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3 继母气吐血

    “璃雪,这几天你住在相府,亲眼看着下人们来来回回的忙碌,为何都不提醒我今日是青竹姐姐的百日祭?”雷氏凝望沈璃雪,凌厉的眼眸中闪烁着冷冽的算计:

    沈璃雪诡计多端,她也不是任人捏圆搓扁的软柿子,沈璃雪想拿林青竹的百日祭来打击她,让她身败名裂,痴人说梦!

    众人疑惑不解的目光瞬间集中到了沈璃雪身上,真的是沈璃雪故意隐瞒了林青竹百日祭的日期,让丞相夫人出丑吗?

    “夫人,难道您不是打算在我入族谱时为我娘办百日祭?”沈璃雪眉头微皱,震惊的望着雷氏,好像听到了天大的怪事,快速拿出一尊佛像递到她面前:

    “我娘的铭牌上刻着她过世的日期,夫人早就看过了,前几天您说明日是吉日,让我去落叶寺求佛入族谱,我还以为您想让我娘在天之灵有个惊喜,在我入族谱后给我娘办百日祭!”

    南宫啸一口茶水没喝好,呛的连连咳嗽,望望目光清澈,仿佛受了天大委屈的沈璃雪,暗暗竖起了大拇指,以退为进将雷氏驳的体无完肤,高,实在是高!

    哗,众人鄙视,不屑的目光纷纷望向雷氏,她知道林青竹过世的日子,自然能推算出何时百日祭,可她没上心,忘记给林青竹办百日祭了,为了维护面子,居然将责任都推到了沈璃雪身上,真真是自私自利!

    雷氏面色苍白,目光阴沉,身体微微颤抖,指甲深深的嵌进了肉中,咬牙切齿,她算计沈璃雪的计策,居然成了沈璃雪打击她的有力证据,沈璃雪,真够绝!

    沈璃雪悄悄望一眼雷氏,墨色的眼瞳中闪过一丝冷笑,这么快就受不了了,最致命的打击,她还没使出来呢。

    狠狠掐了掐自己的胳膊,沈璃雪漂亮的眸底蒙上一层水雾,一眼望去,楚楚可怜:“夫人,我不知你今日寿辰,没准备礼物,这尊佛像是我按照您的要求从落叶寺求来,保佑全家平安的,就送给夫人做寿礼吧,我入族谱之事可再推几天,至于我娘的百日祭,夫人能明天补办吗?”

    手帕遮掩下,沈璃雪墨色的眼瞳冷光萦绕,无论何时何地,舆论的压力都是最大的,自己说的越可怜,众人对自己越同情,对雷氏的怒气自然也就越大,到时候,不用自己出手,众人的指责都能将雷氏气吐血。

    众人愤怒,指责的目光如同利箭一般,狠狠射向雷氏,死者为大,身为继室,雷氏忘记原配的百日祭已是不对,可她不但不低调行事,还在人家百日祭时大办寿辰宴,责骂人家女儿没提醒她,真真是没有教养,自私自利到极点!

    胸口血气翻腾,阵阵腥甜涌上喉间,雷氏强忍着没有吐出来,面色苍白的可怕,凝望着沈璃雪,冷冷的笑,今日的一切,她早就计划好了,回府后,会发生的每一件事情,她也都想到了,并做好了应对之策,也可以说,从沈璃雪重回相府的那一刻起,就已经注定,她们母女会惨败……

    呵呵,沈璃雪真是聪明呢,自己低估了她,不过,她那母亲真是蠢笨如猪,否则,岂会落得今天这种下场……

    “安郡王!”熟悉的声音突兀的响起,沈明辉一身锦衣,微笑着排开众人,走了过来,俯身向安郡王行礼。

    安郡王斜藐了他一眼,并不说话,俊脸冷沉着,黑曜石般的眼瞳幽深似潭,不知在想些什么。

    沈明辉心中一惊,却不敢多言,安郡王征战沙场,盛名远播,传闻,他虽冷酷却不会随意给人难堪,可为何,他隐约感觉到安郡王对他有怒意。

    片刻之后,安郡王冷冷对着还行着礼的沈明辉道:“沈丞相不必多礼!”

    沈明辉站直了身子,面上有着几许尴尬,目光不自然的闪了闪,安郡王刚刚回朝,为何要给自己难堪?自己也没做什么,他怎么会对自己有不满?

    沈璃雪望着沈明辉,冷冷的笑,自己需要他帮助时,他躲的远远的,雷氏和沈盈雪有难,他就迫不及待的跑来解围,同样都是他的亲人,为何待遇差这么多?

