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7 皇帝大怒,斩首

    黄粱,李言,王强?不就是害死那名民妇女儿的人么?这次人赃并获了?

    不出沈璃雪所料,那名十四五岁的女子撞开年轻男子们,跌跌撞撞的下了马车,猛的跪在马大人面前,哭的悲悲惨惨:“大人,这五个人想强暴民女,求您为民女做主。”

    “臭丫头,少胡言乱语!”李言怒气冲冲的跳下马车,挥手打向那名诉苦的年轻女子。

    马大人微微皱眉,身旁的侍卫伸手钳住了李言的手腕,大手在女子脸颊三厘米处停下,强势内力带起一阵急风,吹的女子乌发飘飞,身体颤抖,清秀的小脸上满是惊恐。

    “干什么?想在本官面前杀人灭口?”马大人冰冷的眸中折射出两道锐利的寒芒,不怒自威。

    “大人言重了,这臭丫头勾引了我们,还说我们强暴她,我一时气愤,才会下了重手,大人莫怪。”李言赔着笑,态度恭敬,慢腾腾的抽回了手,目光平静无波,好似有恃无恐。

    “若是本官没有阻拦,你这一巴掌下去,就打死人了。”马大人看的清楚,他那一掌用了十成内力,完全是想置女子于死地,当着他的面,这么明目张胆的杀人,真是无法无天了。

    李言不以为然,笑嘻嘻的赔不是:“是我莽撞了,以后一定小心!”

    马大人锐利的目光冷冷扫过黄粱,王强,李言五人,身着便装,却掩饰不住他们满身的煞气,目光平静,态度高傲,仿佛天不怕地不怕。

    若说刚才李凡和那名中年女子各持一词,他难辨真假,那现在他几乎可以肯定,是这五人强暴了人家清白的女儿,还恬不知耻的倒打一耙,编造谎言说人家勾引他们,真是颠倒黑白,无法无天:“麻烦五位随本官去趟刑部。”

    刑部,关押的都是重犯,死犯,要犯,只要进了刑部的人,极少有活着出来的,马大人让他们五人去刑部,是想给他们定罪么?

    李言目光一凝,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收敛了笑容:“大人,刑部掌管朝中大事,女支女勾引男子不过是一桩小事,刑部来管,是不是太大材小用了?况且,是她主动引诱我们,就算要去刑部,也应该是她去。”

    “朝堂设刑部,为国也是为民,本官遇到了不平事,岂能坐视不理,五位是施暴者也好,受害者也罢,都是案中人,随本官回刑部,将案子审清了,对大家都好,请吧。”

    马大人例行公事的话带着强势的命令口吻,听的那五人都微微变了脸色:“大人,实不相瞒,我们子时还要守夜,现在随您回刑部审案,怕是赶不及子时的值守。”

    黑漆漆的夜里,什么事情都可能发生,侍卫们的值守容不得半点差错,马大人掌管刑部,对这点很清楚,李言妄想以此威胁马大人,让他放行。

    不料,马大人根本不吃他们那一套:“你们都在京城任职,代表着京城的士兵风气,事情一定要弄清楚了,不然,被有心人宣扬你们强暴良家女子,会抹黑整个青焰军队,你们都在哪里任职,本官命人去通知你们的首领,让他暂调其他人顶替,只是一夜而已,不会出差错的。”

    李言五人的面色瞬间阴沉下来,马大人态度强硬,毫不相让,是对他们五人起了疑,若他们真的进了刑部,还能不能活着出来?

    马大人身边带着五、六名侍卫,个个武功高强,就算他们拼尽全力跑了,还有家人在京城,也有职位在军中,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还会坐实他们强暴良家女子的罪名。

    马大人软硬不吃,誓要将他们绳之以法,他们正值大好年华,不想成为没有自由的阶下囚,想安然无恙的离开,只好拿出最后的撒手锏了。

    “马大人,不是卑职不肯随您回刑部,实在是,我们都是阳年阳月阳日阳时出生之人,于新大人特意交待,每晚子时后一定要去守卫,不能擅离职守。”

    阳年阳月阳日阳时出生,怎么这么巧?马大人紧紧皱眉。

    军中士兵强暴良家女子,会被判刑、坐牢,那他们就不能再守卫京城、皇宫,阳年阳月阳日阳时出生之人本就稀少,皇帝专门安排了于新负责调动,一下子关了五个,对京城肯定会有影响,若是不关他们,这案子要如何了结?

