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只欺负你

    云浅月闻言冷哼一声,瞪了容景一眼,沉默不语。舒虺璩丣

    “嗯?”容景低头看着云浅月,细细打量她的眉眼,眉眼唇边都含着深深的笑意。

    “我就醋了又怎样?”云浅月恼怒地瞪着容景。伸手狠狠照着他胸前捶了一下。东海国的公主就算要来履行婚约,他有必要这么高兴吗?

    容景不躲不闪,着着实实挨了一下,传出一声闷哼,但还是低笑道:“所以,应该让凌莲给你去打醋。我不拦着你,让你喝个够。”

    “容景!”云浅月磨牙,看着容景的笑脸,心中气恼,推开他就要下车。心中暗骂自己没用,人还没来这就酸死了,人要是真来了,她还不酸掉牙。

    容景将云浅月要离开,连忙用手臂紧紧抱着她,收了笑意柔声道:“我的眼里只有你,来一百个东海国的公主也没用。”

    云浅月哼了一声,“鬼才信!”

    “鬼信不信不重要,你信就成了!”容景温润含笑,低头轻吻了一下云浅月的唇瓣,“乖,你不喝醋,我喝醋成不成?”

    “凌莲,去给景世子打醋,要满满一坛。”云浅月闻言立即对外吩咐。

    “小姐,奴婢找不到哪里卖醋。回咱们府里您和景世子再一起喝吧!”凌莲终于受不住,将空酒坛扔开,对里面说了一句。

    伊雪看着那个空酒坛偷笑。想着小姐和景世子是她见过最有趣的人。

    容景看着云浅月,无奈一叹,声音隐了一丝笑意,“你看,不是我不喝,是你的婢女找不到卖醋的地方。”

    云浅月翻了个白眼,“云王府多的是,等一会儿回去让你喝个够!”

    “今日天色这么好,我们回府窝着是不是太浪费?”容景默了一下,忽然道。

    云浅月眨眨眼睛,今日的天色的确很好,回府窝着是有些浪费,她挑眉看着容景。

    “我们去文伯侯府吃饭吧!”容景想了一下道:“容枫昨日从荣王府搬去了文伯侯府,等皇上身体大好之后会在府中摆宴,我们如今去文伯侯府先吃他一顿。”

    云浅月想起老皇帝寿宴上封赐容枫为文伯侯府世子,容枫也算是真正进入这朝局了。她点点头,“也好!我们去参观一下文伯侯府,看看老皇帝派人修葺的怎么样。”

    “走!”容景伸手揽住云浅月的腰,说走就走,带着她如一缕清风,飘出了马车。

    凌莲和伊雪回头看了一眼,连容景和云浅月的影子都没看到,她们伸手挑开车帘,车中已经空无一人。对看一眼,只能赶了马车继续向云王府走去。

    文伯侯府和孝亲王府一条街,容景和云浅月不出片刻便来到了文伯侯府。容景因为对外称养伤,自然不能走正门,二人翻墙而入。

    文伯侯府本来破败了十年,如今被重新翻新,令人耳目一新,若是不知道十年前文伯侯府灭门血案的话,任谁都不会怀疑这是一座崭新的府邸。

    “老皇帝倒是有心,如今文伯侯府的一草一木修葺的还和以前一样。”云浅月低声道。

    “嗯,容枫即便是荣王府的旁支,但他也是夜天逸的师弟。所以,皇上对他重用也不为过。”容景看着府中的景色,面色淡淡。

    云浅月想起她娘离开的那一年雪山老人来了京城,本来要收她,但她不想拜师,所以雪山老人和她拜了忘年交,传了她医术。后来因她的原因见到了夜天逸,甚喜夜天逸天资聪颖,遂收他为徒,在京城住了半年,后来文伯侯府被灭门,她救了容枫,思量再三,将他送去了天雪山,雪山老人本来打算不再收徒,但因为她的关系,破例收了他为关门弟子。就这样,夜天逸和容枫成了师兄弟。她没想到十年后容枫再回京入朝,而因为这个原因被老皇帝授予要职,且重整文伯侯府。

    “我们来的似乎不是时候!”容景忽然道。

    “嗯?”云浅月挑眉,一时间不明白容景什么意思。

    “文伯侯府的世子有美相伴,我们来了打扰了人家好事儿。”容景带着云浅月来到后院的主院,飘身落在房梁上,目光看着院中道。

    云浅月顺着容景的目光看去,只见院中一株桃树下站在二人,一男一女,男子微僵着身子站着,女子趴在男子怀里似乎在哭,哭声极细,但也能听出是在哭,男子正是这座院子的主人容枫,女子的脸埋在容枫怀里,看不清样貌,但从背影不难认出正是大病了数年的七公主。她收回视线,对容景压低声音道:“既然是打扰了好事儿,我们还是走吧!”

