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六 望月楼内展身手

    了起来,动作太大,牵动了身上的伤,疼的他呲牙咧嘴,倒吸着冷气,一瘸一拐的走向万小孩,愤怒的吼声响遍大厅:“是谁把你打成这样的?”

    众人揉揉耳朵,同情的看向东方陌:他真是胆大包天,居然敢把万公子打成这副模样?不知道万员外是青州出了名的恶霸吗?得罪了他,休想有好日子过。

    万钱庄也就是万小孩,也看向东方陌,脸上火辣辣的疼痛提醒他,他不是在做梦,他趾高气昂的扑上前,连人家的衣角都没碰到,脸上就挨了一巴掌。

    他愤怒着还击,却依旧碰不到人家一分一毫,小小的巴掌就像雨点一样,密集的落在他脸上,打的他的脸偏过来,又偏过去,眼前金星闪闪,嘴巴里也弥漫着铁锈的味道,他好几次求饶,弱弱的声音都淹没在了清脆的巴掌声中,连他自己都没听到。

    若非亲身经历,他绝不相信自己会输给面前这名小孩子,目光闪烁着,心有余悸的畏畏惧惧:“你不是说,你娘教育你好孩子不打架么?”

    东方陌下巴一昂,傲然道:“我娘还说了,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斩草除根。”

    南宫啸闻言,险些笑出声,摸摸东方陌毫发无伤的小脸,高悬的心放了下来,面色也由阴转晴,人若犯我,斩草除根,这倒是很符合璃雪的性子。

    霸气!众人看东方陌的目光满是赞赏,不管他是不是初生牛犊不怕虎,他敢当着万员外的面说这番话,真真是胆识过人,相当霸气!

    “小小年纪便如此心狠手辣,长大必是祸害,今天我必须替你父母好好教教你,什么叫谦虚仁义。”万员外气的咬牙切齿,面上却是一副大义凛然的模样,早忘记刚才是他撺掇自己儿子进雅间狠狠教训别人。

    “万老头,你看清楚了,是你儿子闯进我房间要和我切磋武艺,不是我跑他房间找他,既是武艺切磋,胜负,输赢,重伤,轻伤都应该听天由命,你们输了,就要认输,事后挑事,算什么英雄好汉,简直就是无耻的无赖。”

    东方陌吐字清晰,清脆的童音说的有条不紊,头头是道,听的众人连连点头:输就是输,输了不认,无赖的挑事,根本就是输不起的小人行径。

    望着众人暗带鄙视的目光,万员外一张老脸涨成了猪肝色,强词夺理道:“庄儿的武艺是青州有名的武师所教,他绝不会输给你这个四岁娃娃,一定是你用了什么卑鄙的手段,才赢了他。”

    说来说去,万老头还是对自己儿子的被打、失败,耿耿于怀。

    东方陌撇撇嘴:“万老头,你仔细看看你儿子脸上的巴掌印,指尖朝后,我是从他正面打的,哪来什么卑鄙手段,你儿子六岁了,身强体壮,却技不如人,输给一个比他小两岁,矮半个头的孩子,很光荣吗?你这做父亲的不知道安慰儿子,还大嗓门的到处嚷嚷,想吵的人尽皆知,让他丢脸到底啊?”

    东方陌声音不大,却清晰的传入众人耳中,众人相互对望一眼,暗道说的有理,儿子受伤,做父亲的最先关心的应该是儿子的伤势,其次才是输赢问题,万员外倒好,不说给儿子请大夫消肿,反倒唧唧歪歪的指责人家比试做弊,重名声高过重视儿子啊。

    万员外被众人指指点点的抬不起头来,又找不到合适的理由反驳东方陌,满腔怒气萦绕胸口,最终化为一句:“回府,请大夫。”

    庄儿的脸被打的面目全非,那四岁小娃又是个厉害角色,他一名大人与小娃争吵,就算赢了,也是以大欺小,胜之不武,丢脸到家了。

    扶着下人转身的瞬间,他狠狠瞪了东方陌一眼,眸中闪过一丝狠毒的厉色,仿佛在说:“你等着。”

    东方陌轻哼一声,毫不畏惧的看着他,仿佛在说:“等着就等着,看你能把我怎么样。”

