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九 居心不良丢颜面

    “大伯,我先去看曾祖父了。”东方陌眨眨眼睛,张姑娘来圣王府相亲,身为主人兼相亲对象的东方洵要去招呼,不能再陪他去见老王爷。

    “好!”东方洵暗暗叹气,老王爷明里暗中给他安排相亲是为了他好,他再不情愿,也要过去招待招待,不能太过怠慢客人,客厅和老王爷院落的方向不同,他们两人要分开走了。

    “杨叔(管家),让厨房把这个炖了。”东方陌从竹篮里扒出打到的野味,笑嘻嘻的塞进了管家手里。

    “是!”管家也知道东方陌爱吃野味,当即吩咐下人将野味送到厨房,自己引着东方陌去见老王爷。

    老王爷的院落居于王府深处的幽静居,环境优美,很适合休养身体,东方陌沿着青石路迈步前行,阵阵清风吹过,带着清新的荷花香,迷人心魄:离京一年,不知道曾祖父怎么样了?身体有没有好些?

    “小姐,小姐,奴婢刚才看到洵世子了。”清亮的女声突然响起,带着抑制不住的兴奋。

    东方陌脚步一顿,圣王、圣王妃还没有回京,府里只有老王爷和东方洵两名主人,女子口中的小姐自然不会是圣王府的主人,应该是前来做客的张小姐了,不知大伯相亲的女子长什么样子?

    好奇之下,他侧目看去:

    一名年轻女子站在荷花池前,一袭淡粉色云锦长裙与池中的粉色荷花交相辉映,衬的她更美了三分,嘴角微微上翘,眼角眉梢间的神态有些高傲,瞟一眼满面喜色的丫鬟,傲然道:“圣王府是洵世子的家,看到他有什么好奇怪。”

    “不是啊小姐,奴婢想说的是,洵世子相貌英俊,气势儒雅,笑若春风,彬彬有礼,和小姐您很相配呢。”

    世人皆爱听夸奖,张小姐也不例外,况且这丫鬟是她的心腹,句句都说到了她心坎里,她心情愉悦,嘴角上扬的弧度深了深,随即又淡下来,故做威严的清咳一声:“紫儿,咱们是来作客的,岂能妄自品评主人。”

    “小姐教训的是,奴婢知错。”紫儿常年跟在张小姐身边,知道她只是佯怒,顺着她的意思笑意盈盈的福身认错,没有半分害怕。

    张小姐身后的那两名丫鬟,看着她眉目溢出的喜色,相互对望一眼,你一言我一语的夸赞:“小姐年方二八,才华横溢,京城追求您的公子们不计其数,您与洵世子相遇,真是有缘……”

    “是啊是啊,媒人都快踏破咱们侍郎府的门槛儿了,小姐一个没看中,敢情咱们小姐是命中注定要做世子妃的人……”

    “那是,等小姐成了高高在上的世子妃,看那些不长眼睛的男人还如何自恃自己是名门望族,门户清高……”

    明明是句打抱不平的话,张小姐却听的面色一变,好看的眉头紧紧皱了起来,心中已经愈合的伤疤再次被狠狠戳开:

    没错,她之前曾被望族公子拒绝过,嫌弃过,因为她父亲只是四品侍郎,在高官云集的京城,没有根基,没有影响力,高门贵族的子嗣选妻,看中人品,更看重家世,力求世家联姻,共获利益,她没有辉煌的家世,容颜美丽,才华高绝都没用。

    圣王府身为皇室王府,地位极高,不需要再攀附权贵,对子孙正妻的身份也没有太大计较,只要身家清白,家世尚可,通情达理即可,张小姐完全符合这一条件,方才被老王爷选中,前来圣王府相亲。

    看着张小姐阴沉的面色,紫儿急忙摆手制止了身后丫鬟不合时宜的恭维,身为贴身丫鬟的她,最了解自家小姐,也最会开解自家小姐:

    “小姐别伤心,洵世子温文儒雅,与那些纨绔的望族子弟不同,他肯定能独具慧眼,看到小姐的好,小姐嫁进圣王府虽是高攀,但依着洵世子的性子,定会……”

    “紫儿,你说什么呢?”张小姐美眸圆瞪,高攀?她怎么会是高攀,以她的才学,相貌,别说是做世子妃,就是进宫为妃,她也是够资格的,名门公子们有眼无珠看不起她也就罢了,怎么连她最贴身的丫鬟们也打击她。

