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7 明争暗斗,渣妹自取其辱

    “皇上,微臣认为,湛王可以一试!”在众臣的注视下,李丞相缓缓开口。

    叶国公冷冷看着面不改色的李丞相,他就知道,李丞相在为自己的外孙铺路,若是皇帝同意了李丞相的建议,派湛王前往湘西,他立下大功,得到皇帝赏识,百官拥护,声望如日中天,九五之尊的宝座哪还轮得到太子。

    叶国公府和李丞相府一直都是政敌,若是东方湛登基为帝,他叶国公府哪还能讨得了好。

    “李丞相推荐湛王,怕是有些不妥。”

    大殿朝臣们也满目惊讶,众人皆知,太子和湛王一直在暗中较劲,太子是青焰未来皇帝,叶国公推荐他多磨砺在先,李丞相却横插一脚,推荐他的外孙前往湘西,分明就是徇私,想让他立功,当着皇帝和文武大臣的面,表现的这么明显,未免有些急功近利。

    就连不爱理国事的淮王,听到李丞相的推荐时,眼中也快速的闪过一丝讶异,不明白一向沉稳的李丞相是被功利冲昏了头,还是深思熟虑后做的决定!

    毕竟,众臣都知道湘西之行的重要性,他当着皇帝的面为湛王争抢太子的功劳,太惹眼,也太露骨了些。

    淮王沉思着,目光不知不觉的转到了东方珩身上,却见对方面色淡漠,目光也平静如常,并不似他人那般震惊,这样的定力,当真是天下少有!

    “举贤不避亲,众所周知,青焰皇子里,湛王武功最高,他前往湘西,代表皇上安抚百姓,也能平安归来,一举两得的好事,难道行不通?”迎着众人各式各样的目光,李丞相不慌不忙,缓缓道来。

    文武百官沉默,东方湛高强的武功,非凡的统领能力,他们都亲眼见识过,着实比太子高了一筹,可若是皇帝同意湛王前往湘西,岂不是间接承认,太子不及湛王优秀。

    “李丞相,太子前往湘西,会有侍卫保护,并非独自一人,他的主要任务是安抚民心,击退乱民贼寇这种事情,他只需要在一旁指挥,让侍卫们动手就好。”

    两者相争勇者胜,勇者相争智者胜,每一名聪明的智者,都不会实打实的与莽夫拳脚相加,只要拥有高超的聪明智慧,能够轻松赢敌便可。

    叶国公不温不火的反驳,让大殿内略显紧张的气氛得到了舒缓,一部分大臣也连连点头,非常赞同叶国公的意见,乱民贼寇难成大器,青焰的侍卫们可都是经过精挑细算的,多派些武功高强的贴身保护,太子湘西之行,绝对不会出事。

    “太子统领御林军,又帮着皇上处理国家大事,若他离京前往湘西,御林军群龙无首,皇宫的安危,会有小小的隐患,他负责的国家大事也会搁浅,实为不妥。”李丞相再次缓缓开口:“反观湛王没有丝毫顾及,随时都能够起程。”

    叶国公嗤之以鼻:“御林军有副统领,平日里全都各司其职,太子离京,他们也可照常保护皇宫,太子处理的国家大事,都会同大臣商量,交待清楚,让他们暂时代为处理,或者交由皇上便可。”

    “青焰国事不可儿戏,太子需要细细交待,会耗费一定的时日,湘西之行迫在眉睫,不能再耽搁……”湘西大旱已经有段时间,耽搁的时间越长,死的人就越多,形势也会更乱,非常不利于青焰。

    李丞相的担忧,叶国公不以为然,毫不气客的反驳:“湘西路途遥远,可命人护送灾银先行,太子交待完事情,再全速追赶,耽搁不了多久……”

    “救助灾民,全靠灾银,太子不全程护送,万一出了事,谁担待得起?”李丞相言词犀利,赈灾银两不是小数目,万一出了事,损失了银两不说,还耽搁了赈灾,这可不是小事。

    叶国公满目不悦,继续反驳:“青焰京城方圆千里之内只有些小土匪,不足为惧,京城精挑细选的侍卫们还应付不了他们么?”