    望着马大人阴晴不定的面色,李言五人相互对望一眼,眸中暗暗闪烁着得意的光芒,他们就知道,搬出这个理由,绝对能压制得住马大人,阳年阳月阳日阳时出生的人,可是有很大的特权呢。

    “马大人,这五名侍卫身份特殊,但百姓的案子也不能疏忽,事情扑朔迷离,一时之间难辨真假,距离子时还有段时间,不如您带他们进宫面圣,看看皇上的意思。”

    沈璃雪清灵的话像一盆冰水,将李言五人从头到脚浇了个透心凉,得意的面色瞬间阴沉下来,跪在地上的女子,柔柔弱弱,楚楚可怜,他们五个却是威武霸气,让人望而生畏,这么明显的对比,想也知道事情真相如何,进宫见到皇上,他们哪还能讨得了好。

    “郡王妃言之有理,五位,请随本官进宫一趟吧。”马大人轻捋着胡须,笑容和蔼,案子牵扯到了特殊的人,他拿不定主意,可以请皇上定夺。

    李言,王强五人相互对望一眼,眸中闪过一丝焦急,怎么办?进了宫,他们凶多吉少啊,可若是不进宫,强行逃离,他们现在就会被杀。

    刑部的侍卫们站在两旁,将出路全部堵上了,他们逃不掉,也不能逃,只得硬着头皮随马大人进宫,走出小巷后,恨恨的瞪了马车一眼,出主意害他们陷入尴尬境地的,就是马车上的女子,可恶至极。

    沈璃雪不以为然,嘴角弯起一抹诡异的笑,这五人生辰特殊,身份也特殊,幕后主人更不是简单角色,她何不利用他们的特殊职位做做文章,打压打压幕后主人的嚣张气焰。

    天色尚早,皇帝正在御书房看奏折,听闻马大人有急事禀报,宣了他进来。

    五名身强体壮的男子、一名娇小玲珑的女子,站在马大人身后一字排开,皇帝备感不解:“马爱卿,这是怎么回事?”

    马大人上前一步,拱手道:“回皇上,微臣散职回府的路上,看到这五名男子在马车里欺负这名女子,他们五人乃是阳年阳月阳日阳时所出,身份特殊,微臣不知该如何定判,特来请示皇上。”

    皇帝犀利的目光如利刃,猛的射向王强,李言五人:“居然有这种事情?”身为青焰侍卫,是为守护秩序,让百姓们可以安居乐业,他们倒好,仗着权势欺压百姓,无法无天了。

    李言上前一步,急声道:“皇上明查,是她勾引我们五人,不是我们五人强暴她……”

    年轻女子性子软弱,进了皇宫,见到皇帝,吓的说不出话来,听闻李言的侮辱,羞愤难忍,猛的跪到了地上,咬牙道:“禀皇上,民女乃是农户清清白白的女儿家,恪守礼法,绝不会勾引别人,一个时辰前,民女回家,路过小巷,被他们五人拖到车上,意图强暴……”

    “她胡说,皇上,当时我们五人结伴去喝酒,她拦了我们的马车,意图勾引。”李言瞪了女子一眼,截断了她的话,将所有责任都推到了她身上。

    “若我勾引你们,是主动投怀送抱,你们哪会急切的撕烂我的衣服。”女子面容青涩,眼圈通红,眸中闪烁着盈盈的泪光,又愤又怒,恨恨的瞪着五名男子,身体轻轻颤抖。

    小手紧揪着胸口衣服,那粗布衣衫都快要烂成布条了,十分凌乱,勉强遮住她的身体,可见那五人对她多么的残暴。

    李言瞟她一眼,傲然道:“那衣服是你自己撕烂的,我们可没碰过,你坐到我们中间的时候,马大人来了,刚好看到那一幕,误会了卑职们。”

    马大人只看到了他们和女子暧昧,没看到前面的事情,他的话,不能成为铁证,女子只有一张嘴,他们可是有五张,她说的再巧妙,再有理,也辩不过他们。

    “你们强词夺理,颠倒黑白,明明是你们强行我,撕烂了我的衣服。”女子狠瞪着李言,美眸愤怒的快要喷出火来,她是农家女子,言语笨拙,说不过见风使舵、八百玲珑的李言,嘤嘤哭泣着,伤心绝望。

    “姑娘,说话凭良心,你想要五百两银子,我们几个拿不出来,你打也好,骂也罢,没必要这么缺得的状告我们强暴,让我们坐牢受罚吧。”

    李言无奈的叹息听的女子怔怔愣愣:“我什么时候给你们要银子了?”

