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6 宫乱

    “千泷已经十九岁,早到了成亲年龄,难道不该选妃?沐国公征战沙场,战功赫赫,朕何时缺了他的月俸?少了他的赏赐?兵部下发的饷银,都是将士们的血肉钱,他也好意思贪墨?成为阶下囚,跪在京兆府大堂,颜面尽失,都是他自找的。”

    皇帝看着淑妃,目光锐利,言词凿凿,字字珠玑毫不相让。

    淑妃雪眸微眯,毫不示弱,理直气壮道:“饷银不是沐国公贪的。”

    皇帝轻哼一声,傲然道:“那请你们拿出证据来,只要证据真实、确凿,朕绝不会冤枉他!”

    京兆府,刑部的确和沐国公不合,但沐国公的势力也不容小视,肯定会动用所有关系证明他的清白,如今,两审已过,人证,物证皆指责他贪墨银两,没有半点翻案的希望,他绝对是贪了饷银的。

    淑妃美眸一眯,沐涛是沐国公的儿子,他贪墨银两,沐国公府也脱不了关系,沐国公教子无方,边关将士们少了银两,他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再争持下去,也讨不到好处:“沐国公的事情暂放一边,皇上,你对臣妾可曾有过半分情意?”

    皇帝冷眼看向淑妃:“朕对你没有情意会宠你这么多年?没有情意会封你为淑妃?没有情意会允你生下皇子?”

    “既然皇上对臣妾确实用情至深,臣妾再斗胆要求一件事情,希望皇上答应。”淑妃一双美眸深情款款,温和的笑容明媚璀璨,就像狡猾的猎人挖了一个大大的陷阱,淳淳善诱的引导猎物往下跳。

    皇帝凝视着那双美眸,淡淡开口:“你想让朕将西凉的皇位传于小六。”

    “皇上英明!”淑妃明媚的笑容自瞳孔中慢慢绽放开来,皇帝给她无上的地位与荣华富贵,并非对她有情,而是因为她是沐国公府的嫡女,为了让沐国公府对西凉皇帝更用心,他必须要做做样子。

    圣恩,皇宠都是虚妄的东西,看不见,也抓不着,还掌握在皇帝手里,他说收走就收走,只有权利和地位才是最真实,最重要的。

    “做梦。”皇帝冷冷看着淑妃,毫不留情的打碎了她的美梦:“自古以来,长幼有序,他排行第六,上面有好几个哥哥,皇位怎么轮都轮不到他!”

    淑妃面色一沉:“皇上何必这么固执,西凉江山需要能者来管,立贤比立嫡重要,臣妾敢担保,您诸多皇子里,没人能比得过他……”

    “住口!”皇帝冷声打断了淑妃的话,利眸中闪烁着冰冷寒芒:“西凉下任皇帝由朕来决定,轮不到你一名妇道人家指手划脚!”

    好,很好!下任西凉皇帝轮不到她插手么?

    淑妃看着皇帝,温和的微笑,在笑容中猛然抬手,一柄寒光闪闪的匕首抵在了皇帝脖颈上,红唇轻启,冷酷无情的警告在房间缓缓响起:“想活命,就快点立昭书,废掉夜千泷,改立我的儿子为太子,否则,我就杀了你!”

    她动之以情,晓之以理,费尽心机和皇帝说了一大堆道理,他居然油盐不进,一意孤行的还要传皇位给夜千泷,那就休怪她对他不客气。

    冰冷的利刃紧贴着皇帝的脖颈,只要淑妃稍稍用力,他就会没命,皇帝没有求饶,没有妥协,冷冷看着淑妃:“千泷是太子,如果朕死了,他可名正言顺登基为帝,而你们,无论势力有多庞大,只要没有朕的同意,永远都是乱臣贼子。”

    居然敢威胁她,可恶!

    淑妃目光一寒,收回匕首,反手一掌狠狠打到了皇帝胸口上。

    皇帝内力尽失,全身发软,毫无反抗力,被打倒在地,胸口一阵气血翻腾,强忍着没有吐血,惊讶的看着淑妃:“你居然会武功?”

