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 丽妃挑衅

    “大炮共有两尊,若是秦太子能心平气和的与本王商量,本王会考虑送你一尊。”秦君昊身为南疆太子,性子高傲、偏激,又喜欢一意孤行,和他讲不通道理,继续吵下去,也吵不出结果,东方湛便改用怀柔战术,以柔攻刚。

    “真的?”秦君昊将信将疑,东方湛真有那么好心?

    “本王何时说过谎?”东方湛幽深目光淡淡看着秦君昊:“咱们是合作人,有福同享,你帮我除去了劲敌,我送你一尊大炮合情合理。”

    秦君昊和东方湛合作过许多次,他出手的确大方,从不斤斤计较,但大炮是世间珍品,可遇不可求,他会忍通割爱?

    再说了,大炮现在在皇宫,又不在他手上,大方的话,随他怎么说。

    “大炮是你送到皇宫门口的?”

    “没错?”东方湛点点头:“你被押到刑部大堂,穆正南的证词对你很不利,父皇发现大炮被人调包,派出许多皇宫暗卫在方圆几百里仔细调查,你的人堂而皇之的拉着大炮前往荆州,很快就会被发现,若是本王不插手此事,大炮会被皇宫暗卫寻回,而你,也会坐实偷盗大炮的罪名,轻则打入大牢,重则斩首示众。”

    青焰皇帝不怕南疆,若是被他发现偷大炮的是秦君昊,他一怒之下,绝对会斩了秦君昊。

    大炮悄悄回归皇宫,可证明秦君昊与大炮失踪毫无关系,他可以反将穆正南一军,名正言顺的杀掉出卖他的人……

    “是本宫太心急,思虑不周,湛王莫要见怪。”秦君昊放缓了态度,青焰是青皇的天下,他这南疆太子,在别人的地盘上与人较量,已失了三分优势。

    若是再和东方湛决裂,他会更加举步维艰,东方湛送回大炮,也间接帮了他一次,他们还要继续做盟友,关系不能闹僵了,适时的放低些姿态,给彼此一个台阶下。

    “计划失败,东方洵安然无恙,本王错失了立大功的机会,真真可惜。”东方湛重重叹气,心中暗恨秦君昊:

    大炮杀伤力极重,避无可避,若是灭了一个小镇,丢失大炮的东方洵会被千人唾骂,万人指责,肯定会被逼自尽。

    京城武官们也不敢轻易请命出兵,他在满朝文武的顾及、沉默中主动请缨,披甲上阵,将敌人杀的片甲不留,运着大炮凯旋而归,父皇会对他刮目相看,全国的百姓也会为他欢腾,他青焰湛王的气势会盖过太子,压过战神东方珩,成为青焰年轻一辈的佼佼者,是登基为帝的不二人选。

    多么美好的将来,多么辉煌的前程,却被秦君昊的私心破坏的一干二净,真真是可恶至极。

    “湛王为何不亲自将大炮送回皇宫?”就算没有杀掉东方洵,寻回失踪的大炮,也是大功一件,秦君昊想不明白,聪明如东方湛,为何有功不立?

    “大炮失踪不过一天,父皇派出那么多暗卫都没寻到,本王久居京城,却一下子就找到了大炮,别人会怀疑本王在暗中培养势力,更会怀疑本王和大炮失踪案有关系。”急功近利的寻回大炮,立下大功,却将自己推到风口流尖上,置于危险之地不是东方湛的风格。

    “是本宫疏忽了,湛王可还有其他方法对付东方洵?”秦君昊不知道东方湛为何铁了心思要对付圣王府的世子和郡王,他也懒得问,计策都是东方湛想出来的,他只需要配合着东方湛暗算人,然后拿好处就好。