    “洵世子已经二十六岁了,别说皇室贵族,就算是平民百姓,只要家里没有穷的叮当响,这么大岁数的男子也成亲了,他居然还是独身一人,谁知道是不是有什么隐疾,我答应父亲前来相亲,不是挂念世子妃的位置,是不能拒绝圣王府的邀请……”

    “小姐……”紫儿大惊失色,也顾不得尊卑了,伸手捂住了张小姐的嘴巴,压低声音道:“小姐,这里是圣王府,不是咱们的侍郎府,谨言慎行啊。”

    急切、低沉的话语如一盆清水,瞬间浇醒了张小姐,她满腔愤怒消失无踪,取而代之的是莫名恐慌,她刚才怎么会说出那番骇人之言,被气糊涂了么?万一被圣王府的人听到,她和她父亲就惨了。

    “紫儿,这附近没有圣王府的人吧?”张小姐焦急的四下张望,美眸中暗潮涌动。

    紫儿福福身,宽慰道:“小姐放心,将近晚膳时间,下人们有的在厨房,有的在布置膳厅,这里是赏景的荷花池,没人会靠近这里的。”

    “谁说附近没人啊。”东方陌眨眨眼睛,迈着小步子悠哉游哉的走向张小姐。

    管家也是面色阴沉的看着不远处的张小姐,来圣王府做客,还毫无顾及的数落王府主人的不是,换作任何一名忠心的下人,都会不高兴,略略思索,他阔步向前走去。

    “你是谁?”东方陌的突然冒出,吓了张小姐一跳,惊慌失措还不忘狠狠瞪紫儿几眼,她不是说附近没人么?这个小男孩又是怎么回事?

    “战王世子东方陌!”东方陌向别人介绍自己时,一般都说自己叫陌陌,从不端战王世子的架子,可面前这个女子太气人了,居然敢明目张胆说他大伯的坏话,他一定要教训教训,为大伯出气。

    不过,他在青石路上站了很久了,就算他长的小,她们看不到他,也应该看得到管家吧!

    回头一望发现,他们右侧有一面假山,刚好将他和管家挡住,难怪她们不知道附近有人。

    张小姐心里咯噔一下,战王世子是圣王爷的嫡亲长孙,也是圣王府的主人,可随意在府内走动,她刚才没看到有影来往,小世子应该在旁边站了很久了,肯定将她的无礼之言全部听了去,万一传到老王爷和世子耳朵里,她前途堪忧……

    心中翻着惊涛骇浪,她面上却是一副温柔的娴雅模样,礼貌的福身:“见过小世子。”

    “刚才张小姐的声音太小,我没听清内容,你能再说一遍吗?”东方陌在张小姐五米外站定,稚气的声音带着丝丝冷意,漆黑的眼瞳更如一汪深潭,让人看不透彻。

    张小姐得体的笑容一窒,心中惊起了翻天覆地的骇浪,东方陌明明只有四岁,可他的冷漠与深沉却不是四岁孩子应有的,尤其那双眼睛,就像一柄利剑,瞬间看透人心,在他面前,所有的秘密,无所遁形:

    “刚才臣女的丫鬟们犯了错,臣女正在教训,小世子见笑了。”那番无礼之言甚是骇人,她才不会蠢到再说一遍,微笑着转身从丫鬟手中拿过一只无盖的小盒,笑意盈盈的递到东方陌面前:“这是荷花糕,不知合不合小世子的口味。”

    东方陌再与众不同,也只是个四岁的孩子,小孩子的共同点是爱吃爱玩,她可以试着将其收买,封锁刚才的无礼之言。

    荷花糕还是热的,冒着淡淡的香气,让人垂涎欲滴,若在平时,东方陌早就捧着糕点吃的不亦乐乎,可面对张小姐,看着她虚伪的笑,他讨厌至极,没有半分食欲,挥手打向糕点盒:“谁稀罕你的糕点。”

    盒子掉落在地,发出沉闷的声响,张小姐受了惊吓般惊慌的连连后退,美眸盈着水珠,纤手紧揪着胸口,楚楚可怜,欲说还休。

    “我大伯不在这里,你装可怜给谁看?”东方陌最讨厌别人装模作样,尤其是算计别人,占了大便宜后,还装委屈、装无辜的无耻小白花。

    “小世子,我……我没有……”张小姐话未出口,眼泪先落,装出的楚楚可怜要多讨厌,有多讨厌,东方陌看的郁闷至极,正准备训斥她不许这样,冷不防身侧刮过一阵急风,一名中年男子出现在张小姐身旁,伸手扶住了摇摇欲坠的她:“静儿,你怎么了?”

