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五 包子脱壳闹酒楼

    田间小路纵纵横横,错综复杂,东方陌,南宫啸两人一虎越过一条条羊肠小道,一片片庄稼,在略显崎岖的土道上急步前行。

    刺耳的破风声由远及近,南宫啸回头一望,东方玉儿怒气冲冲的跟了上来,很快就要追上他们了,眼皮忍不住跳了跳,泼妇变聪明了,这么快就看出了端倪。

    “陌陌,咱们分头跑。”为了多糊弄会儿东方玉儿,南宫啸一直假装追人,不紧不慢的跟在老虎后面,老虎跑的慢,他也不能快,如今,东方玉儿卯足了内力,全速前行,他要是再这么慢腾腾的跑下去,肯定会被追上。

    “好。”东方陌也意识到事情不妙,恰逢前面是个较大的分岔口,他骑虎跑上了左边的道路,南宫啸则去了右边。

    几个呼吸后,东方玉儿来到分岔口,右边道路上的南宫啸已在天际消失成了小黑点,她咬牙切齿的狠狠瞪了几眼,长鞭一甩,转身踏上了左边的道路。

    东方陌穿着虎头鞋,戴着虎头帽,骑着老虎跑的正欢快,冷不防领子一紧,他被人从虎背上提了下来,侧目,正对上东方玉儿愤怒的快要喷火的目光:“东方陌!”白嫩的手掌高高扬起,对着他的小屁屁狠狠打下。

    “玉儿姑姑,不关我的事啊。”东方陌两胳膊乱晃,两条腿乱扑腾着,小脑袋一缩,当起了驼鸟,心中暗暗纳闷,姑姑不是应该去追南宫叔叔吗?怎么会跑来追他?

    东方陌不知道,南宫啸的轻功比东方玉儿高出许多,就算两人同时腾空,她都追不上他,更别提他先跑了一段距离了,教训不了正主,她只好改追帮凶东方陌。

    “你帮南宫啸算计我,还说不管你的事。”东方玉儿气呼呼的敲敲东方陌的小脑袋:“我姓东方,你也姓东方,你干嘛胳膊肘儿往外拐,帮着那个姓南宫的?”

    东方陌眨眨漆黑的大眼睛,委委屈屈道:“你是姑姑,他是姑夫,都是一家人,我帮他也不算是胳膊肘儿往外拐啊。”

    东方玉儿心思一软,生出无限遐想:姑夫啊,她喜欢这个称呼,小陌陌是珩堂兄的孩子,她和南宫啸成亲后,按她的关系称呼,就是姑夫……

    等等,她是来教训东方陌的,怎么能被他三言两语哄的转移了话题,轻咳几声,东方玉儿故做严肃道:“好人要尊长爱幼,帮助弱者,我是女子,是弱者,南宫啸是男子,是强者,我们两人闹矛盾,你应该帮助我这个弱者明不明白?”

    东方陌满目迷茫的点点头,又摇摇头:“不太明白!”

    东方玉儿美眸中的期待瞬间化为飞灰,无奈的揉了揉额头,陌陌年龄小,不懂这些大道理,她要解释的通俗易懂才行。

    “这么说吧,如果你娘和你父王闹矛盾,打架了,你帮谁?”小陌陌爱粘璃雪,若是璃雪和珩堂兄闹矛盾,他肯定帮璃雪,强者弱者的关系,他就能理得清了。

    “我父王很宠娘亲,就算他们真的闹了矛盾,父王宁愿打自己,也不会打我娘的。”东方陌笑嘻嘻的道:在青州住了几个月,他早就找到机会在东方朔面前告了东方珩一状。

    不料,就在他声嘶力竭,绘声绘色,添油加醋的将沈璃雪被东方珩打的昏迷不醒一事讲述完后,一向沉稳内敛的东方朔一口茶水险些笑喷出来。

    在他疑惑不解的目光中,东方朔摸摸他的小脑袋,语重心长的告诉他,父王很爱娘亲,宁愿自己重伤,也不会伤害娘亲分毫。

    时至今日,东方陌都清晰记得外公说这番话时的正色与凝重,虽然他听的云里雾中,但外公这么说了,事情一定是这样没错。

    “别打岔,我说的强弱者又不是你父王,娘亲。”东方玉儿懊恼的拍了拍东方陌的小脑袋:小滑头,故意和她做对是不是?也是她不好,干嘛拿珩堂兄和璃雪做例子,那两人相亲相爱的如胶似漆,哪里会闹矛盾。

