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攻城交锋

    沈昭看着秦丞相的容貌愣了愣,一双眸子闪过一丝惊异和疑惑。

    “怎么了?你认识他?”云浅月将沈昭的神色看尽眼底。

    “不认识。”沈昭摇摇头,话落,看了她一眼,犹豫了一下道:“不过他的面相很像是传给我咒术的那位奇人。”

    “嗯?”云浅月也愣了,“你确定?”

    “嗯,那位奇人的样貌我至今仍然记得,比他苍老,但是有几分相像。”沈昭道。

    云浅月寻思了一下,当即道:“那边不是有纸笔吗,你将那位奇人的样貌画下来,我看看。”

    沈昭点点头,走到桌子的另一边,拿起笔墨,不犹豫,便挥笔画那位奇人的画像。

    云浅月站在他身边看着他,只见他不出片刻就将那人画了出来,果然与秦丞相有几分相似。不过他画的人显然要比他老一些,大约是在深山久待的原因,他眉毛和胡子都很长。她挑了挑眉,细细地打量画中人。

    “就是这样!”沈昭放下笔,对云浅月道。

    云浅月点点头,看着画像对沈昭道:“传给你咒术的那个人大约也是南疆王室的人。”

    沈昭不解地看着云浅月。

    云浅月伸手指了指她画的秦丞相的画像,对他道:“这个人是天圣的前任秦丞相,他实际上是百年前被天圣始祖皇帝收买的南疆嫡系一支,如今他名为卸甲归田,实则是回来南疆夺位,如今汾水城已经被四万兵马包围,汾水城守城的有两万兵马,而包围的是两万兵马的双倍,可见对汾水城势在必得。但他大约会南疆隐魂术,所以我的人找不到他的落脚之处。”

    沈昭点点头,低声道:“我对天下的时局是了解的,摄政王和景世子因为云王府的浅月小姐不合,以二人为首的势力从天圣角逐到南疆,介入了南疆的政权。秦丞相是先皇的人,如今也就是先皇所扶持的摄政王的人,而云王府的世子是南疆的驸马,景世子自然是相助南疆叶公主和驸马,而你既然和景世子不止相熟,那么就是景世子的人,此番来南疆京城不是为了探亲,而是为了相助叶公主和驸马肃清异乱,守住南疆,不让秦丞相得逞。”

    云浅月笑着点头,“是这样,你很通透,到是省了我的口舌。如今你该知道,你跟在我身边,不是护送我,其实是已经上了我的贼船,很难下去了。这一路来盯着我的人不少,你的名姓自然也被许多人知道了。”

    “我决定送你来南疆之时便知道,若成大事,便要不惧利害。而且我仰慕景世子,即便以后入朝,也要以景世子为首,如今先与你一起历练一番,能让我尽快看清天下形势。”沈昭道。

    云浅月忽然笑了,伸手拍拍沈昭肩膀,赞扬道:“比我想象得聪明!”

    沈昭似乎被云浅月的举动下了一跳,脸有些红,不敢看她,低声道:“楚姑娘才是睿智,不仅武功高,人也和气,随性豁达……巾帼不让须眉。”

    云浅月轻咳一声,自然地撤回手,“好了,你别夸我了,我即便脸皮厚,也会被你夸红的。”话落,她见沈昭更不自然,她收起笑意,正色道:“你遇到的奇人应该是南疆前一任南疆王。”

    沈昭睁大眼睛。

    “三十年前,据说南疆王突然失踪,如今的南疆王遍寻不到,才继承王位,后来一直没放弃寻找,若他不是被人陷害困在山谷中出不去,那么就是自己不愿出山谷。”云浅月道:“因为都留着南疆王室的血液,所以他们二人的面相才有些像,天下一直未传出南疆王的画像,若是传出的话,我们见了,该是更像才对。”

    沈昭想了一下,肯定地道:“那应该就是了,那位奇人的腿似乎不好,不能走路。”

    “应该就是因此被困在了谷中出不去,后来碰到了你。”云浅月问道:“他既然是南疆王的话,传给你术的时候,或者是临死弥留之际,他可与你说什么没有?”

    沈昭点点头,“他让我为他杀一个人。”

    “什么人?”云浅月问。

    “叫叶霄。”沈昭道。

    云浅月了然,“那就是他无疑了,秦丞相的本名就叫做叶霄。”

    沈昭一愣,“这么说那位奇人是被他害的?”

