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兵马包围

    汾水城是距离南疆京城最近的一座城池。

    云浅月和沈昭将那处木桥的喊杀战况抛诸于身后,来到城门,此时城门在云暮寒带着人马出来后已经紧紧关闭,她拿出一个木牌,守城的那名守兵看了她一眼,吩咐人打开城门,她和沈昭如了城。

    城内极为安静,百姓们早已经入睡,街道有打更巡逻的人走过,只有客栈和几处红楼亮着灯火。

    云浅月来到登云楼门前,翻身下马,沈昭也下了毛驴,有小伙计迎了出来,将二人请进里面,选了两间隔壁的房间,二人上了楼。

    进了房间后,云浅月简单洗漱一下,便站在窗前看着窗外,这一处正是街道方向,街上有什么人通过或者什么动静都一目了然。

    站了片刻,便听到隐隐有马蹄声从城门方向传来,她眯了眯眼睛,这么快变结束战场了?伊家、华家、凌家的三位少主该不是如此草包才是,难道知道南疆国舅救兵到来就撤了?

    果然不多时,云暮寒的身影出现在楼下街道上,他身边走着南疆国舅以及他的随从和山花,后面跟着千余名士兵。

    云浅月数了一下南疆国舅的人,发现一个没少,包括山花,也是毫发无损。

    云暮寒偏头往登云楼的方向看了一眼,便继续向前走去,南疆国舅也看来一眼,此时阿花的声音忽然传来,“老伯,那位姑娘和沈昭哥哥就住在这家了!我们要不要住?”

    “我们不住。”南疆国舅摇头。

    山花不再说话。

    云暮寒听见二人说话,偏头对南疆国舅询问,“舅舅,您说的是否是一位黑衣的姑娘和一个骑着毛驴的男子?”

    “嗯,就是他们。”南疆国舅点头。

    “您与他们可熟?”云暮寒又问。

    “算是熟吧,我跟了那位姑娘走了一路,那小伙子是半路和她一起的,就跟我身边这个山花姑娘一样。”南疆国舅道。

    “您跟着她做什么?”云暮寒讶异地问,“她是何人?看着面生。”

    “她啊,不可说。”南疆国舅摇摇头。

    云暮寒闻言仔细地看了国舅一眼,又向登云楼看了一眼,并未再询问。

    一队人马继续向前走去。

    云浅月将二人的说话声听在耳里,想着南疆国舅那句不可说的话,难道她认出了她的幻容?知道她是云浅月?明明她娘和她爹说幻灵之术这世间只有他们二人会,而且连南凌睿都没传给,难道南疆国舅也会?若她没识破她的身份的话,那么到底是什么不可说?

    “青影!”云浅月喊了一声。

    “浅月小姐!”青影声音立即响起。

    “刚刚木桥埋伏怎么这么快就散了?”云浅月问。

    “云驸马带着人出现之后,伊家、华家、凌家的三位少主就带着人撤了。”青影禀告道:“所以,您才能这么快见到他们进城。”

    “两边都没有伤亡?”云浅月问。

    “时间太短,没有一人伤亡,山花姑娘被南疆国舅护住了,所以毫发无损。”青影道。

    云浅月眼睛眯了眯,低头寻思,片刻道:“看来是醉翁之意不在酒,他们的埋伏是假,恐怕借这次的埋伏引来云暮寒是真。”

    “属下也如此觉得,他们的埋伏事先被南疆京城所查,所以驸马才前来。若非叶公主和云驸马掌权有道,遍布暗桩,已经将整个南疆都控制得如铜墙铁壁,滴水不漏,但有半丝风吹草动就事先察觉的话,那么就是伊家、华家、凌家的三位少主刻意对京城放出了在此埋伏的风声,借此引来云驸马。”青影分析道。

    “应该是第二种了!南疆虽然地方小,但多方势力一直介入,遍布暗桩,他们即便有本事,想要做到将整个南疆都控制得如铜墙铁壁,滴水不漏,也不可能。”云浅月道。

    “浅月小姐说得对!”青影道:“看起来像是分个击破之法。”

    云浅月眸光闪动,“将云暮寒引出京城,分开二人,趁机对叶倩下手?”

