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章 凤凰关劫

    凌莲离开后不久,云王爷便跟着来了浅月阁。

    云王爷进了房间,便看到云浅月一脸凝重,她的面前摆了二三十本红阁的密函,他眸光扫了一眼那些密函,抬步走了过来。

    “爹爹!”云浅月坐在床上不动,喊了一声。

    “有重要的事情?”云王爷坐在了床边,这一句话是肯定句。

    “嗯,您看看这个!”云浅月将其中一本密函递给云王爷,伸手指了指上面的那一则小消息。

    云王爷接过密函,低头看了一眼,面色也微微染上凝重。

    “星星之火可以燎原。”云浅月看着云王爷,“爹,我觉得这样的事情不能当做小事儿来看。多少大事儿发生的最初都是星星点点的火苗,甚至悄无声息不引人注意。但一旦不及时制止,后果便不堪设想。这里是凤凰关的天水崖,不得不防。”

    “你说得对!”云王爷颔首,放下密函,正色道:“这看着是一件小事儿,但不一定是一件小事。我这便回去飞鸽传书告知睿儿和你娘。凤凰关万一出事,那么不仅仅是南梁的天险不保,还有凤凰关的上万百姓。”

    “我已经吩咐华笙派红阁的人前去天水崖查探了,但我觉得的确还是有必要告诉哥哥和娘亲。毕竟是南梁的关卡。这件小事儿若真不是一件小事儿的话,那么凤凰关的总兵也是有问题,不能用了。”云浅月道。

    “凤凰关总兵是南梁王上器重的重臣,自小就追随在南梁王身边,后来皇上登基,便将他派遣镇守凤凰关。为人虽然不是多么磊落正直,但对南梁王忠心耿耿。这一点爹可以担保。十五年前若不是他,爹爹也许就回不来天圣了,当年他将他的半数功力都输送给了我,才保住了我被震伤五脏六腑的脉息。”云王爷回忆起当年,不免升起一番感叹。

    “这样?”云浅月蹙眉,“难保这么多年,人心不会变?”

    “当年他的命是南梁王上救的,他是孤儿,自此便跟随王上。有一种人即便全天下人都变,他也不会变。凤凰关总兵就是这样一种人。”云王爷道。

    “难道是我多心了?”云浅月听云王爷这样说,也不由怀疑是否自己小题大做了。他相信他爹爹看人的眼光,这可是一只成了精的老狐狸。

    “也许不是。”云王爷摇摇头,“凤凰关靠的不止是一个总兵。”

    “对!凤凰关不止是总兵一人。”云浅月也立即道,“除了总兵外,还有无数他之下的下属官员,不得不妨。”

    “嗯!”云王爷点头,“尤其如今是多事之秋。天下各地局势都在进行拉锯战的阶段。但总有一个突破口,凤凰关是南梁和天圣衔接处,这个若真成突破口的话,那么对于南梁,可不容乐观。”

    “何止不容乐观?大水一旦开闸,那么如今正值秋收,凤凰关千顷良田,万户人家,便全部会毁于一旦。这可是生灵大事。”云浅月道:“而且难保水患不会波及除了凤凰关外的其它州县。天水崖的蓄水经年累月,量可不小。”

    “爹爹这就回去传书!红阁一旦传来消息,立即知会我。”云王爷站起身。

    “好!爹爹快去吧!”云浅月摆摆手。

    云王爷疾步走出了房间,不出片刻便离开了浅月阁。

    云浅月将面前的密函收起。百年前天圣大一统,各方小国年年纳贡,岁岁称臣,南梁、南疆、西延等地归纳入天圣版图。但这只是形式上的,小国虽然称臣,但没有达到文化上和思想上的同化和合流。这也与上位者有关。天圣始祖皇帝一人至尊天下,铁血手腕治理下,天圣子民对其它小国子民看不上,私心里觉得身份比附属国高上那么一层。也就造成了百年后的今天,小国渐强,脱离大国之势。以至于甚至不再纳贡称臣,独立于外。这样威胁了天圣天威,自然不会任其坐大。尤其是南梁。这次蓝家之事,南凌睿可谓大获全胜,南梁又得了风家、楚家、红阁相助,天圣自然感觉到了威胁,所以,要对凤凰关动手也不是不可能。