    叶国公,李丞相各持已见,争执不下,群臣听着,颇感头疼,也不知道应该听谁的意见了。

    皇帝犀利的目光轻扫过面色平静的太子,目光沉稳的东方湛,这两个都是他的儿子,年龄相差不多,能力也十分相近,他对他们也非常欣赏,可惜,九五之尊的宝座,只有一个。

    他们两人表面关系融洽,暗中已经斗的天翻地覆,湘西之行关系到两人的声望与气势,都不会轻易放弃,究竟要派谁去?

    皇帝为难了!

    重重叹了口气,他余光看到了神情淡漠的东方珩,目光一凝,朝臣争持的这么激烈,东方珩的表情一直都很淡漠,仿佛毫不在意,皇帝嘴角扬起一抹浅笑:“安郡王觉得,湘西之行谁最合适?”

    身为青焰安郡王,有责任为君分忧,皇帝不知道应该选派哪个儿子,听听青焰战神的意见。

    吵嚷的大殿一静,众臣的目光全都集中到了东方珩身上,他们怎么忘了,金銮殿里有个青焰战神,布兵对敌,行军打仗都最在行,不知湘西之事他有何高见。

    “皇上,青焰皇子不止太子和湛王两人。”在文武百官的注视下,东方珩缓缓开口。

    众臣微微一怔,安郡王的意思,弃太子,湛王改选其他皇子?

    东方湛当即微变了脸色:“安郡王,除却本王和太子皇兄,其他皇子年龄尚小,前往湘西,只怕不妥。”

    东方珩经过三年的沙场历练,气势与久居京城的文武功百官截然不同,只是神情淡漠的站在那里,都让人无法忽视他的存在。

    太子不是东方湛的对手,只要东方珩不掺和,这趟湘西之行非他莫属,哪曾想,东方珩还是搅进来了,张口便否决了他,他胸中的怒火腾的燃烧起来。

    面对东方湛的指责,东方珩不慌不忙的解释:“皇子们出身皇室,从小就在学习为臣为民之道,十几年了,再愚钝的皇子,也精通这些大道理,只要给他们机会,将这些道理付诸于实际形动中,微臣相信,他们做的不会差。”

    东方珩采用迂回战术,想着办法打压他,太子面色很平静,仿佛没将湘西之行放在心上,如果他怒气冲冲,毫不留情的反驳东方珩,就是间接告诉众臣,他想争功,想做皇帝。

    思及此,他故做漫不经心道:“皇弟们从未接触过朝政,湘西赈灾并非儿戏,他们能担任得了吗?万一弄巧成拙,湘西出现大变故,后悔就来不及了?”

    “灾银会由湘西的官员安排官差们发放,粥也会有专人负责布施,皇子前往湘西,是为监督赈灾,没接触过朝政,心思纯良,不会有歪念,眼睛清明,更能看透世事,监督好赈灾。”

    东方珩淡淡的话,像一针定心剂,听的众臣连连点头,湛王,太子同样优秀,他们都吃不准究竟要派谁前往湘西,皇帝似乎也拿不准人选。

    再争持下去,还不知要讨论到什么时候,就算讨论出结果,决定了最终人选,留在京城的那个就算是失败者,必定会伤心失望,再严重些,一蹶不振,这都不是他们想要的结果。

    让另外的皇子前往湘西,并非太子,湛王不优秀,而是太优秀,决不出胜负,方才采用了这种迂回战术。

    其他皇子都不及他们两人优秀,就算在湘西立了大功,也威胁不到他们两人的地位,更可避免他们两人的激烈冲突,一举两得的事情,着实不错。

    “众卿觉得,派哪位皇子前往湘西合适?”皇帝轻飘飘的话,像一记惊雷,震的东方湛身体猛然一颤,白玉大手紧紧握了起来,父皇居然真的听了东方珩的建议,派其他皇子前往湘西,他以往所做的努力,全都白费了。