    “若不是趁机对叶公主下手的话,就是趁机对云驸马下手,或许是分开一起击破。”青影道。

    “叶倩和云暮寒也是聪明的,未必不会识破对方手段。借用南疆国舅引出其中一人,分个击破。但还是出来迎接国舅,除了南疆国舅对南疆很重要外,应该他们有所布置。”云浅月道。

    “属下也这么想。”青影点头。

    “南疆京城若是与汾水城脱节的话,那么京城的人就孤立无援。”云浅月寻思了一下,又问,“你可知道南疆京城现在叶倩布置有多少人马守护?”

    “回浅月小姐十万。”青影道。

    “南疆小国,兵力本来就不多,靠咒术生存,十万不少了。”云浅月点头,“其他兵马分布于何处?”

    “其余每个城池两万兵马驻守,庙城边界十万兵马驻守。”青影道。

    “一直以来没有调动?”云浅月挑眉,她记得以前也是这个数字,如今关键时候未曾增加兵马?

    “没有,只有守城将领在一个月前有些许撤离和调换。”青影摇头。

    云浅月又想了片刻,问道:“南疆王大限几日了?”

    “第五日了!”青影道。

    “如今叶倩还没公诸天下,或者是向各国递了大限殡天的文书通告,这回南疆国舅回京之后,应该会再瞒不下去了。”云浅月将手放在窗框上,又问,“南梁可传来苍亭和蓝漪的消息?”

    “两日前二人进入南梁后便失去了踪影。”青影道。

    “被你家世子又料中了,他们定然又暗中折返来南疆了。”云浅月又问,“京城可有关于我离开的传言?你家世子怎么处理的?”

    “您那日在皇宫议事殿外吹了大半日冷风,染了寒热之症,世子以方便照顾您的名义将您接去了荣王府的紫竹院,您一直在紫竹院休息,并没有您离开京城的半丝风丝传出。摄政王未对您在荣王府养病置寰只言片语。”青影道。

    “这个比娘亲对我说的什么再负气出走的理由强多了。”云浅月笑了笑,“秦丞相和秦玉凝呢?还没有消息?”

    “秦丞相携带家眷出了京城后,便失去了踪迹。世子说大约是用了南疆隐魂术,令我们查不到,如今定然早到京城了。”青影道。

    “是否到了京城,或者如今也在汾水城难说。”云浅月手敲着窗框,发出轻轻的响声,“你家世子说得对,先发制人,比后制于人要有利得多,我们也该行动了。”

    “是!”青影点头。

    “你还继续跟踪伊家、华家、凌家的三位少主,看看他们到底要干什么,另外调集人,秘密监视汾水城内外,有可疑情况,立即禀告我。”云浅月吩咐道。

    “是!”青影颔首。

    云浅月不再说话,青影见她不再吩咐,退了下去。

    云浅月看着窗外的夜色,今日无星辰,夜漆黑如墨,若非楼下客栈打着灯笼,对面街道都看不见,她站立半响,忽然喊道:“墨菊。”

    “浅月小姐!”墨菊声音传来。

    “你家公子除了让你和我和他当信使外,还吩咐了你什么?”云浅月问道。

    墨菊似乎轻咳了一声,低声道:“帮您挡桃花……”

    云浅月对着窗外瞪了一眼,有些好气又好笑地问,“除了这个呢?”

    “保护您,负责联络南疆布置的暗桩,听从您吩咐。”墨菊话落,解释道:“青影一直跟随公子身边,南疆的暗桩联络他不太熟悉,我熟悉。”

    云浅月点头,“云暮寒和南疆国舅是否连夜出了城?”

    “没有,如今在驿站落宿了。”青影道。

    “我去驿站与云暮寒见一面,既然是来相助他,不能没有联络,必须达成一致,万一背道而驰,就会适得其反。”云浅月道。

    “公子已经与叶公主和云驸马通了书信,说会派人相助他们,让您不能用云浅月的身份与他接触,作为公子派来的接头人就行。”墨菊道:“公子说,就用您楚夫人的身份。”

    云浅月皱眉,“我会小心一些,不会暴露!”

