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偷梁换柱

    云浅月一怔,不敢置信地看着容景,他和爷爷的赌局是洞房花烛?

    “若是你不代替云爷爷下这一局棋的话,我赢定了!”容景看着云浅月,轻轻一叹。

    云浅月顿时觉得天空无比灰暗,她看向云老王爷,云老王爷对她点点头,她腾地站了起来,恼怒地瞪着容景,“那你怎么不早说?你要是早说的话,我打死也不代替他下!”

    “臭丫头!”云老王爷顿时怒骂了一句,“你羞不羞!就这么想和他洞房?”

    云浅月脸一红,有些羞愤地道:“自然想!”

    云老王爷狠狠挖了云浅月一眼,胡子一翘一翘,骂道:“没出息!”

    云浅月哼了一声,红着脸不说话,是有些没出息!但她哪里知道两个人打这个赌?还以为是这糟老头子闷了,找容景来下一局平常的棋呢!

    容景伸出手臂一勾,将云浅月拽进怀里,揽住她纤细的腰肢,看着她羞愤的小脸,忽然埋在她肩膀上低低笑了起来,笑声愉悦。

    “你笑什么?”云浅月红着脸问。

    “云浅月,原来你这么想我啊!”容景笑意浓浓,连声音似乎都如歌唱的音符,有些涓涓暖意和沉沉的醉意。

    云浅月本来羞愤,如今红如火烧,听到容景的笑声和话语顿觉有些没面子,忽然用力撞了他身子一下,退出他的怀抱,转身就往外走,愤愤地丢下一句话,“容景,你想要洞房花烛,门都没有!”

    容景笑声顿停。

    云浅月想着什么叫做老不知羞,说的就是她家的糟老头子爷爷,什么叫做少不知羞,说得就是容景,居然拿这个当赌局,简直可恶!

    “臭丫头!你就这么走了?”云老王爷看着云浅月走得极快,哼道:“你竟然还知道害羞为何物?稀罕了!”

    “你最好闭嘴!否则我就将你胡子全部都拔掉!别以为我不敢!”云浅月回头,对云老王爷瞪了一眼,撂下一句狠话,见容景站起身要追来,她发狠地道:“你最好三天之内都别在我面前再出现,否则一辈子都别想洞房。”

    云老王爷立即住了口。

    容景脚步顿停。

    云浅月见两句话震住了二人,转身出了云老王爷的院子。她走得远了,才听到云老王爷嘟囔着骂了一句“臭丫头!”,容景喃喃地道:“三天啊,有的熬了!”,她忽然有些好笑,脚步轻松地向浅月阁走去。

    走到半路,正看到云离和七公主出来,两个人并肩走着,碧树红花,水榭亭台的廊桥上,两人缓缓踱步,七公主和云离都低着头并未相互交谈,但是有一丝和谐和美感。她停住脚步看着二人,忽然有些欣慰,若是他们能够和和睦睦,她自然乐见其成。南凌睿和云暮寒这两个哥哥都走了,云离就是他的哥哥,他的肩上扛起了云王府的重任,她自然希望这个哥哥幸福。

    “妹妹!”云离先看到云浅月,喊了一声。

    七公主也抬起头,见云浅月站在前方,脸微微一红,并没说话。

    云浅月见云离的脸退了红肿,不像昨夜她回来时见到的那般吓人。浅浅一笑,“哥哥要每日按时上药,用不了多久这脸就能恢复容貌的!”

    “好!”云离点点头。

    七公主有些讶异地看向云离的脸,又看向云浅月,似乎有些不解地问,“这样深的伤还能恢复容貌吗?”

    “能!我有一瓶凝脂露给他用!”云浅月眨眨眼睛,对七公主笑道:“那些公主们都没有眼光,就你有眼光,我怎么能不好好对待你?你可是会成为我的嫂嫂的。我要让你看着哥哥日日赏心悦目不是?”

    七公主红着脸垂下头。

    云离脸色也有些红,对云浅月道:“我送七公主出府!”

    云浅月笑着点点头,二人抬步向府外走去,她驻足看了二人片刻,继续向浅月阁走去。回到浅月阁后不久,玉镯和绿枝拿着账本来到了浅月阁。

    云浅月看到玉镯笑着问,“容景呢?还在爷爷的院子里吗?”

