姐和风公子见了皇上居然都不跪,皇上也未曾怪罪,这若是别人,早就治个大不敬之罪了。

    进了小厨房后,耽搁这么许多时间牛排已经腌制好。云浅月架上锅,倒上油,放上葱段,开始煎牛排。不出片刻牛排的香味就飘散出了小厨房。她用手帕一边捂着嘴挡住油烟,一边翻炒,过了片刻对外面问,“要几分熟!”

    “八分!”风烬道。

    “十分!”一个熟悉的声音与风烬几乎同时开口。

    云浅月动作一顿,猛地转过头去,只见容景不知何时站在了风烬身后,她一怔,“你怎么来了?”

    “我不能来?”容景挑眉。

    云浅月翻了个白眼,转过头去继续翻炒牛排,提醒道:“牛排没有吃十分熟的!”

    “我就要吃!”容景道。

    “也给你做八分吧!”云浅月想着六分还是太生了,她也不太爱吃,八分正好。

    “就要十分!”容景道。

    “好,十分就十分!请容公子稍等片刻!”云浅月觉得这个人不来就不是他了!他被风烬大约气了一场,不找回场子就不是他。不知道明日风烬上路他会给他准备什么。这么些年她再不了解他黑心的本质就白活了!风烬还是不太了解容景黑心,所以敢惹他,等领教过两次,他估计就不敢惹他了。

    “我要吃四块!”容景又道。

    云浅月铲子一顿,看着四块大牛排无语,“你也不怕撑着!”

    “撑不着!”容景摇头。

    “我只做了四块!”云浅月回头瞥了容景一眼,她觉得这个家伙肯定是故意的。

    “那正好都给我吃!”容景又道。

    “景世子,我见你脸皮也不厚啊!不知道脸红为何物?我明日要离开,她今日这是在给我做的牛排。”风烬终于忍不住了,邪魅的凤眼看着容景。

    “你今日就离开!不是明日。”容景话落,忽然出手,飘出一缕气线点住了风烬的穴道。风烬身子悴不及防被定住,他张了张口没发出声音,顿时恼怒地看着容景。容景不看他,对身后温声喊,“弦歌!”

    “世子!”弦歌应声出现。

    “将风公子送出城外,好好伺候着!”容景将好好伺候那四个字说得微重了几分。

    “是!”弦歌上前将风烬扛起就要飞身离开。

    “等等!”云浅月放下铲子,看着容景,“不是说明日吗?怎么突然又改了今日?”

    “出其不意!”容景温声道:“明日皇上定然有万全准备,不好送他和风家主无声无息离开。我觉得今日时间正好。”

    云浅月想想也是,看了弦歌肩上气怒的风烬一眼,她刚就想着容景是个记仇的,肯定让风烬长教训,这不就来了。她看着风烬道:“也好!那就离开吧!”

    风烬转头瞪着云浅月,确切说看向她面前锅里的牛排。

    “给你带走两块吧!”云浅月从锅里铲出两块八分熟的牛排,在小厨房里找了个铁盒装进去。走过来递到风烬手里,将他僵硬的手紧攥一下,让他攥紧铁盒,对他传音入密道:“等你什么时候再回来,我就给你做冰激凌吃!你没吃到前我肯定不给容景做。”

    云浅月话落,风烬面上的怒意尽退。

    “你暂且不用管风阁的事情了,专心将风家收入手中。风阁的四大长老跟随着你一起去风家助你,风阁我让三公子接手。老办法传信不能用了,夜天逸熟悉,我不敢保证他会不会对风阁出手,我会选一种新办法和你联系。”云浅月想了一下又道。话落,她出手解开了风烬的哑穴。

    风烬看了容景一眼,点点头,“好!”

    “一路保重!”云浅月拍拍风烬肩膀,撇开脸,对容景道:“不准欺负人太过分!否则牛排你一块都没得吃!”

    “我安排的人一定会好好伺候风公子的,绝对不敢欺负他。你放心吧!”容景道。

    风烬冷哼一声,对容景道:“等我回去学会了风家的祠堂的武功,定于你一较高下!”

    “好,祝风公子早日学成!我等着!”容景浅浅一笑。

    “走吧!”云浅月对弦歌摆摆手。

    弦歌想着世子怎么可能欺负风公子,给风公子选了十名美人侍候呢!他心里虽然同情风烬,但面上也不敢表现出来,足尖轻点,扛着风烬飞身出了云王府。

    云浅月看着弦歌带着风烬离开,回头挑眉看着容景,“你给风烬安排了什么人伺候?”

