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四章 共事一夫

    容景听见云浅月的轻哼,看到她眉眼不以为然的神色,薄唇微勾,似笑非笑。舒咣玒児

    华笙等人对看一眼,都暗暗想着景世子若是和小主斗起法来,他们被贴纸条的几率就会少一些。只是不知道谁能斗得过谁?这样想着,觉得定然很好玩。他们本来紧张怕被贴纸条的心情一下子变得激动雀跃起来。等待着好戏来临。

    赌局继续。

    第三局凌莲被贴了纸条。花落和风露本来两个互相嘲笑的人大大地笑开,新加入了同伴他们自然乐得高兴,齐齐奉送了凌莲一个“笨”字,凌莲闷闷地让云浅月笑眯眯地将纸条贴到了她的脸上。

    第四局伊雪被贴了纸条,花落、风露、凌莲三人欢呼一声,伊雪瞪了三人一眼,也有些闷地让云浅月笑眯眯地将纸条贴到了她的脸上。

    第五局风露小丫头再次中招,很是郁闷地瞪着那个即将贴到她脸色的纸条半响,最后还是躲不过,脸上的纸条由一变成了二。从花落、风露、凌莲三人中脱颖而出。

    第六局凌莲再次中招,风露看着凌莲脸上和她一样多的纸条高兴地笑了。

    第七局华笙被贴了纸条,花落、风露、凌莲、伊雪四人齐齐欢呼一声。她笑着看了四人一眼,自己拿起纸条贴在了脸上。

    第八局……

    第九局……

    第十局……

    纸条依然在被贴过的这几人脸上反复增加,剩余的苍澜、凤颜、容景、云浅月四人无一人中招。

    赌局继续。

    第十一局……

    第十二局……

    第十三局……

    第十四局,凤颜的脸色终于被贴了纸条,在那几人的欢呼声中,他很自觉地将纸条贴在了自己的脸上。

    云浅月看着凤颜那一张俊脸上被正中贴了纸条,仔细地看了两眼,笑眯眯地道:“凤颜长得好看,被贴上小乌龟,也还是这么好看。”

    凤颜脸一红,不敢看云浅月。

    “唔,还害羞了!”云浅月笑看着他的俊脸一点点爬上红霞,惊叹不已。原来男人脸红也这样好看,不次于美人如花,羞煞云霞。

    “继续!”一直没开口的容景瞥了凤颜一眼,对云浅月温声提醒。

    云浅月收回视线,赌局继续。

    第十五局……

    第十六局……

    第十七局……

    第十八局……

    ……

    纸条反反复复地出现在风露、凌莲、伊雪等人的脸上。

    苍澜是唯一一个除了容景和云浅月外没有下水的人,众人的眼光都不由地盯着他。他在众人的眼光下,他脸也有些红,笑得有些不自然,还有些羞涩和腼腆。但每一局都擦着边沿安全躲过。

    云浅月一边玩牌一边看着苍澜。心下感叹,龙生九子,各不相同,这句话果然是对的。苍澜和苍亭容貌上看着有几分相似的两个人,但性格显然是大大不同。苍亭就是一只傲娇的狐狸,而苍澜偏于内向,话不多,但论聪明上,依今日的赌牌来看,他是绝对的聪明。她知道他的武功在几人的武功里最高,这跟天赋脱不开关系。

    “小主,你怎么老是看着苍澜?”风露小丫头脸上纸条贴得最多,自然希望再拉下水一个,可是都这么多局过去了,景世子、小主、苍澜三人就是不中招。让她有些郁闷。

    “大家不都在看他?”云浅月见苍澜脸红了,挑了挑眉。

    苍澜的脸更红了,头微微垂下。

    风露小丫头顿时失了言语,嘟囔了一句,“苍澜哥哥脸红的样子也很好看。”

    花落哈哈大笑,“他自小就是这个样子,都多少年了也不改。”

    风露立即对花落瞪眼,“就花落哥哥不知羞,不脸红。”

    花落微微哼了一声,显然拿风露的话不当回事儿。

    云浅月笑着招呼大家继续。

    第二十八局……

    第二十九局……

    第三十局……

    ……

    第五十局,苍澜终于抵不住中招,这时候已经满脸满脑袋都贴满纸条的风露大声欢呼,其余人虽然不像她那么大声,但显然也极其兴奋。苍澜在众人欢呼声中脸上贴了小乌龟的条子。

    剩余的人里面只有容景和云浅月两人脸上干干净净。

    七人都将目光定在二人身上,这时候早没了被贴纸条的郁闷,只看到他们二人谁先被贴上小乌龟。

    气氛一度紧张。

    云浅月捧着罐子,对容景眯着眼睛笑,“行呀,一回没玩过还这么有本事!”