    玉镯摇摇头,笑着道:“景世子刚刚回府了!”

    “他说了什么没有?”云浅月又问。

    “景世子临走时说他回府闭门思过。”玉镯笑着回话。

    云浅月扁扁嘴,想着他知道错了就好!男人就不能让他太如意了!总以为她好欺负似的。她忽然为自己的孩子气有些好笑,伸手揉揉额头,喃喃道:“越活越回去了!”

    “浅月小姐本来还没到及笄!还小呢!”绿枝笑着道。

    云浅月莞尔一笑,看着二人,二人立即说明来意。一是为了这一段时间云王府名下产业的商铺和良田的收益以及府中的开支等等账本;二是关于云离的世子过继之礼一切筹备以及各个府邸的送礼名单以及筹备给云浅月过目。

    云浅月接过账本大致翻看了一遍,又和二人提点了些意见。两个时辰后二人离开了浅月阁。她困倦地打了个哈欠,窝在软榻上闭目养神,却是不知不觉睡了过去。

    接下来三日,天圣京城太太平平,大小事情都没有发生,风平浪静。这三日容景也没出现在云王府,更没出现在云浅月面前。谨守云浅月那句对他杀伤力极大的话。

    云浅月则是窝在浅月阁里好好过了三天没人打扰的日子。毕竟去摩天崖一趟骑马数日,后来虽然从云城回来京城是坐车睡觉,但马车也是累人。这三日正好用作休息了。

    三日后,正是云离的过继之礼之日。

    一大早上云王府就跟过年似的热闹,府中所有人从云老王爷到云王爷到云浅月还有今日的主角云离到丫鬟奴仆都换了新装。辰时起,各个府邸陆续有宾客前来观礼。

    云离被赐封云王府世子,云浅月大怒之下对六公主写了未嫁先休的休书,京城曾经掀起滔天巨浪,很多人都以为这回云王府要完了,却没有想到不过一夜之间,风云变幻,云王府不但没完,皇上反而将七公主赐婚给了云离,云王府欣然接受七公主,皆大欢喜。朝中大臣们见风使舵都前来观礼拜贺,云王府一大早就热闹空前。

    老皇帝派了夜天逸前来观礼,皇子中夜天倾、夜天煜亦是到场,夜轻染也是大早上就来了。容枫也随后来到。德亲王、孝亲王、秦丞相等老一辈的朝臣也纷纷来到。

    皇后因为怀有太子,不易动了胎气,所以未曾来观礼,只命了人带了贺礼前来。

    云王府外按照云浅月和玉镯、绿枝二人的商议,摆上了流水席。整个京城繁荣一片。

    大厅里搭建了礼堂,丫鬟奴仆井然有序。云王府虽然繁忙,但不见丝毫杂乱。进府的宾客都有婢女或者仆从接待。可见云王府内院掌家有方。虽然经过这许多事情众人已经意识到云浅月非同一般,但如今亲眼所见她将府中治理得井井有条,和自家府邸相比,风气清新,好上数倍,令宾客无不暗中赞叹。

    过继之礼定在巳时整,这一时被誉为这一日的吉时。吉时未到,云王府的大厅已经是宾朋满座。

    云老王爷端坐在大厅的首位,两旁坐着云王爷和云浅月,三人均是一身盛装。云浅月休息了三日,神清气爽。和往常懒懒散散没骨头一般地窝在软榻上不同,今日的她则是身子坐得笔直。不时地看向门口,当礼仪官喊了一声,“吉时已到!”,她都没见到容景前来,不由蹙眉,想着三日不见,这个家伙今日又没来,干什么去了?

    “小姐,景世子将礼派人送来了!说晚些到。”凌莲贴近云浅月耳边悄声道。

    云浅月不由询问,“来人说他在干什么吗?”

