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8 淑妃的真正身份

    “沈璃雪,天快黑了!”淑妃看着窗外,突兀的说了这么一句,嘴角噙着冰冷嗜血的笑。

    “沐紫欣,你不要高兴的太早,回到皇宫的,未必是沐国公!”沈璃雪拔下夜千泷身上的银针,一根一根,有条不紊的收到银针包里,面色平静,清冷的眼瞳如古井幽静无波。

    沐国公放过沈璃雪,陆江枫,是急着去抓燕王,如果抓到了燕王,他就再无顾及,回到皇宫,绝对会出动人马铲除沈璃雪,陆江枫这两个对他有威胁的人。

    沐国公府培养的暗卫,皇宫里的御林军都不是无能之辈,人数众多,又熟悉地形,借着夜色的掩护,救走被挟持的淑妃不是不可能。

    燕王、沐国公一战的输赢,不止是双方势力的碰撞,还直接关系到沈璃雪,陆江枫,夜千泷乃至整个西凉国皇室的命运。

    天色渐渐暗下,漫无边际的黑色笼罩大地,就像一张大网,对着御书房铺天盖地的撒下。

    淑妃不屑的嗤笑一声:“你还真是自信,那咱们就拭目以待,看看谁能笑到最后!”

    征战沙场的沐国公,会输给那个只会虚张生势的燕王,天大的笑话,等暗卫们来了,抓住沈璃雪,陆江枫,她定要好好折磨他们,让他们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沈璃雪看着淑妃得意的面色,嘴角勾勒出一抹浅浅的笑,清冷,诡异:“如果沐国公真的赢了燕王,我会在暗卫们来到时,先下手杀了娘娘!”

    淑妃一死,六皇子不会乖乖登基,沐国公的如意算盘就会全部落空,西凉诸侯,边关将士接连讨伐,看沐国公如何固守皇城,他们不能活,也绝不让沐国公,沐紫欣好过。

    “你……”淑妃瞪着沈璃雪,美眸愤怒的快要喷出火来,呵呵,她怎么忘了,沈璃雪聪明绝顶,岂会任人宰割,她现在全身无力,无法反抗,无法逃脱,但沈璃雪想杀她,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

    突然,御书房外响起一阵暄哗。

    乒乒乓乓的兵器交接声,以及众人倒地的闷响声不断,渐渐朝着御书房逼近。

    淑妃的心瞬间高悬了起来,御林军守卫着皇宫,听候他们的调遣,不听话的嫔妃,宫女,太监们都被囚禁了起来,不可能出来捣乱,现在这激烈的打斗声意味着有人闯进了皇宫,皇宫守卫那么森严都能闯进来,难道是……

    门口光线一暗,一道挺拔的身影,带着满身的血迹,一步一步踏进了御书房,银色的铠甲上染满血迹,皮肤微显古铜色,略显苍老的脸上有着一双锐利的虎目,眨眼之间光芒四射。

    淑妃高悬的心瞬间放了下来,原本以为是燕王杀了沐国公,赶来皇宫救驾,没想到第一个踏进御书房的是沐国公,应该是哪批不怕死的暗卫闯进了皇宫,和御林军们激烈打斗。

    沐国公平安归来,燕王肯定被杀或被抓了,没了他的阻碍,明天一早六儿就可顺利登基为帝。

    “沈璃雪,你千算万算,可曾算到沐国公会直接杀进御书房?有他在,你动不了本宫半分,乖乖束手就擒吧,说不定本宫一高兴就会发发慈悲,留你一具全尸!”

