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一章 凤求凰曲

    云浅月坐回座位上,叶倩和云暮寒也各自归座,夜轻染和容枫跪下听旨。

    大殿有片刻静寂,齐齐都看向老皇帝。武状元大会最后一场拖了数日,今日才算落幕。人人都想看看皇上对夜轻染和容枫如何安排官职。关于夜轻染的官职众人都清楚明白,一定离不了军机大营,德亲王府一直是皇上的倚重,所以夜轻染的官职只高不低。众人都想知道关于容枫如何授职。

    容枫是文伯侯府的后人,虽然文伯侯府早已经自立门户,但是骨血里也逃不过是荣王府旁支的事实。皇上一直有心铲除荣王府,如今对于容枫是启用还是只随便授予一个官职都是难说。

    “夜轻染,即日起封御前将军!掌管西山军机大营和皇城所有兵马调度之职。”老皇帝威严开口,话落,将一块令牌扔给夜轻染,“接旨吧!”

    老皇帝话落,大殿响起一片抽气声。

    云浅月眸光眯了眯,西山军机大营和皇城所有兵马调度之职,也就是说老皇帝将整个皇城和西山军机大营的所有军权全部交给了夜轻染。这一直都是老皇帝亲手掌管的亲卫军。亘古以来皇城的军令都统治在皇帝手中,皇帝至少要握三分之一的军权,但此举无疑是将他手中三分之一的兵权交给了夜轻染。

    夜轻染也是一惊,伸手接过令牌,看着老皇帝,“皇伯伯……”

    “接旨!”老皇帝沉声吐出两个字。

    “是!臣接旨!”夜轻染紧紧抿了一下唇,握住令牌,恭敬地垂首。

    “起吧!”老皇帝摆摆手,不再看夜轻染,看向容枫。

    夜轻染起身站了起来,拿着令牌走向座位。大殿众人的目光都定在他身上,他不看任何人,一撩衣摆坐下之后,自己为自己斟了一杯酒。一饮而尽,抬眸的空隙与云浅月看他的目光对了个正着,他似乎笑了一下,又仿似没笑,缓缓放下酒杯,将令牌慢慢揣进了怀里。

    云浅月眸光扫向夜天逸、夜天倾、夜天煜三人,夜天逸面无表情,看不出心中想法,夜天倾脸色明显不好,仿佛压抑着什么,夜天煜脸上神色变化太多,一时间也看不甚清。她收回视线,想着老皇帝这如意算盘打得真是好,一下将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引到了夜轻染身上。驻扎皇城内的兵马有十万,西山军机大营的兵马有三十万。四十万兵马如今全在夜轻染手中。若是夜天逸、夜天倾、夜轻染谁要想当皇帝,那么首先就要收揽夜轻染。这算是在老皇帝和太子夜天倾、七皇子夜天逸、四皇子夜天煜以及三王府和朝中文武大臣中间搭建了一座高架桥。德亲王府和夜轻染的地位顷刻间凌驾于一人一下,万人之上。

    “即日起恢复文伯侯府封号,容枫才貌双全,既文伯侯府大难十年后还能见到文伯侯府仅存的后人,朕心甚慰。封容枫为文伯侯府世子,世袭爵位,兵部行走之职。”老皇帝看着容枫,缓缓开口,“朕已经命人修葺了文伯侯府,即可搬入。接旨吧!”

    众人再次抽了一口气。

    始祖皇帝起,分封四王,但避免四王府坐大,便限制了对四王子孙的封王。一直未曾出现关于候和郡王等爵位。直到二十年前荣王府的旁支出了一个天纵奇才之人,皇上破例封为文伯侯。这才有了百年以来的第一个侯爵,而且世代世袭。但文伯侯十年前随荣王出剿藩王之乱不幸身死。不久后,文伯侯府一夜之间被灭门。文伯侯府可谓昙花一现,人人都以为被掩入了历史尘埃,不想今日却因为容枫恢复了文伯侯府世袭侯爵。况且外加兵部行走,这个官职虽然不大,但是可是个要职。所有军机大事全部都会由他手里过目,直接上达天听,归皇帝一人调遣。

    也就是说,等于容枫一夜之间由一个什么也不是的文伯侯府后人和荣王府旁支一跃成为了天子新贵。

    云浅月眼睛再次眯了眯,她想过老皇帝会因容枫恢复文伯侯府世袭侯爵,但也未曾想到他会封赐容枫这个兵部行走。老皇帝到底在打什么主意?

