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天长地久

    云浅月和容枫一惊,目光齐齐看向门口。

    只见容景正站在门口,月牙白锦袍已经湿透,浑身上下都是水渍,甚至可以清晰地看到水滴顺着他额头滴落,而他推开门后就那么懒懒散散地倚在门框上,似乎根本就不顾及外面的大雨和浑身湿透得没有一处干松地方的身子,一双温润的眸子直直地看着云浅月,情绪莫名。

    云浅月面色一变,腾地从床上起身下了地,脚步踉跄了一下,但还是用最快的速度来到门口,一把将容景扯进屋,对着他怒道:“你疯了吗?”

    容景被云浅月扯进屋,看着她满面怒容的脸点点头,“我是疯了!”

    “你……”云浅月气到胸口,看着他被淋得落汤鸡的样子,一时间要骂的话鲠在喉里。

    “云浅月,我是疯了!”容景看着她,又强调了一遍。

    云浅月想伸手一巴掌拍醒这个男人,他如今浑身湿透的样子可想而知在雨中淋了多久。刚伸出手碰到他的身子骤然又停住,改为伸手去扒他的衣服,口中怒道:“你个疯子!”

    容景看着她的动作,轻轻肯定地点头,“你说得对,我就是个疯子!”

    “你最好闭嘴!否则我现在就将你扔出去淋着,淋死了算,让你疯到底!”云浅月狠狠地瞪着容景。她难以想象这么大的雨他就那么淋着,看到他的一瞬间她的心都揪起来了。再好的身子骨也禁不住这么折腾,更何况他十年寒毒顽疾所造成的创伤虽然被她给治好了,但难免留下了孱弱的体质。如今这么淋雨,不感冒才怪。

    “你不舍得!”容景看着云浅月,见她气怒的脸,粗鲁地扒他衣服的动作,眸光微暖。

    “谁说我不舍得?”云浅月解不开衣扣,干脆一把将他衣服撤掉,月牙白的锦袍被她粗鲁地撕裂。她一把扔到了地上。

    “舍得你就扔吧!我多淋淋雨,也许脑子就清醒了,不至于变疯。”容景一叹。

    云浅月动作一顿,怒道:“你非要折磨我是不是?”

    容景挑了挑眉,随着他挑眉的动作,额前都有水滴滴落,顺着他如玉的脸庞流下,水珠晶莹剔透。他忽然一笑,“云浅月,是我在折磨你吗?还是你自己在折磨自己?也在折磨我?”

    云浅月呼吸骤然顿停,心倏地一疼,似乎整颗心因为这句话都揪了起来。

    “云浅月,你明明是爱我的啊!为何不放过你自己?”容景又是一叹,“我今日本来狠心离开,想让你十天半个月见不到我,看你急不急,看你想不想我。可是你偏偏就将自己折腾病了。我就狠下心想不来,可惜管不住自己的腿。从荣王府来云王府这一路我就想着,你这个女人怎么就这么狠,对我狠,对你自己也狠。我又有什么办法呢?便觉得有必要好好的像你学学,对你狠一些,那么就要先对我自己狠。”

    云浅月手攥紧,指尖几乎扣进肉里,看着容景的样子,即便这个时候,淋成了落汤鸡,他还是雅致的,温润的,云端高阳的,芝兰玉树的,任谁也不会将他当做别人,他只能是容景。她心里疼得紧,忽然忍不住爆粗口,“学个屁!你若是再敢有下次!我……”

    “你如何?”容景眸光幽幽地看着她。

    云浅月说了一半的话语被截住,他若是再有下次,她如何?

    “不要我吗?还是彻底放弃我?不再爱我,嫌弃我?”容景看着云浅月,每说一句,声音便低哑沉暗一分。

    “你做梦!我什么都给你了,初吻也给你了,你想不负责是不是?”云浅月瞪了他一眼,伸手继续扯他的衣服,恨不得现在就将他的试衣服全部脱下。

    容景忽然笑了,幽幽的眸光一转,忽然伸出手臂抱住云浅月,紧紧地将她圈在他怀里,也不管自己身上的**的水染湿了她,语气低低暖暖柔柔地道:“是啊,云浅月,你的初吻给了我,什么都给了我,而且我还没被你如何呢!你怎么可能吃亏不要我?你可不是一个会吃亏的人。”

    云浅月脸腾地一红,想挣脱容景,却被他困得纹丝不动,她又羞又怒地道:“你知道就好!”