    “你遇到那位奇人的时候是十年前,他在山谷里困了二十年,三十年前的时候,大抵是他害的他,将他困在山谷,南疆当时乱了一阵。后来是当时荣王府的荣王化解了南疆的为难,扶持了如今的南疆王继承王位。”云浅月分析道:“当年叶霄大抵就是来南疆夺权,未曾夺去,如今三十年后又东山再起了。”

    沈昭点点头,坚定地道:“若没人那位奇人,我十年前就掉进山谷摔死了,哪里还有如今的我?这些年我拼命坚持读书练习他传给我的咒术,一虽然是为了光耀门庭,出人头地,二就是为了找这个人报答那位奇人传业授业加之救命之恩。我想着只有我入朝为官,站在高处,才能有本事找,不想如今遇见了你,比我想象的要容易许多,至少知道他是谁了。”

    “既然你的术也是传自南疆王室,那么不一定就会怕了秦丞相。”云浅月点点头,想着她世间的事情当真奇妙,她在山野人家落脚,不过是为了拖延南疆国舅偶然为之,却是无心插柳,寻到了沈昭这个宝贝。如今没准还成为她这一趟南疆之行的最大助力。她笑笑,“既然如今你开始施术吧!一定要小心,查不到他也没关系,他既然在汾水城,早晚会露面。不是他的对手也没有关系,一定要先保护好自己,才能翻牌。”

    “嗯!”沈昭抿着唇点点头。

    云浅月不再说话,让开桌前。

    沈昭在桌前站定,用双手的中指沾了茶水,在云浅月画的秦丞相那幅画像四周画了几个古怪的符号,须臾,他闭上眼睛,双手中指直指秦丞相的画像,口中默念了两句什么,之后,睁开眼睛,一手指着秦丞相的画像的眉心,一手在他画的几个古怪符号旁圈圈点点。

    云浅月静静地看着,她不懂咒术,对这个一门不通,她只能默不出声,且同时屏息凝神给沈昭护法,若是见有什么不对,她便立即出手打断沈昭。

    大约过了一盏茶的时候,沈昭忽然轻喊了一声,“水开!”

    云浅月盯着桌面,只见秦丞相的画像上面的水渍忽然染开一片,里面隐隐约约露出一个影像,她刚看了一眼,沈昭忽然撤回手,图案瞬间不见。她立即抬头看沈昭,只见他倒退了一步,脸色发白,立即问,“怎么样?你哪里不舒服?”

    沈昭定了定神,偏头看云浅月,低声道:“我没有不舒服,似乎被他发觉了。”

    “跟着追踪来了?”云浅月确定刚刚在水中映出的影像是秦丞相。

    “我也不知道,我撤离的快,不知道他追踪来没有。”沈昭摇摇头,“他太警醒,我刚只接近他的位置,便被他发觉了。”

    “你没事就好,就算他追踪来,也不怕他。”云浅月安慰他,“他不追踪来,我们也是要找他的。他追踪来正好,省得我们去找了。”

    沈昭点点头,问道:“你刚刚看清楚了他所在的位置了吗?我对这个水术不太会运用,才摸透皮毛,最好的水术其实是借用河水里面的水魂,但水魂也有魂灵,我不想用,所以一直没多大进步。”

    “宅心仁厚没什么不好,就跟你说的一样,水魂也有魂灵,你伤它,它也会反噬你。你护它,它也会护你。”云浅月赞赏地道:“虽然是一个影像,但是我知道他在哪里了。”

    沈昭看着云浅月。

    “他在城外的汾水湾,易了容。”云浅月道。

    沈昭抿唇,“我们现在要去找他吗?”

