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三章 九人赌局

    夜晚,云浅月和玉青晴睡在一起,母女二人一直叙话到天明,实在困得乏了才睡了。

    第二日,云浅月醒来,身边已经不见了玉青晴的人,她抬眼看去,容景坐在靠窗的桌子上看书,外面天色昏暗,像是要下雨的天气,她伸手揉揉额头,懒洋洋地问,“几时了?”

    “申时了。”容景从书卷上移开视线,向大床看来一眼,语气温和。

    “我娘呢?怎么这么静?”云浅月又问。

    “青姨和哥哥今早就启程回南梁了。说免得你不舍,就没吵醒你。”容景道。

    云浅月皱眉,“今早就就走了?”

    “嗯!”容景点头。

    云浅月想着昨日她一直缠着她娘说话,到天微微亮才耐不住困意睡去,也就是说她娘根本就没睡,起来就走了?她有些闷闷地道:“怎么这么急着就走了?昨夜我们说好了要在雪山老头这里住上两日的。反正雪山老头也不在,没人打扰,多住上两日怕什么?”

    “今日早上接到南梁王的传信,命太子速速回京。”容景道。

    云浅月微哼一声,既然人走了,也无法,她懒洋洋地躺在床上不起来,看着窗外道:“这样的天看起来要下雨,我们启程回京吗?”

    “不急,既然你喜欢这里,就再多歇上一日。而且今夜有雨,京中也无事,不必急着赶回去。”容景摇摇头。

    “嗯!”云浅月应了一声,抱着被子在床上翻滚了两下,除却知道她娘和哥哥走了有些不舒服外,这一觉睡得最舒服,她叹道:“这里真的很清净,我前几次来的时候只要来了总是舍不得走。”

    “等以后每年若是闲了,我便跟着你来住两日,如何?”容景笑看着她。

    “好!”云浅月点头,虽然知道这以后指不定有没有时间,或者又什么时候去了,但有他这句话,还是让她高兴起来。又问,“夜天逸和夜轻染回京了?”

    “嗯!今日起的程。”容景点头。

    “如今外面的传言都传遍了吧?偷鸡不成啄把米,这回蓝家算是栽了个大跟头。十大世家隐世百年,蓝家刚一入世,声名算是毁了。哥哥给南梁太子这个身份赚了个好名声回去。南梁的百姓估计更爱戴他了。”云浅月道。

    “嗯!外面如今人人都传诵睿太子是真男儿。他给南梁王长脸了!”容景笑道。

    “蓝漪呢?如何了?”云浅月挑眉。南凌睿这一丈打得漂亮,自然是长脸了。

    “蓝漪到底是蓝漪,输得起!公示天下与睿太子纠葛缘由,自此两清。到也没输得太惨。”容景笑了笑。

    “其实蓝漪还是很不错的,可惜了!”云浅月惋惜了一小下,“我开始以为这一桩姻缘会能成的,也就纵容了哥哥调戏蓝漪,没想到世事多变,到头来是这般。”

    “也许当时他是真对蓝漪感兴趣,后来发现不适,及时收手了。”容景道。

    “哥哥那一张放荡不羁嘻嘻笑笑的面皮下可是一个冷静的主!”云浅月笑着道。

    容景不置可否。

    “风烬呢?”云浅月又问。

    “云浅月,你关心的人可真多!”容景放下书本,斜睨了云浅月一眼,“你睡了一日,我一日未曾进食,你是不是该关心关心一下我的胃口?”

    云浅月闻言躺着的身子腾地坐起来,对容景连连点头,“那赶紧吃饭!”

    “谁做?”容景挑眉。

    云浅月刚想说你呀,但看到容景的表情,立即吞了回去,“娘亲昨日做菜的时候我在一旁看了,步骤都记下来了,大约也可以学着做个七七八八。不知道容公子赏脸一尝不?”

    “好!就赏你个脸。”容景微微一笑,笑意温暖。

    云浅月立即下床,穿戴衣物,又赶紧梳洗。

    “风烬受伤了!”容景见云浅月忙活,慢悠悠地吐出一句话。

    云浅月动作一顿,看着容景。

    “你以为夜天逸暗中会没有动作?仅仅是一个龙潭虎穴阵?在那日晚上南凌睿到十里桃花林的那日,风烬迎接他,遇到了杀手。青姨要伪装洛瑶,不能外示武功,不便出手相助。交锋之后他就受伤了。”容景解释道:“不过伤势不是特别严重,修养十天半个月就能好。你且宽心吧!”