    “暂时还没想到。”东方湛悄悄瞪了秦君昊一眼:绝佳的好时机可遇不可求,他以为时时都有么?愚蠢至极。

    “那咱们现在应该怎么做?”秦君昊刚从刑部大堂回来,不知道青焰的局势发展成什么样子了,不敢轻举妄动。

    东方湛凝深眼眸:“东方珩回到京城,圣王府围的像铁桶一样,本王的势力渗不进半分,经过大炮之事,父皇猜测有暗势力在悄悄活动,加强了京城的戒备,咱们暂时不宜轻举妄动。”

    秦君昊了解的点点头,他之前是嫌疑人,大炮平安归来,皇帝对他的疑心未必会消除,京城遍布皇宫暗卫,他稍有风吹草动,就是自寻死路:“本宫最近也无事,就留在驿馆里休养生息。”

    “秦太子,咱们合作,就要有诚心诚意,相互之间完全信任,所有得胜而来的物品都可以对半分,本王希望,下次再有事时,你和本王商量,不要再自作主张。”东方湛凝望秦君昊。

    西凉沐国公府被灭九族,他失了强有力的合作人,没了登基的优势,秦君昊是南疆太子,可为他增加一定的筹码,却也自私自利的让人讨厌,他会看紧了秦君昊,免得秦君昊再破坏他的绝妙计划。

    “那是自然。”秦君昊爽快的答应着,不以为然:人都有私心,最心爱之物,自己都求之不得,谁会心甘情愿的送给别人?

    合作伙伴完全信任?若东方湛对他真的信任,就不会安插人手暗中监视他,更不会得知大炮被他运走了。

    东方湛,秦君昊两人因大炮之事有了裂痕,也暴出了彼此间的防备与不信任,就算继续合作,也不过是貌合神离的相互利用。

    东方湛几次计划事情,对付的都是圣王世子和安郡王东方珩。

    “圣王世子很聪明,也很有手段,想对付他,不容易。”

    东方洵押送大炮失职,威胁要将出了过错的侍卫们斩首,侍卫们被逼着回想当晚的每一个细节,穆正南才会暴露,他这南疆太子也被押到了大堂。

    犯了重大的失职罪,没有自怨自艾,也没有杞人忧天,而是凭借自己高超的洞察力,敏锐的感知到了出纰漏的环节,加以设计,找出幕后主谋,真是不简单。

    “他和东方珩是一母同胞的亲兄弟,东方珩是青焰战神,东方洵当然也差不到哪里,本王绝不会放过他们。”东方湛一字一顿,深邃的眸底迸射着浓浓的恨意,看的秦君昊都快要后背发凉:

    东方湛非常恨东方洵,东方珩两兄弟,想要除之而后快,这次算计不成功,肯定还会有下次,下下次,他就坐等着东方湛的计策,暗中配合,窝里斗什么的戏码最精彩了。

    “湛王要对付东方洵,东方珩时,记得通知本宫一声,本宫一定全力配合。”

    “嗯。”东方湛嘴角扬起一抹诡异的笑:“本王很快就会需要秦太子的帮忙,秦太子可要全力准备。”

    “湛王想到对付他们的方法了?”秦君昊微微吃惊,大炮案刚刚过去,东方洵还没回过神,东方湛的狠招已至,真是片刻都不让人喘息,东方湛也是厉害,换作是他,就没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想到暗害人的方法。

    东方湛摇摇头:“具体方法还没有想好,不过,有利的时机近在眼前。”

    “什么时机?”秦君昊能感觉到京城局势严峻,却没看到什么算计人的合适时机。

    “东方珩的郡王妃沈璃雪有了身孕。”东方湛冰冷的眸中闪烁着幽冷光华,东方洵,东方珩武功高强,能力非凡,他抓不到把柄,可以考虑从沈璃雪身上下手,孕妇有许多弱点可供利用。

    沈璃雪有孕,嗜睡,朦朦胧胧中幽幽转醒,身体舒畅,神清气爽,睫毛颤了颤,正准备睁开眼睛看看什么时候了,一条温热的棉帕盖到了她脸上,磁性的男声响起:“小猪,你终于睡醒了。”

