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浴中美人

    云浅月打马奔走,没听到身后追来的声音,知道是容景拦住了夜天逸和皇室隐卫,她微微放慢马速,想着容景出现得及时,否则真要动用红阁在云城的暗桩估计才能摆脱他。不过那样也将红阁暴露于夜天逸面前,不太值。

    花落也放慢马速,看向云浅月,问道:“小主,刚刚那个破衣少年是什么人?您可认出了他的身份?他是不是七皇子的人故意拦您的?依属下看不像,到像是躲七皇子的人。”

    “刚刚那个破衣少年吗?”云浅月忽然一笑,有些兴趣地道:“他自然不是夜天逸的人,不过是一个很有趣的人物。”顿了顿,她又补充道:“还是一个了不起的大人物。”

    花落疑惑,见云浅月似乎不打算说,于是也不再问。

    云浅月打马走了大约五里,转了道向一条山路走去,山路极窄,只能容下一人一马行走。且七拐八弯,花落跟在她身后,发现小主似乎对这里很是熟悉,不由问道:“小主,您以前出云城过?”

    “嗯!不止一次!”云浅月点头。

    “您去了哪里?”花落问。

    “去了很多地方!南疆、南梁、北疆、西延……这些地方都去过。”云浅月道。

    花落惊异,“可是从来没有听说您离开过京城的传言?难道也像这般找人易容代替?”

    “那时候啊!没人关心我。皇上和皇后嫌我太会惹事儿,恨不得我消停几日,太子夜天倾恨不得我永远不出现在他面前。家里云王爷对我眼不见为净,凤侧妃那时候掌家,恨不得我死了她的女儿好代替我的位子。糟老头子爷爷见到我就骂我,我就躲着她三五个月不见也很正常,根本就不用易容,天圣京城的所有人恨不得不听云王府浅月小姐的传言才好,听多了也腻烦,就没新鲜感了。所以,我每一年几乎有半年的时候是出门在外。”云浅月想起十来年一晃而过,不由有些感慨。就这么过来了,时间真快。

    “您有半年出门在外?别人就不想起来找您?”花落惊异。

    “我每次出去的时间不长,也就一两个月,回来之后就做几件惊天动地的大事儿,足够所有人一两个月都不想看见我,那样我又能出去了。”云浅月笑道。

    “这也就是您为何会传出了个纨绔名声的原因?”花落想起这些年听到的关于云浅月的传言,没有十匡也有八匡。想着原来都是因为这样才传出去的。

    “嗯!”云浅月笑着点头。

    “可是如今不比以前了!您受的关注太多了。”花落道。

    “还不是因为容景和夜轻染?牵连的人和事儿多了,难免不叫别人多想。况且那就是两个火辣辣的太阳,只要跟他们的名字联系起来。就再不得清闲。”云浅月想起她的麻烦似乎就从失忆之后夜天倾要押她进刑部大牢,而夜轻染和容景出面保下了她才开始的。不过其中有一个人成了她的甜蜜的麻烦,且甘之如饴。

    花落点点头,见云浅月提起容景,他不由问道:“小主,您就将那个破衣少年那么扔进景世子的马车里了,您就不担心景世子……”话说了一半顿住,他恍惚有一种猜测,但不敢说出来。

    云浅月挑了挑眉,“担心有什么用?”话落,她忽然一笑,语气有些坚信的轻松,“他是容景,他能应付得来。我相信他。”

    花落点点头,不再说话。

    云浅月也不再说话。此时正值署日,天气极热,但好在山路树木茂盛,郁郁葱葱,两人有树荫遮凉,前进的行程也不是太慢。

    半个时辰后,来到一处半山顶,这里树木茂盛,除了山间林木的鸟鸣外,还有浓郁的野花香以及前方传来隐隐的瀑布流水声。

    云浅月伸手拍拍马身,对花落道:“前方有瀑布流水,这两匹马昨夜行了半夜,今日天气又热,很是辛苦,给它们两个冲个凉。去去汗味。如今既然容景、夜天逸都在云城,京中有三公子在我的浅月阁坐镇,我们便也不急着赶路,不差这一会儿。”

    “好!”花落点头,对小主的崇敬有上升了一分,对待马儿好的人才能有最好的骑术。

    两匹马似乎听懂了云浅月的话,分别凑上头在她身上蹭了蹭。

    云浅月好笑地摸了摸两匹马的马头,向前走去。前方走了一段路,果然见到了瀑布流水,流水汇聚成一弯小溪,身下两匹马儿已经按捺不住跑了过去。她看着花落,“你也去洗洗,去去暑热?”