    云浅月摇摇头,“不用,我们等等情况,看看他是否对你追踪而来,若是没追踪到你的话,那么就说明你的术对付他还是有一些胜算的。”

    沈昭点点头,看着桌面上的晕染开的水渍。

    云浅月也看着桌面。

    二人等了半响,大约一炷香,沈昭抬起头,对云浅月摇摇头,有些喜色地道:“看来我撤离的快,他没追踪来,真如你所说,我对付他是有胜算的。”

    “嗯!”云浅月笑着点点头。

    “浅月小姐!”外面传来墨菊的声音。

    “嗯!”云浅月应了一声。

    “四万兵马攻城了,领兵的人不是叶霄,而是一个少年。”墨菊道:“汾水城的总兵不明原因身死,如今城门乱成一团,云驸马和南疆国舅已经出了驿站前往城门带兵抵抗。”

    “什么样的一个少年领兵?”云浅月问。

    “大约十五六岁。”墨菊道。

    “知道了,我去城门看看!”云浅月点点头。

    墨菊不再说话。

    云浅月回身对沈昭道:“如今四万兵马攻城,汾水城的总兵不明身死,南疆驸马和国舅带着人去了城门,我也去城门看看,你等在客栈,有人在暗中保护你。”

    沈昭抿唇,“你带着我一起吧!也许我能帮得上忙。”

    “刀剑利器而已,不见得会动得上咒术。”云浅月话落,见沈昭垂下头,她伸手拉住他的手,“好,我带你去,未来的天下时局大抵就是这样,让你见识一番也好。”

    沈昭一惊,云浅月已经带着他飞身从窗子而出,大约是第一次被人施展轻功带着走,他的头晕了晕,不适应地闭上了眼睛。

    云浅月偏头看了他一眼道:“你放心,我不会将你掉下去的,放松,睁开眼睛。”

    沈昭脸一红,慢慢地睁开眼睛。

    云浅月足尖踩着房脊屋舍,听到东西南北四城都传来攻城的声音,她打量了一下方位,又细细辨听了一下,向南城而去。

    城中的百姓被攻城的声音惊动,惊惊慌慌地推开门都跑出来查看。

    有些人高喊,“有敌人攻城了!”

    紧接着,大街上的人汇聚成一片,纷纷奔走相告,“有敌人攻城了!”

    不多时,家家亮了灯,户户打开了门,整个汾水城霎时亮如白昼,灯火将漆黑的子夜点亮,东西南北四城火光冲天,喊杀声不断。

    沈昭适应了被云浅月带着飞身的不适,看着下面惊惊慌慌的人,轻声道,“不知道会死多少人!”

    云浅月沉默不语,有流血,就有牺牲,有刀剑厮杀,就会有人死。

    不多时,二人来到南城,南城墙上,可以看到云暮寒指挥的身影,南疆国舅立在云暮寒身旁,城墙上的士兵拉弓搭箭,不见丝毫惊慌,和城内的人形成鲜明的对比。

    云浅月带着沈昭飘身落在了云暮寒身边。

    “什么人?”云暮寒猛地回头,对云浅月出手。

    “容景!”云浅月吐出两个字。

    云暮寒立即顿住手,看着云浅月,上上下下将她打量了一遍,又看了一眼她身边的沈昭,问道:“你是景世子派人与我接头相助的人?”

    “不错!”云浅月点头,见到云暮寒眉眼坚毅,和她启动凤凰劫封锁记忆后他日日拿着书卷在浅月阁教她识字时简直判若两人,明明文质彬彬,可是此时却如个将军一般,周身气息果敢尖锐有丝凛冽。

    “令牌!”云暮寒看着她。

    云浅月伸手入怀,拿出容景的玉佩。这块玉牌虽然容景早就给了她,但是她一直贴身放着,除了前两日在庙城的时候用来和碧玉斋取得联系后,从来没往外拿过,即便云暮寒曾经在云王府和她相处,也未曾见过。

    云暮寒看了一眼玉佩,上面一个用特殊手法印刻的“景”字极为醒目,他点点头,“姑娘贵姓?”

    “夫君姓楚!云驸马可以喊我楚夫人!”云浅月道。

    “楚夫人!”云暮寒点点头,看向沈昭,“这位是?”

    “他是沈昭,他会南疆王室的咒术,曾经师从南疆走失的先王。刚刚用水术找到了秦丞相叶霄的下落,在汾水湾,并且易了容。”云浅月简单地交代了沈昭的身份和他能力。

    云暮寒目光露出惊异地看着沈昭。

    一直没说话的南疆国舅立即走过来,对沈昭问,“你懂南疆王室的咒术?师从南疆先王?用咒术找到了叶霄的下落?”