    沈璃雪猛然睁开眼睛,狠瞪着帮她擦脸的东方珩:“你才是小猪。

    棉帕软软湿湿的,轻擦过脸颊,温温热热,沈璃雪美丽的小脸更显白里透红,东方珩如玉的手指轻轻抚过,暖暖的温度透过指尖渗入肌肤,他戏谑道:”马上就到午时(11点到13点),你睡了七个半时辰(15个小时),难道不是猪?“

    ”这么久?“沈璃雪一惊,坐起身,转头看向窗外,的确是快到午时了,她居然睡了这么长时间,真的要成猪了,有身孕的女子是不是都像她这么嗜睡?

    小手一热,是东方珩拿着棉帕帮她擦试手掌,眼睑轻沉着,认真仔细,刚毅的面部线条柔和的如同诗画一般。

    ”珩,你刚刚回京,有许多事情要处理,这么晚了,你怎么还在枫松院?“换作以前,他这个时间肯定在书房或军营。

    ”今天皇宫设宴,不重要的事情可以暂时搁浅。“东方珩轻轻说着,掀开被子,脱下沈璃雪的睡袍,拿过一件浅紫色的湘裙穿到她身上,抱她坐到了梳妆镜前。

    镜中的女子美丽出尘,三千青丝如瀑,直直垂于身后,美眸盈盈如水,脸颊白里透红:”好端端的,皇宫怎么突然要设宴?“

    ”青焰喜得两尊大炮,皇帝龙颜大悦,故而设宴庆祝。“沈璃雪乌黑的发在东方珩手中上下翻飞,片刻后,绾出一个精致的堕马髻,一对紫玉簪,再配上几只珠花,画龙点晴,紫玉耳环轻轻摇晃着,与发簪、珠花相得益彰,美人妆扮妥当。

    沈璃雪也非常喜欢这身衣装,优雅,高贵,又不失清新:”宴会设在什么时候?“

    大炮数量稀少,十分珍贵,别国一尊都没有,青焰得了两尊,无形之中增强了不少的国力,皇帝龙颜大悦,的确会设宴庆祝。

    ”白天,中午!“东方珩环抱着沈璃雪,下巴轻搁在她肩膀上,镜中的男子风华绝代,女子绝色倾城,站在一起,异常相配,他一阵心神荡漾,性感的薄唇轻轻印到了她诱人的香唇上。

    沈璃雪一怔:”你怎么不早点叫醒我?“东方珩一直在等她自然醒来,和她一起进宫,都已经中午了,很快就要开宴,他们这做臣子的,赴宴会迟到,算怎么回事。

    ”你有身孕,一定要睡足了,怎么能强行叫醒。“东方珩刚才请教过南疆鬼医,女子有孕很辛苦,一定要吃好,喝好,睡好,否则,对大人,孩子身体都不好。

    ”皇上设宴,咱们迟到了不好吧。“君宴群臣,臣迟到,是对君不敬,皇帝还不知会怎么想他们。

    ”放心,皇上得到大炮,心情很不错,不会怪罪咱们的。“东方珩蜻蜓点水般吻了吻沈璃雪的眉心,抱着她大步向外走去:”半个时辰后才开宴,咱们快马加鞭,应该不会迟到。“

    青石路上,来来往往的丫鬟们端着杯盘施施前行,见东方珩抱着沈璃雪阔步前行,纷纷福身行礼,羡慕的目光频频望向沈璃雪。

    沈璃雪被她们望的很不自在,小脸染了一层蔷薇色,粉拳轻轻捶捶东方珩强健的脸膛:”我自己能走,你快放我下来。“

    ”你有身孕,要小心照顾。“东方珩置若罔闻,抱着美人,径直前行。

    沈璃雪无语望天:”孩子才两个月,身孕都没凸显,我走走路,不妨事的。“再小心也不至于小心到路都不能走啊。

    ”进宫后再走路吧,你刚刚睡醒,神智还不是特别清醒,本王抱着你走安全些。“

    沈璃雪:”……“

    她洗过脸,换了衣服,发髻也梳好了,眼睛清明的不能再清明了,怎么可能神智不清?

