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三 包子骑虎战劫匪

    江南之事处理的差不多后,东方珩短时间内无大事待办,便向东方泓告了假,带着沈璃雪,东方陌坐上了前往青州的马车。

    三岁的东方陌第一次出远门,趴在车窗前,挑着车帘,看着外面飞速后退的青山、绿树、田地,时时欢呼雀跃:“娘,那是什么山啊,高的都要耸立到云彩里去了……”

    “娘,你看那棵树,树干不是直的,七扭八拐的,形状好特别……”

    “娘,那是什么鸟啊,羽毛好漂亮,飞的也很高……”

    从早到晚,小家伙一刻不停的叽叽喳喳,品评着沿途见闻,没有午休,漆黑的眼眸依然晶晶亮亮,毫无睡意,胖乎乎的小脸上也满是兴奋:

    外面的世界真新奇,和京城完全不同,早知道外面这么好玩,他和娘亲骑马时,就跑的远一些了……

    东方珩对他的新鲜、惊奇不置可否,悠闲自在的轻品清茶。

    沈璃雪微笑着拿湿棉帕擦了擦东方陌的小手,塞给他两片热腾腾的梅花糕:“别只顾着看美景,吃点东西。”

    淡淡的梅花香气飘散,东方陌蓦然感觉自己腹中空空,这才想起,自己好长时间没吃东西了,眸光闪闪的大口吃着梅花糕,含糊不清的询问:“娘,青州漂亮吗?”

    东方陌,东方珩,沈璃雪离京后,走过诸多城市,小镇,田园,虽不及青焰京城繁华,但各种各样的景致以及风土人情看的东方陌眼花缭乱,目不暇接,不知不觉着,他对青州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很漂亮。”沈璃雪轻抿了一口清茶,在袅袅上浮的热气中,回想记忆中的青州:“青州虽是乡野城镇,也有自己的独特之处,城内住的多是百姓,商人,城外则是绿油油的良田,清清的水湖,还有高高的山……”

    “父王说青州离京城上千里,外祖父怎么会住在那么远的地方?”东方陌依在沈璃雪怀里,抬头看着她,小嘴巴上沾了一圈糕点沫,漆黑的眼睛眨啊眨的,满是疑惑不解。

    沈璃雪笑着摸摸东方陌的小脑袋:“因为外祖母在青州,外祖父留在那里陪她。”

    “外祖母不是京城人吗?怎么会去了青州?”东方陌满头雾水,更加疑惑不解了。

    “这件事情说来话长了,以后再慢慢告诉你,见到外祖父,不要太淘气知道吗?”沈璃雪拿着绯色丝帕,轻轻擦拭东方陌嘴巴上的糕点沫,目光温柔似水。

    “嗯嗯嗯。”东方陌点着头,一口饮尽了沈璃雪递到他嘴边的清水,望着车旁的滚滚烟尘,他眨了眨眼睛:父王说按他们的行程,二十天能到青州,算算时间,他们离京半个多月了,应该快到青州了,外公是个什么样的人呢?像曾祖父(圣老王爷)那样和蔼可亲吗?

    东方陌犹自猜测时,他们所坐的马车驶进了青州城,走过几条大道,越过几条小巷,在一座宅院前停了下来。

    东方珩率先下了车,随后抱下了他,扶沈璃雪下马车,吩咐侍卫们抬行理。

    东方陌百无聊赖,仔细打量面前宅院的大门以及上方的牌匾,门是惯有的漆色,檀色的牌匾上雕刻着金色的大字,宅子虽不及战王府的恢宏与大气,却很别致,隐隐透着股不可侵犯的气势,府里的主人,定然是位能人。

    “陌陌,这就是外公家,咱们进去吧。”沈璃雪下车后,理了理衣服和发髻,和东方珩一左一右的牵着小陌陌的手,轻车熟路的进了宅院。

    院中小路是青砖铺就,两旁种植着各色花卉,清幽雅致,东方陌走在中间,看着那长长的青砖小路,心中突的浮上几分担忧:“娘,外祖父会喜欢陌陌吗?”