    “知道!”容景声音极低。

    “松开我!浑身都是水!你得病也要我和你一起得病不成?没好心!”云浅月伸手推他。想起屋中还有一个人,不敢看容枫,脸有些红。

    “你本来就病了!再多病一些也没关系。”容景抱着云浅月不松手。

    “先将你这身皮扒了再跟我说话,你得病别想我照顾你。”云浅月瞪了他一眼,不敢用力推开他。才想起自己是生着病呢,发着热呢!但是这个人一出现,她几乎就忘记了自己生病这回事儿了。她真是哪辈子欠了他的债没还。

    “要将我扒了也得等别人出去再扒。”容景抬起头,目光看向屋内的人,抱着云浅月不松手,挑了挑眉,“容枫,你说是不是?”

    容枫有些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一幕,大约是从容景推开门到云浅月跑出去,两个人在门口争执了这半响他都处于呆怔状态。从来没见过这样的容景,也从来没见过这样的云浅月,看着那抱在一起的二人,本来担忧的心忽然就散去,心里一片澄净,对上容景的视线他才惊醒,淡淡一笑,起身站了起来,点点头,“是,我这就出去!”

    “容景,你是不是人?外面下着大雨呢!”云浅月红着脸瞪着容景,对容枫道:“别听他的,你就留在这里。”

    “他可以用内力隔开雨,也可以拿一把伞离开。”容景话落,对外面喊道:“凌莲,给容枫世子拿一把伞,备车送他回府。”

    “是,景世子!”凌莲在隔壁,一直密切关注云浅月房间的动静,早就知道景世子来了。如今见他和小姐和好,自然欢喜不已,连忙应了一声,拿了一把伞来到门口。

    “那也会染了凉气!”云浅月依旧瞪着容景。

    “难道你想让他在这里看你我柔情蜜意?我倒是不介意。但你不会脸红不好意思吗?”容景低头问云浅月。

    云浅月本来红着的脸更红了,羞愤地伸手捶他,但落在他身上的力道极轻,自然不起什么作用。磨着牙愤声道:“不会!”

    “但他会不好意思!”容景道。

    云浅月顿时失了语。

    容枫看着二人,目光从容景的脸上到云浅月的脸上,再看着二人身上滴滴答答流水,他忽然有些好笑,语气轻缓,“云王府到文伯侯府也不是太远,我用内力护体,再打着伞,雨水淋不到,也不会染了寒气。倒是景世子最好用热水泡泡驱除身上的寒气。月儿如今身上还发着热,她大约是照顾不了人的。你若是再发热就麻烦了!”

    容景唇瓣勾了勾,没说话算是默认容枫的说话。

    容枫抬步走出了房门,伸手接过凌莲手里的伞,对她笑道:“不用送了,我自己回去就好!你去准备热水给景世子沐浴吧!将我早先开的那个方子再煎一副给景世子。”

    “是!多谢容枫世子照顾小姐了!”凌莲连忙点头。

    容枫笑笑,不再说话,打着伞举步向浅月阁外走去。

    凌莲向房间看了一眼,连忙下去吩咐人准备热水了。

    云浅月看着容枫的身影没入雨中,大雨噼里啪啦地打在伞上,但他周身似乎形成了一个网,所过之处院中的积聚的雨水都避开,他鞋靴不沾染一丝水渍地向外走去,不出片刻便出了浅月阁。她收回视线,瞪着容景,“既然能用内力护体,你为什么不用?”

    “我若是用了,你会心疼我?”容景挑眉。

    云浅月哼了一声,想着他是容景吧?这副样子都能让容枫目瞪口呆,更何况别人?

    “你的身子果然很热!将我的身子都捂热了。”容景道。

    “最好热死了算!”云浅月没好气地道。

    容景低笑,放开云浅月,伸手去解她的衣服。

    “脱我的衣服做什么?脱你自己的!”云浅月打开她,打算走到衣架旁给他拿娟帕擦拭脸上和头发上的水。

    “你的也被我沾染湿了!先脱了吧!我感觉我也发热了,你赶快好些好照顾我。”容景拉住云浅月的手,指尖灵巧地解开了她的外衣。

    云浅月看来他一眼,怒道:“活该!”

