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1 东方洵入狱

    喜脉?

    东方珩目光凝重的看着大夫:“你是说璃雪有了身孕?”

    大夫轻捋着胡须,微笑着点点头:“老夫行医多年,绝对不会诊错,夫人的身孕都快两个月了。”

    “真的?”东方珩深邃的眸中溢满了喜悦,忽然想到沈璃雪昏迷不醒,一颗心再次高悬:“她怎么会突然间昏倒?”

    大夫呵呵一笑:“有身孕的女子身体弱,应该多休息,夫人昏倒,应是劳累过多所致,适当休息就没什么大碍!”

    东方珩暗暗松了口气,没事就好:“有劳大夫!”

    待大夫走出内室,东方珩坐到了床榻边,紧紧抓住沈璃雪素白的小手,心中满是喜意,如玉的指尖一点点儿轻轻滑过她的额头,眉眼,脸颊,细细摩挲着她柔软的嘴唇,利眸中柔情似水。

    心中的喜悦如潮水般涌动在心间,璃雪真的有了身孕,那盼了无数日日夜夜的小人,有着自己的血脉也有璃雪的血脉……

    沈璃雪长长的睫毛颤了颤,慢慢睁开了眼睛,清冷的眼瞳如一汪古井,幽深平静。

    “你醒了!”东方珩如玉的指尖,轻轻摩挲她细腻如瓷的小脸。

    “嗯!”沈璃雪昏迷不久,就渐渐恢复了知觉,头脑清醒,却身不能动,眼不能睁,大夫的话,她没听全,只听到了大致的意思,看着喜悦的东方珩,试探到:“我有身孕了?”

    东方珩点点头,紧紧握住了她的小手:“是的,我几乎不敢相信……”

    沈璃雪眸中满是震惊,一时之间竟然说不出话来,闻到香气想呕吐时,她也曾怀疑过自己有了身孕,后来身体没再出过症状,她以为只是肠胃不好,圣王,圣王妃又需要照顾,就没有太过放在心上,谁知道竟是真的怀孕了。

    东方珩如玉的手指自然而然的落在了她的腹部,平坦的小腹和往日没有丝毫的区别,压根看不出那里孕育了一个新生命,指尖像抚摸稀世珍宝般小心翼翼的细细摩挲着,那种从心底里散发出来的喜悦,让他整个人看起来神采奕奕:“都怪我只顾着忙事情,竟然不知道你有了身孕。”

    沈璃雪不由自主的笑了:“不必自责,连我自己都不知道,你又怎么能知道。”素白的小手轻抚上自己的小腹,都快两个月了,她这做母亲的居然都没发现,真是粗心大意,孕育生命,真是奇妙。

    东方珩看着沈璃雪,美丽的小脸细腻如瓷,泛着珍珠般的盈盈粉色,没有一点怀孕的憔悴和疲惫,难怪他什么都没有察觉,若是刚才她没有昏倒,他还不知要过多久才知道她有了身孕,微微俯身,蜻蜓点水般在她额头印下轻轻一吻,声音柔若微风:“身体好些了吗?”

    沈璃雪美丽的小脸染了一层蔷薇色:“已经好多了,你不必担心!”说着,她坐起身,就要翻身下床。

    东方珩急忙拦住了她,正色道:“你有了身孕,要好好休息,下床做什么?”

    沈璃雪无奈的看着东方珩:“这里是医馆,我要休息,也应该回圣王府啊!”

    东方珩微怔,看到了房间角落的柜子,上面放着许多药材,阵阵药香弥漫房间,提醒他这里是医馆,不是他的圣王府枫松院,璃雪的确不能在这里休息。

    他长臂一伸,将沈璃雪横抱在怀,转过身,阔步前行。

    沈璃雪一惊,紧紧抓住了东方珩的衣襟:“珩,你干什么?”

