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一章 父母情事

    云浅月径直打马出了西城门,身下上好宝马,脚力极快,秋风吹来,青丝衣袂飘扬,远远看来,她一身紫色阮烟罗,像是紫霞从天边飘泻下来,即便太阳不烈,也美得炫目。

    玉子书跟在云浅月身后,一样纵马疾驰。他一身锦贵华袍,青丝玉带,随着骏马奔跑起来,衣袂飞扬。如玉的姿容,倾世的风采。令所过之处,万物皆惊心。

    二人一前一后,在长长的街道上,如铺开一幅画卷一般。

    街道上的百姓们纷纷避让,之后惊艳地看着玉子书远去的身影,久久收不回视线。直到那二人出了城门,方才三五一帮,三两一伙地聚在一起,纷纷谈论那个人是谁?什么身份,京城何时来了这样一个人物?

    云浅月不管因为玉子书的容貌身后已经谈论成一片,有席卷京城之势,她只策马疾驰,向西山而去。

    出了京城,通往西山的路上一路平坦,玉子书渐渐与云浅月并排,两匹马如腾飞的龙,风驰电掣而过,只掠起呼呼的风声。

    一个时辰后,云浅月勒住马缰,偏头看向玉子书,笑道:“马术退步了?”

    “地形不熟!让你站了优势。”玉子书温暖一笑。

    云浅月看着连马蹄子都在一条直线上的两匹马,撇撇嘴,“地形不熟都能和我并排成这样,你这是谦虚还是骄傲?”

    玉子书轻轻一笑,“你说呢?”

    云浅月白了他一眼,翻身下马,放开马缰,让马信马由缰地径自休息吃草,她对玉子书拉长音道:“走吧,玉大太子,我们上那处凉亭休息一下,让我考察考察你怎么突然间就来了天圣?”

    玉子书笑着点头,也松开马缰,翻身下马,抬步跟上云浅月笑道:“有问必答,绝不敢隐瞒。”

    云浅月扭头看了他一眼,没说话,但笑容明媚。

    玉子书伸手拉住云浅月胳膊,云浅月停住脚步,回头看着他,他伸手将她被风吹歪的发簪正了正,又将吹散的青丝捋顺到耳后,自然地放下手,看了一眼她单薄的衣衫道:“都深秋了,居然穿得这么少?不知道添衣吗?”

    云浅月心下一暖,看了他一眼,“你不是也没添衣?”

    “我与你不一样,你不是体质畏寒吗?”玉子书微微蹙眉。

    云浅月忽然笑了,伸手抱住玉子书的胳膊,轻轻叹息地道:“小七,我以前那个身体畏寒,这个身体不畏寒了啊!重生一回,总有变化的是不是?”

    玉子书一愣,须臾,哑然失笑,“是啊,我竟忘了,彼芸儿已经不是此云儿了!”

    “彼小七也已经不是此子书了!”云浅月语气有淡淡的惆怅。

    玉子书用没被云浅月抱住的那只胳膊摸摸云浅月的脑袋,也怅然地道:“是啊,有时候总会活在从前,转变不过来,即便时空已经不一样,人和事儿也已经不一样,容颜已改,身份已改。但还是忘不掉。”

    “忘不掉就不要忘,那是我们的人生,我们的回忆,无论是黑色的,还是白色的,还是灰色的,还是彩色的,都是我们走过的路。一步一个脚印,认认真真地走过的。我们为何非要忘了?”云浅月将身子半个重量都靠在玉子书的胳膊上,抱着他的胳膊拖着他往前走,语气极轻,“正因为我们比别人多活了两辈子。正因为我们有了那辈子的不圆满,所以,我们才更知道怎样去活好,知道自己要什么,尽自己最大的努力,活得精彩、圆满,此生不同于上一世,要再无遗憾。”

    玉子书低头看着云浅月,见她目光看着天边,上一世清冷的眉眼被这一世轻柔的眉眼所取代,上一世恪守严谨,冷静理智,从骨子里透出的冷情和凡事克制在这一世都不见踪迹,他能看到的只是她温软如水,恬静随意,闲适婉约,令人见了轻松舒适的姿态。他眸光不禁变得温柔,低声道:“云儿,你变了!”