    “这是兵部行走的令牌,你拿好!”老皇帝老眼扫了大殿众人一眼,将一块令牌扔给了容枫。

    “臣接旨!”容枫伸手接住令牌,三个字不高不低。

    “平身吧!”老皇帝摆摆手。

    容枫起身向座位走去。

    “来,众卿继续!朕今日喜得两位爱卿,甚是欣喜。举杯同贺!”老皇帝端起面前的酒杯,看着众人,老脸挂着笑意。

    “恭喜皇上!”众人齐齐举杯。人人几乎都在寻思皇上的意思,夜轻染的职位虽然意料之外的高,将皇城内外四十万兵马的兵权都拿在了手中,但也是意料之中,人人都知道孝亲王府是皇上的人,也无可厚非。但是容枫的牵连就甚多了,兵部行走的职位从来都是皇室隐卫来做,这回交给容枫,焉能不令人惊异?

    “皇后,你不是安排了各府小姐准备了才艺?可以开始了!”老皇帝放下酒杯,看向皇后。

    “是!”皇后站起身,对老皇帝一礼,笑得端庄,“众姐妹都给皇上准备了礼,皇上先看看,然后臣妾再让各府小姐开始才艺。”

    “好!”老皇帝笑着点头。

    皇后对孙嬷嬷一摆手,孙嬷嬷连忙拿出一副不次于夜天逸那副地质图的锦绸,宫女将图展开,只见居然是一副百寿图。百寿图每一个寿字的绣线都不一样,绣法也不一样,下面标了落款,是皇后的一众后宫妃子的名字,用的绣线和绣法也皆不相同。

    云浅月看着皇后拿出的居然是百寿图,她一怔,去看秦玉凝,只见秦玉凝小脸刷地白了。她忽然有些好笑。秦玉凝说要给皇上绣一幅百寿图,连夜天煜都知道的事情,想必不少人都知道。但如今皇后和后宫妃嫔却拿出了一副百寿图,她那个百寿图还如何拿得出手?怎么也不能和皇后以及后宫妃嫔一样吧?她看向秦太妃,一直没说话的秦太妃老脸也变了变。她想着一会儿不知道秦玉凝会拿出什么寿礼,她忽然有些期待。

    “姐妹们联手绣了百寿图!不知皇上可喜欢?”皇后看向老皇帝。

    “辛苦皇后和爱妃们了!朕甚是喜欢!”老皇帝也是一怔,随即哈哈大笑了起来。

    云浅月想着他大约也是知道秦玉凝的贺礼是百寿图的。她低声对容景用只有两个人听到的声音道:“你说这件事情是姑姑的主张还是明妃的主张?”

    “不管是谁的主张,总之寿宴上是无法再出现两幅百寿图了!”容景淡淡一笑。

    云浅月想着后宫的女人果然也不可小视,秦玉凝这回又栽了。她日日在后宫陪秦太妃绣百寿图,却是不知道皇后和后宫的妃嫔合起来也绣了一副百寿图。这件事情有意思了。

    “皇上满意就好!也不枉费臣妾一番辛苦!”皇后重新落座,将桌案上类似一个名册的东西递给文莱,对他吩咐道,“文公公,按照这名册上的顺序开始让各府小姐献艺吧!”

    “是,皇后娘娘!”文莱立即接过名册打开,高声喊道:“丞相府秦小姐!”