    “回圣王府。”东方珩看着怀中的娇妻,声音轻若微风,眼角眉梢都流泻着喜悦。

    沈璃雪无奈的轻叹:“你放我下来,我自己能走。”

    “你有了身孕,不能过多劳累,万一走着走着又昏倒了怎么办?”东方珩挑眉看着她,不赞同她的话。

    沈璃雪蹙了蹙眉:“我怎么说也是习武之人,没那么娇贵。”刚才昏倒是身体虚弱,都休息一段时间了,怎么可能再次昏倒。

    “一路奔波,舟车劳顿,你累了才会昏倒,回到枫松院,你休息好了,再下床走动。”不等沈璃雪答话,东方珩抱着她走出了内室。

    前厅里有大夫,有药童,门口还围了许多看热闹的人,见东方珩抱着沈璃雪出来,目光全都落到了两人身上,年轻男子们啧啧称赞,两人真是恩爱。

    妙龄女子们看沈璃雪的目光满是羡慕,忌妒,嫁了这么英俊的夫君,还被捧在了手心里,宠上了天,真是幸福。

    沈璃雪一张小脸嫣红如霞,快速埋进了东方珩怀里,粉拳轻轻捶了捶他的胸膛:“街上的行人都看着咱们呢,快放我下来。”

    “本王宠爱自己的妻子,有什么不对?他们喜欢看就看!”东方珩丝毫都不理会行人的目光,稳稳抱着沈璃雪,阔步走出了医馆,白色袖袍被风吹起,远远望去,就像一朵盛世白莲。

    东方湛一袭蓝色锦袍,站在酒楼雅间窗前,看着沈璃雪窝在东方珩怀里,笑容幸福,甜蜜,香妃粉的衣裙偎在东方珩身前,和他的白色锦袍格外相衬,俊颜阴沉的可怕,大手悄然紧握成拳,她居然有了身孕?

    离开青焰两个多月,身孕也近两个月,他们的孩子,是在西凉有的?

    “沈璃雪有了身孕,东方珩心情愉悦,不会再追究沈烨磊的过错,我的计策虽然失败了,也没有多少损失!”夜千媚来到窗前,看着人群中相依相偎,亲密无间的东方珩,沈璃雪,恨的咬牙切齿。

    “你还好意思说。”东方湛猛然转过身,愤怒的眼眸瞪着夜千媚,满腔怒气对着她喷薄而出:“设计沈烨磊撞东方珩的马车,这么幼稚的计策,亏你想的出来。”

    “东方珩、沈璃雪悄悄去了西凉,灭了沐国公府九族,害死了我的母妃,弟弟,连累我也成了西凉的罪臣之后,我在青焰的名称虽是千媚公主,但哪个人还把我当成公主看待?我的地位一落千丈,下人背地里都在嘲笑我,我有满腔怒气,利用沈烨磊给东方珩,沈璃雪下马威,有什么不对?”

    夜千媚美眸喷火,小脸愤怒的有些扭曲,声嘶力竭的怒吼,害死亲人之仇不共戴天,他们又害她狼狈不堪,她不过先讨点利息而已,哪里有错。

    “东方珩是青焰战神,你这点小计策他会看不穿,拆不掉?”东方湛冷冷看着夜千泷,满目嘲讽:“给东方珩下马威?你不但会把自己搭进去,还会打草惊蛇,连累整个湛王府。”

    西凉淑妃那么聪慧的智者,怎么会生出夜千媚这么愚蠢的女儿?

    “沐国公府九族被灭,你也失了强有力的合作势力,没了争夺皇位的优势,难道你不恨东方珩,不想将他碎尸万断?”夜千媚美眸喷火,声音尖利:她恨死东方珩,沈璃雪了,就算玉石俱焚,也要将他们大卸八块,让他们不得好死。

    “本王当然恨他,正因为恨,头脑才要更加清醒,思虑也要更加谨慎、周密,东方珩能力非凡,只凭那一腔恨意,怎么可能杀得了他?若你再一意孤行,小打小闹的暗中找东方珩的麻烦,枉死地狱时,别说本王没提醒过你。”

    东方湛言词犀利,一针见血,毫不留情的反驳,说的夜千媚哑口无言,她听到沐国公府被灭的消息后,气坏了,一心只想着杀了东方珩,沈璃雪为沐国公府人报仇,哪还能思虑这么周全。

    经东方湛这么一提醒,夜千媚心里升起一阵后怕,东方珩身为青焰战神,杀伐果断,脾气似乎也不怎么好,沈烨磊无事生非,抹黑圣王府,他肯定非常生气,如果沈璃雪没有昏倒,东方珩绝不会轻易饶了沈烨磊和她。

    东方湛教训的毫不留情,夜千媚明知有错,却不想认输丢面子,不服气的反问:“你想到杀死东方珩的办法了吗?”

