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情深意重

    蓝家公诸消息言:“兹念睿太子对蓝漪一片情深,认错诚恳,蓝家不欲为难。舒殢殩獍只有一个要求,南梁睿太子负荆请罪于蓝家,且闯蓝家的龙潭虎穴阵,若是能过关,蓝家愿意嫁女,若不过关,生死由命,南梁不得怨天尤人。天下百姓作证。”

    此消息一出,顷刻间将因为美男子转移的视线又转移了回来。天下再起喧嚣。

    蓝家的龙潭虎穴阵百年前就扬名天下,被列为当世时最厉害的阵法,阵法玄妙,里外各九九八十一阵,每一阵都有一个死门,不小心踏入死门,便会万劫不复。甚至有一种传说,蓝家的龙潭虎穴阵里从来没走出过活人。

    蓝家之所以在十大世家中排名靠前,最重要的一点便是因为蓝家有这个龙潭虎穴阵。

    如今蓝家看似应承睿太子的请婚,实则是刁难睿太子。若是他应承,便会置之死地。

    云浅月听到凌莲禀告这则消息的时候,如水的眸子细细地眯起,半响不语。

    “小姐,蓝家大概早就猜出睿太子会应承,打的便是这个算盘吧?睿太子若是退缩不应的话,那么早先南梁的昭告和睿太子对蓝家主的情深意重之言便是一则笑话,出尔反尔,会被世人嘲笑胆弱,若是应承的话,那么龙潭虎穴阵厉害无比,有去无回呢!”凌莲见云浅月听到消息后半响不语,担忧地道。

    云浅月闻言淡淡一笑,“蓝家的如意算盘打得的确精湛。但恐怕这个主意不是蓝家自己出的,而是另有其人。”

    “七皇子吗?”凌莲小心地问。

    “除了夜天逸外,这等翻云覆雨,将时局如此有利于蓝家扭转的行为,不做第二人想。”云浅月漫不经心地道。

    “那睿太子会不会应承?或者是否有别的办法扭转局面让其有利于南梁?”凌莲又问。

    云浅月呵地一笑,“南凌睿会应承的!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一国太子总不能被一个负荆请罪和一个龙潭虎穴阵吓住,那样胆子未免太小了。”

    “可是那个龙潭虎穴阵实在是可怕,据说自古以来无人进去能出得来。”凌莲轻声道。

    “我只知道这个世界上没有解不开的谜底,没有解开,是因为没有找到方法,所以,也没有破解不了阵法,破解不了,那是因为没寻对破解之法。”云浅月淡淡道:“世界上越难的东西,有时候其实越简单。”

    凌莲点点头,不再说话。

    响午时分,云浅月又收到了容景的书信。随书信附送来的是两个用泥巴捏的小人,一个是容景的样子,一个是她的样子,两个小人神态唯妙唯俏,捏的手法简直是绝伦完美。

    云浅月拿着小泥人看了半响,不由得露出浓浓的笑意,很难想象容景那一双白皙修长如玉干净的手捏泥巴的样子。那时候应该和她一样,嘴角露出深深的笑意。

    她发现即便这样相隔千里,却觉得前所未有的快乐。即便在天下这般风云变幻,波云诡异的时局阴影笼罩下,她对每日都有着浓浓的期盼,无非是容景的信的内容,和他随时都可以给她送来的惊喜,真的是惊喜。

    云浅月爱不释手地把玩了好久的泥人,才提起笔给容景回信。写完一封信后,她走出房门,来到院中的一棵桂树前。此时即将中秋,桂树花开,才一靠近,空气中便萦绕着桂子飘香。她从桂树上采摘下几片树叶,回来在信纸的最后一张上用树叶做了两颗相连的心。满意地看了许久,才将信纸折好,让凌莲送了出去。

    接来这一日又太平而过。

    蓝家公诸消息第二日,南梁回应蓝家,诏书告示天下。言:“一个月后,南凌睿亲自赴蓝家负荆请罪,闯蓝家的龙潭虎穴阵。同时携带聘礼,结蓝家和南梁亲家之好。”

    南梁的告示一出,天下皆惊。

    南凌睿风流的名声遍传天下,在百姓们的心目中都认定其是风流太子。但有朝一日风流太子痴情痴心于一人,甘愿为她遣散南梁太子府三千佳丽,便已经是轰动天下。如今居然应承了负荆请罪,闯蓝家的龙潭虎穴阵,更让人感佩之时大为震惊。