    “是挺活该的!可是忍不住,怎么办呢?”容景声音微低,“我已经用了很大的力气去忍了,听到你生病发热的时候就忍,一直忍,忍了半日,可最后还是没忍住。就想着来看看你,一眼吧!看了一眼就走,谁知道看了一眼之后就走不动了。不让你看看我的样子,我怎么甘心折腾自己这一桩。”

    “疯子!”云浅月觉得除了这两个字她说不出什么话了。心中疼,这是不同于她想起谁的那种时间沉积的空寂的疼,而是彻彻底底真真正正的心疼,揪心揪肺。就用刀一下下的切割她的心脏,那刀绝对称不上锋利,而是炖钝的痛。

    “我这一桩折腾也还算值,不是无用功。至少看着你有些人气了,不再是那副让我恨不得打一顿的颓靡样子。”容景又道。

    “那你怎么不打我一顿?”云浅月心里一紧,就着容景解开的衣扣甩掉了自己身上的湿衣服,伸手抓过衣架上的一大块娟帕抹向他的脸。

    “我能说舍不得吗?”容景唔哝道。

    云浅月心里一暖,霎时无数种情绪涌上心头,有些酸,有些甜,有些苦,有些痛,又有些感动,还有些揪紧。这一刻真真切切地体会到何为爱情,无论如何折磨,都是甘之如饴。她本来心中的气恼霎时烟消云散,手下的力道不由放轻了,轻轻地给他擦拭脸上的水渍。

    容景不再说话,静静地站着。

    “小姐,热水来了!奴婢带着人抬进来吗?”凌莲的声音从外面响起,没敢贸然进来。

    “抬进来吧!”云浅月吩咐。

    凌莲带着人抬着一个大大的木桶走了进来,木桶中冒着腾腾热气。谱一进来,屋中的温度顿时升了一层,凌莲掀开屏风,让人径直将那个木桶抬进了屏风后。

    将水放好,凌莲带着人悄无声息退了出去,且关上了房门。

    云浅月扔了娟帕,拉着容景来到屏风处,挑开屏风,将他身子往里面一推,用命令的口气道:“赶紧进去泡着,将你这一身里里外外的寒气都泡干净再出来。”

    “你陪我一起。”容景站在不动,看着云浅月。

    “不行!”云浅月摇头。

    “那我就不洗。”容景拉着云浅月不松手,语气有些固执倔强。

    “容景,你不是个孩子!”云浅月用没被他拉住的那只手又推了推他,“快去!我本来就浑身热,再去跟你泡更热了!”

    容景似乎寻思了一下,看了云浅月的微带潮红的脸色一眼,终于放开手,点点头,走进了屏风后。走了两步声音传来,对她温声道:“那你快上床躺好!地上凉气重,你都没穿鞋子。”

    “知道了!”云浅月转身向床上走去。

    屏风后传来细微的扯落衣袍的声音,紧接着便传来不紧不慢的动作,不多时听到细微的水响,显然那个人泡进了水里。

    云浅月躺在床上,眼睛却不由自主地看着屏风后。忽然感觉她真的能和容景天长地久。真的会是那种上穷碧落下黄泉,生死相许。以前二十几年,她和小七在一起无话不说,无话不谈,情意朦胧有之,掏心掏肺好得如一个人的时候有之。但似乎从来没有想过天长地久这个词。而容景不同,无论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小事儿也好,大事儿也罢,闹得不可开交的时候已经数不可数,次数多得她几乎都记不过来,但总会有一个人向前走一步。不是她,就是他。每次气得下狠心,却是下不去狠心,走了又回来。两个人虽然要强,但是却不是跟对方要强。什么里子面子,在他们的面前都等于空谈,抵不过内心的牵扯。

    这样想着,心就暖了下来,很暖很暖。

    “云浅月,你在想什么?”容景忽然问。

    “想你!”云浅月想也不想地回答。

    屏风后容景嘴角微勾,神色在水汽和雾气中有几分熏染的醉意和愉悦,声音不禁低柔,“想我什么?”

