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2 皇帝大怒,杀丽妃

    吉时到,作法开始,于新手持长剑和道符,口中念念有词,不时喷出一片片火光,高台上烟雾缭绕,于新,祭坛,皇帝和文武大臣全都淹没在薄薄的烟雾中,朦朦胧胧看不真切。

    沈璃雪是现代人,本不信鬼神之说,但她穿越到古代,经历离奇,古代的内力,轻功又神秘莫测,她对世间万物都多了几分好奇。

    皇帝梦到雷劈龙椅,梦境奇特,解决的方法也奇特,直觉告诉她这次作法问天有蹊跷,方才生了观前来一观之意,不过,她坐的地方离高台太远,又有烟雾遮挡,根本看不清于新是怎么作法问天的。

    天色尚早,法事也不知何时才能结束,沈璃雪揉揉发酸的后腰,慢腾腾的站了起来,准备在附近走走,前方响起东方湛的询问:“法事什么时候结束?”

    侍卫恭声道:“回湛王,据于大人说,至少需要半个时辰。”

    半个时辰就是一个小时,现在才过了一盏茶(十到十五分钟),距离法事结束还早着呢,她小腰发酸,不能久坐,也不宜久站。

    沈璃雪扶着秋禾的手慢腾腾的走出人群,却见东方湛也离开原地,沿着青石路,缓步向着一个方向走去。

    东方湛不观看法事,要去哪里?虽说站在他的方向,什么也看不清,不过,他是青焰湛王,想要角逐皇位,就应该安安稳稳的守在这里,等候法事结束,让文武百官看到他对黎民百姓的诚心。

    “三皇兄,你去哪里?”看着东方湛渐渐远去的身影,五皇子也备感疑惑,他就那么施施然的走了,不想在父皇面前表现了吗?

    “去看看皇祖母,许久没见她了。”风中传来东方湛头温和的回答声。

    百善孝为先,东方湛看望太后,是表孝心,没有跟完法事,众臣不会多说什么,况且,呆呆的站在这里,看那烟雾弥漫的高台,真不如去永宁宫陪太后喝喝茶,聊聊天。

    太子目光微凝,悠然道:“本宫也许久没见母后了,五弟要不要一起去坤宁宫?”

    “我住在皇宫,天天见母后,就不去坤宁宫了。”五皇子懒洋洋的说着,目光阴沉,母后的心思都在东方泓身上,和东方泓一起去坤宁宫,他是个彻彻底底的透明人,半点不受重视,何必自取其辱的去看人家母子情深。

    “那本宫先行一步。”东方泓转过身,缓步前行,青色的衣袂轻轻飘飞,整个人更显英挺,俊美。

    秋禾看着两人空荡荡位置,疑惑的瞪大了眼睛:“太子,湛王爷居然都走了。”

    皇帝和百官在高台上辛辛苦苦的站着,看法事,太子,湛王悠然自得的跑去宫殿里喝茶、聊天,被皇上知晓,肯定会发脾气吧?

    “放心,法事结束前,他们都会赶回来的。”太子,东方湛都是聪明人,想着办法在皇帝面前表现他们的才能与优点,绝不会做对自己不利的事情。

    法事期间,离开一小会儿去看看许久不见的长辈是人之常情,皇帝知道了,也不会怪罪他们。

    再者说,这地方又干又硬,站的久了,全身酸疼,傻瓜才会放着舒适的宫殿不去,站在这里干等法事结束。

    呃,五皇子好像还站在原地,看那漫天云雾的高台法事!