    众臣交头接耳议论片刻,叶国公再次走至大殿中央:“禀皇上,臣等以为,五皇子去湘西最合适。”

    五皇子是皇后所出的嫡子,是太子一母同胞的亲弟弟,他去湘西赈灾,立功,声望高涨,对皇后一脉很有利,叶国公不能选太子,选这个外孙也可以。

    “李丞相觉得呢?”皇帝凝深目光,看向大殿中央的李丞相,他和叶国公的意见一向不和。

    “微臣没有异议。”五皇子虽是皇后所出,却心性单纯,还处在上学堂的年龄段,学习成绩一般,打架惹祸的本事倒是很不错,从未经历过国家大事,李丞相不认为,这样的他去湘西赈灾会立功。

    “臣等也没有异议。”大臣们随声附和着李丞相的话,意见难得的一致。

    皇帝没再多言,威严的目光看向殿外,冷声宣布:“宣五皇子进殿。”

    “宣五皇子进殿。”太监特有的尖细嗓音响起,一道接着一道,传出金銮殿,传到了五皇子的寝宫。

    五皇子尚未成年,没有封王,不必上朝,但他每天都会早起读书,练功,听到传召,很快来了金銮殿。

    一袭紫色长袍,剪裁合体,身形略显消瘦,紫色的玉冠戴在锦缎般的墨发上,更显面容俊朗,眼神清澈仿佛不谙世事,很难相信他是和丽妃偷情,给自己父皇戴绿帽子的人。

    “儿臣参见父皇。”五皇子缓缓行至大殿中央,俯身行礼,举止得体。

    从皇帝的方向,能清楚看到他精致的发冠、略显消瘦的身形,天天忙于国事,他对这个儿子是疏于关心的,没想到眨眼间,他长这么大了,犀利的眸中,多了几分慈爱:“平身,澈儿可知朕寻你前来,所谓何事?”

    “儿臣不知,还请父皇明示。”五皇子声音响亮,不骄不躁,让人无端的对他多几分好感。

    皇帝看他的目光又慈祥了几分:“湘西大旱,朕准备派你前去赈灾。”

    “赈灾?”五皇子没有众人想象中的欣喜若狂,清澈的目光微微一怔:“父皇,儿臣久居皇宫,却知赈灾一事非同小可,出不得差错,儿臣从未接触过朝廷之事,冒然前去赈灾,怕是不妥。”

    他的话说的极是委婉,众臣对他的好感又多了几分,性子单纯,却懂分寸,知进退,不愧是皇后教出来的孩子,将来应该是名正义的王爷,就算没有功绩,也不会惹事。

    “你是青焰皇室的皇子,为臣为民之道,学了不少,只要按书上写的实践,朕相信你能妥善完美完成湘西赈灾之事。”

    让五皇子前去湘西,是无奈之举,没有丝毫处理国事经验的他,肯定不知道从哪里着手,皇帝会派几名大臣在暗中协助,确保这次赈灾可以圆满完成,五皇子不必担心会出差错。

    五皇子皱皱眉,清澈的目光扫过太子,东方湛:“父皇国事繁重,湘西大旱,儿臣愿意为父皇分忧,不过,儿臣对赈灾之事毫无经验,万一做错了事情,耽搁了赈灾,岂不是弄巧成拙,父皇能不能特许太子皇兄或湛皇兄陪儿臣一同前往?”

    大臣们无奈的手扶额头,太子,湛王确定不出最终人选,才会找来了五皇子,五皇子再请他们中的一人陪着去,和选他们前往有什么区别。

    果然是没经历世大事之人,都察觉不到朝堂上,叶国公和李丞相之间那敌对的微妙气氛么?

