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 龙腾虎啸

    南凌睿在众人的目光下缓缓出现在蓝家大门口。

    锦袍玉带,风流俊美,他的背上背着一捆荆棘,但丝毫不损他的丰仪。

    云浅月看着南凌睿,本来想着这个哥哥会给自己放一把水,但如今看来那荆棘紧贴着他的背,到底是半丝水也没放,虽然是距离得远,但还是可以清晰地看到荆棘扎出的鲜血顺着他的身体流下,先是沾染了衣袍,再滴落到地上,他一路走来,滴滴答答的鲜血染红了地面的青玉石砖,汇聚成一道血线。

    众人的目光中,他却坦然自诺。

    云浅月听到四周有小姑娘的抽气声,她嘴角微微勾了一下。南凌睿并未玷污蓝漪,却甘愿顶下这个罪名,今日为她负荆请罪,为她闯龙潭虎穴阵,蓝漪被她戏耍的怒火怎么也抵不过一国太子为她屈尊到此地步的作为吧!女人的心最为柔软,接下来就看蓝漪的心能硬到什么程度,再软到什么程度了。

    “这就是睿太子吗?和传言不同啊!”一个小姑娘低声道。

    “是不同!没想到这般的俊美。”又一个小姑娘红着脸有些痴痴地道。

    “要是今日死了,多可惜。”又一个小姑娘道。

    “是很可惜……”

    “……”

    接下来你一言我一语,一群年幼的小姑娘们由开始的对南凌睿愤愤厌恶,偏向蓝漪,到如今反而都担忧他闯不过龙潭虎穴阵。

    “哥哥看起来是真的喜欢蓝漪。”云浅月压低声音对容景咬耳。

    容景唇瓣微微勾起,声音微带一丝笑意,“娶媳妇总要付出一些代价,等娶回家,再振夫纲也不晚。如今吃些苦头,和以后十数年的夫纲相比,你觉得哪个划算?”

    云浅月默,转回头,心中愤愤,这只黑心的狐狸!

    “咦?那个女子是谁?”一个小姑娘忽然疑惑地轻呼一声。

    “呀,她好美!”又一个小姑娘也轻呼一声。

    “是睿太子带来的女子吧?他走在睿太子身后。”另一个小姑娘也道。

    “应该是……”一个小姑娘回道。

    “……”话题从南凌睿的身上转向他身后出现的女子身上。

    云浅月也看到了那个女子,险些惊得站起来,她不敢置信地看着那个女子的脸,虽然观星楼距离大门口远,但还是能看个清清楚楚,虽然时隔一个月,但是她也不可能忘了这个女人!更何况她有着过目不忘的本事。

    洛瑶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而且还跟在南凌睿身后?

    心里画了个大大的问号,云浅月收回视线,偏头去看容景。

    容景似乎也讶异了一下,不过他的讶异转瞬即逝,平静地收回视线,偏头对云浅月压低声音道:“看看再说!”

    云浅月点点头,镇定下来。想起昨日南凌睿说半路上捡了一个天仙的美人,她当时还嗤笑了他一番,如今却是笑不出来了。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南凌睿不知道她是东海国和容景有婚约的那个洛瑶公主?

    身后的凌莲和伊雪倒吸了一口凉气,她们当时跟随云浅月去了河谷县,自然识得洛瑶。

    “果然不愧是南梁风流无匹的睿太子,这负荆请罪还携带了一名美人!”夜天逸一笑,他的笑声清越,隐约带着一丝幽深的意味。

    他话音落下,本来叽叽咋咋的小姑娘们都停止了交谈,无人发出声音。

    “这睿太子即便闯过了龙潭虎穴阵,也不靠谱啊!身边带着这样一名美人,岂不是让蓝漪妹妹吃亏?”苍亭也笑了一声。

    二人话落,无人说话,都猜测着那名女子的身份。

    “蓝家主到!”这时不远处传来一声高喊。

    众人顺着声音看去,只见蓝漪由一群人簇拥着从内院缓缓走来。她一身华丽衣裙,衣裙有些宽大,不是那种收腰的装束,似乎刻意宽松,看不出她小腹的变化,但她无疑是美人,无论是眉眼、还是样貌,在场十大世家无数貌美如花的女子,她当属翘楚。

