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披星戴月

    玉女河最大的画舫出了事,大水即将淹没,船身下沉,所有人乱作一团。

    南凌睿冷厉地吩咐人弃船上岸,又吩咐人下水救人,同时封锁玉女河,严查此事,顿时太子隐卫纷纷现身,顷刻间封锁了玉女河。

    今日热闹,岸边都是百姓,突然发生如此大的变故,人人面色仓惶。

    此时天色以黑,即便燃起灯火,但人头攒动中,也难以照清楚每一处。南梁四季如春,玉女河在冬季自然也未曾结冰。太子府隐卫纷纷下水,但今夜的水流尤其湍急,河里更是漆黑一片,伸手不见五指,寻人更为困难。

    一盏茶后,玉女河被控制,无一人离开。

    半个时辰后,太子府的隐卫纷纷上岸,人人冻得脸色青白,即便有内力护体,但水底寒气还是太重,身子哆嗦,一无所获。

    不止楚姑娘不见所踪,就连顾少卿将军也不见踪影。

    南凌睿面色阴沉,如寒冬腊月下了十层霜雪寒冰,盯着玉女河听着搜寻无果上来的隐卫纷纷禀报一言不发,他周身的寒气可以冰冻十里。

    一众皇子和名门公子人人看起来面色担忧,但一双双的眸子却是神色各异。

    翠微公主焦急地看着水中,脸色发白,不停地说,“怎么会这样,楚姐姐和顾少卿会不会出事?”话落,她伸手去拉南凌睿袖子,“太子哥哥,再换一批人下水,一定要找到他们。”

    南凌睿沉着脸偏头看了翠微公主一眼,忽然大怒,“顾少卿欺我!”

    翠微小脸一变,“太子哥哥?”

    “我早就看出他对义妹心怀不轨,如今果然如此,竟然趁机在船底动手带走他。岂有此理!”南凌睿额头青筋直跳,怒不可止。

    翠微身子一颤,连忙否决,“太子哥哥,顾少卿不会的,一定是有别人暗害,他是为了救楚姐姐……”

    南凌睿甩开她的手,怒道:“怎么就不会?你见过他这些年对哪个女人好过?给哪个女子低声下气轻声慢语说过话?”

    翠微公主忽然失了声。

    “听太子王兄如此说法,我觉得也有可能。这顾少卿太不厚道,竟然对太子王兄的义妹动手,更何况她还是楚家主的夫人,哪怕是人家未曾行夫妻之礼,但也不能强抢啊。”六皇子此时开口。

    “是啊,在席间我就看出他神色不对,一定看着楚姑娘,原来竟然是这般。”十皇子恍然大悟。

    “就是,以他的功力,若是下水去救人,不可能救不上来,自然是携带人离开了。”又一个皇子看着南凌睿阴沉的脸道:“太子皇兄,如今天这么黑,顾少卿武功又好,借水带着人离开了。我看也不必找了,直接等着去他的大营要人得了。”

    “如今这么久,他早离开了!”

    ……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纷纷赞同南凌睿的想法,觉得是顾少卿出手带走了楚姑娘。

    翠微公主本来不信,但众人言之凿凿,分析各种顾少卿这两日的不正常来,她无法反驳众人的话,气得一跺脚,哭着上了马车,向城内回去。

    南凌睿是个好太子,很是听人劝,脸色虽然阴沉,但也不再强求令人下水找,而是吩咐人沿着玉女河去下游搜索排查。同时气怒地道:“我要回宫禀报父王此事,请了令牌去兵营要人,顾少卿休要欺负我妹妹。”话落,他翻身上马,回城而去。

    一众皇子对看一眼,也连忙跟着回城。

    太子和顾少卿交恶,不少人心里暗暗幸灾乐祸,也有不少人觉得今日之事奇怪,太子府隐卫全部出动,连个砸船的人也没抓住,实在匪夷所思。虽然顾少卿做得是有可能,他也的确有这个能力,但是大将军难道要反不成?否则怎么敢公然得罪太子?谁人不知道太子深得皇上宠爱?楚姑娘救了皇上也得皇上看重,如今出来这么一出,实在令人觉得奇怪。

    南凌睿和一众皇子离开后,玉女河的宵禁解除,只有太子府的隐卫沿河排查。

    云浅月端坐在河对岸半山腰一颗古木枝桠上,看着南凌睿气冲冲地带着人回了城,眨眨眼睛,想着南凌睿做得这一手实在简单得幼稚,但偏偏有时候最简单最幼稚的方法最有效。毫无疑问,从今日起,或者不出明日,天下就会传出南梁睿太子和顾少卿大将军为争一女交恶,而那一女还是楚家主夫人,红阁小主。给她本来就神秘的身份,又添了一把干柴。她偏头看另一棵树上坐着的顾少卿,挑眉,“你知道不知道他演的这出戏?”