    花落脸一红,摇摇头,“不热,小主沐浴的时候,属下也洗过了。”

    云浅月点点头,因为天热,花落又是自己人,她没别的意思,但见花落脸红还是有些好笑,她找到了一块大的石头打算坐过去,刚走到石头旁,听到前方树叶晃动,向她的方向有一道劲风而来,她眸光清厉之色一闪,手腕轻轻一抖,手中已经捏了三根金针。

    花落武功虽然没有云浅月武功高,但也不低,红阁的七大长老拿出来一个都是当世的高手,尤其花落还是掌管红阁的暗探,更是对暗杀等极为敏感。他手已经握住了腰间的宝剑。

    来人的气息近了,透着几分熟悉,云浅月撤回手中的金针,忽然恼怒地道:“南凌睿,你再不撤回手,我手中的针就将你脖子穿透十个八个窟窿。”

    来人的劲风忽然一撤,那强劲的力道消失于无形。

    花落听云浅月道破偷袭之人的身份,也立即撤了紧攥住腰间的宝剑。看向前方,只见飘身落下一个身影,正是南梁国的太子南凌睿,也是小主的哥哥,华笙等人此行倾尽红阁重心全力保护的人。

    “臭丫头,你怎么知道是我要偷袭你?”南凌睿没偷袭成,还距离那么远就被发现点破,有些没面子。停住身形,脸色不好地看着云浅月,他有一个认知,就是他妹妹比他武功高,而且高的不是一星半点儿,这让他很不舒服。

    “浑身都是花心大萝卜的味道,一闻就闻出来。”云浅月白了南凌睿一眼。

    南凌睿皱眉,抬起胳膊去闻自己,闻了半响除了上山沾染山间草木花香的味道再没别的味道,他抬眼,挑眉看着云浅月,“你属狗的?”

    云浅月哼了一声,“你来这里做什么?”

    “找你呗!你以为我愿意爬这个破山啊!”南凌睿一屁股坐在云浅月刚刚要坐下的大石头上,用袖子扇着脸上的汗道。

    “找我做什么?我不是让人沿途保护你吗?你有什么事情让红阁传信就成。”云浅月看着南凌睿,也和他挤着坐在了大石头上。

    “你是不是要去摩天崖?”南凌睿问。

    云浅月眼睛眯了眯,盯着南凌睿,“谁告诉你的?”

    “还用谁告诉我?你就真当你哥哥那么废物,连摩天崖都不知道?”南凌睿哼了一声。

    “你即便知道,也应该不知道我来云城才对。”云浅月道。

    南凌睿眨眨眼睛,不答云浅月的话,看向花落,将花落上上下下打量了一遍挑眉,“你就是花落?十大世家花家的人?”

    “是!”花落点头。对南凌睿不见恭敬,但也不失尊重。

    “怪不得呢!”南凌睿将花落通身上下打量了一遍最后又落回他的脸上,似乎明白了什么似地点点头道:“据说三大世家沧家,凤家,花家出美男子,果然名不虚传,的确长得太好了!”

    花落一怔,有些不明白地看向云浅月,他感觉这睿太子话里有话。

    云浅月心思一动,盯着南凌睿,“我来云城的消息是容景告诉你的?”

    她要去摩天崖,必经之路就是云城,她既然要躲过夜天逸,自然不能从云城的南城门过,只能绕到北山绕过云城,夜天逸没与她打照面,应该猜不猜是她,即便猜出,也不会告诉南凌睿,那么只有一个可能,她刚刚遇到了容景,定是容景告诉了南凌睿。

    “除了他还有谁?”南凌睿直认不讳,依然盯着花落看。

    花落被南凌睿看得有些莫名其妙,但也不敢发作,只撇过脸去。

    云浅月见南凌睿还盯着花落看,也明白了几分,她就知道那个家伙小气,又好气又好笑。瞪了南凌睿一眼,“他告诉你你就来?”

