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8 渣男当问斩

    “穆正南,姐姐和安郡王自小订亲,整个京城人尽皆知,姐姐性子温和,知书达理,绝不会做出格的事,我们都相信她,你一介平民,可不要胡言乱语!”

    沈盈雪言词凿凿,字字句句维护沈璃雪,但细细一听,她在暗暗威胁穆正南,不要说出实情,间接让沈璃雪坐实了攀附权贵,抛弃亲夫的罪名。

    沈璃雪微笑的目光淡淡扫过南宫啸,三皇子,五皇子等人,雷氏又设了个圈套给自己,将有权势的人请来听判,然后让穆正南当众污蔑自己,如果自己不小心坐实了他们指证的罪名,瞬间就可臭名远扬,再无翻身之日。

    “穆公子自称是我亲夫,可有证据?”沈璃雪声音平静,目光清冷,雷氏诡计多端,时时刻刻想着算计自己,这次居然敢在刑部大牢做手脚,胆量着实不小。

    “婚书算不算证据?”穆正南拿出一本红色的小册子,在众人面前晃了晃,望着沈璃雪美丽的容颜,语气颇为伤感:“青竹岳母最重礼法,收三书六聘方才让你、我成亲,若非被逼到绝路,我也不会拿它来指证你!”

    “姐姐,你真的已经嫁过穆正南了?”沈盈雪故做不知的大声惊呼,眸底满是幸灾乐祸,人证物证据在,看沈璃雪还如何狡辩。

    婚书呈给顺天府,府尹看过,怀疑的目光从穆正南转到沈璃雪身上,众人看沈璃雪的目光也多了几分疑惑,她真的想抛夫另嫁吗?

    “璃雪,那婚书可是真的?”沈明辉冷冷询问着,面色铁青。

    “爹,我是你女儿,你不信我,信外人?”沈璃雪目光清冷,在相府,他偏向沈盈雪也就罢了,在公堂之上,居然也弃自己偏帮穆正南,还是说,他知道雷氏的计策,帮着她们母女对付自己……

    “璃雪别介意,老爹是关心则乱!”雷氏淡淡扫了沈璃雪一眼,轻声劝慰着,这种场面话,当然是故意说给别人听的。

    沈明辉,雷氏,沈盈雪真是配合默契的虚伪一家三口,

    沈璃雪目光淡淡望向穆正南,璀璨的笑容看到眼中,带着蚀骨冷意,让人全身发寒:“真是辛苦穆公子了,进大牢换了囚服,都不忘带着婚书!”

    见众人怀疑的目光转向了他,穆正南目光迷茫,轻轻哀叹,一幅被人辜负的模样:“你走后,我一直在想你,就带着咱们唯一有牵绊的婚书来京寻你,不曾想,再见面,竟是这副情形……”

    沈璃雪扬唇冷笑:古代人的演技真是高明,装什么像什么,让人拍案叫绝,没生到现代做明星,真是可惜了。

    “杨大人,我能看看那份婚书吗?”沈璃雪目光清冷:穆正南一直关在大牢里,婚书应该是雷氏命人假造的,一晚的时间十分仓促,做出的东西应该有破绽!

    顺天府摆摆手,沈璃雪上前翻开婚书浏览,古代的婚书就像现代的结婚证,内容很简单,就记载着哪年哪月哪日,某人迎娶某家女子为妻,再加媒人,证婚人的名字。

    “这是在青州书写的婚书?”沈璃雪看到,婚书最末端,盖着青州府的印记。

    “去年腊月十六,在青州南城,你我大婚,百人前来祝贺,我记得清清楚楚!”穆正南目光迷蒙,嘴角轻扬着浅浅的笑,仿佛陷入了某种美好的回忆中。

    大堂里的都是京城贵族,对青州之事,半点儿都不了解,谎言随他怎么编,只要说圆了,不露出破绽,就不会有人怀疑。

    “穆正南,在此之前,你来过京城吗?”沈璃雪语气淡淡,婚书里记载的一切与穆正南说的完全相符,想从内容上找破绽,是绝不可能了。

    穆正南微怔:“三岁前曾在京城居住,后迁至江州,这是第一次进京!”他不知道沈璃雪为何会有此一问,还是据实回答,心中隐隐升起一股很不好的预感。

    “你在江州吃、穿、住、用都属中等?”沈璃雪再次询问。

    “没错!”穆正南不明所以,轻轻点头。

    沈璃雪微微一笑,如春花开放,迷醉人眼,下一秒,笑容瞬间收敛,冰冷的目光如同利刃一般,狠狠射了过来:“穆正南,谁帮你假造的婚书?”

    一颗石激起千层浪,满座贵族瞬间哗然,婚书是假造的,真的假的?