    云浅月看着秦玉凝,只见秦玉凝脸色极白,在听到文莱念到她的名字时身子几乎抖了起来。她想着可怜见的,她大约是这些日子一心找那副紫竹林图了,否则凭借她的精明也不至于犯这样的错误。

    文莱喊声落,众人目光都看向秦玉凝。秦玉凝却是身子发抖,坐着不动。

    “秦小姐?”文莱再次喊了一声。

    秦玉凝转头求救地看着秦丞相,秦丞相脸色有些阴沉,对秦玉凝动了动嘴角说了一句什么,秦玉凝脸色更白了一分,云浅月懂唇语,听见秦丞相说“愚蠢,自己想办法!”,她又求救地看向夜天倾。

    夜天倾看了她一眼,抿了抿唇,秦玉凝如今是他的准太子妃,他自然不能不帮。否则对秦丞相无法交代,他只能对老皇帝道:“父皇,玉凝身体不好,今日就……”

    “刚刚来时看起来不太严重啊!而且秦太妃也说无甚大碍的。她可是准太子妃,又是天圣第一美人,更是天圣第一才女,今日若是不打个头阵的话,后面各府的小姐如何进行?”夜天煜忽然拦住夜天倾的话,看着秦玉凝笑道:“我前两日可是听说秦小姐也绣了一幅百寿图,难道如今是看到母后和父皇的妃嫔们拿出了百寿图而不敢拿出来了?”

    夜天倾顿时住了口,有些恼怒地看着夜天逸。

    “哦?竟有这事儿?”皇后讶异地看向秦玉凝,见她身子剧烈地颤着,和气一笑,对她道:“是这样?秦小姐拿出来没关系,也让我们都看看。这可巧了!”

    “秦丫头也给朕绣了一幅百寿图?”老皇帝也扫了夜天倾和夜天煜一眼,也讶异笑问。

    秦丞相连忙站起身,有些惶恐地道:“怎么会?玉凝知道皇后和娘娘们绣百寿图,又怎么敢拿百寿图在皇后和娘娘们面前献丑?”

    “是啊!皇上,皇后,玉凝一直都是知礼的孩子!断断不敢拿她那拙略的绣功出来献丑的?”秦太妃也连忙出声,话落,对秦玉凝板着脸喝道:“玉凝,怎么回事儿?你不都准备好寿礼和才艺了吗?怎么还坐在那里不动?”

    秦玉凝张了张嘴,似乎要说什么,有些灰败地说不出来。

    云浅月心底叹息一声,秦玉凝可算是可怜吧?他的父亲,她的太姑姑,她的准夫君,如今她就像是架在锅灶上的一把干柴,就差一个燃点就要燃着了。她相信,她如今的心境谁也体会不了。不过她也没准备帮她。

    就在这时,秦玉凝身子不颤了,低着的头忽然抬起直直地看向云浅月。云浅月一怔,只听她道:“回皇上,皇后娘娘,我准备的寿礼不是百寿图,实则是和月姐姐合作一起准备了一个礼物。”

    “哦?”老皇帝忽然笑了,“秦丫头,你说你和月丫头一起准备了礼物?”

    “是!”秦玉凝点头。

    “我和月姐姐一起准备了一副琴箫合作的图。”秦玉凝看向老皇帝,面上苍白的颜色褪去,声音温婉,“我作画,由月姐姐用琴箫奏出画中的意境。”

    “竟是如此?甚好!”老皇帝忽然大笑,看向云浅月道:“月丫头,朕竟然不知你还懂这琴箫之音。你这个小丫头原来竟然喜欢藏着掖着!”

    云浅月看着秦玉凝,秦玉凝和老皇帝说完一句话依然直直地看着她,那一双美眸在大殿众人看起来极美,而且温婉得无懈可击,可是她偏偏清清楚楚地看到了她眸底深处的恨意。她忽然笑了,对老皇帝道:“皇上姑父,我会的东西多了!要不是今日您寿宴,我可就准备藏一辈子呢!”

