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 乾坤在握

    本来还慎重对待的龙潭虎穴阵布置图,转眼间在他的眼里便如一张废纸,不屑一顾。

    云浅月看着容景挑眉,轻声询问,“有解法了?”

    “嗯!”容景点点头,姿态闲雅。

    “说来听听!”云浅月被他刚刚的话弄得有些明白,又有些不明白。虚虚幻幻,抓不到那一丝灵光。

    容景却是不答,伸手将云浅月重新抱进怀里,下巴搁在她肩头,温柔地道:“困了。”

    还卖起关子来了!云浅月好笑地看了他一眼,既然他有办法那就好说了。她点点头,“天色是晚了,你从来到还没休息,那就休息吧!”

    “嗯!”容景轻轻应了一声。

    “喂,你们什么意思?”风烬不干了!他来这里等了半天,不能稀里糊涂地这么回去。

    “原来风家主当真不聪明!”容景转头瞥了风烬一眼。

    风烬气恼,坐着的身子腾地站了起来,“不说拉倒!以后你少指使我这个那个!”话落,抬步向门口走去。

    “风烬,我给你看个东西,你就明白了!”云浅月喊住风烬。

    风烬停住脚步,回头看着云浅月。

    云浅月手心摊开,一丝丝雾色从他手心溢出,转眼间便凝成了一瓣花瓣似的云朵。然后她轻轻一扣手,转眼间,她云浅月的容颜就变成了李芸的容貌。

    风烬猛地睁大眼睛。

    “这样,就是灵术!”云浅月看着他道。

    “你……你……”风烬伸手指着云浅月,震惊不已。

    “吓住了?”云浅月笑看着他。觉得除了她自己那日被惊住外,如今看着有人当着她的面被惊住的样子实在是一种享受。

    “你……她……”风烬看向容景。

    容景眸光平静,看不出心中所想,却也没阻止云浅月,任她所为。

    云浅月同样见好就收,连忙撤回了灵气,恢复容貌,对目瞪口呆震惊的风烬解释道:“这是幻术,其实就是将身体的精气从体内抽出,根据自己的想法凝聚成了一个面具,覆在了脸皮的表面。看着是实的,实则是虚的。”

    “这也太……惊奇了!”风烬定了定神,困难地吐出一句话。

    “你看,这个龙潭虎穴阵的布置图,处处都是死门,无一生路。这是我们用眼睛看到的。但眼见未必为实。就像我刚刚用灵气盖住自己的脸一样。根本不是真实的。”云浅月伸手一指桌案上被容景扔在一旁的龙潭虎穴布置图,伸出两只手盖住了四个角落,留下中间的位置,挑眉询问:“这样看的话,你能看出什么来?”

    风烬本来离去的身子转回,看着被云浅月露出的位置,疑惑地道:“还是死阵!”

    “那这样呢!”云浅月撤回手,这回盖住中间的位置,留下四个角落。

    风烬本来就聪明,此时恍然,“阵不成阵。”

    “对,阵不成阵。”云浅月含笑点头,“凡是看到这个龙潭虎穴阵的,都被眼睛所见误了,以为全是死门,但其实不是。中间这处就是生门。但这生门就如我的脸一样,被虚幻的东西盖住了。所以,不被人所查。”

    风烬此时彻底明白,看了容景一眼,容景依然未说话,他唏嘘道:“但是这世上有多少人看到这张布置图的时候会像你一样盖住?又有多少人闯入龙潭虎穴阵的时候能拨开云雾看清生死之门。”

    “是啊!几乎没有!”云浅月笑着道:“但也只是几乎而已。像我父亲,早就剔透。”

    “云王爷?”风烬挑眉,见云浅月点头,他疑惑地道:“几日前云王府世子大婚之日发生的事情我知道,难道云王爷不是你的……亲的双生子……回来了?”

    “嗯!”云浅月点头。

    风烬虽然猜测个大概,但也不去纠缠事实。便转移话题,对云浅月道:“我来这里的时候得到消息,南凌睿带着人一路游山玩水,大约子夜才能到。你打算怎么办?”

    “游山玩水?他真是好心情!”云浅月叱了一声。

    “恐怕明日不止龙潭虎穴阵!”容景慢悠悠地道:“先看看睿太子的本事吧!他和南梁国师学了这么多年的阵法,总也要派上用途才是。”

    云浅月扬眉,“你的意思是袖手不管了?”