    她步履极稳,貌美的脸上看起来平静。聘聘婷婷走来,别有一番韵味。

    花茗和蓝惠跟在她身后,后面还有几名或年长或年轻的女子,显然都是蓝家人。

    不多时,蓝漪便来到了观星楼下,拾级而上。

    “蓝漪美人!”南凌睿此时也绕过前院,看到蓝漪,笑着打招呼。

    蓝漪脚步一顿,缓缓转头向南凌睿看去,当看到他一身锦袍已经染了大部分鲜血,她平静的面色似乎动了一下,须臾看到了他身后跟着的洛瑶,面色微微一冷。转回头,不再看南凌睿,继续拾级而上。

    “蓝漪美人好无情!”南凌睿幽幽地道。

    蓝漪仿若未闻,她身后跟着的花茗和蓝惠等人似乎看到南凌睿鲜红的血顺着衣带滴滴答答似乎惊了一下,受惊的同时又被他即便如此还不损丰仪俊美,谈笑风生而心折了片刻,之后又看到了他身后亦步亦趋跟着的洛瑶,小姑娘的脸上齐齐转现为愤愤,但到底没如早先在观星楼上一般对他说什么难听的言语。这样的南凌睿,她们显然也说不出来。

    “今日都来给本太子捧场,本太子万分荣幸啊!”南凌睿目光看向观星楼上,忽然扬唇一笑,打招呼道:“七皇子,染小王爷,又见面了!”

    “睿太子好惬意!”夜天逸挥之一笑,看向他身后,意味幽深。

    “南凌睿,我还以为你狗改了吃屎的毛病了。原来没有!”夜轻染也看了他后面的洛瑶一眼,懒洋洋地嗤笑了一声,“携美而来还想携美而归?还是以一换一?带走一个,留下一个?依本小王看来,你身后的这个美人可是比蓝家主要美呀!”

    “唉,谁叫本太子风流俊美来着?天仙美人对我盛情,我实在难却。伤美人心的事情我可做不出来。”南凌睿叹息地摇摇头。

    “睿太子这话说得未免奇怪,你不伤美人心,怎么反而伤了蓝家主的心?否则岂有今日负荆请罪一说?”夜天逸笑问。

    “那怎么能一样?本太子将蓝漪美人可当做自家人对待的!别的美人嘛,如花隔云端而已。”南凌睿洒脱一笑,见蓝漪径直走上观星楼,理也不理会他,他笑意收起,面露哀怨,“蓝漪美人,我今日这负荆请罪你可满意?本太子计算了一下,从背负上筋条到现在,刺伤了皮肉不知伤处凡几。这血流了大约一斤有余。”

    “我若说不满意呢?”蓝漪忽然回身,直直地看着南凌睿。

    “不满意?”南凌睿眨眨眼睛。

    “我要你从大门口重新再走一遍。”蓝漪一字一句地道。

    “蓝漪美人,你可真一点儿也不心疼我。”南凌睿幽幽开口。

    “你不愿意?”蓝漪挑眉。

    “愿意!如何能不愿意?你且等着,我这就再走一遍。刚刚你没看到,这回可要看仔细了。”南凌睿答得痛快,笑意不减,话落,他背负着荆条缓缓转身。

    洛瑶见南凌睿转身,看了蓝漪一眼,也跟着他转身。即便身穿素雅罗裙,不是云浅月那日见到的华丽公主装,但依然不减她身上尊贵婉约的气质,那是与生俱来得天独厚的条件养成的,即便十大世家是几百年的世家,名门望族,对女子要求身高,将养甚优,但也不能相比。蓝漪与她还是差那种骨子里的尊华。

    众人都被蓝漪这刁难的举动惊了一下。毕竟这种密密麻麻的荆条捆绑在背上,即便他身穿锦袍,但荆棘太多尖刺,很容易就会刺透锦袍,看这一路的鲜血就可以得知他此时后背定然全是伤口。更甚者每走一步都会被筋条进进出出刺痛肌肤。从风家走到蓝家大门口再到观星楼下实属不易,再返回去走一个来回的话,可想而知,更加不易。

    尤其是他后面还有龙潭虎穴阵要闯。

    这一刻,观星楼上下众人都看着南凌睿和洛瑶返回去,无人出声。

    云浅月清晰地看到蓝漪似乎讶异了一下,她显然没料到如此刁难,南凌睿竟然二话不说答应得如此痛快,但也只是讶异那么一下,便脸色平静地转身,继续拾级而上,不出片刻,便上了观星楼。