    “公子说如今非常时期,以免感情误事,还是防患于未然为好。”墨菊小声道。

    “我干嘛要事事听他的?”云浅月挑眉。

    “您想想沈昭,想想京城里日日担心您对着那株桃花树看的公子,您想想……”

    “算了,我听他的吧!”云浅月黑着脸打断墨菊的话,果然是什么主子什么属下。

    墨菊似乎笑了一声,又忍着,生怕将云浅月惹火。

    “我现在就去,你保护好沈昭。”云浅月吩咐道。

    “世子让我跟着您,不能离开半步。”墨菊道。

    “那你派人保护好他,他不能出事。如今来南疆,我看沈昭的咒术很厉害,也许能用得到。”云浅月道。

    “是!”墨菊应声。

    云浅月打开窗子,飘身出了窗外,在她身后,窗子无声无息关上。

    汾水城的驿站设在城池正中,云浅月一路足尖踩着房脊屋舍,轻若无痕地向驿站而去。一路畅通无阻,来到驿站。

    驿站灯火通明,将每一处都照得极亮,连房檐都挂着灯,没有藏身之处。

    云浅月皱了皱眉,即便她武功再好能够无声无息进去,但是进去之后难保不会被发现闹出动静。她犹豫了一下,使出幻灵之术,瞬间将她的身形被一团轻雾笼罩,她无声无息地进了驿站。

    驿站有两大主房,东西对立,她飘身落在了西面的房檐上,借由轻雾掩住身形,向下看去。房下隐隐传来说话声,是南疆国舅和云暮寒。二人的声音太小,刻意压制,她听不清。

    她试着放出灵智向下探索,南疆国舅和云暮寒的声音清楚起来。

    只听南疆国舅道:“叶霄带着他的女儿回了南疆,我如今能感觉得到他们就在汾水城,但是我的咒术有限,探查不出他们具体的落脚之处,但肯定是在汾水城无疑了。”

    “若是他的咒术都在舅舅之上的话,叶倩怕是难敌。”云暮寒声音低沉。

    “若是有万咒之王在,能开启咒坛,用叶宵魂祉做法,他就算有天大的脾气也翻不起来。可惜你也说了,南疆如今没有万咒之王。”南疆国舅道。

    “是,不久前,我和叶倩进京,一是为了给妹妹及笄观礼,二是为了找景世子讨要万咒之王,但是他未曾给,而是说若是南疆有事,他自然会出手相助。说南疆不能一味地靠咒术存活,咒术不过只能活一人或者死一人耳,多则十人百人千人尔,而南疆百姓数以万计,若想立世,不能仅靠咒术。”云暮寒道。

    “话虽然如此说,但是若有万咒之王,开启咒坛,用叶宵魂祉做法,是最快免于劫难的法子。”南疆国舅道。

    “虽然是最快的法子,但开启咒坛却是有很大的危险,若是一个弄不好,不止会毁了万咒之王,若是叶霄再懂得解咒坛之法的话,叶倩不是他的对手,那么后果不堪设想。”云暮寒又道:“景世子如此考量,我和叶倩也觉得有理。”

    “嗯,的确是这个理!”南疆国舅点点头,“这个危险,不用也对。若是叶霄懂得解咒坛之法的话,倩儿不是他对手,会死无葬身之地不说,南疆没了主心骨,兵败如山倒,还不如不用这个起咒坛。”

    “是!”云暮寒点头。

    “你刚刚说景世子与你通信说会派人前来与你接头,如今人可到了?”南疆国舅问。

    “人还未到,也许到了,只是没来找我。”云暮寒道。

    “来的是什么人?”南疆国舅问。

    “不清楚,信中未曾言明,但是说来人代表他。”云暮寒道。

    “既然如此,那就是他的近身之人了!是否会是云浅月?”南疆国舅猜测地道。

    “也许是,也许不是。这个说不准。不过妹妹若是知道南疆之事,应该会来的。”云暮寒道:“他不会看着我受困而不管。”

    “听说她因不满摄政王,在议事殿吹了冷风受了寒热养伤在荣王府。”南疆国舅道。

    “希望寒热是假吧!但我又希望是真的,如今南疆太危险,她又不懂虫咒之术,来了我也不放心。”云暮寒声音中隐含了一抹情绪。

    “他的亲哥哥霸占了你的南梁太子之位,你竟然是不怨她。”南疆国舅道。

    “不怨,这也是当初我自己选择的。当初父皇和国师去北疆的时候,我是醒着的,他们问了我意见,我同意代替他去云王府,小时候就听父皇和皇祖父讲姑姑的故事。既然是去给姑姑做儿子,虽然姑姑已经死了,但我也得了个云暮寒的名字,这些年,云王府未曾亏待我。她也未曾亏待我,为何要怨?”云暮寒道。