    焦急的神色,关切的语言,与张小姐有一两分相似的容颜,让东方陌立刻猜到,这名男子是张小姐的父亲张侍郎。

    熟悉的清新气息飘散,东方陌不回头也知道是谁过来了,青色衣角飘至眼前,东方洵没看张侍郎和张小姐,而是蹲下身体,摸了摸东方陌的小脑袋,柔声道:“陌陌,出什么事了?”

    “是我冲撞了小世子,不关小世子的事。”张小姐嘴角微微上扬,眼眸深处得意光芒闪烁,面上却是一副认错的模样,急声为东方陌开脱,但在聪明人听来,是指明欺负她的是东方陌。

    收买不了东方陌,就抹黑他,他闹的再凶,别人也只会当他是小孩子不懂事,没人会相信他的话。

    张小姐楚楚可怜,东方陌满面不善,再看看洒落一地的糕点,张侍郎知道自己女儿受了委屈,可东方陌是战王世子,又是不懂事的小孩子,欺负了他女儿,他不能直言责备,要斟酌合理的言语警示东方陌,不想东方陌瞪着他女儿,不依不饶:

    “你冲撞的不是我,是我大伯,你听清楚了,我大伯不成亲,是因为没找到心爱的女子,不是你说的身体有隐疾……”

    轻飘飘的话如一记惊雷炸了下来,震的张侍郎目瞪口呆,所谓隐疾,就是不能对外人言的病,一名过了婚龄,却久不成亲的男子,若有隐疾肯定是那方面的,一名待字闺中的千金小姐,非议王府世子这种隐疾,是胆大妄为、不知羞耻,静儿怎么这么糊涂?

    再看东方洵,暖如春风的笑容已然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满目冰冷与不善,换作任何一名男子,被人怀疑那方面有隐疾,都是愤怒的。

    张小姐心中大骇,东方陌居然毫无顾及的将事情抖出来了,可恶至极,她绝不能承认,否则,她会臭名远扬,无颜见人,狠狠掐了自己一把,美眸瞬间泪珠滚动,盈盈欲泣:“世子何出此言?世子讨厌我,可以打我骂我,请不要损毁我的名誉,连累我的父母。”

    “话是你亲口说的,不记得?你是不想承认吧?”东方陌小脑袋高昂着,咄咄相逼,以为恶人先告状就能赢他了么?不自量力:“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纠缠一名贵族公子,人家拒绝了你,你想攀上高枝,教训那名公子,才会来圣王府相亲……”

    张小姐的面色瞬间惨白的毫无血色,东方陌直言不讳的将事情全说了出来,就像扒光她的衣服,放在人前展览,她那些见不得人的秘密,全部暴露在阳光下的世人眼中,羞愧的无地自容。

    “爹……洵世子……我……我……”心乱如麻的她想说些话来掩饰,反驳,绞尽脑汁的思索着。

    “不必多言。”东方洵摆手制止,一向温和的声音透着淡淡的冷意,张小姐嫁他为妻不是敬他,爱他,而是为了利用他教训负她的男子,无妨,他不喜欢她,不会娶她,她的目的如何,都与他无关,他不生气只因没感觉。

    “世子,事情不是这样的,是小世子误会了……”眼看东方洵转身离开,张小姐也顾不得矜持了,急忙上前一步,挡住了他的去路,若是东方洵走了,她的富贵路就彻底断了:“世子请听我说……”

    “你还想强词夺理?你那些话我听的清清楚楚,绝不是误会。”东方陌上前一步,挡在了东方洵身前,气呼呼的瞪着张小姐:“去找你的贵族情郎,别再来纠缠我大伯了……”

    “陌陌,不得无理。”略显苍老的声音带着无法言喻的威严,众人侧目望去,老王爷在管家的轻扶下缓步走了过来,深邃的眼眸炯炯有神,深沉、内敛的目光让人望而生畏。

    “参见老王爷!”张侍郎一怔,恭敬行礼,张小姐也跟着盈盈福身。

    “爷爷!”东方洵嘴角微弯,微笑浅浅却发自内心。

    “曾祖父。”东方陌眼睛一亮,蹬蹬蹬的跑上前,胖乎乎的小手抓住了老王爷的一根手指头。

    小小软软的手摩挲着老王爷略显粗糙的手掌,祖孙间相连的血脉使然,他严肃的面容舒展开来,透出无限的慈祥与慈爱,清脆的童音突然响起:“曾祖父,那个张小姐不喜欢大伯,她来相亲是因为……”

    “陌陌,不要胡言。”老王爷慈祥的面容瞬间阴沉下来,陡然提高的声音惊的东方陌小身体一震,看着老王爷严肃的目光,他小嘴巴撇了撇,哇的一声大哭起来:“我没有胡言……做错事的是张小姐……曾祖父干嘛胳膊肘儿往外拐……”

    说着,他松开手,大哭着向外跑去,任凭东方洵怎么呼唤都不回头。

    “爷爷,我去看看陌陌!”东方洵担心东方陌,扔下这句话,转身去追人,独留张氏父女面面相觑,相亲的世子走了,他们还怎么相?