    同床共枕十多年,他从未发现,她是习武之人,内力深厚,武功也非常不错。

    “我身在将门,怎么可能不会武功,是你自己愚蠢,没有用心观察,没发现罢了!”淑妃挑衅的看着皇帝,嘴角轻扬起一抹嘲讽的笑,纤纤十指拉开了书桌抽屉,一本又一本奏折现于眼前,她看都没看,甩手丢到一边,快速翻找着什么。

    “是朕低估了你!”皇帝看着淑妃利索的动作,语气低沉,暗带凌厉:“淑妃,这里是西凉皇宫,朕的天下,你觉得你能在重伤了朕之后,还能安然无恙的走出去?”

    淑妃嗤笑一声,回望皇帝,笑的明媚、得意:“皇上,实不相瞒,许多天以前,我们就在猜测三堂会审的结果,暗中布置好了一切,如果沐国公无罪,沐国公府安然无恙,咱们也就相安无事,如果沐国公被判了罪,是皇上遗弃了我们,我们也不会再忠心这夜氏江山。”

    “刚才京兆府那边发来信号,沐国公已率兵起事,本宫的人也正在暗暗肃清皇宫,现在的皇宫,已经不再是您的天下了。”

    “你们想造反!”皇帝冰冷的目光猛的射向淑妃,眸中怒火燃烧,他们蓄谋已久,沐国公府要反夜氏王朝,真是胆大包天。

    “如果皇上立六儿为太子,饶恕沐国公,我们也不会造反!”抽屉都被翻空,淑妃没找到她想要的东西,皱了皱眉,悠然转身,美丽的宫装在半空中飘出优美的弧线,锋利的匕首再次抵到皇帝脖颈上,厉声道:“玉玺呢?你把玉玺放到哪里去了?”

    皇帝冷冷一笑,傲然道:“朕藏的东西,除朕以外,无人能找到!”

    玉玺代表着一国之君,象征着高贵的身份,地位,皇帝放的非常严密,淑妃和他说那么多道理,除了拖延时间,方便她的人清理皇宫外,还怀着一线希望,他能主动盖玉玺。

    没想到皇帝性格固执,一直坚持自己的意见,许多事情都挑明了,他还是软硬不吃,和她闹的很僵,淑妃时间紧迫,不能耽搁,只好逼问玉玺的下落。

    “没有朕的亲口命令,没有玉玺,你们永远都是乱臣贼子,人人得而诛之,休想名正言顺登基为帝!”皇帝看着淑妃,犀利的眸中暗带不屑与嘲讽,夜氏的江山,需要正宗的夜氏人来继承,绝不能落到这群跳梁小丑手里。

    淑妃看着皇帝,忽然一笑:“那就请皇上睁大眼睛看清楚,我们没有玉玺,能否掌控这西凉大好河山!”

    说着,淑妃转过身,素白的小手不知按到了哪里,地面上弹出一个暗格,一块兵符静静的躺在里面,那是皇城守卫军的兵符,只要拿到它,就相当于掌握了整个西凉京城。

    皇帝的面色瞬间黑的能滴出墨汁来,怒喝一声:“淑妃!”凝聚了全部力气的高大身躯对着她狠狠撞了过去:她知道了他暗藏兵符的地方,难怪如此自信满满。

    看着那暴射而来的身影,淑妃嗤笑一声,不自量力,猛然抬脚,狠狠踢到了他胸口上。

    皇帝内力尽失,巨大的冲力让他倒飞出三四米,方才掉落在地,胸口沉闷的难受,忍不住喷出一口血珠,身体虚弱无力。

    再看淑妃,她拿起暗格里的兵符,仔细看了看,确认是真的,袅袅婷婷的走到书房外。

    “来人!”淑妃娇俏的声音暗带了内力,传出院子,惊到了外面守卫的士兵们。

    “娘娘!”两名士兵从天而降,看到淑妃手里的兵符,冷漠的声音变的恭敬许多。

    “传令下去,捉拿青焰安郡王东方珩,安郡王妃沈璃雪,乱臣贼子镇国侯全家,还有……”淑妃看着御书房半开的窗子,嘴角轻扬起一抹诡异的笑,故意提高了声音道:“西凉太子夜千泷!”