    “姑娘,别装傻了,你当时给我们要五百两银子的话,我们哥几个都记得清清楚楚,不是我们不给,而是我们每年的俸禄才几十两,真的没有一百两银子给你。”

    李言摇头叹息,一副被逼无奈的模样,气的女子眼圈通红,愤怒的娇喝:“我没说过这句话,你们诬陷我。”

    “这句话只有我们五个人听到,你不承认,我们也没办法。”李言又是一声叹息,眼神萎靡,仿佛被人陷害,挣扎无果,任人宰割。

    年轻女子气的咬牙切齿,眼泪再次不争气的掉了下来:“你们欺负我不算,还诬陷我,究竟还有没有良心?”

    “姑娘,事情错在你,不在我们……”

    皇帝威严的目光扫过争持不休的李言和年轻女子,李言五人身强体壮,对付一名弱女子不费吹灰之力,如果只是五人和女子共处一辆马车,事情立刻就会真相大白。

    可是现在,李言又说那年轻女子故意勾引他们,敲诈他们钱财,事情就有些复杂了,双方各执一词,真假难辨,若是没有更确切的证据,事情不好判:“李爱卿,事发时,可还有其他证据或证人?”

    “回皇上,那条小巷又黑又偏僻,附近没什么人,他们和女子还没有发生事情,也没有所谓的证据,不过……”马大人望望李言五人,欲言又止。

    “不过什么,马爱卿但说无妨。”皇帝低沉的声音透着说不出的威严。

    “微臣想请两人进宫,一男一女,他们来了,李言和这名女子的事情,基本就能真相大白。”马大人一字一顿,目光凝重。

    皇帝略略思索,吩咐道:“赵吉!”

    “奴才遵命。”赵公公手持拂尘,领命而去。

    李言,王强五人相互对望一眼,心中皆是咯噔一下,马大人请的是什么人?真的能查清事情真相吗?微张的大手慢慢握起,心莫名的紧张起来。

    半柱香后,一名男子在赵公公的引领下走进御书房,看着男子熟悉的脸庞,李言,王强几人暗暗纳闷,马大人请李凡来做什么?另外一人又是谁?

    疑惑间,眼角映入一道瘦弱的身影,粗布衣服穿在身上,非常朴素,枯黄的头发仔细梳过,还是有几缕凌乱的飘散着,凭添一抹哀伤与苍凉,再看女子的脸庞,瞳孔猛然缩紧,怎么是她!

    中年妇女第一次来皇宫,被宫里的美丽景致惊的目瞪口呆,小心翼翼急步紧跟着,战战兢兢的走进御书房,不敢抬头。

    前面的太监停下了脚步,她颤抖着身体,正准备磕头行礼,目光看到了两米外的李言等人,顿时怒火中烧,吼叫着朝他们扑了过去:“你们这些禽兽不如的奸官,还我女儿,还我女儿……”

    中年妇女见到了仇人,气不打一处来,对着他们愤怒的咆哮着,毫无形象的又抓又挠。

    皇帝,马大人,太监,侍卫都在一旁看着,李言,王强不能仗着会武功痛打中年妇女,边躲闪,连急声解释:“你认错人了,打错人了。”

    “就是你们五个,化成灰我都认得。”中年妇女吼声震天,毫无顾及,使上了全部的力气,拼命厮打李言,王强五人。

    整洁的衣服被抓成一条条,破破烂烂,齐整的墨发也被挠的有些凌乱,御书房很大,但在皇帝面前,他们不能大幅度的躲闪,被中年妇女紧揪着衣服,狠狠蹂躏,真真是狼狈不堪。

    赵公公望望皇帝阴沉的面色,对着打成一团的六人吼道:“大胆民妇,居然敢大闹皇上的御书房,活的不耐烦了。”

    中年妇女一惊,猛然想到这是皇宫,急忙松了手,跪倒在地,身体止不住的颤抖:“民妇粗俗,冒犯了皇上,皇上恕罪,皇上恕罪。”

    “大闹御书房,你可知该当何罪?”皇帝居高临下的看着中年妇女,目光冷冽,不怒自威。

    “民妇冲撞皇上,是民妇不对,只要为我女儿报了仇,民妇随皇上处置,上刀山下油锅,民妇都不会有半句怨言。”中年妇女字字铿锵,无怨无悔的誓言听的皇帝微微一怔:“你女儿……死了?”