    “你以为我想见你?管你们的事情?我是想去看看娘亲一手建立的红阁的摩天崖。”南凌睿哼了一声。

    “不行!”云浅月断然拒绝。

    “为什么不行?小丫头,她虽然将红阁给你了你,但我是你的亲哥哥,你不能不让我去看看。”南凌睿闻言横眉竖目。

    “我已经派了红阁一路保护你,红阁多少人为你这一路护航,已经做了充分的部署。如今你跟着我走就是打乱了红阁的计划。况且你如今身份通向南凌睿这一路就是一个小太阳,是聚光点,麻烦死了。”云浅月断然道:“我已经够麻烦的了,你少给我惹麻烦。”

    “你放心,我给你惹不了麻烦。某人已经找了他手下的一个易容高手扮作了我的模样,红阁的人可以还照着原来的部署跟随着南梁的仪仗队走,他已经在云城通往摩天崖做了部署,让他的人一路护送我们去。等下了摩天崖,我就和南梁的使者队伍汇合,换回那个易容的人,回南梁。什么也不用你做,你只管带着我走就行。”南凌睿道。

    云浅月话被堵了回来,想着他口中的某人不是容景又是谁?这样一来,她全程都在他的掌控中了,她瞪了南凌睿一眼,“你不是对他有意见吗?你忘了他点住你的穴道三日?忘了他毁了你的扇子了?”

    “他给了我一样东西,嗯,我觉得吧,足以抵消前仇了。”南凌睿摸摸脑袋道。

    “什么东西?”云浅月挑眉。

    南凌睿手伸进怀里,一块似木非木的牌子在云浅月面前一晃,又被他揣回怀里,得意地对云浅月挑眉,“就是这个。”

    云浅月清楚地看到了那块牌子,想着容景可是花了大价钱了,那是荣王府在南梁所有商铺的调令,只要有那块牌子在手,南凌睿想取多少银两就娶多少银两,当真是一座金山。她见南凌睿笑得开心,嘟囔道:“这点儿破事儿就给了你这么一座金山。他真是败家!”

    “小丫头,还没过门就向着他!你可真出息!我是你亲哥哥。”南凌睿瞪眼。

    “知道了,亲哥哥!我是想说这么一块破牌子就将您收买了,你还是南梁的太子呢!可也真有出息。”云浅月站起身,见两匹马儿已经冲了凉跑了回来,一身凉爽,精神抖擞,她对花落道:“我们启程!”

    “嗯!”花落点点头,也明白了几分,有些怜悯地看了云浅月一眼,想着景世子当真是手眼通天。不显山不露水,却是将小主看得死死的,无论是谁,连她最亲近的人,也不准染指。他想着幸好他没那等心思,也有不起那等心思。反而觉得自己跟随在小主身边太过单独,一路要提心吊胆保护小主,如今景世子既然派了人暗中布置保护,那是最好不过。他的神经也不至于太紧绷。

    “哼,小丫头,你知道什么?这可不是一座金山,而是好几座。收买就收买了,反正被收买了还能得点儿好处,不被收买的话你这个小丫头也对他死心塌地,我也捞不着好处。这样挺好。”南凌睿也站起身,不以为耻,反以为荣。

    云浅月无语。想着她的哥哥他能不能再会算计将她卖个好价钱?能不能再脸皮厚点儿?她牵过马缰,对他询问,“你的马呢?”

    “我和你骑一个。”南凌睿道。

    “你连个马都没有?”云浅月皱眉。大热天的,她可不想跟他挤一匹马。

    “我偷偷溜出云城,骑马目标太大。”南凌睿道。

    云浅月想想也是,“我先载你一程,到下一个城池买一匹马。”

    南凌睿点头同意。

    一行三人下了山,半个时辰后绕过了云城的南城门上了官道。上了官道之后两匹骏马便不再束缚,四蹄扬起,奔驰起来。道路两旁的树木在二人身上落下斑驳的暗影,骏马奔跑带起清凉的风。虽然云浅月和南凌睿挤在一匹马上,到也不是太热。