    腹诽间,东方珩抱着她出了圣王府大门,坐上了前往皇宫的马车。

    子默驾车很稳,很快,两盏茶后就到了皇宫,宴会刚刚开始,皇帝也已经到了,见东方珩、沈璃雪相携走进宴会厅,微微皱眉:”安郡王,郡王妃为何姗姗来迟?“

    君宴群臣,臣赴宴迟到,是对皇帝不尊,皇帝自然不高兴。

    东方珩握紧了沈璃雪柔软的小手:”回皇上,璃雪有了两个月身孕,身体不舒服,微臣来晚愿自罚三杯,请皇上恕罪。“

    沈璃雪有身孕了?皇帝凝望沈璃雪,身姿窈窕、俏丽,玲珑有致,两个月的身孕,暂时也不会凸显。

    ”璃雪,快过来让哀家看看。“太后微微一怔后,喜笑颜开,招手让沈璃雪过去。

    沈璃雪望望东方珩,轻轻挣了他的手,缓步走至太后面前,福身道:”太后。“

    ”快坐。“太后拉着沈璃雪在她身旁坐下,望着她平坦的小腹,和蔼的眸中盈着暖暖的笑意:”咱们皇室很久都没有婴儿降生了,璃雪的身孕,来的真是时候。“慈祥的声音中透着淡淡的失落。

    ”璃雪的孩子,是年轻一辈中的第一个孩子呢,非常珍贵。“皇后笑意盈盈的附和着太后的话,目光看向沈璃雪,成亲不久就有了身孕,这样的女子是有福之人。

    ”娘娘谬赞,太子殿下,湛王都到了成亲年龄,他们纳妃后,太后很快就可以抱重孙了。“沈璃雪看得出,太后很喜欢小孩子,可皇帝的儿子们都不成亲,没有后代,她只好这么宽慰她。

    一语惊醒梦中人,太后看向皇后:”泓儿的年龄也不小了,可有了合适的太子妃人选?“不孝有三,无后为大,东方泓早过了成亲年龄,却一直都不纳妃,他不着急,长辈们替他急。

    皇后无奈的轻叹:”回太后,泓儿身为太子,每天都协助皇上处理国事,暂时没空考虑选妃。“

    太后不悦的皱眉:”泓儿都二十岁了,太子府也需要有个女主人来打理,哀家明天就和皇上说说,尽快为太子选妃。“

    ”谢太后。“皇后笑意盈盈,太子选妃,更是选势力庞大的姻亲,她的娘家虽然强势,却不能一手遮天,尤其是,东方湛能力非凡,越来越耀眼,渐渐压过了他的儿子。

    皇帝对东方湛的注意,也多过了对太子,太子必须再多争取一些名门贵族的支持,确保登基之路相对平坦。

    她早就想向皇帝建议为太子选妃,一直都没找到合适的机会,沈璃雪有孕,是个很好的契机,不必她开口,太后都想着为泓儿选妃了。

    ”湛儿也到了适婚年龄,皇后,你多操心操心,为他也选几名侧妃。“东方湛,东方泓都是太后的孙子,年龄相仿,她一视同仁,到了适婚年龄,就一起选妃。

    ”是。“皇后笑容可掬,东方湛的侧妃,她一定会帮他‘好好’挑选。

    夜千媚坐在下首,面色阴沉的可怕,她是皇帝御赐给东方湛的正妃,还没有成亲,那群老女人就当着她的面说为东方湛选侧妃,分明是没将她放在眼里。

    哼,看西凉沐国公府被满门抄斩,她的母亲,弟弟被打成乱臣贼子,她在青焰也没有地位了么?一群势力小人。

    ”太后,湛王和千媚公主的婚事早就定下,只差迎娶,若是在同一天纳诸多侧妃进门,是不是不太妥当?“说话的是丽妃,坐在下首,离的不远,太后和皇后的话,她全部听了进去,委婉的为夜千媚抱不平。