    东方珩并没有皱眉,而是淡淡看着五皇子,进了金銮殿,他的一举一动都非常得体,询问的每一个问题,做的每一个动作,都很理所当然,没有丝毫不对。

    若非有昨晚那染毒的玉佩事件,东方珩也和大臣们一样,觉得五皇子是可造之才,但细细想想:

    五皇子从未上过朝,面对这满朝文武大臣,他多少也会有些异样才对,就像他自己初进金銮殿时,面色平静,心里还是有些起伏的。

    可五皇子,目光清澈却平静无波,面对满朝文武,非常镇定,非常得体,事情反而有些不太正常,就像早就知道事情会是这样,没有了正常人初进殿的那种新奇。

    “太子,湛王都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无法陪你前往湘西,你可挑选五百精兵,带着灾银,尽快准备上路。”五皇子对自己缺乏自信,再说下去,无非就是自己哪里哪里不足的谦虚,皇帝主意已定,不会再更改,威严的向五皇子下了命令。

    五皇子嘴唇动了动,到了嘴边的委婉之言转了个圈,换了内容:“儿臣遵旨。”

    在众人羡慕,忌妒的注目礼中,他略显消瘦的身躯缓缓直起,紫色的发冠高贵优雅,清澈的眼瞳中染着几分无奈。

    李丞相心中嗤笑,湘西赈灾,多好的立功机会,别人抢都抢不来,五皇子莫名其妙被天大的喜事砸中,不但不欣喜,还有些不太情愿,果然是个不谙世事的主,不知道事情的重要性。

    他从小长于皇宫,武功一般,更没见过那些不要命的流民匪寇,此次前往湘西,就算能完成任务,也应该是勉勉强强,万一出点差错,他们就可以抓住,狠狠打击叶国公。

    东方湛不能去湘西,太子也去不成,五皇子抢到了机会,立功的可能性等于没有,这样的结果虽然有点失望,但叶国公他们也没捞到什么好处,他们也不算损失。

    东方珩和李丞相的看法截然不同,看着五皇子清澈、无奈的目光,他突然有种感觉,五皇子和他一样,早就猜到太子和东方湛会起冲突,更知道,皇帝无奈之下一定会换另外的皇子前往湘西。

    青焰四皇子、六皇子和五皇子年龄相仿,但是,四皇子,六皇子的母族差些,不及五皇子的母族强势有力,再加上他是太子一母同胞的亲弟弟,叶国公一派会力保他前往湘西。

    他在众人面前是一副不谙世事的小孩模样,东方湛不会将他当成竞争对手,不会阻拦他前往湘西,他可以大展拳脚,尽情发挥自己的才能,成为强有力的皇位竞争者。

    皇家的事情很复杂,父子,兄弟之间的感情很淡漠,东方珩不是皇子,皇室父子兄弟斗的再凶,再狠,只要没危害到他的亲人,他就没心情多管。

    至于五皇子,无论他是不是和丽妃偷情的男子,只要他不找沈璃雪的麻烦,东方珩就不会理他,若他敢动沈璃雪,他绝不会手下留情。

    辰时(早晨七点到九点),湘西之事定下,文武百官退朝,东方湛怒气冲冲的回了湛王府,阔步走在干净的青石路上,他湛蓝色的衣衫被带起的劲风吹的猎猎作响,锐利的目光阴沉的可怕:

    湘西赈灾,这么好的机会,让给老五那个笨蛋了,真是可惜,东方珩还真是时时不忘和自己作对,找到机会就拆自己的台,即便自己将心思放到了争夺皇位上,他也不让自己轻松。

    “叮叮咚咚!”清泉般的琴声突然在湛王府上空响彻开来,如小鸟鸣唱,如溪水急流,声音轻灵,悦耳动听,却让东方湛气愤的心情更加烦燥,对着琴声传来的方向怒吼:“是谁在弹琴?”