    “知道!”顾少卿收回视线,看了云浅月一眼。

    “知道还跳下来?这是你早就和他达成协议了?还是你为了成全他?别说为了救我跳下来的,我还不用你救。”云浅月看着他。

    顾少卿看着云浅月的脸,“上次你扔了我就走,这次难道也不告个别?我不追你下来,你是不是就这样走了?”

    云浅月翻个白眼,“你怎么知道我要走?”

    “你想容景了,都在脸上写着呢!”顾少卿硬邦邦地吐出一句话。

    云浅月忽然乐了,身子向后一仰,靠在了树干上,“是啊,我想他了!再不回去的话,估计连荣王府的门槛都踏不进去了,我得早点儿回去负荆请罪。”

    顾少卿瞥了她一眼,“没有半点儿女人样。荣王府景世子天下推崇,怎么就看上了你?为你不惜抵抗皇权,做了多少被红颜祸水祸害的骂名。”

    “天下有人骂他吗?我怎么不知道?”云浅月一副讶异的模样。

    顾少卿微哼了一声,“如今没被骂,我看离被骂也不远了。”

    云浅月嗤地一声,摆摆手,慢悠悠地道:“你放心吧!天下所有人都骂我,也不会骂他的。那个人生来就是云端上的云,我就是地里的泥,云泥之别啊,骂声都给我了。”

    顾少卿盯着她的脸,忽然话音一转,“云浅月,我半丝也看不出你易容的样子来,可是你的画像传来南梁,并不是如此。你哪里有这么高妙的易容术?”

    云浅月眨眨眼睛,不买账,“我易容术好,干嘛要告诉你。”

    “从南梁的汾水城早些日子传回消息,说你施术救了南疆国舅,那术竟然比南疆的咒术还要高明。”顾少卿若有所思地道。

    云浅月哼了一声,“我能耐大着了,否则也不会五年前将你从鬼门关拖出来。”

    “自吹自擂,也不脸红。”顾少卿慢慢吐出一句话,轻轻下了树,落在地上,对她道:“走吧,我送你一程。”

    云浅月仰着的身子坐起来,奇怪地问,“你要送我?”

    “做戏要做足份不是?我如今自己回去,你那好哥哥的戏就塌台了。”顾少卿道。

    云浅月无语,“我自己走,你藏起来就好了,不用送。”

    “两百里外有我在魔麓山的大营,也正是你出南梁回天圣的路。你去大营转一圈再离开吧!”顾少卿道:“既然我携了你,当然要像个样子,才不枉费他白折腾一场。”

    云浅月想想也是,点点头,“好吧!去你大营喝喝茶。”

    顾少卿似乎笑了一下,转身走进了深山。

    云浅月想着她的命怎么这么苦,来回奔波,总走山路了。

    二人一前一后,保持不远不近的距离,顾少卿偶尔回头看她一眼,见她不知何时嘴里叼了一根草,嘟囔道:“真不像个女人!”

    云浅月在后面翻白眼,当没听见。

    南梁的大山草木繁茂,也有虫兽之物,云浅月周身气息渐渐变得轻柔绵软。

    顾少卿也感觉到了,奇怪地回头盯着她看了片刻,眸光又是那种若有所思的神情。云浅月看不惯,抬脚踹了他一脚,“小小的孩子不学好,学什么老学究做派?”

    顾少卿着着实实挨了一脚,没言声,转回头继续走路。

    云浅月想着这副任打任骂的小样怎么就有些可爱了?被他咬的手郁气也散了些。对他道:“顾少卿,唱支山歌吧!”

    “不会!”

    “那吹段曲子!”云浅月要求。

    “不会!”

    “那你会什么?”云浅月盯着他背影,少年瘦削,脊背笔直。

    “什么也不会!”

    云浅月扁扁嘴,“没趣!”

