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 爱比海深

    云浅月腾地一下子站了起来,不敢置信地看着容景。

    容景对云浅月挑了挑眉,放下叉子,拿起桌子上的茶盏品了一口茶,动作优雅。

    “你怎么能听得到我和风烬的传音入密?”云浅月看着容景,若是没恢复记忆以前她不明白他是怎么知道的不稀奇。但如今她恢复记忆了,自认为她的传音之术修习得炉火纯青,怎么可能被他听到?

    “别忘了我修习的天地真经与你的凤凰真经同宗一源,十丈之内,只要你使用传音之术,我就可以隔空吸纳你的传音之符,自然能听得到,而且听得还很清楚。”容景对上云浅月的视线缓缓开口,话落,他漫不经心地道:“这么些年我自认为了解你甚多,没想到还有我不知道的。是不是除了这牛排,冰激凌外,还有很多我不知道的而你十分会的东西?”

    云浅月一时失语,她怎么就忘了他修习的是与她同宗一源的天地真经了!可以隔空打断她的音符入他耳里,自然能听得到了。

    “嗯?”容景见云浅月不语挑眉。

    “我饿着呢!”云浅月无力地坐下身子,早上那一碗阳春面被她来回奔波几次早已经消耗没了,而且眼睁睁地看着这个黑心的家伙吃了两大块牛排,她滴水未进,滴米未沾。

    “我正好也没吃饱,你再去做两块牛排来,顺便再做两个你说的那个冰激凌来。”容景瞥了云浅月一眼,继续品茶。

    “没力气!不做!”云浅月没好气地瞪了容景一眼,吃了两大块牛排还饿?他是饭桶吗?

    “你刚刚给风烬做的时候不是一直很有力气吗?尤其还一起舞剑,怎么如今我坐在这里你就没精打采了?”容景扬眉。

    云浅月忽然冲外面大喊了一声,“彩莲!”

    “小姐!”彩莲立即跑了进来。

    “去,给我搬一坛子醋来喝!”云浅月对彩莲大声吩咐。

    彩莲一怔,“小姐?您……要喝醋?”

    “不是我,是某人。”云浅月看了一眼容景,他这副样子不是想喝醋了是什么?

    彩莲看向容景。

    “你家小姐是饿得极了!还不赶紧端饭菜来!”容景不看彩莲,温声吩咐。

    彩莲这才知道原来小姐和景世子是在开玩笑,她看着云浅月面前空空如也,容景面前盘子叉子匕首摆得整齐,她忍着笑意连忙跑了下去,不用想也知道小姐是一块牛排也没吃到。

    云浅月哼了一声,没骨头一般地趴在桌子上。

    容景不再说话,一盏茶品得似乎极其有味。

    不多时彩莲端着一个托盘走了进来,里面放着几碟菜,她小心翼翼地将几碟菜摆好,对云浅月小声道:“小姐,赵妈妈正在做牛排,您吃吗?要吃的话一会儿赵妈妈做好了奴婢给您端来?”

    “不吃了!”云浅月拿起筷子,戮了两下盘子里的菜,然后夹起一大筷子塞进嘴里。

    彩莲看了容景一眼,悄悄退了下去。她刚一出去,云浅月将面前的菜当成容景了,大口咀嚼。从来没见过这么可恨的家伙,人家谈恋爱不都是男人让着女人体贴女人吗?怎么到他这里就不是这样?以欺负她为乐呢!

    “你少吃一些,一会儿你还要陪皇上用膳的!”容景温声提醒。

    “不用你管!”云浅月没好气地回了一句。

    “冰激凌是个什么样的东西?”容景对云浅月赌气和没好气不以为意,询问。

    云浅月当没听见。

    “听名字应该是解暑的食物,如今天气暑热,正好食用。明日午时我要吃。”容景道。

    云浅月依然当没听见。一个牛排渣都没给她留的人,还想吃冰激凌?别想!

    “明日午时我给你做芙蓉烧鱼如何?”容景挑眉。

    云浅月筷子一顿,哼了一声,芙蓉烧鱼她都吃腻了,不吃也没什么。

    “你确定你明日不吃芙蓉烧鱼?若是你明日不吃的话,我觉得这道菜我以后不做也罢!反正你会做的东西很多,大约也看不上我的芙蓉烧鱼了。”容景似乎叹息一声,站起身,抬步向外走去。

    “谁说我不吃了?”云浅月抬头看着他。

    “哦!原来你吃啊!”容景停住脚步,丝毫没有欺负人的自觉,慢悠悠地道,“那我要用冰激凌配芙蓉烧鱼吃,你说怎么样?”