    “嗯,变了!”云浅月诚恳地点头。

    “变了也没什么不好!”玉子书收回视线,目光看向天边,秋高气爽,万里无云,他温声道:“上一世该做的,我们一分没少做,甚至不该做的,我们做了何其之多?不惜所有,倾尽性命。这一世,就该按照自己的意愿而活。这是上天补给我们的。”

    “嗯!”云浅月也仰着脸看着天空。

    接下来二人谁也不说话,一步一步向山上走去。似乎又回到了多年前,他们每年都要抽出时间在新茶冒芽的时候去采摘新茶。她走得累了的时候,就这样抱着他的胳膊,将她大半个身子的重量都依靠给他。而他任劳任怨,半声也不吭。

    一路相携,从几岁的孩子,到二十几岁的大人,慢长而又短暂的二十年岁月,焦不离孟,孟不离焦。那些尘封的过往,似乎第一次在这静寂的山里有一个发泄口,可以安静地流淌回忆,像电影一般地放映。

    无人打扰!

    来到半山腰的凉亭,云浅月依然抱着玉子书的胳膊不松开。

    玉子书无奈地看了她一眼,提醒道:“被景世子看到,又该醋了!”

    “你还怕他醋?”云浅月收回思绪,好笑地看了玉子书一眼,依然没松手。

    玉子书只能任由她拖拉着一起坐下身,她和以前一样,没骨头一般地靠着他半个身子,似乎时光未改。他笑道:“毕竟与以前不一样了!”

    云浅月笑意收了一些,摇摇头,“改的是环境和时间而已,有什么不一样呢!你无论如何变化,也还是小七,我也还是我。容景,他是我的甜蜜,不是我的负担。”

    玉子书浅浅一笑,“云儿,我为你高兴。”

    “嗯?”云浅月挑眉看着他。

    “你找到了景世子!任谁都能看得出来,他是真的爱你。不该近他身的人,他不会让之近一步。对你的在乎,甚至超越了自己。”玉子书笑道:“容景那样的人天下本就不多,被你遇上了,是福气。”

    云浅月含笑,面色多了一抹温柔,诚挚地道:“小七,你也会找到一个好女子的!”

    玉子书笑而不语。

    云浅月忽然坐起身,看着他,眸光看尽他的眼底,他眼底一片温暖,色泽凝润,看不到别的颜色,她张了张口,想要说什么,忽然又放弃,收回视线,重新靠在他身上。

    玉子书将云浅月刚刚那一瞬间流露的情绪看尽眼底,并没说话。

    过了许久,云浅月用手捅了捅玉子书,“你不是要交代吗?你怎么来了天圣?”

    “南梁睿太子在十大世家蓝家发生的事情传到了东海,洛瑶听闻居然天下都在盛传她和睿太子之事,她便坐不住了,跑去和父皇请了旨,要去南梁看看,她一个女子,只身出门,父王自然不准。她便去找了紫萝。紫萝一直以来和洛瑶不对卯,她不喜欢洛瑶,相反洛瑶也不喜欢这个从小没在皇宫长大的妹妹,二人在一起的时候,一直当对方是空气。这让父皇很头疼。洛瑶找到紫萝后,紫萝正因为找不到华王叔和姑姑发脾气,以前他们去哪里,她都知晓,独独这次,那二人扔下她走了个无影无踪,她连踪迹也不知,很是恼恨。本来见洛瑶去找她,在气头上的她更是避而不见。但当听说洛瑶想要去南梁,又说也许华王叔和姑姑就在南梁或者天圣。她立即就答应了。”玉子书慢慢解释道:“于是二人一起跑去找父皇。父皇第一次见到两个女儿和睦,大为高兴,但听说二人要一起离开东海,虽然紫萝时常跑在外面,但那时候都是跟着华王叔和姑姑,这回两个女孩子,自然还是不放心,不准。于是二人就左右磨父皇,父皇被磨得无奈,便喊了我去。”