    “哦?和着朕今日还很荣幸了?”老皇帝笑看着云浅月,老眼看不出什么。

    “当然!”云浅月慢悠悠地端起面前的酒杯喝了一口酒,又懒洋洋地放下,“我怕抢了秦小姐的风头嘛!若我什么都会的话,这天圣第一美人和第一才女岂不是让我做了?”

    “小丫头,口气不小!”老皇帝笑骂了一句,“那你就拿出来,让朕看看你的本事!”

    “好!”云浅月笑着点头,懒洋洋地对秦玉凝歪着头问,“秦小姐要做什么样的画?”

    “我记得那日月姐姐说我能做什么样的画,你就谱什么样的曲。如今正值皇上寿宴,皇后娘娘和后宫的娘娘们有一幅百寿图了,我们就不用锦上添花了,我就画一幅江山图,月姐姐就谱一曲如何?我们一起恭祝天圣江山永固。”秦玉凝笑着道。

    “好!”云浅月答应的痛快。

    “嗯!不错!朕倒是有些期待了!”老皇帝笑着点头,吩咐文莱,“伺候笔墨!”

    “是!”文莱立即带着人搬上玉桌和笔墨。

    “月丫头,你可带了琴箫?”老皇帝看着云浅月,疑惑地笑问,“这有琴有萧,朕倒是好奇你如何一个人吹奏出琴箫合奏之音。”

    “谁说我一个人了?”云浅月翻了白眼,对老皇帝道:“还有容景!”

    老皇帝一怔,“景世子和你琴箫合奏?”

    “是啊!”云浅月笑着点头,偏头问容景,“是吧?”

    “是!”容景含笑点头。

    老皇帝老眼精光一闪,也笑道:“虽然景世子大才,文韬武略,但朕也的确未曾听闻景世子的琴箫雅音。也好,今日朕和各国使者以及爱卿们都有幸一闻了。”话落,她看着云浅月又笑道:“月丫头,你不能因为景世子帮你,你可就偷懒啊!”

    “当然不会!”云浅月笑容艳艳,眸光扫见秦玉凝轻轻咬着唇瓣,她笑意更深。

    秦玉凝并未再说话,而是起身向大殿的玉案前走去。她脚步有些虚弱,但是走得极稳。

    “是用宫中的琴箫还是用你的?”云浅月偏头问容景。

    “我的!”容景笑了笑,对外面温声道:“弦歌,将琴箫取来!”

    “是,世子!”大殿外弦歌应了一声,立即去了。

    云浅月不再看大殿中众人落在她和容景身上的视线,对容景指了指空着的酒杯,容景伸手拿过九转鸳鸯壶给她斟满,她一手举杯放在唇瓣,一手却在容景手心轻轻写了几个字。写完之后,她杯中酒一饮而尽,偏着头对容景温柔地笑,用两个人才能听见的声音问,“怎么样?”

    “甚好!”容景浅浅一笑,如诗似画的容颜温柔似水。

    秦玉凝走到玉案前站定,抬眼向这边看来,正好看云浅月和容景两两凝视,温柔而笑,她心忽然颤了颤,不由自主地闭了闭眼睛,再睁开,眼底一片狠绝,忽然道:“我听说七皇子也喜欢箫音,日日在云王府西墙吹箫,想必月姐姐听得最多。”

    众人闻言目光都看着夜天逸。

    夜天倾面色不变,仿佛没听见秦玉凝的话。

    “七皇子的萧的确是极好的!”云浅月不置可否地一笑。

    秦玉凝继续道:“我还以为月姐姐会寻七皇子帮你呢!毕竟你对七皇子的箫音最熟悉。而从来未曾听闻景世子和你琴箫合奏,我怕月姐姐跟景世子合奏不到一起。”

    “这个我觉得秦小姐不用担心,你做好你的画就行了!到时候别被我们的箫音影响画不下去就好。”云浅月浅浅一笑,眸光微转,扫了夜天倾一眼道:“你是否用太子殿下帮你?太子殿下也是个雅人的。我和容景一起,秦小姐和太子殿下,正好阴阳和谐。”

    提起夜天倾,秦玉凝恢复了几分的面色又是一白,她看了夜天倾一眼,见夜天倾也正看着她,她顿时想起了醉香楼之事。又听云浅月将最后阴阳和谐四个字咬得微重,她连忙摇头,“不……不用了!我自己就可以!”

