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嫁你娶你

    少年见云浅月答应,顿时大喜,伸手去拉她的手就要疾步离开。

    “等等,我得收拾一下行囊!”云浅月躲开少年的手,对站在门口的凌莲和伊雪道:“收拾几套衣物,备上十日的干粮和水。”

    “小姐,您真的要去?”凌莲看着少年,总感觉小姐这样痛快的就答应他不是太好,尽管他说要帮小姐毁了东海国和荣王府的婚约,但这件事情可是大事儿,凭这个少年一句话就能做到吗?毕竟京城距离河谷县太远,而且这一路还都是受灾的地方,路途难行。

    “嗯!”云浅月点点头,她想容景了,有人给她送来一个机会,还能用此作为代价毁了东海国和荣王府的婚约。她自然乐意之至。

    凌莲还想说什么,伊雪拉住了她,给她使了个眼色,凌莲并不笨,这才想起景世子是在洛水城。她看着云浅月眼中的光彩,知道劝说也无用,遂不再劝说,只道:“奴婢二人和小姐一起去,这样路途也有照应,小姐不能说不带我们,否则景世子也是不放心的。”

    “好,那就一起吧!”云浅月笑着点头。

    凌莲和伊雪连忙下去收拾东西了。

    “容景在洛水城,别以为我不知道,看你得意的!不过去的时你不能见他,免得耽搁时间,等到了河谷县我的事情解决完了,你才没事儿了。否则我刚刚说的帮你毁了婚约不作准。”少年看着云浅月眼中的光彩警告道。

    “从京城到河谷县,你准备用几日到达?”云浅月瞥了少年一眼,不答反问。

    “三日!”少年道。

    “我用两日半的时间就能到达,在洛水城见容景一面也耽误不了你什么。”云浅月道。

    少年一喜,“你两日半就能到达?如今路途难走,我说三日已经是极限了。”

    “我说两日半能到达就能到达。”云浅月肯定地道。

    “那好!只要你两日半能到达,我就让你见他一面。”少年见云浅月不像是开玩笑,立即道。

    云浅月不再说话,走到镜子前看了自己一眼,寻思了一下,从镜子中看了少年一眼,想换装的心思打消。就这样出去也没什么,如今云王府反正有云离当家,她回头对收拾东西的凌莲道:“你去告诉云离一声,我要出一趟远门,府中的事情他做不了准的就去找糟老头子,趁着他还没坐骨,多给云王府发些余热。若有大事儿,他实在处理不了糟老头子也处理不了或者不管的话,就跟他身边的人说一声,自然会有人将消息传给我。”

    云离身边的人都是风阁的人,自然可信。

    “是!”凌莲应了一声,连忙出了浅月阁。

    不多时,凌莲回来,对云浅月道:“小姐,云离世子不在,前两日皇上对云离世子吩咐了事情,如今跟王爷在礼部学习。大约是在礼部,我将话传给他身边的人了。”

    “嗯!”云浅月点点头。

    凌莲继续和伊雪收拾东西,过了片刻,将要出行的东西收拾妥当。少年早已经等不及,当先走出了房门,云浅月对赵妈妈、听雪、听雨等人交代了一番,也出了浅月阁,凌莲、伊雪拿着行囊跟着云浅月身后。

    一行四人很快就来到了云王府大门口,大门口早已经备好了四匹马。

    四人翻身上马,刚要离开,这时一辆马车从街道的拐角处驶来,车帘掀起,里面的人喊了一声,“月妹妹!”

    云浅月转头看去,只见是夜天倾。她微微挑眉,并没说话。

    “月妹妹这是要出门?”夜天倾看着云浅月,目光略过少年和拿着行囊的凌莲和伊雪。

    “嗯!”云浅月点头,见夜天倾的马车看起来是要来云王府,她应了一声,也没问。

    “我本来想着许久都没与月妹妹叙旧了,想找月妹妹待一会儿,如今看来是不成了。”夜天倾笑了一下,看着云浅月身边的少年,眸光闪过什么,顿了顿又道:“不过月妹妹怕是不容易出城。从景世子和七弟出城后,父皇就命人封锁了城门。没有特殊情况或圣意是出不去城的。”

    “这样?”云浅月挑眉。

    “是这样!你当该知道如今天圣大面积受灾,很多流民都涌入京城。未免造成京城混乱,父皇便下了这样一道圣旨。不过京城内外的士兵都归夜轻染管,若是月妹妹有夜轻染的手谕,那么不用父皇的旨意自然就能出城,他对月妹妹很好,想必能卖给月妹妹这个面子。”夜天倾又道。

    云浅月闻言偏头看了少年一眼,少年哼了一声,显然是知道这一点。她想着少年和夜轻染那日结了梁子,出不去城。这想必也是他来找她的原因之一。淡淡一笑,对夜天倾道:“如今夜轻染在哪里?”

