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 局势转变,痛打淑妃

    “想不到柔柔弱弱的淑妃娘娘居然是绝世高手,真是深藏不露!”陆江枫看着淑妃的方向,面色淡淡,一袭雪青衣衫随风轻飘,优雅,飘逸,宛若谪仙。

    “多谢夸奖!”刚才对掌,淑妃后退了好几步,陆江枫却是稳稳站着没动,他的内力比她深厚,她不宜再轻举妄动。

    一个瞎子,平时不显山,不露水,关键时刻展示这么高的武功,他才是真正的深藏不露。

    “千泷!”沈璃雪快步走到夜千泷身边,扶住了他的胳膊。

    “璃雪!”夜千泷看到沈璃雪,微微怔了怔,借着她的扶力吃力的站了起来,丹田里空空如也,身体软绵绵的,脚步踉跄,摇摇欲坠:“你怎么来了皇宫?”

    “来救人!”沈璃雪瞟了一眼淑妃,她果然够心狠手辣,不但控制了皇室,还要赶尽杀绝,如果他们刚才晚来一步,夜千泷必死无疑。

    淑妃望着陆江枫,沈璃雪,好看的眉头紧紧皱了起来:“御林军将皇宫守卫的像一座堡垒,连只苍蝇都休想飞进来,你们居然还能悄无声息的潜进皇宫,本事不小!”

    “娘娘谬赞,您无声无息控制皇上,重伤太子,掌握皇城守卫军,一手遮天,将整个西凉京城搅的一团乱,才是真正的厉害!”沈璃雪微微笑着,明嘲暗讽着审视淑妃:

    明明有高深莫测的武功,有掌控天下的野心,却敛去一身锋芒,窝在后宫里十几年,和那些柔弱的妃子们明争暗斗,她的耐力真是非比寻常,换作任何一个人,都未必做得到她这般深沉内敛。

    淑妃的目光落到沈璃雪身上,香妃紫的湘裙勾勒出她玲珑有致的身形,乌黑的墨丝绾成简单的发髻,一对玲珑的紫玉发簪斜插于发髻里,温婉,大方,树叶形的紫玉耳环轻轻摇晃,与紫玉发簪相得益彰,明媚的小脸绝美出尘,让人一见难忘。

    果然是世间难得的美人,难怪能得青焰战神的喜爱,还是西凉太子的心上人,陆江枫的武功应该在自己之上,单打独斗,自己不是他的对手,抓了沈璃雪,可牵制武功高强的陆江枫,扭转现在的败势,也能让东方珩,夜千龙束手就擒,真是一举三得。

    自己派了许多侍卫寻她,都没有丝毫下落,如今,她自己送上门来了,自己岂有放过之理。

    淑妃目光一寒,双足轻点,纤细的身体瞬间跃过陆江枫,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对着沈璃雪暴射而去:“沈璃雪,这皇宫已是本宫的天下,你既然来了,就不要走了!”娇俏的声音尖锐,凌厉暗带着得意,听的人头皮发麻。

    恶风袭来,沈璃雪微微笑着,不慌不忙,手腕一翻,青色的长鞭在半空中挥划出优美的弧线,对着淑妃狠狠打了过去。

    鞭声呼啸,招式凌厉,淑妃嘴角勾勒出一抹嘲讽的笑,就这点本事还敢和她斗,不自量力,纤长的手臂一伸,紧紧抓住了长鞭尾,猛然用力准备将沈璃雪拽过来。

    眼角突然飘过一道雪青色的衣袂,陆江枫凌厉的掌风对她打了过来,迅猛的速度,高深的内力让人心惊胆寒,如果她不松长鞭,就算拽来沈璃雪,也会被陆江枫重伤,到时,她就成了案板上的鱼肉,任人宰割!