    “寒儿,你喜欢云浅月吧?”南疆国舅问。

    云暮寒沉默。

    “你和倩儿都是我的外甥,你们是表兄表妹,不过有些血缘而已,虽然亲近一些,但也不是不可通婚。景世子和云浅月的事情我知道,除了一个入了魔的摄政王外,还有东海国的玉太子,德亲王府的染小王爷,孝亲王府的冷小王爷,文伯侯府的世子等都想着她,这么多人,没准都是伤心人而已。你就别念着她了,解除叶霄这个隐患后,你和倩儿安安定定过日子吧!”南疆国舅劝道。

    “我决定来南疆那一刻,就将她永远当妹妹了!”云暮寒道。

    “嗯,这样好。”南疆国舅点头。

    云暮寒不再说话。

    “我们来研究一下如何防护,看看你和倩儿的布置是否有疏漏。”南疆国舅转移话题。

    “好!”云暮寒似乎从怀里拿出一张图纸铺开在桌子上。

    接下来便是二人就着南疆京城和各个城池的布防分析声,期间夹杂着人的名字,比如伊家、华家、凌家的三位少主,以及夜宵、叶灵歌等。

    云浅月在房顶上静静听着,夜宵和叶灵歌说得大约就是秦丞相和秦玉凝了吧?他们既然回来南疆夺权,自然会改回本名。而且据南疆国舅说他们就在汾水城附近,既然没急于进京,那么是在汾水城有所布置了。而且从南疆国舅刚刚提到她和容景的画话中分析,他这一路上跟着她,不知道她是云浅月,那么也就是说不是因为识破了她的幻容之术了,也就是说,因为她幻容之后本身的某种原因了,看来需要回去好好研究一下她身上佩戴的东西了。

    云浅月想到这里,也不急于见云暮寒了,起身离开了房顶,顷刻间出了驿站。就在她刚离开,南疆国舅忽然从房中推开门飞身上了房顶。

    云暮寒也跟着飞身出来,只见房顶空无一人,四下灯火明亮,也无什么人,他问道:“舅舅,怎么了?可是有什么人来过?”

    南疆国舅看着房顶上的瓦片,房顶上因为天气寒冷,落了一层白霜,此时除了他落脚处,半丝痕迹也无,他疑惑地道:“我刚刚感觉到有人在房顶,难道感觉错了?”

    “舅舅如何感觉到的?”云暮寒也看着房顶的瓦片。

    “直觉!”南疆国舅看向驿站门口,那里没有半丝动静,又四下看了一圈,驿站各处都安安静静,驻守的士兵各司其职,没半分异样,他皱眉道:“不是高手太过武功高强,就是我的直觉出错了。”

    “舅舅武功已经极高,如今这汾水城还有什么人是您的对手?叶霄和其女儿咒术高强会隐身而已,若论武功怕是不及舅舅您,难道是他们?”云暮寒怀疑地道。

    “不是他们!我虽然咒术不高,但有施咒之人靠近这个院子,还是能立即发现的。”南疆国舅摇摇头,话音一转道:“这汾水城如今就有一个人的武功比我高,或许与我不相上下之人也不少,可能是她。”

    “舅舅说谁?”云暮寒看着南疆国舅。

    “那位楚姑娘!”南疆国舅道。

    “未曾听闻天下有一位姓楚的姑娘,是不是谁易容的?”云暮寒蹙眉。

    “是楚家主的夫人,我听那个沈昭喊她楚姑娘,便也跟着叫了。”南疆国舅笑笑,“若是她的话,偷听了我们谈话到没事,若不是她的话,这布置图,就得重新布置了。”

    “原来她竟然是楚家主的夫人!”云暮寒想起今日匆匆一面,又总觉得那女子看他的目光当时有些怪异,说不出是什么感觉来,他颔首道:“楚家既然相助南凌睿在十大世家的桃花林全身而退,那么刚刚来的人若真是她的话,的确不是敌人。”