    如今署日,官道上没什么人顶着太阳来往,所以行路极为顺畅。半日后就来到了云城的下一个城池丰城。丰城是个小城,三人卖了一匹马,简单地用了午膳后继续赶路。

    又行走半日,来到了丰城下一个城池兰城。兰城遍布城池三十里地之内都是野生兰花,从初春开始,一直开到深秋,兰城皆被兰花的香气包裹,因为兰有君子之称,于是又有文人墨士将兰城称之为君子城。

    三人交了早已经备好的通关文牒入了城。如今已经行出了距离天圣京城六百里地里,距离云城三百里地,虽然不是天高皇帝远,但也可以不必刻意掩藏行踪了。于是三人大摇大摆地来到了醉香楼。

    当初云浅月将醉香楼开得遍布天下,每一个城池都有。这到也方便了她这些年每当离京时候沿途的行宿问题。

    虽然已经傍晚,华灯初上,但街道上人流密集,似乎有夜市。醉香楼门前更是车水马龙,门前的两个大灯笼将醉香楼门前的街道照得明亮。可以清晰地看到醉香楼内宾朋满座,座无虚席,里面的人不像是天圣京城内的鱼龙混杂,大多都是男子。远远看来人人在席间而坐,谈吐得体,举止斯文。不论是真文雅,还是假文雅,但由此足可见兰城是一个风雅之城,有一种儒雅的风气,与其它城池不同。

    醉香楼里面的伙计见又来了客人,连忙迎了出来,看了一眼三人,一见就知非富即贵,连忙热情且带着歉意地上前招呼道:“三位贵客是用膳还是打尖?”

    “打尖!”云浅月向里面看了一眼,没看到掌柜的,这个伙计自然不认识她,她甩了马缰抬步向里面走去。

    “这位公子请留步,用膳可以,打尖只剩下一间房了。除非你们三人在一间房挤一挤,否则住不下。”那小伙计道。

    “生意倒是挺好!”南凌睿对云浅月眨眨眼睛,似乎知道醉香楼是云浅月的。

    “你们掌柜的呢?”云浅月看着拦在她面前的活计问。

    “今日里来了一位贵客,掌柜的在里面招待贵客!”伙计连忙道。

    “哦?什么样的贵客?”云浅月想着天圣上下的贵客如今不是在京城就都在云城呢!还有什么人能称得上贵客?

    “这……这个小的不方便透漏。”伙计有些为难地看着云浅月。

    “你将这个给你们掌柜的!我在这里等着。”云浅月从耳朵上摘下一枚耳环给给小伙计,对他吩咐。

    小伙计疑惑地接过耳环,看了云浅月一眼,又打量了一眼花落和南凌睿。醉香楼每日迎来送往无数宾客,但这样看起来贵气非凡的三位贵客还是少见。他不敢怠慢,转身进了酒楼,疾步向楼上走去。

    “没想到在这偏远的小城也能遇到贵客!你猜是谁?”南凌睿感兴趣地看着醉香楼内,对云浅月询问。

    “进去就知道了!”云浅月想着能得醉香楼的掌柜亲自接待,且不方便透漏名姓,应该不是一般的贵客。

    南凌睿不再说话。

    不多时,从醉香楼内疾步走出一个面带喜色的女子,大约四十多岁,徐娘半老风韵犹存。裙摆随着她疾步走动的摆动有些妖娆多姿,成为醉香楼一道亮丽的风景。

    “丽娘!您的风骚可不减当年啊!”云浅月当先开口,看着迎出来的女子一笑。

    丽娘来到门口一怔,听到云浅月的声音才激动地上前一把将她的手腕扣住,压低声音道:“果然是主子!我就说这天下间除了您谁还有这个耳环,真是几年也不换新样。不过你怎么做这副打扮?你要不开口,我都认不出你。”

    云浅月莞尔一笑,对丽娘眨了眨眼睛,“这副摸样是不是惹你芳心乱颤?”

    “不知羞!一个大姑娘做这副打扮勾引人,你看看你将外面小姑娘的魂儿都勾走了。”丽娘笑骂了一句。

    云浅月转头,果然见醉香楼门前路过的几名女子驻足看着她这边,她嘴角扯了扯,对那几名女子勾起一抹撩人的笑意,回头对丽娘道:“听说没房间了?”