    “是。”中年妇女抬起头,双眸含泪,一指李言,王强几人,愤怒的低吼:“是他们强暴了民妇的女儿,还冤枉她勾引他们,逼得她羞愤自尽,含怨而死,到现在眼睛都没闭上。”

    “这位夫人,你认错人了,我们不认识你。”李言脸不红心不跳的撒着谎,心中暗道,想不到她居然状告到了皇帝面前,早知如此,当初就一不作二不休,直接杀了她,也少了这些麻烦。

    “不认识我,那你们总认识他吧。”中年妇女冷哼一声,指向李凡:“你们和他串通一气,诬陷我的女儿,逼她自尽,可怜我女儿才十四岁,被你们这群禽兽不如的东西糟蹋,侮辱……”

    “这位夫人,本官之所以断定李言、王强五人无罪,是因死你女儿勾引他们五人时并不是处子,还向李言他们敲诈五百两银子。”

    李凡反驳着中年妇女的话,心里却是一阵阵发虚,赵公公请他来皇宫时,他就感觉事情不对,没想到是那村姑之死惊动了皇上,怎么会这样?

    “仵作被你们收买了,诬陷我女儿,她是清清白白的姑娘家,怎么可能不是处子。”中年妇人颤抖着声音,歇斯底里的怒吼。

    “仵作是这么报给本官的,本官当然要做为依据断案。”李凡目光闪了闪,将事情推到了仵作身上,把自己摘了个一干二净,惊动了皇帝的案子,是大案,要案,兄弟情谊虽然重要,却远不及自己的性命,他还是明哲保身的好。

    皇帝犀利的眼眸冷冷扫过李言,王强五人,一名女子勾引、敲诈他们有可能,两名女子相隔十天,再次勾引,敲诈,就是天方夜潭了,事情真相,已经可以窥见。

    “扑通。”一名女子被推进御书房,摔了个四脚趴地,看清女子的容貌后,李凡的面色瞬间变的煞白,女仵作,她居然也被请来了这里。

    “皇上,这是在她家里搜到的东西。”一名侍卫走进御书房,将一只小木箱放到皇帝面前,快速打开,一层雪花银闪亮了众人的眼睛。

    妇女女儿惨死一案,牵扯到了仵作,赵公公请李凡和中年妇女时,马大人也命侍卫去了仵作家里,调查仵作,发现不对,立刻揪来皇宫。

    皇帝的面色瞬间阴沉下来,冷冷看着女仵作:“你从哪里得来这么多银子?”

    仵作跪倒在地,战战兢兢道:“回……回皇上,这是草民祖上留下的……”

    “一派胡言。”皇帝目光锐利,声音冷若寒冰,吓的仵作不敢抬头:“你祖上三代都是平民百姓,生活尚算富裕,就算攒钱也攒不了这么多……”

    “还有……还有小的的俸禄……加起来,差不多……”仵作的身体抖如筛糠,依旧嘴硬,不肯吐口,身为仵作,他深知受贿的严重性,怎么能够承认。

    “仵作的俸禄,一月一两银子,除去日常开销,剩不下多少,就算你从出生到现在,不吃不喝也不可能有这么多银子,你究竟收了何人的贿赂?还不从实招来。”

    最后一句,皇帝加重了语气,周围的温度瞬间降了下来,仵作只觉一阵冷气自后痛渗入,快速到达四肢百骇,冷的蚀骨,更惊的她激灵灵的打了个冷战。

    “草民……草民……”额头冒出一层虚汗,她颤抖着身体,眼睛急转,思索最佳答案,不经意间与皇帝相撞,他锐利的目光如一柄利剑,仿佛瞬间戳破所有假相,让人无所遁形。

    她的呼吸猛然一窒,小鸡啄米般不停磕头:“皇上饶命,是他们五人给了草民银子,让草民做假证诬陷那名姑娘的。”

    皇帝想心思缜密,洞察一切,她现在招供,还有一丝希望,若是等皇帝彻底怒了,她就只有死路一条了。

    “果然是你们五个。”皇帝森寒的目光猛的射到了王强,李言五人身上,声音冷若寒冰:“阳年阳月阳日阳明出生,生辰特殊,朕信任你们,将你们安插到军中,委以重任,是为保护百姓,守一方安宁,不是让你们仗着特权,胡乱害人。”

