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一 腹黑父子欢乐斗

    日落西山,红霞满天。

    “璃雪,陌陌!”东方珩踏着最后几丝金色余辉阔步走在光洁的青石路上,带起阵阵清风,优雅、磁性的声音透过虚空传进璃雪阁。

    “父王。”一名三、四岁的小男孩自璃雪阁跑出,天蓝色的华贵衣衫在半空划出优美的弧线,张着两条小胳膊,欢欢喜喜的扑向东方珩:“父王。”

    清脆的童音听的东方珩心底暖暖的,玉雪可爱的小脸更让他舟车劳顿的疲惫一扫而空,俯身抱起软软糯糯的东方陌,佯装严厉的询问:“我不在家,陌陌有没有淘气?”

    “怎么会?我最听娘亲的话了!”东方陌一手搂着东方珩的脖颈,一手拍着小胸脯慎重保证,余光望到侍卫们抬进来四只大木箱,黑曜石般的大眼睛瞬间变的晶晶亮亮,漆黑的眼珠滴溜溜的转:父王这次离府,买了四箱礼物回来,比他预想的多多了……

    “陌陌心心念念了你半个多月,刚才还说要去大门口迎你,没想到你提前回府了。”沈璃雪走出璃雪阁,看着面容酷似,亲亲切切的父子两人,温柔浅笑。

    “是吗?”东方珩看向东方陌,见他嗯嗯的点着头,好奇的目光却紧紧粘在大木箱上,扯都扯不开,小家伙想念他是假,想礼物是真:“这四箱礼物是我特意买回来的,两箱给璃雪,两箱给陌陌。”

    “真的?”东方陌的眼睛闪闪发光,以往东方珩出门,带回的礼物一大半是沈璃雪的,小半是他的,他以为这次也和从前一样,四箱礼物三箱给沈璃雪,一箱属于他,没想到东方珩居然破天荒的给他和沈璃雪各带了两箱礼物。

    一箱礼物也好,两箱礼物也罢,他不是特别在意,他想知道的是,哪两箱礼物是给他的?

    “左边两箱是陌陌的礼物,右边两箱是璃雪的。”东方陌迫不及待的想看礼物,东方珩便命侍卫们放下木箱,在他急切、期待的目光中打开小锁,缓缓掀起木盖,触目所及的是一只只小册子,整整齐齐的摆在木箱里,数量十分可观,一眼望去,煞是好看。

    这些无聊的册子应该是垫铺,册子下面的东西才是父王送他的礼物,保护的这么周密,那礼物肯定很特殊。

    东方陌笑嘻嘻的想着,小小的身体趴在木箱上,小胳膊用力扒过一只又一只小册子,寻找护在下面的神秘礼物,不知不觉着,他扒到了最下端,小手触到了箱子底,小身体都快栽进木箱里了,仍然没有找到册子以外的东西,终于确认箱子里除了小册子再无其他。

    他挣出木箱,望着那成堆的册子,期待、喜悦的目光瞬间变的迷迷茫茫:“父王,这些是什么?”

    “字贴。”东方珩如玉的手指拿过一本册子,打开封皮,递到东方陌面前,白色的纸张上端端正正的写着一个又一个漂亮的字体:“这是行楷,这是隶书,这是狂草……”

    一本本册子在东方陌眼前晃过,各式各样的字体看的他眼晕,眼瞅着侍卫们打开了另一只箱子,里面摆放的整箱字贴,就像一盆冷水当头淋下,将他得到两箱礼物的兴奋浇的干干净净,神情恹恹的,疑惑不解的抓抓头发:“父王送我这么多字贴做什么?”

    东方陌是小孩子,唯一的爱好就是吃美味食物,东方珩每次外出归来时,都会给他带当地特产的美味吃食,本以为这次也会有多多的美食,他可以大快朵颐,哪曾想竟是两箱纸做的字贴,不能吃也不能喝。

    “当然是练字了。”东方珩优雅的声音轻轻柔柔的,如春风吹过。

    “练字?”东方陌吃惊的睁大了眼睛,两大木箱的字贴啊,叠放在一起赶得上十多个他高了,别说他根本不认识多少字,就算都认识,短时间内也临摹不完这么多字贴,哪还有时间和娘亲一起放风筝,骑马,划船?