    凌莲摇摇头,“没说!但显然今日景世子怕是有事儿。一时脱不开身。”

    云浅月点点头,不再说话。

    礼仪官喊声落,夜天逸代表老皇帝宣读了对云离赐封的圣旨。圣旨宣读之后,云离则是由礼仪官带领着行过继跪拜大礼,古人对过继之礼十分重视隆重。经过几日的修养,再加上云浅月的凝脂露,云离脸上的疤掉了,只余些粉色的印记,不影响美感。一身锦衣华服,端得是秀逸英俊。且他行止有礼,步履稳重,许多未曾见过云离的人都对这个云王府世子有了几分赞赏。

    焚香加冠冕,礼毕!从此后,云离尊称云老王爷为爷爷,尊称云王爷为父王,称云浅月为妹妹,彻底由云王府旁支一名有些才华的子孙成为真正的云王府嫡系子孙。以后子女也是嫡系一脉。

    礼毕之后,众人接连上前恭贺。

    一番恭贺之后,云老王爷宣布开云王府祖嗣祠堂,带着云离跪拜云王府列祖列宗。云王府的祖嗣祠堂因为贞婧皇后的关系,从贞婧皇后起,都会供奉每一代嫡出女子的画像。云王府的嫡出之子,每一年都会有机会在年祀之时进入云王府祠堂祭拜云王府的先祖。但是云王府的嫡女一生只有三次机会,就是出生,及笄,嫁人。

    所以,云浅月只去过一次祖嗣祠堂,也就是出生之时。

    云浅月知道云王府的规矩,便坐在椅子上不动,却不想云老王爷也吩咐她一起跟着入祖嗣,却将云王爷留下照看宾客,府内大摆筵席。

    云浅月一边跟在云老王爷和云离之后向祖嗣祠堂走去,一边想着第一次去祖嗣祠堂的情形。时隔十五年,她已经记不太清了。

    云王府祠堂位于云王府府内最后面一处独立的院落。来到祖嗣祠堂门口,有人打开了祖嗣院落的大门,云老王爷带着云离和云浅月进去,祠堂的门又重新关闭上。

    这一座院落一如云浅月记忆中一般,没有阴暗潮湿,一路走来干净无尘。她还记得十五年以前,她的娘亲带着刚出生的她进来,虽然记忆遥远,她依稀还能记得那时候娘亲脸上的庄重和肃穆。她想娘亲对云王府是尊敬的!

    来到最里面的内跨院,看守祖嗣祠堂的暗人将门打开。

    云老王爷当先走了进去,云离看起来有些紧张,他看了云浅月一眼,云浅月给他一个安定的眼神,他定了定神,也跟着走了进去。云浅月最后迈进门槛。

    入目处是一排画像和牌位。云王府的列祖列宗和云王府嫁入皇室的几位嫡出女儿。

    看守祖嗣祠堂的一位老者拿出族谱高声宣念云王府记录在册的人名。

    云离那边已经挨个叩头,云浅月到不必跟着叩头,而是站在那静静听着。静静的祠堂中响着一个个人的名字和生卒年月以及生平事迹。

    从天圣皇朝建朝伊始至今,云王府已经历经六代。

    当宣读到云王府第五代世子时,那暗人顿了一顿,看了云老王爷一眼,云老王爷没说话,他念出了一个名字“云韶缘”。云浅月听到这个名字一怔,她记得云王爷不是这个名字,她看向云老王爷,云老王爷并没有看他,暗人继续往下念,她听到了云王爷的名字,果真和那个名字不是一个人。她压下心中的疑惑,并没说话。

    半个时辰后,暗人念罢,云离也叩完头,他本来就是文弱书生,如今额头有细微的汗。

    云老王爷摆摆手,暗人退了下去,他抬步向外走去。

    “爷爷!”云浅月伸手拉住云老王爷的衣袖,看着他,“云韶缘是谁?”

    云离似乎也是有些疑惑,同样看着云老王爷。

    云老王爷看了云浅月一眼,脸色不是太好,怒道:“一个不肖子孙!”

    云浅月眨眨眼睛,“不肖子孙应该有故事吧?我想听!”

    “听他做什么?就是一个不肖子孙!云王府也没有这个人。”云老王爷胸中似乎隐隐积聚着怒意,甩开云浅月,就要向外走。

    云浅月拽住云老王爷的袖子不松手,云老王爷对她瞪眼,她有几分固执倔强地看着他。片刻后,云老王爷一叹,神色有些萧索,“他是你的亲生父亲!”