    沈璃雪揉揉发酸的小腰,扶着秋禾的手,慢腾腾的在青石路上走动,偶尔抬头望望高台,橘黄的火光绕在烟雾里,一阵比一阵强烈。

    于新长剑挑着道符,口中念念有词,火光喷洒,薄烟弥漫间,明媚的天空渐渐暗了下来,一片片黑云向着高台聚集过来,一道道惊雷、闪电在黑云里酝酿。

    皇帝微微变了面色,他梦里劈中龙椅的雷电,似乎就是这个模样。

    黑云越聚越多,越压越低,渐渐凝聚成一道浓浓的黑雾,朝着高台倾洒下来,于新急忙铺好了白色宣纸,两边辅以道符协助,自己手持长剑,看着黑雾,默念口决。

    黑雾层层滚滚,眼看着就要倾洒到高台上,皇帝,大臣们的心也都高悬了起来,心中暗自猜测,这么声势浩大的黑云,会预示什么天灾?

    突然,天空惊现一道亮光,浓浓黑雾以人眼看得到的速度,快速消散于天地间,湛蓝的天空万里无云,金色的阳光倾洒,温暖人心,皇帝的面色却阴沉了下来:“怎么回事?”法事眼看着就要成功,怎么突然间失败了?

    于新快速掐指计算,目光也沉了下来:“回皇上,皇宫西南方有污(和谐)秽之事,扰了微臣做法。”

    皇帝目光一凝,他梦里的闪电,也是来自西南方,西南方,是不祥的方向。

    吉时已过,法事失败,不能再继续进行,皇帝一甩衣袖,急步走下台阶,向着西南方阔步前行,太监们急步跟上。

    大臣们站在高台上,面面相觑,大白天,皇宫里居然有污(和谐)秽之事,世风日下,世风日下啊。

    湛蓝的天空万里无云,漫天的烟雾已经消去,巍峨的高台清清楚楚,沈璃雪站在青石路旁,看着急步前行的皇帝,挑挑眉,还没到一个时辰,法事提前结束了么?湛王,太子去了宫殿还没有回来,这里只有四皇子,五皇子,六皇子……

    目光看到皇子们空荡荡的位置,微微一怔,咦,皇子们怎么都不见了?难道各自回宫殿了?皇帝的面色很不好,看不到皇子们的身影,会不会大发雷霆?

    皇帝步下台阶,对侍卫,太监,宫女们的行礼视而不见,也没看皇子们的位置一眼,面色阴沉着,阔步前行。

    沈璃雪满目疑惑,皇帝急色匆匆的,是想去哪里?

    小腰一紧,侧脸贴到了温暖的胸膛上,若有似无的松香萦绕鼻端,沈璃雪抬头看向东方珩:“是不是出事了?”

    “法事失败了,皇上是去抓破坏法事的罪人。”东方珩看着快速走远的皇帝,黑曜石般的眼瞳闪烁着幽华冷芒,破坏法事,罪名不轻,不知那名罪人是谁?

    “皇上要去西南方!”沈璃雪看出了皇帝的意图,微微一怔。

    “怎么了?”东方珩不解:“西南方有什么问题吗?”

    “那是丽妃永华宫所在的方向。”沈璃雪低低说着,眼角闪过一道蓝色衣袂,快速转头看去:

    东方湛沿着青石路慢条斯理的走了过来,湛蓝的天空下,他神色怡然,笑容比明媚的阳光还要耀眼,深邃的眼眸闪烁着璀璨的光华,仿佛胜券在握。

    距离法事完毕,还有一小半时间,他回来的可真够早的,仿佛早就知道法事不可能成功。

    “璃雪,我扶你走走!”东方珩强劲有力的手臂轻拥着沈璃雪的肩膀,另只手臂则扶了她的胳膊,墨曜石般的眼瞳深不见底。

    沈璃雪眨眨眼睛,明白了东方珩的用意,点头应道:“好!”像散步一样,轻靠着东方珩,顺着青石路向西南方走去,心中暗暗猜测,出事的人是谁呢?皇帝又会如何惩罚他们?