    “看看也无妨!”容景声音极轻。

    “你不是饿了?”云浅月挑眉。

    “昨夜吃了两大块牛排,哪里会饿?”容景不但不走,揽着云浅月顺势坐在了房梁上。

    云浅月想着感情这个男人昨夜的迷糊困意是假的,根本就清醒得很,偏偏刻意折磨她。她瞪了容景一眼,不再说话,重新看向院中。以前她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去七公主的住处一趟,后来从失忆再未曾去。两日前在寿宴上看到七公主,她虽然一句话也没说,安安静静,但眼神与正常人无异,她就觉得她大约是好了。当年文伯侯府被灭门,七公主同样见证了那一起惨案,神智失常这么多年,如今容枫回来,她恢复了正常,看起来果然解铃还须系铃人。

    “好了!别哭了!”容枫推开七公主,声音不像对待文如燕一般冷淡。

    “容枫,我还以为你死了……我这些年……我好怕……”七公主离开容枫身体稍许,一张娇美的小脸泪痕斑斑。

    “是死了,又活了。”容枫似乎想伸手去抹七公主脸上的泪痕,又顿住,从怀里掏出一块娟帕递给她,声音低浅,“别哭了,眼睛都红了!”

    七公主吸着鼻子,伸手接过帕子去擦眼睛,那模样说不出的柔弱。

    容枫看着七公主,并未说话。

    七公主用帕子擦过眼睛递给容枫,容枫伸手接过,对她道:“我送你回宫,明妃娘娘若是见不到你,又该找你了。”

    “母妃知道我来这里。”七公主小声道。

    容枫似乎一怔,“明妃娘娘知道你来?”

    “嗯!”七公主点点头,“母妃昨日命人给我把了脉,知道我的病好了,特别开心。知道我想来这里,便准许我来了。”

    “是吗?明妃娘娘对你真宽容。”容枫声音忽然淡了一分。

    “容枫,我……”七公主看着容景,似乎有些不好意思,“我饿了,早上没吃早膳。”

    “我送你回宫吧!宫里定然准备了你的膳食。”容枫抬步向外走去。

    七公主咬着唇瓣看着容枫,目光有些黯色,小声道:“我想在你这里用膳。”

    容枫脚步一顿。

    七公主上前一步,伸手拽住他的袖子,语气有三分轻软,三分可怜,“记得以前我时常来这里找你玩。每次都在你这里用过膳才回宫的……”

    “以前是以前,如今和以前不同了!你是公主,不能随便在皇上的臣子家中用膳。”容枫伸手掰开七公主攥着她衣袖的手,声音有些淡,语气不容拒绝,“我送你回宫!来这里久了明妃娘娘该担心了。”

    七公主垂下头不语。

    容枫向前走去,不管七公主跟上还是不跟上,头也不回,直到他走出院子,七公主终于迈着步子追了出去。二人很快就出了主院。自始至终并没发现房顶暗角上的两个人。

    “哎,又是一出妾有情,郎无意。”云浅月看着二人走远的身影一叹。

    “回府了!”容景伸手揽住她的腰,足尖轻点,飘身离开了文伯侯府。

    云浅月想着当年文伯侯府之事是否与明妃有关,容枫是否知道什么?否则为何七公主刚提到明妃,容枫便转变了态度?她偏头看向容景,“文伯侯府的灭门惨案你查出来了吗?”

    “没有!”容景看着前方,脸色淡淡。

    “我没得罪你吧?”云浅月蹙眉。想着是不是荣王府的人都是变脸和翻书一样快。

    “你该准备喜礼了!”容景瞥了云浅月一眼。

    “嗯?谁的?你和东海国公主的?”云浅月扬眉。

    “回府!我们一起喝醋!你果然是最需要喝的那一个人。”容景不答话,带着云浅月身形加快。

    云浅月眼皮翻了翻,不再说话。想着准备谁的喜礼?容枫和七公主吗?不见得吧!如今老皇帝卧病在床,太子锒铛入狱。天圣的空气都是昏暗和压抑的。能用得着喜礼?办得了喜事儿?