    “蓝家主果然有魄力!”夜轻染当先赞扬了一句。

    “染小王爷过奖了!”蓝漪看了夜轻染一眼,语气平缓地回了一句。

    “这个人就该这么治了他,治得好!本小王早就想收拾他了,可惜没机会。今日蓝家主这般治他,让本小王心里大快啊!”夜轻染笑意深深,无论是话语,还是表情,都显示他很愉悦。

    “我不过是将他加注在我身上的事情讨回一二而已。谈不上治不治。”蓝漪摇摇头。

    “这是应该,毕竟蓝家主肚子里怀着他的骨血嘛!”夜轻染笑着点头,一团和气。

    蓝漪面色微微变了一瞬,垂下头,声音忽然低了一分,“让天下人看笑话了!染小王爷如此说,实在是令蓝漪无地自容。”

    “你无地自容什么?这事情又不怪你,该无地自容的是南凌睿。”夜轻染摆摆手,忽然话音一转,对向一直再未说话的云浅月,“是吧?楚夫人?”

    云浅月觉得夜轻染这一番话很有意思,显然他是知道蓝漪未曾被南凌睿玷污的。这话明着扁了南凌睿,但具体的深刻意思只有蓝漪这个当事人体会得出来了。她笑了笑,声音清凉,“是啊,染小王爷说得对,该无地自容的是南梁太子。蓝家主是深受其害,再过分的要求,南梁太子也该接之受之。”

    她有意无意地将过分两个字微微加重,果然见蓝漪的睫毛微颤了一下。

    “果然是楚夫人的见地!本小王一见楚夫人险些将你当做故人,如今更是深觉对楚夫人一见如故。”夜轻染笑着道。

    云浅月淡淡一笑,并不接话。

    观星楼的气氛有一瞬间奇异的宁静。

    “这位就是楚夫人吗?蓝漪有礼了!”蓝漪看向云浅月,仔细地打量她。

    云浅月对上蓝漪的目光,眸光如一汪湖水,清凉澄澈,“蓝家主有礼了!”

    “楚家哥哥从接手楚家之日起,回楚家次数有限。一年几乎见不到楚家哥哥一面。如今楚哥哥回来便携妻而归,实在令人意外。”蓝漪转向容景。

    容景扬了扬眉,声音寡淡,“内子不喜张扬,我也便由了她。”

    “楚哥哥好疼夫人!”蓝漪似乎玩笑一般地扫了一眼她身后跟着的花茗和蓝惠等人,道:“如今可真是碎了许多妹妹的芳心了!”

    她这句话一吐口,花茗和蓝惠等人齐齐露出伤心的神色。

    “南梁太子浪子回头,千金不换。如今甘愿为了楚家主负荆请罪,闯龙潭虎穴阵。显然对蓝家主的疼惜不次于我夫君。蓝家主别只看到别人的幸福,看不到自己的幸福。”云浅月淡淡扫了蓝漪身后那些女子一眼,她的眼神不冷冽,但却让那些女子感觉心头齐齐一凉,她移开视线,看向走向门口的南凌睿道:“他流的血可不是假的!”

    蓝漪神色微微一震,但转瞬即逝,直视着云浅月的眼睛道:“南梁睿太子如何能和楚家哥哥相提并论?”

    “为何不能相提并论?”云浅月挑眉。

    “南梁太子风流成性,楚家哥哥洁身自好。”蓝漪道,“楚夫人未曾受到欺辱对待,自然会如此说!我就不信若你受到欺辱对待的话,还能说他是我的幸福。”

    云浅月忽然嗤笑了一声,声音冷静自制,“蓝家主对南梁太子知道多少?又对我夫君知道多少?何谓欺辱?楚家主对这两个字有深刻的理解吗?若是没有深刻的理解,我劝楚家主还是谨慎用词。”

    “自然理解!难道楚夫人觉得我连这两个字都不懂吗?”蓝漪抿了抿唇,声音微沉。

    “既然蓝家主懂,又何必我多说?时间万事,是非对错,总有因果。”云浅月冷静一笑,声音微凉,“一片痴情而已,知错能改也不为过。多少人有此风骨?我用旁观者的角度来劝蓝家主一句,有花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有人喜欢是一件幸福的事情。莫要太过苛刻,丢失了幸福。到时候即便万两黄金,千万倾良田,也覆水难收。”