    “所以,你就陪着二人来了?”云浅月眨眨眼睛。

    “我想到你也快及笄了!我在东海朝中也无事,便答应陪二人一起来。”玉子书笑道,“父皇见我答应,于是放了心,便应允了二人。”

    “可是你没和她们一起,而是进了天圣地界便分道扬镳了?你可真放心,不怕她们出事儿,你跟你的好父皇难以交代?”云浅月挑眉。

    “我派了人在暗中保护她们,一般寻常人奈何不了她们。若是不寻常的人,定然是知道她们的身份才找上她们。但也会顾忌她们的身份,不会为难她们。出不了大事儿!”玉子书摇摇头,看了云浅月一眼,笑道:“况且你不是派了人去了东海吗?既然知道她们出了东海,你怎么可能不派人查找她们的下落?既然知道了她们的下落,你自然会保护她们的,天圣可是你的地盘,我鞭长莫及。”

    云浅月翻了白眼,愤道:“你算计的到真是精准!”

    玉子书笑着点头,“我是太子,不算计不行啊!”

    “连我派去东海的人你都能知道!你也太……东海国土也是上万里吧!”云浅月又道。

    “入东海,有数道关卡,千年来,东海和天圣无甚往来。各不相干。只有百年前的荣王前去东海,拿走了东海的辟邪珠,太姑姑跟随荣王前来,才有了牵扯。”玉子书解释道:“后来天圣才有少数子民好奇前去东海,东海也有少数子民来天圣。两地的人员才渐渐互通。但也仅是少量的互通,但自从姑姑那一代起,也是因为她,时常来往穿梭于天圣和东海,东海边境这数十年来才繁荣起来。互通贸易。人流量才加大。但即便再大,也是有限。我在每道关卡都设了人把守,凡是进入的人都会登记在册。有任何可疑的人,跟踪入境之后,暗中观察,都难以逃过我的耳目。虽然你的人很是隐秘,看起来寻常,但只要细查之下,还是有破绽。我就知道是你了。”

    “你这个太子当得可真不容易。没有内忧外患,就如今紧密地防患于未然了!”云浅月听完之后,半天才吐出一句话,实在是叹服。

    “老王叔说观星象,天圣有大乱的征兆,以免波及东海,我为了不让其影响东海那一片乐土,自然不得不妨啊!”玉子书无奈道。

    云浅月眼皮翻了翻,“老王叔?神棍?你还信观星象?”

    “是不怎么信,但天圣的局势来说,不用观星象,便也知会大乱。”玉子书笑道。

    “这倒是!”云浅月点头,问道:“你的姑姑是不是叫做玉青晴?华王叔是不是叫做云韶缘?”

    玉子书眸光微闪,低头看云浅月,“是姑姑和华王叔告诉你的?”

    “他们没说,我也没问他们。猜的!经过了这么些事情,和这么些迹象,以及罗玉和紫萝,我猜不出的话,就真是笨死了。”云浅月撇撇嘴。

    “呵……”玉子书笑看着云浅月,“这么说来你并没有问他们关于他们的故事?”

    “没问!”云浅月摇头。

    “那我与你说说吧!”玉子书笑着问,见云浅月不置可否,他缓缓开口:“我也只是知道个大概,具体细节也是不知。据说当年姑姑出生时候奄奄一息,正好那时候我东海的老王叔游历到南梁,得知了此事,便去了皇宫,带走了姑姑,并且不准南梁对外宣称还有个公主。大约那时候他是为了避免麻烦,他那个人,生来就厌烦麻烦。大约也是喜爱姑姑,想据为己有。总之,老王叔医术极高,保住了姑姑一命,将她带回了东海。那时候皇室已经两代没有女儿了,而姑姑长得粉雕玉琢,极为漂亮讨喜,深得皇祖父的喜爱,想要认了姑姑为女儿,老王叔死活不同意,说是他辛苦带回来的女儿,凭什么给皇祖父,兄弟二人为此还大打了一架。虽然老王叔打赢了,但是奈何执掌东海江山的人是皇祖父,皇祖父一纸诏书昭告天下,说喜得一女,赐名青青公主,老王叔气得哇哇大叫,但也无可奈何,几番争执之下,还是夺得了姑姑的抚养权。皇祖父知道不能再惹急了老王叔,于是也退了一步。所以,自此后,姑姑便成了皇室的公主。但教养在老王叔身边。”