    “你到是有兴致,难道是因为要回天圣了?你可小心了,回天圣后你的手背估计伤还没好。你若有这个闲情,不如想想怎么应付景世子的盘查吧!”顾少卿不回头,提醒道。

    “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小心我将你绑去天圣交给他处置了你。”云浅月瞪眼。

    顾少卿似乎考虑了一下,点点头,“也好!”

    云浅月翻了个白眼,“那样的话翠微小美人还不得哭死。”

    顾少卿忽然不说话,沉默了下来。

    云浅月觉得戮人伤疤是不对的,顾少卿戮她伤疤,她戮了回来,如今见好就收,便也不再说话。若是可能,她真想将顾少卿绑回去给容景处置,但人家的身份是掌管三十万兵马的大将军,麻烦更多,还是算了。

    又沉默地走一段路后,顾少卿忽然问,“云浅月,你喜欢景世子什么?”

    云浅月眨眨眼睛,立即道:“黑心!”

    顾少卿忽然笑了,“还有呢?”

    云浅月似乎思量了一下,忽然一叹,“谁知道呢!稀里糊涂地就喜欢上了,有那么一个人,闯进了你的心里,开始不知不觉地占了个位置,可能是一颗小树苗,连你都发觉不了,渐渐地发现长成了一颗参天大树,想要拔除都拔除不了了。”

    顾少卿不说话。

    云浅月又道:“喜欢一个人有时候没理由,有时候理由又多得数不过来。容景就是那个让我惊艳了时光的人,一直惊艳到心里。整颗心都被占满,再也剩不下一丝一毫的地方。”

    顾少卿似乎点点头,依然没说话。

    云浅月不再说话,觉得更想那个人了,恨不得如今插翅飞回。

    过了许久,顾少卿低声道:“我在翠微公主身上找不到你说的这种感觉,大约就是我不喜她的原因吧!我以前一直以为,人活一世,男儿当立世,建功立业,铸千载功勋,是为最好。如今听你说来,我倒是羡慕景世子,原来情意也可以如此美好。”

    云浅月愣了愣,忽然玩笑地道:“顾少卿,你别接下来对我说你喜欢我啊!”

    顾少卿回头,用看傻瓜的眼光看了云浅月一眼,“我看你一无是处,喜欢你做什么?”

    云浅月佯装松了一口气,“那就好,我被人喜欢得怕了!”

    顾少卿白了她一眼,难得少年老成不再,露出孩子气的表情,“你这等不省心的主,哪里适合娶回家做妻子?从南疆到南梁,来往十多日,景世子估计担心得少年华发了。”

    云浅月想着容景长白头发的模样,不由唏嘘一声,“不至于吧!长白头发就不美了!”

    顾少卿看着她不胜唏嘘的模样,忍不住好笑,向前走去。

    二人一路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话,到也没了先前的隔膜和烦闷,天亮时分,来到二百里外的魔麓山兵营。

    魔麓山山脉适合兵营驻扎之地,山脉绵延,有良田河水顺着山脉蜿蜒盘旋。没有战争的时候,士兵们便种田劳作,有战争的时候,便披甲上阵。据说这是十五年前南梁国师的建议。兵作耕种,所以,南梁这十五年来国力兵力日益增强。

    顾少卿也不避讳,径直带着云浅月进了大营。

    南梁的士兵们一见将军回来了,纷纷欢呼。有几名副将暖味地目光看着顾少卿和云浅月。不等副将们开玩笑,顾少卿一个眼神扫过去,对他们介绍道:“这位是太子义妹,十大世家楚家主夫人,红阁小主。”

    副将军顿时睁大眼睛,立即噤了声。

    云浅月想着她的身份走到哪里都可以杀到一片。以后有谁对她出手,她都不用动刀动剑的,直接报她大名就能将人秒杀了。

    来到主营账,顾少卿吩咐人备饭菜。

    云浅月不客气地坐下来,想着吃饱了好有力气赶路。

    “王上准备传位于太子殿下,恐防其他皇子作乱,本来命太子殿下昨日出手一举拿下控制其他皇子,对其它皇子圈禁。但太子殿下念其那些都是皇上骨肉,所以要我配合演一场戏。”顾少卿落座,对云浅月解释道。

    “他这么早就传位?”云浅月讶异。

    “嗯,王上说他坐王位够久了,太子殿下堪当大任。”顾少卿道。

    云浅月眨眨眼睛,“昨日这样的戏有什么好处?”