    云离有些惊异,但并没有出声。

    云浅月眨眨眼睛,不出所料,所以并没有什么意外。关于云韶缘族谱上只记载了一个名字。她想她不会放过今日这个机会。她敏感地察觉出这个人在云老王爷的心里占据着十分之重的位置,否则他不会允许他依然留在云氏族谱上。她看着云老王爷,“我想知道他的事情。”

    “他有什么可说的!就是一个不肖子孙。”云老王爷又怒道。

    云浅月不再说话,只是看着他,拽着他手臂攥紧,怎么也不松手。

    “臭丫头,你松开我!我告诉你。”云老王爷用另一只没被云浅月拽住的手拍了她脑袋一下,用的力度不小。

    云浅月立即松了手,第一次没对云老王爷拍她头而瞪眼。

    云老王爷回身看着祖嗣上的画像,语气有些萧瑟道:“当年你祖母生下的是双生子。”

    云浅月眨眨眼睛,想着这么说也就是南梁国师和云王爷了!她不说话,静待下文。

    “那一年正是先皇大限,皇上登基,钦天监有一位德高望重的天师夜观天象,说紫微星和龙檀星相携下凡,这京城必有双生子出。双生子出,天降于斯,实乃预示天圣运术已尽。破解之法必须诛杀双生子,方可保太平盛世,天圣再繁荣百年亦非尔尔之谈。”云老王爷道。

    云浅月皱眉,“然后?”

    “然后那一年你祖母难产,若不剖腹的话,母子性命均不保。无奈之下,对你祖母只能剖腹,腹中便是一对双生子。”云老王爷似乎想起当年,面带沉痛之色。

    云浅月想着古代医术即便精妙,但还是不发达,若是现代的话母子三人肯定可以保住。

    “你祖母临死之前遗言,这两个孩子是她用命换的,不准交出去。否则她死不瞑目。更有甚者,也会为云王府带来灭门之灾,毕竟云王府出了双生子,即便交出去,也难免不被皇家所忌。你祖母已经为此没了性命,我自然不会将这两个孩子交出去。他们都是我的骨肉啊!”云老王爷老眼发红,最后一句声音哽咽。

    云浅月伸手握住他的手,给他力量。她可以想象到当年的事情是何等的惨烈。在她爷爷心里留下了何等鲜血的痕迹。

    “后来我只能将其中一个秘密送走,送去了云县,也就是如今云王府旁支中的一位族长那里。那位族长也就是已逝的云离的爷爷。”云老王爷看了云离一眼道。

    云离收起早先的惊异,看了云浅月一眼,没说话。

    云浅月也终于明白了她一直想不通的问题,她这个爷爷为何要将在云县的那一支旁支接来云王府,原来是因为感念当年的恩情,也念在那一支在云县渐渐没落,于是接来京城。

    “云县距离京城偏远,又是云王府的旁支,虽然甚少来往,但总归是一脉血亲,不容易引人怀疑。”云老王爷继续道:“送走的那个孩子我虽然不舍,但总归是保住了性命。当时云王府诞生了世子之喜和你祖母大葬是一起办的,所以,也就瞒住了皇上的眼线。”

    “而留下的那个孩子是云王府世子!也就是你的亲生父亲。”云老王爷继续道:“当时他出生时虽然比送走的那个孩子晚了一刻,但贵在灵秀,看起来就精透的样子,云王府要有一个能挑起大梁的子孙,所以,我就留下了他。”

    云浅月不说话,继续听着。

    “这个孩子也的确不负我所望。三岁能文,七岁能武。明明因为后生,当时因为你祖母气血不足,他天生体弱,但偏偏是个不安分的主。那时候皇上对各府的世子管得不严,也就是逢年过年带进宫里一趟让皇上看看,考校一下学艺。所以,他时常溜出府去,不在府中。连我甚至都找不到他在哪里!”云老王爷想起过往,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架势,“每每这时我就后悔,当初怎么没将这个送去云县。”

    云浅月想着原来她爱往外面跑就是遗传了他这个父亲啊!嘴角不由露出笑意。

    “你和你那父亲是一个德行,从小就是个不安分的主!”云老王爷果然瞪了云浅月一眼,云浅月对他吐吐舌头,他道:“在他十岁时,不想一出去就是三年没回来。我想尽办法给他在府中百般遮掩,也不敢派人出去找,生怕皇上发觉。就在三年之后我想着他大约死在了外头要将云县的那个接回府中时,他却滚了回来。而且不知道从哪里学了一身武艺,问他也不说。我想教训他,奈何居然不是他对手,府中的隐卫也不是他的对手。”