    “陌陌被本王宠坏了,张侍郎,张小姐别介意。”老王爷数落东方陌,却没有半分责备的意思:“时候不早了,两位请回吧。”

    张小姐的面色再一次惨白,老王爷亲自下逐客令,说明圣王府不愿再和张侍郎府有瓜葛,她做世子妃的希望泡汤了,多好的攀龙附凤机会,被搅黄了,贝齿紧咬着下唇,留下一排清晰的牙印,带着满腔不甘不愿告辞离去。

    “陌陌跑去哪里了?”送走张氏父女,老王爷看向东方陌消失的青石路。

    “回老王爷,小世子在前院亭子里。”圣王府里暗卫密布,东方陌没出王府,暗卫们就能报出他的位置。

    “去看看。”老王爷轻叹一声,缓步走向前院。

    话说东方洵追着东方陌来到前院时,小虎像护卫一样站在亭子旁守护着,看到东方洵,虎目眨了眨,没有阻拦。

    东方洵走进亭子,见东方陌坐在亭子中央的圆桌旁,背对着他,双肩一抖一抖的,仿佛在无声哭泣,他拍拍东方陌的肩膀,轻声安慰:“陌陌别伤心,爷爷的怒气不是对你来的。”

    东方陌转过身,胖乎乎的小脸干干净净,不见半分泪痕,小小的嘴巴周围满是油光,小手里拿着啃了一半的肉骨头,看到东方洵,嘻嘻笑着,从桌上的小盘里拿过一只新的肉骨头递了过来:“野味炖好了,大伯尝尝。”

    东方洵:“……”

    前一刻伤心难过,下一秒就雨过天晴,东方陌前后差异太大,他不太适应:“陌陌,你不是伤心的哭了么?”

    东方陌不以为然的摆摆手:“我是故意哭给那张氏父女看的。”

    “为什么?”东方洵错愕。

    “那个张小姐脸皮很厚,又一心想做世子妃,肯定会想方设法留下用晚膳,我大哭着跑开,大伯和曾祖父都忙着安慰我,没空招呼他们,他们哪还好意思留下。”东方陌傲傲的说着,把肉骨头当成敌人,狠狠咬了一口,嘴巴周围的油光更加鲜亮。

    “真是鬼灵精。”东方洵笑着摸摸东方陌的小脑袋,他这棘手的相亲,他还没想出对策,没想到被陌陌几招摆平了:“去看看曾祖父吧,他吼走了你,心里不好受。”

    东方洵常年照顾老王爷,知道他很喜欢这个曾孙,从不舍得训斥半句,刚才吼他,是情非得已。

    “不用不用。”东方陌小脑袋摇的像拨浪鼓:“我抓着曾祖父手指时,在他手掌里写了几个字,曾祖父吼我,是我们两人定下的计策……”

    东方洵:“……”

    一老一小当着他的面定了诡计,还把他蒙在鼓里,好吧,也是他不够细心,都没察觉到他们两人的阴谋。

    东方陌扔掉吃剩的骨头,解下手腕上的丝帕,擦干净嘴巴和小手时,天色已经不早了:“大伯,我回战王府了。”

    东方洵挑挑眉:“不在幽静居陪爷爷?”东方陌离京一年,老王爷想念的很呢。

    东方陌凑到东方洵面前,神神秘秘的压低了声音:“我从青州带来很多东西,要亲自摆放,明天再来陪曾祖父。”

    东方洵笑着摇摇头,陌陌的东西战王府的人不会乱动,他坚持今晚回府亲自摆放,真是小孩心性:“也好,我送你回去。”

    夜色渐深,就算东方陌身边有老虎和暗卫,他还是不太放心。

    “好。”东方陌笑嘻嘻的跃上虎背,和东方洵边走边聊,不知不觉中走进了夜色里。

    老王爷站在亭子外,望着自己的孙子和曾孙模糊的身影,轻轻叹气,小孙子的儿子都四岁了,大孙子还没成亲,这两人差的太大了,不能怪他着急:“杨管家,本王是不是不应该给洵儿安排姻缘?”