    “娘亲还是个香饽饽!”云浅月笑了笑。

    “嗯!”玉子书点头,笑着道:“老王叔学富五车,不仅武功高绝,医术、毒药、正派武功,亦或者邪门歪道,没有他不懂的,不晓的。是东海国最富有学才之人。当年曾皇祖父本来就要立他为太子,奈何他无其志。曾皇祖父用尽各种办法,他还是无心,无奈之下,才让皇祖父坐了皇位。因兄弟二人一母同胞,感情极好,所以便也无甚皇位之争。皇祖父一直很宠这个弟弟,但独独这一次,破了例,非从老王叔手里抢了个女儿。”

    “不仅是香饽饽,还是个金饽饽!”云浅月点评。

    玉子书好笑地看了她一眼,继续道:“老王叔喜欢游戏风尘,不喜被束缚,行事不拘小节,虽然才华灌满,将天下诸事都看得太透,但也许正是因为这种看得太透彻,才让他心思不细腻。先后遇到几个女子,也都错过,后来也淡了心思,居然不顾皇祖父劝阻,跑去当了老道。一生再未娶,只抚养了姑姑一人至今。”

    “老道?”云浅月心思一动,想起了一人。

    “嗯,是老道!”玉子书点头,见云浅月不再问,继续道:“因为他喜好游戏风尘,常年游走于天下各处,自然到哪里都带着姑姑。在姑姑十岁的时候,识得了一个人。两人脾性相投,心心相惜,一起做了不少的事情。虽然未曾点明心意,但彼此心里都结了缘。”

    “那个人就是你的华王叔,我的父亲了?”云浅月道。

    “嗯!”玉子书颔首,继续道:“从那时候起,姑姑便不跟着老王叔各处跑了,便与华王叔一起,那段时间,就是二人合力建立了红阁吧!当然,人人都知道红阁是个女子所建,不识得还有一个男子,应该就是华王叔不愿意暴露自己。所以避在暗中帮助姑姑。在姑姑十五岁时,皇祖父将老王叔和姑姑招回,给她过及笄之礼。与此同时,说起了她的婚事儿。也同时说起了与荣王府的那一桩婚约。”

    云浅月听到这里,坐直身子,竖起耳朵。

    玉子书看她的样子,笑了一下,道:“那时候荣王也是才满天下,虽然不及百年前的荣王先祖,但荣王府的男子,在天下间也是数一数二的。东海自然知晓荣王。那时候东海京城各府的公子们,也有几个出挑的,但都不及荣王。皇祖父爱女心切,自然愿意给女儿找个最好的。心里十分愿意姑姑前来天圣找荣王府履行婚约。”

    云浅月静静听着,不再接话。

    “姑姑当时答应了,于是带着东海国和荣王府的那纸约定来了天圣。姑姑和华王叔相识五年,他不知她是东海国的公主,她不知他是云王府的世子。二人一直以来谁也没问谁,也没去查谁。姑姑来到天圣后,自然不会暴露公主的身份,也没联络华王叔,而是找了京城一家客栈住下了,她先后结识了天圣的太子和荣王府的世子,以及京中的各个人物,偏偏没机会认识云王府的世子。”玉子书说到这里,似乎有些好笑地道:“她看过了诸多人物,将京城的各处都逛够了,便觉得没意思,也不想那么早嫁人,于是便带着婚约离开了京城,回了摩天崖。到了摩天崖之后,得到消息,听说华王叔得知北疆毒瘴峰有一株服用之后可以青春永驻的红颜花在最近几日开花,他只身一人跑去采摘了,毒瘴峰是什么地方?那是天下最毒之地,姑姑吓坏了,连忙追了去。毒瘴峰里面都是毒物猛兽,姑姑一番辛苦之下找到了华王叔,才知道红颜花还要一个月才开,他怕被人采摘了去,早早地跑去候着了。姑姑无奈之下也跟着他一起候着,每日与毒虫毒物为伴,两人每日最多的时候能中好几种毒。但幸好两人都懂得医术。但被折腾了一个月,当采摘了红颜花之后,出了毒瘴峰,也是被折腾得不成人形。”