    “嗯!”容景点头。

    “万一他出事儿怎么办?”云浅月觉得南凌睿那个家伙从小到大就好玩,好美人,武功学得不上不下,阵法估计也不咋地。做太子还不是个好太子,不知道他到底最精通什么,偏偏这样的家伙还得南梁王的宠爱,南梁上下百姓的爱戴。有点儿没天理。

    “他若真是根草的话!你以为南梁王会巴巴地奉着亲儿子不要,将他接到南梁?”容景挑眉,话落,对风烬道:“你能做的就是等待午夜之时南凌睿来到之后,将他接去风家。在未来他离开桃花林之前,保证他安全。”

    “你呢?”风家看着容景。

    “做好你的事情就好,我自然有我的事情。”容景对风烬摆摆手。

    “离开之前我要吃上你说的冰激凌!”风烬看着云浅月,算是讲条件。

    “好!”云浅月笑着点头,风烬这么大了,还是个孩子!

    风烬见云浅月答应,这才满意地离开了这座院子。

    云浅月见风烬离开,偏头对容景道:“风烬以前掌管我的风阁,如今回到了风家接掌了风家主之位。夜天逸早就知道他和我的关系。如今让南凌睿来了就住进风家的话,那么也就是将南梁和风家联系起来了。这样是不是不太好?”

    “有何不好?”容景扬眉,“你用红阁一路护送南凌睿回南梁,安全到达,你当夜天逸不知道红阁和南凌睿的联系?虽然还不知道红阁背后之人是你,但如今你的手下不是有一个叫做风露的吗?她出身在风家吧?这样,红阁和风家有牵扯,南凌睿和红阁有牵扯。所以,南凌睿住在风家也理所当然不是?”

    “也是!”云浅月点头,“我到将这个忘了。”

    “再换句话说,你当夜天逸真以为老皇帝用了千名隐卫拦了你受重伤便能不理会蓝家之事了?”容景语气微沉,“也许他比你想象的要知道得多。”

    云浅月沉默,夜天逸心思深沉。他知道多少,她还真拿不准。

    “回院子休息!”容景止住话,不再多说,拉着云浅月起身。

    云浅月将那个龙潭虎穴的布阵图塞进手里,跟着他举步。

    容景回头看了她一眼,“废纸一张,还要它做什么?”

    “就算是废纸,也是外公给我的见面礼。怎么能扔了?”云浅月看了他一眼。

    容景勾唇一笑,算是默认了云浅月的说法。

    二人回到内院,进了房间。容景便松开云浅月的手进屏风后沐浴,云浅月了无困意,懒洋洋地窝在软榻上听着屏风后的水声,听了片刻问道:“用不用我帮你洗?”

    屏风后的水声停了一下,紧接着又响起,容景没说话。

    云浅月升起的情趣被打回了原地,撇撇嘴,起身走到大床上躺下,盯着棚顶数数。

    过了片刻,容景从屏风后出来,着一件与他今日穿着一样的墨色软袍,一身清爽地走到床前,掀开云浅月的被子,身子躺了下来。

    云浅月见他躺下后闭上眼睛,当真睡去,她想着她和容景虽然找到了龙潭虎穴阵的破解之法,但是如今夜天逸在蓝家,明日指不定有什么其它项目。还是养精蓄锐为好,也闭上眼睛。

    过了许久,云浅月都没睡意,轻轻喊了一声,“容景!”

    “嗯!”容景应了一声。

    “你睡着没?”云浅月问。

    “睡着还能与你说话?”容景伸手揽了揽她的纤腰,声音温浅低柔,“睡不着?”

    “嗯!”云浅月点头。

    “想做些什么?”容景转过身,正对着她,唇瓣擦过她的脸,轻轻柔柔,旖旎流连。

    云浅月脸一红,心思一动,心尖上颤了一颤,似乎秋千荡漾了一下。低声道:“嗯!”