    先解决陆江枫,再抓沈璃雪不迟!淑妃银牙一咬,松开了长鞭,长长的袖摆带着阵阵香气和杀机,狠狠甩向陆江枫。

    陆江枫弹指挥开她的衣袖,嘴角噙着浅浅的笑,白玉手指轻动,沐春风之术施展开来,就像冬天里的暖阳,慢慢驱散满院的寒冷,手指张合之间,明明看不到任何东西,却有一道道凌厉的劲风自宽大的袖袍中挥出。

    每一次出手,都优雅的像在下棋,潇洒,飘逸中又透着男子特有的阳刚与霸气,悠然自得中以最精准的手法,最快速的招式从四面八方攻向淑妃……

    沈璃雪惊讶的看着陆江枫,她离他那么近,都看不清他是如何出招的,只看到那雪青色的衣袖在她面前飘荡翻滚,就像一朵盛世青莲傲然绽放,凌厉劲风自花瓣上暴射而出,毫不留情的攻向敌人……

    再看淑妃,美眸冷冽,招式阴柔,无论是甩袖打斗,还是直接出招对掌,都非常柔美,非常漂亮,衣袂轻轻飘飞,身上环佩叮当作响,就像一只美丽的蝴蝶在花间翩翩起舞,但暗藏的杀招能够瞬间致命,让人不敢轻视。

    高手与高手的对决,没有激烈的兵器交接,没有残酷的血腥杀戮,却凶险异常,艰难异常,只要稍有分神,被人抓到弱点,一招落败,就是死路一条。

    陆江枫,沐紫欣都深藏不露,堪称绝世高手!

    “咳咳咳!”阵阵冷风吹过,夜千泷捂着胸口剧烈咳嗽起来,嘴唇干涸,面色苍白的毫无血色。

    沈璃雪素白的小手轻搭上他的手腕,眼瞳猛然一缩:“千泷,你怎么伤的这么重?”脉搏紊乱,气血在体内横冲直撞,非常不稳定,五脏六腑被震成重伤,若是再加上一掌,他必死无疑,下手之人,是铁了心要置他于死地,真是心狠手辣。

    “是淑妃重伤了我!”夜千泷手捂着嘴巴,重重咳嗽,身体还是软软的,用不上丝毫力气,紧靠着沈璃雪,看她微皱的眉头,他低垂了头,眼瞳黯淡无光:“璃雪,我是不是很没用?”

    沈璃雪摇摇头,无奈的笑笑:“不是,你只是被人算计了。”

    夜千泷武功不错,但他的性子太过单纯,没有防人之心,容易掉进别人的陷阱,在这阴谋诡计横行的后宫里,他又占着诸多人垂涎欲滴的太子之位,仅有高强的武功远远不够。

    计谋这种东西,不是一天两天就能学会的,夜千泷纯的就像一张白纸,又没经历过生死离别的痛苦之事,沈璃雪也不知道要如何教他,暗暗叹了口气,抬眸看向战局:

    陆江枫,淑妃的打斗已经到了白炽化状态,招式越来越凌厉,打出的内力也一次比一次高深,不过,两人一刚一柔,刚好相互克制,武功,内力又相差不多,短时间内分不出胜负。

    “蹬蹬蹬!”一阵整齐有序的脚步声由远及近,是御林军在巡逻皇宫。

    淑妃目光一沉,注入了内力的惊呼声在小院上空响彻开来:“来人哪,有刺客,抓刺客!”

    皇宫是淑妃的天下,惊动了御林军,他们可不会有什么好结果。

    沈璃雪目光一寒,窈窕的身形瞬间来到淑妃面前,手中寒光闪闪的银针,对着她的大穴扎了过去。

    手腕一疼,银针定在淑妃衣服前,再也进不了半分,抬眸,正对上淑妃冰冷的眼眸,玉手紧捏着沈璃雪的手腕,力道大的仿佛要将它捏碎:“就你这点本事,还想偷袭本宫,不自量力!”冷冽的声音透着说不出的嘲讽与不屑。

    沈璃雪嘴角微挑,诡异一笑:“淑妃娘娘,我右手里的银针,并不是扎你穴道的!”垂在身前的左手猛然挥出,两枚银光闪闪的银针瞬间扎进了淑妃体内,速度如闪电,快的让人来不及反应。

    淑妃感觉胸口像被蚂蚁咬了一口,瞬间的刺痛后,丹田里的内力转眼就消失无踪,身体就像没有骨头一样,软软的倒在了地上,提不起半分力气,恨恨的瞪着沈璃雪,咬牙切齿:“你居然偷袭本宫,真是卑鄙无耻!”

