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我喜欢他

    弦歌赶着马车转过主街来到一处背静的街道,在一处院落门前停住。院落门从里面打开,一个小厮恭敬地侧身而站,容景抱着云浅月下车,径直向主屋走去。

    进了主屋,容景将云浅月放到床上,她翻了个身,似乎毫无知觉一般地睡去。

    容景站在床前看着云浅月,想伸手做什么,似乎有些不忍,又有些犹豫,过了一会儿,他终于还是伸手拍在云浅月身上,轻声开口,“先起来用膳,然后再睡。”

    云浅月一动不动,睡得极沉。

    容景手下加了两分力道,但到云浅月身上又不由自主减轻,伸手将她身子拽起,声音温柔,“乖,先吃过饭再睡,你日夜奔波,不曾好好用膳,这样空着肚子睡觉对身体不好。”

    云浅月仿若不闻,虽然身子被拽起来,但懒洋洋地靠在容景身上睡得极熟。

    容景伸手拍拍她的脸,云浅月眉头蹙了蹙,他立即又拿开手,她又睡去。他无奈地一叹,只能抱着她不再动作。

    “世子,将给浅月小姐准备的饭菜端来吗?”弦歌声音响在门外。

    “端一碗粥来吧!”容景道。

    弦歌应了一声,端了一碗粥走了进来。见云浅月靠着容景呼呼睡得香,他愣了一下,见容景伸出手,他将粥给他,见容景没别的吩咐,转身走出了房门。

    容景将云浅月环在臂间,一手拿着碗,一手用勺子搅拌里面的粥,屋中静静,除了云浅月均匀的呼吸声就是勺子碰触碗边发出轻轻的响声。

    半响,容景舀了一勺粥放在云浅月唇边,温声道:“张嘴!”

    云浅月一动不动,靠着他臂弯呼呼沉睡。

    “你再不张嘴我喂你了,也许这样你才能张嘴吃饭。”容景看着云浅月的脸,如诗似画的容颜在屋中昏黄的灯光下映得格外温柔。

    云浅月忽然张开嘴。

    容景似乎有些惋惜地看了她一眼,将勺子放进她嘴里,她无意识地吞咽。

    房间帘幕未曾落下遮掩,房中的情形在外面看得清晰。叶倩来时就看到了这样的情形,一个男子将一个女子揽在臂弯,女子眼睛不睁开,懒洋洋没骨头一样地靠在男子臂弯,男子温柔地舀了粥耐心地喂她,一勺又一勺。这样的情形让人不忍打断。

    而这个男子是容景!传说中“锦衣雪华玉颜色,回眸一笑天下倾。”的容景。“雍容雅致,王侯无双。”的容景。“尊比天子,雅盖王侯。”的容景。

    而这个女子是云浅月!最不像女人的女人!她想不止在她心里这么认为,天下百姓大多都是这样认为,云王府的浅月小姐,最不像女子。

    弦歌安排了花落休息后,一直守在门外,当见叶倩来到,他见叶倩没有动作,只看着房中,他向房中看了一眼,也并没有说话和动作。

    容景仿佛不知道叶倩来到,将一碗粥喂云浅月喝下后轻轻推送,空碗平平稳稳地落在了不远处的桌子上,他掏出娟帕轻柔地给她试了试嘴角,将她放在床上重新躺下。一系列动作温柔无比。

    “云浅月真是好福气!能得景世子如此对待!”叶倩终于出声,语气有些怪异。

    “叶公主深夜来访,就是为了说这个?”容景伸手扯过被子给云浅月盖上,不看窗外,温柔的颜色不改,语气却是淡淡。

    “当然不是!”叶倩摇头。

    “叶公主不妨说明来意。”容景坐在床榻上不动,目光不离云浅月的脸。似乎怎么也看不够,他到现在都不能想象他在寒毒折磨的那十年是怎么忍受不靠近她的。十年,三千多个日夜。他怎么能忍受?如今才不过几天而已,就已经对她思念入骨。

