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辣手摧花

    凌莲和伊雪闻言懵懂地看着玉子书,即便她们跟在小姐身边这么久,到如今也不知道小姐和玉太子到底有何种纠葛,只知道他们之间的感情很深很深,这种感情谁也介入不了。玉子书话落,再不多言,身子靠在软榻上,如玉的手支着额头,看着云浅月穿针引线。

    云浅月一心一意地缝着手中的衣服,针线在她手中如一朵云团一般,被挽成了无数个花,不见杂乱,有条有序,煞是好看。

    凌莲和伊雪对看一眼,也齐齐坐在了火炉边,看小姐缝衣也是一件赏心悦目的事儿。

    屋中静静,只有云浅月针线和衣料的摩擦声。

    时间一寸寸流失,屋中的灯盏被拨了几次灯芯,东方露出灰白。

    飘了一夜的小雪不知何时停了,天已大亮,晴空日朗,云浅月落下最后一个针脚,罢了手,抱着衣服偏头冲玉子书笑。

    玉子书仿佛看到了一轮阳光冲破防守窜进了自己心里,他晃了晃神,也不由笑了,问道:“做完了?”

    “做完了!”云浅月笑得开心,问道:“这么多年没给你做衣服了,你猜我做得合不合适?”

    “一定合适!”玉子书笑道。

    云浅月眨眨眼睛,将手中的衣服扔给玉子书,伸了个懒腰感叹道:“没有缝纫机真是不好啊!这要是有缝纫机的话,何必半夜?一个时辰就能做好。”

    玉子书伸手接过袍子,笑着建议,“要不赶明儿你做一台缝纫机!”

    “我又不打算开制衣厂!”云浅月摇摇头,唔哝一声,催促道:“快去屏风后换上。”话落,补充道:“当然,你要是在这里当着我们三个女子的面换也没问题,我们不介意瞻仰一下玉太子玉体。”

    凌莲和伊雪脸齐齐一红。

    玉子书笑着摇摇头,站起身,抱着衣服进了屏风后。

    云浅月身子一歪,倒在床上,凌莲和伊雪立即站起身来到床前,一左一右给她捶肩。她舒服地叹了口气,“真是两个小贴心,这样的话,我以后定然舍不得将你们嫁出去啊!”

    凌莲和伊雪脸上红晕未退再升红晕,齐齐嗔道:“小姐,我们不嫁人!”

    “女人哪里有不嫁人的?”云浅月白了二人一眼,喃喃道:“不过你们也不急,等我先努力将自己嫁出去后再琢磨你们的事儿。”

    二人齐齐一笑,“小姐是真着急啊!”

    云浅月脸不红气不喘地点头,“嗯,急死了!”

    二人看着她,更是好笑,凌莲揶揄地道:“小姐,那日我去荣王府拿天蚕丝锦的布时,看到紫竹院西南角种植了一株桃树呢!景世子大约比您还要急,不等春天来了,打算在冬天里就要将它捂开花。”

    云浅月想起那株桃树,都打花骨朵了,好气又好笑地道:“经营那株桃树比对我还精心,我说子书来那一阵子他怎么天天匆匆来匆匆走,以为朝政多忙呢,感情是在弄那株桃树。这个人……真是服了他了!”

    凌莲和伊雪也笑出声。

    屋内的欢声笑语驱散了一夜的疲惫。

    玉子书从屏风内缓缓走出来,凌莲和伊雪齐齐“啊”的一声,赞叹地看着他。

    同样是衣服,以前玉太子身上的衣服样式无甚特别,就是一般男子锦袍,宽袖宽袍,若说有特别的话就是比普通袍子衣料华丽,可是如今却是不同,从衣领,到束腰,到下摆,再到衣袖,除了针线精细密针外,还打破了一直以来普通男袍的宽大样式,宽肩窄腰,多一分则肥,少一分则瘦,如今是不多不少,正合适。本来就玉质盖华,尊贵天成,如今更添一分华滟和尊贵,窗外的阳光打进来,他站在那里,玉树临风,贵气尊荣,竟然有让人不敢直视之感。

    一件衣服,竟然能让人如再换一个人。

    “唔,果然正合适!”云浅月支着头看着玉子书,显然也极为满意,但又嫉妒地道:“你干嘛长这么好?又有身份又多金,还有才有貌有武功。好处都被你占全了,真是人神共愤。”

    玉子书轻笑,瞥了云浅月一眼,“天下女子嫉妒你者不知凡几,岂不是也人神共愤?”