    “陌陌三岁了,不能只想着玩,应该学着识字,写字,这些字贴能够协助你练得一手好字……”东方珩拿着字贴,悉心教导着,淳淳善诱,俨然一副慈父的模样。

    “父王,三岁练字,太早了点哇。”东方陌眨巴着两只大眼睛,可怜兮兮的看着东方珩,呜呜,他不想练字啊,他要吃江南特有的香菇包,棒棒鸡,脆梨苹果,翡翠寿桃……

    东方陌幽怨的目光看的人心生爱怜,不忍回绝他的要求,东方珩却不为所动:“三岁已经不小了,父王像你这么大的时候,都拿兵器去战场上磨砺了。”

    小家伙出生后特别爱粘沈璃雪,一会儿看不到人,就急的哇哇大哭,三年来,只要他醒着,就粘在沈璃雪身边,睡着后也紧扯着她的衣服,东方珩几乎找不到和自己妻子单独相处的机会。

    好不容易盼到小家伙过了三岁生辰,可以读书习字了,他自然是多多搜罗字贴,让小家伙忙忙碌碌的识字、写字,再也没空来粘沈璃雪,他才能和自己妻子好好享受二人世界。

    “父王。”东方陌的声音软软的,极是动听,漆黑的眼睛转啊转,幽幽怨怨,仿佛在向东方珩求情,呜呜,他要是天天坐着写字,哪还有空躺在娘亲怀里撒娇,更不能第一时间吃到娘亲做的美味糕点了……

    小家伙粘了沈璃雪三年,东方珩一千多天没和她单独相处了,如今苦尽甘来,有正当的理由让小家伙离沈璃雪远点儿,他绝不会心软,薄唇轻启,正准备再教育几句,沈璃雪不忍心,抢先开了口:“时候不早了,先用膳吧,陌陌识字之事膳后再说。”

    东方珩让陌陌识字、写字都是为他好,但他才三岁,还是个贪玩的小孩子,早几个月或晚几个月识字没太大的区别,既然他现在不想写字,沈璃雪不愿强硬的逼迫他。

    “璃雪,你不看看自己的礼物?”沈璃雪心疼东方陌,怕他难过,转移了话题,东方珩没有强势的拨正,而是顺着她的意思,谈起了另外的事情。

    小家伙识字,习字是铁板钉钉的事情,今天谈不妥,明天再谈,明天谈不妥,后天继续说,他有的是时间安置小家伙,不急于一时。

    反倒是跟在身后的侍卫们,正准备打开另外两只箱子,听到沈璃雪的话后,停下了手中的动作,询问的目光看向东方珩。

    沈璃雪嗔了东方珩一眼:“你每次送的礼物不是名贵成衣、珍贵布料、就是价值不菲的首饰或世间难寻的孤本书,这次应该也差不多,咱们先用膳,膳后再看礼物不迟。”

    京城距离江南上千里,快马加鞭也要二十天方能走个来回,东方珩却只用了十八天,不但走了来回,还办完了事情,买回了这么多礼物,可见他在路上是快马加鞭再加鞭,疲惫的神色,略显憔悴的眼神都昭示着他的舟车劳顿,吃住只怕也不怎么如意。

    如今,他回到了家里,需要吃顿可口饭菜,犒劳犒劳疲惫的身体,再好好休息一晚,养养精神,礼物就在府里,随时都能看,不急。

    “也好,你们先把箱子抬到偏房……”偏房就在主室隔壁,沈璃雪随时都能看礼物。

    “咱们去用膳。”东方珩吩咐完事情,和沈璃雪一左一右的牵着东方陌的小手走向膳厅,昔日蹦蹦跳跳,欢乐无比的小家伙却有些沮丧,想到那两大箱多的能把他埋掉的字贴,他真真是欲哭无泪,漆黑、明亮的目光闪啊闪的,期期艾艾。