    回到云王府,容景带着云浅月直接回到浅月阁。

    珠帘掀起,二人飘身进了屋。房间中坐了一人,素衣打扮,正是皇后。云浅月一怔,讶异地喊了一声,“姑姑?”

    “你们回来了!”皇后看着二人,目光在容景身上转了一圈,见他无伤,有一丝了然。

    “姑姑!”容景也喊了一声,拉着云浅月走了过去。

    “姑姑,您怎么在这里?”云浅月怎么也想不到皇后这时候出宫,看素衣打扮,显然是偷偷出宫。她猜测应该是有什么事情,否则派人来知会一声就成,不至于亲自出宫。

    “我来是有一件事情告诉你。”皇后本来在喝茶,此时放下茶盏,对云浅月道:“我怀孕了!”

    云浅月一愣,不敢置信地看着皇后,“姑姑?您说您……我娘不是给您看过,说您这一生都不可能再有孩子了吗?怎么回事儿?”

    “我也想知道!所以才来找你。”皇后看了容景一眼,继续道:“而且我知道景世子应该和你在一起。你们医术好,给我看看是怎么一回事儿。”

    云浅月闻言伸手去把皇后的脉,她的脉象有滑动的迹象,她眸子睁大,的确像是怀孕的脉,她把了半响,也没找出丝毫异常,罢了手,看向容景,“你来给姑姑把脉!”

    容景点点头,伸手按在皇后的脉搏上。

    云浅月和皇后一起看着容景的脸色,他面色清清淡淡,看不出丝毫异色。片刻,他撤回手,对二人道:“姑姑的确是怀孕了!”

    云浅月面色一变,“怎么回事儿?”

    “这就要问姑姑了!姑姑在最近一年内吃了什么?或者是最近半年内吃了什么。”容景看向皇后,见皇后疑惑,他声音微沉,“若我诊断的不错的话,姑姑应该吃了生子果。”

    云浅月脸色一沉。

    “生子果?那是什么东西?”皇后看着容景。

    “生子果产在东海国。据说是东海仙岛的一棵树,每二十年那颗树才开花结果。所产的果实就是生子果。生子果难求,一棵树二十年开花结果也不过是两颗而已,两颗果是双生果。一颗是阴果,一颗是阳果。阴果是毒果,服用则会不能生育,而阳果才是真正的生子果。姑姑早先不能生育,便是因为服用了一颗阴果,染了毒性,封闭了子宫。如今能怀孕,也是因为又食了一颗阳果,解开了毒性。”容景缓缓解释。

    皇后伸手去抚上小腹,看着容景,声音微颤,“这么说是真的?我真的怀孕了?”

    “嗯!姑姑的确是怀孕了。”容景点头,肯定地道。

    “我两个月未曾来葵水,身体总是疲惫,以为生了病,便私下找了一名太医院的太医诊断,太医说是怀孕我还不信,便过来找你们。原来真的是怀孕了。”皇后有些惊喜,伸手一把抓住云浅月的手,“月儿,我怀孕了,我一直就想要个孩子,当年你娘给我诊断说我一生都不可能再怀孕了,我还不信,如今没成想居然是真的……真的我有孩子了……”

    云浅月被皇后抓住手,却是半丝喜色也无,看着皇后几乎喜极而泣,她轻声道:“姑姑,是皇上给您吃了生子果吗?”

    “应该是吧!我也不知道我什么时候吃的。”皇后摇摇头,眉眼间掩不住喜色。

    “如今都谁知道这件事情?”云浅月又问。

    皇后摇摇头,“除了那个太医,谁也不知。”

    云浅月点头,看了容景一眼,抿了抿唇,对上皇后喜色的脸犹豫了一下,郑重地道:“姑姑,这个孩子不能要!”

    皇后喜色顿收,“月儿?”