    万员外离开,众人落座,继续用膳,目光有意无意,看向东方陌:这是谁家的孩子啊,这么聪明伶俐,以前都没见过。

    南宫啸已经习惯了众人的注视,自自然然的望望混乱不堪的雅间,故做无奈的叹了口气:“杯盘饭菜都打到地上了,陌陌,咱们换个雅间用膳。”

    “不用了,我吃饱了,南宫叔叔,咱们回家吧。”说到回家,东方陌漆黑的眼瞳光芒闪闪:“娘亲的野姜花糕点应该快做好了。”

    “好。”这顿午膳是南宫啸宴请东方陌,既然东方陌吃饱了,想回家,他当然不会再继续久留,当即结了账,在众人的注目礼中出了望月楼。

    走在人来人往的大街上,南宫啸望望身旁精致的小人,忍不住询问:“陌陌,你是怎么教训那个万钱庄的?”万钱庄又高又壮,相比之下,东方陌小小的,居然能痛打万钱庄耳光,着实出乎了南宫啸的预料。

    东方陌嘻嘻一笑:“自然是用武功来教训了,万钱庄身法笨拙,就被我打成猪头了。”

    南宫啸错愕:“你不是不懂武吗?”

    “我的确没练过武,因为小虎越长越高,我长个子的速度不及它,外公便教了我几招腾飞术用来骑虎,刚才我就是用这种招式躲闪万钱庄,再趁机打他耳光的。”东方陌挥舞着小拳头,漆黑的眼睛晶晶亮亮。

    南宫啸恍然记起,半大的小虎的确很高了,东方陌个子小小,却轻轻松松就能跃上去,原是修习了老战王东方朔的轻功。

    “娘。”东方陌。”东方陌漆黑的眼瞳突然一亮,脆生生的呼唤着,欢欢喜喜的向前奔去。

    南宫啸心中一动,抬头看去,沈璃雪从一间铺子里走了出来,身穿雪青色的云凌锦,优雅,迷人,精致的小脸如两年前一样年轻漂亮,岁月没有在她脸上留下任何痕迹。

    “陌陌!”沈璃雪笑着抱起东方陌,温暖的阳光洒在两人身上,母子情深,其乐融融。

    “南宫叔叔。”东方陌依偎在沈璃雪怀里,还不忘回头招呼南宫啸。

    南宫啸摇着折扇,大大方方的走了过去,调侃道:“璃雪,好久不见,别来无恙吧。”

    沈璃雪知道南宫啸的性子,更听东方玉儿怒气冲天的讲了他们之间的追逐,戏谑道:“你居然露面了,不怕某个人再追着你不放?”

    “那泼妇轻功不及本王高,就算他追上本王,本王也能甩开她。”南宫啸摇着扇子,不以为然,目光看到了侍卫们手中捧着的大包青州特有物,怔了怔:“你喜欢青州特产?”

    “不是。”沈璃雪笑着摇摇头:“我们要回京了,这些特产是带回去的礼物。”

    “咱们在外公家住的好好的,为什么回京?”东方陌一惊,嘟起小嘴巴,十分不情愿,他还没学到外公的轻功,还没和外公一起爬到山顶看日出,他不想回京哇。

    沈璃雪笑着摸摸东方陌小脑袋:“京城你大伯(东方洵)来信,你祖父、祖母在回京路上,说要见你,咱们必须回去了,有空再来看外公。”

    东方珩,沈璃雪在青州住了八个月,战王府肯定积下不少事情等着处理,圣王,圣王妃也想见孙子,他们岂能不回去。

    回京已成定局,无法更改,东方陌无精打采的抓抓虎头帽:“好吧,咱们先回京,有空一定来看外公。”

    “那是自然。”沈璃雪拿出丝帕,轻轻擦拭东方陌嘴边的油光,战王东方朔是个好父亲,好外公,若非京城事急,她也想在青州多陪陪他老人家:“有空了咱们立刻来青州,让外公教陌陌写字,练武。”

    说到写字练武,东方陌眼睛转了转:“娘,刚才在望月楼,一名苍圣学院的老先生邀我去读书,现在咱们要回京,我就不能去学院了。”

    原本他是不想告诉沈璃雪的,不过,他们就要回京了,娘亲绝不会让他去学院,他方才得意的讲了出来,被人邀请进学院,破格录用,也是一种荣誉嘛。

    “自然是不能了。”东方陌年龄尚小,沈璃雪暂时没打算送他进学院,不过,该有的礼貌还是要有:“你抽空去和那位老先生说声报歉,不辞而别可不好。”