    “牛排够十分熟了吗?”容景看向小厨房内,不答反问。

    云浅月立即转身进了小厨房,连忙用铲子翻炒了一下,只见底层有一层焦了,她道:“够了,不止十分,都十一分熟了。”

    “越熟越好!”容景点点头,眼睛不离牛排,对云浅月吩咐,“给我端进你房间来!”

    云浅月拿过一个盘子,将两块牛排盛到盘子里。想起老皇帝,皱眉道:“风烬如今就走了,老皇帝要问起来怎么说?”

    “云王妃当年时常来无影去无踪,风烬既然是云王妃娘家的人,同样来无影去无踪也没什么稀奇。”容景道。

    “老皇帝今日在府中用膳,刚刚也说要吃牛排!”云浅月又道。

    “赵妈妈不是学会了吗?让赵妈妈做一份六分熟的给他。”容景慢悠悠地道。

    云浅月默了一下,看向赵妈妈。

    赵妈妈连忙表态,“小姐,老奴刚刚学会了!就怕没有小姐您做得好……”

    “没事儿,你学会了就行。嗯,六分熟你明白吧?就是带着血筋的,似熟非熟的那种。”云浅月怕赵妈妈不明白,解释了一遍。

    “老奴明白。”赵妈妈点头。

    云浅月见容景已经向房间走去,她也端着盘子抬步跟了进去,对彩莲吩咐道:“拿一把匕首,两个叉子来,再拿一个空盘来。”

    “是,小姐!”彩莲连忙应声,想着那就是牛排啊,闻着好香。

    进了房间,云浅月将盘子放在容景面前,彩莲随后拿着云浅月要的东西跟了进来。云浅月拿起空盘,那叉子就要从那个盘里拨一块牛排过来,容景拿起另一把叉子按住她的叉子。云浅月挑眉,容景慢悠悠地道:“你不准吃!”

    “为什么?你一个人又吃不了!这可是两大块。”云浅月道。

    “我说了四块都能吃得了,何况两块?”容景按住叉子不动,见云浅月不撤回手,他霸道地道:“反正不给你吃!”

    “容景,我很辛苦做的!”云浅月软了口气。

    “我辛苦做了无数次芙蓉烧鱼,也没见你给我做一次牛排。”容景瞥了她一眼。

    云浅月垮下脸,“那时候我还没恢复记忆!”

    “恢复记忆之后你也没想着先给我做!”容景不为所动,再次强调,“反正今日这两块牛排不给你吃。要想吃的话你再自己去做!”

    “容景,这两块牛排本来都是给风烬做的!我才给他拿走了两块。”云浅月皱眉。

    “你是说我不能吃吗?”容景挑眉,眸光幽幽地看着云浅月,那意思是你要敢说是我就跟你没完。

    云浅月泄了气,放下叉子,无奈地道:“你能吃!都吃吧!”

    容景不再说话,满意地拿起匕首,用手帕轻轻擦拭了一下,然后用匕首将牛排切成一小块一小块,然后拿起叉子将肉块叉起放进嘴里,整个动作优雅无比。

    云浅月睁大眼睛,第一次吃牛排的人就知道牛排怎么吃?果然是容景。她抬头望向棚顶,片刻后,可怜地看着他将一块块牛排放进嘴里。

    容景仿佛没看到云浅月的可怜样儿,动作优雅,吃得极香,两大块牛排在他不紧不慢的动作下被吃了个干净。吃罢,她看着云浅月哀怨的小脸浅浅一笑,风飘雪月,“嗯,好吃!不知道冰激凌是不是比牛排还要好吃?”

    ------题外话------

    谁的黑心能黑得过我们景美人?O(n_n)O哈!

    可怜的月儿,为她默哀……^o^

    亲们送的月票我都看到了,爱你们!

    谢谢下面亲们送的钻石打赏鲜花!么么!

    吕奶奶(100钻)、chenjing8828(600花)、不讨喜的丸子(200花150花111花3钻)、kikilovejie(50钻)、jolin0880(888打赏)、彼岸珠(10花)、我心依旧20125(1钻2花)、melon123(10花)、芭比ling(1钻)、13826919081(5花)、cherry87cc(1钻)、wwww苏璇(15花200打赏)、xinyong121(5花)、mimicake(1钻)、坠入爱香(1钻)、13030701999(1钻)、13030701999(1钻)、风韵三十(1花)、浮沉舞(1花)、川上千尋(1花)、么么O(n_n)O~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澳门博彩娱乐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纨绔世子妃65》,方便以后阅读纨绔世子妃第六十五章 风飘雪月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纨绔世子妃65并对纨绔世子妃第六十五章 风飘雪月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纨绔世子妃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