    蓝漪顿时一怔,张了张口,对上云浅月冷静的眸光,忽然无言。

    云浅月相信这番话她懂,而且很懂。毕竟南凌睿没真伤害她,却甘愿背负了负荆请罪。

    “果然不愧是红阁小主,楚夫人这一番言论真是令人佩服!但楚夫人是否忘了强抢为恶的道理?南梁太子花心天下皆知,楚夫人遇到的人是楚家主,而不是南梁太子。未免有站着说话不腰疼之嫌。不要将自己的想法加注于别人。”苍亭的声音忽然响起。

    “浪子回头金不换。原来在苍少主的学识里,连让人改过自新的机会都没有了?”云浅月冷然地看着苍亭。

    “改过自新?楚夫人对南梁太子了解多少?”苍亭嗤笑一声,“南梁太子风流天下皆知,虽然遣散了三千后宫,但恶性不改,如今这等负荆请罪居然还携美而来。若相信他能改,不如甘愿相信天下红雨。”

    “他乃我兄长。苍少主觉得我对他了解多少?”云浅月淡淡挑眉。

    这一句话是如此平淡,但如一颗惊雷,瞬间炸响在众人的心里,观星台上下所有听到的人都不敢置信地看着她。这惊异不亚于昨日乍然听到红阁小主是楚家主的妻子。

    众人似乎惊呆了,楚夫人说是她家兄?那说明什么?红阁小主是南梁人。

    “楚夫人这玩笑开得可大了!”苍亭忽然一笑,“南梁的公主虽然众多,但在下可没听说过有楚夫人这样一位公主。”

    “苍少主莫非耳鸣?兄长一定要是亲的吗?师兄也可以称之为兄长。义结金兰也可以称之为兄长。外戚也可以是兄长。”云浅月淡淡道。

    苍亭一怔。

    众人惊呆了的神智被拉回了几分,但还是为他和南梁太子的关系而惊异。

    云浅月不再说话,目光看向南凌睿离去的方向,只见他已经走到大门口,正缓缓转身返回。而洛瑶亦步亦趋跟在他身后,并未有什么动作,但两人的身影却莫名的和谐。她居然看到了和谐……心中有些想笑。

    “本皇子竟然也好奇了,楚夫人如此说,那么南梁睿太子是楚夫人的师兄?还是义结金兰?还是外戚的叔表兄长?”夜天逸眸光微微一厉,看向云浅月。

    “很抱歉,这是本主的私事。”云浅月不看夜天逸,淡淡驳回。

    “这倒是今年的又一桩奇事儿!”夜天逸也不纠葛,目光落在容景的身上,扬唇一笑,“楚家主的妻子是红阁小主,而红阁小主和南梁睿太子是兄妹。这样说来,楚家和红阁成了睿太子的左膀右臂了?”

    “七皇子好聪明!”容景淡淡夸了一句,但这夸的意味却是有些深。

    夜天逸面色一冷,“睿太子真有福气!有楚家主和红阁小主这样厉害的妹婿和妹妹在,能帮衬一二,看来今日这龙潭虎穴阵定然能安然无恙闯过了?”

    “兄长之能,还不需要帮衬!”云浅月冷静接口,话落,她话音一转,看了蓝漪一眼,忽然笑道:“若不是哥哥喜欢蓝家主,其实我倒不希望蓝家主做我的嫂嫂。”

    蓝漪本来微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此时猛地抬头看向云浅月。

    “蓝家主意外我这样说吗?”云浅月看着蓝漪,眸光沉静理智,“兄长生性潇洒,喜欢随心所欲。我倒希望他找一个能和她性情相投的女子,即便不性情相投,但也不是分毫不理解他的人。”话落,她对蓝漪摇摇头,“蓝家主实在不符合我心中嫂嫂的人选。”

    蓝漪唇瓣紧紧抿起,“楚夫人好会攻心之策。”

    “蓝家主万不要聪明反被聪明误就好。”云浅月说到此,觉得她一番言论在蓝漪心里起了效用,便打算住口。

    “楚夫人果然厉害!不仅武功厉害,这嘴皮子也厉害。到让本少主想起一个人。”苍亭此时接过话,见云浅月不语,他直直地看着她,“楚夫人认识云王府的浅月小姐吗?”

    “苍少主这般一说,本皇子也觉得似曾相识。楚夫人和月儿的确很像。”夜天逸也看着云浅月。眸光深邃。

    云浅月心神一凛,但面上却不动声色,淡淡道:“云王府的浅月小姐?我自然久仰大名。何止久仰大名,简直是如雷贯耳。说认识到也不是,但她的事情本主倒是一清二楚。”

    “哦?楚夫人对云王府浅月小姐的事情一清二楚?”苍亭挑眉。

    众人也都看向她。

    “自然,不止是她的事情,在座诸位的事情我都清楚。”云浅月笑了一声,“我的红阁总不是摆着好看的!”