    枉她沐紫欣在后宫争斗十几年,居然被一个小丫头片子暗算了,真是奇耻大辱。

    沈璃雪看着淑妃,冷冷一笑:“兵不厌诈,淑妃娘娘没听说过吗?就算是卑鄙无耻,我哪及得上您,连自己同床共枕了十几年的枕边人都算计……”

    “你……”淑妃瞪着沈璃雪,怒气冲天,她算计皇帝和沈璃雪偷袭她,是完全不同的两码事,怎么能够相提并论?

    “刷刷刷!”大批身穿铠甲的御林军冲进小院,将院落围的密不透风,陆江枫轻轻转身,站到了沈璃雪身侧。

    夜千泷也踉跄着脚步走到沈璃雪旁边,将她护在中间,清澈的眼眸看着那一名名御林军,目光寒冰:“你们居然敢拿箭指着本宫,想造反吗?”

    “对不起太子殿下,卑职们听命于兵符!”一名看起来像是首领的御林军低低的说着,箭尖对准了夜千泷的胸口。

    沈璃雪侧目看向夜千泷:“千泷,兵符在沐国公手里,他们听命于沐国公!”

    “我知道!”夜千泷沉下眼睑,低低的说着,他刚才只是想试试自己这太子还有没有震慑力,事实证明,他在他们眼中,不再是西凉太子,而是一名随时都会被杀的普通人。

    沈璃雪拎起倒在地上的淑妃,锐利的匕首抵在了她脖颈上,清冷的目光扫过满院的御林军们,冷声道:“你们再敢靠近一步,我就杀了她!”

    御林军们手中的弓箭拉的满满的,箭尖对准了几人的胸口,蓄势待发,却碍于淑妃被沈璃雪挟持,不敢射出长箭。

    一名中年男子越过御林军,大步走了进来,身穿铠甲威风凛凛,虎目一瞪,不怒自威,锐利的目光扫过夜千泷,陆江枫,被挟持的淑妃,落到了沈璃雪身上,御林军严密戒备,他们还能悄无声息的潜进皇宫,倒是有几分聪明:

    “放了紫欣,我可以饶你们一命!”

    沈璃雪不屑的嗤笑一声:“你当我们是三岁孩子,放了她,满院的御林军会把我们射成刺猬,哪里还有活路!”

    男子利眸微眯:“我以人格担保,你们可以安全出宫!”

    沈璃雪仔细看了看男子身上的铠甲,不是御林军首领的衣饰,而是边关将军特有的铠甲,中年男子的身份,呼之欲出:“密谋造反的沐国公,连自己日日叩拜的皇帝都抛弃了,还有人格?”

    沐国公的面色瞬间黑的能滴出墨汁来,他在军中一言九鼎,说一不二,是皇帝对不起他沐国公府,他才会密谋造反,如果皇上能够英明些,彻查饷银一案,还他一个清白,他又怎会冒死谋反。

    不明真相,胡言乱语的女子,他恨不得一掌拍死她,但淑妃被她挟持着,事关重大,他不能冲动,先稳住她,以后再想办法整死她:“我亲自送你们出宫如何?”

    沈璃雪扬扬嘴角,挑眉看着沐国公:“我信不过你们沐国公府的人!”

    傲气的声音响在头顶上方,淑妃咬牙切齿:“哥,和他们说那么多废话做什么,放箭射死他们!”