    容景忽然翻身而起,覆在了云浅月的身上,一双眸子堪比子夜的繁星,灼灼地看着她,“那就做些什么吧!”话落,他低头,将自己唇落在云浅月的唇上。

    云浅月身子颤了颤,感觉要被烧着。但手比大脑快一步地挡在脸上。

    “嗯?”容景唇吻在了她的手上,对她挑眉。

    “我说的做点儿什么,是想去蓝家看看!”云浅月红着脸道。

    容景的脸一瞬间变换了好几种颜色,云浅月似乎听到了磨牙声。她心里暗暗想着谁叫我早些时候特别想要的时候你甩袖而走来着?还连甩了她两次。如今也要翻盘,治他一治。

    容景似乎看出云浅月心中所想,忽然伸手将她的手拿开,低头,狠狠地照着她的唇瓣吻下,这一吻,一改刚刚的温柔,带着丝惩罚的味道。

    “喂……”云浅月想要说什么,吞回了肚子里。

    丝带被扯开,绸缎滑落玉体,如玉的手带着一丝微微的凉意覆上娇躯,激起身下娇人儿一阵阵乱颤,这样的温香软玉和身下人的反应似乎愉悦了他,唇瓣更加的缱绻缠绵,许久,当身下人软得不能再软,似乎再一碰,便能滴出水来,他才餍足地放开她,低头俯视着她。

    “你……你……”云浅月气喘吁吁,脸红,人红,一双眸子水波盈盈地看着他,似乎想要控诉,一句话却也说不出来,只不停地喘息。

    容景忽然伸手盖住她的眼睛,声音低哑魅惑,“还玩吗?”

    云浅月摇头,似乎连摇头都没有力气。这样吃亏的事情,还叫她怎么玩得下去。

    “那就睡觉!”容景翻身从她身上下来,也不打理她尽数解开的衣带,将她抱进怀里,闭上眼睛。

    云浅月的喘息飘荡在房间,而身边的人似乎刻意地克制了情绪,没发出半丝气息。

    过了片刻,云浅月平复喘息,不满地伸手捶容景,“我说了我想去蓝家,你听见没?”

    “听见了!”容景揽着她腰的手不松。

    “既然听见了,那你松开我。”云浅月伸手推他。

    “听见了但没说要你去!”容景低头看着她不满的小脸,依然染着胭脂颜色,妖艳欲滴,令人好不心动。他平复下去的情绪再次燃起,用意志勉强克制住,伸手扯过被子蒙住她的脸,霸道地道:“睡觉!”

    “容景,你要捂死我吗?”云浅月在被子里挣扎。

    “能捂死就好了,免得让我难受。”容景语气低迷,但不难听出那么一丝抑郁。

    云浅月虽然被埋在被子里,但听得却是清楚。立即停止了挣扎,良心发现,安静下来。

    过了良久,容景掀开被子,解放了云浅月,伸手拍拍她,温柔地道:“睡吧!蓝家既然被夜天逸掌控,你去看了蓝漪也是无用。不如好好休息,等待明日。看看你的好哥哥怎么个负荆请罪法,这可是百年难得一见。”

    “嗯!”云浅月这么一闹腾,没有困意也来了困意,乖觉地点点头。

    二人不再说话,相互偎依着睡去。

    睡到半夜,云浅月听到窗外传来猫叫,一声,两声,三声,喵喵喵。她被吵醒,睁开眼睛,看向窗外。窗外再没传来声音,她收回视线,就见容景依然睡着。她也闭上眼睛。

    “喵,喵,喵!”窗外又传来三声一样的猫叫。

    云浅月再度睁开眼睛,就见容景也睁开眼睛,看向窗外,懒洋洋地出声,“南梁太子难道是狸猫太子?”

    “喵,喵,喵!”又是三声猫叫。

    云浅月好笑,这猫学得当真是唯妙唯俏,她推开容景,起身坐起来,对外面道:“还不进来!难道真等着惹恼了人将你扔出去吗?”

    云浅月话落,房门从外面推开,一个黑影走了进来,刚走进来,看了大床轻烟如纱的帘幕一眼,忽然背转过身,捂上脸道:“哎呀呀,非礼勿视,非礼勿视,罪过!罪过!”

    这个人和这个声音不是南凌睿又是谁?

    云浅月伸手拿起枕头对着他砸了过去,“我让你非礼勿视!”

    南凌睿轻松地躲开,将枕头接住,抱着它转过身,往软榻上走去,两步就走到了软榻上,身子一歪,就躺了下来,将枕头枕在头下,诉苦地道:“哎呀,长途跋涉累死本太子了!小丫头,来一杯茶!”