    美妙的琴声戛然而止,伴随着慌乱的脚步声,一道纤细的身影战战兢兢的从小院里走了出来。

    一袭淡青色的湘裙勾勒出她玲珑有致的身形,裙子上绣着清新的海棠花,越发显得她的身形纤若柔柳,小巧精致的流云髻,端庄高贵,美眸清新如小鹿,触及东方湛翻腾着怒火的眼瞳,身体猛然一颤,慌忙低下头,磕磕巴巴道:“王……王爷……妾身不知王爷心情不好……还望王爷恕罪……”

    沈盈雪!

    东方湛一怔,猛然想起,她被沈璃雪设计,成了他的侍妾。

    那天是他大婚之喜,事情繁多,也没仔细看过她,现在上下打量,除却略粗的腰身,身形尚算纤细,脸形和以前一样优美,脸上却不知擦了多少粉,厚厚的一层,阵阵脂粉味随风飘散,呛的难受。

    她是相府千金时,虽然也擦脂粉,却是薄薄的一层,有些淡淡的脂粉味,他虽不喜,也不是特别讨厌,但现在,只是看着那厚厚的一层白,他就厌恶异常。

    她也曾是高贵的嫡女,这才几个月,就变成了这副模样?难道是平民日子过多了,她整个人也变的俗气了?

    东方湛不知道,沈盈雪的脸被阳光晒黑,她擦那么多粉,是为掩盖自己难看的肤色。

    沈盈雪听到了东方湛的归来声,在院子里弹琴是为吸引他的注意,没想到他心情不好,她触了霉头,心中懊悔着,紧咬了下唇,等候东方湛的暴风骤雨,不料,头顶久久寂静无声,悄悄抬眸一望,他正望着她发愣,先是一怔,心中莫名的升起一阵喜悦。

    湛王以前就很喜欢她,她被安郡王迷了心窍,又被沈璃雪算计,才会和湛王失之交臂,如今,她重获自由身,阴差阳错来到湛王身边,湛王对她仍然有情,可是上天在可怜她?

    她大着胆子朝东方湛走了过去,美眸闪烁着浓浓的情意,娇滴滴的呼唤着:“王爷……”

    以前都是她不好,为了不爱她的安郡王,抛弃了深爱她的湛王,如今,她擦亮了眼睛,看清了真正爱她的男子,她会加倍对湛王好,绝对不会再背叛湛王。

    浓浓的脂粉味扑面而来,东方湛抬眸望去,沈盈雪已经近在咫尺,美丽的小脸笑成了一朵花,片片白色的粉险些要从脸上掉下来,他紧紧皱起眉头:“你干什么?”

    “妾身知道王爷心情不好,为王爷排忧解闷可好?”沈盈雪笑意盈盈的看着东方湛,美眸中满是希冀。

    东方湛饶有兴致的看着她:“你准备怎么为本王排忧解闷?”他的忧愁可不是一般人能排解得了的。

    “妾身自然有妾身的方法。”沈璃雪嫣然一笑,小手轻轻扯开了自己腰间的丝带,漂亮的外衣顺着她纤细的身体缓缓滑落在地。

    在驿馆时,她一直在刷马桶,有水的小池塘距离秦君昊的院落很近,她经常见秦君昊带回各式各样的女子,秦君昊时常发脾气,每当女子们主动取悦他的时候,他的心情就会由坏转好,那些女子们百试不爽,所以,她也准备用这种方法哄东方湛开心。

    白色里衣掩饰不住沈盈雪略显粗胖的腹部,东方湛看着,嘴角隐隐扬起一抹嘲讽,他险些忘了,沈盈雪是怀过孕的,孩子不在腹中了,她的身材还没完全恢复。

    一阵冷风吹过,沈盈雪颤抖如风中可怜的小花花,东方湛只是淡淡看着她,没有半分怜香惜玉的意思。

    她银牙一咬,轻轻解开了胸前的衣扣,白皙的肌肤,梅红色的肚兜若隐若现,惹人瑕思。

    柔软的身体轻轻靠在了东方湛身上,东方湛没有反应,沈盈雪心中暗喜,他没有推开她,对她还是有心的,得寸进尺的又向他怀里靠了几分,让他高大的身躯为她遮挡寒风。

    小手也没闲着,探到东方湛腰间,解开了他的腰带,顺带着解开了他外衣的衣扣,柔软的胸口轻轻摩挲他强健的胸膛,美丽的春光隐隐外泄。

    东方湛静静的站着,淡淡看着沈盈雪,没有推开她,好像也没什么冲动。

    沈盈雪心中疑惑,秦君昊这个时候,是将女子压在身下狠狠疼爱的,湛王爷怎么没反应?难道她挑逗的还不够?