    皇宫宫殿居多,有住人的,也有空的,西南方向第一座住人的宫殿,就是丽妃的永华宫。

    两名身穿枣红比甲的宫女站的笔直,忠心耿耿的守在门外,见到皇帝,面色大变,急忙跪倒在地,正欲高喊:“参见皇上。”两名太监走上前,紧紧捂住了她们的嘴巴。

    皇帝面色阴沉,一手负于身后,一手垂在身前,径直越过宫女们,阔步走进了永华宫。

    宫女们瘫坐在门口,看着走到门口的皇帝,呜呜的高叫着,美眸中满是惊恐与绝望。

    “嗯……”女子暧昧的低吟声自屋内响起,如小猫低呜,缠缠绵绵,魅惑人心,皇帝刹那间变了脸色,一脚踢开房门,大步走了进去。

    浓浓的奢靡气息扑面而来,熏人皱眉。

    内室地面上,男子的外衫,里衣,女子的罗裙,肚兜,裘裤,凌乱的散落一地,惹人瑕思。

    “你们在干什么?”皇帝愤怒的吼声穿透云层,响彻云霄。

    大床上,赤身裸体交叠在一起的年轻男女被吼声惊醒,快速分开,雕花大床由于两人的剧烈动作震的晃了晃,半透明的帐幔四下翩飞,为这暧昧的春光凭添了几分飘逸的情调。

    “皇……皇上……”丽妃抓过一旁的锦被,盖住自己不着寸缕的身体,看着床前怒气冲天的皇帝,惊的目瞪口呆,由于情欲而嫣红如霞的小脸,瞬间变的惨白。

    “父……父皇……”年轻男子望着皇帝愤怒的眼眸,震惊的说不出话来,这个时间,父皇怎么会在这里?难道法事提前结束了?

    “混帐!”皇帝望着年轻男子熟悉的容颜,血气上涌,利眸中怒火翻腾,愤怒的耳光毫不留情的狠狠打到了男子脸上。

    他最宠爱的妃子,疼爱的儿子,居然背着他苟合,庶母、儿子乱(和谐)伦,给他戴了一顶大大的绿帽子,混账,混账!

    “啪啪啪!”五皇子一张俊颜被打的偏过来,又偏过去,清脆的声响听的屋外的太监们都不寒而栗。

    “父皇息怒,事情是误会,误会……”五皇子脸颊红肿,都快没有知觉了,嘴角溢出一缕鲜血,嘴巴里充满了铁绣味,含糊不清的急声求饶,心思急转,思索着最适合的解决方法。

    “朕亲眼看到的事情,还能有什么误会。”皇帝一脚踢倒五皇子,甩手一巴掌打到了丽妃脸上。

    丽妃纤细的身体被打下大床,狼狈的跌坐在地上,丝被滑落,露出满是吻痕的身体。

    皇帝眼中的怒火燃烧的更浓,手指着丽妃,五皇子,气的全身颤抖:“你们一个是后宫嫔妃,一个是皇室皇子,居然苟合,还有没有一点儿羞耻心,皇室的脸都被你们丢尽了!”

    “父皇,儿臣刚才只是路过永华宫,不知怎么的,头脑一昏,就变成现在这种模样了,有人算计儿臣,一定是有人算计儿臣。”

    五皇子急于挽回事情,也顾不得穿衣服了,赤果着身体,紧紧抓着皇帝的衣角,急切的解释,锐利的目光快速扫视,落在了角落中的熏香上,眼睛一亮:“香,一定是有人在香里做了手脚,故意设计儿臣,父皇,你千万不要上了奸人的当。”

    被皇帝抓奸在床,事实胜于雄辩,如果他说丽妃勾引他,将事情推给丽妃,自己受的惩罚可能会轻些,但也间接坐实了两人的奸情,皇帝绝不会轻饶他。

    倒不如装傻,说成是被人算计,如此一来,皇帝的怒气会消去很多,也会对他们两人从轻处罚。

    “是啊,皇上,妾身也不知怎么回事,好好在内室坐着,头脑一昏,意识就模糊了,再清醒,就变成了这样,肯定是有人在算计臣妾和五皇子,请皇上为妾身做主。”

    丽妃久居深宫,最会察言观色,揣摩人心,五皇子想扮成受害者,推开所有责任,她自然会顺着他的意思,将谎言说圆了,明哲保身,对他,对她都好。

    “还想骗朕。”皇帝怒不可遏,一脚踹开了五皇子,他强健的胸口印下一个清析的脚印:“这是丽妃的宫殿,你身为皇子,若是没有奸情,跑来自己庶母的内室做什么?”