    她虽然是天圣子民,但是和南梁早已经脱不开关系。她的哥哥是南梁太子,娘亲是南梁公主,父亲十五年前为保南梁凤凰关落下旧疾,而天圣内部又对云王府有铲除之心,等等原由下,她自然不能对凤凰关坐视不理。

    “小姐,消息传出去了!华笙姐姐说她即刻派人传话回摩天崖,命人前往天水崖查探。”伊雪走回来,对云浅月低声道。

    “嗯!传出去就好!”云浅月点头,吩咐道:“一有消息,立即通知我。”

    “是!”伊雪连忙应声。

    云浅月将手中的密函都给伊雪,又吩咐道:“以后每日,都拿来与我阅览一遍。”

    伊雪点点头,带着密函走了下去。

    云浅月伸手揉揉额头,心下想着但愿是她想得多了。天圣如今内部不太平。夜天逸和夜轻染又受了重伤,夜天倾和夜天煜动作不断,老皇帝形将骨枯,新旧政权更替,首先要巩固朝纲,哪里还有心思对南梁出手?而西延护国神女抱恙,西延王大急,更不会出手,况且就算会出手,怕是也不出手,毕竟南疆西延等地一直为南梁马首是瞻。南梁一倒,天圣下一个对付的就是比南梁国力差一些的西延。南疆比邻南梁,唇亡齿寒,就更不会了。

    不过不怕一万就怕万一。老皇帝如今已经不按常理出牌,况且还有个夜天逸。

    这一夜无话。

    第二日,天色晴好,风和日丽,难得秋高气爽的好天气。京中太平无事,天下也无大事儿传出。朝中更是上到皇帝,下到文武百官,各司其职,太太平平。

    这一日一晃而过。

    第三日,京中依然如此,老皇帝似乎忘了七公主被押入天牢之事,也未对云王府和云离上折子恳请恩准休妻之事理会。朝中官员也都当做耳聋眼鸣,齐齐对这件事情持观望态度。人人都不傻,明白这是皇上和云王府的一场较量。

    第三日深夜,云浅月刚刚入睡,窗外便传来一丝异样的风声,她闭着眼睛睁开。

    “谁?”窗外传来凌莲和伊雪的轻喝。

    “是我!”华笙的声音响起。

    “华笙姐姐?”凌莲和伊雪一惊,齐齐撤回宝剑。

    “小主睡下了吗?我有急事儿找小主!”华笙压低声音,急急地道。

    “华笙进来!”云浅月腾地坐起身,心里隐约觉得不妙。

    外面华笙应了一声,房门推开,她疾步走了进来,几步就来到云浅月的床前,对她道:“小主,大事儿不好了!天水崖的防护闸崩裂,大水倾泻,凤凰关危在旦夕。”

    “什么?”云浅月面色一变,“什么时候的事情?”

    “我刚刚收到摩天崖传来的传书。从两日前小主对我吩咐此事,我觉得此事甚重,便吩咐人立即前去打探,潜入天水崖有些困难,但人终究是潜进去了,开始没发现什么问题,那人便守在了天水崖的闸口,可是昨日晚上戌时二刻,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天水崖的大闸口忽然崩裂,闸坏,事前半丝预兆都没有,大水汹涌而出,涌出了天水崖。他想出手,都无计可施,便赶紧飞鸽传书与我。”华笙连忙道。

    “戌时二刻,如今已经子时三刻了。”云浅月推开被子起身,床上鞋子向外走去。

    “小主,您要去哪里?”华笙急急问。

    “华笙,你吩咐摩天崖的人,纠结全部力量救人,能救多少救多少,砍竹筏,木筏,将百姓们全部移往高处的山坡。”云浅月停住脚步,对华笙吩咐后道:“我去找父王。”

    “是!”华笙也知道刻不容缓,连忙足尖轻点,飞身离开了浅月阁。

    云浅月出了房门,施展轻功,向云王爷的院子里走去。

    来到云王爷的院子里,云浅月这是这么些年来第一次踏入这所名曰他父亲的院子,也顾不得喊门,直接推门而入,“爹!”