    “在兵部!”夜天倾道。

    “多谢了!等我回京后请你喝茶!”云浅月对夜天倾道谢。

    “那我就等着月妹妹这一壶茶了!路上小心一些。”夜天倾面色一暖,笑道。

    云浅月不再说话,双腿一夹马腹,本来要去东城门的方向调转马头向兵部而去。虽然她可以硬闯城门,但为了避免给夜轻染惹麻烦,还是对他说一声好。

    少年在那日云离的过继之礼没怎么正眼看夜天倾,只顾着和夜轻染打架了,如今在云浅月和他说话的功夫儿将他上上下下打量了一遍,打量完了之后挑了挑眉,并没有说话,跟在云浅月身后向兵部而去,凌莲、伊雪自然跟上二人。

    夜天倾目送着一行四人身影离开,眸光定在少年的身上,有些深邃难解,直到四人四骑的身影走离了长街尽头,他才落下帘幕,对车夫吩咐道:“回府!”

    车夫一挥马鞭,向原来的太子府,如今的二皇子府而去。

    马车刚走不远,车中又传出夜天倾的声音,“去丞相府!我有几日没见到秦小姐了。”

    “是!”车夫应了一声,太子府和丞相府本来就在一条街,他也不用转道。

    云浅月一行四人很快就来到了兵部,她并未翻身下马,而是对兵部守门的士兵道:“我找夜轻染,让他出来一下。”

    在这天圣京城里面混的人不认识皇上的那是大有人在,但不认识云浅月的几乎没人。无论是老弱还是妇孺。兵部守门的士兵自然认识这个女子是云王府的浅月小姐,于是连忙应了一声,由一名士兵快步向里面跑去。

    “你在这天圣京城还混得挺开?”少年见守门的士兵二话不说就进去喊人,这也说明了云浅月个人的威慑。

    “那是人人都怕惹了我的话我去刨他家祖坟。”云浅月笑了笑。

    少年撇撇嘴,“你个名声可真够臭的!天下人人喊骂,容景是天下人人推崇。不知道你怎么将他骗到手的!”

    “你怎么不说是他将我骗到手的?”云浅月白了少年一眼,提醒他,“你不是很急着去河谷县吗?如今还有心情开玩笑?”

    “是很急,不过若是三天之内能到达的话我就不急了!我相信他能挺得住的!”少年一改早先冲进浅月阁时候的急迫,如今语气和神色都放松了许多。

    “你要去救人?”云浅月敏感地抓住了少年话中的目的。

    “嗯!”少年应了一声。

    云浅月也不再问,不管他去救谁,都和她没关系,她只需要将他送去就成了。她的目的是洛水城,想见的人是容景。

    说话间,刑部里面大踏步走出一个人,正是夜轻染,他身穿兵部将军的官服,英气逼人,几步就来到了门口,看了四人一眼,目光略过少年时沉了沉,略过凌莲和伊雪看到她们身上的行囊时蹙了蹙眉,最后才对上云浅月的视线,大约是猜出了她的目的,挑眉询问,“小丫头,你要出城?”

    “嗯!”云浅月点头。

    “去哪里?”夜轻染问。

    “洛水城!”云浅月道。关于少年的秘密她觉得还是不说的好,尊重他的**。容景如今在洛水城,她去的话也不会引人怀疑。毕竟她和容景的关系摆在那里,她若是不找去的话没准人还觉得奇怪她如此安分了。

    “我还以为你那日会跟着他一起出城呢!没想到你安心窝在府里待了几日。如今这是坐不住了?”夜轻染一副果然如此的神情。

    云浅月揉揉额头,摆出一副苦恼想念的摸样,诚实地道:“是坐不住了!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如今都好几个三秋了!”