    于是,南凌睿从一名风流太子,顷刻间变成天下最痴情之人。甚至盖过了景世子对云浅月所说的“此生只此一妻,非卿不娶。”的言论。

    一时间,泼在南凌睿身上的强求女子的污水被扭转,有些人纷纷谴责蓝家条件苛刻。

    天下再次闹成一团。

    天圣京城虽然不是蓝家和南梁的争斗中心,但无疑是天下间关于这件事情的发展谈论得最热闹的地方。茶楼、酒肆、歌坊、大街上,人来人往,三五一群,三两一伙。无不对这件事情评判几句。

    云浅月则想着一个月之后她的武功定然可以恢复了!容景治水即便再慢,也能回京了。

    南梁昭告天下第二日,天圣京城端坐在金殿上早朝的老皇帝终于对此事伸出了手,一道圣旨昭告天下,言:“感于南梁和蓝家两方协议,都是朕之子民。朕愿意届时派人去蓝家作证。见证睿太子负荆请罪,勇闯龙潭虎穴阵之事。睿太子过关,则迎娶蓝家家主蓝漪,若睿太子失败,不幸被龙潭虎穴阵所伤或毙。则南梁不得怨恨蓝家,不得寻蓝家麻烦。生死由命成败在天。”

    这一道诏书,将这件事情推向了一座顶峰,也就是说此事已成定局。

    接下来几日,南梁和蓝家再未表态,算是齐齐默认了此事。

    十日一晃而过,冷邵卓伤口愈合终于可以下床,孝亲王闻到风声立即亲自来云王府接人。冷邵卓再无理由留在云王府客居,只能跟云浅月告别,跟随孝亲王回了孝亲王府。但他觉得这是他活了这么多年最快乐的十日。

    这时外面关于南凌睿和蓝漪之事依然沸沸扬扬,热度不减。

    时光不快不慢穿行,来到了中秋佳节。

    古人对中秋节和对春节一样重视,每一年都会早早准备中秋夜宴。但今年情形特殊,天圣各地遍地水灾,皇上一直身体不好,再加上南梁睿太子和蓝家主轰轰烈烈之事,以及皇后险些没保住子嗣和云王府浅月小姐、孝亲王府冷小王爷被光天化日之下暗杀之事,以及荣王府景世子和七皇子离京在外治水之事等等合在一起,老皇帝自然无心中秋夜宴,于是只命礼部简办了中秋寿宴,除去往年的君臣同乐,改为由四大王府的家眷子女进宫陪皇上、皇后进行一场夜宴就算象征意义地过了中秋佳节的团圆之日。

    排除于四大王府之外有两个人破例参加夜宴。一个是丞相府的秦小姐,另外一个则是文伯侯府世子容枫。秦小姐怀有皇室子嗣,这样的宴席当仁不让。而容枫则是因为文伯侯府总的来说是荣王府一脉。侯爵世袭,也有资格。

    于是,中秋佳节一早,云浅月便和容枫一起入了宫。

    云王府的马车在皇宫门口停下,容枫当先下了车,云浅月也慢悠悠地跳下了车。只见宫门外已经有不少四大王府的车辆。其中尤以两辆马车最为显眼,一辆自然是丞相府的马车,另一辆马车是孝亲王府的马车。

    显眼的也许不是车,而是人。丞相府车前秦玉凝一改以往素雅的衣裙,今日一身粉红色华丽衣装,衬得她肌肤如雪,粉面含娇,艳若桃李,瞬间盖压了宫门外四大王府的小姐。另一个人则是孝亲王府的小王爷,一身锦衣华服,与往日一般穿着,但今日一见,迎着阳光,他身上偏偏生出些温文尔雅的味道来。温文尔雅这个人词形容到冷邵卓的身上,未免让所有见到他的人都觉得惊异。

    两人无疑成为了宫门口的两道风景。

    云浅月目光扫了一圈,最后定在秦玉凝身上片刻,又转向冷邵卓。

    冷邵卓见云浅月下了车,立即快步走了过来,他还没走到近前,云浅月便出声提醒,“你胸口的伤外面看着是痊愈了,但里面还差些,走路不要太快,短时间内也最好别有什么剧烈动作,以免伤口复发引起红肿疼痛。”