    云浅月磨牙,“容景,我已经答应风烬了!做人不能说话不算数。”

    “原来你以后都不想吃芙蓉烧鱼了!”容景转过身,继续向门外走去。

    “做!我给你做十个!让你吃个够!”云浅月妥协。她曾经去过无数地方,普天之下,就容景的芙蓉烧鱼是那个味道。她爱极了那一口,又有什么办法?都说君子一言驷马难追,她又不是君子,是女人而已。说话不算数就不算数吧!等风烬什么时候回来她再整个新鲜样的东西来安抚他。

    “好!”容景嘴角微勾,不回头,出了房门。

    “喂,你要去哪里?”云浅月看着门口,珠帘晃动,将他月牙白锦袍的身影照得隐隐约约,正向外走去。

    “回府!”容景道。

    “你刚来就要回府?”云浅月看着他,只见他步履轻缓优雅,她恼意退去,有些不舍。

    “怎么?你舍不得我?”容景停住脚步回头。

    “谁舍不得你了?赶紧走!”云浅月收回视线,低下头,继续吃饭。

    容景挑了挑眉,转过身继续向外走去。

    云浅月见他当真离开忽然扔了筷子追了出去,见容景身影走到门口,她足尖轻点,飞身而起,顷刻间就拦在了他面前,容景停住脚步,对云浅月挑了挑眉,云浅月抿了抿唇,对他道:“将红颜锦给我!”

    “你不是不要了?”容景眸光微闪了一下。

    “谁说我不要了?给我!”云浅月将手伸到容景面前。

    “我的东西从来就送给人一次!没有送出去的东西拿回再送出去的道理。所以,没有了!”容景摇摇头。

    “哪里去了?”云浅月看着容景。想起那日她一时气愤之下将红颜锦脱手放在了马身上,后来有些后悔,打架归打架,她是傻子才会不要他的东西。

    “扔了!”容景道。

    “你知道那是红颜锦吗?天下只此一匹,你说扔就扔了?”云浅月恼怒。

    “我连自己都可以不要,更何况红颜锦?”容景无视云浅月的恼怒,挑眉。

    云浅月顿时无语,低下头,有些怏怏地道:“算了,扔了就扔了吧!你回府吧!我回去继续吃饭。”话落,她垂着头向院中走去。

    容景站在不动,看着云浅月,见她没精打采地一路走到房门口,连头都没抬也没回再看他一眼。他忽然笑了一下,在她刚要伸手挑开门帘进屋的空隙,他袖中一道银光闪过,飞向云浅月,须臾,一匹柔软的锦绸轻飘飘地搭在了她的肩头。

    云浅月眨眨眼睛,慢慢转回身,只见容景的身影已经走出了门外,并未发一言。她伸手轻轻地将红颜锦握住。他没有说“若是下次你再还给我,可就真没有了。”,也没有说“再不准还给我。”,更没有说“好好留着。”,就这么轻飘飘搭在了她的肩上,没有言语,她却是明白他的意思的。两个人的感情就是一座桥梁,若是她卸了这座桥梁,他在用这个举动告诉她,他再搭起来就是。

    云浅月手攥紧,忽然笑了,眼中笑意深深,却是卷起泪花闪闪。

    容景就是这样的一个人,他吃醋就明明白白告诉你他吃醋了!可是他爱你却是藏得比海还深,让你只看到海面上波纹滚滚,却看不到海底的厚度和汹涌澎湃。

    “小姐,您……”彩莲从小厨房出来就看见云浅月又有笑又有泪。

    “没事儿!”云浅月将红颜锦收进袖中,挑开帘子进了屋,看了一眼被容景吃得干净的盘子,笑了笑,坐下身开始继续吃饭。

    彩莲向屋内看了一眼,不见容景,见云浅月神色不像是吵过架的样子,便放心下来。

    不多时,云孟脚步急匆匆走进院子,“浅月小姐,前厅已经摆好了宴席。皇上和老王爷已经去了,有请小姐和风公子。”

    云浅月也吃了个半饱,放下筷子,抬步出了房间,向院外走去,走到云孟身边对他道:“我听到前面很热闹,人很多吗?”