    “他采摘红颜花是为了送给我娘的?”云浅月想着他爹还有这个壮举,难怪能感动了她娘,将美人娶回了家。

    “是吧!据姑姑说当时她问了华王叔采摘红颜花做什么?华王叔说他想青春不老。没说要送给她。后来红颜花开花那日,他们两个人一人一半给分着吃了!”玉子书轻笑。

    云浅月想象两个人分着吃花的情形,也忍不住笑了。

    “出了毒瘴峰之后,姑姑说要去南梁,华王叔要回天圣,于是便分开走。不多久,天圣传出云王府世子要娶蓝府小姐的婚事儿,那婚事儿被传得沸沸扬扬,天下皆知,自然也传到了南梁。姑姑想起听闻的关于云王府世子的传言,据说是个窝囊没骨头的主,还为那蓝府的小姐可惜了一下,便扔下不再理会,不想,没隔几日,便收到了华王叔的书信。华王叔说他是云王府世子,问她愿不愿意嫁给她,愿意的话就在婚期之前赶到天圣抢亲。”玉子书说道这里好笑了一下,继续道:“姑姑接到书信后愣了半响,之后二话没说,就去了天圣。后来就是她代替了蓝府的小姐,当了新娘,入了洞房,后来的事情,想必你都知晓。”

    云浅月点点头,好笑地道:“这样偷梁换柱,偷天换日的事情,也就他们做得出来!”

    “姑姑和华王叔成了婚,荣王府的婚约自然就搁浅了。后来姑姑带着华王叔回了东海,生没说已经嫁给了华王叔,只说是一个朋友。皇祖父虽然知道天圣的云王府世子在大婚之日闹了一招偷梁换柱的戏码,但也不知换柱的那个女子是他女儿。他越看华王叔越喜欢,让他入朝,他欣然应允,他极其有才华,皇祖父连连提升他,后来因为东海发生了瘟疫之事,他治好的瘟疫,挽救了东海无数百姓性命,实在功高,而为人却甚是低调,不张扬,不鞠躬,更是深得皇祖父喜爱,于是破例封赐为异性王,华王。那时的皇祖父已经忘了想促成姑姑和荣王的婚事儿,便亲自和华王叔提议,想要将公主嫁给他,反正他们两个看起来也极为般配感情甚好。华王叔没及时应允皇祖父,说回去考虑一下,这一考虑就考虑了一个月,后来皇祖父派了好几个臣子去问,华王叔都说没考虑好,又过了一个月,华王叔还没表态,皇祖父坐不住了,亲自又问,华王叔才应了。于是华王迎娶公主,成为了东海的驸马。”玉子书好笑地道。

    “后来呢?”云浅月觉得她爹和她娘真是黑心,联手糊弄东海皇。

    “后来那二人也一直没告诉皇祖父他们其实早在云王府就成了婚。还是几年后,老王叔喝醉了酒,不小心说漏了嘴,他才知道。”玉子书笑道:“但那时候华王叔和姑姑都不在东海,他也没能找到发脾气的人。等过了半年,那二人回来,他的气早没了。”

    云浅月无语。

    “好了,说得我嘴都干了,你还想听什么?”玉子书笑问。

    “没了,反正你一时半会儿也不走,我们慢慢说!也不一定你现在将你知道的东西都倒给我。”云浅月摇摇头,将拇指和中指放在唇瓣,打了个响哨,吃草的马闻声立即跑了过来,她伸手解下水囊递给玉子书。

    玉子书接过水囊。

    云浅月闭上眼睛,二人一时间不再说话,静了下来。

    大约过了一盏茶的时间,一道人影飘身而落,惊讶地喊了一声,“月儿?”

    云浅月睁开眼睛,就见容枫站在几丈开外,一脸讶异地看着她,她对他一笑,“容枫,你怎么在这里?”