    “月儿?”云王爷似乎也才睡下,推开被子起身,看着冲进来的云浅月。

    “凤凰关天水崖防护闸崩塌,大水倾泻而下。凤凰关危在旦夕。”云浅月急声道。

    云王爷面色一变,到也没有太多的惊慌,他叹了一声,“两日前你一说的时候我就有预感。觉得事情定然不会如此简单了,果然。只是没料到会有这么快,让我们防护都来不及。看来动手之人早就在天水崖准备好了。定然不是这一日两日筹谋。”

    “那怎么办?爹,你要不要去凤凰关?要不我们如今一起启程?”云浅月问。大水的危害她比什么人都清楚。腐尸遍野,何等惨烈?

    “我们即便如今去,远在八百里,我们到那里也早已经来不及。”云王爷摇摇头。

    “那怎么办?不能就这样看着凤凰关被淹没啊!”云浅月抿唇,也许是因为职业的关系,她总是第一时间想到大水倾泻,汹涌奔腾,淹没的不止是良田房舍,还有一个个鲜活的生命。私心里也觉得那是他父王十五年前拼尽全力落得一身旧疾守护的凤凰关。曾经让她仰望的巍巍雄关。

    “月儿,你是否吩咐红阁全力救人了?”云王爷比云浅月冷静。

    “嗯!”云浅月点头。

    云王爷叹道:“也只能如此了,我们如今做不了别的。但愿我两日前发出的讯息睿儿和你娘已经做了最快的部署。凤凰关一直是南梁天险,除了派重兵看守外,这些年也是有万一出了紧急事情的防护措施,但愿能够管用吧!”

    云浅月皱眉,脸色晦暗地道:“动手的人既然早对凤凰关筹谋,那样的大闸都能没有任何预兆的崩塌,做得滴水不漏,无声无息,难道不会对防护措施动手?恐怕凤凰关的防护措施也早已经倾塌了。”

    “那也无法!我们只能寄希望红阁和你娘以及睿儿,看看他们的动作是否够快,能救多少人救多少人吧!”云王爷眸光露出悲悯之色,“江山早晚有一日要倾覆,踩踏的无非是人肉白骨,凤凰关作为血染的开篇,也不奇怪。十五年前躲过一劫,十五年后不一定躲过。因为它是天险重地。不遭算计,才会让人意外。”

    “可是人肉白骨,不是一人两人,也不是三人五人,更不是十人八人,而是上万人。上万人沉溺水中毙死,也未免太过狠辣。”云浅月早先的急迫也镇定下来,语气有些森凉。

    “月儿,百年前天下大乱,死的何止万人?江山一旦倾覆,便是不计其数的生灵性命,这在所难免。哀鸿遍野,血流成河,白骨堆积得比山高,世间再无一处净土得已安身立命。连当年的灵台寺出家的僧人都必不可免。又何谈区区百姓且活?”云王爷长叹一声,“时局若此,多少双手在背后一起推动,月儿,你也是那其中的一人。这是浩劫,人人必不可免。”

    “虽然我知道天下分久必合合久必分。但这样的苍凉,还是有些不能接受。”云浅月脸色晦暗不明,有些冷嘲,有些无奈,“爹说得对,我也是那一双手。我虽然自认为目前为止还没做什么,但我的存在,本身就是做了。不做也是做。”

    云王爷伸手拍拍云浅月肩膀,“我知你是心善的孩子!凡事尽人事,听天命吧!”

    云浅月点点头。她不是心善,必要的时候也许比谁都狠,但她的狠不是针对无辜的百姓。凤凰关上万百姓,背后那人怎么能下得去手?她都不敢想象不是老皇帝的话,那么那个人是谁?是她熟悉的人,还是不熟悉的人的那一只手。

    窗外一丝微微的异样的风丝划过,飘身落下一人。

    云王爷和云浅月同时转头看向窗外,浣纱格子窗外立了一抹白影,淡淡朦胧,却雅致卓绝。不用猜,也知道是谁。

    “缘叔叔!”容景的声音从外面响起。

    “小景啊,进来吧!”云王爷面色缓和了几分,对外招呼。

    房门被推开,珠帘挑起,容景带着微微的凉气走了进来,虽然有一丝凉气,但他整个人周身是温暖的,他进来之后,伸手弹了弹身上的凉气,看了云浅月一眼,似乎不意外她在这里。对她抬步走了过来。