    沐国公终于聪明了一次,没有派那些无能的暗卫或御林军们偷袭,而是趁着混乱,降低了沈璃雪,陆江枫的戒心,直接闯进御书房救她。

    “扑通!”在淑妃得意的炫耀中,沐国公高大的身躯突然毫无征兆的倒了下去,一只匕首穿过银色的铠甲下的缝隙,深深刺进了他后背上,鲜血透过银色铠甲,不断向外渗出。

    燕王平凡的国字脸出现在眼前,在他旁边,是一张俊美容颜,白玉雕的容颜,雪玉般的面孔让天上的骄阳为之失色,一袭白衣轻轻飘飞,高贵,清华,利眸中闪烁的冰冷与傲气让人望而生畏。

    那俊美无筹的容颜,曾多少次的出现在淑妃梦里,虽然知道面前的白衣男子不是她心中的那个人,看着那张脸,她惊怒之余,震惊的无以复加:这是怎么回事?燕王和东方珩怎么会闯进皇宫的?沐国公,沐国公!

    淑妃慌忙低头看去,沐国公满身鲜血的趴在地上,眼睛紧闭着,生死不明,一颗心,瞬间沉了下来,凌厉的眼瞳也变的黯淡无光。

    皇城守卫军,御林军都是掌握在沐国公手里的,他被人重伤的半死不活,那皇城守卫军和御林军肯定也出事了,没了这两个大筹码,他们还怎么挟持皇上,怎么掌握皇城,怎么扶植自己的儿子登基为帝?

    “璃雪!”白色衣袂在半空中挥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东方珩瞬间来到沈璃雪面前,伸臂轻揽了她的肩膀,担忧的仔细打量着:“你没事吧?”

    “没事!”沈璃雪素白小手隔着衣服狠狠掐了掐他的胳膊,佯怒道:“你怎么才来?”

    东方珩看向倒地的沐国公:“他能力不错,皇城守卫军全部出动,势力庞大,战力也不弱,我和父王费了好一番力气才困住他们……”

    沈璃雪清冷的目光落到了淑妃身上:“淑妃娘娘,最后的赢家是我们!”

    沐国公不甘被贬庶民,暗中策划谋反,皇帝没料到他们这么胆大包天,没有防备。

    东方珩,东方炎却都派了人暗中监视着沐国公府的一举一动,策划谋反之事虽然隐蔽,还是被他们的人察觉到了蛛丝马迹。

    沐国公府是西凉贵族,根深蒂固,在朝堂又有一定的人脉,想干脆利落的彻底铲除他们,需要一个非常合适的理由,他们策划的谋朝篡位,就是一个很好的契机。

    东方珩,东方炎不动声色,任由沐紫欣囚禁了皇帝,就是想让皇帝看清楚沐国公府的真面目。

    他们故意出现城内,引沐国公前往,是准备擒贼先擒王,趁着沐国公戒备松懈,在暗中布置的兵力将皇城守卫军困住,将御林军降服,再抓到沐国公,就可还西凉一个太平。

    君者,最讨厌朝臣的背叛,嫔妃的威胁,剥夺权利后限制自由的囚禁,沐国公,淑妃触了皇帝的大忌,他恢复自由后,肯定会痛恨沐国公府,将他们满府抄斩。

    借西凉皇帝之手,不着痕迹的除去沐国公府,为圣王妃报了仇,又不会引起西凉和青焰的战争,一举两得之事,东方珩非常乐意做。

    “你们是青焰人,插手西凉的国事,还不是想趁机吞并西凉,青焰战神带兵打仗,也只会趁人之危而已。”淑妃谋反失败,肯定不会有好下场,东方珩,沈璃雪搅乱了她的计划,她死,他们也休想好过。

    陆江枫面朝东方珩,毫无焦距的眼睛暗带了丝丝怀疑,不能怪他多心,身为青焰安郡王,无缘无故,费尽心力为西凉平定叛乱,聪明人都会怀疑他别有用心。

    沈璃雪挑眉看淑妃:“沐紫欣,你不必挑拨离间,这世间,不是每个人都像你一样,野心勃勃的想要吞并天下,把持朝政!”