    “我和太子殿下彻底交恶,若王上宣读退位诏书后,有不轨之心的人定然会试图来窜动我谋反,我趁机将其拿下,这样不用连累所有皇子都被圈禁,也肃清朝局。”顾少卿道。

    云浅月点点头,“哥哥这样的做法没什么不好!”

    “别人都还好,恐防姑姑生变。”顾少卿叹息一声,“毕竟太子不是他亲生子。”

    “这件事情你知道?”云浅月一怔。

    顾少卿看了她一眼,点点头,“皇上信我,要我保太子,自然会告知于我。”

    云浅月看了一眼顾少卿,十五岁的少年将军,驰骋沙场,南凌睿登基,他辅佐,南梁上下清明,何愁南梁不强?她笑笑,不再说话。

    用过饭菜,云浅月出了兵营。顾少卿牵来一匹马给她,云浅月翻身上马,看着他。

    “走吧!”顾少卿摆摆手,转身走了回去,给了她个背影。

    云浅月扬了扬眉,忽然一笑,也不说话,打马绝尘而去。

    云浅月刚离开不久,一队轻骑烟尘滚滚来到了魔麓山大营,南凌睿一马当先,翻身下马,怒冲冲地冲了进去。不多久,大营内传来怒喝对打声。

    云浅月自然不再理会南凌睿和顾少卿之间合计演的戏,那都和她再没关系。她归心似箭,快马加鞭往返天圣京城。

    出了魔麓山,便是南梁的翠香城,这里以翠香山命名。云浅月自然不停留,向下一个城池文曲县而去。到了文曲县,已经午时,她买了两个包子,继续打马行程。

    文曲县的下一个城池是安阳城,安阳城下一个城池是来凤寨,来凤寨之后是九阴岭,九阴岭之后是八荒山,八荒山之后便是黔西城,过了黔西城便是天水崖,之后是凤凰关。

    顾少卿给云浅月这匹马自然也是脚程极好的千里良驹。她夜晚时分,来到了八荒山。

    八荒山也是一条和魔麓山一样的山路绵延的山脉,但魔麓山贵在山势平坦,而八荒山则是山势陡峭。四面八荒,尽是荒凉野草。

    云浅月艺高人胆大,纵马穿越八荒山而过。

    刚行到一半,从山另一边的山头骑马涌出一批人,人人穿着皮袄,戴着毡帽,老少参差不齐,奔着她而来,大约百十人之多。

    云浅月挑了挑眉,不动声色地继续向前走去。

    不多时,一群人来到跟前,齐齐将她拦住。云浅月勒住马缰,看着拦住她的人。

    当先领头人是一个粗壮汉子,手里提着大刀,他勒住马缰之后上下打量了云浅月一眼,极为满意地点点头,对跟着的百十人问,“你们看这小娘子怎么样?”

    “二哥,甚好!”一个同样粗壮的汉子点头。

    “我看着也甚好,兄弟们,你们看呢!”那被叫做二哥的汉子又对大家问。

    “甚好!大哥本来就细皮嫩肉的,这小娘子看起来也细皮嫩肉的,与大哥正配。”其中又一个汉子起哄道。

    “就是小身板跟大哥一样忒细嫩了些,不过从面相上看一准是个能生养的。”那二哥继续端详云浅月。

    一众人纷纷点头,“正是,正是!”

    云浅月看着这群人,明显是附近山头的土匪,而听他们的话,这是要抢了她了?她挑了挑眉,依然没说话,继续听着这群人对她品头论足。

    大约一炷香时间,一行人将她从头到脚研究够了,觉得配得上她们大哥,才由那二哥对云浅月问话,“喂,小娘子,你跟我们上山怎么样?给我们大哥做媳妇。”

    “不怎么样!”云浅月摇头,“我家有夫君。”

    那二哥一听顿时皱眉,“你家有夫君?”

    “这小娘子居然有夫君了,二哥,怎么办?”一个汉子问。

    “有夫君能有咱们大哥好?还能怎么办?不要她那夫君了呗!”那二哥豪言一放,上来就拉云浅月的马,强硬地道:“跟我们走,保准你吃香的,喝辣的,我们大哥天上少有地上无的人物。你能被我们看中嫁给我大哥,那是几辈子修来的福气。”

    云浅月忽然笑了,也不反抗,任他牵着她马头的缰绳拽着走,问道:“听你们大哥夸你们的大哥,你们大哥姓甚名谁?”