    云浅月眨眨眼睛,“我有什么好嫉妒的?”

    “你有景世子,就足够嫉妒所有天下女人!”玉子书笑道。

    “那一株破桃花!招蜂引蝶。”云浅月愤了一句,起身站起来,对凌莲和伊雪命令道:“快去看看赵妈妈做好早膳没有?既然要走,就赶紧收拾让他早点儿滚蛋。”

    凌莲和伊雪闻言寒了一下,立即应声出了房门。

    玉子书笑着摇摇头,走过去净面。

    知道云浅月回来,且做了一夜的活,赵妈妈等人将早膳弄得极为丰盛,凌莲和伊雪去小厨房催促后,早膳很快就端进了房间。

    云浅月不停地往玉子书的碗里夹菜,将他面前的碗堆得像是小山一样高,玉子书慢慢吃着,眉眼含笑。

    饭后,玉子书暖声道:“我自己离开就好了,你不必送了!累了一夜,休息吧!”

    “不行!”云浅月摇摇头,披上披风,抱了个手炉向外走,“这一点儿小活哪里叫做累?我送你出城!”

    玉子书劝不住她,便也不再说,跟着她出了房门。

    刚出浅月阁门口,便看到云王爷带着他的长随来到,长随自然是玉青晴幻容的。玉青晴手里拿了一个包裹。

    云浅月看着玉青晴手里的包裹不等她开口就竖起眉毛,“你也要跟着子书走?”

    玉青晴嗔了云浅月一眼,不答话,将包裹递给玉子书,对他低声嘱咐道:“这里是我给你准备的回去路上所用的东西,有几件是我帮你做的衣服,还有一些药物。从天圣到东海这一路你恐怕不太平静,说不准多少人想要将你留下,你自己小心些。”

    “多谢姑姑,子书晓得。”玉子书接过包裹,笑着点头。

    “娘,你怎么没告诉我你给他做了衣服?”云浅月压低声音问玉青晴。

    “娘干嘛什么都告诉你?”云浅月白了云浅月一眼。

    云浅月哼了一声,拽住玉子书的袖子道:“告诉你,即便捂臭了,你也不要换下我给你做的衣服,不要穿这个女人给你做的衣服。你想想,她一直给四五十岁的大叔做衣服,样式肯定很老,能好看到哪里去?穿上的话岂不是掉了你玉太子的价?不准穿,知道吗?”

    “臭丫头!”玉青晴照着云浅月的脑袋给了她一个暴栗,笑骂了她一句。

    “本来就是嘛!”云浅月扫了云王爷身上的袍子一眼,对玉子书努嘴,“你看见没?就是这样的衣服,老着呢!”

    “娘是按照你那日画出的图样给子书做的,一点儿也不老。”玉蜻蜓反驳。

    “你偷盗我的版权,经过我允许了吗?”云浅月顿时竖眉。

    玉青晴似乎不明白什么是版权,但是对于偷盗二字可是明白,刚要再打云浅月,云王爷拦住她,笑道:“别斗嘴了,如今天色尚早,让子书早早启程吧!”

    玉青晴挖了云浅月一眼,住了手。

    云浅月对她哼了一声,撇撇嘴。

    云王爷对玉子书低声嘱咐道:“这一路一定要小心,摄政王恐怕会出手留你。先皇在世的时候就想要促成天圣和东海的联姻,当然是想要景世子联姻,但是他也有顾忌,生怕这联姻让景世子得东海支持坐得更大,一发不可收拾,所以,就对于你毁了洛瑶和他的婚事儿没多大阻拦,转而想要促成六公主嫁给你。而你对六公主又不喜,和月儿太过交好,一直也不曾避着人,而他又对月儿执着至此,所以,我觉得他想要从你身上做文章也不是不可能。不过摄政王心思莫测,也说不准不会对你出手,不过总之你万事小心就是了,小心驶得万年船,总是没错的。”

    “子书谨记华王叔之言。”玉子书点点头。

    云王爷又压低声音道:“回去让你父皇放心,我和你姑姑很好,不必惦念。等天圣的事情了结,月儿安定下来,我们就回去。”

    “好!”玉子书点头,

    云王爷拍拍玉子书肩膀,放下手,对云浅月道:“你送他出城吧!爹就不去了。摄政王知道玉太子要出城,据说已经在城门口等着相送了。”

    “嗯!”云浅月点点头,对玉子书道:“走吧!”