    “放心,陌陌那么可爱,外祖父肯定会喜欢的。”沈璃雪摸摸东方陌的小脑袋,微笑着安慰,他黑曜石般的眼睛瞬间变的晶晶亮亮:“真的,那太好了。”

    他和小气又无良的父王争抢娘亲,输掉后被父王罚写字贴,累的手臂发酸,全身疼痛,若是再和厉害的外公成为敌人,他的小日子休想好过。

    当然了,若是外公喜欢他,他可以请外公助他一臂之力,说不定能打败父王,丢掉那些烦人的字贴,再搬回璃雪阁和娘亲一起住。

    东方陌憧憬着未来的美好生活,没有注意到他们已经走到了青砖路的尽头,更没注意到东方珩和沈璃雪已经停下了脚步。

    “父王。”

    “父王。”

    东方珩,沈璃雪的问候声相继响起,东方陌蓦然惊醒,抬头看去,一名中年男子站在他们几步外,俊逸非凡的容颜染着岁月沉淀的稳重气息,静水深流,潜而不露,墨眉斜飞入鬓,如水墨画一般流畅,寒星般的眼眸在看到他左右两侧的父母时,闪烁着和蔼的光芒:“珩儿,璃雪,你们来了。”

    亲切的目光移到东方陌身上,眼瞳深处燃起点点璀璨的星芒:“这是……小陌陌。”

    沈璃雪笑着点点头,轻声道:“陌陌,这就是外祖父,快叫外公。”

    “外公。”东方陌软软的叫了一声,漆黑的眼瞳光芒闪闪,这就是外公啊,比他想像中的还要慈祥。

    东方朔阔步上前,抱起了东方陌,深邃的眼瞳中满是喜悦,轻轻捏捏他胖乎乎的小脸,感慨万千:“初见小陌陌时,他还一点点儿,睡在小小的襁褓里,没想到转眼间就长这么大了。”

    脸上的大手略显粗糙,不烙人,还很亲粗糙,不烙人,还很亲切,外公身上的气息很自然,很清新,是东方陌喜欢的气息,他一只胳膊抱紧了外公的脖子,眨眨漆黑的眼睛:“外公以前见过陌陌吗?”他怎么对外公没有半点印象呢?

    “两年前你四个月时,你父母带你来过一次青州。”东方陌的无声亲近,使得东方朔心中涌上几分暖意,回想起了当时的情景:“那时的你比小猫大一点儿,胖胖的,很可爱,躺在襁褓里,睡的昏天黑地。”

    东方陌抓抓头发,疑惑不解的目光呆呆萌萌,极是可爱,让人恨不得上前咬上一口,怎么把他说的跟猪一样,只知道睡啊,还是说,当时的他,就是一个喜欢睡觉的小懒猪?

    “陌陌越长越像你父王了。”相比高大英俊的东方珩,现在的东方陌长的小小又胖胖,但他脸形的轮廓,眉宇间那抹浩然正气像极了东方珩,也可以说,东方陌是东方珩的缩小版。

    东方陌嘟起了小嘴巴,在京城时,亲朋好友以及见过他的达官贵人都说他长的像父王,来了青州,外公也说他长的像父王,呜呜,他不要长的像无良父王啊。

    “陌陌的眼睛还是像璃雪。”东方朔不知东方陌心中所想,兀自品评。

    不想东方陌听到这句话,却是乌云全散,喜笑颜开:“外公眼力真好,陌陌最满意的,就是自己的眼睛了。”

    东方珩:“……”

    小家伙不愿意长的像他,他还不愿意让小家伙长他的模样呢,就像现在这样,璃雪看到小家伙,就像看到了他,眼里,心里全是小家伙,都快没有他的位置了。

    不过,话又说回来,如果小家伙长的像璃雪,他看到小家伙,就像看到了璃雪,极有可能就舍不得踢他出璃雪阁了,还是长的像他多点好,他能狠下心肠踢人。

    “嗷嗷!”一道弱弱的呜咽声突然响起,东方陌一怔,循声望去,门前的青石地面上趴着一只小小的动物,眼睛紧闭着,形态憨憨,黄白相间的毛极是漂亮,随着微风轻轻飘动。

    动物太小只了,被东方朔严严的挡住,东方陌刚才都没看到:“外公,这是……猫吗?”