    “刚刚容景也说了,生子果分为阴果和阳果。阴果有毒,但也有一样好处,就是养颜。您知道您为何皮肤如此之好,面容如此年轻吗?就是因为阴果的养颜之效。但它会致使您不孕。你中了阴果这么些年,毒性已经沁入心脾,如今虽然解了毒性,您怀了孕,但是正因为阴阳结合,需要你身体的全部精血才能养育孩子,怀孕期间,您身体的血液流失很快,也会加速您的衰老。您生他之时,便是血尽而亡,老死之日。”云浅月一字一句地道。

    皇后面色一变,腾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不敢置信地看着云浅月。

    “我说的是真的!不信您问容景。”云浅月看着皇后,实在不忍心将这个事情告诉她。她知道姑姑有多么的喜欢孩子。如今好不容易有了孩子,她焉能不喜?可是这个孩子是真不能要。

    皇后看向容景。

    容景点点头,“她说得不错!”

    皇后得到容景的肯定,身子剧烈地颤了起来,脸色发白,“难道就没有别的办法?”

    “没有!”容景摇摇头,“除非打掉孩子,才能保住您。”

    皇后身子后退一步,伸手捂住小腹,身子撞到椅子上险些栽倒。容景轻轻一挥衣袖,拖住了她的身子,她面色有些灰败地跌坐在了椅子上。

    “姑姑,您不喜皇上不是吗?对于不喜欢的男人,您也不屑生他的孩子。打掉吧!”云浅月狠下心,她必须要姑姑无事。孩子是老皇帝的种,不如不要。

    皇后一动不动,仿若未闻。

    云浅月看向容景,容景伸手握住了她的手,眉眼间隐了一抹忧虑。

    屋中静静,一时间三人都不再说话。

    许久,皇后抬头看着云浅月,“月儿,姑姑知道你为了我好,但我想要这个孩子!”

    “姑姑!”云浅月心里一紧,“你不能要……”

    皇后摆摆手,截住云浅月的话,苦涩地道:“这些年我生活在宫里,形如朽木,每一日都是度日如年。从你娘亲给我把脉那日开始,我知道自己再不能有身孕,我就想着这一生都没了希望,就这样老死在宫中了。当年你娘亲没说我是中了生子果的阴果,我以为是中了终身再不能怀孕的毒,所以从来就没盼头。但你可知道,这些年我看着宫里那些女人一个个都有孩子,环绕在身侧,我是多么羡慕?”

    云浅月忽然沉默下来。每一个母亲大约都是想要一个孩子的吧!

    “虽然有太子殿下和四皇子寄养在我名下。但总归不是自己的。我也提不起多少感情投在他们身上。”皇后慢慢地抚着小腹,“虽然这个孩子来得突然,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我服用了那颗阳果解了毒性,但如今既然我有了孩子,虽然是那个男人的,但他在我肚子里长着,我怎么能忍心打掉他?”

    “可是他会要了您的命!”云浅月提醒皇后。

    “和孤老终生相比,我宁愿留下一个孩子。一个我的孩子。”皇后叹了一声。

    “姑姑,这也许是皇上的一个阴谋!你想想,为何您这么多年都没有怀孕?为何突然解了生子果?您就不怀疑吗?”云浅月看着皇后。这个时候她姑姑怀孕,她不得不怀疑又是老皇帝的阴谋。

    “即便是阴谋我也认了!我想要的是一个孩子。”皇后道。

    “可是您生下孩子却会让你自己死,他到时候没了母亲,如何长大?”云浅月声音不觉地扬起。

    皇后沉默。

    “姑姑,听我的,别要了好不好?从娘亲去了之后,我和您最亲,没拿您当姑姑,而是拿您当母亲。您还有我,您不是自己。也许有一日我就能将您接出皇宫那个大牢笼,过上您想过的日子。”云浅月上前一步,半跪在皇后面前,伸手握住了她的手,皇后的手冰凉,让她手也跟着一颤,凉意顺着手心席卷上心头。

    “月儿,我也拿你当女儿。”皇后握住云浅月的手,眼泪从眼眶溢出,滴在两个人交握的手上,她低声道:“女人有一个自己的孩子才算是一个完整的女人。姑姑不想带着遗憾离开。”

    云浅月唇瓣紧抿,看着皇后。

    “姑姑死了,你就替我将他养大,将来去我坟前烧一炷香,我便满足了!”皇后又道。

    云浅月忽然撇开脸,不忍心看皇后。她娘亲离去的早,这些年她是真的将姑姑当成娘亲,但是毕竟姑姑还是姑姑,侄女还是侄女,永远变不成母女,她再爱姑姑,也没有权利在她如此决然想要一个孩子的心情下给她打掉她的孩子,剥夺她做母亲的权利。