    “好。”东方陌抬头望望太阳高挂的天空:“天色还早,我现在就去苍圣学院与韩老先生告别。”解决了苍圣学院的事,他就能在离开前一直陪在外公身边。

    “陌陌,我陪你去苍圣学院。”南宫啸自告奋勇,东方玉儿跟丢了他,肯定在战王那里守株待兔,他可不想这么早回去自投罗网。

    “让小虎陪我去就好,南宫叔叔帮忙拿特产吧,我们在京城的亲朋好友有许多呢。”东方陌嘻嘻笑着落到地上,快步跑着去找小虎。

    “早点回来。”东方陌身边有四五名暗卫保护,沈璃雪不担心他的安危。

    “知道!”东方陌清脆的回答着,还对沈璃雪挥了挥小手。

    看着他奔跑的小小身影,南宫啸轻轻叹息:“算起来,本王也离京两年,快到述职时间了,这次就随你们一起回京,顺便述职好了。”

    “回京?不怕本郡主纠缠你了?”东方玉儿不知从哪里冒了出来,手里拿着几块糕点,慢条斯理的吃着。

    南宫啸漫不经心的瞟她一眼:“本王回京禀明皇上,你、我二人解除婚约,你再纠缠本王试试?”

    “解除婚约?”东方玉儿一怔,啪的一下扔掉糕点,咬牙切齿道:“你敢!”

    南宫啸刷的一声打开扇子,装模作样的扇了扇,扔出一句:“你看本王敢不敢!”

    “南宫啸,你找死。”东方玉儿怒喝一声,抽出长鞭,对着南宫啸欠扁的俊脸狠狠甩了过去。

    刹那间,尘土飞扬,杀气漫天,过往行人无不惊慌失措的绕道而行。

    沈璃雪望着这对大打出手的欢喜冤家,无奈的摇摇头,视若无睹的吩咐侍卫们将特产搬上马车,赶回战王在青州的院落。

    苍圣学院座落在城边,位置有些偏,不过环境很优雅,也很清静,是读书育才的好地方。

    东方陌走进学院,见到韩老先生,说明了理由,韩老先生对他的离开有些惋惜,知道父母没有让他进学院的意思,也没再过多挽留,只鼓励他多多读书,写字。

    恰逢另一位老先生来找他,东方陌便告辞离开,想去后能吃到美味的野姜花糕,他心情非常好,蹦蹦跳跳的顺着走廊向外走,冷不防一名大人从左侧的拐角步了出来,他一时没收住脚,被那人撞出两三米远,掉落在地,摔的全身疼痛。

    “不好意思,我走太急了,你摔疼了吧。”春风般温和的声音响起,那人走了过来,轻轻握着东方陌的双肩,拉他起来。

    “还好。”东方陌抬头望向来人,是名年轻男子,相貌还蛮英俊的。

    男子看着东方陌那张可爱的小脸,高大的身躯轻轻颤了颤,深邃的眸中涌着震惊与几点璀璨的光芒,紧紧握住了他的小胳膊:“你叫什么名字?”

    “陌陌!”小胳膊被握的生疼,东方陌皱着小眉头,用力扒拉男子的大手,想要挣脱禁固,无奈男子手劲奇大,他扒了半天,也没扒动分毫。

    “你的全名叫东方陌。”男子略显冷酷的声音不是询问,而是肯定。

    “叔叔认识我父王啊。”东方陌挣扎的动作一顿,单纯清透的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男子。

    他和东方珩长的太像,只要是熟悉东方珩的人,见了他,就知道他的身份,比如南宫啸,东方玉儿,两年没见,都能认出他来,面前的男子能猜出他叫东方陌,可见也是认识他那无良父王的。

    年轻男子微笑,东方陌的父王,他当然认识,不过,在他心里烙下深刻印象的不是东方珩。

    白玉般的手指轻轻抚过东方陌漆黑的眼睛,透过这双漂亮的眼睛,他看到了另外一个人。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澳门博彩娱乐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腹黑郡王妃6》,方便以后阅读腹黑郡王妃番外六 望月楼内展身手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腹黑郡王妃6并对腹黑郡王妃番外六 望月楼内展身手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腹黑郡王妃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