    从小到大,淑妃一直都高高在上的威胁别人,今天,她阴沟里翻了船,被沈璃雪算计,狼狈不堪的被她挟持着,颜面尽失,心里恨死了沈璃雪,不管不顾的巴不得她早点死。

    沈璃雪眨眨眼睛,低头看向淑妃:“淑妃娘娘,乱箭无眼,射我们的时候,也会射死你,您想和我们同归于尽么?”

    淑妃下午微昂,锐利的目光扫过夜千泷,陆江枫:“西凉尊贵的太子,镇国侯府的神童,青焰安郡王妃,每一个都是身份高贵的不凡之人,我沐紫欣一人拉你们三个做垫背,值得!”

    “可沐国公似乎舍不得你死呢!”沈璃雪压低了声音,故意刺激淑妃,沐国公为了救下淑妃,答应亲自送他们出宫,呵呵,真是兄妹情深,得出了淑妃在沐国公心中的份量,她可以衡量着换取对他们最有利的条件。

    “哥,别管我,快点放箭射死他们!”淑妃愤怒的咆哮,她的敌人在她面前叫嚣着,耀武扬威,她忍受不住,一时刻也忍受不住了。

    沈璃雪大半个身体都隐在淑妃身后,夜千泷,陆江枫一左一右将她挡了个严严实实,羽箭根本射不到她。

    这也间接说明,她是三人的中心,陆江枫,夜千泷都捧着她,只要说服了她,另外两人就会束手就擒。

    沐国公冷眼看向沈璃雪:“淑妃不介意自身安危,但上天有好生之德,本将军也不是滥杀无辜之人,我再给你们最后一次机会,是和她同归于尽,还是放了她出宫?”

    沈璃雪嘴角微挑,勾勒出一抹嘲讽的笑:“沐国公,别以为我不知道京城的局势,你们是拿着兵符掌握了皇城守卫军,残害和你们做对的那些名门贵族,边关将士们远水救不了近火,你们才能成功制造京城的混乱。”

    “皇城守卫军是忠心夜氏皇室的,如果你们沐家人做了皇帝,皇城守卫军会反,西凉诸侯,以及镇守边关的镇国侯都能名正言顺带兵前来讨伐,到时,你们就是乱臣贼子,人人得而诛之,仅凭你沐国公府一已之力,能抵挡得住几十万的边关大军?”

    沐国公的面色阴沉的可怕,淑妃的信写的很急,他赶回来时十分匆忙,也没料到回京会出事,就没有带军队,也没有交待他们什么,沐国公府并没有多少侍卫,就算皇城守卫军不反,他们也才几万人,如果边关几十万大军来攻,他们没有任何胜算。

    瞟一眼沐国公变色的脸,沈璃雪继续道:“六皇子是皇帝的亲生儿子,也是你们沐国公府的外孙,你们扶他上位,挟天子以令诸侯也好,垂帘听政也罢,都是名正言顺的,西凉王侯,边关将士都没有讨伐的理由,你们可以暗中把持朝政。”

    “淑妃是六皇子的亲生母亲,如果她在这个时候死亡,又是以这种方法死掉,以六皇子的孝心,定然不会再配合你们,到时你们的目的就会被传扬出去,休想再掌握西凉江山。”

    淑妃现在绝不能死,至少不能以这种方法和他们同归于尽!

    一名十五六岁的小姑娘,将西凉的局势,他们的目的,做法,分析的透透彻彻,沐国公听的暗暗心惊,面上却是千年不变的冷漠无情:

    “你倒是聪明,不过,皇宫是我们的天下,御林军都是我的人,只要封锁了消息,压下淑妃死亡之事,等六儿登基了,再随便找个理由为淑妃大办丧事,六儿不会起疑,西凉江山也掌握在我们手里。”他堂堂沐国公,要掌握主动,绝不能被一名晚辈牵着鼻子走。

