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4 反将一军

    沈璃雪窈窕的身影如同鬼魅一般,瞬间到了沈盈雪面前,在她错愕,震惊的目光中,捻起锦缎上的细针,狠狠刺破了她娇嫩的中指……

    “啊!”沈盈雪惨叫一声,一滴鲜血从她指尖渗出,快速滴进水碗。

    “沈璃雪,你干什么?”雷氏最先回过神,快步上前,将沈盈雪护在身后,眼瞳深处闪烁着浓浓的戒备与愤怒,恨不得将沈璃雪生吞活剥:“被拆穿了身份,恼羞成怒,想伤害盈雪么?”

    “沈姑娘,滴血认亲是我提出的,但你不是爹的女儿,血才会不相融,你做不成相府千金,不能怪我啊!”沈盈雪漂亮的眸底盈满了泪水,身子轻颤着,楚楚动人的模样让人忍不住心生怜爱,娇滴滴的控诉饱含着无限的痛苦,仿佛受了天大的委屈。

    “她也太不要脸了……”

    “就是,乡下来的野丫头,想做相府千金……”

    “痴心妄想……”

    下人们惯会见风使舵,沈璃雪的血和沈明辉不融,绝对进不了相府,相府后院雷氏掌权,下人们自然是顺着她的意思,争先恐后的嘲讽沈璃雪,拼命巴结雷氏。

    众人的嘲笑、指责此起彼伏,沈璃雪充耳不闻,清冷的眸底透出丝丝嘲讽与不屑:“沈丞相,沈小姐的血,也与你不融呢!”

    什么?众人一愣,急急望向圆桌,水碗中,三滴鲜血,静静飘浮,各自为营,形成三足鼎立之势,任何两滴血,都没有半点相融的意思。

    怎么会这样?

    喧闹的客厅瞬间安静下来,下人们相互对望一眼,面面相觑。

    雷氏一言不发,望向沈璃雪的目光冷的如同万年寒冰:沈盈雪与沈明辉血不融,说明什么?丞相夫人不贞,给沈明辉戴了绿帽子,沈璃雪的冒充相府千金与之相比,根本不值一提。

    轻松一招,扭转了溃败的局面,还狠狠打击了敌人,沈璃雪的确不简单。

    南宫啸妖孽俊颜上,丝丝笑意浮现,原来沈璃雪不是认输了,而是藏了后招,自己不必出手了,继续喝茶看戏。

    “爹,我生于相府,是您的亲生女儿,娘亲,丫鬟,产婆都可做证,您不要轻信别人的挑拨离间……”沈盈雪毕竟年轻,沉不住气,短暂的沉默后,出言澄清。

    “盈雪小姐,确认父女关系,滴血认亲是最准确的……”沈璃雪的家传玉佩,相似容颜,都敌不过滴血认亲,沈盈雪所谓的娘亲,产婆,丫鬟等诸多证人,在血不融的事实面前,也都是浮云。

    “沈璃雪,你不是相府千金,不能怪我,为何要对我怀恨在心,设计陷害我于不义?”一味的强调自己的身份,只会越描越黑,于是,沈盈雪非常聪明的将话题转移到了沈璃雪身上。

    “沈小姐,这里是相府客厅,细针,清水都是丞相命人准备的,众目睽睽之下,我拿针刺你手指,根本无法做手脚,如何设计陷害你?”沈璃雪言词犀利,毫不相让。

    沈盈雪被驳的哑口无言,沈明辉暗暗暗叹气:盈雪还是太年轻了!

    抬头,沈明辉望到了沈璃雪洞察一切的目光,清冷眸底闪烁的无限嘲讽仿佛在说:“沈丞相,我给你的解释,可还满意?”

    沈明辉有些愧疚,静静站立着,一言不发,面色平静的让人害怕。

    沈璃雪冷笑,沈盈雪是沈明辉最得意,最宠爱的女儿,如果她不是沈明辉亲生的,沈明辉定会疯狂的大发雷霆。

    众目睽睽之下,血不融,沈明辉非常平静,没有半点发怒的征兆,可见,他早知道滴血认亲有问题,但他没有拆穿,顺着沈盈雪的意思,否决了自己的身份!

    呵呵,真是天下难得的慈父啊,对沈盈雪宠溺到了极点,对自己绝情到了极端!

    “老爷,我与盈雪的血也不融呢!”众人悄悄观察沈明辉的神色时,丞相夫人刺破手指,鲜红的血滴进碗中,静静悬浮着,与其他三滴血遥遥相望,各不相干。

    沈盈雪与沈明辉血不融,辩驳、解释,不但没有任何作用,还会越描越黑,所以,雷氏采用了最直接,也最有效的方法。

    沈盈雪和父亲,母亲的血都不融,说明是滴血认亲有问题!

    “来人,速请府医!”雷氏幽深的眸底浮现少有的凝重。

    半盏茶后,府医背着药箱来到客厅,按雷氏的吩咐仔细检查着托盘中的细针和水,面容凝重:“回夫人,水有腻味,是放了清油,医书记载,水放白矾,所有人的血液皆可融合,若放清油,便是亲生,也不能相融……”

    “啪!”雷氏手中的茶杯狠狠砸在地上,摔的粉碎,脸色黑的能滴出墨汁来:“好好的清水,怎么会混了清油?”