    冷邵卓闻言立即放慢了脚步,对云浅月笑着点头,“我知道了!以后注意。”

    云浅月也对他一笑,回头对容枫询问,“我去姑姑的寝宫,你也一起去还是和各王府的公子们一起?如今早早来的人大约都在御花园吧!开席之前似乎有论艺。”

    “皇后娘娘这两日的脉象稳妥,我就不过去了。我和冷小王爷一起去御花园。”容枫想了一下,回道。

    “那好!我去姑姑寝宫。”云浅月点头,抬步向宫门内走去。

    “月姐姐!”秦玉凝的声音从后面传来,对云浅月喊了一声。

    云浅月停住脚步,觉得秦玉凝的脸皮怎么就这么厚?她多少次明摆着不想理她,这个女人都能够贴上来。她回转头去看秦玉凝。

    “月姐姐是要去皇后娘娘处吗?玉凝也和月姐姐一起去。”秦玉凝脚步端庄地走过来,对云浅月笑得和气,仿佛十多日之前在这宫门口发生的不快根本就未曾有过。

    “秦小姐不等二皇子一起?”云浅月挑眉。

    “二皇子早就进宫了,我在这里是等月姐姐,我有许久没去皇后娘娘宫里看望娘娘了呢!”秦玉凝笑着道。

    “原来我还有次殊荣让秦小姐等候!那就一起吧!”云浅月淡淡一笑。

    “瞧月姐姐说的哪里话?玉凝知道月姐姐十多日前遇刺的事情,本来想去云王府探望,但知道冷小王爷在云王府养伤,月姐姐一直陪伴,恐防月姐姐没空理会于我,我也就没去。所以就在这里等着月姐姐了。”秦玉凝嗔怪地看了云浅月一眼,声音不低。

    云浅月眸光微转,她日日陪伴冷邵卓养伤吗?到也没说错!可是这话里话外都是她不知检点了吧?她笑意不冷,反而热乎了几分,“难得秦小姐对我如此惦记,这让我觉得二皇子和你肚子里的孩子在你心中的分量都不及我了。”

    秦玉凝笑意微僵。

    “走吧!和你开玩笑的。有喜的人为大,你先请!”云浅月对秦玉凝摆手。

    秦玉凝扯了扯嘴角,一时间似乎再没话说,抬步向前走去。

    “枫世子,反正我们这么早去御花园也无事,不如先将云浅月送去皇后娘娘的荣华宫,我们再折返去御花园。你说如何?”冷邵卓忽然对容枫询问。

    容枫知道秦玉凝是有武功的,也有些不放心云浅月自己和秦玉凝一路去荣华宫,便点点头,“冷小王爷所言极是,那就先送她一程。”

    二人说话间一起跟着进了宫门。

    云浅月回头看了二人一眼,想着她就知道冷邵卓有着某种聪明的,孝亲王府的冷小王爷即便一直废物,也不是什么都不懂的。看来孝亲王府和冷邵卓对秦玉凝也是了解几分的。

    “月姐姐,冷小王爷对你如今真好,居然还肯为你挡剑,真是让人羡慕。”秦玉凝回头看了冷邵卓和容枫一眼,对云浅月笑着道:“枫世子对你一直很好。即便当初你在武状元大会请旨赐婚没嫁给他,他还是对你好。”

    “秦小姐这是在夸我有人缘吗?”云浅月笑看着秦玉凝,懒洋洋地道:“谁和谁投脾性看得是缘分。其实我和冷小王爷也算是投脾性的,否则这些年就不会喊打喊杀了,而容枫嘛,我们一见面就投脾性。算起来这么些年,我似乎就对一个人怎么也不投脾性。”

    秦玉凝佯装疑惑地看着云浅月,“月姐姐,那个人是哪个?”

    “你!”云浅月很是干脆地吐出一个字。

    秦玉凝脸上的疑惑变成惊讶,不敢置信地看着云浅月,“玉凝觉得和月姐姐很投脾性,月姐姐怎么会如此认为呢?”

    “秦小姐知书达理,温婉端庄,我哪里学得来一分?有些东西可是天生的,不能强求。”云浅月笑容淡淡,“虽然秦小姐觉得和我投脾性,我却一点儿也不觉得和你投脾性。”

    秦玉凝脸上的笑有些勉强,“月姐姐真会开玩笑!”