    晚膳是沈璃雪亲自做的,都是东方珩和东方陌最喜欢吃的菜,东方珩吃的津津有味,东方陌却没什么味口,扒拉了几口饭菜,无精打采的回房休息了。

    膳后,沈璃雪回到卧房,沐浴完毕,换上丝质睡袍,坐在梳妆镜前细细梳理自己的三千青丝,夜明珠光呈现淡淡的黄色,为华贵、舒适的卧房增添了几分温馨。

    东方珩擦着头发走出屏风时,看到的就是这么一幅美人梳妆图,几不可见的浅黄光芒萦绕着沈璃雪,朦朦胧胧说不出的美感,玲珑有致的身形纤纤柔柔,无声诱惑着他悄步走上前,紧紧抱住,埋首在她馨香的颈项处,轻嗅着她身上独有的清新香气,暧昧的低喃:“璃雪。”

    若有似无的松香夹杂着淡淡的热水余温将沈璃雪紧紧包围,某人的头深埋在她肩膀上,使得她不能再继续梳理头发,眨眨眼睛,放下了手中的木梳,看向东方珩:“珩,你这次江南之行,可还顺利?”

    “我离京前已命人八百里加急,将事情告知江南有关官员,到达江南时,他们早就准备好了所需事物,事情一路办下来,很畅通,基本没遇到什么障碍。”东方珩急着赶回王府陪妻儿,提前做好了安排,事情能办多快就办多快。

    “你回京后,进宫见皇上了吗?”沈璃雪口中的皇帝不是原来的皇帝了,而是新皇东方泓。

    东方湛造反失败后坠落悬崖,五皇子也被东方湛所杀,皇室诸多皇子失去一半,皇帝感慨万端,看破红尘,将皇位传于太子东方泓,自己在相国寺出家为僧,安度晚年。

    东方泓登基后,对东方珩极是信任,亲自主持东方珩就任战王之位,与他商议机密的国家大事,还将诸多重要事情交给他去做,再加上战王府的重担也落在了他身上,于是,每隔一段时间,他都会外出一次。

    “江南大局已定,飞鸽传书也早就送进了皇宫,我进宫面圣不过是个形势,明天早朝再觐见也一样。”

    怀中的娇躯柔若无骨,抱在怀里极是舒服,淡淡的清新香气萦绕,暖暖的气息喷洒在东方珩英俊的侧脸上,痒痒的,让人心猿意马,他的呼吸突然变的粗重起来,横抱起沈璃雪,阔步走向雕花大床。

    小心的将沈璃雪放在柔软的锦被上,东方珩修长的身躯随即覆了上去,性感的薄唇紧紧噙住那两瓣让他欲罢不能的樱唇,用力的吮吻,激烈的如同暴风骤雨。

    呼吸全被掠夺,沈璃雪险些喘不过气,双颊绯红,美眸中盈了一层水雾,纤细的双臂紧抱着东方珩的脖颈,承受他的热情与爱意,清灵的声音也变的暗哑,暧昧,断断续续:“珩……你在外劳累这么多天……不准备好好休息一晚……”

    东方珩以前外出归来后的第一晚,都会和她恩爱缠绵,可那时他外出时间较短,少则三五天,多则八九天,如今,他外出十八天,还是快马加鞭急赶回京,累的不轻,最需要休养身体。

    “我不累。”小别胜新婚,东方珩日思夜想了十八天的娇妻在怀,自然要好好宠爱宠爱,至于休息什么的,他短时间内不会离京,以后有的是时间,不急在今晚。

    “璃雪!”东方珩放开那瓣略略红肿的樱唇,暧昧的低喃着,轻柔的轻吻着沈璃雪纤细的脖颈,精致的锁骨,肌肤的馨香透过呼吸沁入心脾,他修长的身躯瞬间滚烫,如玉的手指扯开了沈璃雪腰间的丝带。

    若有似无的松香飘散,喷薄的鼻息在沈璃雪脖颈中游走,酥酥麻麻的触感在白嫩的肌肤上肆虐,她侧目看着东方珩,生龙活虎般对她恋恋不舍,没有半分急行赶路的劳累与疲惫,她无奈的眨眨眼睛,紧紧抱着东方珩,回应着他的浓浓爱意。