    “以后不许再帮南宫啸,不然,我打你屁股。”东方玉儿想不到合适的例子解释,可东方陌放跑了南宫啸,她胸口憋着的那口气又涌了上来,举起手掌,作势要打人。

    糟糕,又要被打屁股了!

    东方陌眨眨眼睛,小身体一转,挣脱衣服露了下去,不偏不倚,正好掉在虎背上,小胳膊抱紧虎脖子,急声道:“小虎,快跑!”

    “吼!”小虎低吼一声,驮着东方陌‘嗖’的窜进了茂密的草丛里,三窜两窜后,消失在了阳光中。

    东方玉儿一惊,紧跟着跳进草丛,触目所及,一片片青青黄黄白白的草随风飘摇,片片都像小老虎,又片片都不是小老虎。

    浅紫色的小孩子外衣在她手中随着清风飘飘摇摇,颗颗漂亮的珊瑚纽扣在阳光下熠熠生辉,东方玉儿却在风中凌乱,衣服很完整,东方陌不是挣掉衣扣跑的,而是解开衣扣逃的,也就是说,他和她说话时,小手没闲着,悄悄解开了外衣衣扣,方便逃跑!

    真是腹黑又狡猾的小滑头!

    想不到她堂堂青焰郡主,居然被一个三岁多的孩子算计了,没追上未来夫君,还跟丢了罪魁祸首,咬牙切齿的吼声带着浓浓的愤怒穿透云层,响彻云霄:“东方陌你这个小滑头,我和你没完!”

    热闹的大街上人来人往,南宫啸和东方陌在街口碰了头,看着只着雪青色夹袄的东方陌,南宫啸吃了一惊:“陌陌,你的外衣呢?”

    “被玉?”

    “被玉儿姑姑抢走了!”东方陌不以为然,太阳暖暖的照着,不穿外衣也不冷。

    南宫啸嘴角抽了抽,追不上他,就教训小陌陌,抢他衣服,东方玉儿真是泼辣:“陌陌现在知道东方玉儿有多泼了吧。”

    想想刚才东方玉儿像东方珩一样,提他领子教训他,东方陌心有余悸的点点头:“不如我娘温柔多了。”

    “那是自然,你娘那种人,世间少有。”说到沈璃雪,南宫啸邪魅的眸中闪过一丝温柔,随即又消失无踪:“陌陌,咱们先去成衣铺给你买件外衣,再去酒楼用膳。”东方陌帮他摆脱了泼妇,他准备请东方陌用午膳,答谢他相助之恩。

    “不行,不行。”东方陌小脑袋摇的像拨浪鼓:“我要回家用午膳,不然娘会担心的。”

    “东方玉儿被甩掉,肯定拿着你的外衣回去告状了,你娘知道你和我一起,不会担心的,若你现在回去,被东方玉儿抓个正着,少不得会打你屁股。”

    战王东方朔居于青州之事,东方皇室人尽皆知,东方玉儿来青州,遇到了小陌陌,少不得会去拜见东方朔,说不定就在府上等着他,他们现在回去,无异于自投罗网。

    东方陌摸了摸自己的小屁股,东方玉儿打他那一巴掌,似乎还有些疼,他可不想再挨打了:“那好吧,先买衣服,然后吃饭!”