    淑妃横眉冷对,满目嘲讽:“你们是青焰的安郡王,安郡王妃,会无缘无故来到西凉?”青焰战神手握几十万大军的兵符,掌握着大半个青焰的命运,闲的无聊来西凉游玩?真是漏洞百出的理由。

    陆江枫静静站着,一言不发,心中的疑惑却没有消除。

    空气中飘来淡淡的血腥味,沈璃雪看着满室的狼藉,轻叹一声:“事到如今,我们也没什么好隐瞒了,诚如淑妃娘娘所说,我们来西凉并非是新婚游山玩水,而是为了沐国公府和淑妃娘娘。”

    “为了我们?”淑妃美眸一凝,不解的皱起眉头:“为什么?”

    “娘娘是不是有个女儿叫夜千媚,她去了青焰和亲?”沈璃雪睁大眼睛看着淑妃。

    “没错!”淑妃点点头,夜千媚和亲之事,西凉人尽皆知,没什么好隐瞒的,不过,东方珩,沈璃雪怎么会循着千媚找自己和沐国公府?

    “她的陪嫁品里,有一只金黄色的华盛,那是二十年前,圣王爷送给圣王妃的订情信物,五年前,圣王妃坠崖身亡,华盛不知所踪,五年后成为西凉千媚公主的陪嫁品,我们起疑,方才来西凉调查……”

    淑妃锐利的美眸猛然一凝,随即又恢复正常,冷声道:“世间物品大同小异,相同的首饰多了去了,看到一模一样的华盛就说是圣王妃的,未免太过武断。”

    心中恨的咬牙切齿,那支金色华盛很漂亮,淑妃一直紧锁在床头箱子里,夜千媚无意中看到过一次,问她要,她随便说了理由,没给她,没想到夜千媚竟然在和亲时悄悄偷走了。

    夜千媚一向自视清高,肯定是戴着华盛到处炫耀,被东方珩看到,便找来了西凉,蠢笨如猪的臭丫头,整个沐国公府都毁在她手里了。

    沈璃雪看着淑妃高傲的小脸,勾唇冷笑:“圣王妃的华盛刻着圣王府的标记,其他人的华盛,再精致,再美丽,也不可能刻圣王府标记吧!”沈璃雪看着淑妃渐渐暗下的面色,一字一顿。

    “从西凉京城到青焰京城,要跋涉千山万水,经过许多城市小镇,千媚爱美又喜欢买首饰,那华盛说不定就是她在半路上买的。”

    已故圣王妃的华盛出现在淑妃手里,代表着什么?她杀了圣王妃。

    谋朝篡位失败,沐国公重伤,她失了庇护,很快就会成为阶下囚,现在的她没有丝毫反抗力,如果承认了罪名,东方珩,东方炎一气之下,很可能会生撕了她,她可没愚蠢到自寻死路。

    “本宫从小在西凉京城长大,十六岁入宫为妃,从未到过青焰,如何会有你们圣王妃的华盛?沐国公镇定边关十几年,也没有踏足过青焰,圣王妃五年前死亡,和我们扯不上任何关系,你们都不仔细想想,仅凭那一只华盛,就怀疑、暗算本宫和沐国公,真是蠢笨如猪。”

    “淑妃娘娘确认自己从没到过青焰?”沈璃雪看着淑妃,笑的意味深长。

    淑妃嗤笑一声,下巴微昂,傲然道:“笑话,我有没有去过青焰,自己岂会不清楚?”

    “是吗?”清灵的声音在房间响起,沈璃雪窈窕的身形瞬间来到淑妃面前,素白的小手抓着她后背上破烂的衣服,用力一撕,极品绸缎被撕烂一大块,露出大半个光裸的后背。

    “沈璃雪,你干什么?”淑妃尖锐的大叫声响彻整个御书房,燕王爷别过了头,不去看那香艳的画面。

    夜千泷清澈的眼睛望向床上昏睡的皇帝,他不贪女色,对淑妃这样的老女人,更没什么兴趣。

    陆江枫毫无焦距的眼睛望向漆黑的窗外,目不能视,也要非礼勿视。

    东方珩无奈的目光落在沈璃雪身上,女子们起矛盾,撕撕衣服,让她出出丑什么的完全可以。

    但他们现在是在审淑妃,璃雪当着这么多男子们的面撕了她的衣服,她高声叫着,情绪不稳,还能不能再审下去?

