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7 冤家路真窄

    “庄小姐可曾听过才高气傲一词?”南宫啸慢腾腾的摇着折扇,邪魅的眸底冰冷流转,人家才华高绝,不是不敢应战,而是不想让你们这些小角色丢面子。

    苏雨婷沉了眼睑,美眸中闪过一丝什么,快的让人来不及看清。

    庄可欣一张小脸瞬间变了十多种颜色,眼中嫉妒、愤怒的快要喷出火来,沈璃雪不过是一名从乡下来的野丫头而已,才华能高得到哪里,凭什么看不起自己和雨婷。

    不过,雨婷绞尽脑汁没想通的问题,被沈璃雪答对了,间接证实了她的聪明,如果自己再嘲讽她,愚蠢的大厅众人肯定会责备自己,不就是侥幸赢了一次,得意什么,贱人贱人贱人!

    “岩表哥,你忙吧,我回相府了!”瓜果已经买到,青芒夜明珠也在手里了,沈璃雪不准备再久留,至于庄可欣和苏雨婷,她答对题目赢得青芒夜明珠,算是将苏雨婷击败,她们心里肯定郁闷的要死,自己没必要再过多理会她们。

    林岩微微笑着,关切道:“路上小心!”

    沈璃雪答应一声,转身向外走去,庄可欣漂亮的眸底怒火更浓,沈璃雪居然一声不吭的就转身离开,对自己视而不见,分明是看不起自己,可恶,可恶!

    而苏雨婷凝视着沈璃雪远去的身影半晌,直到看不到她的身影,方才收回目光,垂眸沉思。

    沈璃雪走出醉仙楼,发现身后跟了条‘尾巴’。

    “南宫世子,你不是来醉仙楼用早膳么,怎么出来了?”沈璃雪明知故问。

    “你一个女孩子回相府,我不放心,送送你吧,至于早膳,在竹园吃也一样!”南宫啸说的理所当然,就好像竹园是他家一样,他想去就能去,想吃饭就可吃饭。

    沈璃雪满头黑线,南宫啸性子邪魅,死皮赖脸,赶是赶不走的。

    脑海中浮现东方珩英俊的容颜,沈璃雪压低了声音:“南宫世子,你可知这青焰国,谁的武功最高?”赶不走他,就向他打听些有用的信息。

    南宫啸摇着折扇,眉头微蹙:“青焰国能人异士不少,武功最高的人嘛,还真不好说,你问这个干什么?”

    “我想找个武功高强的人教我轻功和内力!”沈璃雪漫不经心的回答,学好之后,就不会再被东方珩欺负了。

    南宫啸不赞同的摇摇头:“轻功,内力很难学,冬练三九,夏练三伏,你们女孩子们可吃不了那种苦……”

    沈璃雪扬唇淡笑,练功吃苦她当然知道,她并不怕:“小辣椒轻功,内力应该不错吧!”女子习武,她是成功的例子。

    南宫啸凝望沈璃雪,邪魅的眸底满是不解:“你和谁比不好,偏要和东方玉儿那泼妇比,你知不知道她……”

    “啪!”响亮的鞭声破空而来,狠狠甩向南宫啸的后背,即将抽到身上的瞬间,长鞭被南宫啸紧紧抓住,怒声道:“东方玉儿,你发什么疯?”

    东方玉儿一袭红衣,如蔷薇般火红耀眼,手持着长鞭,乌黑发髻上的美丽珠花随风轻颤,漂亮的眼眸中怒火燃烧,似要将人焚烧怠尽:“南宫啸,你居然敢说我是泼妇!”

    她不过是在家里呆的无聊,出来走走,居然听到有人叫她泼妇,真是可恶。

    南宫啸轻哼一声,邪魅的目光将东方玉儿上下打量一遍:“你现在的样子像只张牙舞爪的母老虎,本世子说你是泼妇,还说轻了!”刚才出门没看黄历,只说了一句泼妇,就被她听到了。

    “南宫啸!”东方玉儿咬牙切齿,抽回鞭子,再次对南宫啸招呼了过去。

    东方玉儿武功不错,却比南宫啸差了许多,她用尽招数狠狠攻击,也没在只守不攻的南宫啸手里讨到好处。

    “东方玉儿,你再不住手,本世子就不客气了!”南宫啸漫不经心的轻抬手臂,凌厉的鞭子被手中折扇轻松挡下。

    “谁让你客气了。”东方玉儿凌厉的长鞭甩的密不透风,招招直奔南宫啸的要害而去:“南宫啸,有本事你尽管使出来,本姑娘今天一定要打的你满地找牙……”居然敢说她是泼妇,可恶!

    三米外,沈璃雪摇摇头,转身离开,东方玉儿和南宫啸打的不可开交,短时间内分不出胜负,自己就不站在这里浪费时间了。

    醉仙楼,林岩敲门走进一间雅间:“郡王,你怎么知道最先答出怪题的是璃雪?”

    雅间内,一袭白衣的年轻男子正站在窗前望向窗外,没错,那道为沈璃雪解围的怪题是安郡王出的,青芒夜明珠,自然也是他的。

    “直觉吧!”东方珩淡淡回答着,锐利的目光依旧望向窗外。

    安郡王什么时候也凭直觉做事了?林岩疑惑不解的来到窗前,顺着东方珩的目光望去,不远处的空地上,身穿蓝色湘裙的沈璃雪转过弯,走进一条小巷。

    林岩凝深眼眸,眸底染着浓浓疑惑,安郡王站在这里,是为看璃雪?

    “林岩,那个穿驼色衣服的男子是谁?”东方珩淡漠的声音突然变得严厉,林岩急忙收回思绪,侧目望去:

    三名年轻男子挡住了沈璃雪的去路,为首一人身穿驼色锦衣,头戴镶嵌着宝石的抹额,油头粉面,眸底色光闪闪:“小美人,你叫什么名字?”出门遇到这么个绝色美人,真是运气了,天香楼的头牌都不如她美啊。

    男子举止轻挑,言语轻浮,身上萦绕着浓烈的脂粉味,脸庞苍白,中气不足,明显是纵欲过度所致,沈璃雪皱起眉头,冷声道:“对不起,我不认识你!”

    越过驼衣男子,沈璃雪快步前行,刚走了两步,男子淫笑的笑脸又凑了上来,再次挡住她的去路,得意的自我介绍:“本少爷名叫雷聪,是雷太尉的嫡长孙。”好不容易遇到这么个绝色美人,怎能轻易放她离开。

    沈璃雪猛然抬起眼睑:雷太尉,不就是雷雅容的父亲,这个雷聪想必就是雷雅容的侄子了,真是冤家路窄!

    ------题外话------

    昨天的情节不够紧凑,偶修改了一下,看的早的亲们可以再去看一下!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澳门博彩娱乐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腹黑郡王妃037》,方便以后阅读腹黑郡王妃037 冤家路真窄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腹黑郡王妃037并对腹黑郡王妃037 冤家路真窄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腹黑郡王妃0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