    夜千媚心中升起一阵暖意,终于有个人不势力,帮着她说话了,心里非常赞同丽妃的意思,嘴上却委婉道:”多谢娘娘美言,湛王是青焰王爷,早晚会纳侧妃,千媚受些委屈无妨。“

    ”正妃,侧妃同天进门,但尊卑有别,湛王的心思还是多在千媚公主身上,侧妃们只是娶进了门,具体还是要听千媚的安排。“

    太后看了夜千媚一眼,随即又移开了目光,夜千媚太妖媚,一双眼睛勾魂摄魄,就像是天生为了诱惑男人,她这个做祖母的,看着那双眼睛,有时都会沉迷,年轻男子,还有谁能逃得过她的诱惑?

    湛王是青焰的皇族,身份高贵,娶妻最注重的是女子的人品,夜千媚九族被灭,身份一落千丈,无依无靠都不是问题,但太后不希望她的孙子沉迷女色,尤其是像东方湛这么优秀的子孙,当建功立业,不能天天腻在女人堆里。

    夜千媚来京这么久,太后也见过她不止一次,她留给太后的印象除了爱玩爱炫耀外,没有什么优点,明显不是东方湛的贤内助,故而,太后不喜夜千媚。

    夜千媚刚刚好转的面色再次阴沉下来,她刚才不过是客套几句,想让太后收回诚命,哪曾想太后不思悔忙改,还借驴下坡,想要名正言顺的为东方湛选妃,可恶!

    丽妃美丽小脸上浮现几分尴尬,不自然的笑了笑:”太后思虑周到,是妾身疏忽了。“

    夜千媚皱眉,丽妃也只是一名嫔妃,在太后那个老太婆的威压下,她帮不到自己太大的忙……

    ”太后所言极是,正妃,侧妃同天进门,当家作主的还是正妃,千媚曾是西凉公主,肯定能合理安顿侧妃们。“一名贵妇望一眼夜千媚,附和了太后的话。

    夜千媚一张小脸黑的快要滴出墨汁来,曾是西凉公主!那人在变相嘲讽她,现在是罪臣之后,不再是西凉公主。

    ”湛王的侧妃,都是大臣之女,千媚可是西凉公主,在身份上压了她们一筹,谅她们也不敢欺负千媚娘家远……“又一名贵妇笑意盈盈的说着。

    ”是啊是啊,千媚公主肯定能将湛王府打理的妥妥当当……“更多的贵妇们附和着太后的话。

    贵妇们都是人精,最会察言观色,早就看出太后,皇后不喜夜千媚,若她还是西凉公主,她们也不敢多言。

    但如今,沐国公府谋反,九族被灭,夜千媚的母亲,弟弟都被斩杀,西凉皇室已经不再承认夜千媚的公主身份,也可以说,现在的夜千媚就是一名逃离了制裁的重罪之人,平民百姓都不会娶她。

    皇帝下圣旨赐婚,不能轻易更改,让她做正妃,和侧妃们同天进门,是便宜她了。

    夜千媚纤手紧握,面色阴沉的可怕,沉下的眼睑中,寒光闪闪,正妃,侧妃同天进门,听她指挥,骗谁啊?

    她是无依无靠的孤女,青焰大臣们的女儿可都是有后台的,万一哪个侧妃性子强悍,仗着自己娘家的势力爬到了她头上,她这孤女去哪里说理?