    “楚家若是来人的话,风家、花家、凤家、莫家大约也都会来。没道理被七皇子收买的其他几大世家出现在南疆,而他们不来。”南疆国舅道。

    “这很难说,景世子心思莫测,也不一定。”云暮寒道。

    “等着他派来的人与你接头就知道了,我们下去吧!”南疆国舅飞身而下。

    云暮寒也下了房顶。

    驿站经过短暂的动静,又恢复静寂。

    云浅月从驿站对面的阴暗墙角走出,看着驿站内,想着她用灵术时间有些长,真气稍微松懈,他便察觉上了房顶,这南疆国舅如此厉害,她必须要查出他的来历,知道他跟着她的目的,否则的话难以心安。

    不再停留,云浅月施展轻功向客栈返回。

    客栈如她离开时一样,没什么动静,她回到房间,拿出笔墨,铺好宣纸,给玉青晴写信。南疆王后和南梁王后既然和南疆国舅是兄妹,如今南疆王后早就去世了,但南梁王后还活着,她想查出南疆国舅,就得试试让她娘从南梁王后的身上动手了。

    一封信很是简短,很快就写完,云浅月将信折好,对外面喊,“墨菊!”

    “浅月小姐,属下在。”墨菊应声。

    “将这封信传入南疆给我娘。”云浅月将信扔出了窗外。

    “是!”墨菊接过信应声。

    云浅月站起身,将她的包裹打开,将里面的东西都拿了回来,里面有各种药丸和药瓶,以及两套衣物和她出行必备的东西,都是在庙城的时候碧玉斋那老者按照容景的吩咐给她准备的,这些东西虽然珍贵,但应该没什么特别。她放下包裹,开始伸手入怀,将怀里的东西都掏出来。

    她怀里装的东西除了几块令牌和通关文牒外,就是一块容景的玉佩和他送的一株桃花玉凤钗,还有子书送给她的印刻有东海国图腾的龙纹玉扳指。这三件东西她一直随身带着,从给了她之后就没离身。而几块令牌是红阁的调令,以及一块风阁的总令,还有就是她醉香楼的令牌,以及北疆的文令,和一块西延神女当年送给她的玉牌。

    这些物事摆在桌面上,一目了然。

    令牌虽然材质不同,但也不是独一无二,独一无二的是雕刻的纹理和印记。应该不会是南疆国舅跟着她的原因。排除之后,那么也就剩下容景送给他的玉佩和桃花玉凤钗,以及子书送给她的玉扳指了。

    容景的玉佩没什么不同,就是一块暖玉佩,上面雕刻着一个“景”字。剔透莹白,温暖温润,触手绵滑,价值连城。而桃花玉凤钗比较特别一些,粉色的暖玉晶莹剔透,发钗上的两片桃花瓣栩栩如生,精雕细琢,无半丝杂质痕迹,也并没有刻字。子书给她的玉扳指自然玉质也是价值连城,用特殊手法印刻有东海国图腾的龙纹。

    云浅月看着这三件物事儿,每一件都拿起来又放下,细细端详。许久后,也没得出结论。开始回忆在黑山岭遇到那只蜈蚣和南疆国舅的经过,她在那之前,一直未曾和谁动手而动用武功,而且被杨公和杨婆净化洗涤了她的真气,她又多了三十年的功力,能做得真气即便走路也不外泄,按理说应该不是因为她凤凰真经他才跟着她,因为他放出蜈蚣前,明显就是在黑山岭等着对她下追踪术试探,后来她出手,之后她便跟上了她……

    “浅月小姐!”墨菊的声音再度传来。

    云浅月的思绪被打断,轻声应道:“嗯!”