    云浅月点点头,“怪不得那日没见到风烬,原来夜天逸是提前派人动了手。”

    “嗯,他想除去南凌睿,自然要万无一失。”容景点点头,“风家本来与蓝家交好,会是蓝家和南凌睿的臂膀,奈何风家少主突然暴毙,风烬回来接替风家家主之位,便扭转了风家和蓝家的关系。又因为婚约一事,蓝家和风家悔婚,彻底崩塌、如今风烬相助南凌睿,自然算是南梁的人。又因为你的关系,楚家也相助南梁。花家、凤家本来就和楚家交好。也算是楚家的人。至于莫家,很快莫离就是莫家的家主了。”

    “莫离?”云浅月挑了挑眉。

    “嗯!”容景点头。

    云浅月盯着容景看了片刻,收回视线,嘟囔道:“怪不得你老早就盯上了我的莫离,原来是打莫家的主意。”

    “其实不止是莫家,我还想打华家、伊家、凌家的主意。”容景浅浅一笑,“就是不知道你舍不舍得华笙、凌莲、伊雪这三人了!”

    “不舍得!你自己想办法!”云浅月立即否决,脸色不好地瞪着他,“你将我身边的人都挖墙角挖走了什么意思?是不是非要我孤家寡人了你才高兴?”

    “只是觉得她们有此身份,不利用可惜。”容景道:“蓝家和苍家是不指望了。但这三家,总不能落入夜天逸的手里。”

    云浅月轻哼一声,“依我看大约成功率不大。夜天逸和苍亭联手,可不是吃素的。没准这三家已经私底下和他们有了什么协议。否则在哥哥昭告天下,十大世家联名入世,后来退出时这三家没跟着,定然有猫腻。我可不想我手下这红阁七长老被拆出去三人当这三家的试金石。有去无回怎么办?她们三人就华笙厉害一些,凌莲和伊雪还是不够老练。她们斗不过苍亭和蓝漪的。”

    “就因为考虑到此,我才没与你要这三人。”容景轻笑,“你怎么就不想着挖我的墙角?我想将青影送与你,你都不要。”

    云浅月撇撇嘴,“你的青影早已经中你的毒太深,给了我也听你的。才不要。”

    容景揉揉额头,“云浅月,你对我有很深的成见。”

    云浅月翻了个白眼,“我对你何止有成见?我是知道你从内到外都黑心黑肺!”

    容景一把将云浅月拽进怀里,笑着问,“从内到外?嗯?”

    “我看你一点儿也不饿。”云浅月愤他一声,脸红了红。

    “我怎么不饿?很饿……”容景声音忽然低喃,低低俯下头,将唇吻在云浅月唇上。

    辗转允吸,缠绵旖旎。衣衫凌乱,好一番香艳柔情。直到云浅月气喘吁吁,浑身无力,容景才放开她,眸光有一团火在烧,声音暗哑,“云浅月……”

    “嗯……”云浅月被他抱在怀里,细弱蚊蝇地应了一声。

    容景忽然闷闷地道:“你对容枫真好。”

    “嗯?”云浅月脑子有些转不过弯,不知道怎么此时此刻他想到了容枫。

    “你千里将他送来这里,还守了一个月去天雪山后山崖的丛林里给他抓老虎。”容景语气沉郁,“那时你才五岁吧,也就是我在鸳鸯池吻了你不久之后……”

    云浅月看着他,眨眨眼睛。

    “云浅月,我又吃醋了怎么办?你居然为了送容枫一只老虎守了一个月的雪山。你那时候是不是喜欢容枫?”容景看着云浅月的眼睛,语气又沉郁一分,“我记得容枫在皇上四十五大寿时也参加了寿宴,那时候很乖巧。你是不是就是那时候对他……”

    云浅月无语,“容景,八百年前的陈年老醋了!咱就别吃了吧?”