    “小看我了?”容景含笑挑眉。

    云浅月想着她哪里敢小看他,只是后悔开始时候的第一局没像她对待花落一样对她用手段,手下留情了。否则保不准他脸上如今已经有了纸条。可惜五十局下来,这个家伙显然已经由一个小耗子变成老鼠精了,她看着容景,笑得见鼻子不见眼,“继续!”

    “嗯!继续!”容景勾唇一笑,温文尔雅。

    云浅月手中的罐子开始噼里啪啦摇起来。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其余人脸上的纸条越来越多,天色越来越暗,外面的雨越下越大,那二人依然谁也没被贴纸条。

    九个人的赌局渐渐变成期待两个人的赌局。

    天色彻底黑下来时,风露小丫头的脸上已经贴不下纸条,外面的雨终于停了,小丫头也受不住了,开始大叫,“我要退出!”

    “我也退出!”

    “我也退出!”

    “……”

    一个两个三个四个五个六个人七个人都接连表示退出。

    云浅月看了七人一眼,就苍澜脸上的纸条最少,风露最多,凌莲和伊雪与风露差些也差不多少,花落和凤颜、华笙差不多。她对容景挑眉,“他们都告饶了,是你我继续还是散场?”

    容景看了花落一眼,“继续吧!”

    花落眼睛一亮,自然接收到那一眼什么意思。景世子答应了他,自然会做到。

    “你确定?”云浅月扬眉,也看了花落一眼,笑道:“你确定你能帮花落扳回一局?”

    “我是觉得天色还早!”容景摇摇头,笑得温和。

    云浅月想外面看了一眼,外面黑漆漆的,她无语片刻,“最后三局吧!”

    “也好!”容景含笑点头。

    第一局平手!

    第二局平手!

    第三局还没开始,那七人大气也不喘,七双眼睛一眨也不敢眨,牢牢地盯着二人。

    第三局,云浅月差了一步,败!

    “景世子果然厉害!”花落大笑,看着云浅月眉眼得意,仿佛赢的那个人是他,“小主,风水轮流转,如今也转到你这了吧?啧啧!果然是一物降一物!”

    云浅月默,瞪了花落一眼,阴森森地道:“花落,你皮紧了是不是?”

    花落笑声立止,戚戚焉地住了口。

    云浅月将赌牌一推,对容景恶狠狠地道:“算你狠!”

    容景低笑,提醒道:“将纸条贴上吧,我们大家都看看。”

    云浅月拿起纸条,贴在了额头上,转了一个圈,大大方方地对大家问,“都看到了没?”

    “看到了!”几个人都笑着应答。

    云浅月伸手指指纸条上画的小乌龟,转头问容景,“好看不?”

    容景笑着点头。

    云浅月打了个哈欠,对大家挥挥手,“都散了吧!累死了!”

    七人撤掉纸条,接连出了房间。从门口到院外,传来阵阵嬉笑声,云浅月听得清楚,都在说景世子好厉害的话。她一把扯了脸上的纸条贴到容景脸上。

    容景不躲不避,任她将纸条贴上。

    云浅月仔细地看了他一眼,即便贴了个小乌龟,也是如诗似画得人神共愤,她微哼一声,“去做饭!”丢下一句话,向大床上走去。

    “好!”容景含笑点头。

    云浅月回头看了他一眼,就见到一双如玉的手将赌牌收拾妥当,起身放入早先的柜子里。她懒洋洋地闭上眼睛,“我要吃鱼!”