    整个宴会厅的女宾客们都在变相嘲笑她,呵呵,是啊,她现在是低贱如泥的罪臣之后,不再是高高在上的西凉公主了,不嘲笑她,嘲笑谁。

    悄悄转头看向沈璃雪,美眸中闪烁着道道厉光:这一切都是她引起的,如果她没有怀孕,太后不会想抱重孙,不会想为东方湛选妃,她就不会受到这么大的羞辱!她被人嘲讽,沈璃雪也休想好过。

    贵妇们的嘲讽很委婉,也很过份,沈璃雪以为夜千媚会砸了桌子,和贵妇们吵闹,哪曾想宴会厅一直静悄悄的,久久都没听到夜千媚的怒吼声。

    她挑了挑眉,夜千媚的性子一向很直,受不得半点委屈,刚才面对那么多嘲讽,她居然一言不发,是性子柔和了,还是在密谋什么?

    ”璃雪,你身体平时可好?“太后轻拍着沈璃雪的小手,和蔼的询问。

    沈璃雪笑笑:”多谢太后关心,除了嗜睡些,吃的少些,和平时没什么不同。“

    ”双身子的人,需要多休息,多吃东西,你可以少吃多餐,确保自己和孩子身体健康……“太后是生过孩子的人,不着痕迹的讲着自己的生育经验。

    ”是。“沈璃雪明白太后的意思,仔细倾听着。

    宫女们走过来,摆上刚刚做好的菜,饭菜香气扑面而来,沈璃雪胸口一阵翻江倒海,快速用丝帕捂住嘴巴,吸着丝帕上的清新茶香,才制止了呕吐。

    ”安郡王妃这是怎么了?“丽妃不咸不淡的声音自身侧响起。

    沈璃雪皱皱眉,敷衍道:”身体有些不舒服。“

    ”郡王妃,这里是宴会厅,皇上日理万机,好不容易抽出空闲,和太后,皇后,各位大臣,家眷们一起用膳,你身体不舒服,在这里呕吐,好像不太合适。“言外之意,要吐去外面吐,不要吐在宴会厅里,弄的满厅臭味,打扰别人用膳。

    ”多谢丽妃娘娘提醒,我只是身体有些不舒服,不会吐在宴会厅里的,孕吐是有身孕,只有做过母亲或即将做母亲的人才明白其中的苦与乐。“

    沈璃雪冷眼看着淑妃,宴会厅是用膳的地方,她绝对不会呕吐打扰别人用膳的兴致,本打算和太后说说,找间宫殿休息,哪曾想,丽妃毫不留情的要赶她出去。

    悄悄望了男宾区的东方珩一眼,他正一手持酒壶,一手拿酒杯,悠然自得的清饮美酒,不时抬头望她一眼:男宾和女宾隔着一段距离,沈璃雪和丽妃的谈话东方珩听不到,否则,他肯定会出手教训丽妃。

    太后面色微冷,外面天寒地冻的,璃雪是郡王妃,就算不能再宴会厅吐,也不能赶她去外面挨冻,后宫嫔妃一向知书达理的,丽妃怎么会这么嚣张跋扈?

    丽妃气的咬牙切齿,沈璃雪呕吐,肯定会很恶心,若是真的吐了出来,臭味会遍布整个宴会厅,他们还怎么吃饭?

    外面天气冷,刚好能治孕吐,沈璃雪出去了,大家才能尽情用膳,一举两得的事情,沈璃雪不但不领情,还毫不留情的嘲讽她没生过孩子,实在是可恶至极。

    丽妃面色阴沉,明显被她气到了,沈璃雪也懒得再和她多做计较,淡淡道”我身体不舒服,先回宫殿休……“息字还未说完,丽妃突然弯下腰,手捂着胸口,不停的干呕,却什么都吐不出来,美眸中快速盈满了水雾。

    沈璃雪目光一凝,难道丽妃也怀孕了?

    ”丽妃娘娘,您怎么了?“宫女放下手中的托盘,轻拍着丽妃的后背,为她缓解不适。

    众人的目光也集中到了丽妃身上,刚才还好端端的,怎么突然间呕吐了?