    “说明的来意有很多!一,万咒之王,二,南疆的玉玺,三,我父王的病。”叶倩站在床前,并没有进来。

    “这似乎都是南疆的事情。”容景淡淡道。

    “但是关于景世子,关于云浅月。我不得不来。”叶倩道。

    容景忽然一笑,伸手拂了拂衣摆站起身,走到床前看着叶倩,一个窗内,一个窗外,他的笑意也是如此浅淡,与对着云浅月的温柔形成鲜明的对比,似乎那张温柔的脸掩盖在云端之上,如今他让人看到的只是云,而不是云端之上明镜的天空。他对叶倩道:“我以为叶公主这么长时间不来找我,离开京城也未踏足云王府,只字不提万咒之王。还以为叶公主的南疆不需要万咒之王,也不要万咒之王了。”

    “自然会要,但是万咒之王我觉得目前还是留在景世子这里为我保存的比被我拿回南疆安全。”叶倩看着容景,将他脸上浅淡的颜色看得分明。脑中忽然想起曾经有一个人看她的目光也是温柔的,只不过那太过久远,让她只记得一个模糊的轮廓,到如今似乎都想不起那个人是谁了。

    “原来是这样!”容景淡淡一笑,似早有预料,又似才恍然,他的面上表情令人无从得知他心中所想。

    “万咒之王我有朝一日会拿回,今日前来拿回南疆的玉玺和请求景世子赠送一味药。”叶倩看着容景脸上浅淡的表情,或者说只要不是对着云浅月,事不关云浅月,他的脸上永远是这副表情,她想着跟这样的人绕弯子她绕不过,于是开门见山,说明来意。

    “哦?”容景挑眉。

    “我曾经用两个条件换云浅月为我拿回玉玺,虽然定了一个月时间,但没想到云浅月真是能耐,用了几日就将玉玺拿回。所以,玉玺之事我不搭情分,只是来拿取而已。但我知道景世子有一味药能保我父王半年性命,只有你开出条件,只要我能做到。一定不遗余力。”叶倩盯着容景的眼睛,即便看了半响,但也没看出他眼中露出半分与淡然不同的情绪。

    “叶公主如今觉得你还有什么值得我开出的条件吗?”容景抛出一句话,语气有些漫不经心,继续道:“南疆如今就是一盘硬撑的局。多少人的眼睛都看到了南疆这个突破口。南疆丢失万咒之王,南疆王又重病在床,南疆的玉玺又遗失,南疆上下如今人心惶惶。只有叶公主一人还如此镇定。但一人之力,如何回天?我不觉得叶公主还有什么条件是令我动心的!”

    叶倩忽然抿紧唇。

    容景淡淡地看着她。

    “如今是一局硬撑的局,但谁又能料到以后?也许就是在这一局硬撑的局上南疆这么小小的一枚棋子能发挥任谁也想不到的作用。”叶倩目光坚韧地看着容景,“景世子应该不是看眼前之人才是。如今我的条件一无是处,但以后就说不准了。也许正是你需要的。”

    容景忽然一笑,“叶公主说得也对!”

    叶倩面上神色紧绷。

    “好,那我就要叶公主许我一个条件吧!至于这个条件是什么,要看以后南疆和叶公主的价值。希望叶公主和南疆能从这一局困顿的棋盘上走出,不让我失望。”容景话落,不再看叶倩,轻轻一招手,云浅月的包裹被他拿在手里,他将玉玺拿出,扔出窗外。

    叶倩面上一松,伸手接过玉玺。

    容景又将一个白玉的瓶子扔给叶倩,淡淡道:“里面的药每十日服用一丸,南疆王半年的寿命应该可以保住。”

    “多谢!”叶倩伸手接过白玉瓶子,手有些抖。

    容景不再说话,转身向床前走去。

    叶倩向屋内看了一眼,见云浅月依然在熟睡,仿佛不知道她来一般,她收回视线,不再停留,足尖轻点,飘出了这座院落。

    容景重新坐回床前,看着云浅月,如玉的手在她脸上轻轻摩挲,指尖描绘着她的眉眼,无比温柔,无比细致。

    “容景,你没经过我同意就将我辛苦夺来的玉玺给了那个女人。”云浅月懒洋洋地打开容景的手,闭着眼睛不睁开,倦意浓浓,语气软软。

    “你的不就是我的?”容景握住云浅月的手,如玉的手将她小手包裹,早就知道她手如柔荑,温软温滑,但每触摸她一次,还是让他心神荡漾。

    云浅月哼唧一声,算是默认了这句话。

    容景看着云浅月,俯下身,脸贴着她的脸,她脸上的肌肤也是温滑细腻,他轻轻蹭了蹭,柔声蛊惑地道:“你要是不困我们做些别的!”