    皇帝一心一意想要传位给夜千泷,她就抓到夜千泷,当着皇帝的面杀了,看皇帝还如何传位给他。

    明媚的天空突然间变的有些阴沉,一场暴风骤雨即将来临。

    冷风吹过,枯叶飘飞,又到了用膳时间,热闹的大街上,行人渐少,沈璃雪轻挽着东方珩的胳膊,缓缓走着,阵阵饭菜香气飘散,她胸口突然一阵翻江倒海,忍不住想要呕吐。

    “璃雪,你怎么了?”东方珩停下脚步,轻拍着沈璃雪的后背,为她缓解难受。

    “有些不太舒服!”沈璃雪轻轻拍拍胸口,深深呼吸,目光凝了凝,女子闻到过香过腻的气息想要呕吐,可能是吃错了东西,可能是身体不好,还可能是有了身孕。

    她和东方珩才成亲两个多月,这具身体又只有十五岁,不可能这么快有身孕吧?她的月信好像一个多月没来了,不过这具身体月信一直不太准,每个月都会推迟一段时间……

    东方珩看着沈璃雪略显苍白的小脸,眸中闪过一丝担忧,伸臂揽了她的肩膀:“前面就是医馆,去看看大夫!”

    “好!”医者不能自医,古代又没有先进的测孕棒什么的,想知道是不是有孕,就要去看大夫。

    午膳时间,医馆里没什么客人,沈璃雪一只脚刚刚踏进门槛儿,一名侍卫急步走了过来:“安郡王,燕王爷有请!”

    东方珩目光一沉:“何事?”

    侍卫保持着抱拳的姿势,恭声道:“王爷没说,只说请郡王尽快前往!”

    “本王知道了!”东方珩淡淡应了一声,轻拥着沈璃雪的肩膀,准备进医馆。

    侍卫见东方珩没有立刻就走的意思,想说事情紧急,不容耽搁,燕王交待让他以最快的速赶去,可看着东方珩冰寒的面色,他嘴唇动了动,什么都没说出来。

    沈璃雪看到了侍卫为难的神色,顿下脚步,抬眸看向东方珩:“燕王找你,事情肯定十万火急,你先去见他吧,我不过是小病而已,不必担心!”

    东方珩拥紧了沈璃雪的肩膀:“既然是小病,耽搁不了多长时间,等你诊完病情,咱们一起过去!”西凉对他们来说是陌生之地,他不放心将沈璃雪一人扔在这里。

    “紧事的事情,一分一秒都不容耽搁!”沈璃雪示意东方珩看侍卫着急的面色:“你先去见燕王,我看完诊就去找你!”

    东方珩深邃的目光沉了沉,如玉的手指握紧了沈璃雪素白的小手,沉声道:“我很快回来!”

    沈璃雪点点头,目送东方珩离开医馆,转过弯,消失不见,她走进医馆,坐到了诊桌前,皓腕放到了白色的脉枕上。

    沈璃雪对面是一名胡子花白的老医者,目光沉稳,很有经验,骨节分明的手指轻搭上沈璃雪的脉搏,感觉着手指下的脉轻珠滑动,他仔细诊了诊,眸中闪过一丝笑意:“夫人没有得病,您的脉相显示……”

    “砰!”医馆的门被大力撞坏,一群身着铠甲的侍卫大步闯了进来,面容冷峻,目光肃杀。

    沈璃雪目光一凝,皇城守卫军应该守在城门才对,怎么跑到医馆里来了?