    “等到了你就知道了!”那汉子不透露名姓。

    “你们大哥当真有你说得那么好?”云浅月又问。

    “那是自然!”那汉子见她配合,脸色端得好看些,招呼兄弟们跟上。

    “比荣王府的景世子还要好?”云浅月挑眉。

    那汉子脚步一顿,回头看着云浅月,“你是景世子的媳妇?”

    云浅月眨眨眼睛,还没答话,那汉子立即摇头,“不对,景世子还没娶妻。景世子喜欢的人是云王府的云浅月,我大哥的心上人。”

    “哦?”云浅月一怔,笑道:“云王府的云浅月是你们大哥的心上人?那你怎么还跑来抓了我去给你们大哥做媳妇?”

    “我们大哥说云浅月不识好歹,伤了他的心,以后不念着她了。”那汉子话落,似乎意识到自己的话太多了,连忙打住,对云浅月道:“你先跟我们走,你这模样虽然不及云王府的云浅月,但也还能过得去,我们大哥要看上了你,就留下你,我们大哥看不上你的话,你放心,我们还放你回家找你夫君去。”

    云浅月眸光闪了闪,看了一眼前面的山头,笑着点头,“好!”

    “你这小娘子懂得识时务,我也就不绑你了。”那汉子满意云浅月的配合。

    “二哥,不对啊,这小娘子被我们抢了,不是应该哭啼啼吗?你看她怎么还笑?”一个粗壮汉子打量云浅月,提醒道。

    这么一说,那汉子回头也看着云浅月。

    云浅月想着难得还有一个不傻的,吸了吸鼻子,用衣袖擦了擦眼睛,“我夫君娶了第十八房小妾,我一气之下跑了出来,如今正愁无落脚之处……”

    众人恍然,那汉子连忙拍着胸脯道:“小娘子你放心,我们大哥对云浅月的痴心来看。绝对是个一心一意的良人。你要是真能被我们大哥看重的话,吃不了亏。”

    云浅月佯装抽搭两下,点点头。

    “臭冬瓜,你带着人在干什么?”这时,前方山头传来一声轻喝。

    这声音太熟悉,云浅月眯着眼睛向前方山头看去,只见一个锦袍少年,一脚踩着一大块山石,一脚踏着地面,将他整个身子支撑成风流俊美的模样。虽然天色已黑,但今夜有淡淡的月光,隐约看到熟悉的眉眼,不是罗玉是谁?

    云浅月想着怪不得这么长时间有洛瑶的消息没他的消息,感情是跑到这里占山为王来了。而且还当了人家大哥抢良家女子。她有些好笑,怪不得说她痴心云浅月呢!这言论搁在她身上,有几个月前的一出,也不奇怪。

    “大哥,您不是睡觉吗?怎么出来了?”那汉子立即陪起了笑脸。

    “我问你们在干什么?”罗玉问站在山头上不动,看着那汉子。

    “您看这小娘子怎么样?够不够给您当媳妇?”那汉子连忙询问。

    “和着你们下山来抢人来了?不是告诉你们不准强抢良家妇女吗?赶紧的,将她给我放了。”罗玉立即不满地怒喝。

    “大哥,这小娘子自己愿意。”那汉子连忙道。

    “臭冬瓜,你皮紧了是不是?我说放人就赶紧放人。你再不放人,小心我的鞭子揍得你连你娘都不认识你。”罗玉恼怒。

    “大哥,我娘早死了。”那汉子立即道。

    “揍得你媳妇不认识你。”罗玉改了口。

    那汉子苦下脸,“这小娘子长得挺好,虽然不及云王府云浅月长得好,但也是如花似玉啊,您又打不过景世子,抢不过来云浅月,就将就了吧。”

    云浅月憋着笑听着,这话说的。

    “谁说小爷我打不过他?一个病秧子,弱美人,我正准备上天圣京城去抢人。你们别给我添乱,赶紧放人。你们要是敢把人带回来,我就要你们好看。”罗玉似乎恼了,扔下一句话,下了山头走了回去。