    “好!”容景痛快应声。

    “还要吃鸡!”云浅月又道。

    “好!”容景点头。

    “还要喝桃花酒。”云浅月再道。

    “好!”容景一一应承。

    云浅月又张拉张嘴,又闭上,摆摆手,大爷似地道:“就这些了!快点啊!”

    “嗯!”容景笑着抬步走出房门。

    “喂,将你脸上的纸条揭下来。”云浅月又喊住他。

    “我还以为你愿意我让他们看到。”容景回头对云浅月微笑。

    云浅月翻了个白眼,“我一个人看就够了!”

    容景撤掉纸条,笑着走了出去。

    云浅月见他出门,闭着眼睛,半响无声地笑了。片刻后,笑意一寸寸收起,这样的日子和平静的悠闲像是偷来的,回京之后怕是没有了。

    不知何时睡了过去,直到房中有菜香味飘来,她才睁开眼睛。只见容景端着两个盘子进来,一个盘子里面是鱼,一个盘子里面是鸡,她有些愣愣地看着他。

    “醒了?”容景将盘子放在桌子上,回身笑问。

    “嗯,你哪里弄的鸡?”云浅月想着早先她是故意刁难,鱼可以在不远处的水里摸,鸡就难了,这方圆多少里,整个半坡崖的活物估计都被小黑给吃了。哪里能有鸡?

    “你想要吃,没有也能变出来。”容景笑着道。

    云浅月眼皮翻了翻,推开被子下床,走到桌前惊讶地看着盘子里的鸡,“是雪鸡?你跑去天雪山了?”

    “嗯!”容景点头。

    云浅月看着容景,就见他眸光温柔地看着她,她心下感动,长开手臂将他抱住,“我就因为你赢了我不服气说说而已!你怎么还真去了?”

    “讨夫人欢心是家训!”容景道。

    “哪个家训?”云浅月仰脸看着他。

    “楚家的!走时外公告诉我,说我将你气得离开了,不哄好了,不娶进门,不准我再回楚家,不准再喊他外公,所以,我要努力讨好你。”容景环住云浅月的纤腰。

    云浅月眨眨眼睛,诚然地道:“那你是该好好哄我!”

    “嗯!”容景低头吻了她一下,放开她,“明日启程,饭后我们早点儿休息!”

    “好!”云浅月坐在桌前。

    半坡山流畅在雨后清新的空气中,这一夜,安然静谧。

    第二日清早,容景、云浅月带着华笙、花落等七人启程离开了半坡崖。

    小黑抱着云浅月手臂怎么也不肯松手,云浅月哄了它半天,最后承诺一定回来看它,它才作罢,恋恋不舍地放云浅月离开。

    回程的路依然走得是捷径之路。当然不是云浅月来时领着的那条,而是容景知道的一条更捷径之路。只不过难走一些,翻山越岭,有些地方是山涧峭壁。但九人武功高强,自然没问题。

    容景一改来时的不紧不慢,夜间再不整夜休息,而只是稍作休息,便连夜兼程。

    云浅月自然没意见。他们在天雪山耽搁了一日,又在半坡崖耽搁了一日,来时用了两日半,在十里桃花林待了半日,算起来从离京总共已经五日了。五日时间正好回城,再多了就不太妥当了。

    容景选的这条路格外地捷径。仅仅用了一日一夜便回到了京城。

    云浅月站在紫枫林的地面上还不敢置信地看着容景,这条路也太捷径了!

    “走吧!我们应该比夜天逸和夜轻染还早回来一步。”容景伸手拉着云浅月的手,进了城外通向云王府的那条密道。

    凌莲和伊雪随后跟上,华笙、花落等五人与四人分开,进了烟柳楼。

    云浅月知道从她命令花落给三公子传递回消息之后的第二日,夜天倾和夜天煜便立即行动,派了五百隐卫,第二次暗杀。隐卫全军覆灭,夜天逸折损了两百名隐卫。同时本来受的轻伤加重。夜轻染那日重伤本来要出手,却在夜天逸的保护下未动一丝一毫。所以,夜轻染依然只是重伤,二人性命无忧。因了第一次的劫匪和这次的暗杀,耽搁了行程。所以,这样计算起来,他们应该这个时间还没回京。