    “没出息!”夜轻染斥了云浅月一句。

    云浅月放下手,对他一笑,“说句痛快的!放我出城!”

    “你还用我放?守城的士兵一见到你保不准立马开城门。”夜轻染半真半假地道。

    “不见准!以前也许会看到我立马开城门,但如今你是这东西南北四城外加西山军机大营的将军,治军严谨。我要出城没那么容易,没准需要踏着鲜血才能过去。”云浅月笑道。

    夜轻染哼了一声,算是默认。看向云浅月身边的少年,冷声道:“你出去可以,不能带他出去!”

    “小气鬼!”少年瞪了夜轻染一眼,目光看向他的手,嘲笑道:“你的猪蹄手好了?难道还想要我再给你变成猪蹄?”

    夜轻染闻言大怒,刚要发作,云浅月立马拦住他,警告地看了少年一眼,对他道:“他是个孩子而已,跟他一般见识做什么?我真有事儿,你快给我个手谕,让我出城。他跟我有事儿,必须一起走。”

    “谁是孩子?”少年不服地瞪着云浅月。

    “不想出城了是不是?”云浅月偏头看向少年。

    少年有些不甘心地噤了声,那日他也一肚子气。他本来好模好样地拿着一幅画问夜轻染这个小魔王那画中的人他见过没?是谁?开始他还很好说话,拿着画像看了半响,可是当他问他你找这个人做什么,他说喜欢,他立马就翻脸了。于是就打了起来,最后他没什么事儿,他被云浅月给扔了出去。后来又被容景关进了荣王府的书房,一待就好几日,她到如今想起来还觉得气闷。暗暗想着梁子结大了,这口气先吞下,早晚会找回场子来。

    “你真要带他出城?是他有事儿还是你有事儿?”夜轻染自然不傻,不但不傻,还很精明。觉得云浅月即便想容景想要去洛水城自己去就得了,何必要带上一个少年?这个少年的来历他那日从云里的过继之礼回去就查了,却没查出个所以然来。天下根本就没有罗玉这个人的名号,显然这个名字是假的!真实身份很是可疑。而且这个人就像是从云城突然冒出来的一般,将云城搅得一团乱之后被云浅月遇到之后扔给了容景。之后一直在容景的手心底下。他想查却被容景那个弱美人暗中用了巧劲给避开了。他来京城这些日子除了接触过容枫外,别人都靠近不得。他都不能靠近,更别说别人了,想从那个弱美人手里抢食,自然不那么容易。所以,他至今也不知道这个少年的身份,但看着他的气派和摸样,想必出身不简单。

    “你就别问了,总之对你没坏处!”云浅月摆摆手,催促道:“快点儿,我急着出城!将手谕拿来!”

    “你个小丫头!别被人卖了!”夜轻染冷冷打量了少年一眼道。

    少年对他自然也没好脸色,用鼻子哼了哼。

    “我卖别人还差不多,别人卖我不容易。”云浅月对夜轻染伸出手。

    夜轻染打掉云浅月的手,忽然足尖轻点,顷刻间坐在了云浅月的身后马背上,对她道:“我送你出城!”

    “那感情好了!”云浅月一笑,见他答应,双腿一夹马腹。骏马离开了兵部。

    “果真是红颜祸水!烂桃花。”少年嘟囔了一句,也双腿一夹马腹,跟着云浅月身后。

    云浅月当没听见,夜轻染自然懒得理会少年嘟哝了什么,骑在马上跟她说话。说的大多都是今年这一场大雨,受灾严重,有很对地方的粮库都被淹了。容景的那十个粮囤早早地就派上的用场,但是这样早的就将那十个粮囤给用了,等到入冬的时候,还是粮食吃紧。还是要想办法囤粮。

    云浅月想着到了入冬的时候,如今这一场大的水灾,要恢复不容易,怎么也要小半年,这半年足够老皇帝急火攻心地忙一阵子了,只不过不知道他还能不能活过今年的冬天,能不能等到容景及冠她及笄。

    很快就来到了东城门,夜轻染吩咐人打开城门,放云浅月四人离开。

    “不谢!”云浅月觉得她和夜轻染再说谢字的话就太客气和疏远了。

    “回来请我去醉香楼大吃一顿!嗯,再给我弹一曲。”夜轻染提出条件。

    “成交!”云浅月痛快地点头。

    夜轻染翻身下马,看了少年一眼,对云浅月嘱咐道:“路上小心!”