    “父皇息怒,儿臣是被人算计才会……”

    “住口。”皇帝冷声打断了五皇子的话,看他的目光,愤怒的快要喷出火来:“半个时辰前,你在高台下看法事,谁有那么大的本事,在所有人毫无察觉的情况下给你下药,把你骗来这里设计陷害?”

    “这……”五皇子一时语塞,若说他是在高台下站的累了,就顺着青石路前行,不知不觉走来了永华宫,皇帝肯定会反驳他,这么多宫殿不去,偏偏走来永华宫,分明是心里有鬼……

    “皇上明查,臣妾和五皇子真是被人陷害的,臣妾冤枉!”丽妃见五皇子被堵的哑口无言,目光闪了闪,抓过地上的衣服,胡乱的裹在身上,哭的凄凄惨惨。

    男人都喜欢怜香惜玉,女子一哭,男人就会动容,就会心软,皇帝年龄又大了,更容易动容,自己哭的凄惨些,伤悲些,皇帝应该会对她起怜惜之心!

    丽妃不知道,法事失败,皇帝胸中本就有怒火,又抓到五皇子和她苟合,胸口怒气顿时倍增,她的哭哭啼啼,不但激不起皇帝的怜惜,还让他的心情更加烦燥。

    “事到如今,你们居然还敢联合起来骗朕,好好好!”皇帝怒极,一连说了三个好字。

    身为青焰皇帝,他处理多年的国家大事,见多识广,对许多人和事,都有自己独特的判断,他闯进房间多时,除了情欲的奢靡气息外,没闻到香里有任何异味,他们两人意识非常清醒,谎言说的比实话还顺,当他是瞎子看不出他们的异样吗?

    “五皇子、丽妃不顾廉耻,肆意苟合,来人,将他们关进大牢,择日问斩!”

    皇帝怒气冲天的话惊的五皇子,丽妃头脑一懵,身体瞬间僵硬,呆呆的瘫坐在地,半天没反应过来,皇上要斩了他们?怎么会这样?

    侍卫们大步走进内室,面无表情的抓着五皇子,丽妃的胳膊,就欲押出内室,一道惊慌的女声传了过来:“皇上,皇上开恩……”

    帘子挑开,现出一名三十多岁的美少妇,金色的宫装绣着美丽的凤凰,九尾凤簪在乌黑的发髻上摇曳生辉,保养得当的小脸是满是担忧与焦急,正是闻讯赶来的皇后。

    此时的五皇子,被侍卫们紧紧押着,衣衫胡乱的穿在身上,露出大半个胸膛,胸口那只脚印益发清晰,玉冠不知丢到了哪里,发丝凌乱凌乱的披散在身后,显得十分狼狈,再也不见平时的英明果敢。

    皇后十分心疼,美眸中染了一层水雾,扑通跪到了皇帝面前:“皇上,澈儿他是一时糊涂,求您开恩,放他一条生路。”

    “母……母后……”五皇子看着为他求情的皇后,眼角微微温润,他一直以为,皇后的心思在太子身上,根本不在意他,没想到,他出事,第一个为他求情的,会是皇后。

    “你来的正好。”皇帝看着皇后,怒气冲天的狂吼:“这么多年,你是怎么教儿子的?知不知道他做了什么?”