    通过暗道进城只需要半个时辰的时间。

    半个时辰后,容景和云浅月已经回到了云老王爷房间的暗室。

    二人刚一来到,便听到房间内有隐隐的说话声,除了云王爷外,还有几个熟悉的声音。容景和云浅月对看一眼,停住脚步,躲在暗室中没出去。

    “云王兄,你若是答应了此事,皇上的意思是就会准许你卸甲。”德亲王的声音。

    “两位公主陪伴,这是天大的福气。试问亘古以来天下有几人有这等福气?云王兄,别再犹豫了。这是云离的福气。”孝亲王的声音。

    “知错能改,善莫大焉。六公主如今已经有了悔过之心,明妃娘娘向皇上苦求。皇上也愿意成全此双珠之事。这是对云王府,对云离世子的器重。多少人想都想不来的事情。云王是不必再犹豫。您比老臣好多了,老臣的女儿如今也下落不明……哎……”秦丞相黯然伤心的声音。

    云浅月眯起眼睛,这是三堂会审?她有多久没听到六公主的名字了?

    “话虽然是这么说!但姻缘之事也是要看天意。六公主上次伤了离儿,离儿已经寒了心,他和七公主如今新婚,感情甚笃,六公主再来的话,这……”云王爷犹豫不定的声音,“这恐怕不好……”

    “怎么个不好?云王兄多虑了!这是多大的好事儿啊!”德亲王道。

    “是啊!两位公主陪伴,都是金枝玉叶,定然很好相处的。”孝亲王也道。

    “不错,云王就不要再犹豫了!你得两个儿媳,多大的美事儿?要依我早就应了。”秦丞相羡慕地道:“我那小儿子现在也还未订婚。”

    “这件事情要看离儿的意愿。两位王兄和丞相当该清楚,本王这个王爷做得实在无力得很啊!”云王爷叹息一声,无力地道:“不是我不答应,实在是我做不得主。”

    “唉,云王兄哪里话?你如今是一家之主。怎么就做不得主了?”德亲王不赞同地道。

    “别人不知道我,三位与我同朝为官十数年,还不知道我?我窝囊了大半辈子,也不怕三位笑话,实在汗颜啊!”云王爷叹息地道。

    “云王兄说得是浅月小姐不同意?”孝亲王问。

    “如今这个家我早就交权了,她说了算。”云王爷点头。

    “这是好事儿,只要您和老王爷同意,皇上和明妃娘娘那边也同意,这事儿就成了。浅月小姐如今和以往大不相同,心地还是纯善的,这种好事儿,是对云离世子好,她如何能阻拦?”秦丞相接过话。

    “浅月虽然纯善,但也是个倔脾气。咱们觉得是好事儿,放在她身上想法就未必了。你们三人也都是看着她长大的,这事情她要不同意,实在不好说啊。”云王爷连连摇头。

    房中再无人说话,沉默下来。

    云浅月算是听明白了个大概,感情是老皇帝还要来个回马枪。六公主被关进皇室祖嗣思过,如今还能再出来想要嫁给云离。他真是打得如意算盘。一个月过去,那女人不知道什么样了。不是个被折磨成的疯子,就是个成了精的疯子。总之,她若是嫁来云王府,嫁给云离,对云王府不能算是好事儿,对云离也不一定算是好事儿。

    “浅月小姐已经闭门养伤好几日了,不知道情况可是稳定了?皇上今日早朝还问到了,让我等顺便探望一下浅月小姐。”半响后,德亲王又道。

    “伤势很重,恐怕还要再养两日。”云王爷声音有些低,“皇上对月儿打小就关心,实在比老臣这个为人父者还要上心,老臣惭愧。月儿顽劣,实在没教养好,就爱凑个热闹,什么事情都要插上一脚,每次都弄个受伤而归。哎,老臣怎么就有了这么一个不叫人省心的女儿……”

    “云王兄有这样的女儿是福气。我们求还求不来呢!”德亲王也叹了口气,“我家那个混小子对京城哪个女子都不假辞色,就对这个小丫头有心。他知道这个小丫头也要去蓝家,非跑去向皇上请旨,后来到好,小丫头没去成,他到跟着七皇子去了。昨日我才得到消息,他和七皇子回城的时候前后遇到了两批杀手,差点儿丢了命,更不叫人省心。”

    “如今这世道真是越来越乱了!”云王爷心下怕怕地道。

    “是啊!不过这也不奇怪,二十多年前皇上登基前不也就这样?早晚会好的。”德亲王宽慰地道:“年轻人受点儿伤也是磨练。我们都有不省心的儿女,就彼此宽慰吧!”