    “纸里包不住火,百密终会有一疏,你确定这里的每一名御林军都会听命于你?淑妃死亡这么大的事情,你真能完全压下去?”沈璃雪嘴角微挑,似笑非笑的看着沐国公。

    沐国公锐利的目光扫过拉弓箭的每一位御林军,他刚从边关回来,和御林军接触不多,在他们中没什么威信,因为兵符,他们才忠于他,只是行动上的忠于,心里怎么想的,他完全不知道,更吃不准他们会不会出卖他……

    见沐国公低头沉思,淑妃胸中怒火翻腾,他听不出沈璃雪是在吓唬他吗?他听不出她是在故意挑拨离间他和御林军的关系吗?堂堂沐国公,战场上杀伐果断,怎么一回京,就变的像懦夫一样畏首畏尾了?愚蠢至极:“沐国公,不要听她的,快点放箭……”

    “闭嘴!”沈璃雪一巴掌挥出,狠狠扇到了淑妃白嫩的脸上,脸被打偏过去,娇嫩的肌肤上瞬间浮现一座鲜红的五指山,嘴角溢出一缕鲜血,没说完的话也被打回了腹中……

    “沈璃雪!”淑妃手捂着红肿的脸颊,狠瞪着沈璃雪,眸中闪烁的厉光,似要将她凌迟处死,她居然敢打自己耳光,贱人。

    面容严肃的御林军们,忍不住一阵嘴角抽搐,淑妃的狠毒无情,他们都见识过,见到她都绕道走,谁也不敢招惹她,没想到沈璃雪居然毫不留情的敢扇她耳光,真是强悍。

    京城混乱已经持续了好几个时辰,虽然他们封锁了城门,但纸里包不住火,城内的事情一定会被传扬出去,距离京城最近的守军一定会率众前来一问究竟,沐国公必须尽快让小六登基为帝,定下大局,以免夜长梦多。

    天空灰蒙蒙的,没有太阳,沐国公也知道时候不早了,他没空再和沈璃雪耽搁,必须速战速决:“沈璃雪,你现在有两条路,一是放了淑妃出宫,二是和她同归于尽,快些选择!”

    只要这两条路可走么!

    沈璃雪眨眨眼睛,看向沐国公,微微一笑,如百花开放,在明媚的笑容中,樱唇轻启,一字一顿:“我选同归于尽!”

    京城出事几个时辰,外面的守军还没有赶过来,满京城都是沐国公的人,他们出了皇宫,出不了城,也会被人追杀,相当于从一个陷阱跳进了另一个陷阱,干嘛还要出去自投罗网。

    “好,你想死,我就成全你,弓箭手!”沐国公声音冷冽,怒气冲天的咆哮如雷,冥顽不灵,敬酒不吃吃罚酒,他也不能再犹豫不决。

    “是!”御林军们倾注了所有的内力,手中的弓拉的更满,箭尖对准了中央的沈璃雪,夜千泷,陆江枫三人,只等沐国公一声令下,放箭射死三人。

    面对那一支支黑色羽箭,沈璃雪毫无畏惧,迎着沐国公愤怒的目光看了过去:“反正都要死了,我也没什么可顾及的,淑妃以前没少算计我,我先把她杀个半死,报报以前的仇,留下另外半条命给你们射……”

    素白小手中的匕首在淑妃脖颈上轻轻一划,娇嫩的肌肤被划开,殷红的血顺着脖颈流了下来,她划的很轻,很慢,耳力敏锐的人甚至都能听到薄刃划开肌肤,划烂嫩肉的兹兹声,稳重如御林军,都听的身体发颤,头皮发麻。

    夜千泷清澈的目光依旧注视着御林军们的一举一动,对沈璃雪的残忍,视若无睹。

    陆江枫剑眉挑了挑,毫无焦距的眼瞳看着正前方,聆听着沐国公,御林军们的举动,沈璃雪残忍?他不觉得。

    御林军将他们重重包围,淑妃将同床共枕了十多年的枕边人囚禁,重伤心性单纯的夜千泷,可见其心狠手辣,想要赶尽杀绝,如果他们落到淑妃,沐国公手里,他们肯定会以比这残忍几倍甚至几十倍的办法来对付他们。