    “回小姐,皇上说难得来云王府聚一场,多两个人热闹。所以派人将孝亲王和德亲王都请来了。”云孟道。话落,他又补充道:“对了,还有文将军。”

    “文将军?”云浅月脚步一顿。

    “是!文将军是太子侧妃娘舅。太子侧妃是……”云孟见云浅月蹙眉,连忙解释。

    “我知道文将军!”云浅月打断云孟,忽然转身往回走,对他道:“你去回话,就说风公子一声不响地离开了,我如今正派出人寻找,不去前厅用膳了。”

    “小姐?”云孟一惊。

    “没事儿,就这样说!皇上若是派人找来,我有办法应对,不派人来正好。”云浅月摆摆手。老皇帝喊上孝亲王和德亲王,还有和凤老将军府有姻亲关系的文将军,这还是要促成两府联姻了?在三公子明日不出现邀请云香荷出去游玩之前,这件事情说什么也不能定下来。只要她不在场,她的爷爷和父王就可以她身上推,这件事情只要不敲定,三公子就有办法让云香荷这边拼死不嫁。

    “是,老奴这就去回话!”云孟转头匆匆离开了浅月阁。

    云浅月回到房间让彩莲将桌子上的剩菜残羹都收拾下去,看了一眼天色,问道:“风公子是不是放在这里一个包裹?”

    “呀,是呢!小姐要不说奴婢都忘了告诉您了!风公子刚一进府就来了这里,将包裹给奴婢之后才去了老王爷那里。”彩莲连忙放下手中的活计,打开柜子,拿出一个包裹递给云浅月道:“小姐,风公子离开忘了拿包裹了!”

    “没事儿!就几件衣服而已,他以后再来也穿得着,先放这里吧!”云浅月拿过包裹掂了掂,对采莲摆摆手,“你去忙吧!谁来就说我不在,你们也就当我不在房中就好!”

    采莲点点头,关上房门退了出去。

    云浅月拉上帘幕,将包裹放在桌案上打开,里面除了有风烬的几件衣服外还有两个草皮本子,草皮的本子是用特制的东西粘封的,如今完好,显然未曾被人打开,她将两个草皮本子拿出,将包裹裹好又放回柜里,拿着两个草皮本子走到软榻上坐下打开。

    风阁这两个月发生的事情一笔笔被风烬记录得清清楚楚,天圣、南疆、南梁、北疆、西延,以及各地藩王的动态都有清楚的记录,包括夜轻染什么时候回京的,叶倩什么时候进京的,南凌睿什么时候进京的,身边都跟了谁,以及容景出府等等。其中有两则消息让她眯起了眼睛。

    一则消息是南疆王病重;一则消息是太子侧妃两个月前死在太子府内院。

    云浅月看着那两则消息,如今天下并未传扬南疆王病重的传言,而从叶倩脸上也没看出丝毫南疆王病重的表现,但她从来不怀疑风阁的能力,看来是南疆王对外封锁了消息。另外她两个月前在爷爷的院子里惩治了风侧妃,太子侧妃因为她和夜轻染联手说了两句话被夜天倾赶出了云王府回府闭门思过,后来一直在府中思过,据说因为那日之事被夜天倾打入了冷宫,她再未曾见到太子侧妃,没想到却是已死,但也并未传出丝毫消息,这么说应该是夜天倾秘密封锁了消息。太子府的事情他再管不了的话,这个太子也就做得太废物了!夜天倾不是傻子。

    两个月前正是夜天倾去过望春楼,三公子因他中了紫草之毒,而凤侧妃是近身夜天倾之人,若她也染上了紫草,那么她不比三公子,没有武功抵抗,因此而死也对得上号。

    这么说可以肯定三公子说得是事实,而且他从来没让人近身那日只接近过夜天倾一人,这两件事情加在一起,可以肯定就是夜天倾那日身上染了紫草了。大约应该是在他也不知道的情况下染上的,否则他知道的话不会让太子侧妃碰了他,也沾了紫草,毕竟太子侧妃是凤老将军唯一的孙女,凤老将军府是他的仰仗,死了太子侧妃对他没丝毫好处。

    谁能让夜天倾不知不觉染了紫草呢?不是杀他,而是专门为了杀娇娇?或者是除了娇娇外要杀她不知道的那个人?夜天倾身为太子,这些年来一直小心翼翼,虽然不比容景不让人近身三尺之距,但也不是谁都能近身的。他身边伺候的人毕定是千挑万挑,百般排查死忠于他才敢用,对他下毒的几率少之又少,那么除了他身边伺候的人外,又能有谁能近他身?并且在他身上下毒?