    “淑妃娘娘,你肩胛骨上的蝴蝶图案是伤痕,还是胎记?”沈璃雪轻飘飘的话像一道惊雷,震的东方珩,东方炎猛然转过了头,看向淑妃的肩胛骨。

    图案呈暗褐色,很小,很精致,映着白皙的肌肤,就像一只美丽蝴蝶在展翅欲飞。

    淑妃瞬间惨白了脸色,美眸中闪过一丝慌乱,想要遮住肩胛骨上的图案,无奈她全身发软,动一下都很吃力,用尽全力手臂也没能够到后背。

    “青焰国李丞相家的嫡女李诗诗五岁那年在花丛里起舞,不小心摔倒,花枝刺破了肩胛骨上的肌肤,伤好后,如玉的肌肤上留下一小片蝴蝶形的疤痕,丞相府用了极品药为她治伤,那片疤痕很快消失无踪,但暗褐色的蝴蝶痕迹却没有去掉,远远一看,就像蝴蝶在翩翩起舞,很是美丽,这件事情在青焰传为佳话,众人夸她是轻盈的蝴蝶仙子……”沈璃雪清冷的声音在御书房响彻,震惊了众人。

    “你……究竟是谁?”燕王,不,是圣王看着那只蝴蝶痕迹,微微眯起了眼眸,他和李诗诗年龄相仿,对蝴蝶图案之事知道的最是清楚,东方珩,沈璃雪知道这件事情,还是他无意间提起的。

    “本宫当然是沐国公府的嫡女沐紫欣!”淑妃眼睛一闭一睁,心思转了千百回:“这是本宫天生的胎记,别人可以有蝴蝶伤痕,本宫就不可以有蝴蝶胎记吗?”

    “李诗诗肩骨上的蝴蝶伤痕最中间有些小凸起,娘娘的胎记,是不会有凸起的。”沈璃雪看着淑妃,清冷的眼瞳平静无波,似笑非笑道:“想要证明娘娘是不是李诗诗,摸摸那块蝴蝶图案就好了。”

    淑妃一张小脸瞬间黑的能滴出墨汁来,冷冷看着沈璃雪,看来,事情瞒不住了,隐瞒了十几年的秘密,就要大白于天下,沐国公府即将没落,她也没什么可顾及的,与其等别人揭穿,倒不如她自己说出来:“你说的没错,本宫就是李诗诗!”

    她轻轻的话话像一道响雷,炸的众人半天动弹不得,怎么回事?青焰李丞相家的嫡女怎么会成为西凉沐国公府嫡女的?

    无数道目光集中到淑妃身上,静静聆听。

    淑妃美眸看向漆黑的夜空,嘴角勾着浅浅的笑,眼瞳中凝聚着一抹温暖的光华:“二十二年前,我是丞相府的嫡女,身份高贵,聪明美丽,才华横溢,十五岁的大好年华,前来提亲的贵族公子们踏破了门槛儿,我都没有理会,一心想找个能配得上自己的优秀男子,而我,也很幸运的遇到了那个心目中的优秀之人……”

    那一年的三月,桃花纷飞,她在相国寺大殿上完香,去厢房休息,路过桃花林时,看到那一袭深蓝色锦袍的男子站在桃花林里,徐徐下落的桃花飘飘簌簌洒落一身,映的他绝美出尘,不似凡人。

    就那一眼,她喜欢上了那名男子。

    “那人不是别人,正是你们的父亲圣王东方炎!”

    东方珩,沈璃雪相互对望一眼,眸中都闪烁着震惊,他们没想到,圣王爷和李诗诗之间,还有这么一段感情纠葛。

    圣王猛然摘下了脸上的假面皮,锐利的目光如道道利箭,冷冷射向淑妃:“本王早告诉过你,对你无意,就算伤了你的自尊,你恨本王,阴谋诡计对着本王来,为什么要害死梦儿?”