    “爹,您不是进宫了吗?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沈明辉没有半点做父亲的样子,沈璃雪也没必要像尊重长辈那般尊重他。

    沈明辉沉着眼睑,轻咳几声:“为父在书房处理事情时,有些累了,就四处走了走,没想到那小厮竟以为我进宫了……”

    “是吗?”沈璃雪墨色的眼瞳内再次盈满了泪水,说的可怜兮兮:“我还以为您不准备认我这个女儿了……”知道沈明辉在撒谎,沈璃雪并不准备拆穿,利用他的谎言惩罚他一番,比拆穿他更有意思。

    南宫啸看的嘴角直抽搐,沈璃雪算计人的本领是越来越高了……

    “你说的哪里话,你永远都是我沈明辉的女儿……”家丑不可外扬,不能再让璃雪说盈雪的坏话了,沈明辉急声打断了沈璃雪的话,伸手欲抚她的头发安慰,被沈璃雪不着痕迹的避开了,这种父亲,她不屑:“刚才盈雪妹妹否决了我相府嫡出千金的身份,父亲又不在府里,我以为你不认我了……”

    沈璃雪捂着小脸哭的凄凄惨惨,手帕下的眼眸,干净,冷冽,半分哭的意思都没有,冷冷盯着沈明辉的一举一动,她的话已经说的很明白了,聪明如沈明辉,应该知道怎么做。

    “啪!”沈明辉狠狠甩了沈盈雪一巴掌,沈盈雪是他的掌上明珠,可谓是捧在手里怕摔了,含在口里怕化了,从小到大,时时宠爱着,如今打了她耳光,却也是打在女儿身,疼在沈明辉的心。

    “爹,你居然为了沈璃雪打我!”美丽的小脸上浮现一座鲜红的五指山,沈盈雪震惊的望着沈明辉,最疼爱她的父亲,居然为了沈璃雪那个贱女人打了她。

    “住口,璃雪是你的亲姐姐!”沈盈雪狂吼时,沈明辉又狠狠甩了她两巴掌,心在滴血,手在颤抖,盈雪啊,爹也不想打你,但为了你的美好将来,现在必须受点委屈。

    沈璃雪冷冷的望着眼前一幕,沈盈雪排挤、污蔑嫡姐,传扬出去,会被人唾骂,沈明辉打她,是为了挽救她,真是父女情深啊!

    “沈璃雪,你别只干哭,也掉几滴眼泪啊!”南宫啸懒洋洋的传音提醒着:“万一被人发现你在假哭,你的计策就失败了……”

    “要你管!”沈璃雪瞪了南宫啸一眼,别人的精力都集中在沈明辉、沈盈雪身上,哪还会来看她是真哭还是假哭!

    趁着众人不注意,沈璃雪狠狠踢向南宫啸,南宫啸双脚一抬,躲开了,邪魅的眸底闪着戏谑的笑,仿佛在说:“你踢不到,踢不到!”

    “沈璃雪,青竹夫人的牌位,在什么地方?”久不言语的安郡王蓦然开口,语气淡漠,面色不自然的苍白!

    “在我房间!”沈璃雪扬扬眉毛,安郡王问这个干什么:来到相府的第一天,她就把林青竹的牌位供上了,林青竹是位合格的母亲,值得她尊敬。

    “姑姑百日祭,我要为她上柱香!”林岩微笑着望着沈璃雪,目光中满是沉痛。

    沈璃雪瞬间明白了安郡王的意图,站直身体,对两人做了个请的姿势:“安郡王,岩表哥,这边请!”

    “本世子也去上柱香!”南宫啸放下茶杯,快步跟了上去,上香凑热闹这种事,怎么能少得了他南宫啸。

    贵妇,千金们相互对望一眼,紧随南宫啸而去,当年的武国公,是神话一般的存在,孙子林岩年龄虽轻,却隐隐有了武国公的风范,安郡王是皇室郡王,和林岩走这么近,极有可能是皇帝在暗示,会重用林岩,她们提前示示好,总是没错的:

    “咱们也去给青竹姐姐上柱香!”

    “一别十五年,没想到再见面,青竹姐姐已经……唉……”

    宾客们浩浩荡荡去往竹园,诺大的花园里只剩下沈明辉,沈盈雪,雷氏与相府的丫鬟,嬷嬷。

    雷氏喜气洋洋的寿辰宴,真的成了林青竹悲伤,肃穆的百日祭,她从高高在上的丞相夫人,变成低贱继室,还身败名裂,成为京城最大的笑柄!

    机关算计二十多年,一朝失手,她居然输了只有十五岁的沈璃雪!胸口的腥甜再也压制不住,雷氏“噗”的一声吐出一口鲜血,眼前一黑,身体软软的栽到了地上……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澳门博彩娱乐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腹黑郡王妃023》,方便以后阅读腹黑郡王妃023 继母气吐血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腹黑郡王妃023并对腹黑郡王妃023 继母气吐血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腹黑郡王妃0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