    侍卫们锐利的目光扫过医馆里战战兢兢的大夫,小二,落到了沈璃雪,拿出一幅女子画像仔细比照片刻,冷声道:“她就是安郡王妃沈璃雪,抓住她!”

    “是!”侍卫们目光一寒,长剑出鞘,道道银光带着凌厉的劲风,毫不留情的刺向沈璃雪周身大穴。

    沈璃雪稳稳坐着没动,子默凭空出现,锋利长剑挡下了侍卫们的凌厉剑招。

    侍卫们目光寒冷如冰,将子默团团围住,凌厉的剑招配合的十分默契,毫不留情的狠狠刺向他周身要害。

    子默武功高强,一人应付十多名侍卫,居然不落下风,一时间,只见身影交错,剑影纠缠,整个医馆乱成一团。

    沈璃雪目光清冷,淡淡看着群起攻之的皇城守卫军们,怎么回事?他们没和西凉皇帝起任何冲突,他为何突然下令抓她?还动用了皇城守卫军?

    “蹬蹬蹬!”整齐有序的脚步声由远及近,沈璃雪一惊,又来了一批守卫兵,数量近百人,她和子默对上这么多人,可没什么胜算。

    沈璃雪雪眸微眯,猛然站起身,手腕一翻,青色长鞭在半空中挥划出优美的弧线,狠狠甩到了侍卫们的长剑上,将毫无防备的他们打散。

    “子默,咱们走!”清冷的声音在医馆回荡着,她纤细的身形已经到了门外。

    “是!”子默也听到了急促的脚步声,没有恋战,紧跟在沈璃雪后面跃出医馆,快速奔进了最近的小巷里。

    小巷位置偏僻,除了住户们,极少有人来,本应该空幽寂静,但沈璃雪进了小巷后却看到两方人马在激烈的对打,一方是皇城守卫军,另一方应该是某个府里的侍卫们。

    地上横七竖八的倒着好多具尸体,有皇城守卫军的,也有府里侍卫们的,淡淡的血腥味快速漫延。

    “郡王妃,那些皇城守卫军追上来了!”子默的提醒声响起,沈璃雪转身一望,皇城守卫军们转进了小巷,目光锐利,满身杀气,手持长剑,急冲冲的向他们奔了过来。

    “事有蹊跷,咱们不能恋战,先去燕王府找珩!”说着,沈璃雪双足一点,窈窕的身影跃上屋顶,急步向前奔去,子默沉着眼睑,紧随其后。

    大街上,酒楼,茶馆,商铺的门都半开着,沈璃雪每到一条街上,都能看到皇城守卫军和护府侍卫们激烈的打斗,尸体,鲜血洒落一地,这不止是单纯的抓人,更像是叛乱……

    “郡王妃,燕王府有危险!”子默的提醒声再次传来。

    沈璃雪收回思绪,向前看去,燕王府门口站满了手持利刃的皇城守卫军,燕王府里的丫鬟,嬷嬷,小厮一个接一个排成长长的队伍都被押了出来。

    “燕王府被这些皇城守卫军控制了,咱们不能再进去!”沈璃雪悄然落地,站在不起眼的角落里,悄悄向外望去,直到最后一名小厮被押出来,都没看到东方珩,东方炎的身影,暗暗松了口气。

    “郡王妃,郡王应该没在燕王府!”子默看着燕王府的大片人,蓦然开口。

    “我知道。”沈璃雪点点头,以珩的聪明和武功,也不可能被这些皇城守卫军抓到,西凉京城大乱,燕王府出事的瞬间,珩应该是去医馆找她了,可她离开了医馆,跑来燕王府找东方珩,两人彼此错过了……

    燕王府没人,沈璃雪也没再久留,悄无声息的离开,在条条小巷子里小心翼翼的前行。

    “郡王妃,郡王有没有可能回别院等您?”西凉京城大乱,他们势单力薄,最好和东方珩汇合,一起应付面前的局面,子默仔细思索后,说出东方珩可能会在的地方。

    沈璃雪目光一凝:“皇城守卫军出动,城门关闭,全城戒严,外人进不来,里面的人也出不去,事发时,如果珩在京内,那他现在也一定还在城里,如果他回了别院,就是在别院里的!”不知他究竟会在城里,还是城外?