    玉子书不再多言,跟上云浅月,二人向外走去。

    云王府大门口,早已经准备好马匹。云浅月解开一匹马缰扔给玉子书,玉子书接过,翻身上马,她自己又解开一匹缰绳,也翻身上马。齐齐离开了云王府门口。

    虽然昨日又下了雪,但天圣京城毕竟是天圣皇朝的繁华京都之地,街道上早已经被打扫得干净无雪。今日天晴气好,老皇帝大丧已经完毕,虽然一个月之内不准着艳服,不准兴歌舞,不准兴一切喜庆纳婚之事,但也不影响人们释放一下压抑了十来日的心情。所以,今日街上人流颇多,熙熙攘攘,又恢复些京城繁华之色。

    百姓们似乎知道玉太子离京回国,不少人都折了梅花相送。

    云浅月有些佩服古代人没有一切先进通信传言的工具,却能消息如此灵通。她还是昨日晚上才知道玉子书要回东海的。这个还不是让她最佩服的,让她最佩服的是玉子书的人品,居然都收买到了天圣京城。她偏头盯着玉子书看。

    玉子书感受到她的视线,也偏过头看向她,微笑问,“怎么了?”

    “我在想着玉太子真是好本事啊,爱民如子都爱到天圣来了!”云浅月道,“只有你一个,别的国家的太子,比如南凌睿,西延玥,或者公主叶倩,可没得到百姓们这么好的照顾。”

    “这都是数月前河谷县治水的功劳!”玉子书笑着道。

    云浅月认同地点点头,叹道:“所以说百姓们都是可爱的,水能载舟亦能覆舟。百姓是水,君王是舟。你对百姓好,百姓会对你好。可惜多少人不明白这个道理,认为君王就理所当然地主宰一切,所有的当权者,都将自己自诩为龙的化身,要众生匍匐在地。又有多少人会明白百姓重于君的道理?”

    玉子书闻言也是一叹,低声道:“摄政王将北疆治理得极好,得北疆万众拥戴。若他将心思都用在治国上,不失为一个好帝王。”

    云浅月看了城门口一眼,收敛心神,淡淡道:“希望吧!”

    玉子书不再说话。

    东城门口,除了封闭了数日开放离开的外来商贾和探亲访友进出的百姓外,今日聚集了许多人,以夜天逸、德亲王、孝亲王、为首的一众朝中重臣,其中还有一个女子,站在夜天逸身后,一身宫装素衣罗裙,面容温婉娇美,正是六公主。

    云浅月看见六公主,眼睛眯了眯。

    玉子书面容温暖,看不出什么情绪。

    二人来到城门口,夜天逸当先开口,“玉太子来天圣这一段时间发生了许多事情,本王应接不暇,未曾好好款待玉太子一番,昨日刚将先皇送走,本想可以与玉太子好好畅谈一番,不想玉太子却急着回国。”

    玉子书翻身下马,笑道:“来日方长,子书今日离去,说不准哪日又来天圣叨扰。摄政王不必如此客气!”

    “话虽然如此说,没招待好玉太子,还是令本王惭愧!”夜天逸道。

    “本宫住在荣王府犹如上宾,景世子招待甚好,都令本宫难为情了。”玉子书笑道:“本宫这一次来天圣主要是给月儿观及笄之礼。及笄之礼后本就该回去,却又耽搁了数日。如今东海父皇急了,三道诏函催促,否则的话,子书还是想再多待几日的。如今只等下次再来吧!月儿在天圣,子书想念她的时候,说不准哪里又来了。以后来来往往,寻常之事而已。”

    夜天逸看了云浅月一眼,面色沉静地笑道:“对啊,本王竟忘了,月儿和玉太子交情甚好,是别人都比不了的。她都留不住玉太子,看来本王今日也是留不住玉太子了。”