    “你……你居然是……”淑妃看着圣王的真颜,震惊的说不出话来,她早猜到圣王也在西凉京城,却没料到,他一直都扮着燕王的模样生活在她身边,难怪她走过燕王时,会感觉到熟悉。

    “如果没有柳如梦,我们会是恩爱的夫妻,如果没有柳如梦,我不会悲伤欲绝的嫁给皇上,如果没有柳如梦,我们已经儿女成群过着幸福快乐的日子,她的出现,抢走了属于我的一切,害我失了一世幸福,我当然要报复她……”

    看到圣王,淑妃喜悦之中透着诉不尽的酸楚,多年来吃的苦,受的罪,全在这一刻暴发了出来。

    “李诗诗,你听清楚了,本王从未喜欢过你,就算没有梦儿,本王也不会娶你!”害死至爱的幕后主谋近在咫尺,听着她所谓的理由,圣王利眸中寒光闪烁,大手紧紧握了起来。

    李诗诗嘴角轻扬着苦涩的笑:“如果没有柳如梦,就算你不喜欢我,咱们也是可以做夫妻的。”

    那天,她从小和尚口中打听到桃花林里的是圣王世子,回京后,就向父亲打听他的事情,得知东方炎还没有成亲,便让李丞相向老圣王暗示,想做儿女亲家,李府也是名门贵族,李诗诗又那么优秀,老圣王没什么意见,准备告诉东方炎时,他带回了柳如梦。

    那个美丽端庄的女孩子,也是贵族嫡女,温婉大方,举止有礼,又是儿子喜欢的,老圣王就推了李府的联姻。

    “柳如梦嫁了你,生了儿子,得到你细心的照顾,呵护,幸福美满的像蜜一样,可是我呢?嫁给自己不爱的男子,还是个偏妃,每天生活在深宫里,独守空闺,还要应付嫔妃们的各种明枪暗箭,我生活的有多苦你知道吗?”

    “如果你嫁给其他贵族公子,也能得到夫君呵护,入宫为妃,是你自己选的,怪得了谁!”

    后宫争斗的残酷,圣王没经历过,却听说过,明枪暗箭可杀人无形,李诗诗入宫前,也曾有贵族公子前去丞相府提亲,她没有答应,一意孤行的想要入宫,路再难走,也是她自己选的,怪不得任何人。

    “你以为我想和那么多女人分享自己的夫君吗?你以为我想生活在那华丽的牢笼里吗?我入宫为妃,还不是因为皇帝和你有这么一两分的相似,是想在他身上找到你的影子!”淑妃瞪着圣王爷,美眸寒光闪闪,歇斯底里的怒吼:

    “我天天对着皇上,心里想的却是你,一天一天,一年又一年,心里想的,嘴里念的全是你,每次侍寝后,我都不敢入睡,我怕自己在睡梦里叫出你的名字……”

    东方炎淡淡看着淑妃,他对她的印象,仅限于几次宴会的相见,老圣王的确对他提过迎娶李诗诗之事,当时,他已经认识了柳如梦,就直接回绝了和李府的婚事,根本没想到李诗诗对他用情至深:“嫁了人,就应该忘记前尘过往,将你的心都用到皇上身上……”

    “我也想忘,可我忘不了!”淑妃再次怒吼,美眸中盈满了晶莹的泪水:“四年相思,一千多个日日夜夜,我痛苦的煎熬着,终于受不住病倒了,病的奄奄一息,虚弱至极,太医们最后诊断,药石无医,我在临死的前一刻,看着我的湛儿,心里想的还是你……”

    沈璃雪美眸猛然一凝,难道东方湛对东方珩,东方洵那莫明其妙的敌意来源于李诗诗?他知道李诗诗,东方炎,柳如梦三人间的感情纠葛?