    他在京城见到的猫都是小小柔柔的,没那么大,也没那么壮,猫的叫声也是喵喵,不是嗷嗷,面前这只动物,毛和猫像,但它额头上还有三横一竖的黑色毛,和猫头完全不同,难道这是青州特有的猫,和京城不一样?

    不远处,来回搬行理的侍卫们听到东方陌的话后,一时没忍住,全都噗的笑出了声,看着疑惑不解的小陌陌,他们捂住了嘴巴,急步走远了。

    东方朔也笑了,放下东方陌,拉着他来到小动物面前:“这不是猫,而是老虎。”

    “老虎!”东方陌吃了一惊,书上画的那些老虎都是大大的个子,威风凛凛,可眼前这只老虎,小小的,萌萌的,很可爱,哪有半分老虎的威风与霸气,还有,别人家都养猫养狗,他的外公怎么会养老虎?

    “上午我上山时,遇到了这只小老虎,它的母亲生它时难产,已经过世,它的另一个兄弟也死了,它虽然活了下来,身体很弱,若是得不到细心照顾,根本活不久,我便将它带回了府里……”

    东方朔和蔼的声音响在耳边,东方陌点点头,仔细观察小老虎,毛虽漂亮,却软软的,就是出生所带的绒毛,眼睛轻闭着,还没睁开,嗷嗷的叫着,四爪强撑着地面,拼命立起身体,站了一半,又颓然倒在了地上。

    “外公,它怎么了?”看着小小又可爱的萌虎,东方陌的同情心有些泛滥。

    “它想睁开眼睛看看世界,想站起来奔跑,身体弱,没力气,才会摔倒。”东方朔亲切的解释。

    东方陌眼睛转了转,在东方朔,东方珩,沈璃雪的注视下,快步跑到石桌前,拿了几块糕点回来,胖胖的小手捏着糕点递到小老虎嘴边,目光闪闪的道:“快吃吧,吃饱有了力气,就能睁开眼睛,站起来了。”

    他饿的时候肚子空空,也没力气,只要吃饱,全身的力气都会回来了,小老虎肯定也和他一样。

    小老虎没有吃东方陌手中的食物,嗷嗷的叫着,四爪再次用力支撑地面,尝试着准备再次站立,却终因体力不够,颓然倒地。

    东方陌望望固执的小老虎,再看看手中分毫未动的食物,漂亮的大眼睛中满是疑惑:它怎么不吃自己送的食物?不喜欢吗?

    东方珩在小陌陌拿糕点时就知道会是这种结果,给老虎吃桂花糕,也只有东方陌能做得出来,轻轻笑了笑,没有说话,径直拉着沈璃雪坐到桌边品茶。

    东方朔摸摸东方陌的小脑袋,温和的解释:“它还太小,吃不下糕点,它现在的食物,应该是奶。”

    “奶?”东方陌一怔,猛然想起,京城那些小孩子们都是喝奶的,刚出生小老虎的食物自然也是奶,可是,它的母亲过世了,谁喂小老虎喝奶呢?