    “有,你的房间一直给你留着,哪里敢给外人用?”丽娘见云浅月对那几名女子勾引,那几名女子一个个小脸通红发春,却又移不开视线,手下掐了她一把,低叱道:“不要胡闹!你想要我这里被你的桃花淹了不成?”

    云浅月好笑地收起开玩笑的心思,对丽娘道:“进去说!”

    丽娘点点头,拉着云浅月就走,走了一步忽然又转过头看着话落和南凌睿挑眉,“这两位公子是何人?”

    “我两个哥哥!”云浅月看了二人一眼,说得理所当然,反手拉着丽娘往里面走。

    “少糊弄我,你不就一个哥哥?怎么出来了两个?还是这么俊美的男人,从实招来。”丽娘曾经沦落风尘,后来因为某些原因,走投无路下要悬梁自尽,被云浅月所救,后来将这兰城的醉香楼给了她经营,她算是最早跟随云浅月的人。自然阅人无数。一见南凌睿和花落容貌气质就知不一般。

    “说是哥哥就是哥哥,丽娘,你岁数大了,更年期真到了吧?怎么就这么八卦?”云浅月瞥了丽娘一眼。她想起几年前她也说过这话,丽娘不明白更年期和八卦的意思,她特意给她解释了一番,如今她自然能听得懂。

    “老娘还正值好年华,哪里来的岁数大!”丽娘又拧了云浅月一把,不满地爆粗口。

    云浅月笑着不再说话,想着她手下的人只要不涉及到正事的时候,都对她不怕,一个是风烬,一个是丽娘,这两个人跟她最早,情意深厚,自然不比别人。

    丽娘见进了酒楼,宾客都向这边看来,她也住了口,改为神色恭敬地领着云浅月上楼。

    来到三楼,径直向天字一号房而去。

    云浅月看了一眼天字二号房,天字二号房房门紧闭,她没说话,跟着丽娘来到了天字一号房。进了房间,丽娘道:“幸好这个天字一号房布置的时候设了两个隔间。主子和两位公子分两个隔间住下完全宽敞。”

    “嗯!”云浅月点点头,天字一号房是个套间,这是她当时建造的时候自己亲手设计的,所有城池的醉香楼皆是一个风貌。她自己住小间,南凌睿和花落住大间,够了!

    “主子饿了吧?我这就下去吩咐人弄吃的!你的喜好我知道,不知道两位公子有什么喜欢的菜?”丽娘看着云浅月询问。

    “将醉香楼最拿手的菜上来就行!”南凌睿身子一软,懒洋洋地坐到了软榻上,有些疲惫地道。他毕竟是一国太子,出行自然娇惯舒适。如今纵马跑了一日,他虽然没有叫苦连连,但也不及云浅月和花落精神。

    丽娘应了一声,连忙走了下去。

    云浅月走到清水盆前净面,简单地梳洗了一下,走到靠窗的位置的玉桌前落座,伸手轻轻一转,“啪”的一声轻响,合在玉桌上的镜子被她立起,里面映出天字二号房的情形。

    “咦?还有这等好玩意儿!”南凌睿坐起身子,靠了过来。

    花落也颇为感兴趣地走了过来,三双眼睛都看向镜子内。

    云浅月对二人挑了挑眉。醉香楼从开业至今赚了个盘满体钵不是她最得意的,她最得意的就是这个机关布置,当真可是费劲了心机。那日在京城的醉香楼开启了这面镜子和夜轻染观赏了半天夜天倾和秦玉凝演活春宫,容景也是看到了,但南凌睿和花落自然不见到过。此时见二人惊异又新鲜,她自然感到创建者的成就感。

    “原来是个大美人!”南凌睿看着镜子内,啧啧了一声。

    花落看了一眼,立即瞥开了脸,走到一旁坐下,似乎不打算再看。

    云浅月看着镜子中天字二号房只一个女子,那女子极为年轻。坐在木桶中正在沐浴,露出圆润的肩膀,热气腾腾下,肌肤如雪,很是华润,木桶里放着一层兰花的花瓣,遮住了她的身体,但从她露出的肩膀和锁骨处,也可以感觉到身体定然曲线秀美。从这个角度看,她的身子是侧着在桶中的,只能看到她半个侧脸,但那侧脸多增一分则肥,多减一分则瘦,不肥不瘦正好,端可见是个美人。她移开视线,看了一眼花落,又挖了一眼南凌睿,“我怎么有你这样色心的哥哥?偷看人家沐浴,你不怕长针眼?”