    “我在青焰过世时,正值冬天,屋外鹅毛大雪纷飞,屋内停着我的棺椁,你可曾去送我最后一程?”淑妃目光盈盈,凄凄哎哎。

    圣王沉了眼睑:“你是贵妃,过世时朝中诸多大臣,家眷都会去吊唁!”

    “呵呵!”淑妃看着圣王,嘲弄的笑起来,笑容是说不出的苦涩:“你对我真的没有半分情意,碍着君臣之礼,才不得不去灵堂看我,枉我对你用情至深,想念了你一辈子……”

    本王和你没有多少交集,不知道你对本王用情至深,不知道你嫁皇帝是为了本王,这些话听起来是对淑妃的安慰,仔细想想,说了也没什么意义,圣王喜欢的是柳如梦,就算知道李诗诗爱他成痴,他也不会娶她,她还是会落到今天这种地步。

    淑妃看着圣王,等着他开口,他却一言不发,连对她解释一句都不屑,淑妃气的咬牙切齿,说出的话,也违背了自己的初衷:“说来也是本宫命不该绝,那年冬天,沐国公出使青焰,祭拜时,发现棺材里的我心脉还有余温,便悄悄用药将我救醒了,我不想再回青焰皇宫的华丽牢笼,就随他来了西凉,沐国公府真正的沐紫欣一直在乡下养病,但她病的极重,无药可医,早在一个月前过世,消息封锁的很好,没有几个人知道,我便代替她的身份在沐国公府住了下来……”

    沈璃雪挑眉看着淑妃:“你觉得青焰皇宫是牢笼,为何还要进西凉皇宫?”

    “我来西凉京城没多久,后宫开始选妃,沐国公府是贵族中的佼佼者,家有嫡女,肯定是要入宫为妃的。”

    淑妃的面色沉了下来,美眸中泪水渐浓,从一个牢笼,跳进另一个牢笼,非她所愿,但这就是她的命啊,挣不开,逃不掉……

    沈璃雪目光凝了凝:“淑妃娘娘,你一直都在暗中和东方湛联系吧,千泷在青焰遇刺,是你让东方湛做的!”

    李贵妃没死,还成了西凉皇帝的嫔妃,她生了六皇子,为了让自己儿子继承皇位,指使东方湛暗害夜千泷,这一切完全说得通。

    “安郡王妃最喜欢胡乱猜测,真不知道这是你的优点,还是缺点!”如果淑妃矢口否认,只会间接肯定沈璃雪的猜测,她说的没棱两可,沈璃雪就吃不准事情真假。

    “娘娘不必故弄玄虚,这件事情假的真不了,真的也假不了,真相如何,你我心里都有数。”沈璃雪顿了顿,睁大眼睛看向淑妃:“还有件事情忘了告诉你,青焰皇帝非常英明的将你的女儿夜千媚赐给了你的儿子东方湛,如果他们两人真的成了亲,是兄妹乱了伦啊……”造成这一切的罪魁祸首,是身为母亲的李诗诗。

    “什么?”淑妃一惊,纤纤玉手紧紧握了起来,好看的眉头紧紧皱了起来,怎么会这样?

    “您没告诉夜千媚她有个哥哥叫东方湛?或者没告诉东方湛,他在西凉还有同母异父的弟弟,妹妹?”沈璃雪眨眨眼睛,毫不留情的刺激淑妃。

    “本宫早提醒过千媚,不能嫁青焰皇室的皇子,就算她赐给东方湛,肯定也不会圆房!”不圆房,何来乱了伦之说!