    云浅月看着她,心中的苍凉和晦暗以及对背后之人对凤凰关如此出手的愤怒忽然就退了些。他就像是她的明月光,在她看得见的地方,对她释放着温暖。

    “怎么了?心里不舒服?”容景来到云浅月身边,如玉的手照着她头上摸了摸,无比自然,语气低柔和暖。

    “嗯!”云浅月低低应了一声。

    “必不可免之事,又何须不舒服?”容景用力揉揉云浅月的头,“别人都觉得你心善,只有我知道,你的心若狠起来比谁都狠,凤凰关倾覆也是早晚之事。没有今日的闸蹦水泻,亦会还有别的事情,总归都不得保全。别难受了。”

    云浅月默不作声。

    “小景,你是何时知道这件事情的?是谁做的,可知道?”云王爷看着容景。

    容景不答话,弯身将云浅月抱进怀里,抱着她坐在一旁的软榻上,捋了捋她因为睡下未挽起垂落的三尺青丝,露出她的脸,爱怜地拍了拍她有些凉意的身子,这才抬头对云王爷道:“我也是两日前才得知。”

    “那你和月儿得到的消息差不多。”云王爷叹了口气。

    “南梁太过张狂,这段时间可谓顺风顺水。天圣内部一团乱麻,整权需要时间。为了不想这段时间里被南梁捣乱,就需要找一个平衡点,那么就只有凤凰关。背后是谁动的手,得需要避过多方耳目筹谋,这不是一朝一夕之事,也不是谁能能有本事去做这件事情。由此推断,不难猜出是谁。”容景温声道。

    云浅月闻言心一沉,她虽然隐隐猜测到,但还是不愿意去相信他已经狠辣至斯。

    “如今多少人走在风口浪尖上,有些事情不得不为。今日将南梁和天圣互换的话。你的哥哥也未必不会如此动手,毕竟这是最捷径,最有效的办法。南梁凤凰关这一难,没有数月是缓不过来劲了。天圣正好肃清内部,时间够了。”容景慢慢地道。

    云浅月不说话,虽然心里不舒服,但不得不承认她说得对,其实她心里也是明白的。

    “云浅月,你可不是小孩子了!不至于接受不了,若是你连今日的凤凰关之事都接受不了,那么我的未来,可是堪忧啊!”容景轻叹一声。

    “我没有接受不了,只是太过突然。”云浅月摇摇头,声音已经恢复冷静和自制,没有半丝情绪,“换做是我,对我有利的事情,我难保不会去做。这里没有对错,只有无辜的百姓。”

    “嗯!”容景应了一声。

    云浅月看着容景,郑重地道:“容景,我希望若是有朝一日,你也迫不得已,或者十分有利,不得不做时,至少心存一丝怜悯,顾念一下无辜的百姓。”

    容景笑着点头,伸手点点云浅月的鼻尖,轻笑道:“看来我说错了,你不是狠心,真的是心善。”话落,他见云浅月挑眉,他温柔地道:“我应你。”

    云浅月笑了笑,面色暖了下来。

    云王爷看着二人,面含笑意,眸光慈爱欣慰。

    三人又谈了片刻,有人冲进云王爷的院子,急声大喊,“王爷,宫中有人来请,皇上吩咐即刻上朝,有大事儿发生了!”

    “知道了!”云王爷应声,“我这就进宫。”

    外面的人止步,退了出去。

    “应该如今有人也去荣王府给你传话了,小景,我们一起进宫吧!”云王爷起身站了起来,一边穿朝服,一边道。

    容景“嗯”了一声,低头问云浅月,“你要不要也跟着进宫看看?”