    云浅月觉得这个女人真是太有意思了!笑笑不再说话,有些口头的便宜占两下就得了。不用太多,多了就没意思了。到如今她都不知道这个女人是怎么想的,恨不得她立马死了,但还处处都要和她套近乎。

    四人两前两后来到荣华宫。

    荣华宫门口早已经站了一大群人,当然都是女人。以明妃娘娘为首,人人云鬓高绾,衣着鲜华。后宫的女子平时可供享乐的东西其实很少,大部分都是背地里勾心斗角,非要斗个你死我活不罢休,今年中秋节虽然简办,但皇家的宴席即便简单也比寻常人家几年甚至几十年的开销大,后宫女子借此机会自然想欢喜热闹一番。

    云浅月看到荣华宫门前大门紧闭,就知道皇后将后宫的妃嫔挡在了门外,即便明妃如今全权打理后宫之职,也要屈居于皇后之下,吃这等闭门羹。寻常时候她可以不必等候,但这等日子口,自然要皇后率领后宫妃嫔出席,她即便再不满,也得等着。

    “呦,这不是浅月小姐吗?”云浅月还没来到近前,明妃轻轻一笑,当先说了句话。

    “明妃娘娘!”云浅月淡淡一笑,她在老皇帝面前都不见礼,自然不会给明妃见礼。一句话算是打个招呼了。

    “玉凝拜见明妃娘娘和各位娘娘!”秦玉凝弯身下拜,标标准准的大家闺秀礼。

    “秦小姐快免礼,你可是有喜的人了,不必如此多礼。和浅月小姐一样就好!她见到本宫可从来不见礼的。”明妃笑着对秦玉凝摆摆手。

    秦玉凝站起身,接过话道:“玉凝怎么能和月姐姐比?月姐姐在皇上和皇后面前也不必见礼的!”

    “说的也是。秦小姐知书达理!浅月小姐这么些年让皇上头疼得很,她不给皇上找麻烦就不错了,不见礼皇上自然不怪的。”明妃呵呵一笑,目光落在云浅月身后的冷邵卓和容枫身上,笑道:“枫世子这几日一直来后宫给皇后姐姐把脉,冷小王爷可是稀客!”

    “明妃娘娘安好!各位娘娘们安好!”容枫对明妃和后宫娘娘见礼。他既然看到了明妃娘娘和后宫这些妃嫔,不能不见礼就匆匆离开。

    冷邵卓哼了一声,不理会明妃娘娘,转身就走,对见礼的容枫招呼,“枫世子,在这里和一堆女人唧唧歪歪什么?我们去御花园。”

    明妃听闻冷邵卓已经改好了,却没想到见到了她还这般甩脸色,顿时失了面子,脸色不好,冷笑道:“冷小王爷和浅月小姐何时情深意重了?居然为浅月小姐挡剑了?”

    “我们一直情深意重,明妃娘娘,我和你可没什么交情。哪天你被被人刺杀中剑的话,本小王绝对不救。”冷邵卓头也不回地道。

    明妃脸色一寒,额头有隐隐青色,但她忽然笑了,“浅月小姐真是能耐了!居然能让这么多男子喜欢,先是七皇子,再是景世子,又有染小王爷,还有枫世子,如今又多了个冷小王爷。本宫不佩服浅月小姐在对男人上面的手段都不行,听说冷小王爷在云王府养伤,浅月小姐日日房中陪伴。难道景世子不在,浅月小姐便和冷小王爷两情相悦了?本宫觉得实在奇怪。”

    冷邵卓忽然住了脚步,猛地回头看着明妃,一双眸子尽是怒火。他忽然抬步走回来,几步就来到了明妃面前对她伸出手,目标是明妃的脸。

    云浅月忽然出手拦住他,对他一笑,“有一句话是怎么说着来?清者自清,浊者自浊。你不也说了不过是一群女人而已吗?男子汉大丈夫,和一群女人唧唧歪歪什么?更何况是这宫里的女人,皇上姑父一旦驾崩,新皇即位,她们就是这宫中的太妃了!没准大多数得皇上姑父喜欢选去陪葬。明妃娘娘在这宫里最得皇上喜欢,那是首当其冲的事儿。她已经够可怜了!你听两句不顺耳的话也没什么。当屁放了就是了。你和容枫不是要去御花园吗?赶紧去吧!”