    苏雨婷微微笑着,目光清澈,淡淡望向沈盈雪,却见她得意的小脸瞬间沉了下来,白皙的小手紧握成拳,就欲站起来斥责,雷氏紧紧抓住她的胳膊,悄悄对她使了个眼色,她心不甘情不愿的忍了怒气,暗中狠狠瞪了沈璃雪几眼。

    南宫啸摇着折扇,不瞒的嘀咕:“小人总喜欢颠倒是非黑白,真正被冤之人定会还来清白,案情听判有些无聊!”

    三皇子轻抿着茶水,淡淡一笑,真正的受害者与害人者,已见分晓!

    穆正南短暂的错愕后,迅速恢复正常,怒视沈璃雪:“你说这婚书是假造的,可有证据?”

    “这份婚书所用的纸张是京城贵族特有的宣纸,别说是千里之外的江州,就在这青焰京城,除了贵族外,别人有银子都买不到,你一介平民,在青州写的婚书,怎么可能会是这种纸张?”沈璃雪字字珠玑。

    在青州时,林青竹有时会画画拿去卖,所用的笔墨纸砚都很讲究,所以,沈璃雪对青焰的笔墨纸砚有所了解,婚书的内容完美无缺,破绽在纸张上。

    雷氏的面色微微僵硬,假造婚书之人真是愚蠢,京城这么多纸张,他怎么用特制的纸来造假,这不是明摆着给别人留破绽?

    “我小时候曾在京城住过,留有一部分这种纸张……”穆正南不死心的辩解着。

    “十几年前的纸张与新造出来的,颜色,质地完全不同,并且,书写所用的墨,也是上品,普通的城镇难寻,穆公子,别告诉我,你还留了十几年前的墨在家里……”沈璃雪目光清冷,似笑非笑,世人都知道墨要现磨现用,十几年前的墨留到现在,早干了!

    “青竹岳母喜欢写字,画画,用的就是这种纸和墨,璃雪,你不记得了吗?”穆正南眼眸中闪过深深的痛楚,仿佛被心爱之人狠狠抛弃,污蔑,心痛至极。

    沈璃雪冷笑,穆正南居然还不死心,自己就拿出最直接的证据,让他哑口无言:“穆正南,照你所说,你,我在去年腊月成亲,肯定也洞房过了?”

    “当然,洞房花烛夜的每一个细节我都记得。”穆正南睁着眼睛说瞎话,相府嬷嬷曾言,沈璃雪已非完壁,自己可放心诋毁她,残花败柳而已,还如此咄咄逼人,自己不必对她客气:“你敢不敢让嬷嬷验身?”

    沈盈雪眼睛一亮,眸底闪过一丝残酷的笑,验身验出沈璃雪是残花败柳,坐实她抛弃亲夫的罪名,看她还有何颜面去追安郡王。

    面上却装作不知的高声道:“穆正南,你不要欺人太甚,我姐姐是清白之躯,才不怕验身!”

    沈璃雪蹙了蹙眉:在古代,验身是对一名女子的侮辱与不信任,穆正南提出这种方法,应该是别人提醒的,看来雷氏和沈盈雪不但想设计她,更想羞辱她。

    “嬷嬷验身就不必了,我有更直接的方法可证明你、我没有任何关系!”沈璃雪慢慢拉起右臂的衣袖,洁白无瑕的手臂上,一点儿暗红色的朱砂闪耀人眼。

    守宫砂,沈璃雪居然还是处子!

    “这怎么可能!”沈盈雪受不了打击,潜意识的惊呼出声,她明明看到沈璃雪衣着暴露的追赶东方珩,明明看到他们两人偷偷摸摸的在屋内,侍卫在外守门,怎么可能什么事情都没发生呢?

    见众人的目光都望向她,沈盈雪瞬间回神,急声解释:“穆正南说的很真实,我几乎都被他感动,认为姐姐是他的发妻……”

    雷氏的面色也难看到了极点,盈雪居然连沈璃雪有没有和安郡王发生事情都会弄错,她什么时候变的这么愚蠢了。

    “你这守宫砂可是真的?”穆正南心神有些慌乱,沈璃雪不是残花败柳吗?怎么会有守宫砂?

    “若是不信,你可让人来验!”林青竹管教甚严,原主沈璃雪也非常听话,心中虽小小的爱慕穆正南,却没有头脑发热的以身相许,否则,她今天就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守宫砂是贞节的象征,贵妇们都曾有过,名门千金们胳膊上都带着,沈璃雪的守宫砂,她们一看就知道是真的,根本不需要验证。

    众人看沈璃雪的目光多了几分同情,看穆正南时,则满目嘲讽不屑,假造婚书诬陷人家清清白白的名门千金,真是无耻至极。

    “穆正南,现在可以说说这婚书是谁帮你假造的了吧?”沈璃雪一字一顿。语带寒冰,明明只是一句普通的问话,却听的穆正南后背发凉,目光潜意识的望向雷氏,沈盈雪。

    “穆正南,我让你说假造婚书的罪魁祸首,你看夫人和盈雪妹妹干什么?”沈璃雪厉声训斥着,见众人怀疑的目光纷纷望向雷氏和沈盈雪,突然间想到了什么,怒声道:“穆正南,你诬陷了我,还想再诬陷夫人和盈雪吗?”