    云浅月合上两个本子,唇瓣紧紧抿起,夜天倾如今在太子府闭门思过,他做了这么多年太子,又听到了夜天逸和她那一番话,会甘心让出太子之位?答案自然是不可能!所以,夜天倾一定不会乖乖地在太子府闭门思过,那么她是不是可以去一趟太子府?但若是她不拿出代价来,夜天倾恐怕即便知道是谁对他下了紫草之毒也不会说。

    夜天倾想要的代价是什么?他汲汲营营,无非是为了那一把至尊宝座。而如今与他有能力夺那把椅子的人只要夜天逸和夜天煜,但夜天煜只有朝中布置了些根基以及母族陈老将军的支持外和夜天逸这个太子势均力敌差不多,但若是和夜天逸的心计智谋手段以及整个北疆的支持来比,就显得小巫见大巫了,而夜天逸又有老皇帝的支持,所以,能夜天倾夺了太子之位的,无疑只有夜天逸。她若想知道紫草之毒,夜天倾大约会要求她用对抗夜天逸或者从她口中了解夜天逸这些年的作为来作为代价。

    想到夜天逸,云浅月立即打消了念头。夜天逸如今即便对她不好,对她执着不死心,让她烦闷困扰,但他也是夜天逸,也是她曾经倾心帮助的人。她不可能卖了他去帮助夜天倾,更不会为了一个紫草就和夜天倾合作。

    想到此,她将两个本子收起,这事情还是急不得,如今有了夜天倾这一条线索,就不难找出眉目,不过是早晚而已。而当务之急的则是南疆王。南疆王病重容景知道不知道?若是知道的话,那么他手中如今拿了万咒之王就不是想和南疆王谈条件,而是想和叶倩谈条件了。南疆王病重,叶倩如何能不知道?

    云浅月伸手揉揉额头,不再想下去起身走到床前,踢了鞋子,将自己仍在床上,扯过被子盖上,闭上了眼睛。这两日一直没睡觉,如今云孟去回话这么久没再回来,大约老皇帝没有恼怒不追究此事了。她刚闭上眼睛,什么也不想,不出片刻就睡了过去。

    浅月阁伺候的人大约都知道云浅月在睡觉,做事情都轻手轻脚,不弄出动静。

    云浅月睡得香甜。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西墙忽然传来箫声,箫声透过窗子传进云浅月的耳里。

    云浅月闭着眼睛睁开,屋中黑漆漆一片,她转过身看向窗前,只见窗外有微淡的月光射进来,箫声轻而浅,声线似乎被人用内力控制,只传入浅月阁。她抿了抿唇,重新闭上眼睛。箫声她自然极为熟悉,五年前的每夜夜天逸都会吹一曲,那时候她觉得看着星星,喝着酒,聊着天,每晚再听他吹箫一曲是人生快事。可是殊不知有朝一日这种人生快事会沉寂在她心底,成为她的负担。

    一曲箫声落,西墙再没传来声音,云浅月继续睡去。

    第二日天明时分,云浅月再次睁开眼睛,看了一眼天色,推开被子起身下床,随着恢复记忆,她早起的习惯也跟着恢复了。走到脸盆前净面,坐在镜前梳妆,之后重新走回床前盘膝坐好,开始练功。

    启动真气在全身游走一周天后,云浅月放下手,如今凤凰劫被解开,她可以修习凤凰真经最后一重功法了。这两个月虽然失忆,未曾修炼,但因为容景的天山雪莲,将五年前雪山老人输到她身体的那一半功力帮助她融合了,如今又有解开凤凰劫那日老道和普善大师二人渡进她体内的真气,还有她每日练习的太极拳还是起了些作用。如今的功力虽然不能和容景未折损一半功力时的功力相抗衡,但一般人也是奈何不了她的。

    云浅月再次下了床,打开房门,吩咐彩莲端来早膳。

    彩莲讶异云浅月今日居然起得如此早,而且自己梳妆好了。她立即将早膳端来,没等云浅月问她就禀告道:“昨日孟叔去前厅按小姐的原话禀告了皇上,皇上说风公子果然有云王妃的作风,不喜拘束,走了也罢。”