    云浅月系上衣带,推开被子下了床,走到桌前点燃了灯烛,斟了一杯茶端着走到软榻前,递给南凌睿,借着灯光看他,居然满面春风。她挑了挑眉,“听说你一路游山玩水而来?”

    “嗯!”南凌睿接过水,仰脖,咕咚咚一气,喝得那叫一个畅快,末了,将空杯子塞回云浅月手里,眼睛晶亮,眉飞色舞地对她道:“小丫头,这一路来当真有意思啊!我和你说说好不好?”

    “说吧!我听着。”云浅月笑着点头。

    “十天前,我从南梁出发……”南凌睿开始讲,似乎有拉开话匣子彻夜长谈的架势。

    “你十天前就从南梁出发了?如今才到?”云浅月截住他的话。论起来南梁距离这十里桃花林和天圣距离这里差不多远吧?一般用三天可到。他居然用了十天。都做什么了?

    “自然!要不怎么能现出本太子的风格呢!”南凌睿得意地扬了扬头颅。

    “算了,就说你做了什么最有意义的事儿吧!别的我没兴趣听。”云浅月摆摆手。

    “最有意义的事儿,我想想,唔,自然是收了一个天仙美人做我的婢女。”南凌睿道。

    “嗯?你不是今生非蓝漪不娶了吗?”云浅月看着他。

    “是不娶啊!但我收婢女和娶不娶没关系吧?”南凌睿无辜地看着云浅月。

    云浅月默了一下,“什么样的天仙美人?”

    “名字叫天仙的一名美人。”南凌睿道。

    “人呢?”云浅月问。

    “在风家呢!”南凌睿有问必答。

    “你不怕蓝漪恼了,你有来无回?”云浅月看着他。还以为他风流太子的脾性改了,原来不是这样!来蓝家负荆请罪,居然还带了一名天仙似的美人,可想而知,明日轰动的效果了。她暗暗叹了口气,不过这更好玩不是吗?复又笑了笑。

    “怕什么?蓝漪那小美人舍不得我死的!”南凌睿笑得艳艳的,忽然一把将云浅月抱进怀里,软绵绵地道:“好妹妹,我回到南梁可想你了,日也想,夜也想,想得……”

    南凌睿的话没说完,云浅月被一股大力拉出了他的怀抱,本来还在软榻上,转眼间便回到了床上,她对此已经习惯,所以连惊呼也省了。

    “容景,哦,不对,应该说是楚家主,你本事啊!何时没有三媒六聘,没有花轿临门,没有凤冠霞帔,没有喜酒喜宴,就娶了我的妹妹了?本太子怎么不知道?”南凌睿斜着眼睛瞅着容景,语气忽然凉凉地,“你经过谁的同意了?说小丫头是你的媳妇?”

    云浅月想着和风烬说一样的话!这俩人!

    “你的妹妹?我怎么不知道南梁太子除了南梁那些公主外还有一个妹妹?”容景将云浅月抱在怀里,听到南凌睿的话,挑了挑好看的眉。

    南凌睿一噎,冷森森地道:“你要看滴血认亲吗?”

    容景不理会他,低头询问云浅月,语气温柔,“你告诉他,谁同意了!”

    云浅月将容景和南凌睿两相比较了一下,觉得哥哥是哥哥,还是没有以后的长期饭票保险,遂对南凌睿正经地拍拍胸脯,“我同意了!”

    南凌睿脸一黑,看着容景嘴角勾起,他忽然恨恨地一捶软榻,愤愤地道:“女大不中留啊!”

    “睿太子有这个觉悟就好!”容景得了便宜卖乖。

    南凌睿瞟了他一眼,气闷了片刻,忽然笑了,对云浅月道:“小丫头,楚家很有钱啊!哥哥觉得你的决定是对了,先当他的媳妇,将他的钱数光了,然后再一脚将他踹了。哈哈哈哈,这样好不快哉啊!”

    他越说越乐,最后自娱自乐,张扬地笑起来。

    云浅月无语,这个是她的哥哥?她的哥哥吧?都说有其父必有其子,他是遗传吗?

    容景似乎也有些无语,闲闲地看了南凌睿一眼,慢悠悠地道:“本来我还打算帮你一帮,看睿太子这样子是胸有成竹了?那就算了!我们在一旁看好戏就好。看看睿太子怎么个负荆请罪法,怎么个勇闯龙潭虎穴阵抱得美人归。”

    南凌睿笑声戛然而止。

    “我们还要休息,睿太子好走!不送了!”容景一挥手,一阵掌风对着南凌睿打出。

    南凌睿知道抵抗不住容景的掌风,忽然死死地抱住软榻,大声道:“小丫头,我是你哥哥,你就这么让他欺负我?”