    “暂时还没有想到非常完美的计划,不过,他回了京,应该会去处理那件事情,短时间内,圣王府不会再平静。”

    东方湛转身看向大街上的东方珩,英俊容颜上洋溢的喜色,深深的刺痛了他的眼,笑容真是璀璨,不知他知道了那件事情后,还能不能高兴的出来?

    明媚的阳光暖暖的照射,东方珩抱着沈璃雪阔步走向檀木马车,香软的娇躯柔若无骨,抱在怀里极是舒服。

    想到她身体里孕育了两人共同的小生命,东方珩的嘴角不知不觉着上扬起悠美的弧度,爷爷,父王,母亲如果知道璃雪有身孕,肯定也会非常高兴。

    “郡王!”人群中,一名圣王府侍卫看到了东方珩,眼睛一亮,急匆匆的走了过来:“您终于回来了!”

    看着侍卫焦急的眼神,东方珩目光一凝,心中升起很不好的预感:“出什么事了?”

    侍卫目光微沉,凝重道:“回郡王,洵世子被抓进大牢了!”

    东方珩心中的喜悦瞬间被浇凉大半,锐利的眼眸微微眯了起来:“怎么回事?”

    侍卫摇摇头:“具体情形,卑职也不清楚,卑职只知道洵世子出了趟远门,回京后,直接被抓进了刑部大牢里。”

    东方珩沉了眼睑:“大哥什么时候被抓的?”

    侍卫双手抱拳:“回郡王,就刚刚,半个时辰前!”

    东方珩目光微沉,他是圣王府世子,圣王府还在,大牢里的狱卒们不会过多为难他:“他什么时候出的远门?”

    侍卫凝眸算了算:“大概是二十天前。”

    东方珩和沈璃雪从西凉来到青焰京城用了十五天,鸽子飞行需要五天,也就是说,东方洵用飞鸽给两人传书后,就出了远门,回来就被抓进了大牢,肯定和他信上说的紧急事情有关。

    东方珩走到马车旁,小心翼翼的将沈璃雪放到马车上:“璃雪,你先回圣王府,我去刑部大牢见见大哥!”

    沈璃雪紧紧抓住了东方珩的衣袖,美眸中光芒闪闪:“我和你一起去!”东方洵出了趟远门,回京就被抓,事情有些蹊跷,她在车上睡了许久,精神很不错,去刑部大牢牢看看,能不能帮上忙。

    东方珩望望她平坦的小腹:“你有了身孕,需要多休息,刑部大牢可不是孕妇能去的地方。”

    “我睡了好几个时辰了,睡意全无,回圣王府也是猜测、担忧大哥的事情,孕妇心事多,对孩子也不好的。”沈璃雪挑眉看着东方珩,威胁加开解,墨色的眼瞳中暗闪过一抹狡黠。

    东方珩挑挑眼睑,真是个磨人的小狐狸,大哥被抓,哪里出了事情,事情真相如何,他并不清楚,小狐狸看着很精神,没什么睡意,独自一人回府,的确很无聊,带她去部大牢走走看看,小心的护在身边,倒也没错:“好吧,一起去刑部大牢。”

    刑部大牢和顺天府的大牢一样,阴暗潮湿,走进大牢,就有阵阵晦味扑面而来,非常难闻,沈璃雪胸口一阵翻江倒海,以丝帕轻捂着口鼻,阵阵清香滤去那道难闻的气息,胸口才好受了一些。

    东方珩轻揽着沈璃雪的肩膀,在窄窄的过道里缓缓前行,两边是一间间的小牢房,关押着朝廷重犯,道道铁栏杆坚不可摧,里面的犯人坐在干草上,非常麻木的抬头看看行人,低头继续做自己的事情。

    东方洵被关押在最里面的一间牢房里,地面还算干净,靠墙放着一张简易的小床,一张小书桌,上面摆着几本书籍。

    东方洵一袭浅青色的锦袍,边角起了些许褶皱,头戴紫玉冠,坐在书桌前,优雅的翻看着书籍,身形孤单,落寞。

    东方珩锐利的目光微微一凝,隔着铁栏杆,沉声轻唤:“大哥!”