    “困!”云浅月吐出一个字。

    “或者可以做些别的再睡。”容景诱惑。

    “不要。”云浅月摇头,声音极低,似乎要去会睡神。

    “你不是一直想要做些什么?我如今给你,怎样?”容景继续诱惑。

    “不怎样。”云浅月依然摇头,似乎勉强撑着精神在意识散飞前吐出一句话,又睡去。

    容景看着云浅月,她均匀的呼吸声传出,他有些颓败,面色有些抑郁。但看着她疲惫的小脸,抑郁又烟消云散。他想着宁愿将她累成这般样子,他也愿意看着她为了他累成这般样子来到他面前,睡在他怀里,哪怕就这么睡着不理他,他也觉得比见不到她要好很多。

    “容景,你真是中毒了,却甘之如饴。”容景喃喃地吐出一句话,忽然一笑,如玉的手与云浅月的手五指相缠,将她每一个纤细的指节都扣住,搭成一个环扣。他躺下身,将她抱在怀里,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熟睡的她。

    院中静静。

    天明时分,院落飘身进来一人,那人一身黑色锦袍,容貌俊美,但因为他脸上神色淡漠,给他的俊美平添了三分拒人千里的冷硬。虽然不失美感,但也令人难以亲近。

    “云公子!”弦歌看着来人,想说云世子,但想起他如今再不是世子,于是改口。

    云暮寒点点头,对弦歌询问,“月儿呢?”

    弦歌向屋内看了一眼,回话,“浅月小姐在休息。”

    云暮寒顺着弦歌的视线看向主屋,他距离主屋大约有三丈距离,主屋帘幕未曾遮掩,可以依稀看到屋内大床上躺着的人影。虽然隔着帘账,但里面的人也有个隐隐的轮廓能让他看清是谁。他并未再说话,而是看着主屋。

    弦歌见云暮寒不说话,也不再说话。想着凭借世子的武功,自然知道院中来人,而且也知道来的人是谁,不用他禀告。

    过了片刻,云暮寒忽然转身离开。

    “云公子不是来和他告别?就这样走了?”容景忽然开口。

    “她既然在睡,就不必告别了!我希望景世子不要做任何伤害吾妹之事。”云暮寒道。

    容景唇瓣微勾,并未答话。

    云暮寒虽然也知道这话多此一举,但他就是忍不住说出,见容景不答话,他不再停留,足尖轻点,飘身离开了这处院落。

    云暮寒刚离开,云浅月闭着的眼睛就睁开了,她看向窗外,有些不舍。

    “既然醒了,为何不说话在装睡?”容景收回视线看着云浅月。

    云浅月叹了口气,“还要说什么话?再送别一次?矫情!走就走了,又不是走到天涯海角。也许过不几个月我一时兴起就跑去了南疆,或者是南梁,还能见不到他?多说一句,徒增伤感而已。”

    容景伸手点点云浅月的额头,笑道:“出去一趟摩天崖长了本事了!”

    云浅月嘴角扯开,语气有些得意,“那当然。”

    “睡醒了?”容景看着她。

    “嗯,马马虎虎吧!”云浅月打了个哈欠,睡这一小觉虽然哪也不到哪,但还算解乏。

    “既然睡醒了,那我们做点儿什么?”容景看着她,目光要将云浅月吸进去。

    云浅月翻了个白眼。她骨头都被马背颠簸的酥了,浑身疼,还能做点儿什么吗?就算能做,她估计也十天半个月再下不去床了。这个人……绝对故意的!

    容景低低一笑,躺着的身子坐起,伸手一把将云浅月拉起,为她穿衣。

    “什么时候启程回京?是我先回去,还是你与我一起回去?”云浅月懒洋洋地容景拉起来,问道。

    “吃过早膳后就启程。与你一起。”容景道。

    云浅月眨眨眼睛,“东海国的公主呢?接到了?”

    容景长长的睫毛眨了一下,不答话。

    云浅月眯着眼睛看着容景,挑眉,“嗯?”

    “算是接到了!”容景道。

    “什么叫做算是?”云浅月眉梢挑高,看着容景,笑着问,“她长得是不是很美?”