    “就是想你!还能想什么?”云浅月看着屏风后映出的朦胧身影瞪了一眼。想着容景说得不错,折腾了这么一番,她算是有人气了些吧!主要是这个男人让她不得不有人气。

    “就算想我总该有特别想的地方!”容景听着云浅月的语气,笑道。

    “特别想的地方没有!”云浅月收回视线,闭上眼睛。

    容景似乎笑了一声,不再说话。

    外面大雨依然在下,天幕昏暗,噼里啪啦的雨滴练成一线,似乎要洗涤净世间的万物尘埃,也洗涤净人心底的那些杂陈污垢。脑中忽然什么也不想,静静听着雨声,便觉得很是宁静。

    不知过了多久,屏风后再度传出声音,“云浅月,给我件衣服!”

    云浅月这才回神,想起容景的衣服都湿透了自然没法穿了,她想起上回他住在这里似乎放在了她这里几件衣服,于是推开被子下床,走到衣柜前打开,果然见里面叠着好几件容景的衣服,她拿出一件轻软的锦袍,随手扔进屏风后。

    “还以为你会给我送进来!”容景接住软袍,嘟囔了一句。

    云浅月刚要接话,听到外面凌莲的声音响起,“小姐,给景世子的药煎好了!”

    云浅月抬步走到门口,打开门,伸手去接,“给我吧!”

    凌莲将药碗递给云浅月,云浅月接过药碗关上门走回屋,放到桌子上,抬步又向床上走去,走到床上躺好,只见容景从屏风后走了出来,显然用内力已经蒸干了头发,轻袍软带,温润如玉,嫣然翩翩公子。她盯着他看了一眼,心忽然砰砰跳了两下,对她道:“喝药!”

    容景点点头,走到桌前,端起药碗,很是乖觉地喝了。喝罢,向床上走来。几步来到床前,掀开云浅月身上的被子,缓缓上了床。因为刚沐过浴,身上温暖,又因为喝了药,身上带着隐隐药香。

    云浅月身子往里面挪了挪,待他躺下,自然而然地将自己埋进他的怀里,心底微微颤动,忽然感觉真的很想念,这种想念愈发的不可收拾,即便他在身边,也是想念入骨。

    容景伸手抱住云浅月自己偎依进他怀里的身子,满足地轻叹一声,“云浅月,若不是你今日发热,我定然要好好欺负欺负你。谁叫你这般折磨我。”

    云浅月本来脸色就熏红,低声道:“你现在也可以欺负。”

    容景揽着她腰的手一紧,似乎身子因为她这一句话紧绷了一下,随即又放松,摇摇头,叹道:“算了,来日方长。以后你好了,我慢慢欺负你。欺负你个万儿八千年。”

    云浅月用手捶了他一下,红着脸道:“我竟然还不知道你会说情话。”

    “我以前也不知道,遇到了你将好几辈子没说的情话大概都说了。”容景低笑了一声。

    云浅月往他怀里挤了挤,让他身上的气息包裹他,轻声道:“容景,我们不打架了好不好?”

    容景心思一动,低头看向怀里的人。

    “这么多年,小七始终活在我的记忆里。也许我并不是不能忘了他,而是不想忘,从心底就不想忘。我们可以说是从出生就生活在一起,从未离开过,那么多年的日子,不是一朝一夕。我们不是恋人,不是情侣,未曾海誓山盟定情,也未曾说过什么长相思守的话。我们的感情介于亲人、朋友、恋人、情人、伙伴、搭档之间。我甚至以为他一定是我生命中必不可少的人。但其实不是。”云浅月声音低低,但无比清楚,“那一场事情之后,我还是为了国家赋予我的责任和重任以及信念将他推了出去。只因为他是最适合的那个人。后来他果然没回来,我亲眼看着他消失。之后,我才知道一个人原来也可以过日子,并不是非要两个人,也并不是没了小七不可。”