    东方洵翻页的动作猛然一顿,转身看了过来,英俊的容颜有些憔悴,温和的眸中洋溢着温暖的笑容:“二弟,弟妹,你们回来了。”

    牢门打开,东方珩拉着沈璃雪,缓步走向东方洵:“大哥,这是怎么回事?”好端端的,怎么突然间进了大牢?

    “一言难尽。”东方洵微微笑着,笑容有些苦涩:“父王,母亲都还好吗?”看到东方珩的飞鸽传书时,他非常吃惊,失踪五年的父母没有死,而是被人抓走了,幸好夜千媚来青焰合亲,又炫耀的戴出了那只华盛,不然,他们和父母一辈子都不可能再相见。

    “父王伤势好转的很快,母亲体内的毒素清除,也会清醒,两三个月后,他们就会回来青焰。”短短两个多月不见,英俊潇洒的东方洵变的非常憔悴,眼神温和中带着淡淡的哀伤,东方珩利眸中凝了一抹锐利的光华:“大哥,你怎么会被关进了这刑部大牢?”

    东方洵看向东方珩身后,见狱卒已经离开,附近也没什么人监视,轻叹一声,压低了声音:“你们离开青焰不久,云南王传来消息,他得到两尊炮台,准备献给皇上……”

    炮台?大炮?沈璃雪挑挑眉,想不到古代的青焰还有这种东西。

    “云南王事情众多,无法亲自护送,炮台一事事关重大,皇上不想走露风声,准备从东方皇室里挑选能者前往云南护送大炮回京……”

    东方洵温和的声音缓缓响在耳边,沈璃雪不解的皱起眉头:“大哥喜欢在外游历,并没有统率过三军,也没有插手过朝中的大小事情,皇上怎么会让大哥去云南护送大炮?”

    东方洵笑笑,无奈道:“皇上原本想让太子或湛王前往云南护送大炮,不料,湛王在山中打猎,伤了胳膊,太子朝中事情繁多,短时间内走不开,五皇子年龄尚小,武功不够高,也没有行军经验,战王府没有后人,淮王世子也是久居京城之人,对京城外的事情不熟悉,事情便落到了咱们圣王府。”

    圣王府安郡王是青焰战神,精通兵法,行军打仗从未有过败迹,让他去云南接回大炮,最合适不过,可惜,他有事去了西凉,事情就落到了东方洵身上。

    东方洵身为圣王府世子,虽然没在京城朝堂做过事,但他喜欢四处游历,对各地的气候,地势都比较了解,武功也很不错,除却湛王和太子,他的确是最合适护送大炮来京的。

    云南至京城,路途遥远,青焰偏远地方还经常有劫匪出没,这趟差事可不好走。

    平安护送大炮来京了,那是皇帝交待的任务,自然应该完成,最多再夸奖你一句辛苦,能力不错,万一出点差错,就是大错,非同小可,这种出力不讨好的事情,聪明人都不会接。

    太子在朝中事情繁忙,抽不出空,情有可原,但东方湛的胳膊早不伤,晚不伤,偏偏在那个节骨眼上伤了,有些蹊跷,青焰皇室的皇子们没有了可用之人,最厉害的东方洵只好接下这趟差事了。

    “你被关进大牢,可是大炮出了事?”

    “没错。”东方洵点点头,温和的眸中闪过一丝锐利:“大炮一事,行事机密,我从云南一路护送来京,并没有打皇室的旗号,路上虽然遇到过几次强盗劫匪,都被轻松打退,大炮安然无恙的送进了皇宫。”

    沈璃雪点点头,雪眸微微眯了起来,直觉告诉她,要出事了!