    “郡王妃,咱们现在去哪里?”城门上方的侍卫们多的数不清,一个挨着一个,沈璃雪、子默根本闯不出去,但在大街小巷里乱走乱逛,也不是办法。

    沈璃雪看着混乱的大街,雪眸微眯,嘴角扬起一抹浅浅的笑:“咱们去皇宫。”京城大乱,肯定和皇宫里的人有关,进宫应该可以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还有就是,皇城守卫军通辑了沈璃雪,肯定也会通辑东方珩,如果东方珩被困在了城内,在医馆找不到她,应该也会去皇宫刺探消息。

    来到皇宫外,站在隐蔽的角落里,沈璃雪看向巍峨的皇宫,大门微闭着,只开了一扇,门口站着数十名面容冷峻的御林军,守的密不透风,进出都要接受严密的盘查。

    眉头紧紧皱了起来,她初到西凉,对皇宫并不熟悉,如何才能混进去呢?

    “你想进宫?”温和的声音突然自身后响起。

    沈璃雪一惊,猛然转过了身,来人一袭雪青衣衫,优雅,飘逸,俊美的脸上浮现浅浅的笑容,温暖人心,眼瞳深邃如潭,却没有焦距:“三少爷,你怎么会在这里?”

    “和你一样,准备进宫!”陆江枫的声音清雅动听。

    沈璃雪目光闪了闪:“那我能不能扮成你的小厮跟进皇宫?”高傲如东方珩,不屑躲躲藏藏,得知皇宫通辑他,极有可能会跑来这里,一看究竟。

    陆江枫摇摇头,面容凝重:“恐怕不能!”

    沈璃雪蹙了蹙眉:“为什么?”

    陆江枫扬扬嘴角:“我被通辑了,光明正大的进宫是自投罗网……”

    沈璃雪一怔:“究竟怎么回事?”陆江枫是镇国侯储三少爷,居然也被通辑,事情比她想象中的还要复杂。

    “若我没有猜错,是淑妃,沐国公他们,偷了皇城守卫军的兵符,囚禁了皇上,想要谋反!”

    本应该被判重罪的沐国公身染鲜血大步走出京兆府,直冲进皇宫,凡是和沐国公府有仇的高官府邸都遭到了皇城守卫军的血洗,聪明如陆江枫,略一思索,就想清楚了事情的来胧去脉。

    沈璃雪了解的点点头,她也和沐国公府结了仇,难怪那些皇城守卫军通辑她。“你进宫做什么?”

    沈璃雪冒险进宫,是为了见东方珩,陆江枫进宫,难道也是为了见什么人?

    陆江枫面色微暗:“一个时辰前,皇宫传来德妃口喻,让祖母和母亲来皇宫,半个时辰后,皇城守卫军冲进了镇国侯府……”

    京城兵变一事,很快就会传到边关,淑妃抓了老夫人和侯夫人,应该是想要挟镇国侯,因为他手里掌握着几十万的兵士,如果前来讨伐,淑妃,沐国公他们休想再有安宁日子过。

    沐国公府和镇国侯府一直有仇,老夫人,侯夫人落到淑妃手里,哪还有好日子过。

    沈璃雪皱眉:“你也看到了,皇宫门口站着大量的御林军,以你的武功,就算潜进去,也会被人发现的!”

    陆江枫温和微笑:“想要秘密救人,绝对不能走宫门,我知道一个隐蔽的通道,直通皇宫!”

    沈璃雪眼睛一亮:“在哪里?”