    冷邵卓闻言顿时乐了,撤回手,“好,就听你的,当屁放了!”话落,他对容枫道:“走了!本小王爷改过自新了,手还要沾了脏腥难免晦气。希望御花园的空气清新些。”

    容枫含笑点头,“那就走吧!”

    二人于是不再看明妃和一众后宫妃嫔,离开荣华宫门口,转道向御花园而去。

    明妃脸色气得铁青,一双美眸瞪着云浅月,“浅月小姐,你说话最好谨慎,你刚刚的言辞若是传到皇上耳里,皇上大怒之下……”

    “明妃娘娘,您在后宫生活了这么久,怎么还这么天真呢?”云浅月打断明妃的话,将腰间的碎雪拔出销,明晃晃的剑身在阳光下泛着清寒的光,像碎了细碎的雪花,她随意地摆弄了两下宝剑,对她笑道:“你忘记了这把碎雪我是如何从皇上手里得的吗?”

    明妃面色微微一变,随即冷笑,“敢向皇上拔剑,大逆不道!”

    “您真是老了!不明白这话对我说等于没说吗?我记得以前的明妃可不是这样的,多温柔似水的一个女子啊!是什么让您变成这样的?哦,我知道了,天圣每一代帝王驾崩的确都会选几名最宠爱的妃子殉葬。您如今得皇上姑父宠爱二十年长盛不衰,是不是担心自己被殉葬啊?毕竟您还这么年轻。”云浅月目光落在明妃铁青的脸上,即便脸色难看,但还是明丽如花,她啧啧叹息了两声,“可是这也没办法啊!皇上的确身体不好,皇子的确成年了。哎……除非有一种办法,那就是您先提前死了,也就不用担心了。哦,还有一种办法,就是您勾搭上哪个皇子,继续做皇妃,也不用担心了。噢,还有就是您要不联合外人夺了皇位?那样没准您就是皇后了,也不用担心了,噢,还有……”

    “云浅月!”明妃终于忍不住怒喝一声,抬手向云浅月打来。

    云浅月轻飘飘躲过,对明妃灿然一笑,“看在七公主即将是我的嫂嫂的份上,我才对您出主意的,您不领情也就罢了,何苦打我?”

    明妃怒不可止,“云浅月,有众姐妹作证,你可知道你刚刚一番言论,若是传到皇上耳里,云王府满族够不够诛杀的。”

    “云王府为天圣皇朝效忠了一百多年,还搭进了无数云王府的女儿,其实早就厌烦了。您若是有此心帮助我云王府,那么就赶紧去告诉皇上吧!我求之不得。不过……”云浅月说到这里顿了顿,意味深长地道:“别忘了您的女儿如今也是云王府的一员。”

    明妃一时间似乎被堵住了嘴,脸色铁青地说不出话来。

    云浅月不再理会于她,上前两步,对把守在荣华宫门口的侍卫道:“开门!”

    那名侍卫正是容景的人,闻言立即躬身应声,打开了大门。

    云浅月抬步走了进去,她进去后,大门立即又关闭。

    “月姐姐,我……”秦玉凝本来说好和云浅月一起来见皇后娘娘,没想到云浅月就这样走进去将她扔在了这,立即喊了一声,喊出口后又觉得不妥,便住了口。明妃率领一众妃嫔在这里等了一早上,荣华宫门口的侍卫无论如何都冷着脸不放行,根本不将她放在眼里。如今云浅月一句话就打开大门让她进了去。都不用对皇后通秉,她气恨不已,手中的帕子拧成了麻花,死死瞪着宫门,这十多日她都没能进去,不由怒道:“走,我们去见皇上!刚刚云浅月的所作所为如数禀告给皇上,你们作证。”