    容景依然沉默地看着她。

    “当初我下了那一个决定,多少人震惊,但我依然那样决定了,我或许曾经想过他不回来我会陪他一起死。也许后来我抱着定时炸弹跳下摩天大楼时候那一刻的轻松才是真正的解脱。那一刻我发现我对他不是愧疚,而是说不出是什么感情,那种感情太复杂,即便如今想起来还觉得过于复杂所以猜解不透。也许我早就已经料到了会是那样的结局。我们的身份我们时刻都清楚,我的生命不属于自己,时刻准备着在最需要的时候献给国家。若将他换成我的位置,我想他大约也会那么做的。所以,我们两个人从来未曾想过在一起,即便日日在一起,但关系也仅止于此。那种暗生的朦胧的情愫,也只能生于萌芽,长于萌芽,止于萌芽,无论多久,都会在萌芽里,不会开花结果。”云浅月又道。

    容景唇瓣微微抿起。

    “但不可否认,我虽然想忘记,但内心深处却永远不想忘记,所以一直记得,只想记得。我忘记,才是对不起自己与他。”云浅月看了容景一眼,见他唇瓣抿起,并没有打断她,她低声继续道:“也许终此一生,生生世世都不会忘记。但我心里清楚,过去的也就过去了,即便小七真的和我一样活着,也活在这个世界上,也许有朝一日我们会见面,但那又如何呢?我们只能是见面而已,也许还是亲人,还是朋友,还是……无论是什么,都不可能是我们这种关系。比喜欢更深,比深爱更深,比刻骨铭心还要刻骨铭心。”

    容景手指忽然缩了一下,气息微微变了一瞬。

    “这一生到如今,都是你陪我走过的。我们暗中你躲我藏较劲了十年,我还是没逃出你的手心,也没逃出我自己的心,便注定就是一生了,再来个十年,二十年,大约结果也是如此。”云浅月声音低低,却很平静,“我如今在这个世界上生活了十五年,早已经不是以前的我。我可以没原则,可以没信念,可以不再为了大义信念牺牲自己,可以用我的喜好随意地去决定一个人的命运,更是可以变得柔软,也可以顷刻间杀人如麻变得自私。最重要的是,即便我心底良善,但那也是有条件的。不再会无条件为了什么大义信念而去付出。我曾经肯定地告诉你,不会让你成为我的迫不得已,永远不会。那不是为了宽慰你,而是我心里就这么想的。真的不会。”

    容景依然不说话,微变的气息稍微平稳。

    “你是容景啊,容景,八岁就敢吻五岁的我。受了寒毒十年不敢靠近我却我每每走到哪里都能看到你若即若离的身影。我能感受到我这十年都在你的注视之下生活,你布了一张漫天大网,网住的我的心,让我不禁为你牵动,搅得我心神不宁。你却还站在大网外不动声色地看着我挣扎。我无奈之下启动了凤凰劫,只为了倾尽十五年的记忆给你我一个机会。你可知道你是从心里有想要彻底抓住的人?抓一辈子,甚至感觉不够,还想要下辈子,下下辈子。若是有生生世世,还想要生生世世都抓着你。”云浅月抬头迎上容景的目光,“我以为我的灵魂也许永远都不会再爱上一个人了,可是偏偏有一个你。你说,你给我下了什么毒?”

    容景眸光凝视着云浅月,依然不说话。

    云浅月也不再说话,目光褪去了晦暗同样凝视着他。

    四目相对,里面除了浓浓清泉般的暖意外就是绵绵不尽的情意。

    许久,容景唇瓣勾起,扯出一抹月牙形的弧度,须臾,笑容绽开,光风霁月,他低低柔柔地对着云浅月一笑,“原来情话果真好听。”

    云浅月脸一红,她以前哪里会说这么露骨这么剖析自觉内心的话,如今真是被他逼得急了。恼道:“你只是觉得情话好听而已吗?”

    “不止!”容景摇摇头,眸中的笑意怎么也掩藏不住。

    “那还听到了什么?”云浅月仰着脸问。

    容景低头,在云浅月的脸颊上轻吻了一下,柔声道:“最起码我真正地感受到了你的心,你对我的心,第一次觉得自己原来在你的心里很重要。”

    云浅月看着他,轻声问,“那是一种什么感觉?”

    容景温柔地看着她,眸光有着惑人的醉色,“很幸福!”

    云浅月笑容蔓开,一点点儿扩大,最后蔓延至眼角眉心,让她本来有些潮红的脸也因为他温柔的目光而染上了相同的醉色。她轻声道:“我也觉得很幸福!”