    “随我来!”陆江枫嘴角扬起一抹浅浅的笑,转过身,阔步前行。

    沈璃雪望望守卫森严的皇宫,急步跟了上过去,皇帝被囚禁,皇宫成为淑妃的的天下,他们找人,做事都需要秘密进行。

    一盏茶后,陆江枫停下了脚步:“就是这里了。”

    沈璃雪望望高高的宫墙,皱眉道:“这就是一面普通的墙,没有门,难道墙壁上有什么机关?”

    “现在还没有机关!”陆江枫白玉手掌轻触坚硬的墙壁,砖与砖之间那干涸、坚实的白灰快速变成粘粘软软的一片,抓着青砖轻轻一抽,坚定的墙壁空了一块。

    沈璃雪眨眨眼睛,再次定睛看去,青砖被抽下来两三块了,淡淡的光线透了过来,露出一小片宫内的景致:“你用的是沐春风之术?”

    沈璃雪曾听东方珩讲过,世间武功各式各样,博大精深,有一种叫沐春风的武功,热力很高,能融化寒冰冻土,热熟糕点食物。

    陆江枫能融掉坚硬,干涸的白灰,沐春风之术,已经练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

    “是的!”陆江枫点点头,面容沉静:“咱们一路走来,这个地方最安静,里面没有侍卫守卫,很适合取砖潜入!”

    沈璃雪挑挑眉,看那坚实的青砖一块一块被抽走,悄无声息,无人察觉,坚硬的墙壁很快现出一个能容人进出的洞口,纤细的身形轻轻松松走了过去:武功高强之人,做事轻松,能力的确非凡。

    乾清宫

    太监手持拂尘站在书桌前,献媚道:“太子殿下,文武百官家的嫡出千金们都在储秀宫里等候良久了,您看是不是……”

    夜千泷紧紧皱起眉头,不耐烦的摆摆手:“本宫不见,让她们都回去!”

    “这……”太监为难的看着夜千泷:“殿下,皇上的意思,您今天必须选出太子妃,不然,那些千金是不会走的!”

    “本宫说了没兴趣选妃。”夜千泷猛然站起身,手中书本重重拍到了桌子上,清澈的眸中怒火燃烧。

    小太监低垂了眼睑,为难道:“可是皇上他……”

    夜千泷望了小太监一眼,一甩衣袖,大步走向门外。

    “殿下,您去哪里?”小太监手持拂尘,焦急的询问。

    夜千泷阔步前行,空气中飘来他愤怒的声音:“去御书房,找父皇!”

    皇帝强令夜千泷选妃,他十分生气,也没在意书房外没有侍卫,太监,急冲冲的走进了御书房:“父皇,儿臣不喜欢那些女孩子……”

    皇帝躺在床塌上,面色苍白,面容疲惫,眉头紧皱,嘴唇泛着不自然的紫色,仿佛生了大病,夜千泷愤怒的抗议声戛然而止,目光怔了怔,放缓了声音道:“父皇,你怎么了?”

    皇帝重重咳嗽几声,睁开了疲惫的眼睛,看到夜千泷,目光焦急,嘴唇蠕动着,用尽全力吐出几个字:“快……快走……”

    “父皇,出什么事了?”夜千泷不明所以,没有离开,还大步走向了床边。

    “咳咳咳!”皇帝心急如焚,想提醒夜千泷,快点离开,这里危险,但他身受重伤,嗓子里像堵了一层东西,重重咳嗽着,却说不出话来。

    “呵呵,真是父子情深!”

    伴随着娇俏的声音,书房内门被打开,走进来的不是太监,也不是宫女,侍卫,而是淑妃,一袭深蓝色宫装,下摆绣着白色的波浪,身形款款,高贵优雅,璀璨的笑容透着说不出的诡异:“太子殿下。”

    “你来这里干什么?”文渊阁之事,夜千泷对淑妃厌恶到了极点,若非碍于她是他父王的宠妃,他绝不会轻饶她。

    夜千泷态度恶劣,淑妃也不气恼,呵呵一笑:“本宫是来等太子殿下的!”