    小手拉开东方湛的外衣,摸到了里衣的扣子上,快速解着一颗颗玉扣,湛王以前那么喜欢她,肯定也希望得到她,她诱惑湛王,湛王一定不会拒绝。

    精致的玉扣在她手中土崩瓦解,白色里衣下,东方湛强健的胸膛若隐若现,比雷聪那肥厚的胸膛精壮了许多倍,沈盈雪瞬间羞红了小脸,小手动作不停,瞬间解完了玉扣。

    东方珩依旧稳稳站着,淡淡看着她,没有半分主动的意思。

    沈盈雪咬咬牙,狠狠心,纤细的身体紧靠着东方湛,双臂缓缓伸出,欲攀上他的脖颈,微闭着眼睑,诱人的唇慢慢凑向东方湛的薄唇。

    男子特有的阳刚气息喷洒在沈盈雪小脸上,她一阵心神荡漾,小脸更加红艳,加快了速度,她还是第一次正式和男子亲吻呢,湛王的吻,肯定很不错。

    眼看着就要吻到他性感的薄唇了,东方湛突然冷冷一笑,挥手推开了沈盈雪。

    沈盈雪猝不及防,跌坐在地,摔的全身疼痛,衣衫不整,发丝凌乱,美眸中满是惊讶:“王爷……您怎么了……”好端端的,怎么突然就推开了她?

    “你的手太粗糙,磨坏了本王的衣服。”东方湛慢条斯理的系着里衣,外衣衣扣,漫不经心的话听的沈盈雪一怔,随即面色煞白,眼圈腾的红了起来,慢慢抬起了自己的小手。

    手指纤长,骨节分明,只是手掌中长了许多茧子,就像长了许多的小毛刺,尖尖锐锐的,拿丝帕或摸丝质衣料时,她自己都能感觉到它的粗糙,长期刷马桶磨出的黄色茧子,想要恢复以前的素白娇嫩,需要不少时日。

    “等你的手什么时候恢复以前的娇嫩了,再来找本王吧。”东方湛系好腰带,转过身,顺着雕花走廊,头也不回的大步向前走去。

    独留沈盈雪一人倒在冰冷的地面上,衣衫不整的被寒风吹佛,美丽的眸中蒙了一层水雾,她已经问过大夫,就算用最好的药膏,小手想恢复以前的娇嫩,也需要半年时间,半年,将近二百天,会发生许多意想不到的变数,她不想等那么久。

    但是,湛王府的府医都下结论了,京城大夫就更没有办法帮她的忙,怎么办?如何才能在最短的时间内让手指恢复如初?

    沈盈雪就像热锅上的蚂蚁,急的团团转,请皇宫御医?她只是名侍妾,又没得什么大病,李幽兰绝不会为她请御医……等等,沈璃雪!

    沈盈雪眼睛猛然一亮,她怎么把沈璃雪忘了,她也是懂医的,医术还很不错,她应该有办法调制药膏,让自己的手在短时间内恢复如初!