    “秦小姐羞涩了!”云浅月莞尔一笑。

    “天倾,你就过去吧!看看能不能帮得上秦丫头的忙!”老皇帝看向夜天倾,似乎早先的夜天倾请废太子他大怒一事根本就不存在,对他笑道:“月丫头最是诡计多端,可不能让她打主意欺负了秦丫头。”

    “是!”夜天倾站起身,躬身应是,离开桌前,走向秦玉凝。

    这时,弦歌将琴箫取来,云浅月对弦歌招手,“拿到这里来,我们就不下去了!”

    弦歌立即将琴箫送到容景和云浅月相挨着的桌前。

    云浅月将琴拿过来抱在怀里,对容景一笑,“我不喜欢用萧,你用!”

    “好!”容景浅笑着点头,伸手拿过萧。

    众人都看向二人手中的琴箫,显然这一琴一萧是一对,出自一人之手制作而出。

    云浅月伸手调试了一下琴弦,对秦玉凝道:“秦小姐,开始了哦!”

    “好!”秦玉凝面前的墨已经被宫女磨好,她伸手拿起笔。

    就在她拿笔的同时,云浅月将手指放在琴弦上,一曲旖旎绵邈的《凤求凰》弹出。

    众人一怔。

    云浅月不理会众人,目光看向容景,眉眼微弯,明眸澄澈,眸光如春雨细润,指尖留恋处琴弦在她手中似乎串成了一串串的珠串,清浅流畅。须臾,她唇瓣缓缓开起,轻轻浅唱。

    有一美人兮,见之不忘。

    一日不见兮,思之如狂。

    凤飞翱翔兮,四海求凰。

    无奈佳人兮,不在东墙。

    将琴代语兮,聊写衷肠。

    何日见许兮,慰我彷徨。

    愿言配德兮,携手相将。

    不得於飞兮,使我沦亡。

    云浅月的声音极美极纯,有一种空灵之境。她声音随着琴音或高或低或婉转,指尖和舌尖似乎连于一处,如水田相接的碧湖,碧绿清透,却又因为水滴落下,勾勒出一圈圈涟漪。

    大殿众人都不曾听闻这首曲子,一时间被她指尖和声音中的缠缠绕绕的旖旎之境不觉吸引进去。这一刻似乎都忘了云王府浅月小姐那些污秽的大字不识琴棋书画不通文墨不懂嚣张跋扈纨绔不化的传言。人人都觉得这声音美,人美,在她周围似乎形成了一个光圈,吸引着众人移不开视线。

    夜天逸手中的被子不自觉捏碎,却没有发出一丝声响。他以为《春江花月夜》便是最美的曲子,却怎么也没有料到她今日居然能弹出这般缠缠绵绵的曲子。

    秦玉凝在云浅月琴曲响起的那一刻,笔尖一颤,却怎么也下不去笔了。她咬牙,提笔,将她心中早已经想好的一幕画卷要画出,可是依然不受控制地受琴音干扰。她笔下的墨在纸上染出一片墨迹,手下发颤,心下去不由自主地跟着云浅月的琴音走。

    夜天倾站在秦玉凝身边,在云浅月琴音响起的那一刻目光不由自主地定在她脸上。

    夜天煜、夜轻染、南凌睿、容枫,叶倩、云暮寒,包括南梁国师、老皇帝、皇后、明妃等人,也都被云浅月的琴音牵绕了心神,一时间入了境。

    凤兮凤兮归故乡,遨游四海求其凰。

    时未遇兮无所将,何悟今兮升斯堂!

    有艳淑女在闺房,室迩人遐毒我肠。

    何缘交颈为鸳鸯,胡颉颃兮共翱翔!

    凰兮凰兮从我栖,得托孳尾永为妃。

    交情通意心和谐,中夜相从知者谁?