    云浅月嘴角的笑意加深,很有意思地听着。

    “后来我也不问了,遂由了他。不过后来他却是安分了下来,性子也比以前安定了很多。不怎么往外跑了,就算跑,也有分寸,隔个几日或者十天半个月的就滚了回来。再之后皇上开始重视四大王府的世子,开始开了上书房的课业。每隔一个月就考校学业。不过那个孩子却是才不外露,每次都是四个世子中最差的一个,更不暴露武功,一副柔柔弱弱的可欺像,就跟你那时候一样,成了京城的笑柄,人人都说云王府要没落了,生了一个没种的世子。”云老王爷继续道:“我虽然明知道他是伪装的,但也不点破。想着这样也好,云王府已经树大招风,荣华太久。皇上已经隐隐露出了铲除云王府之心,还是藏拙比较好。不得不说,我的儿子是聪明的。”

    云浅月听着云老王爷的语气,对他的父亲是骄傲的。

    “这样过了几年,到了他及冠。及冠之后,就要议亲。皇上有意将大理寺卿蓝氏的嫡女指给他。虽然圣旨没下,但皇上已经找我谈过话。说蓝家愿意,我也见过那个女子,觉得那女子温婉,性子极好,又知书达理,样样都拿得出手。估计能收得住他的心,我没立即答应皇上,想回来问问他的意思,毕竟那个小子太难弄,我怕我万一答应了他不同意就麻烦了。我从宫里回来之后没找到他,过了两日还没见到他的人,就知道他又跑了出去。不想这一去就是三个月。”云老王爷有些恼恨地道:“皇上催得紧,我找不到人,后来一生气,便答应了下来。于是皇上下了圣旨赐了婚。”

    云浅月唏嘘一声,“那后来呢?他回来知道咋样了?一来气跑了?”

    云老王爷哼了一声,“三个月后他滚了回来,一身狼狈,好像是从难民窟爬出来一般。将自己关在房里睡了好几日。我喊也喊不醒,后来他醒来之后我气得将皇上赐婚的圣旨扔到了他的脸上,他看了半天,我观察他,见他虽然不见欢喜,但也没吵没闹,算是应承了下来,我便也放宽了心。”

    云浅月眨眨眼睛,“后来呢?”她想着定然没成,若是成的话就不可能娶了她娘了。

    “后来皇上和我商定了婚期,蓝府和咱们府过了聘礼,还是他亲自去下的聘礼,和蓝小姐递换了生辰八字。一切都正常,两府的礼都没差分毫。”云老王爷说到这里,话音一转,“迎亲当天也一切顺利!满堂宾客,皇上还前来观了礼,却不想第二日他带着新娘子给我敬茶时我才发现那个女子根本就不是什么蓝家的小姐,而是一个我不认识的女子。”

    云浅月眼睛忽然一亮,看着云老王爷,“那个女子是我娘亲对不对?”

    “嗯!”云老王爷哼了一声,“那女子比蓝府的小姐长得美,端庄有礼,我还没问明原由,蓝府的人便找上了门,说明明将女儿送上了花轿,但早上起来发现蓝府的小姐依然躺在了闺阁的床上,问我是何原由,我哪里知道?于是只能问那女子,那女子却说她也不知道,她是从外地刚来京城,看到一家大户人家很是热闹,她便跑去观看,不知怎地就被人弄上了花轿,于是就给抬到云王府来了。我问她你为何不反抗,她说刚来京城,饿得没力气了!”云浅月“扑哧”一声笑出声,想着原来他父亲和娘亲是这样偷梁换柱成的婚。

    “我又问她那你为何不说你不是蓝府的小姐,她却说那时候都饿昏了头了,哪里还管什么小姐不小姐的,只要有一口吃的就成了。”云老王爷似乎想起当时情形,也露出笑意,“我见那女子极有灵气,眉眼有华光,哪里像是寻常人家的女儿。又怎么可能饿昏了头被迷迷糊糊弄上了花轿和别人成了婚而不自知?我又看向那混小子,果然见他也不反驳,还满面春风,就知道这里面有问题。”