    “不行!这回忍不住想吃。”容景盯着云浅月,一副你不告诉我就不行的架势。

    云浅月无奈,摇摇头,“那时候文伯侯府经过了那么大的灾难,他是我救的,人说救人命不算救人,要救人心才算救人。我对他自然要好了。”

    “那为何文伯侯府那时候好几个孩子,你就偏救了他?”容景挑眉。

    云浅月低头回忆,片刻后笑道:“我就认识他啊!”

    容景蹙眉看着她。

    云浅月伸手抱住他的腰,将软软的身子贴进他怀里,在他唇瓣主动地吻了吻,笑着道:“容景,我是喜欢容枫,所以愿意为他做一些事情。但不是对你一样的那种喜欢。我对你的是爱,我若是爱的人是他,你以为我会是放弃他选你的那个人吗?”

    容景蹙着的眉松开,深深地凝视云浅月,云浅月在这样的目光中心砰砰地跳了两下,以为会发生一些什么的时候,他忽然松开她,冷静地道:“去做饭!”

    “你确定我去做饭?”云浅月有些情动地看着他。

    “这里是半坡崖,是雪山老人的地方和房间。”容景道。

    云浅月嘴角抽了抽,明白容景的意思,在别人的地方,总归心里有障碍,她转过身,系衣带,片刻,听到他压抑的呼吸,忽然“扑哧”一声笑了。将脑中的旖旎情思打住,转身脚步轻快地向屋外走去。

    容景听着云浅月的笑,看着她脚步轻快地离开,伸手捂住额头,低低嘟哝了一句什么,须臾,他复又拿起书卷读了起来。

    云浅月出了房间,小黑立即欢快地赢了过来,又是昨天那种公主抱。她笑着摸摸他的脑袋,他更是欢快地表达它的高兴。

    一人一虎玩闹了片刻,来到小厨房,就见华笙、凌莲、伊雪、风露在小厨房忙活,小厨房乱成一团,但一点儿饭菜香味也没飘出。四人见他来了,齐齐见礼,“小主!”

    “你们在做饭?”云浅月看着四人。

    四人脸齐齐地一红,不好意思地看着云浅月。

    “原来你们比我还十指不沾阳春水。”云浅月好笑地看着四人,“娘亲做得一手好菜,怎么红阁七大长老就没学到一分,传来给你们?”

    四人摇摇头,似乎也不明白。

    “我来吧!”云浅月挽起袖子。

    四人连忙给她让开地方,但是谁都没有走,站在一边学。以前不觉得不会做饭有什么不好,但从昨日,就觉得女人是该会做饭的。她们暗暗下定决心,也要学会做饭做菜。

    “花落他们呢?”云浅月一边做活,一边问。

    “早上他们练剑的时候发现后山有一片果子林,去采摘果子了。”华笙笑着道。

    云浅月点点头,这里半坡崖不同于十里桃花林。这里是真真正正的四季植物,不像十里桃花林是用阵法控制得四季花开不败。如今是秋季,自然是有熟透的果子可以吃的。

    接下来云浅月这个才会那么丁点儿的半吊子师傅开始教几个女人做饭菜,几人学得津津有味。小厨房热火朝天。

    不知何时容景出现在门口,看了几人一眼,慢悠悠地道:“云浅月,你知道不知道你在误人子弟?”

    “景世子!”四人齐齐回身给容景见礼。

    容景站在门口笑着应了一声。

    云浅月脸一红,她承认她做饭也是个半吊子,还来教别人,是有些误人子弟,她瞪了他一眼,“有这么嘲笑你的楚夫人的吗?我误人子弟你来教?”

    “算了吧!天底下不是所有女人都是要学会做饭的!”容景笑着摇摇头,显然楚夫人三个字让他极为满意,连眉眼都带了一丝笑意。

    云浅月哼了一声,继续做着手中的活,不理会他。

    容景也不进来,看着她忙活。眸光温温暖暖。

    华笙等四人对看一眼,都笑着继续看云浅月的动作。她们发现小主真的很聪明,昨夜仅仅看了主子做了一遍,便能做出个大概。换做她们,做不到。

    半个时辰后,一行人从小厨房出来。这是花落、凤颜、苍澜等三人也回来了。三人可谓满载而归,有山梨、苹果、红果等,慢慢一大包。

    云浅月看到这些果子,又忍不住跑去做了一番水果拼盘。

    他们七人和容景熟了,也没有早先的拘谨了。像是一大家子,九个人热热闹闹地又吃了一顿饭。席间,花落说:“他们摘果子回来时得到消息,七皇子和染小王爷回京的队伍遇到了劫匪。染小王爷受了重伤。七皇子受了也受了伤,但较之染小王爷轻些。”

    云浅月听到这时一怔,“确定是劫匪?不是杀手?”