    小孩子们有奶娘,小老虎没有啊。

    看着东方陌嘟起的小嘴巴,难过的眼神,东方朔知道他在想什么,笑道:“青州城外有许多百姓牧羊,我已命侍卫们前往城外买羊奶了。”

    “真的?”东方陌黯淡的目光瞬间明亮起来,抱着东方朔的胳膊夸奖:“外公好聪明。”呵呵,羊奶也是奶,小老虎喝了肯定有力气,它有救了。

    正想着,一道混厚的禀报声传来:“王爷来:“王爷,羊奶买来了。”

    东方陌抬头一望,一名侍卫端着一碗羊奶走到东方朔面前,碗中似乎还散着淡淡的热气,阵阵奶香四溢,让人……不,让虎垂涎欲滴。

    “外公,让我来喂小老虎喝奶好不好?”眼看东方朔接过瓷碗,蹲在了小老虎面前,东方陌急忙提出请求,他从来没给老虎喂过奶呢,很想试试。

    “好。”看着他跃跃欲试的模样,东方朔笑了笑,非常爽快的将瓷碗递给了东方陌:“小心点儿,别摔了。”

    “嗯嗯嗯。”东方陌欣喜若狂,两只胖乎乎的小手接过那只半大的碗,小心翼翼的捧着,递到小老虎嘴边:“小老虎,你的饭来了,快吃吧,吃饱了就能睁开眼睛,站起来了。”

    小老虎也不知饿了多久,生存的本能促使它在闻到奶香后,叫的更加大声,脑袋栽在碗里,大口喝了起来。

    “慢点儿喝,没人抢你的。”东方陌学沈璃雪摸着小老虎的脑袋,轻声安慰,软软的声音分外好听。

    小老虎不知是听懂了,还是怎的,嗷嗷的叫着,抬头看向东方陌的方向,慢慢睁开了眼睛,眼瞳黑黑又迷蒙,娇娇憨憨的,似乎又带着点野兽之王特有的霸气。

    陌陌小盆友可爱又呆萌的模样映入眼帘,小老虎叫的更加欢快。

    东方陌也高兴的险些跳起来:“外公快看,小老虎睁开眼睛了。”

    小小的人,小小的虎无声的互动,两者间仿佛有着无形的牵连,东方朔和蔼的微笑:“陌陌喜欢小老虎?”

    “嗯。”东方陌点点头,他还是第一次见到老虎,又萌又可爱,心里非常喜欢。

    “那这只小老虎就送给陌陌了。”

    东方朔轻飘飘的话惊的东方陌怔忡半天方才反应过来,欣喜若狂道:“谢谢外公。”他原想着,只要外公让他多看看小老虎就行了,没想到,外公居然大方的将小老虎送给了他。

    东方朔微笑,救小老虎不过是他一时善心,打算养上半年,等小老虎有生存能力了就放回山里,没想到他外孙喜欢小老虎,那就送给小外孙了,一人一虎都是小小的,刚好能做伴一起长大。

    “娘,今晚让小老虎睡咱们房间的地上可不可以啊?”东方陌胖乎乎的小脸上满是兴奋。

    东方珩的面色却拉了下来,东方陌只有三岁,客栈里又鱼龙混杂,为防他出事,他们一路投宿时,都是三人同住一间客房,如今到了青州外公家,不必再那么严密防范了,他自然不能再让小陌陌和他们夫妻共睡一屋。

    “陌陌不是说想念外公嘛,在青州这段时间就和外公一起睡,小老虎睡在你们内室的地毯上。”

    东方陌望望外公和蔼可亲的容颜,再看看自己父王阴沉的面色,眼睛转了转,轻轻点头:“好啊,陌陌和外公,小老虎睡一屋。”

    外公很疼他,凡事肯定也向着他,他和外公一起睡,找个合适的机会,向外公告上无良父王一状,应该能将父王踢出璃雪阁,赶去睡书房。

    “天色不早了,你们先聊,我去厨房做锅巴菜。”锅巴菜原是现代天津的一种小吃,沈璃雪上次来青州时做了一次,战王很喜欢,她教了府上婆子做法,可那婆子做不出沈璃雪手艺的那种味道,如今他们和战王重逢,自然要再做锅巴菜让战王尝尝。

    锅巴菜!东方陌听到这个名字,漆黑的眼珠瞬间晶晶亮亮,娘亲做的锅巴菜可好吃了,他每次都能比平时多吃一小碗呢,那香香的锅巴,真是美味啊!