    沈昭点点头。

    “走,你和我一起去汾水湾,不能让叶霄今日施咒作乱,他既然在汾水湾,大体是要用汾水湾施咒使得粉水决堤,那样的话汾水城别说只两万兵马,就是五万兵马,也抵不过外面四万兵马围攻以及他的咒术。”南疆国舅一把拽住沈昭的手。

    沈昭看向云浅月。

    “我与你们一同去!”云浅月想着南疆国舅说得对,秦丞相在汾水湾的话,刚刚那个影像的确是要施咒的样子。

    “楚姑娘,我们两个人联手就够了!你在这里助云驸马吧!”南疆国舅摇摇头,看向城下道:“那个少年很是厉害,他还没出手。如今粉水城的总兵莫名身死,其他三城都派去了他的近身侍卫去督守,这里重中之重,我离开后,他没有照应。正好你来了,你可以照应他。”

    “沈昭不懂武功,而且他的咒术未曾练习过。”云浅月看着南疆国舅,“我既然将他带出来,就不能让他出事儿。否则没办法和沈家大爷大娘交代。”

    “你放心,我会保护好他。我受伤了,也不会让他伤到。”南疆国舅立即保证。

    云浅月还是不放心,轻喊道:“墨菊!”

    “属下在!”墨菊应声出现,一身黑衣,身影如被雾笼罩,看不清他的面容,但看身形年岁和青影相差无几。

    “你亲自带着人保护沈昭去汾水湾,一定要将他安全带回来。”云浅月对墨菊吩咐。

    “可是公子吩咐属下不能离开您……”墨菊道。

    “下面那个人还奈何不了我,沈昭当如我,你去吧!”云浅月摆手,强自命令道:“他一定不能出事儿,听到没有!”

    “是!”墨菊也看出云浅月强硬,点头。

    沈昭看着云浅月听着她保护他的话有些动容,女子眉眼清丽,这一刻,她冷静镇定,英气逼人,偏偏一个女子,一身黑衣,站在万千人喊杀的城墙上,她的面容看起来较之驸马云暮寒还多了几分沉着和从容不迫,他有些移不开眼睛。

    “走吧!”南疆国舅看了墨菊一眼,拉着沈昭飞身而起,下了城墙。

    墨菊隐了身形,跟了过去。

    每个城池都有通往城外的密道,皇室之人自然最为清楚。南疆国舅带着沈昭走的自然是汾水城通往城外的密道,汾水湾在汾水城外十里处。

    有墨菊跟去,云浅月对沈昭放了些心,回过头,就见云暮寒正盯着她看,她挑了挑眉,“云驸马有什么话要说吗?”

    云暮寒盯着云浅月的眼睛,“楚夫人很像我的妹妹!”

    云浅月没想到云暮寒如此敏感,想到容景的交代和昨日她在驿站房顶偷听到二人的谈话,云暮寒喜欢她,如今情形,一旦牵扯感情,难保不影响心绪,她不动声色地一笑,“是么?本夫人长得比较大众,有很多人见到我之后都觉得我像是他的故人,上次在十大世家的桃花林,就被染小王爷拦住盘问了半天。”

    云暮寒某种情绪隐了去,转移话题道:“楚夫人以为今日这情形该如何破?”

    “我是来相助云驸马的,一切以云驸马为首。”云浅月点名意思。

    云暮寒了然,转过身,看向城下,目光落在领兵的那名少年上,“楚夫人可认识他?”

    云浅月也看向那名少年,只见那名少年正如墨菊所说,大约十五六岁,一身银色盔甲,偏显瘦弱,眉目清秀,眉眼陌生,她眼睛眯了眯,“云驸马没看出他是何人吗?”

    云暮寒一怔,仔细地打量那名少年,片刻后摇摇头。

    “易容之术虽好,但也是易容之术。”云浅月道。

    云暮寒闻言又仔细地盯着那名少年看了片刻,忽然也眯起眼睛,“难道是秦玉凝?”