    沈盈雪快速站起身,捡起地上的外衣,快速穿上,急急忙忙的跑进了小院里,她要快些去圣王府,找沈璃雪,让她帮自己调制药膏,顺滑纤手,赢得湛王的心。

    东方湛缓缓前行,听着身后传来的阵阵急促脚步声,他无声冷笑,他知道沈盈雪想起了谁,也知道她要去哪里,这么快就想到了懂医的姐姐,也不是特别愚蠢。

    东方珩破坏他的好事,害他与湘西赈灾失之交臂,错过了立功的大好机会,他绝不会让东方珩有安静日子过。

    至于五皇子,他会好好想个办法,让他的湘西之行,变成无功之行。

    叶国公府借助五皇子立功大涨势力这种事情,绝对不能让它发生。

    午时将近,沈璃雪坐在枫松院里的躺椅上,晒着暖暖的太阳,有些昏昏欲睡,清冷的目光淡淡看着对面满目期待的女子。

    听闻沈盈雪来圣王府找她时,她是不想见她的,她们两人没有任何关系,甚至还是敌人,多见无益。

    前来禀报的下人说,沈盈雪有十万火急的事情想和沈璃雪商量,她便命人请了沈盈雪进来,哪曾想,她所谓的十万火急之事竟是……

    “你想要让肌肤快速娇嫩的药膏?”这种事情也叫十万火急,沈璃雪彻底无语。

    “是的。”沈盈雪坚定的点点头,目光凝重:“不管花费多大代价,我都愿意。”

    沈璃雪看着沈盈雪手掌边上的黄色茧子,笑着摇摇头:“不是代价的问题,是世间根本没有这种药膏,人经常做粗活,肌肤表面就会起一层茧子,是在保护手,等你不再做粗活了,仔细保养保养,假以时日,茧子就会自动消失。”

    “可我不想干等着,你快帮我想想办法。”沈盈雪满目焦急,她在湛王府是侍妾,待遇很一般,李幽兰天天往宫里跑,没空理会她,但湛王府的两名侧妃闲着没事,天天对她明嘲暗讽。

    那两个丑女人不如她漂亮,还在她面前自视清高,等她得到了湛王的宠爱,看她们还怎么在她面前得意,炫耀。

    “我是医者,不是万能者,对世间一些事情,也没有办法。”沈璃雪抬起自己的右手掌,举至沈盈雪面前:“看到没有,我手上也有茧子,如果我能调制出那种药膏,早将自己手上的茧子去掉了。”

    沈璃雪惯用长剑,长鞭,小手上有些小小的茧子,不过,她也有段时间不用了,每天除了吃,睡,就是沐浴,身体养的极好,手上的茧子都快看不出来了。

    “你真的一点儿办法都没有?”沈盈雪将信将疑,她连太后的头痛顽疾都能缓解,会拿这小小的茧子没有办法?是不愿意帮她吧。

    “我才疏学浅,真的束手无策了,你可以进宫去问问御医。”沈璃雪在现代时习的医术多是保命用的,像治伤,简单的诊病都懂些。

    她在山上拼杀时,手上也曾磨起茧子,不过,她当时的注意力一直在如何保命上,谁还会在意手上有没有茧子,像配药膏治茧子这种小事,她还真没什么研究。

    “沈璃雪,咱们好歹也曾姐妹一场,你嫁安郡王做正妃,我嫁湛王做正妃,大家互相扶持岂不是很好,你就帮帮我的忙嘛。”沈盈雪满目懊恼,说出口的话,也绵里藏针,暗指沈璃雪有本事,不帮她。

    沈璃雪冷笑,她就知道,沈盈雪是个白眼狼,你对她好,是理所应当,你对她不好,就是你的不对。

    如果当初不是为了打击东方湛,她会直接将正在流产的沈盈雪丢到乱坟岗,让她自生自灭,绝不会让人救她。

    “不好意思,我医术有限,能力不足,帮不到未来湛王妃,您还是另请高明吧。”沈璃雪望望天空,冷冷下了逐客令:“马上到用膳时间了,我还准备睡个回笼觉,就不多留您了,燕月,送客。”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澳门博彩娱乐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腹黑郡王妃207》,方便以后阅读腹黑郡王妃207 明争暗斗,渣妹自取其辱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腹黑郡王妃207并对腹黑郡王妃207 明争暗斗,渣妹自取其辱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腹黑郡王妃2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