    他安排了三次相亲,三名女子都是容貌出众,才华不俗的女子,可他孙子一个都没看中,他原以为是东方洵要求高,现在看来,不是东方洵的问题。

    “这……”管家久居圣王府,了解老王爷的性子,也知道东方洵的郁闷,目光沉了沉,恭声道:“老王爷,请恕卑职直言,婚姻之事,要讲究两情相悦,姻缘天定,洵世子不成亲,说明他的姻缘还没到,若是强逼着他成了亲,惹出一段孽缘,还不如单身一人……”

    “言之有礼,本王老了,头脑也糊涂了,看事情不如你们这些年轻人透彻。”老王爷点点头,叹了口气,摆手道:“罢了,儿孙自有儿孙福,本王就不操那份闲心了,洵儿什么时候想成亲了,自然会带孙媳妇回府。”

    “杨管家,陌陌是不是说明天来圣王府住?”老王爷眨眼之间转移了话题。

    “小世子的确是这么说的。”东方陌说话的声音虽小,但老王爷和管家都是习武之人,离的不远,全听到了。

    “快让人把幽静居重新打扫一遍,床褥都换新的,院子里放些清新的鲜花,草药之类的全搬到隔壁,陌陌太小,闻多了药味对身体不好……”

    老王爷几句命令下来,圣王府的人忙成了一团,忙碌中的他们没有看到,一道修长的身影自上空掠过,轻轻飘落到一间房屋的屋顶上,站在这里,他可以看到战王府璃雪阁窗子上投出的影像。

    内室亮着夜明珠,一名女子正坐在床上缝制什么,玲珑有致的身形投射在窗子上,动人心弦。

    突然,一道小小的身影跑了过来,爬到了床上,递给女子一本书,趁着女子翻书的空隙,那具小身体顺势依进了女子怀里。

    女子的声音很轻,很温柔,可离的太远,他聚气凝神也听不太清,隐约间能听出是在朗诵书上的内容。

    纸制书页一页页的翻,翻到第十页时,房间出现一道修长的身影,拿走了女子手中的书:“夜深了,早点休息,明天再念书。”

    “好!”东方陌听话的点点头,拉起锦被就往里面钻。

    “陌陌,回你房间睡。”东方珩俊颜微沉,看东方陌的目光带着警言。

    东方陌身体颤了颤,紧紧抱住沈璃雪的脖颈,小脑袋摇的像拨浪鼓:“不要,不要,今晚我要跟娘睡。”

    东方珩满头黑线,长臂一伸,抱着他的小身体往外拉:“你四岁了,应该独立,不能再和父母同住一屋。”

    “我不回陌陌居,我都一年没和娘亲一起睡了。”东方陌小胳膊搂的紧紧的,胖乎乎的小脸紧贴着沈璃雪的脸颊,清脆的童音在内室久久回荡。

    沈璃雪心思一软,伸手去掰东方珩的手:“珩,就让陌陌在这住一晚吧。”

    “不行。”东方珩想都没想,一口回绝:“有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第三次,甚至是第四次,他还怎么独立。”

    沈璃雪哑口无言,这种情况的确会出现,想让陌陌独立,的确不能娇惯他!

    东方陌目光闪闪,可可怜怜道:“父王,我保证只住一晚。”

    “少撒谎,回你房间。”东方珩手指轻点,东方陌两只胳膊像过电一样倏的一麻,不受控制的松了手,下一秒,胳膊恢复正常,他却被东方珩抱远,够不到沈璃雪了。

    “父王,我不回陌陌居,呜呜呜……”东方陌在东珩怀里胡乱扑腾着,手脚并用。

    东方珩不为所动,稳稳的抱着他走到门口,拉开房门将他交给了暗卫:“送小世子回房。”

    “是!”暗卫接过东方陌,眨眼消失不见,半空中留出一道不甘的呜咽:“呜呜呜……我不回陌陌居……我要和娘一起睡……”

    看东方珩关上房门,走向大床,屋顶的神秘男子嘴角扬起一抹苦涩,真是一家三口幸福美满,其乐融融,不过,东方珩和东方陌之间因为璃雪有个细小的矛盾,不知能否加以利用?

    ------题外话------

    ~(>_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澳门博彩娱乐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腹黑郡王妃9》,方便以后阅读腹黑郡王妃番外九 居心不良丢颜面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腹黑郡王妃9并对腹黑郡王妃番外九 居心不良丢颜面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腹黑郡王妃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