    阳年阳月阳日阳时出生的人少是少,但是,也能够占全所有的要塞,少一个两个,三个五个都没问题,这些人以为自己生辰特殊,就可以为所欲为了么?未免将自己看的太重要。

    “皇上饶命,卑职知错了。”王强、李言王人慌忙跪了下来。

    先是被他们强暴,羞愤自尽的女子母亲在此,再有险些被他们强暴的女子为证,再加上仵作的亲自指证,足以定他们的罪,他们再反抗,也是无谓的挣扎,皇帝一气之下,说不定会将他们全斩了。

    倒不如大胆承认,让皇帝的气消一消,他们也算是立过功的,对青焰做了些许贡献,皇帝判他们的罪名,也要综合考虑,革去官职也好,贬成庶民也罢,应该会留他们一命。

    “王强,李言,黄粱五人不思进取,以权欺人,强暴女子,害人性命,罪无可恕,推出去,斩首!”皇帝威严的声音在御书房里久久回荡着,宣布着五人的命运。

    怎么……怎么会是斩首?

    李言,王强等人嘴巴大张着,震惊的说不出话来,他们也是立过功的,难道皇上不考虑他们的功劳么?

    他们不知道,皇帝重视天灾,顺带着也重视他们,但他们仗势欺人,害死百姓,皇帝对他们有了厌恶和警惕,更加明白,依靠好生辰得来了高官的人会骄傲自满,会不知天高地厚。

    李言,王强都有功劳,一般情况下不会被处死,但皇帝想杀鸡儆猴,镇镇那些阳年阳月出世,身居高位,目空一切的人,故而,他们五人注定要成为牺牲品。

    李言,王强短暂的错愕后,也想明白了其中的利害关系,枪打出头鸟,他们犯了大错,皇帝想拿他们开刀,震慑其他阳年阳月出生的人。

    “皇上饶命,卑职知错了。”五人跪在地上,头磕的咚咚作响,满目懊悔。

    皇帝视若无睹,不耐烦的摆了摆手,门外的御林军走上前来,一左一右的架起五人,快速拖出了御书房。

    “皇上,饶命啊……卑职再也不敢了……”五人后悔的哀嚎声一阵接着一阵,皇帝目光阴沉,充耳不闻,做错了事,就要接受惩罚。

    “刷刷刷。”几声轻响过后,院子里的求饶声戛然而止,天地间仿佛一下子静了下来,淡淡的血腥味飘散,御书房里的众人看看皇帝阴沉的面色,谁都没有说话,气氛静的有些诡异。

    “仵作收人贿赂,诬人清白,关入大牢二十年。”皇帝威严的声音再次响起,众人趁机长舒了一口气。

    那名女仵作煞白的面色微微好转,高悬的心也稍稍放了下来,还好还好,只是关押二十年,没有判她斩首:“谢皇上开恩。”

    在女仵作的尾音中,中年妇人缓缓开口:“皇上,民妇女儿大仇得报,民妇愿听皇上处置,不过,李凡李大人收受贿赂,也参与害民妇女儿,还请皇上明查。”

    皇帝锐利的目光落到了李凡身上:“李凡,可有此事?”

    李凡瞬间惨白了面色,磕磕巴巴道:“回……回皇上……微臣……”

    王强,李言五人和仵作都参与了害那名女子,但是,王强他们是阳年阳月生的,皇帝为了震慑其他特殊生辰之人,故意将刑罚判重了,仵作不是那个生辰,刑罚判的非常公正,他也是阳年阳月出生啊,如果承认收了贿赂,皇帝一气之下,会不会把他也斩了?

    王强,李言几人已死,收受贿赂之事那臭村妇也只是猜测,没有证据,自己不承认,她也拿自己没辙:“回皇上,微臣只是根据仵作的检查的结果来判案,并没有收受贿赂。”

    “李凡,你撒谎!”中年妇女瞪着李凡,眼眸愤怒的快要喷出火来。

    “夫人,如果一名女孩子尚未及笄,却已经不是处子,足以证明此人水性扬花,她勾引五名男子,敲诈他们的钱财,完全说的通,本官下的定判并没有错,当然,仵作说了谎,我没有察觉到,是我的失职。”李凡不慌不忙,言词凿凿,大义凛然,连他自己都快被自己说服了。

    “李大人,要想人不知,除非已莫为,只要是做过的事情,就算隐瞒的再好,再隐蔽,总有一天会露馅,我们身为官员,为民判案,首先要做到公平公证,在皇上面前不撒谎,你敢对天发誓,你半点贿赂都没收吗?”

    马大人阅人无数,哪个人是哪种性子,他稍稍接触一下,很快就能了解,李凡给他的感觉就是油腔滑调,不学无术,李凡做为七品县丞,肯定不会好好判案,结交狐朋狗友倒是他的特长,王强,李言他们和李凡很像是一丘之貉,请他判案,岂会不送贿赂?