    “青焰远在千里之外,咱们在西凉,心里着急也帮不上忙,还是先解决眼前的事情,五年前,在相国寺,害死圣王妃的人是你派去的!”沈璃雪看着淑妃,眼瞳清冷如冰,字字句句不是询问,而是肯定。

    圣王,东方珩锐利的目光也都看向淑妃,他们心里早就有了答案,只想听淑妃亲口承认而已。

    “柳如梦,是我亲手推下山崖的!”淑妃看着圣王愤怒的快要喷火的目光,突然扬起嘴角,笑的好不得意:“我亲手推她坠崖,看她摔的粉身碎骨,死无全尸,你不知道我在山崖下看到满身鲜血的她时有多开心,多高兴,我胸口积累了多年的恶气终于出了,我终于把那个抢走我一世幸福的贱女人整死了……”

    “住口!”圣王面色铁青,翻手一掌狠狠甩到了淑妃脸上,看她美丽的小脸被打偏过去,白嫩的肌肤上浮现一座鲜红的五指山,嘴角溢出一缕鲜血,咆哮如雷:“梦儿从没做过对不起你的事,你为什么要用这么残忍的方法害她?”

    “柳如梦抢了我喜欢的男子,一家四口其乐融融,过着幸福美满的生活,可我呢?嫁进皇宫,和成百上千的嫔妃争抢夫君,天天守着那冷冰冰的宫殿,宛若行尸走肉,她的幸福,是建立在我的痛苦之上的,我伤心,痛苦,她又怎么能好过!”

    淑妃歇斯底里的怒吼,没有柳如梦,高大英俊,细心体贴的夫君是她的,聪明的儿子也是她的,柳如梦出现,抢走了原本属于她的一切,她如何能不恨,如何能不怨,将柳如梦千刀万剐都不解恨!

    “就算没有梦儿,本王也不会娶你这心狠手辣的贱妇!”圣王胸口一阵气血翻腾,浓烈的伤翡上涌,他设想过许多柳如梦被害死的真相,却怎么都没料到,她竟会因为李诗诗的忌妒而被害坠落悬崖。

    惹祸的是他自己,他不应该去相国寺的桃花林,不应该和李诗诗有任何交集。

    淑妃美眸一眯,呵呵的笑了起来:“相国寺的山崖下种着许多树木,也有河流,圣王爷跳崖没死,其实柳如梦坠崖后被一棵树挂住了,受了重伤,也没有立刻死,你们夫妻恩爱,柳如梦保养的很好,比小姑娘还水灵,她看着我,不停的哀求我救她,我就突然的心软了,发了发慈悲,让随本宫前往的黑衣暗卫们救下了她。”

    沈璃雪目光一沉,潜意识里觉得,淑妃这么说,肯定没安好心。

    “本宫从不做赔本的买卖,救了人,就要讨点好处嘛,她头上的华盛很漂亮,本宫就摘下来了,但是,华盛再珍贵也抵不过圣王妃的一条命,于是,本宫就把柳如梦交给了暗卫们,让他们像去青楼嫖花魁一样,每人嫖了一次柳如梦,算是还债了……”

    “住口!”圣王爷愤怒至极,一巴掌甩到淑妃脸上,打断了她话,她几颗牙齿和着鲜血一起喷了出来,精致的发髻也被打散,墨丝凌乱的散落满身,模样要狼狈,有多狼狈。

    “不许你再侮辱梦儿!”圣王冰冷的声音听的人心底发寒。

    淑妃的脸高高肿了起来,美眸中的光芒却更加得意,锐利,不但没停止,还喋喋不休的继续刺激:“你是没看到柳如梦在暗卫们身下承欢,眼睛半眯着,满脸潮红,嘴巴里叫着你的名字,听的人销魂蚀骨……”

    东方炎在意柳如梦,她就狠狠贬低她,作贱她,让她低到尘埃里,贱到骨子里,东方炎伤心吗?难过吗?愤怒吗?她就是要让他伤心,难过,愤怒,这么多年来,她受的苦,她要全部还给东方炎,她行尸走肉,生不如死的活着,东方炎怎么能开心,怎么能好过。

    “我杀了你!”圣王爷修长的身形瞬间来到淑妃面前,利眸中闪烁着滔开的怒火,略显粗糙的大手紧紧掐住了淑妃的脖颈。

    身为青焰圣王,他一直都是沉着冷静的,无论面对多么艰难,危险的事,他都能泰然处之。

    但是,淑妃毫不留情的侮辱他最心爱的女子,用最恶毒的字眼抹黑她,他的梦儿死的够悲惨了,他怎么能容许她死了以后,还有人这么诋毁她,他无法再冷静,无法再泰然面对一切,他要杀了害梦儿的幕后主谋,为梦儿报仇。