    望江楼座落于最繁华的街道,更是青州最大的酒楼,尚未到用膳时间,酒楼里已是熙熙攘攘,人声鼎沸。

    南宫啸牵着东方陌的小手走进酒楼时,大厅里坐满了人,不过,他们并不是一桌桌坐着吃菜喝酒,而是大人坐了一圈,几乎将诺大的厅堂围的严严实实。

    中间凸出的场地上,整整齐齐的站着几十名五到十岁不等的小孩,一名头发,胡子都花白的老者坐在上首,念念有词的说着什么,小孩们仔细聆听着,大人们也是聚气凝神的倾听,似在等待什么。

    “客官,您是用膳还是?”一名店小二走上前来,热情的招呼着,目光有意无意,瞟向东方陌。

    “用膳,有雅间吗?”无论是在京城,还是云南,南宫啸进酒楼都要雅间,这次宴请小陌陌,自然也要进雅间。

    “有有有,两位二楼请。”小二笑容满面的走在前面,麻利的引领南宫啸,东方陌上楼,进了雅间。

    雅间装饰的很精致,很干净,小二热情的倒上两杯茶水,递上了菜单:“客官喜欢吃些什么?”

    南宫啸拿起菜单看了看:“陌陌喜欢吃什么菜?”

    “什么都好,我不挑食的。”在战王府时,沈璃雪隔三差五就下一次厨,来到青州后,她也经常进厨房,做的菜无论荤素都很美味,东方陌吃哪个都津津有味,故而,不挑食。

    南宫啸仔细看过菜单,正准备点几样酒楼招牌菜,一道得意的童音透过半开的雅间传进房间,随后,大厅里众人的称赞叫好声接连响起,南宫啸挑挑眉,漫不经心道:“小二,外面大厅是怎么回事?”

    “客官是外地人吧。”小二是个热情人,见南宫啸不知事情,滔滔不绝的讲了起来:“您有所不知,今天是苍圣学院招收学员的日子,特意包了大厅做为考核地,他们只收五到八岁的孩子,中间坐的那位老者,是学院出了名的厉害先生,他教出来的学生,都很了不起……”

    “苍圣学院!”南宫啸蹙眉,表示没听过这个学院名称,东方陌也是满眼茫然,他来青州几个月,是第一次听到苍圣学院这个名字。

    店小二呵呵一笑:“在青州最出名的不是丝绸特产,而是苍圣学院,大约是在四年前,学院新换了一位掌事人,名不见经传的学院瞬间脱胎换骨,凡经学院培养出的,几乎全是文武双全的人才,入朝为官者更是举不胜举,所以,无论是平民百姓,还是富贵高贾,都想让自己的孩子进入苍圣学院学习……”

    四年前,不就是湛王谋反,京城大乱那一年!南宫啸心思一动,随即又自嘲的摇摇头,东方湛已经掉落悬崖,尸骨无存,他在胡思乱想些什么。

    难怪刚才他和小陌陌走进大厅时,店小二一直看陌陌,敢情是以为陌陌来参加入学考核……

    “客官,您不让这位小公子去试试吗?”店小二望望东方陌,苍圣学院的名声在青州十分响亮,有些路过的客人,抱着试试的心态将孩子送进学院,不想孩子成了栋梁之材,高兴的合不拢嘴,烧香拜佛。

    “陌陌才四岁,还不到入学年龄。”南宫啸漫不经心的敷衍着,陌陌是战王世子,回京后会进入最好的国子监学习文才,在皇室教场学习武略,苍圣学院再好,也比不上青焰皇室的学堂,教场。

    小二笑着仔细打量东方陌,小胳膊,小腿的还没长结实,的确不到入学的时候。

    “小二,那个人是谁啊?”东方陌第一次见到学子考核,十分新奇,跑出雅间,趴在栏杆上,看大厅里的先生,学子。

    小二顺着他的指向望去,看到了站在最前面的一名小男孩,胖胖的,有些笨拙,双下巴高昂,神情高傲,仿佛目空一切。

    “他是万员外家的嫡长子,今年六岁,去年开始习字,据说一年内换了四五名先生……”小二压低了声音,悄悄说着,目光有些畏惧。

    “刚才先生问的问题,都是他答出来的,他应该很聪明,难道是先生们道是先生们笨,教不了他,才换了那么多先生。”东方陌疑惑不解。

    小二不自然的轻咳几声:“这个,小的不知。”万员外家这儿子,是出了名的嚣张跋扈,辞退四五名先生之事,更是传的沸沸扬扬,据说,不是先生们愚笨教不了他文才,而是受不了他的嚣张得意,目中无人,主动请辞的。