    云浅月点点头,不再多话,一马当先出了城门,少年和凌莲、伊雪跟在身后。

    看着四人离开,夜轻染目光一直追随着那抹淡紫色的身影,直到剩下一点儿黑点,才收回视线,看了一眼城外聚集的流民,目光露出悲悯叹息的神色,像是每多看一眼就会失去关门的力气,无奈地摆摆手,守城的士兵即刻关上了城门。

    出了城门后,云浅月这才看到了城外的景观,从城门延长到十里地都是排着队的流民,人人衣衫褴褛,有老有少,骨瘦如柴,一双双眼睛露出饥渴和期盼。她是知道老皇帝吩咐了人开仓施粥的,但每日也就那么一次而已。甚至平均不了一个人,也许一个人能平均那么一小碗,也是吃不饱。

    连京城外都汇聚了这么多流民,那么路上还有多少流民在迁移寻食,只为了活着?她心中忽然升起一种悲悯,这个皇朝已经千疮百孔,风雨飘摇到了这般的境地吗?

    她第一次对这个皇朝产生了失望和某种隐隐地想要推翻的情绪!

    即便容景和夜天逸分头治水,他们都有能力,有才华,有手腕,有实力让这一场治水成功。但下一次的再下大雨再发大水呢?或者下一次的大雪呢?再或者下一次的天灾**呢?多少次拯救,也不如从根本上动摇。那些官员的腐朽和污秽一日不肃清,一日就继续腐朽走向衰败。就如腐朽了的东西,治表不治里。只有皇朝上下清明,清官多,百姓才安,即便遇到了天灾**,也能尽快地动员百姓们齐心协力去解决,而不是等着被救,靠一两个人的手腕来拯救。

    “小姐?”凌莲见云浅月马速从出了城就放慢,脸色一再变换,出声轻唤。

    云浅月回神,这才发现少年不满地看着她,显然若是凌莲不开口,他铁定会催促。她定了定神,对凌莲低声询问,“前两日我吩咐你给三公子传话,支援受灾的地方,三公子做了吧?”

    “小姐的吩咐三公子自然照做了!不过流民太多,受水灾的地方太多,照顾不全。只能尽力而为,能救多少百姓救多少。”凌莲低声道:“红阁也暗中做了。”

    “能尽一份力总是好的!”云浅月点点头,加快马速。

    少年见云浅月很快就超过了他,想说什么,又住了口,他的马术自然是极好,但不及云浅月,有些吃力地跟在她身后。

    从京城到河谷县途径大小八个城池。四个大的城池,四个小的城池,剩余的便是可忽略不计的村店。

    出了城的道路自然不好走,各处都是水渍,坑坑洼洼,但好在如今大雨已经停了一日,路上有三五结伙的流民不时走过,也有马车压出的辙印,而且四人骑得都是日行千里的宝马,所以马速不慢,路不好走,到也影响不大。

    让人触目惊心的是官道两旁的良田,里面全是水。谷物和麦种本来应该是接穗的时候,可是全被被埋在水里,水多的地方都看不见谷物,水少的地方倒塌一片,而且没有排水处,田里的水排不出去,远远望去,一片惨淡。

    云浅月从出城这一路看得太多,行了百里之后有感触也已经麻木。她走时根本就没打算中途会打尖和落宿,所以来到下一个城池曲城,并没做停留,拿出了上次从南凌睿手里抢回的容景的一块令牌,守城的城门士兵有人自然大开方便之门,于是她带着三人径直向下一个城池淮安而去。

    少年也想快些到达目的地。自然没有意见,跟着云浅月身后,连声也不吭一声。

    傍晚十分,一行四人来到了淮安城。淮安城算是大城,距离京城大约两百五十里地左右。淮安的水灾情况比曲城要重一些,但显然比曲城恢复的情况要好,晚上都有官员带领着士兵在疏通道路和排水,城外的农田里也有士兵和百姓忙活着挖沟排水。显然容景去洛水城的沿途对各个城池都做了治水的措施。先重后轻,应该以救治人命为先。这一点从她所过之处没有看到一片鬼哭狼嚎凄惨的死人哭声上就能体会出来。良田没有可以再种,人死了就活不过来了。

    “受得了吗?受得了我们吃些干粮,继续赶路!”云浅月回头对少年询问。

    少年看了一眼城内的各个店面都关门,而最大的酒楼醉香楼门前在施舍粥米,百姓们都端着大碗排队等候,无人争抢。酒楼门口的帘幕被挑开,里面空空如也,没一个客人,显然这七日七夜的大雨下得即便是贵客也无心出外吃喝玩乐。即便他想进去吃饭人家也不做。他点点头,“受得了!”