    “德王兄这样说真是叫我去撞墙了,比起染小王爷,我家犬子差得可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的区别。老臣才是教子无方的那个。”孝亲王惭愧地道。

    “冷王兄,如今冷小王爷改过自新,前两日入朝,我看他行事颇有你的风骨,虎父无犬子,差不了的。你就无须在我们面前自贬了。”德亲王道。

    “是啊,昨日儿皇上还夸奖他了,冷小王爷以后前途无量啊!”秦丞相也接话道:“皇上不是有意将兵部侍郎家的赵小姐许配给他吗?这若是成了可是一桩好姻缘。”

    “我和犬子谈了,那小子说女色腻了,如今没那心思了。况且你们也都知道那兵部侍郎家的赵可菡小姐心仪的人是四皇子。这事情也不好办啊!”孝亲王有些头疼地道。

    “这的确是不好办。咱们那一代都讲究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一道圣旨下来就赐婚了。可是如今你看看这帮子孩子,骨头一个比一个硬气,动不动就威胁我们,没一个听话的,皇上自小看着他们长大,都知道他们的脾性,如今圣旨也不轻易下了。反倒苦了我们几个老的,在皇上和这帮子小的中间夹着,里外不是人。”德亲王也有些头疼地道。

    “是啊!我们老了,这世道如今是她们的天下了。”云王爷戚戚然地道。

    “无论怎样,云王兄还是劝劝云离吧!明妃那里向皇上苦求,昨日我也见到了六公主,的确是变得乖巧了。受了苦,和冷小王爷一样,大彻大悟了,这是好事儿。”德亲王道。

    “七公主和六公主总归是亲姐妹。共事一夫也好相处,你这个做公公的找七公主先谈谈,皇上届时也会宣七公主进宫谈此事。只要七公主同意,云离世子那里应该就好说。”孝亲王看着云王爷也道:“想当年你也不同意纳妾,只娶云王妃一人,后来云王妃大度同意了。风侧妃等人也就接连进了门。云王兄啊,后来你可娶了不止一个小妾。”

    “冷王兄快别拿这件糗事儿来说我了,我都无地自容了。对不起浅月她娘啊!”云王爷哎哎地叹惋一声。

    “你娶的女子可是和当年的西延国护国公主并称为天下第一的美人。多大的福气!云王兄如今到自谦起来了!”德亲王哈哈笑了起来,衣袂摩擦发出轻响,似乎是站了起来,“好了,该说的我们都说了,皇上的意思也传达了,云王兄是明白人,找浅月小姐,云离世子,七公主分别谈谈。这样的喜事儿可是千载难逢啊!你想想,皇后如今怀的是太子,两位公主再下嫁给云王府世子,浅月小姐和七皇子又有婚约,这是云王府天大的殊荣了。我们想求都求不来的。”

    “德王兄说得不错!万万不可错过了。”孝亲王似乎也站了起来。

    “皇上器重荣王府,云王兄当知圣恩啊!”秦丞相也站了起来。

    “三位的意思我明白,哎,我尽量试试吧!”云王爷也悉悉索索地站了起来。

    德亲王、孝亲王、秦丞相三人告辞,云王爷将三人送出门外,四人离开,屋中静下来。

    “走,我们出去!”云浅月偏头对容景说。

    容景点点头,暗室的房门推开,二人走出,凌莲和伊雪跟在二人之后也走出来。

    房中空无一人,云老王爷并没有在。

    “爹应该知道我们回来了!我们在这里等等他。”云浅月道。

    容景“嗯”了一声,松开云浅月的手,坐在椅子上。

    凌莲和伊雪知道要靠云王爷解开幻术,于是也等在一旁。

    “你说老皇帝想要哥哥娶六公主,是谁的主意?”云浅月也坐下身,动手给容景斟了一杯茶,自己也斟了一杯,喝了一口问。

    “这件事情倒是有些令人意外!但也不算意外。六公主是皇室的公主,不可能真一辈子被关在皇室祖嗣。早晚也要出来的。如今关了一个月,是该放出来的时候了。”容景道。

    “好一个明妃苦苦哀求!六公主是她的女儿,七公主就不是她的女儿了?”云浅月冷笑,“这京城多少良好年轻家世的男子,她不选,偏偏选哥哥,偏偏想进云王府,她是想将她两个女儿都毁了不成?”