    “除了你,天下女人在我眼里都是一个样,你说她美不美?”容景也挑眉,似笑非笑。

    云浅月满意,心中溢出甜蜜,想起南凌睿说要她矜持,她轻咳了一声,故作矜持地问道:“那她如今在哪里?”

    容景深深地看了云浅月一眼,不答话。

    云浅月蹙眉看着容景,等了半响,没见他有回答的意思,她忽然也懒得再问,见容景给她穿的是紫色阮烟罗的女装,她舒散的眉头又蹙紧,“不是要回城吗?你就让我穿成这个样子回去?只要露面,谁都认识我了。那云王府浅月阁的那个我怎么办?”

    “让他滚回孝亲王府去!”容景道。

    云浅月好笑,伸手拦住容景的手,“穿男装轻便,不要穿这个。等回到京城再换回来吧!”

    “不行!”容景态度强硬。

    “大不了你不抱着我就成了!”云浅月想起昨夜容景说不想抱一个男人,推开他的手,挑眉道:“难道你还要当着那东海国小公主的面抱着我不成?让人家情何以堪?”

    “她最好情何以堪!”容景似乎赌气一般说出一句话,强硬地拿开云浅月的手,给她往身上穿衣服。

    云浅月挑眉,奇怪地看着容景,“这是怎么了?那东海国的小公主当真对你犯了桃花?非你不嫁?怎么这副样子?”

    容景哼了一声,不说话。

    “容景!你最好说清楚!”云浅月按住容景给她穿衣服的手。想着若是这样可就麻烦了!她从现在开始得费劲心机赶走情敌了。

    “说清楚什么?老实一些,否则我就点住你穴道。”容景语气有些不好。

    “容景,反了你了是不是?”云浅月板起脸,“提起东海国那小公主你就这副样子。让我很难不相信你移情别恋了!”

    “云浅月,你还真让我点住你穴道不成?”容景也板下脸,似乎有薄薄的怒意和抑郁。

    云浅月蹙眉看着他,“那你突然又抽什么疯?我不是和你商量嘛!穿了女装是我,男装也是我,为了不惹麻烦方便,就男装呗,你和我硬什么?”

    “有一个人比我更会惹桃花。男女不论。”容景瞥了云浅月一眼,径自给她穿衣。

    “那个人是谁?”云浅月觉得容景的脾气来得有些莫名其妙。

    “除了你还有谁!”容景难得地瞪了云浅月一眼。

    “我?”云浅月睁大眼睛,伸手指着自己,有些茫然,“我什么时候会惹桃花了?还男女不论?男人还差不多,我什么时候惹了女人?我怎么不知道。”

    容景哼了一声,不理会云浅月。

    云浅月看了容景半响,他不理会她,甚至连个眼神也不给她了,她摸摸鼻子,不再说话,乖觉地让容景给她穿衣。她想着这事情可麻烦了,容景似乎真气了。

    给云浅月穿完衣服,容景径自下床去净面。

    云浅月坐在床上想着,半响后忽然恍然大悟,“噢,你说的是不是丽娘?我和丽娘其实是……”

    “还有个丽娘?”容景忽然回身,眯起眼睛。

    云浅月声音戛然而止,有些愣愣地看着容景。难道他说得不是丽娘?

    “云浅月,你还能不能做出让我更想冒火的事情?”容景磨牙。语气有些咬牙切齿。

    云浅月僵硬地扯了扯嘴角,见容景脸色不好,立即下了床,两步来到容景身边,伸手抱住他的腰,笑道:“你不会这就吃醋了吧?”

    容景面色沉郁地看着她。

    “你放心,我对女人没兴趣!”云浅月伸手拍拍容景的腰,见他眼睛眯了眯,她立即又保证,“我对男人也没兴趣。”话落,见容景的眼睛又眯了眯,她立即又补充,“除了你之外。”

    容景慢悠悠地收回视线,不看她,慢条斯理地净面,须臾,用娟帕擦脸,动作优雅。

    云浅月偷眼看着容景,撇撇嘴,翻了翻眼皮,松开手,将两只手塞进水盆,对他道:“我也要洗,你给我洗。”

    容景放下娟帕,不理她,向镜子前走去。

    云浅月伸手想拽住他,但两手已经都是水,她有放回了水盆里,两手交叠自己搓了起来。刚搓了两下,容景转回身,抓住了她的手,她嘴角微微勾起,开怀地笑了起来。

    二人收拾妥当,弦歌端上早膳,云浅月狼吞虎咽,容景不停地扶额,云浅月仿佛不见。一顿饭在容景吃得极少,云浅月吃得极多的结果下结束。

    饭后,二人出了房间,马车停在别院门口。

    云浅月看着这座别院,细细地打量了一遍,偏头问容景,“这是你在云城的别院?”