    那汉子和众人都看着他,须臾,互相看着。半响,那汉子松了云浅月的马缰,对她道:“小娘子,你走吧!我们大哥看不上你。”

    “可是我看上他了呀,怎么办?”云浅月柔柔地道。

    那汉子闻言一喜,随即又一恼,“那也不行,我们大哥没看上你,你看上他也不管用。赶紧走吧!”话落,他甩甩袖子,一招手,“兄弟们,我们回去吧!大哥既然要和景世子抢人,我们回去给他筹谋筹谋,没准真能抢来。”

    众人闻言呼啦一下子跟上他向来的上头走去。

    云浅月转眼间就被孤零零地扔下了,有些无语,有些好笑,忽然,她灵机一动,喊住那汉子,“喂,你们等等。”

    “小娘子,都说了我们大哥不喜欢你,你还不走?”那汉子停住脚步。

    “我这就走,不过我想给你们提个建议。”云浅月看着那汉子,轻声道:“我姐姐就在我后面,长得比我好多了,也比云王府的云浅月长得好多了。你们大哥不喜欢我,估计觉得我长得不好,你们可以等在这里截住我姐姐。没准你们大哥就愿意了。”

    那汉子眼睛一亮,“你还有个姐姐?”

    “嗯,我姐姐她长得太美,怕招麻烦,所以,喜欢易容,你们若是看见有单身走过的人截住就是了。让她报上姓名,她若是报姚落。就是她无疑了。”云浅月道。

    “你为什么愿意我们截住你姐姐?”那汉子此时也有了脑筋,疑惑地问,“你不知道我们是土匪?”

    “各位都是壮士,不谋财,不害命,哪里是土匪?我看是英雄。”云浅月诚挚地看着那汉子,低声道:“我是看那公子长得极好,我没福分侍候,自然就让给姐姐了,我们姐妹情深嘛!姐姐因为长得太美,还没嫁人,如今是担心我,追着我出来。若是能成全了你家大哥,回头我多了个俊俏的姐夫,岂不是好事一桩?”

    “是啊!的确是好事一桩。好,我们听你的,就在这等着了。”那汉子不知道是被云浅月一句英雄给夸得,还是被她说那姐姐比云王府的云浅月长得还美给吸引的。立即拍板。

    “我只能去投奔亲戚了!众位英雄再会了!”云浅月拱拱手。

    “这小娘子停江湖!去吧!去吧!回头没准我们就是亲戚了。”那汉子也立即抱拳。

    众人纷纷应好,一个个一改被罗玉刚刚训斥的蔫头耷拉脑,兴奋起来。

    云浅月笑着调转马缰,骏马四蹄扬起,继续前行。她想着洛瑶是昨日上午离开的南梁京城,为了避免南凌睿追她,自然隐藏行踪,百般小心,虽然她晚了一夜出发,但是快马连夜赶路,她计算起来应该没有她快。所以,如今她定然被她落下在了后面。八荒山是南梁到天圣的必经之地。若是她前往天圣,那么与罗玉凑一窝正好。

    出了八荒山,云浅月连夜披星戴月赶路,第二日早上到了凤凰关,她在凤凰关稍作歇脚,便再次启程,第二日响午来到兰城,同样吃了两个包子,继续赶路,天黑十分来到云城。云城距离天圣京城仅一步之遥,她自然不想歇息,虽然人困马乏,眼冒金星,扔继续赶路。

    子夜十分,终于来到天圣城门口,今日不知为何,城门未关。她打马冲进了城门,径直向荣王府而去,转过了几条街道,来到荣王府门前。

    云浅月看着荣王府三个大字烫金牌匾,不由露出笑意,翻身下马,高头大马轰地倒地。她一愣,想着真是将这马累坏了,她看着紧紧关闭的大门,已经累得没力气再施展轻功越墙,上前去扣门环。她的手还没扣到门环,大门从里面打开,一人站在门口。她一喜,刚想上前,眼前一黑,向地上倒去。

    ------题外话------

    紧追慢赶,将小月送回了家,美人们,有票没呀?有票没呀?明日……嘿嘿嘿嘿……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澳门博彩娱乐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纨绔世子妃31》,方便以后阅读纨绔世子妃第三十一章 披星戴月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纨绔世子妃31并对纨绔世子妃第三十一章 披星戴月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纨绔世子妃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