    东方炎的手越收越紧,骨节微微泛白,手背上青筋脉络突出,淑妃纤细的脖颈在他手里就像一根软弱的稻草,随时都会被折断。

    淑妃被掐的喘不过气,胸口像炸了一样,沉闷的难受,身体软软的,使不上任何力气,她就那么定定的看着圣王,眼泪顺着脸颊流了下来,含糊不清的吐着音符:“哈……哈……哈……”

    淑妃的身体纤细、破败,仿佛随时都会倒下,眼瞳却比刚才还要锐利,隐约中闪烁着骇人的厉光。

    沈璃雪目光凝了凝,上前一步:“父……”

    东方珩伸臂拥着她的小腰,将她拉了回来:“淑妃意图谋反,死有余辜,西凉皇帝醒过来也不会放过她的,她用这么卑鄙无耻的方法害死了母亲,父王杀了她,西凉皇帝会理解的,你别阻止了。”

    他听到自己母亲的悲惨遭遇时,也恨不得将淑妃碎尸万断,父亲很爱母亲,想亲自杀了淑妃为母亲报仇,他不会争抢,会成全父亲的愿望。

    沈璃雪看着东方珩,皱眉道:“我不是想阻止父王,平常人被掐脖颈的话,身体失去生机,眼眸也会跟着一起黯淡,可是你看淑妃,身体越来越弱,眼睛却越来越亮,你不觉得很奇怪吗?”

    东方珩目光一凝,侧目看向淑妃,她的眼睛,的确亮的骇人,就像有什么东西,凝聚在了眼睛里。

    “还是安郡王妃观察入微!”淑妃突然大笑出声,胸口猛然射出两道银光,目光一寒,纤细的手掌狠狠打向近在咫尺的东方炎。

    “父王快闪开,淑妃冲破了我的银针封穴!”沈璃雪急声提醒着,心中猛然明白,淑妃根本就是故意刺激东方炎。

    东方炎手里没有兵器,她又是半趴半坐在地上,他一掌打不死她,将他刺激急了,他定会动手掐她。

    脖颈被掐,喘不过气,气血也在胸口不断翻腾,淑妃就借着那翻腾的气血,凝聚了内力,逼出了穴道中的银针,真是聪明。

    淑妃出招时,东方炎已经感觉到了不妙,急忙后退,淑妃凌厉的招式擦着他的胳膊打过,大半个手臂微微发麻,现在的淑妃已经不再是李丞相府那个美丽,端庄,柔弱的嫡出千金,而是淑妃,西凉的淑妃,运筹帷幄,野心勃勃。

    淑妃翻身跃起,稳稳落在房间一侧,冰冷的目光傲然的扫过下面的东方珩,沈璃雪,东方炎,夜千泷,陆江枫:“想杀我,可没那么简单!”

    沈璃雪挑眉看着淑妃:“淑妃娘娘,请您看清楚了,我们是五个人,您是一个,想要一打五么?”

    “不,不是一打五。”淑妃摇摇头,笑的诡异,神秘,不知从哪里拿出一支竹笛,放到唇边吹奏起来,尖锐的声音听的人头皮发麻。

    沈璃雪挑眉看着淑妃:“淑妃娘娘,请您看清楚了,我们是五个人,您是一个,想要一打五么?”

    “不,不是一打五。”淑妃摇摇头,笑的诡异,神秘,不知从哪里拿出一支竹笛,放到唇边吹奏起来,尖锐的声音听的人头皮发麻。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澳门博彩娱乐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腹黑郡王妃188》,方便以后阅读腹黑郡王妃188 淑妃的真正身份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腹黑郡王妃188并对腹黑郡王妃188 淑妃的真正身份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腹黑郡王妃1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