    “等我?”夜千泷皱眉看着淑妃,不知道她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等着送太子殿下一程,让你早些见到你的母亲!”淑妃诡异的笑容猛然一寒,数十名侍卫从她身后窜了出来,手持长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快速攻向夜千泷。

    夜千泷清澈的眼瞳微微一凝,手腕一翻,强势的掌力对着侍卫们打了过去。

    侍卫们目光阴沉着,飞速躲闪,两名侍卫躲的慢了被打中,高大的身躯快速倒飞了出去,重重撞到墙壁上。

    其他侍卫虽然避开了强势内力,但余力擦着他们的胳膊划过,半条手臂被震的发麻。

    目光凝了凝,拼尽全力,再次攻向夜千泷。

    夜千泷目光沉静,双足一点,避开那道道银光,稳稳立于房间中央,伸臂压下一柄长剑,和侍卫们打到一起。

    侍卫们的剑法快,狠,准,招招凌厉,毫不留情,夜千泷武功深厚,内力强势,一柄长剑挥舞的密不透风,招招透着杀机,淑妃站在门口,看那银光闪烁,几名侍卫已经中剑重伤或倒地,淡淡的血腥味在空气中漫延。

    淑妃嘴角轻扬起一抹淡笑:夜千泷的武功的确高强,但再厉害的武功,也敌不过她下的药……

    房间角落里的香炉袅袅升腾着香气,夜千泷挥动着寒光闪闪的长剑,道道血光飞溅间,满地都是侍卫尸体,浓郁的香气都盖不去那浓烈的血腥。

    最后一名侍卫倒下,夜千泷猛然侧目看向淑妃,半身鲜血映着他阴冷的目光,宛若地狱修罗,薄唇轻启,一字一顿:“现在轮到你了!”

    话落,屋内寒光一闪,夜千泷黑色的身影瞬间来到淑妃面前,冰冷的寒剑径直刺向淑妃胸口。

    “本宫可没那么容易死!”淑妃微微笑着,目光灵灵,纤细的身形像一片树叶,轻轻盈盈的快速向后飘去。

    夜千泷目光冰寒,手持长剑,运用最快的速度,急步追赶,剑尖距离淑妃的脖颈只差五厘米,一直都差那五厘米……

    皇帝疲惫的眸中闪过一丝震惊,夜千泷的武功有多高,他心知肚明,仅差的那五厘米,并非夜千泷和淑妃旗鼓相当,而是淑妃故意示弱,夜千泷的一举一动,都在她的掌握之中,她的武功比夜千泷厉害了许多。

    “千泷……快……快走……你不是……她的对手……”皇帝声嘶力竭的提醒着,满目焦急。

    夜千泷一怔,抬眸看向淑妃,却见她嘴角轻扬起一抹悠美的弧度:“皇上还真了解自己的儿子,可惜,已经晚了,他想走也走不了了!”

    淑妃猛然侧身,右手的中指和食指紧紧夹住了长剑剑柄,左手快如闪电,狠狠打向夜千泷。

    夜千泷拔不回长剑,心中一惊,身形快速后退,堪堪避过了淑妃的袭击,顿下脚步后,身体突然变的绵软无力,丹田里也空空的,再也提不起丝毫内力。

    怎么回事?

    惊讶间,一阵香风吹过,淑妃窈窕的身形近在咫尺,阴柔的掌力狠狠打向夜千泷的胸口。

    夜千泷内力全失,没能避开,倒飞出三四米远,重重掉落在地,胸口一阵气血翻腾,重重咳嗽几声,强忍着没有吐出鲜血。

    “啧啧,太子殿下当真是内力深厚,挨了我一掌,居然没有吐血!”淑妃袅袅婷婷的缓缓走着,看着面色苍白,重伤倒地的夜千泷,轻轻叹息:“堂堂西凉国太子,未来的一国之君,居然落到这么狼狈,真真是可怜啊!”

    “沐紫欣,你这个妖妇!”夜千泷瞪着淑妃,咬牙切齿。

    淑妃得意一笑,不急不恼:“你这尊贵的太子殿下,还不是败在了本宫这个妖妇手里?”