    内室的温度瞬间高涨,雪青色的帐幔徐徐落下,热情洋溢中的东方珩,沈璃雪没有注意到,大床里侧的一小片锦被稍稍凸了起来,一块不明物自下方拱啊拱的,慢慢向床头移动,渐渐的,不明物来到了锦被边缘,一只小脑袋从被子里钻了出来。

    “娘。”稚嫩的童音软软的,轻轻的,还带着初醒的迷糊与懵懂,却如一记响钟,蓦然惊醒了身陷爱河的沈璃雪,迷离的水眸瞬间清明,伸手推开了身上的东方珩,快速拢好四下散开的睡袍,遮住满是吻痕的身躯,美丽的小脸浮上一抹嫣红:

    肯定是他们动作太激烈,才会将陌陌惊醒,幸好小陌陌睡觉一向香甜,这会儿还在揉眼睛,肯定没看到他们两人的亲密,轻轻揉揉小家伙的小脑袋,微笑道:“陌陌睡醒了。”

    “嗯。”小陌陌揉完了眼睛,看清了面前人,顺势依偎进沈璃雪怀里,小小的胳膊紧紧抱住了她的脖颈,奶声奶气道:“娘,什么时候了?”

    沈璃雪望望漆黑的窗外:“戌时(晚上19点到21点)了。”

    “东方陌,你怎么不回自己房间睡觉?”进行了一半的好事被打断,东方珩积蓄了满腔怒火,面色阴沉着,三两下拢好白色睡袍,不悦的看着东方陌。

    晚膳时小家伙说回房睡觉,回的居然不是他自己房间,而是他们所在的璃雪阁,雕花床很大,东方陌又太小只了,他趴在锦被里,又靠近墙边,只有很小的一点儿凸起,一眼望去,就像是锦被没铺好,谁都没料到是小家伙在里面。

    “我有自己房间吗?”东方陌漆黑的眼珠眨啊眨,疑惑不解的模样萌翻了天:“陌陌一直都是和娘亲一起睡的啊。”

    “陌陌居的牌匾我都让人挂上了,别告诉我你一次都没住过。”东方陌过三岁生辰那天,东方珩就以男子汉要早些独立为由,让人给东方陌收拾出了陌陌居,准备将他踢出璃雪阁。

    不料,就在他赶人的时候,皇帝急召他进了宫,回府后就紧锣密鼓的收拾行理去了江南,虽然他临走前再三叮嘱,让小家伙学会独立,可小陌陌显然没有顺从他的安排,而是继续留在璃雪阁住了十八天。

    “陌陌居离这里太远了,空荡荡的又黑又冷,陌陌不想住在那里。”东方陌清脆的童音吐字清晰,字字句句就像钢豆,一个又一个,重重砸进东方珩心里,他英挺的剑眉微微皱了起来:

    “陌陌是男子汉,未来小战王,怎么能怕黑?早早学会独立,才不愧为战王小世子。”

    “父王,陌陌居真的好黑、好大,好空荡。”小陌陌低低的说着,小嘴巴嘟起,眼泪汪汪,十分不愿意住进陌陌居。

    “珩,陌陌才三岁,怕黑也是人之常情,过两年再让他搬吧。”沈璃雪安慰般摸摸东方陌的小脑袋,两世为人,小陌陌是她的第一个孩子,她极是宠爱,不想他伤心难过。

    “陌陌也是我的孩子,我又何偿想逼迫他,如果他生在普通家庭,我一定会顺着他的意,他喜欢做什么,就做什么,可偏偏他是战王小世子,未来的战王,不能像普通孩子那样培养。”

    “咱们是他的父母,就算再厉害,也不能护他一辈子,他想要担下战王府的重任,就必须能力超群,能够轻松应付那些居心叵测的八方来客,这份非凡的能力,不是与生俱来的,必须从小开始培养。”

    东方珩说的言词凿凿,义正词严,英俊的面容也是少有的严肃,心中却在暗自腹诽,身为青焰战王,他最了解自己的儿子,小陌陌是战王世子,身居高位,虽然只有三岁,智力、见识都远非普通孩童可比,更随了他的性子,胆子大的不得了,怎么可能怕黑,舍不得沈璃雪,想尽千方百计的找理由留在璃雪阁是真。