    丫鬟,嬷嬷们个个噤若寒蝉,低着头,连大气也不敢出。

    沈璃雪冷冷一笑,雷氏的演技真是不错,没生到现代当明星,真是可惜了。

    雷氏冷冷扫视着客厅中的丫鬟,嬷嬷们,一向温和的面容充满严厉:“是谁盛的清水?”

    一名四五十岁的嬷嬷扑通一声跪倒在地:“夫人饶命,奴婢准备清水时,一时着急,拿了盛过清油的碗来盛水,奴婢并不知道清油会让至亲的血不融……”

    “嬷嬷,你可知道,你的无心之举,险些害了璃雪……”雷氏拿沈璃雪的血不融说事,只字不提沈盈雪,明显是在向众人彰显她的贤惠,大度:“来人,将这刁奴拉下去,杖毙!”事到如今,生气,心疼都没用,处死了嬷嬷,才能坐实她犯错的罪名,杜绝悠悠之口!

    “夫人饶命啊,奴婢真的不是有意的……”嬷嬷咚咚的磕着头,地面染上一片血红。

    两名粗使嬷嬷走上前,犯错嬷嬷拖了下去,屋外响起响亮的板子声以及嬷嬷杀猪般惨叫,吵的雷氏心烦意乱:

    自己设的局,没能扳倒沈璃雪,还把自己套了进去,最后,为了证明清白,自己破自己的局不说,还牺牲掉了自己的人,可恶,可恶!

    “悠然看戏的感觉如何?”南宫啸容颜妖孽,神情慵懒,手端着青瓷茶杯,优雅的品茗,仿佛这句传音入密不是他说的。

    沈璃雪小声道:“很不错,难怪你只愿看戏,不愿入戏!”

    一名面容慈祥,身穿蓝绸衫的嬷嬷端着一只精致的青瓷碗走进客厅:“丞相,夫人,这是奴婢刚从井中取出的水,保证没有任何问题,可滴血认亲!”

    事到如今,沈明辉还要自己滴血认亲,也罢,自己便以事实来证明身份,让他们彻底消除拿自己身份做文章的念头。

    沈璃雪拿起白色锦缎上的细针,刺破手指,滴落一滴鲜血,嬷嬷也从沈明辉手指上取了血,两滴血滴入碗内,飘飘散散坠入碗底,在众人的注视下快速融合在一起,再也分不清哪是沈璃雪的血,哪是沈明辉的……

    雷氏对沈盈雪使了个眼色,沈盈雪心神领会,款款走到水碗前,温柔的拿起细针刺破了中指,尖锐的疼痛自指尖传来,沈盈雪皱起眉头,强忍疼痛,挤出一滴鲜血,血滴落碗中,与刚才的血液融合:她也是沈明辉的女儿!

    “璃雪,是爹不好,让你受委屈了!”沈明辉眼底闪着丝丝愧疚。

    沈璃雪挑眉,这是承认她的身份了!

    这种没有半点人情味的家,沈璃雪一刻也不想留,不过,雷氏和沈盈雪费尽心机阻拦自己进府,说明自己成为相府千金对她们没好处,给敌人添堵的事情,沈璃雪很乐意做,就勉为其难的留下住段时间吧。

    “我有些累了!”沈璃雪闭了闭眼睛,一副不愿多说的模样:对付雷氏和沈盈雪,要从长计议,不争这一朝一夕。

    “璃雪累了,去竹园休息吧!”雷氏笑意盈盈,温柔贤惠:“竹园清幽安静,很适合你!”

    “夫人,请几名老嬷嬷好好教教下人礼仪规距吧,她们嘲讽我,我可以不放在心上,但如果哪天,她们口无遮拦的嘲讽了某位贵人,咱们相府的脸,可就丢尽了!”扔下这句话,沈璃雪轻飘飘的走出客厅。

    下人嘲笑沈璃雪,是为奉承雷氏,如果重罚她们,岂不是说明,不能对雷氏好,可如果不罚,就坐实雷氏管家不严:“刚才嘲笑璃雪的,全都去刑房领二十大板!”

    望着沈璃雪走远的背影,沈盈雪漂亮的眼瞳怒火翻腾:以退为进,既惩罚了下人,又重重打击了自己和母亲,沈璃雪,算你狠!

    竹园,座落在相府较偏僻的地方,很清静,屋后种着大片墨竹,清风一吹,阵阵竹香飘散,心旷神怡。

    连日赶路,再加上刚才的较量,沈璃雪有些疲惫,泡了个香香的花瓣澡,沈璃雪准备上床休息会儿,刚刚走出屏风,便望到了一身锦衣南宫啸正坐在桌前,神情慵懒的悠闲品茶,强忍怒气道:“南宫世子,你回到京城,不用去向皇上复命吗?”

    南宫啸把竹园内室当他自己房间了,想进就进!

    “青州兽患已经平息,早点复命,晚点复命没什么差别!”南宫啸放下茶杯,邪魅的眸底满是戏谑:“沈璃雪,难道你都不好奇,沈盈雪为什么对你有那么深的敌意?”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澳门博彩娱乐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腹黑郡王妃004》,方便以后阅读腹黑郡王妃004 反将一军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腹黑郡王妃004并对腹黑郡王妃004 反将一军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腹黑郡王妃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