    夜千泷望着淑妃,冷冷的笑:“你少得意,这是夜家的皇宫,轮不到你嚣张!”

    内力完全散落开来,无论他如何凝聚,丹田里都是空空如也,身体就像没有骨头一样,软棉棉的,用不上丝毫力气,那个妖妇,到底做了什么?

    淑妃挑挑眉,瞟了身不能动的皇帝一眼,扬扬嘴角:“真不愧是两父子,说话也是一样白痴!”

    小脚高高抬起,美丽的绣花鞋重重踩到了夜千泷手腕上,发泄般恶狠狠的用力碾压。

    “啊!”骨头碎裂般的疼痛自手腕上漫延开来,夜千泷痛呼一声,眉头紧紧皱起,另只手胡乱的对着淑妃的腿打了过去。

    淑妃冷笑一声,抢先一步对着夜千泷的俊脸,狠狠踢了一脚。

    那一脚用尽了力气,夜千泷被踢的翻滚出两三圈,方才停稳,束发的玉冠半歪着,半边俊颜高高肿了起来,衣衫凌乱,狼狈不堪。

    “住手……快住手……”皇帝怒喝着,气的全身颤抖,身体一歪,从床塌上掉落下来,重重的摔到了地上。

    “父皇!”夜千泷惊呼一声,想上前扶起皇帝,无奈全身内力尽失,爬了好几次都没爬起来,束发的玉冠掉落在地,锦缎般的墨发凌乱的散落下来。

    “哈哈哈。”淑妃得意的大笑:“看看你们这父子两,一个是西凉最尊贵的皇帝,一个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太子,现在居然一个比一个狼狈,啧啧……”

    皇帝看向淑妃,疲惫的眸中满是愤怒:“沐紫欣,审理沐国公是朕下的命令,将沐国公贬为庶民,也是朕的意思,要杀要剐,你冲朕来,不要为难千泷,他和这件事情完全无关!”

    淑妃挑眉看着皇帝:“看来,皇上还是不了解臣妾,臣妾恨一个人,不会直接杀了他,会让他眼睁睁他在意的一切全部都被毁掉,在孤独和绝望中,一点一点儿慢慢死去……”

    淑妃当着皇帝的面折磨夜千泷,就是让他伤心,难过,愤怒,绝望,眼睁睁看着自己最心爱的儿子被折磨至死,他却不能挽救,那种滋味,比杀了他还难受。

    “你好狠!”皇帝瞪着淑妃,恨的咬牙切齿。

    “臣妾还有更狠的,皇上您看清楚了!”淑妃嘴角勾勒出一抹浅浅的笑,飞起一脚,狠狠踢到了夜千泷胸口上。

    夜千泷高大的身躯撞破窗子,重重掉落在屋外的青石路上,全身的骨头像散了架,疼痛难忍,胸口沉闷的难受,提不起丝毫力气。

    “沐紫欣!”皇帝愤怒的咆哮响彻整个御书房。

    淑妃不管不顾,得意的娇笑着,纤细的身形跃出窗子,凝聚着深厚内力的手掌狠狠打向倒在地上,毫无反抗力的夜千泷。

    冰冷,娇俏的声音响在半空:“皇上,你就等着给你最心爱的儿子收尸吧!”

    夜千泷受了伤,内力尽失,无法躲避淑妃的强势掌力,眼看着强势急风就要打到他身上,眼前突然飘过一道雪青色的衣袂,迎上了淑妃的掌风。

    两掌相对,只听:“砰!”的一声响,强势的内力震的地动屋摇。

    淑妃纤细的身形被震的后退五六步,方才停稳,抬头看向来人,美眸猛然一凝:“是你!”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澳门博彩娱乐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腹黑郡王妃186》,方便以后阅读腹黑郡王妃186 宫乱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腹黑郡王妃186并对腹黑郡王妃186 宫乱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腹黑郡王妃1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