    “嗯!”容景点头。

    “果然是天生的贵人,到哪里都懂得享受。”云浅月撇撇嘴。

    “醉香楼的天字一号房只建造就价值万金。”容景瞥了云浅月有些愤愤的脸一眼。

    云浅月闻言脸上的愤愤神色立即褪去,拽住容景的胳膊抱在她怀里,笑嘻嘻地道:“这说明我们两个天生下来是一对,都会享受。”

    容景笑着看了她一眼,晨起太阳不烈,散发出金黄的光芒,身边女子的脸笑颜如花。让他面容不禁柔软,眸光也是暖如春水,一暖再暖。

    二人来到车前,就见到弦歌一脸无奈地看着容景欲言又止。

    容景挑了挑眉,扫了马车一眼,并未说话。

    云浅月觉得弦歌的神色有些罕见,她目光落在马车上,感觉到里面有人的气息,浅浅一笑,偏头看着容景,等他解释。

    “容景!你告诉我,那个人到底是谁!你今日不告诉我,我就砸了你的车!”马车内的帘幕忽然被人从里面掀起,一个少年拿着一把大的斧子正做出劈砍的架势。恶狠狠地看着外面,当看到容景身边的云浅月,恶狠狠的脸色忽然顿住,挑了挑眉,“这位小美人是谁?”

    云浅月看着少年,有一瞬间的愕然,忽然想起几日前她急着出城,一个面目模糊的破衣少年将她堵在城门口非要让她负责的情形。后来她将他带出了城,扔进了容景的马车。如今这个少年一身锦绣华裳,面容俊美绝伦。身上的气息也是干干净净,与那日那个破衣少年实在大相径庭,但她还是一眼就认出是同一个少年。她挑了挑眉,看着他恶狠狠的神色和劈车的架势,忽然有些好笑,也实在忍不住“扑哧”一声笑出了声。

    “你笑什么?”少年对云浅月竖眉。他长得美,连竖眉也极为好看。

    云浅月笑看着他不语。想着试问天下哪个人敢拿着一把大斧子劈砍容景的马车?还是沉香木打造的马车?这个少年是第一个。而且这副架势,如何不觉得好笑?她发现和这个少年的两次碰面都让她心情愉悦。

    “有那么好笑?”少年板下脸,瞪着云浅月。

    云浅月诚实地点点头,的确是很好笑。她想不止是她,任何一个人都觉得这副情形会很好笑的。这个人绝对是个宝。

    “你是谁?”少年上上下下打量云浅月,见她只是笑着不说话,他挑了挑好看的眉。

    “你猜!”云浅月忽然起了玩笑之意。

    少年见云浅月拽着容景的胳膊,二人挨得极近,容景的脸行没有半丝生人勿近的神色,相反面容和目光看向这个女子比看别人都暖,他眼中闪过一丝恍然,好看的眉挑高,哼了一声,“我偏不猜。”

    云浅月眨眨眼睛,脸上的笑意微浓。

    “不过你要是帮我找一个人,告诉我那个人叫什么名字的话。我就猜你是谁。”少年忽然话音一转,又道。

    “哦?你要找什么人?”云浅月果然有些兴趣。

    “这个人!”少年忽然从怀里拿出一张画卷扔给云浅月。

    云浅月松开容景的胳膊,伸手接过画卷打开,当看到画卷上的人手一抖,险些将手中的画卷扔了。她抬起眼皮,看着少年,语气有些怪异,“你找他做什么?”