    容景抱着云浅月的身子紧了紧,似乎要将她揉进身体里。

    两个人不再说话,云浅月想着也许只有经历过早先那种天崩地裂的感觉,后来又经历昏昏沉沉觉得世界一片昏暗的感觉,再经历容景淋得落汤鸡的模样在大雨滂沱中出现在她门口时的疼入心肺的感觉,时才能体会到这样相偎依的幸福,真的很幸福。

    “睡吧!”容景拍拍云浅月的身子。

    云浅月轻轻“嗯”了一声。

    容景也闭上眼睛。

    窗外的雨依然在下,屋中却是不觉得冷,甚至轻纱如烟的帘账内暖意融融。大雨不停,一直下到深夜,依然在下。果然如容枫所说,云浅月也许会反复,半夜的时候她又发起热来,容景拿起容枫的方子看了一眼,略微地更改了几笔,凌莲和伊雪立即下去煎药。

    云浅月喝药的时候对容景道:“不那么苦了!”

    容景对她温柔一笑,“我将苦参和龙胆草换成别的了。”

    云浅月抿着唇笑,忽然觉得容枫和容景真的都很可爱。当时她说不觉得苦,容枫便加了两位最苦的药。而如今容景大约是舍不得她苦,所以将最苦的两味药给换了。她伸手摸摸容景的额头,嘟囔道:“你的体温正常,何时体魄如此好了?淋了那么大的雨居然没发热?”

    “发热了就没法照顾你了!”容景笑着捋了捋云浅月有些薄汗的发丝。

    云浅月觉得身上出了一层薄汗,便打算退出容景的身子,容景钳固着不让她动。她蹙眉,轻声道:“我浑身都是汗,你抱着我不难受?”

    “不难受!”容景摇头。

    “那好吧!”云浅月不再动,继续闭上眼睛。

    容景息止了灯,云浅月喝过药后又来了困意,沉沉地睡了去。容景看着她躺在他怀里,香汗淋漓,无比孱弱,整个人感觉轻得不能再轻,他轻轻嗅着她发丝的清香和身体散发出的幽幽香气,即便有些草药的气息,但更是令人着迷,又如何会难受?

    他只想抱着她,谁也不能体会那种天崩地裂之后失而复得的心情,那种明明心底晦暗到极致,无奈、无力、揪心扯肺,颓败的感觉,可是转眼间一切的纠缠、昏暗、晦涩、颓败、在意、嫉妒等等情绪都变得不那么重要,他爱的那个人对他推心置腹,剖心解析,让他觉得幸福,一切的付出都值得。月色晴好,心境澄明,拔开云雾见晴天也不外如是。他想着他果真是入了魔障之境了,偏偏心甘情愿在魔道里轮回,哪怕不得超生。

    第二日,大雨依然在下。浅月阁已经积聚了不少水,但古代的高门大院都有排水沟,那水从排水沟自然积流去了府中的那一处碧湖,碧湖的水在短短半日一夜便涨高了三尺。

    天圣京城内外皆笼罩在大雨中。街道的水流入护城河,护城河的水同样涨了三尺高。

    ------题外话------

    美人们,体会到幸福了没?就说让你们相信我嘛!O(n_n)O~

    我觉得深入了本文的亲,一定能够深刻地体会景美人和月儿的心境。无关风花雪月,只关爱情!这样的爱情……O(n_n)O~

    ^o^呼唤月票……

    亲们送的月票我都看到了,爱你们!

    谢谢亲们送的钻石打赏鲜花!么么!

    刘520joe(20钻50花)、喵m喵m1231(10钻10花)、悠悠我心贤(3钻3花)、蔡dyna(300打赏)、青青青(2钻3花)、辣椒姐54(10花)、思佐(2钻)、情景喜剧(1钻)、171844409(1钻1花)、757874686(1钻)、钟爱明(1钻1花)、墨一世、砚未收(3花)、沅蓉(2花)、huyutingnsk(1钻)、幻溟(1钻)、13561756216(2花)、守护小天使(1花)、寻梦的小刺猬(1花)、卿慕君(1花)、ann啦啦(1花),么么O(n_n)O~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澳门博彩娱乐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纨绔世子妃31》,方便以后阅读纨绔世子妃第三十一章 天长地久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纨绔世子妃31并对纨绔世子妃第三十一章 天长地久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纨绔世子妃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