    他这个二十多岁的父亲,还看不穿自己三岁儿子的小主意,开玩笑。

    沈璃雪默然不语,东方珩说的极有道理,她宠爱东方陌,能够护他一时,却护不了他一世,想让战王府屹立不倒,让战神之荣继续传承,必须靠东方陌自己,东方珩对他严厉,是为了他好,她这做母亲的若是一再维护,不是疼爱儿子,而是在害儿子。

    “父王教训的是,陌陌这就回陌陌居。”东方陌漆黑的眼瞳中隐隐闪烁着点点泪光,一步一步,慢慢走向床边,摇摇晃晃的小身体看的人心底发酸。

    沈璃雪美眸中闪过一丝不忍,三岁正是小孩子撒娇、爱玩的年龄,他们让他独自一人住陌陌居,实属无奈……

    见沈璃雪虽心疼东方陌,却没有阻止他离开,东方珩暗松了口气,一颗心放了下来,嘴角几不可见的微微上翘,小家伙深谙腹黑之道,但没有沈璃雪的配合,他空有本事,却使不出来……

    “阿嚏,阿嚏……”眼看着东方陌走到床边,就要下去了,突然打了两个响亮的喷嚏,小身体颤抖着缩了缩,好像被冻到了。

    沈璃雪看向窗外,漆黑的夜幕中,树枝左右摇摆,好似有寒意重重凝聚:“外面正在刮风,如果陌陌感染风寒就得不偿失了,今晚就住这里,明天再搬去陌陌居。”陌陌的能力需要循序渐进的慢慢培养,不差这一晚。

    “好,一切听娘的。”东方陌黑曜石般的眼睛闪闪亮亮,刚才的悲伤与委屈一扫而空,三两步蹦回了大床中央,笑嘻嘻的偎进了沈璃雪怀里。

    东方珩抬眸看时,东方陌已经坐到了他和沈璃雪中间,隔开了他们两人,小身体紧粘着沈璃雪,小小的胳膊还紧抱着她的脖颈撒娇:“娘,我想听故事。”末了,似乎还投给他一个炫耀的得意眼神。

    东方珩深邃的目光闪烁着咬牙切齿的味道,刚刚入秋的天气屋外刮风也不冷,内室更是温暖如春,东方珩穿着一件单薄睡衣刚刚好,东方陌穿了一件单衣,一件夹袄,不热就不错了,哪里会冻到,那两个喷嚏,一定是他故意打给沈璃雪看的,想激发她的爱子之心,留他在璃雪阁。

    三岁的小家伙,居然腹黑至此,真是小看他了。

    璃雪心疼儿子,允许小家伙留在璃雪阁,如果他态度强硬,一味坚持,固然能赶走东方陌,却少不得会和璃雪闹矛盾,夫妻之礼一事,断然行不通了。

    他在外奔波十八天,一朝回府,最想做的事情,就是和妻子恩爱,就算小家伙留在璃雪阁,他也有办法避开小家伙的耳目:“陌陌,夜深了,需要休息,明天再听娘亲讲故事好不好?”

    小孩子的精神不及大人,哄他睡着了,他和璃雪就可以继续刚才未完的事情。

    “我刚才睡过觉了,现在一点儿都不困。”东方陌眨眨漆黑的眼睛,示意东方珩,他精神的很,一时半会儿睡不着。

    东方珩面色微沉,小孩子白天睡的多,晚上就不困,从晚膳到现在,小家伙睡了一个时辰,神采奕奕的,一个时辰内恐怕很难睡着,璃雪的故事讲的很有趣,若是让他听了故事,两个时辰内都休想睡着了。

    “陌陌,父王在外劳碌半个多月,急需休息,如果娘亲讲故事,父王睡不好,明天上朝迟到,皇上会怪罪的,咱们睡觉好不好?”东方珩耐下心思,难得的好脾气,小孩子精神差,只要给他营造一个休息的好环境,他很快就能睡着,现在天色尚早,等小家伙睡着了,他和璃雪可以再继续夫妻之礼。

    “这样啊……那陌陌不听故事了,睡觉。”小家伙抱着沈璃雪的脖颈躺了下来,小小的身体全部偎进了她怀里,漆黑的大眼睛看着帐幔顶,不停的转啊转,神采奕奕,不见半分困倦。

    东方珩深邃的眸中燃烧起两团熊熊怒火,火焰交织在一起,形成几个闪亮大字:东方陌!