    云浅月笑着摇摇头,真是个活宝。伸手拦住容景的手,对南凌睿没好气地道:“说正经事儿!你有什么想法没有?你要是有的我,我们就真不管你了啊!”

    “没有!”南凌睿松开紧紧抱住的软榻,又懒洋洋地趟了回去,摇摇头,很是干脆。

    “那你从昭告天下答应这一个月后都想什么来?”云浅月看着他。

    “不是有你嘛!你都替我想了,我还想什么?”南凌睿看了云浅月一眼,感叹道:“哎呀,有个好妹妹真好啊!”

    云浅月彻底失语,松开容景的手,愤愤地不想再看见他,“你将他赶出去吧!我不拦着了!”这是什么哥哥!

    容景不说话,一阵掌风飘了过去,南凌睿身子径直从门口飞了出去。

    云浅月仔细地听南凌睿的落地声,听了许久,也没听到,她收回视线看容景,容景撤回手,将她身子抱在怀里,重新躺下,字句言简意赅,“睡觉!”

    云浅月打了个哈欠,觉得她真是瞎操心,正主都不急,她这个小太监急个什么劲?于是也理所当然地继续睡去。

    第二日,天色还未亮,云浅月便醒来,偏头去看容景,见他居然早就醒了,穿戴妥当,正坐在桌前提笔写着什么,她看了一眼他面前的桌案,只见堆了一摞清一色的黑色本子,大约有几十本。她眨了眨眼睛,躺在床上看着他。

    都说男人的魅力不能脱离一样东西,那就是工作。

    他就那么闲闲散散地坐在那里,漫不经心地书写着什么,不见锋芒和凌厉,可是她居然看到了千年玄铁剑出销,锋利都握在他那一只提笔的手中,似乎乾坤在握。让她心中忽然升起一丝莫名的情绪。

    似乎他生来就是某一种人!

    “醒了?”容景似乎察觉到云浅月的视线,向她看来,笔下书写却未停。

    “嗯!”云浅月懒洋洋地应了一声。

    “既然醒来就起吧!”容景收回视线,手中的一本批注完,合上,又拿起另一本。

    云浅月应了一声,起身下了床,也不打扰他,径自梳洗绾发。打点妥当,见容景还在处理事情,便推开房门,清晨清凉的风出来,夹杂着一丝花香,她懒倦顿时散去,心神一爽。

    “夫人起了?”暖香走过来,向里面看了一眼,见容景坐在桌前,笑着问。

    “嗯,香姨早!”云浅月含笑点头。

    “今日十大世家的所有人都会去蓝家,时辰定在辰时三刻。时间还早着呢!”暖香笑着打量云浅月没带面纱的脸一眼,压低声音笑着道:“原来浅月小姐长这个模样。和当年的红阁主子长得的确像几分。”

    “嗯,据说我像我娘。”云浅月笑了笑。

    “昨日听说您来了,又听说您是我们家主的夫人,十大世家都炸开了锅。比蓝家主和睿太子的事情还轰动。”暖香继续笑道:“尤其是昨日据说苍少主都败在了您的手下,无还手之力。这件事情更是传开了。您这人还未露面,便让十大世家有的人如临大敌了。十大世家沉寂了这么多年,如今真是热闹了!”

    “是吗?”云浅月不知道说什么,只含笑看着暖香。

    “自然是的!”暖香点头,还要说什么,屋中传出容景的声音,“香姨,外公今日去蓝家吗?”