    只是想想,东方陌小嘴巴里仿佛飘着阵阵锅巴香,眼看沈璃雪顺着青砖路走向了厨房,他也倒腾着两条小腿快速追了上去:“娘,我帮你烧火。”

    在京城战王府时,沈璃雪每次做锅巴菜,东方陌都会蹲在厨房里,不管不顾的拿着柴禾往灶里扔,力求火大些,锅巴熟的快些,他更能在第一时间吃到美味的锅巴菜。

    “嗷嗷嗷。”小老虎喝完了奶,脸上沾了圆圆的一圈,模样是可爱又滑稽,拼着全力,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迈着软软的虎步去追东方陌,看的东方朔,东方珩都有些许的错愕,小老虎和陌陌倒是有缘。

    现代有云,生个孩子,再养条小狗,让他们一起作伴长大,在东方陌这里却是,生个孩子再养只老虎,让他们一起作伴长大。

    不过,老虎长的快,几个月后,就成了半大的老虎,而东方陌长的慢,几个月的时间,他虽然长高了些,但相对于老虎来说,他的变化可以忽略不计。

    蓝天白云下,太阳暖暖的照射着大地,东方陌头戴虎头帽,脚穿虎头鞋,骑着一只半大的老虎,在田间小路上快速飞奔,小小的胳膊上还挂着一只竹篮,呼呼的风声在耳边刮过,他的眼瞳漆黑如墨,胖乎乎的小脸上满是兴奋。

    娘亲要做他最喜欢的野姜花糕,他等不及下人带来野姜花,便提了个小篮子,骑着半大老虎,自告奋勇的出来采摘野姜花。

    来到青州好几个月了,他每天都出来玩,回家的路早就记熟了,不必担心他会迷路,前几天出来玩时,他看到一大片野姜花,很快就能摘一篮子的。

    田里的庄稼长势很好,还不到农忙的时候,四周静悄悄的,除了小陌陌和老虎外,不见半个人影,小陌陌可以随心所欲的在路上策马……不,是策虎急驰。

    不远的小山包后冒出几包后冒出几个人头,紧盯着飞奔中的一人一虎,惊的瞪大了眼睛:“那小孩子骑的,是虎吧。”

    几人用力眨眨眼睛,仔细的定睛观看,纷纷点头:“是虎,绝对是虎。”

    青州曾闹过野兽灾,什么野猪,野牛,老虎之类的,他们见过不少,自然认得出老虎,不过,老虎是百兽之王,平时人们见了它,都会吓的退避三舍,那小孩子居然把老虎当座骑,真是与众不同。

    一名相貌猥琐的男子眼睛转了转,坏笑对身旁的胖子道:“老大,那小孩子能骑虎,应该是有些特殊本领的,有些走江湖卖艺的人,最喜欢这种孩子了,不如,咱们把他和虎抓起来,绝对能卖个好价钱。”

    “你傻了吧。”胖子随手一巴掌,狠狠拍到了猥琐男后脑勺上:“那是老虎,不是猫,你抓它?小心咬死你。”

    “老大,有道是擒贼先擒王,那小孩既然能骑虎,肯定是虎的主人,虎听他的,只要抓了那小孩,不愁那虎不乖乖就范。”猥琐男揉揉被拍疼的脑袋,再次献计献策。

    胖子凝眉思索:“话是这么说没错,可你看那小孩的衣服,又顺又滑又好看,价格不菲,虎头帽上的那对虎眼睛一看就知道不是凡品,他家里肯定非富即贵,这样的人家,咱们可得罪不起。”