    丽妃直起身体,美眸中盈着点点泪珠,声音虚弱,有气无力:”刚才闻到一股饭菜香气,胸口突然非常难受,想要呕吐。“

    皇后目光沉了沉,笑意盈盈道:”难道丽妃妹妹有孕了?“

    ”这……妾身不知。“丽妃一怔,微低了头,美眸盈盈,含羞带怯。

    太后淡淡道:”嬷嬷,去请太医,为丽妃看诊。“

    ”是!“嬷嬷应声离开,急步走到男宾区,带了名太医过来。

    太医四十多年,面色沉稳,急步来到丽妃面前,在众人的注目礼中,手指轻按到了她手腕上,感受着手指下的脉搏轻珠滑动,太医眼睛一亮,连连点头:”恭喜丽妃娘娘,您有身孕了。“

    ”真的?“丽妃惊讶的半天回不过神,她进宫多年一直盼着有个孩子,肚子却一直没有动静,皇帝的年龄越来越大,去她宫里的时候也越来越少,她对身孕都不报希望了,没想到却有了喜讯。

    太医呵呵一笑:”下官行医多年,绝对不会把错,丽妃娘娘的孩子已经一个多月了。“

    ”恭喜丽妃娘娘,贺喜丽妃娘娘。“距离丽妃最近的贵妇们微微笑着,齐声道贺。

    ”谢谢。“丽妃手抚着自己平坦的小腹,美眸中满是笑意,她居然真的有身孕了。

    太后看丽妃的目光也多了几分笑意:”皇上已至中年,皇宫里也好久没有皇子降生了,丽妃的身孕,确实是一大喜事。“

    丽妃居然怀孕了!

    皇后,嫔妃们的面色僵了僵,随即又恢复正常,笑意盈盈的向丽妃道喜。

    丽妃喜笑颜开的回应着,美眸中满是将为人母的幸福,盼了几年的孩子啊,终于盼来了。

    太医将诊脉结果上禀,皇帝龙颜大悦,眼角眉梢都盈着淡淡的笑意:”找回大炮,丽妃有孕,可谓双喜临门,传令下去,免除青焰百姓半年赋税。“

    ”皇上英明。“群臣道贺,整个宴会厅一片祥和,气氛融洽,其乐融融。

    ”郡王妃,本宫也有身孕了呢。“丽妃挑眉看着沈璃雪,美眸中满是得意与挑衅,沈璃雪刚才嘲笑她没有子嗣,眨眼间,她就有了身孕,沈璃雪给他的嘲讽,她要加倍还回去。

    ”恭喜丽妃娘娘了。“沈璃雪礼貌微笑,直觉告诉她,丽妃笑意盈盈,肯定没安好心。

    ”郡王妃手腕上戴的什么?“沈璃雪穿的是湘裙,袖口开的大些,白皙的皓腕露在外面,一串紫色的玉珠串在手腕上,映着浅紫色的湘裙,极是好看。

    手腕上的串珠散着淡淡的暖芒,沈璃雪望一眼,笑道:”是一串紫玉珠,珩送给我的,说是经常佩戴,对胎儿好。“

    丽妃的目光暗了暗,喃喃道:”安郡王对璃雪真好,送你紫玉珠保胎儿,本宫胎儿有些不稳,又没有紫玉珠相助,不知能不能保住。“

    丽妃是在逼自己将紫玉珠送给她么?

    她是后宫嫔妃,怀的是皇帝的儿子,自己是郡王之妻,怀的是臣子的子嗣,

    强抢别人东西么?

    ”娘娘,你怎么了?“宫女的惊声尖叫拉回了沈璃雪的思绪,她抬眸看去,丽妃手捂着小腹,半蹲着,额头布满了冷汗,鲜血染红了衣衫,流到地上……

    淡淡的血腥味在空气中无边漫延……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澳门博彩娱乐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腹黑郡王妃194》,方便以后阅读腹黑郡王妃194 丽妃挑衅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腹黑郡王妃194并对腹黑郡王妃194 丽妃挑衅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腹黑郡王妃1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