    “嗯!”云浅月点点头。

    “昨日德亲王在宴席上向老王爷给咱们的大小姐和孝亲王府三公子做媒了。老王爷和王爷都说虽为祖父和父亲,但府中家事儿早已经归小姐您管,包括府中几位小姐的婚事儿,以及府中那些云王府的旁支公子小姐的婚事儿。”彩莲又道。

    “嗯!”云浅月点头。

    “德亲王说这事情只要老王爷和王爷同意,小姐您即便掌家还能越得过祖父和父王去?老王爷说您可不比别人,早就撂下狠话了,说不掌家是不掌家,只要掌家,全都要听您的。他和王爷答应过您,府中所有事情都您做主。若是干涉的话,那就是说话不算话了。”彩莲又道。

    “嗯!”云浅月再次点头。

    “老王爷的话将德亲王说得没了词,孝亲王也没了言语。皇上说此事不急,容后再议。说您脾气犟着了,像……驴一样,得顺着毛摸。”彩莲小心地看了云浅月一眼,见她面无表情,她又道:“宴席进行了共一个时辰,之后皇上让老王爷好好将养身体,就回宫了。”

    “嗯!”云浅月又应了一声。

    彩莲不再说话,云浅月吃饭,过了一会儿她似乎想起什么又道:“对了,皇上走时似乎提到了清婉公主和咱们世子。说没想到以前公主好时咱们世子不给公主好脸色看,二人并不十分要好,没想到如今宫中得了病,伤了脑子,她和咱们世子到好起来了。他看着这是一桩好姻缘。”

    云浅月筷子一顿,眯起眼睛,老皇帝以前对清婉公主和云暮寒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这么些年明明知道清婉公主心仪云暮寒,却是都不予表态,如今这是终于想要将清婉公主赐给云暮寒了?

    彩莲不再说话。

    云浅月放下筷子,忽然抬步向门外走去。

    “小姐,您才没吃几口早膳,要去哪里?”彩莲一愣,立即跟上云浅月。前两日小姐在宫里她没法跟着她伺候,如今回府了,她这个贴身婢女自然要跟上。

    “我去哥哥的院子里看看,你不用跟着我。”云浅月头也不回地摆摆手。

    彩莲停住脚步,想着小姐又和以前一样,去哪里也不需要她了。

    云浅月出了浅月阁,直接向西枫苑走去。路上丫鬟、小厮都对她恭敬地见礼。云王府府内一派清明,显然绿枝和玉镯用她的方案将云王府打理得井井有条。单看这清新的环境就能看出几分。

    “浅月小姐,七皇子来接您出府,如今正等在前厅,说是奉皇上旨意对您教导,七皇子说他已经给了您两日的时间,如今不能耽搁了。小姐您是知道的,否则他不好向皇上交代。”云孟似乎正要去浅月阁,正巧碰到她从浅月阁出来,连忙禀告。

    “让他等一会儿!”云浅月摆摆手,脚步不停,继续向西枫苑走去。

    “是!”云孟点头,见云浅月脚步不停,只能追着她一边走一边禀告,“孝亲王府的三公子来了,说来邀大小姐出府赏花。昨日大小姐醒来闹了一晚上要见老王爷和王爷,老奴派人看着没让人出去。如今这三公子来了,可是让大小姐见上一见?若是不让大小姐见的话,老奴这就去回了三公子。”

    “将他请进前厅,你派人去给大姐姐传个话!让她自己做主!”云浅月摆摆手。

    “是,老奴这就去传话!”云孟点头,转身往回走去,走了两步忽然觉得不对,又回转身对云浅月询问,“浅月小姐,您这是要去西枫苑?”

    “嗯!”云浅月应了一声,想着从那日她被宣旨进宫云暮寒一言不发地将她送了半路之后再没见到他。如今南凌睿不可能还回太子身份,云暮寒也不可能重新做回南梁太子。别看十年前可以无声无息调换,如今两人容貌各异,一旦换回来,那便是翻天覆地,不止云王府,就是南梁朝廷和天圣也会风云震动的。这可不是一桩小事,比她和容景请旨赐婚那日的轰动还要大上数倍。云暮寒不可能不清楚,一国太子变成云王府世子,被父亲遗弃他选中南凌睿他可有不甘?