    “老大的意思,那对虎眼睛,比小孩子值钱。”猥琐男吃了一惊,仔细观察那对虎眼睛,在阳光下熠熠生辉,折射出的光芒十分耀眼,心中顿起贪婪,恶念也越来越膨胀:

    “老大,不如咱们只抢那只虎头帽,不动小孩子。”猥琐男再次献策:“有钱人家都非常关心小孩子,尤其是小男孩,只要孩子没事,破点小财消消灾这种事,他们不会在意的。”

    “这……”胖子眉头皱的更紧:他也想发点儿意外小财,如果这个小孩子只是普通百姓的孩子,他会毫不犹豫的抓了卖掉,可偏偏这小男孩家里不平凡,他还真有点不敢下手,万一惹了大麻烦,得不偿失……

    看胖子犹豫不决的样子,猥琐男心中暗骂他胆小如鼠,不成大器,面上却是一幅讨好的模样:“大哥,这附近没人,咱们蒙上脸,抢了东西就走,不会出事的。”

    “小虎,跑快点儿,野姜花近在眼前了。”东方陌软糯,兴奋的声音飘入耳中,虎头帽上的眼睛折射出道道光芒,险些闪花胖子的眼,胖子牙关紧咬,下定了决心:“兄弟们,抢虎头帽。”

    “是。”众人答应一声,看着虎头帽上的眼睛,满目兴奋,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哈哈,要发大财了。

    猥琐男目光阴阴的,嘴角的笑容更是邪恶,抢了虎头帽后,就弄死这个孩子,不然,等他回家报了信,哪里还有他们的活路,这附近没人,杀人后埋好尸体,不会被发现的,就让家里人当孩子走失了,他们也可发笔小财,一举两得的美事啊。

    大片野姜花现于眼前,随着微风,轻轻摇摆,阵阵花香飘散,东方陌漂亮的眼睛闪闪发光:野姜花,呵呵,采回去做糕点啦。

    “此山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想从此过,留下买路财。”五、六名男子突然从小山包后窜出,大刺刺的立于那片野姜花前,凶神恶煞的瞪着东方陌。

    “你们是谁?”东方陌没料到会有人突然出现,看着恶狠狠的几人,急忙叫停了老虎,漆黑的眸中满是疑惑不解:他不认识他们啊,他们干嘛挡他的路。

    “没听到我们老大的喊话吗?山是我们开,树是我们栽,你要想从此过,就得留下买路财。”猥琐男上前一步,得意洋洋的威胁着。

    东方陌眨眨眼睛,疑惑道:“我在这附近玩很久了,一直没人收钱的啊。”

    “以前是以前,现在是现在,我们老大来了,就得收钱了。”猥琐男不耐烦的解释着,贪婪的目光一眨不眨的紧盯着东方陌虎头帽上的眼睛。

    “我没钱。”东方陌吃,穿,住,用都是沈璃雪安排,平时上街买零食,也有东方朔,东方珩或侍卫们付钱,他身上从来不带银两的。

    “没银子也无妨,把你的虎头帽留下。”胖子老大开了口,声音粗粗的,狠狠的,十分吓人。

    “不行,这是我娘给我做的虎头帽,虎头鞋,和小虎配着来的,怎么能给你们。”东方陌紧紧捂住了自己的帽子,狠狠瞪着劫匪们。

    虎头帽,虎头鞋配着老虎来!劫匪们捕捉到了最关键的字眼,相互对望一眼,目光齐齐看向东方陌的虎头鞋,鞋子上那对虎眼睛的材料和虎头帽的居然一样,众人双眼瞬间放光:“发财了,发大财了,兄弟们,快抢啊。”

    ------题外话------

    (*^__^*)嘻嘻……谢谢亲们的花花,钻钻,票票,么么……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澳门博彩娱乐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腹黑郡王妃3》,方便以后阅读腹黑郡王妃番外三 包子骑虎战劫匪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腹黑郡王妃3并对腹黑郡王妃番外三 包子骑虎战劫匪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腹黑郡王妃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