    “七公主和明妃冷了情,如今在她看来,不算是她的女儿了,她是云王府的人,一心向着云王府了,皇上怕是也知道这一点。而六公主就不同了。在皇室祖嗣关了月余,经看管皇室祖嗣的暗人调教。大不同从前了。不是疯子,就是利剑。用好了,疯子也可以是利剑。皇上怎会不用?”容景抿了一口茶。

    云浅月微沉着脸轻哼一声,“我是不会让他们得逞的!”

    “缘叔叔回来了!”容景向门外看了一眼道。

    云浅月转过头,只见云王爷果然送完德亲王等三人走了回来。她想起跟着南凌睿去南梁的娘亲,心里暖了暖,喊了一声,“父王!”

    “我算计着你们该回来了!”云王爷进来,随手关上房门,看了二人一眼,笑道:“月儿,你们见到你娘亲了?”

    “自然见到了!”云浅月笑着点头,得意地道:“娘亲还给我做了一顿好吃的。可惜我没哥哥那个家伙吃得多。他狡猾,先我一步将我娘拐走了。爹,未来一段日子你要和我娘两地分居了。我是不会放你离开的。”

    云王爷笑了一声,“那个臭小子精明着呢!这些年我对他里子外子都了解。他既然见了你娘,自然不会让她再离开的。不过南梁如今内部也不平静。你娘去帮他也好。”

    云浅月眨眨眼睛,“你舍得我娘?”

    “小丫头,我们都老夫老妻了,不在乎这一时半刻。”云王爷失笑,“刚刚那三人的话你们都听到了吧?”

    “听到了!”云浅月点点头。

    “我知道你定然是不同意的!昨日皇上找离儿探寻话音,离儿婉转地给推了,我也说不妥当。但皇上和明妃显然不死心,便派了那三个说客过来说服我了。虽然口口声声说的是离儿,但无疑是想从七公主那里下手,七公主同意了,离儿便也会同意。大约就是这个意思。”云王爷又道。

    “嫂嫂什么想法?”云浅月问。

    “七公主是个心思玲珑的人,应该也得到风声了。我还不知道她想法,正好你回来了。可以问问她,她比较信你。”云王爷道。

    “嗯!”云浅月点头,“稍后我去找她!”

    云王爷点点头,看向容景,“小景,关于这件事情你怎么看?”

    容景笑了笑,“这件事皇上、明妃既然都有意愿,派了两位王爷和秦丞相来说服。而还要选七公主进宫叙话,想必不会轻易善了。但只要云离世子和七公主心坚意定,以死明志。皇上大约也奈何不得,就怕他们挺不住。”

    “如今哥哥在哪里?”云浅月问。

    “你哥哥还在礼部!”云王爷道。

    “我先去见嫂嫂!”云浅月起身站起来,向外走去,走了两步又觉得不对,她如今在养伤,不能到处溜达,传出去就不好了。想了一下,对云王爷道:“父王,你先将凌莲和伊雪的幻术解开,让她们二人去西枫苑请嫂嫂前去我的浅月阁。我在浅月阁等着她。”

    “好!”云王爷点头,轻轻一挥手,凌莲和伊雪二人容貌恢复。

    云浅月看向容景,容景对她笑道:“我稍后就回荣王府!”

    云浅月点点头,不再说话,出了房门,足尖轻点,向浅月阁而去。凌莲和伊雪对看一眼,对云王爷和容景行了个告退礼,也出了房门,向西枫苑走去。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澳门博彩娱乐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纨绔世子妃74》,方便以后阅读纨绔世子妃第七十四章 共事一夫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纨绔世子妃74并对纨绔世子妃第七十四章 共事一夫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纨绔世子妃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