    “皇上,澈儿还是孩子,无论他做错了什么事,都是臣妾这做母亲的没教好,您要罚,就罚臣妾,求您饶他一命。”皇后低低的哀求着,语气诚恳。

    五皇子嘴唇动了动,鼻子一阵酸涩,心中涌上一股暖流。

    “他背着朕,和朕的嫔妃苟合,如此大逆不道之事,会惹天下人耻笑,你让朕怎么原谅他?”青焰皇室的颜面都让他们丢尽了,斩首、浸猪笼,都不足以解恨。

    皇后看向五皇子,身形消瘦,脸上的稚气尚未退去,清亮的眸中弥漫着一层死灰,惹人心疼,他是她身上掉下的肉,才只有十六岁,还有大好的未来等着他,她怎么能眼睁睁看着他死。

    “臣妾愿意代他受过,请皇上成全。”皇子和嫔妃偷情,大逆不道,若是不处置五皇子,青焰皇室,尤其是皇帝,定会成为百姓们茶余饭后的笑料。

    五皇子是皇后十月怀孕生下的儿子,他被斩首,她做不到坐视不理,身为母亲,她愿意代自己的儿子接受任何惩罚。

    “母后!”五皇子眼角凝了几分水润,声音有些哽咽。

    皇帝犀利的目光如剑刃,猛然的射向皇后:“怎么?你觉得朕是昏君?是非不分,黑白不明?放过有罪之人,惩罚他无辜的母亲?”

    “臣妾不是这个意思,臣妾贵为青焰皇后,也是个普能的女人,普通的母亲,不能眼睁睁看着自己的亲生儿子被他的亲生父亲处死……”

    “人非圣贤,孰能无过,澈儿还是个孩子,不了解人情事故,难免会犯错……您是青焰皇帝,也是他的亲生父亲,应该给他个改过自新的机会,而不是一刀斩了他,让他再无赎罪之时……”

    皇后看着皇帝,一字一顿,说到动情处,声泪俱下,听的众人无不动容,心中连连叹息。

    皇帝也有些动容,暴虐之气消散大半,抬眸看着东方澈,消瘦的身形,稚气的俊颜,和他印象中的相同,又不同。

    “皇上,虎毒尚且不食子,无论他做错了什么,他都是您的亲生儿子,求您看在他多年孝心的情份上,饶他一命……”皇后低低的说着,对着皇帝深深的行了一礼。

    皇帝重重的叹了口气,多年来,他的注意力一直在太子和湛王身上,的确忽略了这个孩子,子不教,父之过,东方澈犯错,他这个做父亲的,也应该负一定的责任。

    “朕可以放过五皇子,丽妃,不过,死罪可免,活罪难饶,将五皇子,丽妃关进大牢,期限二十年。”

    “多谢皇上。”皇后晶莹的美眸中闪过一丝喜色,关进大牢二十年也好,三十年也罢,终归是保住性命了,能活着,就有希望!

    “多谢皇上。”丽妃惊魂未定,颤抖着身体跪地谢恩,高悬的心渐渐放了下来,刚才有那么一瞬间,她以为自己死定了,所幸皇后赶了过来,救下了五皇子,也救下了她。

    关进大牢,无妨,她会想办法,争取早些出来的。

    “谢父皇!”五皇子跪地行礼,眼睑微微沉下,让人看不到他眸中的神色。

    永华宫围了一大群好奇的年轻人,李幽兰,太子妃也都在其中,看着被侍卫们押出来的丽妃,五皇子,她们先是一怔,随即就明白了是怎么回事,美眸圆睁着,满目难以置信。

    五皇子,丽妃,这也太离谱了。

    丽妃双臂被反剪,微低着头,缓缓前行,走过李幽兰身边时,悄悄对她使了个眼色,李幽兰怔仲的瞬间,她已经越过李幽兰,缓步前行。

    沈璃雪远远的站着,看那对被人围观,身形狼狈的偷情男女,摇头叹息:“姜果然还是老的辣!”

    东方珩强劲有力的手臂拥紧了沈璃雪的肩膀,戏谑道:“此话怎讲?”

    “法事中断,皇帝来永华宫捉奸,绝对不是偶然,而是有人故意安排的!”沈璃雪看向远处的东方湛,他就那么静静的站着,优雅高贵,卓尔不凡,嘴角扬起一抹笑,极浅,却透着说不出的诡异,仿佛诡计得逞:“若我没有猜错,他就是幕后主谋,于新是他的人!”