    话落,明妃当先离开荣华宫门口,向圣阳殿气冲冲而去。

    从皇后怀有太子后,便不再理会后宫之事,后宫如今实际的权利都掌握在明妃手中,嫔妃们不敢不从,互相对看一眼,都规矩地跟在明妃身后,浩浩汤汤向圣阳殿而去。

    只剩下秦玉凝孤零零地站在荣华宫门口。

    云浅月抬步往荣华宫主殿走去,听到外面明妃的怒喝声和离去的声音,不由好笑,人越老,越疑心,更何况还是如今病入膏肓,不久于人世的老皇帝,天下乱糟糟一团,他正心烦意乱,这样的日子口恐怕也不能让他心里舒服多少,不过是勉强支撑罢了。人在最薄弱的时候,心房也是最薄弱,草木皆兵。一旦有风吹草动,他便各种猜疑。明妃这个时候将她那一番话都尽数地禀告给了老皇帝……驾崩啊,殉葬啊之类的,正刺激他的耳膜。可想而知能引起的效应会无限膨大。对她不利,对那个女子未必就利了。

    呵……明妃到底是个后宫的女人而已!

    关嬷嬷打开主殿的门,迎出来,对云浅月见礼,“浅月小姐!娘娘正在等您呢!”

    云浅月点点头,顺着关嬷嬷挑开的帘幕走了进去,一眼就见到皇后确如容枫所说,气色不错。此时正坐在镜子前梳妆,见她来到从镜子里一笑,语气温婉,“月儿,你将明妃这般气走,皇上一会儿大约会杀来荣华宫。今日又不得安宁了!”

    “要不今日也安宁不了!姑姑,你见过哪个宴席安宁过?”云浅月来到皇后身边,伸手接过她手里的梳子,动手帮她梳头。

    “你说得也对!”皇后笑笑,从镜子里看着云浅月,“月儿的气色比那日好一些了!武功恢复了吗?”

    “没有,还差些!”云浅月摇头。

    “今日既然不得安宁,你要小心一些。你武功好的时候我不担心,如今因为我致使你武功损失许多,就另当别论了!”皇后叹了口气,“这宫外如今处处杀机,宫内也不见得好哪里去,对你下手的人没准就在今日正找机会呢!姑姑真是担心。”

    “担心也没有用,姑姑放心吧!我和容枫进宫前做了安排。还不至于手无缚鸡之力,谁杀我都能杀得了。”云浅月淡淡一笑,不以为意。

    皇后闻言宽了些心,“那就好!”

    云浅月不再说话,手指熟练地在皇后的发丝间穿插,她敏感地觉得皇后的头发少了许久,果然在松手的时候带出两根脱落的青丝,她眼圈微暗,想着生子果当真如此损耗人体的精气,能让好好一个人如此脆弱。

    “景世子还有多长时间回京?”皇后又问。

    “一个月总也够了!”云浅月道。

    皇后点点头,“若是景世子在京城,他能保护你,我就安心,如今他不在,我总也担心你睡不踏实。”

    云浅月忽然好笑,“姑姑,我没那么弱。他在的话有些事情该发生还是会发生。如今他虽然不在,但是容枫在。容枫对我很好,一直保护我。不会出什么差错的。你就宽心吧!心思不要太过忧虑,安心养胎才是正事儿。”

    “枫世子的确很好!染小王爷也很好。月儿,你有这么多人对你好,是幸运的!”皇后叹息了一声,轻声道。

    云浅月点点头,“是啊,我是幸运的!”

    “咱们姑侄好久没好好说话了!上次你回来我就出了事儿,后来你又遭遇刺杀。我一直想问你,没有机会问。如今我问你,皇上那日说是你将东海国的太子和洛瑶公主赶走的,可是事实?那东海国的太子和洛瑶公主如此好打发吗?”皇后疑惑地询问。

    云浅月放下梳子,给皇后插上金步摇,想起玉子书,眉眼都暖了下来,“洛瑶公主不好打发,但我和东海的玉太子是故交。他帮了我一把,我不想他来天圣,他便回东海了。”

    “玉太子是你的故交?我还以为……”皇后有些讶异,似乎想说什么,忽然又住了口。

    云浅月满意地看着镜中云鬓高绾的皇后,金步摇闪闪金光,她笑着道:“姑姑是不是想说还以为是我父亲和母亲帮的忙?”

    皇后闻言身子一震,惊异地站了起来,不敢置信地看着云浅月。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澳门博彩娱乐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纨绔世子妃46》,方便以后阅读纨绔世子妃第四十六章 情深意重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纨绔世子妃46并对纨绔世子妃第四十六章 情深意重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纨绔世子妃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