    “花瓣太多,什么也看不到。”南凌睿道。

    云浅月眼皮翻了翻,想着醉香楼建立的时候,被她从一楼到三楼都划分了等级,上一层楼,搞一个等级,酒菜也贵一倍。除了天字一号房外,醉香楼最尊贵的房间就是天字二号房。这个女子住进来,应该就是那小伙计口中说的贵客了。她没见过这个女人,一时间猜测不出她的身份。

    “小丫头,你说我如今要是突然冲进天字二号房,这个美人会如何?”南凌睿问道。

    “杀了你!”云浅月扫了一眼木桶边的宝剑,吐出三个字。

    “我的武功虽然不及你,但还对付不了一个弱女子?”南凌睿不满意云浅月瞧不起他。

    “她是弱女子?她的房间不止那一把宝剑,布置了阵法,你可以去试试,到时候我不救你。”云浅月目光落在天字二号房床上的包裹上,对南凌睿提醒道。

    “还是个厉害的美人!”南凌睿此时也看出了几分门道。

    云浅月不置可否,想着何止是一个厉害的美人,还是一个十分厉害的美人,端看她沐浴还在练功,那蒸蒸的热气以及桶边缘来回在她周身流动转圈圈不停变换的花瓣就能看出来她武功应该很高。怕是不再她话下。

    丽娘端了饭菜进来,便见到南凌睿和云浅月看着镜子,她放下饭菜走过来,低声问,“主子在看什么?”

    “天字二号房的人是什么来历?”云浅月抬眼看了一眼丽娘。

    丽娘向门口看了一眼,立即走过去关上房门,压低声音道:“我也不知道她是何人!想来应该来历不凡,端看她言行举止就是出身大家,显然早就知道醉香楼的规矩,半个月前早就命人来这里预留了天字二号房。让我亲自招待,不要别人伺候,闲杂人等也不准靠近她门外。”

    云浅月点点头,又问,“她是今日来的?”

    丽娘点点头,“早主子前一步来的,也是刚来不久。不过与主子不同的是您从北边来,她是从南边来的。来了之后就要水沐浴。”

    南边只有两个国家,一个是南疆,一个是南梁。云浅月看了南凌睿一眼,南凌睿似乎也在思索探究女子身份,又问,“她留了几日房宿?说什么时候离开吗?”

    “只有今日这一日,明日一早离开。”丽娘道。

    云浅月再次点头,对丽娘摆摆手,丽娘走了下去,房门关上,云浅月见女子一时半会儿没有起身的打算,她已经有些饿,起身站了起来,对南凌睿和花落招呼,“吃饭吧!”

    花落立即站起身,向桌前走去。

    南凌睿依然盯着镜子坐着不动。

    云浅月对南凌睿翻了个白眼,抬步向桌前走去,她刚走了两步,忽然听南凌睿道:“小丫头,你快过来看,她后背是什么东西?”

    云浅月脚步一顿,重新走回来看向镜子中,只见那女子本来侧着的身子忽然转了一下,后背正对准他们的视线,上面清清楚楚印着一个兰花型的印记,她瞬间恍然,忽然一笑,“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原来她是十大世家蓝家的新一任家主蓝漪。”

    ------题外话------

    景美人布了一张大网,将我们月儿给罩在网中了……O(n_n)O哈!

    亲们送的月票我都看到了,爱你们!

    谢谢亲们送的钻石打赏鲜花!么么!

    吕奶奶(100花188打赏)、瀟湘風神(99花)、妮妮宝贝儿888(3花)、坠入爱香(3钻1花)、吉草吉jijicao(1钻)、lanina1981(1花)、辣椒姐54(5花)、温馨家园(1钻)、zhu33376(1花)、15899302999(1钻)、心惢*兰措(1花)、许悠然(1花)、nightxuan(2花),么么O(n_n)O~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澳门博彩娱乐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纨绔世子妃15》,方便以后阅读纨绔世子妃第十五章 浴中美人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纨绔世子妃15并对纨绔世子妃第十五章 浴中美人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纨绔世子妃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