    小二在酒楼里来来回回的忙碌一上午了,考核之事,他也看了个七七八八,老先生问的问题,有些小孩子也会答,但都被那万员外家的儿子抢着答了,碍于他的淫威,他们敢怒不敢言。

    “小二,我要醉鸡,红烧茄子,松鼠鱼,麻婆豆腐……”南宫啸一口气点了十几种菜。

    小二一一记下,随后退出了雅间,去吩咐厨子们做菜。

    南宫啸走到栏杆旁,见东方陌一眨不眨的看着大厅里的考核,轻轻笑了笑:“陌陌想进苍圣学院?”

    “不是。”东方陌摇摇头:“我只是奇怪,他们为什么都喜欢读书写字。”

    南宫啸听出了东方陌的话外音,蹙了蹙眉:“陌陌不喜欢读书写字吗?”

    “不喜欢。”东方陌非常直接的承认了:“我喜欢和娘一起放风筝,喜欢和小虎一块扑蝴蝶,玩累了就吃娘做的美味糕点,这些事情比读书,写字有意思多了。”

    南宫啸摸摸东方陌的小脑袋,语重心长道:“陌陌还小,贪玩些没关系,但你是战王小世子,你的才能,关系着整个战王府的兴衰,再长大些,就必须要读书,写字,练武了。”

    东方陌撇撇嘴,南宫叔叔和外公的口气好像,都告诫他要读书,写字,不过,他们没有天天按着他描字贴,比他那无良父王强多了。

    “最后一道考题,以这幅画,做首诗。”大厅里的老先生拿出一幅图,挂在了身后的大木板上,画是江南的泼墨丹青,有山有水,有花有鸟,精湛的画功栩栩如生,让人如临江南美景。

    大厅瞬间静了下来,学子们低了头,冥思苦想,那名趾高气扬的万公子也看着画皱起了眉头,他们这些学子,都刚刚识字,才学不高,用这幅画作诗,非常有难度,那老家伙是故意为难他们吧。

    老先生将学子们的神情尽收眼底,轻捋着胡须,淡笑不语:无人能做出诗来么?

    “远看山有色,近听水无声,春去花还在,人来鸟不惊。”清脆的童音在寂静的大厅里响彻,沉思中的人们蓦然惊醒,好诗,好诗啊,对称又押韵,是谁做出来的?

    一道道惊奇的目光循声望了过来,看到了二楼栏杆后的东方陌。

    “刚才的诗,是小友所做?”老先生精明的眸中,难掩惊讶:好小的孩子,居然能做出这种诗,即便他生于富贵之家,这份才学也很难得。

    南宫啸也惊讶的看着东方陌,这诗是小陌陌做的?他还不到四岁,智力怎么这么妖孽?

    “是的。”东方陌面不改色的撒着谎,那诗是娘亲做的,睡觉前念给他听,他无意间记了下来,娘亲的,就是他的,他这么说,也没错。

    “请问小友怎么称呼?”老先生笑眯眯的询问,态度和蔼,就像亲切的外公,东方陌对他有了几分好感:“我叫陌陌。”

    老先生点点头,轻捋着胡须道:“陌陌识字吗?”

    “认识一些简单的字。”被东方珩按着写了八九个月的字贴,东方陌认识不少字了。

    老者又问:“可曾习武。”

    “还没有。”东方陌摇摇头:“我娘说,等我四岁后,身体长的结实些了,再习武。”

    老者微笑,太早习武,小孩子会很辛苦,他的父母,倒是很疼爱孩子,看他的模样,倒是个练武的材料:“那你现在多大了?”