    云浅月看了凌莲和伊雪一眼,二人立即拿出干粮和水。

    四人骑在马上简单地解决了一顿饭,饭后,再次快马加鞭前往下一个城池荆洲县。

    道路上都是水本就艰难,又是夜里行路,所以马速自然没有白日的时候快。大雨过后天气还是阴的,自然晚上没有星星月亮,凌莲、伊雪一左一右打着夜明珠照亮,将四人方圆几丈之内照得明亮。

    走了一段官道,云浅月转上了一处荒山的山道。

    “黑灯瞎火你要走山道?”少年终于出声。他毕竟不及云浅月,这样马不停蹄的奔波已经露出疲惫之色。

    “这条路最快,走一夜的上道可以多走出一百里地。你说走不走?”云浅月回头看了一眼少年。

    少年的话顿时哽住,一咬牙,“那就走吧!”

    云浅月不再说话,向山道走去。走山路自然用不到马匹,只能牵着马走。夜晚荒山静寂,凉风入骨,但一行四人都是胆子大的,到也没什么可怕。不过山路本身就不好走,再加上大雨过后,山石松软,时不时的会出现脚底打滑的现象。但因为四人都有武功,寻常人也许在这样的夜晚寸步难行,但他们到是走得不慢。

    这样走了大半夜,开始少年还数着走了几座山头,到最后实在没了力气,也不再数了。但没喊累,没喊休息,依然咬着牙跟在云浅月身后,凌莲和伊雪也是腿疼脚疼,但她们自小被七大长老带入红阁后经过严格的训练,倒是比少年强很多。但见前面云浅月身姿一直笔直,不喘,不嘘,相比较她们已经底气不足来说,对小主更是佩服。

    黎明前最黑暗的时候,云浅月忽然停住脚步,凌莲刚要出声,她对身后摆摆手,凌莲立即惊醒地竖起耳朵,伊雪也敏感觉得气息不对,屏息凝神,少年虽然累得腿脚拖不动了,但耳目还在,也察觉出有异状。

    “藏起夜明珠!”云浅月吩咐。

    凌莲和伊雪立即将夜明珠收进怀里。

    就在这时,前方忽然传来一阵破空之响,似乎一股疾风向四人袭来。气势凌厉,速度之快,力发千钧。

    “你们谁也别动!”云浅月低喝了一声,已经飞身而起,袖中的红颜锦飞出,与此同时,一把金针已经脱手飞了出去。

    “嗤嗤嗤嗤!”数声轻响,似乎有什么打在了红颜锦上,被红颜锦驳了回去。紧接着前方忽然传来一片惨叫,然后有石头和人向山下滚落的声音。

    云浅月飘身而落,凝神片刻,对凌莲伊雪吩咐,“将夜明珠拿出来!”

    二人立即从怀里取出夜明珠。

    云浅月抬步向前走去,三人跟在她身后,走了不远,才看到前方灌木丛里躺着数十个黑衣人。显然已死。而在四周有零零散散同样衣着的黑衣人抱着石头滚落,有的脑浆迸裂,有的胳膊断腿,还有的是金针扎在眉心。其中有一个黑衣人显然是头目,身上中了四箭,那四箭都很粗,特殊材料制作,看起来就很锋利,一箭射在脖颈,一箭射在肩膀,其余两箭射在前胸。他手中还拿着一把巨大的弓箭。显然刚出那破空之声来自他。