    “小姐,您是不是要找咱们世子?”云孟又问。

    “嗯!”云浅月点头。

    “咱们世子如今在前厅。”云孟连忙道。

    云浅月停住脚步看着云孟,云暮寒在前厅?接待谁?一般前厅都是会客厅。

    “七皇子下了朝去宫中给皇后娘娘请安,正好清婉公主也在,据说闹着要出宫来找咱们世子,七皇子顺便就将清婉公主带来府中了。世子本来要出府,在咱们府门口碰到了来到府中的清婉公主和七皇子,于是将二人都带去了前厅。”云孟解释。

    “那好!我这就去前厅。”云浅月转了路向前厅走去。

    云孟见云浅月向前厅走去,不再说话,转身向云王府大门口跑去给三公子回话。

    来到前厅,远远就听到屋中传来清婉公主央求般的声音,她脚步一顿,没听到夜天逸和云暮寒的声音,继续向前走去。来到门口,透过珠帘,只见屋中夜天逸和云暮寒都坐在椅子上,清婉公主站在云暮寒身边,拽着他的胳膊,一脸乞求,云暮寒虽然脸色无奈,但不见丝毫嫌恶和恼怒,夜天逸低头品着茶,似乎没看到二人。

    云浅月伸手挑开珠帘,珠帘晃动,发出清脆的响声,打断了清婉公主的央求声,清婉公主猛地回头看向门口,当看见云浅月顿时睁大眼睛,云暮寒和夜天逸也同时向门口看来。

    云浅月不动声色地看了清婉公主一眼,脑子不好使的人还如此警醒吗?从她脸上不着痕迹地移开视线看向云暮寒,见他看着她面色清淡,再不复那日的阴沉,眉宇间也不见疲惫阴郁,她看向夜天逸。

    夜天逸对她温柔一笑,“以为你会让我等好久,没想到这么快就来了!”话落,他放下茶盏站起身,走向云浅月,“走吧!如今趁着天色还不热,我们骑马赶紧出城,一会儿日头升起,容易中了暑热。”

    “出城?”云浅月挑眉。

    “父皇命我彻查昨日西山大营粮囤失火一事。”夜天逸解释。

    云浅月心思一动,“西山军机大营不是不让女人去吗?你能带着我去?”

    “能!我已经向父皇请过旨了,父皇准了!说就应该让你见识一下兵将辛苦,才不会再无法无天,嚣张跋扈,有爱民之心。”夜天逸笑道。

    云浅月不置可否。

    “走吧!”夜天逸当先出了房门。

    云浅月看了云暮寒一眼,如今有夜天逸和清婉公主在,她自然没法和他好好谈上一谈,只能改日了。她跟着夜天逸出了房门。

    刚出房门,便见云孟领着一个年轻男子进来,男子一身锦裳,看起来文文弱弱,五官每一处都长得极为周正,可是合在一起却不怎么和谐,左脸上长了一块痔,让他本就不和谐的容貌又减了几分。不过看起来还能入眼,不至于看到吃不下去饭那种。

    云浅月盯着男子看了半响,嘴角细微地抽搐了一下,这样的易容术真是炉火纯青了!她刚这样一想,只听夜天逸忽然用过传音入密对她笑道:“这样的易容术如此精湛,孝亲王府的这个三公子原来也是个有意思的人!”

    ------题外话------

    小七改变策略了……(⊙o⊙)

    我们要相信景美人是强大滴!O(n_n)O~

    积攒到月票的美人们……嗷呜,嗷呜,嗷呜……懂了没?O(n_n)O哈!

    谢谢下面亲们送的钻石打赏鲜花!么么!

    梦落之繁花(1314钻石520鲜花)、szbanban(100钻888打赏)、微泪含笑(100花)、淡沫如湮(99花)、辣椒姐54(10钻)、猫猫2013(5钻)、ywj江南的雨(3钻10花)、zln1314(388打赏)、18939581113(1钻188打赏1花)、悠悠我心贤(188打赏3花)、yuanruo19(15花)、lishixiaomei(1钻)、彼岸珠(10花)、酷夕阳(9花)、joboni62(2钻)、风韵三十(1花)、幸福的daisy(3花)、yunanrong(1钻)、婉清如沫(100打赏)、土豆小丸子(1花)、bethci(1花),么么O(n_n)O~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澳门博彩娱乐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纨绔世子妃66》,方便以后阅读纨绔世子妃第六十六章 爱比海深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纨绔世子妃66并对纨绔世子妃第六十六章 爱比海深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纨绔世子妃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