    “沈璃雪,你不得好死!”脖颈传来火辣辣的疼痛,淑妃清楚感觉到她温热的鲜血顺着脖颈不停流淌,一滴一滴滴落到她的衣襟上。

    她一生高贵,半生为妃,何时被人逼的这么狼狈过,沈璃雪的所作所为,成功激怒了她,身体无力,高强的武功无法施展,只得咬牙切齿的怒吼着,发泄怒气。

    沈璃雪看着淑妃气愤的扭曲的小脸,挑挑眉:“按照这个速度,淑妃娘娘应该比我先死,我再不得好死,你也看不到了!”

    沈璃雪并非心性残忍之人,沐国公给了他两条路,出宫看似生路,却是绝路,因为,皇城守卫军有好几万人,几乎站满了大街小巷,他们走出皇宫,就会被发现,三个人就算再厉害,力量也有限,怎能禁得住几万人的车轮战,出宫,必死无疑。

    她是在赌,赌沐国公还需要淑妃,不会让她死,她和他们的命运是绑在一起的,她不死,他们就不会死。

    沐国公看着淑妃脖颈上带血的匕首,目光阴沉的可怕,他最讨厌受人胁迫,却不得不承认,沈璃雪说的一点儿没错,小六年龄尚小,还需要母亲扶持,如果淑妃死了,他不听话,沐国公府也就完了。

    沈璃雪聪明透顶,能够轻松洞察人心,这么厉害的人,是他的对手,是他的威胁,他放过她,就是放虎归山了……

    犹豫不决间,一名侍卫急步跑了过来,额头布满虚汗,恭声道:“禀国公,卑职们在城内发现了燕王,他身边有数十名高手,属下们倾尽全力,也不是对手……”

    燕王!沐国公目光一凝,他是西凉最尊贵的王爷,拥有着极高的号召力,在这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一定要抓住他,绝不能让他跑了。

    抬眸看向沈璃雪,沐国公愤怒的咆哮:“说说你的条件。”

    沈璃雪不知天高地厚的要挟他,他绝不会轻饶,现在的主动权掌握在沈璃雪手里,他还要去抓燕王,时间紧迫,不容耽搁,可以适当的妥协一下,等到他掌握了京城,局势稳定,再好好找沈璃雪算账。

    尖锐的吼声震慑耳膜,沈璃雪没有生气,而是暗暗松了口气,燕王的消息来的真是时候,沐国公大怒,证明他妥协了,她淡淡开口,不急不忙的讲出自己的条件:“让所有御林军,宫女,太监都退到一百米外,不许任何人前来打扰,如果被我发现有人出现在一百米内……”

    沈璃雪目光一沉,纤指轻弹,一道银光飞射而出,将一只小黑蛇狠狠钉到了墙壁上:“这就是它的下场!”

    银针射到了蛇的七寸上,当场毙命。

    沐国公望望满脖颈鲜血的淑妃,再看看天空,凝眸道:“好,我答案你,御书房百米内不会有外人!”时间越来越晚,他不能再过多耽搁。

    淑妃恨恨的瞪着沐国公,歇斯底里的怒吼:“愚蠢,你看不出来她在拖延时间吗?你怎么能答应她的条件?”

    “我心里有数,你就不要再叫嚣了!”当着御林军们的面,被自己的妹妹大骂愚蠢,沐国公颜面扫地,紧紧皱起眉头,冷声道:“你先休息几天,皇宫的事情交给我!”