    “看身量有些像。”云浅月道。

    “经楚夫人说来,我也觉得有些像。”云暮寒道。

    “给我一把弓箭!”云浅月看着那名少年端坐在马上,立于士兵中间,颇有些小将的气度,她对云暮寒伸出手,“是不是她,一试便知。”

    云暮寒拿来一把弓箭递给她。

    云浅月拿过弓箭,这把弓箭有怀抱那么大,她在弦上搭了四根箭羽,缓缓拉弓,涨满,对准秦玉凝,“嗖”地一声,四支箭离弦,向那名少年飞去。

    箭羽穿越重重士兵,带着破空之声,速度之快,如疾风劲雨。

    “保护将军!”城下的士兵乱成一团。

    那少年见四只羽箭向她飞来大惊,瞬间飞身而起,不想四只箭像是有灵魂一般,绕了个圈射向她,她面色一变,挥手震飞一只箭,双手接住两只箭,另一箭无论如何也躲不过了,径直冲着她眉心而来,她只能低下头,“叱”地一声,箭穿透她头盔而过,她头盔被箭射下,一头青丝披散开来。

    “楚夫人好一手四弦弓!”云暮寒赞了一句。

    云浅月收弓,看着那少年披散的一头青丝,瞬间露出一丝慌乱和女儿神色,她淡淡一笑,“云驸马,你好好辨认一下,她是秦玉凝吧?”

    “是她!”云暮寒点头。

    “下面的交给你了!”云浅月将弓箭递给云暮寒。

    云暮寒伸手接过弓箭,看着城下的士兵围上秦玉凝,他也搭上四只箭羽,对准秦玉凝,缓缓拉弓,涨满,“嗖”地一声,四支箭离弦,向秦玉凝飞去。

    “快!保护将军!”城下士兵再次惊慌失措大喊。

    有人举着盾牌挡在秦玉凝面前,但还来不及将盾牌叠起,四只箭羽已经瞬间而至。

    秦玉凝被刚刚那一箭显然惊得够呛,此时见第二箭袭来,她连忙定了定神,再度飞身而起,但慌乱中还是慢了一步,躲过了三支箭羽,有一只射在了她胳膊上。

    “好箭!”云浅月也喊了一声好,就知道云暮寒从来不是废物,若他废物,也不会让叶倩费尽心机将他弄来南疆。

    “将军!”士兵们惊慌的喊声响成一片,本来井然有序的攻城此时一团乱麻。

    汾水城内的士兵抓准时机纷纷房间,城下的士兵连连中伤倒地。

    秦玉凝捂着肩膀,似乎被两箭连番打得怒了,她忽然夺过身旁一名士兵的箭,一连搭了三根,不顾胳膊的伤,拉弓涨满,对着云暮寒云浅月射出三箭。

    三箭同样迅疾地向城上射来,带着破空之声。

    云浅月忽然挥手,一股强大的气劲扫出,三支箭雨还未到达城墙上,调转了头,向秦玉凝飞去。

    “保护将军!”士兵们刚松了一口气,此时见到箭雨再次对秦玉凝而来,连忙叠上盾牌,很快盾牌垒叠得就盖过了秦玉凝。

    “铛铛铛!”三声重响,箭雨打在了盾牌上,将三块盾牌打透了三个窟窿,里面三个士兵中箭倒地。

    秦玉凝捂着胳膊,一脸愤怒地看着城墙上。

    “开城门,杀她个片甲不留!”云浅月道。

    云暮寒点点头,飞身下了城墙,一挥手,命令道:“开城门!杀!”

    有士兵立即打开城门,云暮寒翻身上马,当先冲了出去,后面的士兵举着长缨大刀跟上他,一时间喊杀声震天。

    云浅月站在城墙上看着城下,脸色漠然。

    四万兵马围困,也要看秦玉凝有没有这个本事。

    “撤兵!”秦玉凝忽然大喊一声。

    包围的士兵顿时鸣金收兵,退兵的锣鼓齐齐响起,秦玉凝带领的士兵纷纷撤退。秦玉凝站在原地不动,看着出城的云暮寒,忽然她一挥手,一团黑气对着云暮寒而去。

    云浅月心下一紧,刚要动用灵力,只见云暮寒袖中忽然抖出一缕红绸,红绸铺开,鲜红如血,顷刻间挡住了对他袭来的黑气,那团黑气在碰触到他的红绸后,瞬间散了,有某种四小的如颗粒的东西噼里啪啦掉在了地上。

    秦玉凝一招未得手,向后撤退。

    云暮寒收回红绸刚要去追,走两步后,忽然勒住马缰,看着脚下,大喝道:“别追了!都止步!”