    “有大队人马将汾水城包围了!”墨菊声音凝重。

    “嗯?”云浅月彻底回过神,看向窗外。

    “属下刚刚得到消息,有两对人马,从东西方向而来,显然一直埋藏在汾水城不远处。”墨菊道。

    “难道早先一直未发现?多少人马?”云浅月竖起眉头。

    “大约四万。属下早先探查了,汾水城方圆百里没有兵马埋伏。这些应该是从百里之外来的兵马,连夜赶路而来,公子早先说深山口和黑山岭都有人埋伏了兵马,大约就是这两处的兵马。”青影道。

    “深山口和黑山岭都是毒物出没之地,能够埋伏兵马的人,都是对南疆咒术精通之人。这么说是秦丞相的人马了?”云浅月挑眉。

    “大约是的!”墨菊道。

    “你家公子既然知道这两处兵马,可有吩咐?”云浅月问。

    “公子只说南疆不过一小处尔,还不值得他和您倾力相助,若是叶倩和云暮寒扶持不起来,需要靠人全帮,南疆不要也罢。”墨菊摇摇头。

    云浅月想着容景的话很明显了,他不会派人或者有兵打这四万兵马。点点头道,“南疆虽然小处,但也不能让秦丞相得了手。”

    “是,所以公子说帮,但也不能全帮。得多半靠叶公主和云驸马自己。如今的南疆王室掌权百年,怎么能让一个区区久离南疆国土的嫡系打败?岂不贻笑大方?”墨菊道。

    “嗯,他说得对,我们不过是来牵制夜天逸的势力让他发挥不了作用而已。”云浅月站起身,对外面道:“你继续查探,看看包围的人到底是不是秦丞相的兵马?是否有攻城的打算,还是仅仅是围困?”

    “是!”墨菊退了下去。

    云浅月没了研究南疆国舅跟着她的心神,将所有东西收起来。忽然想起隔壁的沈昭,她刚刚回来时间隔壁的灯亮着,推开房门走了出去,见隔壁的灯依然亮着,她敲了敲门,喊道:“沈昭,你是不是没睡?”

    “是!”沈昭应声,房门从里面打开,询问道:“楚姑娘有事儿?”

    云浅月见他穿着整齐,显然一直未睡,她点头,“是有事。”

    “进来说吧!”沈昭侧开身,让云浅月进房间。

    云浅月见桌子上用水渍画了好几个古怪的符号,她挑眉问,“这是做什么?”

    “这是以水为介,摆的一种术阵。”沈昭挠挠脑袋,有些不好意思地道:“这是从那位奇人留下的一本书里我学的,至今不是太懂,没事儿就研究一下。如今咱们在汾水城嘛,这里有水多,我就试试。”

    “哦?对了,教给你咒术的是什么样的一位奇人?”云浅月问。

    沈昭摇摇头,黯然地道:“那位奇人已经不在人世了,是我十岁的时候砍柴走迷了路,不小心掉下了山谷,被那位奇人救了,可惜我掉下去时,筋骨断了数处,奄奄一息,他为了救我,将功力都用来修复我的经脉了,我醒来之后他传给了我咒术,但是没几日,他就死了,死前给了我一本书。”

    “不知名姓?”云浅月问。

    沈昭摇摇头。

    云浅月不再问,坐下身,对他道:“你既然能克制追踪术,想必也会追踪术,试试用你的术,帮我查找一个人的落脚之处,看看能不能找到,尽量不要让对方发现,但若是你咒术不够探知他,也不要勉强,若是能探知,且不是对手的话,就赶紧撤离回来,安全第一。”

    沈昭见云浅月神色郑重,点点头,“你要找什么样的人?”

    “你施术需要什么样的媒介?”云浅月问。

    “若是找人,就是要那人发毛或者贴身之物。”沈昭道。

    “都没有,还有别的办法吗?”云浅月又问。

    沈昭皱眉,想了一下,不确定地道:“或许你要找的那人的画像也可以,我可以一试。”

    “好,这个我可以有!”云浅月点头,刚要伸手拿执笔,忽然看着桌面的水渍道:“既然你在研究用水为媒介的术,那么我就用水将他的画像画在桌子上如何?”

    沈昭点点头,“好!”

    云浅月沾了水,在桌面上将秦丞相的容貌画了出来。

    ------题外话------

    吼吼,美人们,激情来了,呼唤月票!么么哒!

    亲们送的月票我都看到了,爱你们!谢谢亲们送的年票钻石打赏鲜花!么么!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澳门博彩娱乐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纨绔世子妃21》,方便以后阅读纨绔世子妃第二十一章 兵马包围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纨绔世子妃21并对纨绔世子妃第二十一章 兵马包围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纨绔世子妃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