    预言天灾,让于新设坛作法,却明言,皇子不可上高台,那么,太子,湛王,五皇子必然会在高台下观看法事。

    半个多时辰的法事,他们看不真切,一定会烦乱,湛王率先取巧,前往永宁宫,一则看望太后,表孝心,也能从太后那里探些皇帝的口风,太子效仿他的做法,去坤宁宫找皇后。

    五皇子和皇后的关系不及太子和皇后亲切,自然不会去坤宁宫,以他的聪明,也不会傻傻的站在那里等法事结束,那么,他就会来永华宫找丽妃,从丽妃这里打探皇帝最近的事情。

    于新收到东方湛的信号后,故意中断法事,断言是被西南方的污(和谐)秽之事打断,皇帝怒气冲冲,赶来永华宫,便会将偷情中的丽妃和五皇子抓个正着。

    真是完美的计策,一环扣一环,设计的滴水不漏,东方湛不但心思缜密,对东方澈也了解的非常透彻,能清楚的算出他走的每一步,不过,东方湛怎么知道五皇子和丽妃有奸情?

    她偷看到两人偷情时,没察觉到附近其他人,后来,也只将事情告诉了东方珩,没有外传,东方湛究竟是怎么知道的?

    “横空出世的新贵,比不上根深蒂固的旧势力。”东方珩淡淡的声音暗带戏谑。

    “那当然,强龙不压地头蛇嘛。”五皇子这新贵才出世多久,就被东方湛给打下去了,足可见毫无经验的新贵和强势的势力没得比,东方湛登基为帝的强势对手还是太子,五皇子经验太少,人也太少,经历的事情更是少,不能成为东方湛的对手。

    “五皇子是有野心的人,凡事以大局为重,法事只有半个时辰,他在高台下耽搁了一小半时间,来到永华宫时,还剩下一半,他为什么不直接问事情,而是要和丽妃偷情,他就没想过法事会提前结束,他们会被皇帝抓到吗?”

    “应该是东方湛做了什么,让他们干柴烈火,难舍难分。”东方珩淡淡看着东方湛,他的手段快,狠,准,不出则已,一出必然会有人出事,倒霉,现在的他,角逐皇位,对同父异母的兄弟毫不留情,他日,他登基为帝,一定会对付自己,手段肯定会比现在还要残忍、狠毒。

    “东方湛倒是厉害,不动声色就除去了一名劲敌。”这样的人,是天生的能者,如果他们之间没有那么多矛盾,应该是很不错的朋友。

    “他更厉害的手段,还在后面。”东方珩看着热闹的人群,蓦然开口,墨色的眼瞳深不见底。

    沈璃雪略略思索,压低了声音道:“你指丽妃?”丽妃和李幽兰之间的小互动,别人没看到,沈璃雪却注意到了。

    圣王府的暗卫更是查探到,她们两人之间曾有合作,以她们两人的性子来看,一人出事入狱,另外一人,也休想独善其身。

    “没错!”东方珩墨色的眼瞳闪烁着幽华冷芒,东方湛做事,干脆利落,丽妃之事,很快就会有结果。

    夜晚子时,丽妃所在的大牢来了位不速之客,雪青色的裙摆上绣着一朵朵美丽兰花,精致的流云髻点缀着琉璃发簪,美丽大方,端庄优雅,正是李幽兰。

    闻着大牢内散发的阵阵潮湿和恶臭,她微微皱起眉头,打量着脏兮兮的四周,眸中浮现一抹厌恶,真是脏乱,这哪里人住的地方。

    丽妃看她一眼,慢腾腾的站起身,拍掉身上的干草,抚平裙角上的褶皱,傲然道:“你终于来了,快想办法救我出去。”

    “丽妃娘娘,你看清楚,这是刑部大牢,不是湛王府的客房,我怎么救你出去?”李幽兰不屑的嗤笑,被皇上亲自判了刑的阶下囚,还当自己是高高在上的丽妃娘娘么?