    口口声声说睡觉,却大睁着眼睛,在沈璃雪看来,小家伙是为了迁就他上朝,才强迫自己入睡,璃雪对小家伙的懂事非常欣赏,会更加疼爱他,向着他。

    璃雪对小家伙好了,东方珩就间接处于了劣势,想不到他身为青焰战王,身经百战,退敌无数,二十多岁的大人,居然被自己三岁的儿子摆了一道,可恶,可恶。

    “陌陌是不是睡不着?”沈璃雪轻轻捏捏东方陌胖乎乎的小脸,看着他闪亮的眼睛,暗暗叹息,他很安静,呼吸也平稳,但刚刚睡醒的人儿,短时间内哪还能睡得着。

    “不是,不是,陌陌很快就睡着了。”东方陌闭了眼睛,小脑袋埋进沈璃雪怀里,微微眯开的眼睛,轻轻颤抖的睫毛无不昭示,他没有半分睡意。

    沈璃雪摸摸东方陌的小脑袋,柔声道:“陌陌,娘亲给你讲故事吧。”没有睡意,强行入睡,很辛苦,她不想陌陌辛苦。

    “不行啊,会吵到父王的。”东方陌的小脑袋摇的像拨浪鼓,漆黑的眼瞳满是凝重。

    东方珩面色阴沉,小家伙,倒是会做人,怕吵到他?装腔作势。

    “咱们靠里睡睡,娘亲再小声点儿,不会吵到父王的。”沈璃雪给东方珩一个自便的眼神,抱着东方陌靠到了大床的最里端,与东方珩拉开了较长的距离,拉过锦被盖在两人身上,压低了声音讲故事:“很久很久以前,在一个很远很远的地方……”

    沈璃雪语气轻柔,故事讲的绘声绘色,让人如临其境,东方陌依在她怀里,支着小胳膊,听的津津有味。

    东方珩盖着被子躺在大床边缘,翻来覆去的睡不着,小陌陌躺在他和沈璃雪之间,他右侧卧时,触目皆是帐幔,左侧卧看到的则是东方陌的小脊背,沈璃雪玲珑有致的身体也好,美丽的容颜也罢,都被他挡了个七七八八,东方珩看不真切。

    沈璃雪清灵的声音轻轻响着,锦被也若有似无的散着她身上特有的体香,东方珩修长的身躯微微发烫,看着近在咫尺,却不能亲近的妻子,心绪莫名的烦燥,伸手拉了拉锦被,不料,察觉到锦被后滑的小陌陌回过了头,正对上东方珩深邃、愠怒的目光,惊讶道:“父王,你还没睡啊。”

    回头,对沈璃雪说道:“娘亲,陌陌不听故事了,父王明天还要上朝。”

    “陌陌真懂事。”沈璃雪微笑着捏捏小陌陌胖胖的小脸。

    东方珩微微皱起眉头,心中暗生了几分警惕,以往的经验告诉他,小陌陌每次向着他说话时,他都会出事。

    果不其然,沈璃雪夸完东方陌,看向他时,微笑道:“珩,陌陌睡不着,我的故事还不知会讲到什么时候,你明天要上朝,不能和我们耗时间,不如,你去睡窗前的软塌,大床帐幔很厚,放下来能隔音,我再小声些,保证不吵到你……”

    东方珩英俊的容颜瞬间黑的能滴出墨汁来,他是青焰战王,身系国家大事,一般情况下来说,应该顺着他的意思,停止讲故事,尽快入睡,璃雪倒好,顺了小陌陌的意,继续讲故事,还要将他赶到软塌上休息。

    似乎自从东方陌出生后,璃雪的眼里,心里都只看得到那个小家伙了,他这夫君被挤的远远的,只要有小家伙在的地方,璃雪的眼里都看不到他,腹黑的小家伙,生来就是他的克星……

    无形的怨气自胸中腾起,瞬间升到了喉咙,东方珩忍不住轻咳几声。

    “父王咳嗽,是生病了吗?”东方陌眨巴着漆黑的大眼睛,目光关切。

    生病?