    “大约是杀手易容成的劫匪。”华笙道。

    “是,天底下哪里能有这么厉害的劫匪?能伤了染小王爷和七皇子?”花落道。

    “你怎么看?”云浅月看向容景,心里隐隐有些猜测。

    容景笑了笑,“他送给睿太子一份大礼,虽然没伤了睿太子,但伤了风烬。睿太子能不还回去?来而不往非礼也!”

    “我觉得也是!”云浅月点点头,他哥哥可不是吃素的,更何况如今有了她娘在他身边,等于找到了一个撑腰的靠山。他不利用才不是他。夜轻染伤得比夜天逸重,她皱眉道:“看来老皇帝将夜轻染和夜天逸绑在一处了!”

    “德亲王府本来就拥护皇室,谁是皇上就拥护谁。夜天逸是老皇帝选出的继承人。如今夜天倾和夜天煜已经出局,夜轻染是德亲王府未来的支柱。他不和夜天逸绑在一处才是说不过去。”容景淡淡地道。

    云浅月沉默。

    “况且,你以为夜天逸和夜轻染这些年私下里没有交往?”容景又挑眉。

    云浅月继续沉默,对于夜轻染,有些事情,她是真不愿意去想。但不去想,不证明她心底深处不明白。

    容景不再说话,气氛有些凝重。

    半响,云浅月抿了抿唇,对花落道:“你传信给三公子,让三公子尽快将夜天逸和夜轻染受伤的消息传给夜天倾和夜天煜。我再送他们一个大礼,算是互惠互利的第一笔买卖。”

    “是!”花落立即点头,扔了筷子去传消息了。

    “舍得动手了?”容景似乎微微意外了一下,讶异云浅月这么快就动手了。还以为她虽然下定决心,但也要调试上一段时间的。

    “有什么舍不得的?”云浅月眸光温凉,“早晚得做,早做晚做都是做。别人做初一,我做十五,风水轮流转。就看夜天倾和夜天煜有没有那个本事要他们的命了!”

    “恐怕没那个本事,但打击一下总归没差。他们也可以拖延一些时间。”容景道。

    “嗯!”云浅月点点头,不再说话。

    不多时,花落传递出去消息回来,九人继续用膳,云浅月既然打算做了,便也放得开,几个人渐渐地便也抛开了此事,复又热闹起来。风露小姑娘连夸小主菜做得虽然没主子好吃,但也还算好吃。下定决心一定要学做菜。其余几人都纷纷表示好吃,很是捧场。

    云浅月得意地对容景笑,容景对她挑了挑眉,她得意立即收住,和他比小巫见大巫,转眼间就得意不起来了,她有些郁闷。有些人天生下来就是打击人的。

    饭后,天色阴沉下来,转眼间便雨随风至,九人躲回了屋子。不多时,大雨细密地下了起来。打在院中的珍奇花草上,淅淅沥沥。

    容景和云浅月待在房中,容景看书,云浅月不想看,无聊地站在窗前看雨,看了片刻还是觉得有些无聊,便回头对容景道:“做些什么吧?”

    容景眸光一闪,从书上抬头,看向云浅月,“做些什么?”

    “赌博,你会不会?”云浅月被他那一闪的眸光闪了一下神。

    容景低头,用手捂住嘴轻咳了一声,过了一会儿才道:“应该会吧!”

    “什么叫做应该会?”云浅月翻白眼,“你没下过赌场?”

    “那种地方,自然不去!”容景摇头。

    “好洁成癖!不知道赌里也有一番妙趣。”云浅月对他斥了一句,很有情致地问,“要不要玩?反正无事儿,难得这里清净清闲。我们将华笙他们七个人喊过来,一起玩怎么样?雪山老头也好赌,他这里有牌和色字。”

    “你先说说玩什么?”容景笑着放下书本。

    “推牌九,顶牛子,打地龙,掷色子,四色牌,玩法多了。要不要试试。”云浅月一副狼外婆的架势。

    容景见云浅月兴致浓郁,也被感染了两分兴致,笑着点头,“好!”