    皇后不再说话,清凉的手指去拂云浅月的眉眼,指尖传来丝丝颤栗。

    云浅月终于忍不住,一滴清泪顺着皇后手指缝滑落。

    “别哭,姑姑其实很高兴!能有个孩子,是我从来就不敢想的事儿。”皇后轻声道。

    云浅月不说话。她还不是女人,顶多算是女孩,还不能体会这种母爱。

    “小姐!”凌莲的声音在外面响起。

    “什么事儿?”云浅月压住难受,对外面询问。

    “宫中的文公公来了,说皇上醒来要见皇后,知道皇后不在宫中,派他来云王府宣皇后回宫。”凌莲轻声道。

    云浅月抿唇,看向皇后。

    皇后站起身,松开握着云浅月的手,慈爱地道:“姑姑回宫了!这件事情就这么定了,你也别伤心,应该替姑姑高兴。”

    云浅月不说话,她如何能高兴得起来?

    皇后看向容景,“景世子,月儿一时接受不了,你代我劝劝她。你在她身边,对她好,我即便有一日死了,也能放心将月儿交给你。你们两个替我将这个孩子看顾大,也算是全了我这些年的一桩心愿。”

    容景看了云浅月一眼,声音温润,“姑姑放心!”

    皇后点点头,不再多说,抬步出了房门,凌莲将她送出了浅月阁。

    云浅月看着皇后身影消失在浅月阁门口,忽然伸手捂住脸,眼泪簌簌而落。

    容景伸手将她抱在怀里,声音温柔,“想哭就哭出来吧!”

    云浅月撤掉捂着脸的手,抱住容景的身子,将头埋在他怀里,哭音有些愤恨,“为何我一个亲人都留不住?从我身边一走再走,先是娘亲,后来是哥哥,如今又是姑姑,然后再是谁?是不是最后就剩下我自己了才甘心?”

    “别胡说!你还有我,我是不会走的!”容景伸手拍拍云浅月的后背。

    “容景,我好难受……”云浅月声音哽咽,极低极其压抑。

    “姑姑说得对,你该替她高兴。她喜欢孩子,与其在宫中孤老而死,留下一个血脉也好。皇上如今中了暗器的毒即便好了,也是损了阳气,恐怕时日无多了。多则一年,少则半年几个月,都没有定数。皇上死了,姑姑后半生终老于宫中,难道你希望她再做太皇太后?整日里对着清冷的宫殿活着?”容景轻叹一声,“这样也好,虽然令人哀恸,但也绚丽。”

    “可是这是老皇帝的阴谋呢!”云浅月怎么也高兴不起来。

    “即便是阴谋又如何?对于姑姑来说,她只想要个孩子。而我们能做的就是帮她保住这个孩子。”容景道:“我们只需要记住,他无论是男是女,都是姑姑的孩子。”

    云浅月抱紧容景,哽咽地问,“我做不到怎么办?我不想姑姑要这个孩子。”

    “你做不到没关系,有我。”容景搂紧云浅月纤细的身子,别人看到的是没心没肺,纨绔不化,嚣张跋扈,冷血冷情的云浅月,而他看到的则是有情有义,有血有肉,有千百种面孔的小女人而已。她的坚强和坚韧背后,有一颗柔软的心。有多软,只有他知道,她的眼泪此时都要将他的心给融化了。让他有一种冲动,恨不得帮她出手去打掉皇后肚子里的那个孩子,只为了不让她哭。

    “容景……”云浅月吸着鼻子轻唤。

    “嗯!”容景应声。

    “容景……”云浅月又喊了一声。

    “嗯!”容景又应了一声,手臂收紧。

    “容景……”云浅月又喊了一声,带着软软哝哝的鼻音。

    “我在!”容景手臂一再收紧。

    云浅月不再说话。曾经她也觉得自己很坚强,可以扛起压在她肩上的所有重任。直到那一日小七出使任务,那架飞机在维也纳上空爆炸,她一下子昏厥了过去,她才知道她没有那么坚强,后来昏迷了三日醒来,她再也没了笑容。直到重生,看到了娘亲,父亲,哥哥,以及姑姑,爷爷……后来娘亲离开,哥哥被调换,她不停地告诉自己,经受了维也纳上空的那一场爆炸之后,还有什么是她承受不住的?可是如今知道姑姑怀孕,不惜用自己的生命去换一个孩子,她才方觉自己没那么坚强,一次次看着亲人离开而无能为力。

    容景抱着云浅月,她身体的全部重量都倚在他的身上,他知道他不同再说什么,只需要抱着她就好。

    许久,云浅月轻声问,“真的没有办法吗?有没有办法既能要孩子,又能保住姑姑的性命?”