    “我又不用上朝!”云浅月道。

    “可以去偷偷看看上朝,反正你大约也睡不着了。”容景道。

    “不去!”云浅月摇摇头,从容景怀里出来,抬步当先向外走去,“我回我的浅月阁,你们去吧!”话落,人已经出了房门。

    “她不喜皇宫,睡不着总会有别的事情做,不必担心他了。”云王爷见云浅月离开道。

    容景点点头,笑了笑,起身站了起来。

    云浅月回到浅月阁后,凌莲和伊雪急急上前询问是否王爷有办法,云浅月对二人摇摇头,二人脸色一黯,沉默下来。

    既然已经是不可挽回之事,云浅月也不再纠葛。睡不着,便掌了灯,窝在软榻上看书。

    第二日,凤凰关天水崖闸坝崩塌的事情震惊天下。

    大水汹涌而出,整个凤凰关被淹没,临近凤凰关的两个城池都无法幸免,良田土地被淹没是铁定的,死伤百姓不计其数。其中距离天圣和凤凰关边界的青山城也被殃及鱼池,水患袭来,波及大半城池。

    这是天圣建朝百年以来,除却那下了七天七夜的暴雨,致使天圣大面积水灾被整顿修整之后,第一次发生如此大的灾难,甚至比那七天七夜暴雨山洪暴发要严峻百倍。天水崖的蓄水喷薄而出,水漫凤凰关百里,来得凶,来得急,一切生灵无一幸免。

    各国当权者第一时间得到消息,都纷纷关注凤凰关动态。

    天圣老皇帝得知隶属于天圣地界的青山城被波及,立即派遣四皇子夜天煜前往青山城主持大局。夜天煜领旨,快马加鞭出了京城。

    京城百姓们得知凤凰关水患,天性的良善纷纷指使百姓们在家里摆放的佛像面前焚香祷告。希望那些无辜的百姓们能多活些人躲过此劫。但人人都清楚,如此大的水患,据说巍峨的凤凰关关卡淹没半数之多,房屋茅舍埋在水中见不得影子,又能有多少人幸免于难?

    一时间凤凰关水患盖过了那被传得沸沸扬扬的三大事件,位居于所有事件之首。

    据说南梁得到消息的第一时间,南梁王大怒吐血,睿太子请旨携亲随亲自前往凤凰关。南梁王恩准,但南梁京城毕竟距离凤凰关还有些路途,远水救不了近火。

    第三日晚,红阁传回消息,当时大水太大,木筏、竹筏被水浪打翻,根本派不上用场。幸好红阁的人都是武功高手,红阁在摩天崖的千余名人全部出动,救了两千人幸免于难。

    两千人,已经齐集了红阁所有力量。

    云浅月看到这个消息的时候,还是稍微欣慰,两千人,至少是两千生命。

    第四日,大水稍停,但依然不止。无数尸体浮上水面,据说凤凰关百里地,河面上漂浮的除了尸首还是尸首。除了身穿南梁服饰的百姓,还有身穿天圣服饰的百姓。

    凤凰关总兵幸免遇难,其余官员全部遇难。

    第四日午时,南凌睿到达凤凰关,徒步难行,当即命人打造数只小船,小船的用途当然是用来打捞尸首。据说睿太子只吩咐了这一句之后,再整整一日一夜一言未发。

    第五日夜,天水崖再没有蓄水喷出,水患才平静下来。但可以想象,整个凤凰关已经化为一片汪洋大海。

    接下来一连七日,南凌睿坐镇凤凰关,不吃不喝,打捞百姓尸体,将所有凤凰关百姓的尸体全部打捞至半山头,又是七日,从百里外调集士兵,给一万人在山头挖坑做坟,睿太子亲自每一座坟前埋土一簸,以示凭吊死者亡灵,无论是在这场水患中死去的南梁百姓,还是天圣百姓,都得到了他一视同仁的对待。

    之后,睿太子请百里外没被波及的寺庙的僧人做法超度亡灵。数万人埋骨的山头上,诵经的声音日夜不歇,整整又是七日。

    从天水崖水闸崩塌,到诵经超度完万人亡灵之日至。整整二十日,天下处在一片悲歌声中。无论是天圣京城,还是天下各处,都弥漫着压抑的灾难后的昏暗和死亡的气息。家家户户,就连日日笙歌的王孙公子府邸也不见了平日的享乐。