    众人心头齐齐一凉,随即释然。红阁势力遍布天下,隐秘得滴水不漏。据说红阁收录天下秘辛,天下所有事情都逃不出红阁之手。但红阁向来不将秘辛外泄,有许多人想要找红阁买秘辛,但苦于找不到方法。更甚至当今的皇上登基时想铲除红阁,却无从下手,所以,红阁一直延续至今。虽然不在世人的视线范围之内,但从不被世人所遗忘。就如墨阁。

    观星楼上下再无人说话,气氛有些诡异。

    云浅月到是自然,既然如今将红阁暴露在世人面前,自然再不必遮遮掩掩。表明与南凌睿的关系,也是借机告诉想要借此机会除去南凌睿的人好好掂量掂量。她如今虽然不阻止,但真若出事,她自然不会袖手旁观。

    “蓝漪美人,如此总可以了吧?”南凌睿声音从下面回来。负荆两个来回,此时鲜血已经染满锦袍,但他面色含笑,不见丝毫虚弱。

    “睿太子好惬意,这血莫不是假的?”苍亭看着南凌睿,怀疑地问。

    “苍少主要下来检查一番吗?看看本太子流的这血到底是不是假的?”南凌睿扬眉,话虽然是对苍亭说,目光却看向蓝漪,“蓝漪美人,要不你下来检查检查,看看我流的血是不是假的?比起让苍少主检查,我更希望让你检查。”

    “不必了!”蓝漪摆手,目光平静地看着南凌睿,“下面就是龙潭虎穴阵,你现在要退缩还来得及。”

    “君子一言快马一鞭。本太子这金口已开,怎么能说算了就算了?”南凌睿摇头。

    “一入龙潭虎穴阵,生死由命。睿太子可要想好了!”蓝漪又道。

    “早就想好了。蓝漪美人,你这般样子,是不是担心我?你放心,本太子别的长处没有,就是命硬。”南凌睿一副满怀感动地看着蓝漪,深情地道:“我不是让你肚子里的孩子没有父亲的!”

    蓝漪沉下脸,盯着南凌睿。

    南凌睿含笑望着她,眸光直剌剌。虽然一身是血,虽然观星台上坐了好几个和他俊美不相上下的男子。但此时此刻,众人的目光都聚在他的身上。这一刻的南梁太子,人们才彻底地认识到他这张含笑风流的外表下的不简单。如此情形,还能谈笑风生的人,天下能有几人?

    “来人!听我吩咐,摆龙潭虎穴阵!”蓝漪清喝了一声。

    “是,家主!”观星台下有人应声。

    云浅月顺着目光看去,只见大约有一百多名清一色的年轻男子齐齐跃出,整齐一致,按照她昨日从楚老家主处得来的那张布置图布起阵来。显然这个阵经过了一番变幻,和那张布置图不太相同,但大体走向还是相同的,无太大差异。

    百多人很快就布置好阵型。

    “十二龙!左中门,尾翼收缩。”蓝漪又轻喊一声。

    “是,家主!”又有十二名年轻男子跃出,分部在左中。

    “十二虎,右中门。前翼收缩,”蓝漪又轻喊一声

    “是,家主!”又有十二名年轻男子跃出,分部在右中。

    “蓝翎!守中门。”蓝漪又喊。

    “是!”一个黑色的身影顷刻间跃入了阵中,衣袂无声,显然是个武功极高的高手。

    云浅月眸光眯了眯,中门是活门,却有个如此武功高的高手把手,这样看来,这个龙潭虎穴阵比昨日他们看到的布置图还要厉害了几分。她收回视线去看南凌睿,见南凌睿根本就没有看龙潭虎穴阵,目光依然直剌剌地定在蓝漪身上,一副眼里只有蓝漪的模样。她收敛眸光,偏头去看容景。

    容景微微转头,看了云浅月一眼,压低声音道:“别担心!他自己不也说了命硬着?死不了。”

    云浅月忍不住笑了一下,点点头。她在这里,自然不能让他的哥哥死了!