    双翼俱起翻高飞,无感我思使余悲。

    云浅月一曲清唱和琴曲谢幕,众人依然回不过神来。她对容景轻声问,“听清了吗?”

    容景浅浅一笑,点头,声音极是温柔,“听清了!”

    “好,这回我们合奏!”云浅月再次轻启唇瓣,琴音如流水,涓涓潺潺,绵绵柔柔从指尖溢出,她的声音依然是空灵柔美。

    在云浅月琴音开始的那一刻,箫音忽然插了进来,很快地便与琴音合于一处。尽管从来未曾琴箫合奏,可是却有这样的默契。琴音的婉转配合箫音的清扬,箫音的清萧配上琴音的浅婉,似乎在一琴一萧间描绘出了一副风景,谁也不能插入,那只能是一副绝美的画。

    秦玉凝在云浅月琴音停顿的空挡忽然惊醒,她咬着唇看着墨笔染开的画卷,须臾,运足功力,屏息凝神。用内力强行在自己的周身铸成了一座围墙,隔绝琴音和箫音。但她被夜天倾折腾的太狠,有功力也使不上多少。更甚至容景和云浅月两人相携而坐双眸两两柔情相望的画面在她脑中怎么也挥之不去。她直觉喉头泛起丝丝咸意,只能用力压下。

    一曲作罢,大殿众人都已经如痴如醉。

    云浅月如葱的手指离开琴弦,容景放下萧看着云浅月浅笑。

    秦玉凝忽然支持不住,身子软软倒在地上,“砰”地一声,身体与地面接触,惹了不小动静。她手中的笔墨因为她摔倒的姿势却正巧打在了脸上,墨汁刹那渲染开来。

    众人因为这一声响齐齐惊醒,猛地看向秦玉凝,这一看齐齐一怔。

    秦丞相大惊失色,连忙起身跑过来,“玉凝!”

    夜天倾也惊醒,低头看向身下,只见秦玉凝躺在地上,嘴角有鲜血流出,昏迷不醒,墨汁将她脸上都染上了墨的颜色,黑漆漆一片,更是映得她没被染墨的地方苍白如鬼。他本来要伸出的手就那么生生顿住。

    “秦丫头怎么了?”老皇帝也连忙关心地问。

    秦丞相来到进来连忙抱住秦玉凝,秦太妃大喊,“快请太医!”

    “对,快请太医!”老皇帝也连忙吩咐。

    数名太医院的太医都连忙从座位上起身急急走向秦玉凝。一名太医院最资深的太医连忙给秦玉凝把脉。众人的目光都落在秦玉凝的身上疑惑不已。

    “怎么样?”夜天倾此时也惊醒,见那名太医半响不语,也连忙问。

    那名太医给秦玉凝把脉半响,才放下手,对老皇帝恭敬地道:“回皇上,秦小姐是身体太过疲乏,体质太过虚弱,如今又急火攻心才导致了昏迷。”

    “秦丫头怎么身体如此不堪?”老皇帝皱眉。

    秦丞相自然是明白,他看了夜天倾一眼,没说话。

    很多人自然也是明白的,如今京城的大街小巷都将醉春楼之事传得沸沸扬扬。太子殿下和丞相府秦小姐未曾大婚前却有了夫妻之实,这身体太过疲惫自然和醉春楼有关。

    夜天倾微抿着唇站着,须臾,他从秦丞相怀里抱过秦玉凝,对老皇帝请旨,“父皇,儿臣先送玉凝回府!”

    “嗯!去吧!着两名太医跟着去开了方子。”老皇帝似乎并无怒意,对夜天倾摆摆手,“你就不用来了,好好照顾她!”