    “回家主,老家主说谁也别打扰他。如今关在房里酿酒呢!大约是不去了。”暖香道。

    “嗯,对于外公来说,什么也没有他的酿酒重要。”容景似乎隐约笑了一下,吩咐道:“上早膳吧!吃过之后我带着夫人去蓝家。”

    “是!”暖香连忙应声,走了下去。

    云浅月转回身,见容景已经从桌案上起来,显然是处理完了事情,走到清水盆净面。她清楚地看到一个黑色的本子下角写了个小体的“墨”字。显然代表的应该是墨阁。

    暖香很快就端来早膳,容景梳洗打理后,和云浅月对坐用膳。

    饭后,容景戴上银质面具,云浅月戴上面纱,二人出了房门。

    华笙、花落、凌莲、伊雪、凤颜、风露、苍澜等七人早已经收拾妥当,休息一晚,一个个神采奕奕,见二人出门,齐齐见礼。

    “走吧!带你们去见见你们各家的人!看看你们的记忆里还记得几个。”云浅月一笑。

    七人应了一声,面色虽然平静,但七双眸子还是隐隐有些激动。

    容景看了七人一眼,没说话,拉着云浅月出了院门。

    院门口,几名老者此时已经等候,除了几名老者外,还有几名年轻男子和女子。男子未结系,女子未绾发,显然都是未娶未嫁之身。见容景和云浅月出来,连忙恭敬地见礼,齐声道:“家主!夫人!”

    这一声“夫人”喊得比昨日顺口许多,也镇定许多,显然经过昨日半日和一晚上,再大的震惊也磨平得差不多了。

    “免礼!”容景轻挥了一下衣袖。

    几人都直起身,几名老者见云浅月依然戴着面纱,想着这位红阁小主当真神秘,和家主一样。几名年轻男女都好奇地打量云浅月,看那目光大有上前揭开她面纱的架势。

    “走吧!”容景仿佛未看几人的目光,牵着云浅月的手向蓝家走去。

    他声音低沉透着一丝凉寒,不高不低,也没有丝毫冷厉,却偏偏让那几名年轻男女放在云浅月身上的目光收了回去,规矩地跟在二人身后,再不敢打量。

    十大世家比邻而居,根据山脉关系,相距不是太远,尤其是楚家距离蓝家中间只隔了一个花家。一行人徒步而行。很是简便。

    路过花家门口,正逢里面有一大群人走出。当前一名年约五旬的老者。身后跟着几名同样年岁的老者,再之后是几名年轻男女。

    “楚哥哥!”花家小姐看见容景,欣喜地喊了一声。

    云浅月转过头去,只见花家和楚家的院落布置差不多。同样是错落有致。不愧是几百年的名门望族,即便如今隐世百年,但那份名门风骨依然不减退。不看人,端看院中景物,便令人不会小视,对其高看一分。

    “花家主!”容景仿佛没听见花家小姐的喊声,对当年老者微微点了下头。

    “楚家主,难得一见啊!”花家主似乎没料到自家门口碰到容景一行人,愣了一下,目光落在容景银色的面具上,也点点头。

    “子规不常回家,十里桃花林到是没什么变化,叔伯们还是如此健益。”容景淡淡道。

    “唉,不行了!老了。”花家主摇摇头,目光落在云浅月蒙着轻纱的脸上,“这位就是楚家主的夫人?红阁小主?”

    “正是!”容景点头。

    “当年红阁主一人剑挑十大世家,算起来也二十多年了。”花家主似乎感叹了一下,看着云浅月疑惑地问,“当年红阁主的风姿一直被十大世家诸人称颂。红阁小主如今再度来到十里桃花林,实乃幸事。只是不知红阁小主何故掩藏了容颜?”

    “夫君不睹姿容,妾自然夫唱妇随。花家主有礼了!”云浅月隔着面纱淡淡一笑,话落,对身后随意地一摆手,“花落!过来拜见花家主!”

    ------题外话------

    最近太忙,昨天忘记说年会投票的事情了。今日与大家说一下,7月10日至8月10日。2013年桂林年会。V等级是2级以上的亲每日都可以投10票,这个是免费的。投票地点在首页的页面中间横幅,点击进去就可以找到咱们世子妃。从本文开篇至今,一日未曾断更。所以,我的努力,需要大家的支持。我的坚持,需要大家的鼓励。爱我,爱世子妃的亲,请辛苦一下,每日送出乃们爱我的红心吧,我会仔细收好。另外,投年会票的时候,表要忘记咱们的月票哦!爱你们。

    bbtouchpp(10钻20花)、13129555628(5钻)、wood10(5钻10花)doryzh(5钻)、郑燕君(1钻2花)、785995862689(5钻)、么么O(n_n)O~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澳门博彩娱乐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纨绔世子妃66》,方便以后阅读纨绔世子妃第六十六章 乾坤在握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纨绔世子妃66并对纨绔世子妃第六十六章 乾坤在握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纨绔世子妃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