    玉子书笑笑,不再说话。

    云浅月淡淡看了夜天逸一眼,也没说话。

    “既然留不住玉太子,本王也就不强留了。”夜天逸对身后看了一眼,笑道:“六妹妹一直对东海风貌极为仰慕,但一直锁于深宫,如今她想借玉太子回国,顺路跟着玉太子去东海观仰一番,还望玉太子多加照顾。”

    云浅月眼睛忽然眯起,看着夜天逸和他身后的六公主,这是在做什么?送美给玉子书?她实在没想到夜天逸居然来这一招。一国公主去东海,还是跟随玉太子回国,这代表什么?三岁小孩子怕是都能知道,他也真做得出来!她心中忽然升起恼怒。

    “哦?原来六公主对东海风貌极为仰慕?”玉子书却不见恼怒,扬眉一笑。

    六公主显然给玉子书尊贵荣华的气质心折,从他来到,眼睛就盯着他看,如今见他听到夜天逸的话后含笑看着她,心下一喜,连忙矜持地道:“据说东海人杰地灵,风景如画,我是有些仰慕,想去看看。希望不会给玉太子带来麻烦和不便。”

    “六公主仰慕东海风土,本宫又怎会折煞六公主这一番仰慕之情?”玉子书笑笑,“不过天圣到东海道路深远,这一路沿途极为辛苦。本宫怕六公主娇肢弱体承受不住奔波之苦。”

    “我能承受得住的!”六公主急忙摇头,话一出口,显得她语气有些急迫,又连忙温婉地道:“我以前跋扈不知世事,后来在皇陵训教了月余,想必玉太子听闻过此事,公主进了那里,比宫女还不如,如今我出来以后,不怕吃苦的。”

    玉子书闻言点点头,笑道:“既然如此,那本宫就带上六公主吧!”

    云浅月一愣,本来以为玉太子会推辞,却没想到他答应了,她有些讶异地看着他。她自然相信他不会被六公主美色所惑,也知道他对她无感,但不明白他这番答应到底是作何打算?她心中的恼怒褪去,本来想阻止,此时既然他答应,她便没什么可说的了。

    六公主显然也没料到玉子书答应得如此痛快,一时间又惊又喜,“真的?”

    “自然是真的!”玉子书含笑点头,“我有几个妹妹,也与公主一般年纪,公主性情真,等去了东海,想必你们会谈得来的。”

    六公主确定之后,欣喜地看向夜天逸,“七哥?玉太子答应了呢!”

    夜天逸看着玉子书,眸光闪过一丝探究和沉思,不过一闪而逝,很快就对六公主笑道:“磨了我数天,如今你如意了?这一路不要给玉太子惹麻烦,到了东海之后也不许人性胡来。听到没有?”

    六公主立即垂首,声音都带着喜悦,“是!”

    “那就走吧!”玉子书笑得温和。

    六公主点点头,牵过一匹枣红马,翻身上马,整个人从内而外显出喜色。

    “玉太子一路顺风!”夜天逸含笑拱手。

    “玉太子一路顺风!”德亲王、孝亲王等人齐齐拱手。

    “摄政王和众位大人保重,别过!”玉子书端坐在马车含笑也拱了拱手,双腿一夹马腹,出了城。

    云浅月与她并排跟了出去。

    夜天逸挑眉,“月儿,你也出城!”

    “我送他一程!”云浅月头也不回答了一句。

    夜天逸不再言声,并未阻止。

    六公主打马跟在玉子书和云浅月身后,也跟着出了城,她避开云浅月,走在玉子书另一侧。这回到聪明地没与云浅月针锋相对。

    城外十里送君亭,停了一辆通体黑色的马车,马车旁站了两匹马。送君亭的亭中坐了三个人。一人月牙白锦袍,一人一身墨绿轻裘,一人一身萧萧白衫。正是容景、夜轻染、容枫三人。看姿态三人在聊天等人。

    毫无疑问,是送玉子书。

    云浅月看着那三人,目光先落在容景上,须臾移开,在容枫身上停顿了一下,之后落在夜轻染身上。夜轻染不跟夜天逸在城门口相送,反而与容景和容枫一起等在这十里送君亭。冷风清寒,他姿态与那二人一样随意闲适,似乎昨日出现在皇宫之后那种冷峭又被他尘封起来,她看着他,觉得这个人她真的是看不懂了。