    “是!”夜天倾领了旨,立即带着秦玉凝向殿外走去。

    秦丞相看了一眼笔墨染开丝毫不成样子的那副图对秦玉凝心里怒其不争,连忙对老皇帝请罪,“皇上恕罪,玉凝她……”

    “这也不怪她!只能怪这月丫头太狡猾了,居然和景世子弹了这么一首曲子扰乱了秦丫头的心智。”老皇帝呵呵一笑,对秦丞相摆摆手,看向云浅月,老眼深邃了不止一点半点,“月丫头,你和景世子弹奏的这是什么曲子?朕怎么听的到像是蛊惑人心神的淫词艳曲!”

    靠!凤求凰被说成是淫词艳曲她还是第一次听到。云浅月心里翻了个白眼,对老皇帝笑道:“皇上姑父,这是《凤求凰》。凤就是凤凰的凤,凰就就是凤凰的凰。您说这样象征意义的两个代名词能是淫词艳曲吗?”

    “哦?这首曲子原来叫做《凤求凰》?”老皇帝点点头,似乎是品味着。

    “是啊!”云浅月想着秦玉凝不是不甘心吗?那她就让她彻底甘心!在精神上将她摧残到底。让她只要想起容景,便能想起醉香楼和夜天倾的缠绵,想起今日她和容景这一曲《凤求凰》。想得到容景,她此生都无望。

    “云浅月,你好大的胆子!居然用这等闺中春曲来侮辱凤凰,侮辱天家!”老皇帝沉默片刻,忽然拍案而起,“来人!将云浅月……”

    “皇上!”皇后面色一变,忽然也站起身凌厉地打断老皇帝。

    “皇后有何话说?”老皇帝满面怒意。

    云浅月心神一凛,她就知道今日的寿宴不会顺利,即便她破了老皇帝设的那些毒针暗器,他还是会借口治罪要杀她。她怎么也想不到这一曲在那个世界的传世之作到了老皇帝这里就成了淫词艳曲侮辱天家了?她心里冷笑。

    “皇上,月儿怎么会侮辱了天家?”皇后压下心底的震骇,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平静。

    “还怎么侮辱了天家?你让各国使者和众位爱卿听听!这是什么曲子?缠缠绵绵,尽诉闺中女儿情事儿。让秦丫头都失去了心智,更将大殿内包括朕在内的众人蛊惑。朕今日若是不惩治了她……”老皇帝显然怒极。

    “皇上姑父,秦小姐说她做什么画,我奏什么曲的。这可不怪我,若是要怪的话,您最该怪罪的是刚刚被抬出去的那个。”秦玉凝放下琴,对老皇帝一笑,没有丝毫惧意,“再说盘古开天地之初,便已经有了人与人之间的爱情。秦小姐和太子殿下站在一起,我和容景坐在一起,我心中有爱,自然就奏了这样的曲子。我想心中有爱的人,都看到了爱情的神圣,只有心中没爱,思想龌龊之人,才会看到的是淫秽。皇上姑父,您英明睿智,可别让侄女觉得您就只有如此低俗的品味,将一曲好好的曲子品成了淫词艳曲吧!这样的话,我想这样的老而昏聩的君主也没几个人会真心爱戴。”

    ------题外话------

    月儿为容景奏的《凤求凰》,美人们,都听到了没呀?O(n_n)O~

    姜不是重点,我会粉粉地收拾老皇帝滴!O(n_n)O~

    亲们送的月票我都看到了,爱你们!

    谢谢下面亲们送的钻石打赏鲜花!么么!

    梦落之繁花(520花)、kikilovejie(20钻)、哈米乐人(10钻30花)、吕奶奶(10钻)、13030701999(10钻)、淡沫如湮(45花)、wangying9999(4钻400打赏11花)、悠悠我心贤(3钻3花)、紫沫静(1钻5花100打赏)、shadow9711(1钻)、taoli992002(188打赏)、风韵三十(1钻)、sheng希1982(1花)、飞羊儿gf3(3花)、cydhw(1花),么么O(n_n)O~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澳门博彩娱乐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纨绔世子妃91》,方便以后阅读纨绔世子妃第九十一章 凤求凰曲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纨绔世子妃91并对纨绔世子妃第九十一章 凤求凰曲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纨绔世子妃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