    “大炮十分稀见,非常珍贵,运进皇宫后,皇帝就迫不及待的和文武大臣们一起前来观看,掀开上面蒙着的布料,看到的不是大炮,而是一堆烂铁……”

    “烂铁?”沈璃雪震惊,她并没有亲眼看到,却也能猜测得到皇帝满怀欣喜的看大炮,却看到一堆废铜烂铁时,表情有多震惊,心里有多震怒:“怎么会这样?”

    “我也不知道。”东方洵摇摇头,温和的眸中闪烁着点点迷蒙:“大炮从云南起程时,我仔细看过,就是大炮,进城的前一天晚上,我也仔细检查过一遍,大炮安然无恙,进了城,运进皇宫,布遮盖下的大炮就变成了烂铁。”

    “大炮是用铁浇筑而成,要经过许多复杂的工序,造型坚固,不可能无缘无故变成烂铁,要么就是有人故意用深厚内力拍烂了大炮,要么就是被人偷梁换柱了。”

    沈璃雪雪眸微眯,嗅到了阴谋的味道,圣王府世子办事不利,运来的大炮变成了烂铁,皇帝一气之下,将他打入刑部大牢,再严重些,斩首示众都有可能。

    东方洵凝深了目光:“一路走来,夜间投宿时,我就住在大炮的隔壁,睡觉时也很警觉,如果真有人用内力拍碎大炮,我肯定能听到。”

    大炮很坚硬,就算是内力高深的绝世高手想要打碎它,也会弄出极大的声响,绝不可能悄无声息的就给震碎了。

    “那就是有人将大炮偷梁换柱了。”沈璃雪眼睑轻轻沉下:“拿烂铁,换走了大炮。”

    “白天赶路时,几十双眼睛看着大炮,夜间休息时,侍卫们都是五人一组,轮流看守大炮,它怎么可能会被偷梁换柱?”东方洵说着说着,温和的声音突然低了下去:

    难道某一轮的五名侍卫都被收买了?大炮失踪,他们护炮不利,也犯了失职罪,皇帝一气之下,会将他们全部斩首,要银子不要命吗?

    大炮变成烂铁后,他也曾这么怀疑过,却没有找到可疑人,如今听到沈璃雪的分析,他抱以苦涩微笑,人心果然难料。

    沈璃雪看着东方洵,叹息道:“世间有许多人都唯利是图,只要条件开的合他们心意,他们不介意去犯杀头死罪。”

    东方洵负责护送大炮,侍卫们只是辅助,出了事,他担主要责任,侍卫们的责任相对要轻许多,东方洵是圣王世子,虽然办事不利,却没有触犯龙威,没犯非死不可的大罪,被斩的可能性不大,侍卫们就更加不可能被斩了,所以,被收买的侍卫,偷偷换走大炮根本就是有恃无恐。

    东方洵自嘲的笑笑,他估错了人心!

    “大哥,大炮失踪是侍卫们在捣鬼,拖的时间越长,对你越不利,你不能呆在这阴暗潮湿的大牢里坐以待毙。”沈璃雪轻声劝解着。

    “我明白。”想通了各个关节,就算沈璃雪不说,东方洵也准备揭开迷局,抬眸看向铁栏外,眸中的自嘲与苦涩全部退去,点点迷雾萦绕眸底:“狱卒,上禀刑部大人,就说,本世子知道大炮变烂铁的原因了。”

    “不必上禀了。”一名身穿官服的中年男子缓步走了过来,头戴官帽,面容沉稳,目光锐利,一看便知是精明之人:“世子,安郡王,安郡王妃,本宫奉皇上之命,主审大炮变烂铁一案,刚才并非故意偷听你们谈话。”

    “无妨,大人也是为了青焰着想,大炮失踪,事关重大,若是落到不轨的恶人手里,定会有不少青焰百姓受伤。”东方珩淡淡看着刑部大人:“大人准备何时开堂审案?”