    “染小王爷真是不简单!他比摄政王懂得知进退,换句话说,就是他比摄政王还要深。”玉子书偏过头,低声对云浅月道:“云儿,对于他,别再心软了。摄政王的心思摆在那里,很好看透,他也会让所有人都看透,这样的人,其实不是最难相处的人,但是这位染小王爷却不是这样,他让人看不透他。这样的人,才是真正的深不可测。”

    “嗯!”云浅月点头,“我知道。”

    玉子书不再说话。

    六公主看着玉子书和云浅月亲密地咬耳朵,抿了抿唇,到底没出声说话。

    三人来到送君亭,齐齐勒住马缰,那三人也整齐一致地转头看来。

    容景目光落在玉子书的衣服上,清泉般的眸子闪过一丝什么,转瞬即逝。

    夜轻染“呵”地一笑,上下打量着玉子书道:“呵,玉太子这身衣服好别致鲜艳!这样的做工裁剪手法样式,整个天圣京城也找不出一份来,就是闻名天下的钱篓子茵娘子怕是也做不来。是哪个美人送给玉太子的?”

    “染小王爷独具慧眼!”玉子书微微一笑,“那个美人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原来是小丫头!这就怪不得了!”夜轻染看了云浅月一眼,笑容蔓开,仿佛早先的阴云争吵,割袍断义,寒风中站着都不存在。他和她还如以前一般,轻松相处。点点头道:“也只有她能做得出来,做做什么,我也不意外。”话落,他偏头对容景笑问,“是不是?弱美人?”

    容景勾唇一笑,对上云浅月的目光,声音温润,“是啊,她做什么,都不意外。”

    “你有没有她做的衣服?”夜轻染问。

    “云浅月,我有没有你做的衣服?”容景笑着反问云浅月。

    云浅月翻了个白眼,本想说没有,但看着他含笑的模样,想着别激怒他吃醋了,他醋大发了的话,受罪的还是她,她点点头,肯定地道:“自然有!”

    容景缓缓点头,移开视线,对玉子书笑着夸奖道:“玉太子的衣服的确好别致新颖,这样的衣服穿出来,这路边的梅花都秀艳了几分,你回东海这一路,不知道会艳了多少梅花,要多多保重身体啊!”

    云浅月闻言险些笑出来,容景这个人……混蛋啊……有这么拐着弯骂人的吗?

    夜轻染不客气地哈哈大笑起来,“弱美人说得对,玉太子要保重身体啊,梅花虽好,但过于娇艳的话很容易让人吃不消啊!”

    容枫似乎也忍不住轻笑,但没说话。

    玉子书闻言浅浅一笑,面不改色,笑着道:“这一路梅花艳不艳我倒是不知,我知道的是如今云儿做的衣服穿在我身上的确暖和的很啊。”话落,他慢悠悠地道:“景世子的院子里种植的那株桃花似乎是桃夭之花吧?景世子要小心啊,花开之日,最是吸食天地精气之时。景世子身体虚弱,也要小心保重身体,万勿让桃夭都给吸了去。”

    云浅月撇开脸,强忍着才没笑出来,想着论嘴毒,容景以后有对手了!都混蛋啊……

    夜轻染闻言再次哈哈笑了起来,偏头看向容景,“弱美人,怎么样?你有对手了吧?”

    容枫嘴角抽了抽,似乎也强忍住笑意。

    容景如玉的手掩唇轻咳了一声,眸光似乎看了云浅月一眼,对玉子书笑道:“玉太子说得是,这样的话,我们都需要好好保重啊!”话落,他似乎才看见六公主一眼,疑惑地问道:“六公主也来给玉太子送行?”

    六公主本来端坐在马车,闻言犹豫了一下,翻身下马,对容景微微一礼,端庄温婉地道:“回景世子,我与玉太子一起去东海国。”

    “哦?”容景挑眉。

    “我一直仰慕东海风土,想要观仰一番,七哥准许我了。”六公主低声道。

    容景笑着点头,很官方地道:“这竟然是一桩好事儿,景居然才知晓。东海人杰地灵,六公主前去观仰一下是很不错。”话落,他对玉子书道:“玉太子要好好照顾我天圣的金枝玉叶啊!这一路少不得要你多劳顿一番。”

    “好说!”玉子书颔首。

    “天色不早了!玉太子和六公主启程吧!”容景站起身,拿出一块类似玉牌的物事当着所有人面的扔给玉子书,温声笑道:“这是送别礼,玉太子一路保重。”

    玉子书也不客气,将那玉牌接了,也不看一眼,揣入怀里,拱手笑道:“景世子、染小王爷、枫世子再会!”