    李幽兰漫不经心的敷衍使得丽妃皱着眉头:“李幽兰,你的夫君是湛王,权利滔天,随便找个死囚来代替本宫即可,别告诉本宫,这么小的事情他做不到。”

    “表哥能力非凡,这件事情他当然做得到,不过,我们为什么帮你?”李幽兰挑眉看着丽妃,似笑非笑的神色,惹的丽妃很是不悦:“咱们是盟友,难道不应该互帮互助?”

    “所谓盟友,是建立在互惠互利的基础上,娘娘已是阶下囚,二十年之内,对我们不会再有任何帮助,我们的盟友关系,也应该到此为止了。”

    李幽兰声音朗朗,气的丽妃险些吐血:“李幽兰,你想过河拆桥?”

    “我过河拆桥?”李幽兰猛然抬起眼眸,森寒的目光看的人胆战心惊:“你是五皇子的人,却隐瞒不说,还装腔作势的与我们合作,将我们骗的团团转,现在遇难了,却说我们过河拆桥,你还有没有良心?”

    丽妃有些心虚,目光不自然的闪了闪:“我和五皇子只是郎有情,妾有意,除此之外,再无其他,你们的事情,我也从没告诉过他。”

    李幽兰只让她帮忙对付沈璃雪,对五皇子的登基没有丝毫帮助,她也就没说。

    “好了。”李幽兰摆手打断了丽妃的话:“以前的事情,都过去了,就不要再提,从今以后,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互不干涉。”

    丽妃美丽的小脸瞬间黑的能滴出墨汁来:“你就不怕我将你做的那些龌龊事都抖出来?”若在以前,她和李幽兰决裂便决裂了,可是现在,她被关进大牢,正是需要人帮忙的时候,李幽兰与她决裂,就是在抛弃她。

    “怕只怕你有那份心思,却没那个机会了!”李幽兰璀璨的笑容透着说不出的诡异,看的人全身发冷。

    丽妃心里突然升起一股不好的预感:“你什么意思?”

    “事到如今,我也不瞒你了,其实啊,你和五皇子偷情被抓,都是我表哥,也就是湛王,一手策划的……”

    丽妃震惊的瞪大了眼睛:“怎么会?”

    “还记得我给你配置药膏,去疤痕之事吗?我仔细看过了你手上的疤痕,前段时间,一次偶然的机会,我在五皇子身上也看到了同样的疤痕,就怀疑,你们两人有联系,然后,表哥就设计了今天白天那出戏,你们果然中计了……”

    丽妃震惊的抬眸,正对上李幽兰满是讥诮的笑:“你房间门口,放了两盆花,单纯的放,没有任何不妥,但是放在一起,相互催化,那就是猛烈的催情药……”

    丽妃恍然大悟,难怪一向警觉的五皇子没有察觉到皇帝的靠近,原来是中了花产生的催情药,才让他们的私情被抓个正着:“你今晚来大牢,就是想对我说这些么?”直觉告诉丽妃,李幽兰来大牢的目的不简单。

    “湛王算计五皇子之事,都是秘密,绝不能让多余的人知道,娘娘久居皇宫,应该知道,什么人最能保定秘密吧?”李幽兰笑的明媚璀璨。

    丽妃头脑一懵,全身发冷,潜意识的紧了紧身上的衣服,什么人最能保定秘密,呵呵,当然是死人!

    李幽兰身后走出几名粗使嬷嬷,面无表情的朝她走了过来,丽妃胸中的怒火腾的燃烧起来,李幽兰来大牢时,就已经拿定主意,要杀她灭口:“李幽兰,杀了我,你会后悔的!”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澳门博彩娱乐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腹黑郡王妃212》,方便以后阅读腹黑郡王妃212 皇帝大怒,杀丽妃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腹黑郡王妃212并对腹黑郡王妃212 皇帝大怒,杀丽妃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腹黑郡王妃2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