    “再有两个月,我就四岁了。”东方陌颇为自豪,不知不觉得,他又长大一岁。

    “陌陌想不想进苍圣学院学习?”老者轻飘飘的话像一道惊雷炸了下来,惊的众人半天动弹不得,他们没听错吧,苍圣学院的主考先生在邀请一名四岁的孩子进入学院?他们的孩子早到了年龄,卯足了劲都没得到首肯呢。

    那名姓万的小孩反应最大,恨恨的瞪了东方陌一眼,怒气冲冲道:“先生,苍圣学院不是只收五到八岁的孩子么?他才四岁,还不到入学年龄。”

    “陌陌很聪明,我们可以破格录取。”老者回答着万小孩的话,目光却看向东方陌。

    “先生,他没参加咱们刚才的考试问答,缘何能证明他聪明。”万小孩狠瞪着东方陌,非常不服气,刚才他答对了很多问题,是这群新生里的佼佼者,他们羡慕他,忌妒他,可这个臭小子一来,谁都不注意他了,就连考核先生眼里也没他的存在了。

    老者呵呵一笑:“刚才那幅以画作诗,最考验人的才学,一般的小孩子,是作不出来的。”他拿出画作时,根本没报希望,没想到东方陌作出了诗。

    万小孩气的咬牙切齿,却又找不到理由反驳,气的直跺脚,可恶,可恶。

    东方陌眨眨眼睛:“先生,我要回家问问娘亲和父……亲,才能给您答复。”天天被父王逼着写字贴,他已经累的全身疼痛了,再去上学院,累死他吧,他才不要去。

    “你年龄尚小,入学这等大事,的确应该同父母多多商量。”老者不骄不躁,十分通情达理:“苍圣学院的位置,青州城的百姓几乎都知道,若都知道,若是你父母同意了,你可以直接来学院找我,老朽姓韩。”

    “多谢韩先生。”东方陌笑的眼睛眯成了弯月,他回家后不会将事情告诉父王,娘亲的,就让老先生以为他父母不同意他上学院好了。

    “客官,您的菜来了。”小二高唱着,提着四五盘菜走上二楼,阵阵香气飘散,让人垂涎欲滴,东方陌瞬间感觉到了饥饿,拉着南宫啸进了雅间。

    摆好饭菜,小二退下,东方陌净了手,拿着筷子夹菜吃,南宫啸轻抿一口美酒,漫不经心道:“陌陌要进苍圣学院吗?”听百姓们的评价,那倒是个很不错的学院。

    东方陌眼睛转了转:“我问问娘亲才能确定,南宫叔叔也知道,我家在京城,来青州是为看外公,最多再留几个月,就要回京了。”

    “这倒是。”南宫啸点点头,东方珩身为青焰战王,不可能久居青州,陌陌年龄还小,璃雪也不放心留他在老战王身边,他们夫妻回京时,一定会带走陌陌,说不定他前脚进苍圣学院,后脚就要离开,倒不如不进。

    不经意间侧目,南宫啸看到了街道上的一袭红衣,无奈的叹了口气:“那泼妇倒是厉害,居然找到这里来了。”

    东方陌凑过小脑袋,透过窗子向外望,东方玉儿正走在路上,左右观望,似在寻找什么,金色的铃铛在阳光下折射出耀眼的光芒:“玉儿姑姑怎么会找到这里的?”

    “咱们没回去,自然是在外面用膳,青州的酒楼就那么几家,她一家家的搜,找到这里并不稀奇。”南宫啸放下酒杯,看着东方陌道:“你慢慢吃,我先把她引开,再回来接你。”

    “好。”东方陌点点头,抱着鸡腿,吃的满嘴油光,在战王府和青州府里时,他一日三餐都很准时,眼下到了用膳时间,他饿了,吃东西很香。

    雅间门没有关严,南宫啸飘身飞出窗子的一幕,被时刻注意他们动静的万小孩看到了,他趁着众人不注意,他推开门,走进了雅间,看着啃鸡腿的东方陌,嘴角扬起一抹冰冷的笑:“陌陌小友,我要和你切磋武艺。”

    ------题外话------

    (*^__^*)嘻嘻……谢谢亲们的花花,钻钻,打赏,票票,么么,今天有事,更的晚了……下次一定早更……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澳门博彩娱乐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腹黑郡王妃5》,方便以后阅读腹黑郡王妃番外五 包子脱壳闹酒楼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腹黑郡王妃5并对腹黑郡王妃番外五 包子脱壳闹酒楼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腹黑郡王妃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