    “云浅月,我如今才是佩服你了!”少年看着眼前的情形,显然一个也没逃出法网。云浅月出手快狠准,未曾留有余地。他眼睛晶亮地看着她。

    “还能走吗?”云浅月瞥了少年的脚一眼。

    “能!”少年咬牙道。

    “那就走吧!”云浅月越过那些黑衣死尸,向前走去。

    “就这么走了?这些人是谁?不查探一下?”少年一怔。

    “查也查不出来,或许我知道是什么人。”云浅月头也不回,这些黑衣人的气息与刺杀她和容景的百名隐卫气息相似,而且那日她和夜天逸去灵台寺时也遇到了暗中刺杀的黑衣人。她对他们的气息并不陌生,甚至可以说很熟悉。所以她才能距离很远就知道这里有埋伏,先发制人。

    “什么人要杀你?”少年紧走几步跟上云浅月。

    “要杀我的人多了!”云浅月道。

    “早知道我就不要你跟我来了,前方不知道还有这种埋伏没有,你真是个麻烦。”少年嘟囔。虽然如此说,但语气可没有真后悔的意思。

    “若是你自己连京城都出不来。即便出得了京城,也走不出一百里地。”云浅月道。

    “你小看我!”少年顿时不服。

    “是不是我小看你,你自己清楚。你既然踏入了天圣的京城,且出现在我和容景身边,多少人关注你是什么人,什么身份,一旦你脱离了我们的庇护范围,便会落入别人的网。谁会让你离开?”云浅月回头瞥了少年不服气的脸一眼,淡淡地道。

    少年哼了一声,似乎想反驳,但觉得是事实,便不再说话。

    云浅月也不再说话,继续向前走去。想着有人得到的消息到真快,恐怕她刚出城就有人飞鸽传书在此地安排了,而且那人计算得如此精准,知道她一定会走这条最捷径之路,说明那个人对天圣的地形图极为了解,也知道有这么一条捷径之路。

    她想起夜天逸献给老皇帝的那一幅地形图。

    四人又徒步走了一个山头,来到了平地。少年的体力已经到了极致,终于不得不妥协,一脸菜色地对云浅月道:“我走不动了,歇一会儿吧!”

    “骑马骑得动吗?”云浅月问。

    “抓马缰绳的力气都没有了!”少年气吁吁地道。

    “一旦歇下,你就更不想走了!”云浅月翻身上马,将手递给少年,“我带你!”

    少年坐在地上不动,见云浅月居然还要行路,一点儿都不歇着,他有些愤怒地道:“云浅月,你还是不是人?”

    “若是你歇在这里,两日半就到不了。到时候救不了谁,你别怪我。”云浅月看着少年愤怒的脸,慢悠悠地道。少年立即站起身,咬着牙将手放在了云浅月的手里。

    云浅月轻轻一拽,将他拽坐在了马前。回头看向凌莲和伊雪,两个姑娘虽然脸白,但比少年好得多,立即表态,“小姐,我们没事儿,可以走!”

    “好!”云浅月点点头,双腿一夹马腹,骏马向前奔去。少年被云浅月揽在怀里,软趴趴地跟个大虾米样。让云浅月想起南凌睿,南凌睿累坏了的时候和少年几乎一个神情,她不由得有些好笑。

    正在她嘴角微微勾起的时候,少年忽然开口,语气有些咬牙切齿地道:“云浅月,我一定要嫁给你。不,娶你。”

    ------题外话------

    日子过得昏天暗地,才想起又是一年一度的高考,参加高考的孩纸们加油,解放就在眼前!O(n_n)O~

    我觉得吧,我们应该有一颗无比强大的内心,来直面无比惨淡的人生!然后争取在惨淡中让每一天过得很精彩。这句话献给看本书的我所爱的爱我的所有的美人们!O(n_n)O~

    亲们送的月票我都看到了,爱你们!

    谢谢亲们送的钻石打赏鲜花!么么!

    matthew915(10钻30花)、喵m喵m1231(10钻30花)、meimei梅(6钻)、落雨烟云(5钻100打赏)、淡沫如湮(9花)、我不淑女(1钻1花)、郑燕君(1钻1花)、doryzh(2钻)、13676296646(10花)、nh533(388打赏)、辣椒姐54(3钻)、紫沫静(1钻)、13561756216(2花)、cxfxxy(1花)么么O(n_n)O~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澳门博彩娱乐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纨绔世子妃33》,方便以后阅读纨绔世子妃第三十三章 嫁你娶你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纨绔世子妃33并对纨绔世子妃第三十三章 嫁你娶你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纨绔世子妃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