    李凡目光闪烁,他是相府嫡长孙,不会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对天发毒誓,是对自己冷酷,残忍,可若是不发,马大人、皇帝就会怀疑他,怎么办?

    各种利弊在脑海中快速闪过,李凡做了一番天人交战,咬牙道:“我李凡在此发誓,并未收王强他们半点贿赂,若有撒谎,五雷轰顶,不得好死!”

    誓言全部都是虚的,骗骗人而已,皇帝想听,他就发上一遍,虽说小小的诅咒了一下自己,绝对不会成真,比被皇帝砍头要轻松的多了。

    马大人看着李凡,嘴角轻轻牵起,微微的笑容透着说不出的森寒与冷冽,看的李凡后背发凉,正欲问马大人笑什么,后者抢先开了口:“来人,把东西端上来。”

    一名侍卫快步走进御书房,手里端着一只托盘,上面放着各种珠宝首饰,在夜明珠光下折射出璀璨的光芒。

    李凡踉跄几步,险些栽倒在地,眼睛直直看着托盘里的东西,满眼震惊,怎么会?他们怎么会找到这些东西的?

    马大人很满意李凡的反应,淡淡看着他:“李大人,这些珠宝都是在你的别院找到的,据你别院的下人交待,这些就是王强他们送给你的贿赂,你还想狡辩吗?”

    李凡扑通一声跪到了地上,额头渗出一层细细密密的汗珠,头磕的咚咚作响:“皇上饶命,卑职一时糊涂,又看到仵作的检查结果,觉得事情不会出错,才会宣判,皇上饶命,饶命……”

    普普通通一句话,却非常巧妙的将责任推到了仵作身上,将他的责任推了个七七八八,就算皇帝要怪他,也不会砍他的头。

    “你可知朕最讨厌收受贿赂的官员?”皇帝语气严厉,锐利的眸中折射出道道寒芒,不怒自威。

    看的李凡心惊肉跳,头磕的更加响亮,声音中也带了些许颤音:“皇上恕罪,臣再也不敢了,求皇上再给微臣一个机会。”

    “李大人,你不止判刹了案子,刚才还撒了谎,犯了欺君之罪!”

    马大人轻飘飘的话像一道惊雷,炸了下来,震的李凡半天动弹不得,是啊,他撒谎了,欺骗皇上了,皇上一定不会放过他的,怎么办?怎么办?

    “皇上,李丞相在外求见。”太监特有的尖细嗓音在屋外响起,李凡眼睛一亮,爷爷来了,他有救了!

    皇帝瞟了门外一眼:“告诉李丞相,朕在忙,没空见他。”

    漫不经心的一句话,像一盆冷水,对着李凡兜头泼下,将他从头到尾浇了个透心凉,嘴唇哆嗦着,身体忍不住一阵阵发抖,皇上不肯见爷爷,是想重罚自己么?会像对待王强他们那样斩了自己吗?

    怎么办?自己究竟要如何自救?

    心绪烦乱间,皇帝威严的声音自头顶响起:“李凡收受贿赂,枉判冤案,不配为父母官,革去官职,贬为庶民,流放边疆,今生不得回京。”

    皇帝的声音很冷很冰,在李凡听来,却宛若天籁之声,贬为庶民,流放边疆,没关系,没关系,给他留了一条活路啊,他还能活着,真好,真好。

    看着李凡瘫倒在地,却面露喜色,皇帝只觉一阵厌恶,李凡是李丞相的嫡孙,湛王的表哥,他有些顾及,念在李凡收了贿赂,没有直接害人,他才给李凡这么重的刑罚,看那些阳年阳月出生的人还敢不敢仗着身份为所欲为。

    不经意的,皇帝心中浮上一股十分骇然的感觉,这些阳年阳月出生的人,大批涌入朝中,军中,不会是有人故意设计的吧?

    随即,这种想法又被打消,作法问天是在众目睽睽之下进行的,不能做手脚,是他想多了,不过,他的确应该派人多观察一下这些人,免得再出差错。

    若是他们将青焰搅乱了,虽然避免了天灾,却惹来人祸,可就得不偿失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澳门博彩娱乐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腹黑郡王妃217》,方便以后阅读腹黑郡王妃217 皇帝大怒,斩首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腹黑郡王妃217并对腹黑郡王妃217 皇帝大怒,斩首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腹黑郡王妃2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