    皇宫里随处可见沐国公掌握的御林军,沈璃雪,陆江枫他们还需要淑妃来保命,不会杀了她。

    他摆摆手,御林军们收回弓箭,整齐有序的快速退出小院,沐国公冷冷望了沈璃雪一眼,转身出了小院,身后响起淑妃的怒吼声:“愚蠢至极,你今天不杀了她们,以后就没机会了……”

    沐国公锐利的眼眸微微眯了起来,陆江枫,沈璃雪在他毫无察觉的情况下潜进皇宫,能力非凡,是他的心腹大患,必须铲除,但是,他现在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关系到沐国公府的未来,比铲除他们两人重要的多,沐紫欣,心胸狭小,妇人之见,就知道吃醋,杀人,半点都不会纵观大局,愚蠢至极,他懒得和她一般见识。

    “淑妃娘娘,别叫了,人都走远了!”沈璃雪仔细聆听,确认御林军们都走了,附近没人,手抓着淑妃的脚踝,拉着她缓步向屋内走去。

    纤细的身体紧贴着地面,淑妃能清楚感觉到她的外衣和地面剧烈的摩擦,时不时的碰上一颗又一颗的小石子,硌的后背生疼,阵阵烟尘腾起,呛的她连连咳嗽:“沈璃雪,你这个……”

    “住口!”沈璃雪一脚踢过去,淑妃美丽的小脸被踢歪到一边,半边脸瞬间肿了起来,嘴角溢出一缕鲜血,夜千泷的脸就是这么肿了一块,她替他踢过来。

    夜千泷看着淑妃的惨相,默默走着,一言不发,皇宫里危机四伏,他自顾不瑕,没空管淑妃了。

    陆江枫听到了淑妃急促的喘息和抽气声,知道沈璃雪那一脚踢的不轻,也没有言语,女子们之间的小矛盾,他不适合管。

    踏进门槛,沈璃雪将淑妃狠狠甩到了地上,她面朝下趴着,口中吐出一口鲜血,后背火辣辣的疼,阵阵冷气自后背灌入,不必回头看她也知道,自己后背上的衣服磨破了……

    淑妃瞪着沈璃雪,咬牙切齿,若她武功还在,哪轮得到沈璃雪如此嚣张!

    余光看到角落中的香炉徐徐冒着香气,淑妃嘴角轻扬起一抹诡异的笑,呵呵,不久之后,他们也会和她一样,内力全失,成为案板上的羔羊……

    “父皇!”夜千泷全身无力,踉跄着脚步奔进了内室,皇帝倒在地上,已经昏迷过去,他眸中闪过浓浓的焦急,用尽全力将皇帝扶到了床上。

    淡淡的龙涎香飘散,沈璃雪望望虚弱无力的夜千泷,重伤昏迷的皇帝,挑挑眉,在淑妃的注目礼中,端着一杯清茶,缓缓走到香炉前,猛然倒进了冒烟气的小孔中,顿时,一阵暗黑的香气自小孔喷出,香炉里的香被彻底浇灭。

    圣王爷中毒烟,文渊阁里下沉香,只要有淑妃在的地方,沈璃雪都会防备香气,龙涎香她没闻到异常,为防万一,还是不燃为好,看淑妃那愤怒的目光,那香里应该做手脚了。

    “咳咳咳!”夜千泷受伤,刚才动用了力气,身体虚弱,又是好一阵咳嗽。

    沈璃雪摸摸衣袖,拿出一条手帕,一只银针包:“千泷,你可能是中了沉香,才会内力尽失,我没带治伤的药,先用银针帮你解毒!”