    “何况,就算‘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不是?”容景声音微带了一丝笑意。

    云浅月轻哼了一声。

    “睿太子,请入阵吧!”蓝漪转向南凌睿,对上他直剌剌的目光,似乎皱了皱眉。

    “好!”南凌睿含笑转身,向布置好的龙潭虎穴阵走去。

    “兄长,将荆棘解了吧!免得你进入阵中不小心扎上了蓝家的人!”云浅月出声提醒。

    “也是!还是小妹惦记着我!”南凌睿伸手去解荆棘,但毕竟在他后背上捆着,而且还捆得结实,他够不到,只能对身后招手,“天仙美人,过来帮忙!”

    众目睽睽之下,洛瑶上前,帮南凌睿轻松地解下了荆棘,一句话没说。

    南凌睿也不多话,继续向阵里走去。洛瑶却依然跟在他身后。

    “这位姑娘,龙潭虎穴阵可不是什么人都能进入的?”苍亭此时喊住洛瑶。

    洛瑶仿佛没听见,亦步亦趋地跟在南凌睿身后。

    “睿太子,进入龙潭虎穴阵还带着一个姑娘?恐怕这不太合适吧?”夜天逸看着洛瑶,眉梢扬起,适时开口。

    “那有什么办法?从本太子救了她,她就誓死也要跟着我,甘愿给我为奴为婢,我走到哪里,她会跟到哪里,想拦也拦不住。”南凌睿无奈地摊摊手,“她脾气很倔,若是七皇子和苍少主有办法将她拦在外面。在下也省心,免得到里面还得分心照顾她。”

    “这位姑娘,龙潭虎穴阵可不是开玩笑的。你就不顾忌性命了?”苍亭话音未落,人已经飞身而下,拦在了洛瑶面前,伸手扣住了她手腕,“走,观星楼上喝一杯茶,慢慢等着你家太子出来。”

    “不!”洛瑶看着苍亭摇头。

    “你没有武功,睿太子一人应付龙潭虎穴阵,再加上个你,岂不是送死?”苍亭挑眉。

    “那也愿意!”洛瑶用力去甩苍亭的手,但甩不开,眼睛冰冷地看着他。

    “苍少主何时怜香惜玉了?”容景的声音低沉清冷,“若我没记错的话,当时蓝家的条件没有说不准确别人跟着睿太子进龙潭虎穴阵吧?何况又是一个不会武功的女子?苍少主怕什么?还怕她能搞鬼,试探不出睿太子的真本事不成?”

    “苍哥哥,放开她,让她进去!”蓝漪此时开口,声音有些冷。

    “本少主的确想怜香惜玉,看来没人领情。那好吧!”苍亭也不纠缠,放开了洛瑶。

    洛瑶甩甩手腕,跟在南凌睿之后向前走去。

    苍亭并没有再上观星楼,而是笑道:“我就在这里看着,大约看得更清楚一些。”

    众人无人再说话。

    云浅月想着苍亭其实主要是为了试探洛瑶的武功。刚刚扣住她手腕的位置正是她脉搏处,看出她没有武功,上百人的龙潭虎穴阵,里面千万龙潭和虎口。有武功的人还抵抗不住,别说没有武功的人。如今他才放了手。她心里冷笑一下,这个女人若真是洛瑶……

    不消片刻,南凌睿和洛瑶进入了龙潭虎穴阵。

    二人一进入,龙潭虎穴阵滚动起来。如龙腾,又似虎啸,顷刻间里面黑雾滚滚。紧接着,黑雾将百人的大阵包围,外面人的再看不到情形,只看到一大团黑雾,不停地翻滚缠绕。

    ------题外话------

    看到有一位亲说因为南凌睿掀起一片**,我觉得粉对……(*^__^*)~

    明日激情继续,手里有月票的美人们,砸我吧,我会不遗余力地奋笔激情滴!

    亲们送的月票我都看到了,爱你们!还有每日免费的年会票,表要忘记哦!

    谢谢亲们送的钻石打赏鲜花!么么!

    13666662082(166钻)、kikilovejie(10钻)、喵m喵m1231(2钻3花)、kdisiro(1钻)、情景喜剧(1钻)、司徒澜池(2钻1花)、北都汽车zch(2钻)、14777061718(1钻)、落雨烟云(1钻100打赏1花)、13809892878(1钻188打赏1花)、catherinelin88(1钻)、淼淼宝贝520(1花)、何漫秋(1花)、sunshine0828(1花)、leo丽(4花),么么O(n_n)O~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澳门博彩娱乐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纨绔世子妃68》,方便以后阅读纨绔世子妃第六十八章 龙腾虎啸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纨绔世子妃68并对纨绔世子妃第六十八章 龙腾虎啸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纨绔世子妃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