    云浅月笑着继续听着,云离在一旁似乎听得也有滋有味。

    “蓝府当然不依,质问你父亲怎么就没察觉那女子不是?而他却说他根本就没见过蓝府的小姐,哪里知道那个人不是?那时候天圣的风气还比较严谨,闺中女子成婚之前没见过夫君也很正常,你父亲去蓝府下聘之时,蓝府为了避嫌,自然没让女儿见。如今将别人的女儿当自己的女儿嫁了,而自己的女儿留在了闺房,蓝府还大摆筵席嫁女,却是干吃了个哑巴亏,有苦说不出。”云老王爷继续道:“后来皇上得到了消息来到了云王府。”

    “也就是当年的老皇帝吧?他来了如何了?”云浅月想起老皇帝似乎和她娘亲有渊源。

    “皇上来得云王府后见了你娘亲,显然你娘亲似乎和皇上认识,皇上大怒之下要将她押入天牢治罪,而她却在此时昏了过去。”云老王爷继续道:“云王府当时乱成一团,皇上命人立即请了太医,太医诊断的结果却是闺房之事太过劳累,她是累得太过疲乏,亏了气血,才导致昏迷。”

    云浅月嘴角抽了抽,这也就是说生米煮成了熟饭,木已成舟了!

    “皇上的脸当时就白了,要拿你父亲治罪!将蓝府和云王府所有人都灭门。我自然不干!这件事情错不再云王府,我老头子可不怕了皇上。朝中重臣也是亲眼所见,而且当时花轿抬进门的时候皇上也是观了礼的。与云王府何干?是蓝府的人弄错了!”云老王爷胡子一翘,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架势。

    云浅月看着云老王爷,适时地奉上好话,“爷爷你真了不起!后来呢?”

    “臭丫头!”云老王爷骂了云浅月一句,继续道:“后来皇上气得还要将你娘押入天牢。你父亲却说你娘已经是他的人,不管她是谁,已经与他拜了堂,就是他的妻子。只能说他和蓝府的小姐没缘分,绝对不准许皇上将你娘押入天牢,否则他就自刎。而你娘听他这么说,就说他死了她也不独活。”

    “好深情!”云浅月虽然没经历当年之事,但也可以想象得到当年二人以死明志的情形。那该是何等的相爱,才让二人偷梁换柱弄了一桩错嫁,他父亲如愿以偿娶到了她娘亲。

    “皇上大怒之下要杀他二人。我哪里肯?虽然那是个不孝子,但总归是我的儿子。而且皇上要云王府和蓝府结亲打的算盘我心里也是一清二楚,只不过当时没办法,只能应允,如今娶的人不是蓝府的小姐,我也乐见其成。所以我也就据理力争。你娘进了云王府的门,便是云王府的人,皇上要杀了我的独子,那么不如将云王府连根铲除。”云老王爷继续道。

    云浅月可以想象当时老皇帝气成什么样,问道:“后来呢?”

    “后来皇上甩袖而去!这件事情也就这样了!你娘成了云王府的世子妃。而蓝府的小姐不能再和别人议亲,过了不久后皇上将她接进了宫。”云老王爷叹息了一声,“也就是后来的蓝妃!七皇子的母妃!”

    云浅月不由唏嘘,想着原来那蓝府的小姐是夜天逸的母妃,险些嫁给了他父亲,果然生活比故事更富有戏剧性,她一时有些无语。

    ------题外话------

    是不是粉喜欢月儿的父亲和娘亲?这样大婚啊……相当强大吧?O(n_n)O哈!

    月初的月票真心粉让人忧伤……o(╯□╰)o

    亲们送的月票我都看到了,爱你们!

    谢谢亲们送的钻石打赏鲜花!么么!

    juypjj(88钻)、染心夜(520打赏)、纳兰朝曦(1钻300打赏5花)、zhaowuzi(388打赏)、hiphop79(3钻)、辣椒姐54(9花)、酷夕阳(9花)、hongmiu(5花)、西陵尘(5花)、smile780712(1钻100打赏1花)、18748638275(100打赏)、4196934(1钻)、别光(1钻)、喵m喵m1231(1钻)、飞羊儿gf3(6花)、草莓与大象(1花)、子萱uu(1花)、15915971007(1花)、13561756216(2花)、芷砚(1花)、风韵三十(1花)、张红林(1花)、繁昕逸2(1花)、左氏小安(1花),么么O(n_n)O~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澳门博彩娱乐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纨绔世子妃27》,方便以后阅读纨绔世子妃第二十七章 偷梁换柱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纨绔世子妃27并对纨绔世子妃第二十七章 偷梁换柱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纨绔世子妃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