    “你管我找他做什么?你就告诉我,你认不认识他,他叫什么名字就行了。”少年道。

    云浅月看向容景,容景不看她,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模样。她终于明白容景为何非要让她换回女装了,感情这里还有一个麻烦等着她,她垂下眼睫,摇头,“我不认识他。”

    容景嘴角微微勾起,弧度极浅。

    “你真不认识他?”少年孤疑地看着云浅月。

    云浅月摇头,很是果断,“真不认识。”

    “就知道你不认识他!”少年见云浅月神色认真,不像作假,伸手一抓,云浅月手中的画卷又被他抓回手中,他三两下揣进了怀里,又做出劈砍马车的架势,对容景威胁,“容景,我知道你知道那个人是谁,也知道你知道他叫什么名字,你快告诉我,你要不告诉我,我今日就劈了你的马车。”

    “劈吧!”容景吐出两个字。

    少年抡起大斧照着马车就用力劈下。

    容景一动不动,任他劈砍。云浅月看了一眼容景,又看了一眼少年,见少年当真去劈,少年显然也是懂武功的,这么一斧子下去,这价值万金的马匹肯定粉碎,在斧子要落在车板上的时候立即出手,上前一步拦住了少年。

    少年用得力气很大,但武功显然不及云浅月,被她的真气冲得身子晃悠了一下,他拿着斧子扶着车壁对云浅月瞪眼,“你做什么?”

    “你可知道这是沉香木打造的马车?价值万金。”云浅月看着少年。

    “我管他用什么打造的马车,他不告诉我那个人是谁,我就劈了它。”少年脖子一横。

    云浅月有些无语,偏头看向容景,容景瞥了她一眼,那眼神让她额头冒冷汗,她压了压惊,对少年询问,“你要找他做什么?”

    “要你管!”少年又举起斧子,对容景威胁,“容景,我再给你一次机会!你要不说,我今日非劈了这马车不可。”

    容景淡淡看了少年一把,虽然不说话,但那态度任谁都能看出就是让他随便。

    少年恼恨,咬牙切齿对又举起斧子。

    云浅月又上前了一步,伸手抓住少年手里的斧子,对他道:“你劈了这马车他也不说,还不是没用?”

    “那你告诉我怎么办?”少年看着云浅月。

    云浅月有些头疼,想着怎么办呢?总不能她现在就换回男装,告诉她就是他要找的那个人吧?余光扫见容景眼神警告,她想着她敢换回去,他眼神就能杀死她。她勉强挤出一丝笑,试探地问,“你告诉我你找他要做什么?我看看能不能……帮你找到。”

    “我要是告诉你,你真的能帮我找到?”少年挑眉看着云浅月。

    “嗯,基本可以。”云浅月点头。

    “好!那我就告诉你,我要找他……找他……”少年说着,脸忽然一红,在云浅月疑问的眼神下,他一把扔了斧子,垂下头,有些羞恼地道:“我……我喜欢他!”

    云浅月一个趔趄向地上栽去。

    容景看了云浅月一眼,并没伸手去扶,袖手旁观看着她栽倒在地。发出“咚”的一声轻响。她的额头狠狠地碰了车轱辘一下。

    云浅月哪里顾得上疼,呆呆地坐在地上,魂飞天外亦不为过。

    “喂,你怎么了?”少年抬起头看着云浅月,一张俊美绝伦的小脸泛着红晕晕的光。

    云浅月回神,看着少年红着的脸和一双漂亮的大眼睛以及他怀里露出半个画卷的卷轴,张了张嘴,在少年孤疑的眼光下蹦出一句话,“我……我也喜欢他。”

    她话落,弦歌一个趔趄载到了地上。

    ------题外话------

    少年粉强大,月儿更强大!O(n_n)O哈!*^_^*

    亲们送的月票我都看到了,爱你们!月底月票清零哦!

    谢谢亲们送的钻石打赏鲜花!么么!

    梦落之繁花(520花)、jinyonghai(4钻20花)、yuxilain(6钻)、人丁兴旺1(1钻5花)、庶女丸子(8花)、哈米乐人(5花)、mengyan1234(1钻)、澜音(1钻)、月云清(1花)、顾巧凤(1花)、deng826(1花)、wangjun1234(1花)、幸福的daisy(1花),么么O(n_n)O~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澳门博彩娱乐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纨绔世子妃21》,方便以后阅读纨绔世子妃第二十一章 我喜欢他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纨绔世子妃21并对纨绔世子妃第二十一章 我喜欢他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纨绔世子妃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