    “再会!”夜轻染和容枫齐齐拱手。

    “六公主,上马启程吧!”玉子书对六公主道。

    六公主立即答应了一声,转回身,翻身上马,不知是上马的动作太急还是马的皮毛太滑怎地,她刚上到一半,忽然从马上栽了下来,“啊”地惊呼一声,摔到了地上。

    “六公主小心!”玉子书本来要打马,温声回身,一惊,赶紧伸出手,可惜没接住人。

    夜轻染此时也飞身来到了六公主马前,送君亭距离路边有些远,他到达她身边的时候,她已经摔在了地上,同样没接住人。

    “六公主没事儿吧?”玉子书连忙下马,伸手去扶她,手伸到一半,立即顿住,对夜轻染道:“男女授受不亲,她又是公主之身,子书不敢唐突,染小王爷与六公主同系宗亲,你来扶起她吧!”

    夜轻染闻言看了玉子书一眼,伸手去扶六公主,“你怎样?没摔倒吧?”

    六公主的小脸煞白,全无血色,眼圈已经挂了泪意,闻言对夜轻染摇摇头。

    夜轻染伸手拉她起来,刚将她身子离地,只听她痛呼一声,他立即住了手,蹙眉道:“摔到哪里了?”

    六公主眼泪流出来,痛苦地道:“我的腰,还有后背,好疼……”

    夜轻染闻言赶紧给她把脉,须臾,又将手按在她后背上,片刻后,看着她痛苦得泪流满面的样子道:“你的腰扭了,后背有一根小骨摔折了。”

    六公主面色大变,“那我岂不是不能……不能去东海了?”

    夜轻染看了她一眼,沉默不语。

    玉子书闻言微微一叹,“都是子书的疏忽,子书得到父皇三道诏函相催,急忙赶回去,才轻装简行,而疏忽了公主是金枝玉叶,怎能骑马奔波?就算你懂马术,也是弱女子,将养深闺对马术不精而已。若是备车就好了。如今你这样,伤筋动骨一百天,自然不能再与我去东海受这一路来的颠簸之苦了。”

    “可是我想要去东海……”六公主忍着疼痛道。

    玉子书有些惋惜地道:“这只能等以后了,公主仰慕东海,东海能得公主如此推崇,子书身为太子,实在不胜欣喜。而且公主性情纯真,子书也甚是喜欢。可惜时不与我,今日公主刚出门便发生了这等事情,身体要紧,还是回宫好好将养吧,去东海来日方长。”

    “玉太子说得不错!六公主你伤了筋骨,已经不能动了,身体要紧,来日方长。”容景缓步走来,看了六公主一眼,再不给她说话的机会,对夜轻染询问,“染小王爷,你说呢?”

    “自然不能再去了!我这就送你回宫给你接骨用药。”夜轻染抱起六公主,对玉子书深深地看了一眼道:“看来玉太子享受不了美人恩,一路保重,本小王先送六公主回宫了!后会有期。”

    “后会有期!”玉子书含笑点头。

    夜轻染抱着六公主翻身上马,双腿一夹马腹,向城门而去。

    云浅月看着一人一马走远,收回视线,对玉子书上下打量了一眼,挑了挑眉,笑道:“辣手摧花,你也真下得去手啊!我就说你怎么这么容易就答应了夜天逸,原来等在这儿。”

    玉子书微微一笑,笑容凉淡,“除了你,我对所有的花都能下得去手。若是这么轻易就能送给我一个女人,那么夜天逸也太小看我了。”

    ------题外话------

    子书……O(n_n)O哈!

    月底月票清零,亲爱的们,手里有月票就投来哦!千万不要浪费,我会心疼的,么么哒!

    亲们送的月票我都看到了,爱你们!谢谢亲们送的年票钻石打赏鲜花!么么!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澳门博彩娱乐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纨绔世子妃14》,方便以后阅读纨绔世子妃第十四章 辣手摧花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纨绔世子妃14并对纨绔世子妃第十四章 辣手摧花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纨绔世子妃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