    云浅月立即转身对外面喊,“华笙、花落、苍澜、凤颜、伊雪、凌莲、风露,都过来!我们玩赌博了!”

    容景听到她欢快清脆的喊声,轻笑。

    各个房间传来七人或奇怪或兴奋或有趣的应声,不多时七人都来到了房间。

    云浅月开始翻箱倒柜,果然被他找到了色字和纸牌等赌博之物。招呼这众人热火朝天地玩了起来。她所玩的赌注自然不像输赢古代的金银一般没意思,如今房中的人都是自己人,没一个外人,输了谁,赢了谁,也没多大兴致,于是她就按照现代玩的花样,输的人脸上贴纸条。且纸条上画小乌龟。

    她这样一规定,七人顿时紧张起来,尤其是四个女子,自然不想被贴小乌龟。

    “呵,有意思!就这样!”容景轻笑,眸光第一次染上浓郁的兴趣。

    “别紧张,别紧张,赌场最忌讳紧张。谁输谁赢还不一定呢!输人不输阵。”云浅月一边摇色字一边笑着道。看她的动作熟练,一双芊芊玉手,捧着罐子,脸上笑得像只小狐狸,让几人不但不放松,更紧张了。她笑得更狡诈,看着华笙等四个女子,眼睛眯成一条缝,“俗话说赌场无父子,虽然你们是我的人,但我也不会客气滴。”

    “小主,你太坏了,我都不敢玩了!”风露立即控诉。

    “不玩的人去陪小黑玩,小黑正找不到玩伴呢!”云浅月笑道。

    风露看向蹲在一旁的老虎,老虎立即两眼放光地看着她,她连连摇头,“我玩!”

    “你们呢?想不想去和小黑玩?”云浅月又转向华笙、凌莲、伊雪。

    三人立即摇头。她们昨日来到的时候见小黑和小主极好,在小主怀里特别温顺,而且虽然身形高大,但摸样看得实在可爱,吃过饭后便忍不住逗弄,可谁知道小黑遇到她们可不像在小主面前一样,对小主是温顺,对她们是虎扑。她们吓得躲开,小黑不依不饶地追,她们使出武功,谁知道小黑居然能够抵抗掌风,高大的身形动作灵敏迅捷,显然长期和高手过招经过训练的。她们四个人这才惊觉雪山老人武功绝高,一只虎也不能小看。她们奈何不得一个虎,最后还是小主喊住了小黑。她们被弄得狼狈不堪,成功地愉悦了花落南凌睿等人。

    花落、苍澜、凤颜三人不但不帮忙,还看好戏,这绝对是第一次。尤其是花落居然看到谁被小黑得了手,不是抓乱了头发,就是扯掉袖子,或者是栽了跟头,就哈哈大笑,免费大放送一个“笨”字,尤其是风露得了他最多的笨。气得小丫头哇哇大叫。

    比起花落,南凌睿更可恶,居然笑得风流无比地说,“他的风流名声从今日起移交小黑了,这老虎看到美人才扑。果然是同道中人。”

    容景闻言提醒他,“它是兽!”

    睿太子看戏看得正高兴,话语不过大脑就说出来,“那就同道中兽。”

    这一句话愉悦了云浅月,云浅月哈哈大笑。

    南凌睿这才反应过来,回头狠狠地瞪着容景,忽然扬唇一笑,“我是兽,和我一母同胞的小妹也就是兽了,那么要娶我小妹的景世子是什么?请小景告诉告诉本太子?”

    云浅月笑声戛然而止,一脸黑线地看着南凌睿。

    容景面不改色,语气和气地笑道:“小睿哥哥说得极是,那我们都是兽吧!”