    “就现在。”刑部大人目光锐利,语气坚定,找到了事情的线索,就要趁热打铁的审理,揪出幕后的使坏者:“来人,将护送大炮的侍卫们全部押往大堂。”

    大炮变烂铁,东方洵办事不利被抓了,那些侍卫们自然也被关进了大牢,想要审理,押到公堂上就行了,非常方便。

    东方洵也出了大牢,身后跟着两名看押侍卫,沈璃雪轻挽着东方珩的胳膊,缓步走在后面,嘴角勾勒出一抹浅浅的笑:

    东方珩,东方洵都是绝世高手,耳力敏锐,岂会不知道附近有人偷听,那些话是实话,也是故意说给刑部大人听的,让他审案时,有确切的目标。

    大炮造型坚固,原理复杂,世间就没造出几台,如果拥有一台,放到边关,能远距离射程,合理利用,可将敌人打的溃不成军,若是被敌人反过来利用,就会将自己一方打的狼狈不堪。

    刑部大人知道事情的严重性,也知道早一点审理清楚,早些找到大炮,京城就少一分危险,升堂,押侍卫们上堂的速度都极快。

    四十名侍卫分排成四排,站在大堂中央,微低着头,一言不发。

    刑部马大人一拍惊堂木,问道:“洵世子,堂下站的侍卫,可是你带去云南护送大炮之人?”

    东方洵站在大厅正前方,淡淡看着堂下的侍卫们:“正是他们,四十名侍卫,一个不少。”两台大炮以布盖着,远远看去,就像是普通的客商在运送货物,四十名侍卫装扮的普通些,不会引人注目。

    “好端端的大炮变成烂铁,是被人偷梁换柱了,你们四十人每晚轮流值夜,都没发现任何异常?”东方洵温和的目光在侍卫们脸上一一扫过,暗带凌厉:“又或者,你们值夜时偷懒睡觉,大炮悄悄被人换走?”

    侍卫们相互对望一眼,一名像是首领的男子上前一步,抱拳道:“回世子,卑职们以性命担保,值守时兢兢业业,一直看守着大炮,绝对没有偷懒睡觉,大炮变成烂铁,会不会是被人以内力打击碎了?”

    那堆烂铁烂的很厉害,根本拼凑不成什么,谁也弄不清楚,那究竟是不是大炮的残片。

    “绝不可能。”东方洵一口否决:“本世子就住在大炮隔壁,若是它被人打烂,本世子一定能听到。”

    为首侍卫,也就是陈良,目光沉了沉,朗声道:“世子,卑职斗胆问一句,大炮被人换走肯定也有异常的声响,您怎么没察觉到?”

    “侍卫值守,五人一组,长夜漫漫,那五人在房间里不止是盯着大炮看,偶尔还会聊聊天,相互之间切磋一下武功,如果五人串通一气,以这种声音做掩护,悄悄换走大炮,本世子可察觉不到。”

    东方洵和大炮毕竟隔着一层墙,看不到真实情形,只是凭借隔壁发出的声音来判断侍卫们在大炮那里做什么,他们真做手脚换走大炮,他完全不知道。

    “世子,一个人有异心,可能,两个人有异心,也可能,但五个人一起有异心,这不太可能吧。”陈良蹙了蹙眉,一次性买通五个人,也太不可思议了。

    “若是不可能,大炮也就不会丢了。”东方洵淡淡看着侍卫们:“本世子最后一次见到大炮的时候,是咱们在京城外居的最后一夜,也就是五百里外的太原,那天晚上,都有谁值夜了?”

    “若是不可能,大炮也就不会丢了。”东方洵淡淡看着侍卫们:“本世子最后一次见到大炮的时候,是咱们在京城外居的最后一夜,也就是五百里外的太原,那天晚上,都有谁值夜了?”

    ------题外话------

    ~(>_<)~卡文卡的头疼哇,今天先更这些,明天再恢复万更,文文已经进入收尾期,把青焰的渣渣们解决完,文就会完结了,具体多少章暂时不晓得……

    亲们想看完结的,也表催哈,偶会给文一个完美结局,不想烂尾,等偶把坏人都解决完,自然完结。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澳门博彩娱乐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腹黑郡王妃191》,方便以后阅读腹黑郡王妃191 东方洵入狱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腹黑郡王妃191并对腹黑郡王妃191 东方洵入狱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腹黑郡王妃1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