    他身后的所有士兵都齐齐止步。

    “立即放火!将这一处的东西都烧了!”云暮寒吩咐。

    士兵们本来都手执火把,闻言齐齐将火把扔在了云暮寒面前的地上,一时间只听得虫子烧焦的声音,嗤嗤爆响,腐臭难闻。

    云浅月看着秦玉凝带兵离开,顷刻间围困的兵如潮水般退去,她收回视线,看向城墙下。这样的虫子她认识,是腐尸虫,沾人身上即立刻就能刺透人的皮肤钻入体内,让人活活看着肌肉从外到内腐烂而死,秦玉凝好狠的手段。

    空气中都弥散着一股腐臭的味道。

    云暮寒冷峻着脸看着秦玉凝离开的方向,片刻后,吩咐道:“轻点人数,回城!”话落,他打马回城。

    士兵们立即清扫战场,清点伤亡。

    云浅月站在城墙上看着,这一场攻城历经的时间不长,从开始到结束也没有半个时辰,但因为汾水城总兵突然莫名身死,秦玉凝攻城打了汾水城一个措手不及,开始城内恐慌,一时不暇,有些伤亡外,后来云暮寒和南疆国舅以及她来了之后,便扭转了局面。看清扫战场的战况,伤者多一些,亡者到不多,也就百人。但百人的人命,背后却是百户人家。

    不多时,一名副将对云暮寒禀告,“回驸马,死一百三十一人,伤二百零四人。”

    云暮寒带着人马回城,看了一眼死去的士兵,沉声吩咐道:“告慰死者亡灵,厚葬!”

    “是!”那名副将得令。

    云暮寒看向城墙上,见云浅月看着前方,没有要下来的打算,他翻身下马,飞身上了城墙。对云浅月一拱手,“多谢楚夫人相助!”

    “不用!”云浅月收回视线,看了云暮寒一眼,微微摇了摇头。面前之人是她一直喊的哥哥,如今这般情形,客气生疏,让她有些不适应。

    云暮寒看向前方,“你觉得秦玉凝会退到哪里?”

    “十里地之外吧!今日失败,不会就此作罢。”云浅月看着前方道。

    “不知道舅舅在汾水湾是如何情形,叶霄不好对付。”云暮寒看向汾水湾的方向。

    云浅月想着秦丞相自然会不好对付,但南疆国舅也是懂些咒术,而沈昭既然能用水术找到秦丞相的落脚之处,没被他追踪而来,咒术上主要是缺乏实战而已,有墨菊保护,即便阻止不了秦丞相,应该也不会有事才是,但她还是想去看看,回头对云暮寒道:“我去汾水湾看看!”

    云暮寒缓缓点头。

    云浅月刚要飞身离开,墨菊的声音响起,“小姐!”去掉了浅月二字。

    云浅月立即顿住,只见墨菊一手带着沈昭,一手扶着南疆国舅回来,南疆国舅嘴角流出黑色的血液,她一惊,看了沈昭一眼,见她完好无损,只是脸有些白,她松了一口气,问道:“国舅受伤了?”

    “舅舅,您怎么样?”云暮寒立即上前接过南疆国舅。

    南疆国舅摇摇头,似乎说不出话来。

    “楚姑娘,国舅中了毒术。”沈昭有些虚弱地道:“本来这毒术是冲我来的,国舅帮我挡了。”

    “可吃了解药了?”云浅月问。

    “这不是一般的毒术,里面放了化尸,无药可解,只能吸出。国舅用聚灵术将毒术聚在了外围,但还是阻不住毒性,我因为和叶霄交手,损耗太大,短时间动不了术了,没办法帮他,如今之计,只有一个懂咒术的人实行聚灵术,帮国舅吸出毒术,否则的话,毒侵五内,国舅必死无疑。”沈昭白着脸道。

    “聚灵术是南疆王室不传之密,除了你二人会,就只有叶倩了。可是他如今在京城,如何来得及?”云暮寒闻言脸色立即变了。

    云浅月想着她虽然不会南疆的聚灵术,但是她娘交给她的灵术也有吸纳一法,她立即道:“我可以救他!”

    ------题外话------

    亲爱的们,惊心动魄有木有?哈!明日继续……

    积攒到月票的美人们,看我这么卖力地上演激情,手里有票就甩给我哦!么么哒!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澳门博彩娱乐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纨绔世子妃22》,方便以后阅读纨绔世子妃第二十二章 攻城交锋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纨绔世子妃22并对纨绔世子妃第二十二章 攻城交锋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纨绔世子妃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