    南凌睿鸡皮疙瘩再次爬起,又狠狠地拍了两下身子,才黑着脸转过头不看容景。显然又被那声小睿哥哥给寒住了。

    云浅月觉得容景真抓住他哥哥的弱点了,仅仅用“小睿哥哥”四个字,他就缴械投降。

    可想而知,经过昨日,她们四人有多大的惊吓,再也不敢逗弄小黑了。

    云浅月拿不玩赌博就陪小黑玩,也就是不给她们留有余地。比起和小黑玩,她们更愿意被贴纸条,画小乌龟。于是局势一边倒,除了云浅月外八个人,包括容景,谁也没有意见。

    云浅月还算有良心,玩之前先给几人讲了规则,又不做任何堵住地试验了两把。这让四位姑娘心里有了些底。不多时,九个人热火朝天地玩了起来。

    第一个被贴纸条的人是风露,风露小丫头苦着脸看着那个纸条贴在了她脸上。

    花落毫不客气地嘲笑了一个大大的“笨”字,外加又送了一句,“果然像小乌龟!”

    “你等着!”风露恶狠狠地看着花落。

    花落对她挑了挑眉,不以为然。

    云浅月斜斜地凝了花落一眼,那一眼很有深意,花落非常敏感地转过头,怕怕地道:“小主,你可不准出老千。”

    “放心,我不出!”云浅月对他笑眯眯地道。

    花落被云浅月笑得心惊,总感觉要倒霉,连忙道:“小主,你可不能仗着你会玩这个就害我。”

    “放心,不会!我向来光明磊落。”云浅月依然笑眯眯地摇头。

    “我怎么就这么不信呢!”花落仔细看着云浅月的脸嘀咕。

    云浅月无辜地对他眨眨眼睛。

    赌局继续。

    几人心思各异,有高度紧张的,有等着看戏的,有成足在胸的,有漫不经心的,色字噼里啪啦地响,这是房间中唯一的动静。

    第二局解开谜底,花落苦着脸看着云浅月。他怎么也想不明白他已经盯着小主了,两双眼睛都没敢眨一下,怎么还被她给得手了。他敢肯定,小主一定做了手脚。

    “哈哈,花落哥哥,你的报应来了!快贴纸条!小主,将纸条给我,我给他贴!”最高兴的人莫过于风露,大笑大叫着拿纸条。

    云浅月将纸条给风露,无辜地对花落耸耸肩,“花落,风水轮流转,不是转到西家就是转到东家。节哀吧!”

    容景轻笑。

    苍澜、凤颜、华笙等人都不约而同地笑了。心里都明白,肯定是小主搞得鬼,但他们谁都没看出花落是怎么中招的。一时间更是提高警惕。

    风露成功地给花落脸上贴了个纸条,将他的原话大大声的返回,“花落哥哥,你真笨,这只小乌龟我看来看去觉得好像你啊,怎么样?小主拿给我的这只是我亲手画的。哈哈,越看越像你。”

    花落苦笑,哀怨地看了云浅月一眼。

    云浅月拍怕他肩膀,笑得像只小狐狸,肯定地点点头,“是有些像。”

    花落偏过头不看云浅月,须臾,他忽然又将头偏回来,看向容景,“景世子,我觉得小主说得对,风水是该轮流转。您说呢?”

    容景眸光微闪,笑着看了云浅月一眼,点头道,“嗯,是该轮流转!”

    云浅月感觉心底一凉,但她自诩赌场多年,才不信容景这个生手能怎么地了她。不过花落这家伙真是个人才啊!知道自己玩不过她,这么快就找到靠山了。她轻哼了一声,便笑着继续开始下一局。暗暗想着容景的脸上若是被贴了纸条,嗯……想想就不错。

    ------题外话------

    公布一则消息!亲爱的美人们请看公众章节公告!

    《纨绔世子妃》出版实体书即将上市,有想要团购实体书的亲请加群,群号【34476623】,进群后找管理员吕奶奶报名即可。已经在v群的亲就不必加了,v群也会组织团购。题外话有字数限制,就说这么多,其余的亲们看公告哦!么么哒!

    本月过去一多半了,忙得昏天暗地,亲爱的们,手里积攒到月票的亲,拿出来爱爱爱我吧!我需要敲打,需要抚摸,需要激情,需要吃糖果……唔……O(n_n)O~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澳门博彩娱乐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纨绔世子妃73》,方便以后阅读纨绔世子妃第七十三章 九人赌局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纨绔世子妃73并对纨绔世子妃第七十三章 九人赌局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纨绔世子妃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