    “好!”夜千泷应了一声,坐到了椅子上,伸手解开了自己外衣的扣子,半脱下外衣,里衣,露出白皙的强健胸膛,六块腹肌,肌里分明,身材极好。

    沈璃雪目不斜视,玉指捻过几支银针,快速扎进夜千泷胸口几处大穴,她以医者的身份为病人看病,没有其他念想。

    空荡荡的丹田瞬间腾起一阵阵暖意,丝丝缕缕的内力悄然向丹田凝聚,软绵绵的身体也渐渐恢复力气。

    夜千泷看着沈璃雪,她就在咫尺,一缕墨丝带着她身上特有的馨香垂到他脸颊边,很软,很顺,很柔,让人心神迷醉。

    胸口的银针不停变化着位置,她美丽的小脸渐渐低了下来,和夜千泷的脸在同一高度,她呼出的清新气息喷洒在他胸口上,温暖人心。

    嘴唇唇形优美,就像初熟的樱桃,樱红诱人,轻轻抿着,惹人瑕思,离他也很近,只要夜千泷身体微微前倾,就能触到那想象中的美妙滋味。

    夜千泷顿感一阵口干舌燥,清澈的眼瞳中隐约闪过一簇火焰,不知不觉着,前倾了身体,就要触到那诱人的樱唇……

    “砰!”一道声音突然响起,在寂静的御书房里格外清亮。

    夜千泷动作停顿的瞬间,沈璃雪已经转过头,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

    陆江枫眼睛看不到,走进内室,踢到了一块碎木板,才发出了刚才的声响。

    夜千泷瞪着陆江枫,清澈的眸中隐隐燃烧着怒火,他无意冒犯沈璃雪,但陆江枫那一脚,踢灭了他美丽的幻想,真是可恶。

    “三少爷,左走两步,就可绕开碎木屑前行!”沈璃雪轻声提醒。

    “多谢!”陆江枫微微一笑,轻巧的绕过木板,缓缓前行,温和的嗓音在房间响起:“璃儿,沐国公心性要强,他要抓燕王,要办急事,才会放过咱们急匆匆的离开,等他抓完了人,办完了事情,肯定不会再轻易放过咱们!”

    沈璃雪皱皱眉,拔下了夜千泷胸口上的一枚银针:“三少爷能否猜到沐国公离开除了抓人,还所谓何事?”

    “若无意外,应该是扶六皇子登基!”陆江枫沉了眼睑,六皇子是夜氏皇子,登基为帝名正言顺,西凉诸侯,边关将士也找不到讨伐他们的理由。

    沈璃雪目光一凝:“皇子登基需要皇帝的圣旨,文武大臣的见证,还有钦天监测算良辰吉日,沐国公想扶六皇子登基,也没那么容易!”

    陆江枫摇摇头,面容凝重:“圣旨可以造假,沐国公在京城有一定的人脉,只要利益足够吸引人,他们就会支持六皇子,至于良辰吉日,捡日不如撞日,明天可能就会举行登基仪式!”

    “燕王是西凉最尊贵的王爷,身份高贵,势力也不弱,沐国公去抓他,未必讨得了好处!”沈璃雪嘴角轻勾起一抹浅浅的笑,按照圣王所说,真正的燕王中了巨毒,不可能跑到大街上让人抓,那出现在京城的,就是圣王爷东方炎了。

    京城出事时,东方炎和东方珩是在一起的,父子联合,武功高强,又有许多实力不弱的手下,肯定是所向披靡,就算沐国公动用皇城守卫军和御林军,也未必抓得到他们,沐国公此去,能不能安然无恙的回来,是个未知。

    “燕王其人,也就身份高贵些,武功高强些,他久居王府,极少露面,西凉人才会将他说的传真传神,没什么太大的本事,沐国公征战沙场,能力非凡,抓燕王,轻而易举的事!”淑妃趴在地上,身体无力,却输人不输阵,目光清高,言语傲气。

    “大话不要说的这么早,燕王身为皇室王爷,肯定也是有几分本事的,没你说的那么不堪,沐国公已经带人去抓燕王了,几个时辰后,就能见出分晓!”沈璃雪瞟了淑妃一眼,如果是真正的燕王,她不了解,不知道结局如今,但沐国公对上的人是东方炎,东方珩,就算是借助皇城守卫军和御林军的力量,最多也就平手,想赢,没那么容易……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澳门博彩娱乐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腹黑郡王妃187》,方便以后阅读腹黑郡王妃187 局势转变,痛打淑妃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腹黑郡王妃187并对腹黑郡王妃187 局势转变,痛打淑妃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腹黑郡王妃1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