    容枫看着二人,玉子书闲散地坐着,云浅月半侧着身子靠在他身上,二人自然随意,他目光定在玉子书的身上,仔细地打量了两眼,又看向云浅月,一时间没说话。

    “才多少日子不见而已?傻了?”云浅月好笑地看着他。

    “你……你怎么在这里?”容枫看着二人亲密的依靠着,似乎有些被怔住,对云浅月试探地问道,“这是……玉太子?”

    “嗯,他叫玉子书!”云浅月坐直身子,想着她和小七这样姿势密切,大约在容枫眼里看着很惊心,所以一贯沉稳的他才如此表情,她笑着对他道:“他是我故得不能在故的故人。”

    “文伯侯府的枫世子吗?幸会!”玉子书对容枫浅浅一笑。

    容枫定了定神,敛起眸中惊讶的情绪,微微拱手,“玉太子有礼了!在下正是容枫。”

    “枫世子和云儿是知近之人,子书和她是故人,所以,枫世子对子书无须客气。”玉子书上下打量容枫,他没自称本宫,而是称子书,自然是了解云浅月和容枫的关系。

    容枫面色一松,看着玉子书,不自然地一笑,道:“我在军机大营理事,听到了月儿的哨声,便赶了来,实在有些唐突。玉太子见谅。”

    “哪里!能见到枫世子子书很高兴!”玉子书笑着摇头。

    “我听说东海国的玉太子来了,以为两日后四皇子的大婚才能得见,没想到今日便见到了。玉太子果然一如传言。”容枫又道。

    “今日天圣皇上在宫中摆宴,散了宴席之后,某人要考校我的骑术,我还没醒酒,便被拉了出来。”玉子书笑道:“据说枫世子堪比当年才华横溢的文伯侯,今日一见,果然非同一般。”玉子书也笑道。

    容枫刚要在说话,云浅月伸手一拉胳膊,容枫没反应过来,便被她拉着坐在了身边,她不耐烦地道:“都是自己人,哪里有那么多文绉绉的客套!”

    容枫哑然失笑。

    玉子书无奈地瞟了云浅月一眼,也笑着摇摇头。

    云浅月偏头问容枫,“你不是兵部行走吗?怎么如今成了常驻军机大营了?”

    “夜轻染防守京城,西山军机大营没人看顾,皇上和七皇子就派了我。”容枫道。

    “是啊,你是夜天逸的师弟。不会对他捅刀子。”云浅月笑了笑。

    容枫看了她一眼,脸上的笑意褪去,“如今京中不平静,皇上没多少日子了,朝中派系林立,私下里各有纠缠,而新进的清流一派镇不住场面,每个人都小心翼翼,生怕行差一步便被殃及。算来算去,看守这军机大营,我竟然成了那个最合适的人。”

    云浅月点点头,“夜天煜大婚在后日吧?你什么时候回去?”

    “本来打算后日再回去,不过如今与你们一起回城也行。”容枫道,“军机大营我不过就是一个看顾而已,有皇上的人,七皇子的人,染小王爷的人在,想出什么事情都难。”

    “既然如此你就跟我们回城吧!走吧,反正天色也不早了。”云浅月这才发觉已经时候不早了,容景没找来,也没派人来,这么久让他放心已经很不易了,不能再挑战他的极限。

    玉子书和容枫自然没意见,三人站起身。

    这里距离军机大营不远,容枫听到云浅月哨声便施展轻功赶来,自然没骑马,云浅月翻身上马,伸手去拉容枫,容枫也不犹豫,将手递给他,轻飘飘地端坐在了她身后。

    两匹马,三个人,再不说话,向城门而去。

    进了京城,天色已经暗了下来,云浅月打算先将容枫送回文伯侯府,之后再回云王府。三人刚走上主街,路过一家店面门前,忽然从楼上扔下数挂燃着的鞭炮,鞭炮噼里啪啦炸响,对准的位置正是骑马走在云浅月右侧的玉子书。

    ------题外话------

    亲们送的月票我都看到了,爱你们!谢谢亲们送的钻石打赏鲜花!么么!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澳门博彩娱乐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纨绔世子妃91》,方便以后阅读纨绔世子妃第九十一章 父母情事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纨绔世子妃91并对纨绔世子妃第九十一章 父母情事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纨绔世子妃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