    东方珩一怔,愠怒的眼眸闪过一丝几不可见的光亮,病人需要照顾,更能轻易触动人内心深处的柔软之弦,小陌陌健健康康的,不需要太周全的照顾,如果他生病了,璃雪的目光就会落到他身上。

    “江南路途遥远,我急着赶回京城,没怎么注意天气,可能是着凉了。”为了印证自己的话,东方珩又象征性的咳嗽了几声。

    本以为会得到沈璃雪焦急的询问,无微不至的关怀,哪曾想,沈璃雪伸手将小陌陌拉到了身后,郑重的看着他:“珩,陌陌年龄还小,没什么抵抗力,你感染了风寒,就到外室去睡吧,不然,传给陌陌,他会难受十多天的,梳妆台下的柜子里有药,你记得吃两颗……”

    东方珩:“……”

    小家伙打喷嚏,璃雪又是留宿,又是讲故事,照顾的顺心顺意,无微不至,他感染了风寒,璃雪不但不关心、照顾他,还为了小家伙赶他去外室居住,同样都是她最亲的人,出了差不多的事情,为何差别这么大?

    没有小家伙的时候,他在璃雪心里排第一,璃雪事事以他为先,有了小家伙,他在璃雪心里都快没位置了,是小家伙抢了璃雪的人,还抢了她的目光,关心和照顾。

    长臂一伸,东方珩巧妙的越过沈璃雪,揪着小陌陌的后颈衣领,提着他下了床,大步向前走去。

    “父王,父王,你做什么?”小陌陌半吊在空中,小胳膊四下挥舞,两条小腿也胡乱的踢蹬,却挣不开东方珩如玉手指的钳制,漆黑的眼珠转啊转,可怜兮兮的看着他。

    “珩,你干嘛?”瞬间的怔忡后,沈璃雪回过神,看着提菜般被东方珩紧抓在手里的东方陌,清亮的美眸燃了两团怒火,陌陌是孩子,不是菜或玩具,怎么能那样提着,随手掀开被子,就欲下床抢人。

    “带他去沐浴。”东方珩阔步前行,头也不回的回答着。

    “父王,陌陌已经洗过澡了。”东方陌嘻嘻一笑,黑曜石般的大眼睛轻轻闪动。

    沈璃雪爱干净,每晚睡前都要沐浴,东方陌也跟着养成了睡前沐浴的习惯。

    “那就再洗一次。”东方珩冷冷说着,阔步走进了屏风后。

    屏风后是沐浴的水池,池中热水是新换的,袅袅上浮的热气熏的人全身暖洋洋的,东方陌却觉得全身发冷,小心翼翼的抬头看了看东方珩阴沉的脸色,小心心咯噔一下,糟糕,父王生气了,他惨了……

    “珩,陌陌还是个三岁孩子,不懂事,你不要和他计较。”沈璃雪急步走进屏风后,看到完好无损的东方陌,微微松了口气,一颗心仍然高悬着,珩生气了,不会轻易饶过陌陌。

    东方珩嘴角扬起一抹几不可见的笑,他抓陌陌,不是真的要教训他,而是引璃雪进来,此时眸子里带着一丝意味深长的笑意,挑眉道:“我今晚很生气,不惩罚个人,恶气难消。”

    他语气里含着的意思沈璃雪当然听的明白,望见他眼眸里还残留的暗色,心脏也砰砰的一跳,略微羞赧地望了一眼小小的儿子,咬着唇道:“那你罚我。”

    ------题外话------

    (*^__^*)嘻嘻……番外开更鸟,谢谢亲们一直来的支持,么么……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澳门博彩娱乐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腹黑郡王妃1》,方便以后阅读腹黑郡王妃番外一 腹黑父子欢乐斗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腹黑郡王妃1并对腹黑郡王妃番外一 腹黑父子欢乐斗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腹黑郡王妃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