    “没有!”容景摇头,“生子果阴阳两果不能同时被一人服用。”

    云浅月沉默下来,虽然她也知道没有办法,但还是忍不住问出来。

    “眼睛都哭红了!”容景掏出娟帕,轻轻擦拭了一下云浅月的眼泪,看着娟帕上染着的湿润,叹道:“你以后还是别哭了,至少别在我面前哭,我受不住。”

    “就在你面前哭,偏在你面前哭。受不住也得受。”云浅月一把抢过娟帕,用力地擦着眼睛。

    “好吧!那你哭吧,最好哭一辈子,我家也省了洗脸水了。”容景道。

    云浅月将娟帕扔还给容景,没心情开玩笑,有些难受地推开他走到软榻上坐下,今日早上到现在不过两个时辰,她送走了两个哥哥,又听到姑姑怀孕想用自己换一个孩子的事情,她觉得从来没像今日这么累过。让她忽然对这个世界生起一股厌恶之感。

    “云浅月,看着我,你还有我。”容景走到软榻前,在云浅月面前蹲下身,目光与她平视,一字一句地道:“无论是你的父亲,还是娘亲,还是哥哥,还是爷爷,还是姑姑,他们都不是陪你走一生的人,只有我,也会始终有我。我才是能陪你走一生的人。”

    云浅月心思一动,看着容景。

    “以后的无数日子,也许直到我们一起到老,到死,直到你闭上眼睛的那一刻,你的身边都会有我。”容景握住云浅月冰凉的手,他手心温暖的感觉传递到云浅月的指尖,轻声且郑重地道:“不管你有婚约,不管我有婚约,你有婚约的那个人不是我,我有婚约的那个人不是你,但那又有什么关系?只要你我心意相通,这世间谁能将我们拆散?”

    云浅月唇瓣抿起。

    “记住,你不是一个人。”容景拿起云浅月的手,唇瓣在她指尖上烙下一吻。

    云浅月心中的难受忽然散去了些。是啊,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选择,姑姑觉得失去生命换个她的孩子她觉得幸福就好,她强求不来。她还有容景,她相信,无论谁离开她,容景会始终都在,这就够了。她对容景一笑,将身子前倾,头抵在容景的额头上,轻声道:“我知道,我相信,还有你这个黑心的,你心那么黑,不欺负够我才不会罢手。”

    “嗯,你知道就好!我这一辈子只欺负你。”容景抵着云浅月额头,笑着点头。

    二人不再说话,屋中静静。淡淡的哀伤,浓浓的深情。

    “浅月……”伴随着一阵匆匆的脚步声响起,外面忽然传来一声急迫的声音。

    云浅月抬头看向窗外,只见云王爷磕磕绊绊地跑进了浅月阁,一边跑一边道:“浅月不好了,皇上下了圣旨要废太子,立……立……”

    “立谁为太子?”云浅月拉着容景站起身,看向门外,接过话问。

    ------题外话------

    这一章写得好泪,将键盘给淹了……

    为皇后叹息一声,为景美人感动了一把……^o^

    亲们送的月票我都看到了,爱你们!

    谢谢亲们送的钻石打赏鲜花!么么!

    nh533(10钻)、doryzh(2钻)、japindy(200打赏)、xinyong121(1钻)、庶女丸子(1钻)、mama579(3花)、zf199212(2花)、xiaozhi1208(2花)、杨柳qingyang(1花)、红颜831206(1花)、520121900(1花)、cydhw(1花)、hcl996688(1花)、

    lanina1981(1花)、吴花果(1花)、眉飞色舞zfc(1花)、chenyi890910(1花)、轮回的孽障(1花)、蓝晓一生(1花)、白欧欧(1花),xhh1997(1花),么么o(n_n)o~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澳门博彩娱乐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纨绔世子妃8》,方便以后阅读纨绔世子妃第八章 只欺负你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纨绔世子妃8并对纨绔世子妃第八章 只欺负你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纨绔世子妃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