    相比于凤凰关大难,被波及的青山城要轻许久,但也淹没了良田数百倾。死伤上千人。

    夜天煜在大水发作五日后到达了青山城,这个养尊处优的皇子第一次退却了吊儿郎当亦正亦邪的皇子之气,与青山城的百姓同甘共苦。青山城在二十日之后,已经将人员民心安稳料理妥当,但也是水患未退,损失惨重。

    二十日后,无论是凤凰关,还是青山城,还是凤凰关以里的南梁樟城,远远望去,还是一片水光。十多个人乘坐的船可以肆意横行,不受搁浅,可见水量之大。

    南凌睿难得二十日劳累不倒,下令调集军队开始排水。

    云浅月这些日子在房中查阅了关于凤凰关地形地势的书,以及结合自己亲自去过凤凰关地形的记忆,整理出了一套疏通和排水的有效方法,命华笙传给南凌睿。

    这一方法传出后,云浅月站在窗前想着,她目前能做得也就仅此而已。

    二十日后,老皇帝似乎才想起四皇子夜天煜的生辰,连忙命人将夜天煜从青山城调回京城过生辰,派遣了刚刚从苍家回来京城的少主苍亭,任命其为天子御赐督查御史,前往青山城接替夜天煜的工作善后。

    苍亭领命前往青山城,夜天煜听候调遣而归。

    这简简单单的一条调令,看起来皇上爱子,如此情形下还想着四皇子的生辰,但聪明人都知道,这是皇上卸了四皇子的权,不会让四皇子在青山城以此为时机坐大,而人人都知道苍亭是七皇子的幕僚,如今七皇子的人接替四皇子,坐享其成青山城的结果,这显而易见地告诉天下人,他中意的继承人是七皇子。明白地告诉人,四皇子没资格,也没机会。

    朝中本来就偏颇的风向标再次一头倒,偏向七皇子。

    七皇子夜天逸和染小王爷夜轻染这些时日一直养伤。但不同的是七皇子日日上朝,染小王爷于府中养伤,一次也未曾出府,更别说上朝了。

    就在老皇帝圣旨到达青山城的那一日,云浅月收到了来自夜天煜的传书。信中言,“请月妹妹帮忙,除掉苍亭。”

    云浅月拿着信看了片刻,提笔回信,“除不去!你回京吧!青山城也不过是一个小城而已。既然皇上姑父要给你过生辰,那么你就欢欢快快地回来过。青山不改,绿水长流。京城才是天下的核心,又何愁没有机会?”

    夜天煜当日夜就收到了信,果然扔下不甘心,立即打马回京。

    云浅月不知道她在这一场悲歌中扮演了什么角色,是看客,亦或者是背后的救犊者。但总之这一场大的悲歌让她明白了,政权洗礼的皇权路上,江山不是一句玩笑,而是无数人的鲜血和性命堆积。她从来没有比这一刻更清醒地认识到了这个天下要倾了。

    京中这些日子太平,容景从那日和云王爷一起上朝之后,便再未来云王府。据说每日在议事殿陪同秦丞相处理朝政,毕竟青山城水患,这个大难,也要求后方补给和供应。

    三日后,四皇子夜天煜回京,距离他的生辰仅仅还剩一日。

    老皇帝大力地赞扬了夜天煜在青山城这一次水患中的表现,给予封赏。夜天煜含笑叩谢,感念父皇爱惜,据说金銮殿那日父慈子孝,和乐融融。

    次日,四皇子得老皇帝恩准,于府中摆宴,本来国难,不该兴喜事,但老皇帝有言曰,借四皇子生辰冲喜,去去晦气,于是各路官员纷纷祝贺,本来一个小小的生日宴,便生生堪比喜宴。还没开始,便闻到了大的排场和喜气。

    云浅月应约,一早前往四皇子府。

    ------题外话------

    美人们,都急什么呀?乖,淡定!该快的时候必然会快滴!要相信我!

    月底倒计时了哦!手里有月票的亲别留着啦!群么么!

    亲们送的月票我都看到了,爱你们!谢谢亲们送的钻石打赏鲜花!么么!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澳门博彩娱乐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纨绔世子妃79》,方便以后阅读纨绔世子妃第七十九章 凤凰关劫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纨绔世子妃79并对纨绔世子妃第七十九章 凤凰关劫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纨绔世子妃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