    “就是啊,穆正南,你好好想清楚再招供,不要再胡乱攀咬!”沈盈雪趾高气扬的怒声训斥着,胸中怒火翻腾,这么轻易就被沈璃雪拆穿了,穆正南真是愚蠢无能到了极点。

    沈璃雪扬扬手中婚书,正色道:“这种纸张十分珍贵,我只在父亲的书房里见过……咦,这婚书上的图案怎么这么熟悉……”雷氏,沈盈雪弄了份假婚书给自己,自己也要送她们一份大礼才行。

    “让我看看!”南宫啸一把夺走婚书,快速瞄了几眼,又抬头望望沈盈雪,嘴角扬起一抹意味深长的笑:“是二小姐身上的松叶纹……”

    名门千金们多喜欢在白纸上暗印自己喜欢的图案,婚书上有松叶纹,而沈盈雪穿的牙白色衣服上,片片松叶随风飞舞,彰显着无边的嘲讽,众人瞬间明白:婚书是沈盈雪假造的!

    “沈璃雪,你休要诬陷我……”沈盈雪拉紧了衣服,狠瞪着沈璃雪,美眸中恨不得能喷出火来:“我根本没让人印过松叶纹!”找到机会就狠狠打击自己,贱人贱人贱人。

    沈明辉凝了眼眸望着沈璃雪,怒声道:“璃雪,你就不能消停几天?”言外之意,沈璃雪在相府很能折腾。

    “爹,盈雪是您看着长大的,你爱护她没有错,但刚才我半句不好的话都没说,是盈雪一直在指责我!”沈璃雪声音淡淡,仿佛对沈明辉偏向沈盈雪习以为常。

    众人望向她的目光多了几分同情与怜惜,虽是原配所出,但在外面长大,和父亲多少有些隔阂。

    贵妇们多是原配正妻,也曾被夫君冷落,千金们都是嫡出,看沈明辉的目光则多了几分不悦,原配嫡出的亲生女儿,在他心里还抵不上继室生的,若是原配没死,他说不定会宠妾灭妻。

    沈明辉面色阴冷,目光阴晴不定,一口恶气堵在胸口,上不来,也下不去,璃雪居然当众反驳,让他难堪,真是翻了天了!

    “这墨还没完全干吗?”沈璃雪低呼一声,拿过婚书的手指上沾了些许黑墨。

    一名千金眼睛一亮:“这种墨是墨坊今年特制的,可让墨字保持十个时辰的鲜亮,我觉得新鲜就买了一些,当时,隐隐看到沈盈雪也在……”

    婚书是沈盈雪假造的,毫无疑问了!

    “我没有假造婚书,真的没有啊……”沈盈雪惊骇的不知所措,若是坐实了罪名,她就会名声尽毁,受尽万人唾骂,怎么办,怎么办?

    “沈璃雪,婚书一直是你拿着,你陷害我!”沈盈雪尖叫着,就欲向沈璃雪扑去,被雷氏紧紧拉住了。

    沈明辉望着沈璃雪,眸底厉光闪烁,冷的骇人:“璃雪,姐妹间闹矛盾是常有之事,你岂能公报私仇,暗害自己的妹妹?”这个女儿,总是违背他的意思,擅做主张,半点没将他这个父亲放在眼里啊。

    自己被陷害时,沈明辉半句公道话都不说,如今沈盈雪一受委屈,他便立刻出言斥责自己,还是和以前一样偏心啊!

    沈璃雪微沉的眼瞪敛去了眸中的冷冽,漫不经心道:“爹,盈雪,众目睽睽之下,我一没拿笔,二没换纸,如何做手脚?”她就在纸上悄悄捏出了一片松叶纹,并以水渍浸湿了墨染到手指上,除此之外,真的什么都没做过。

    沈明辉面色铁青,望着沈璃雪明媚的脸庞,清冷的目光,微傲的神情,心神有一瞬间的恍惚,莫名的怒气萦满胸口,林家的人,都是这副样子,他们看不起自己,凭什么看不起自己……

    “爹!”沈盈雪的低声哭泣自耳边响起,沈明辉蓦然回神,再望公堂中央,站着的是沈璃雪,不是林家人。

    南宫啸将婚书扔到顺天府桌子上,嘴角扬着邪恶的笑,轻扬着折扇,慢条斯理的询问:“杨大人,不知帮助重犯做假证是何罪名?”

    “关进大牢一年或两年!”顺天府尹经常审案,对青焰的刑罚十分熟悉,张口就答上了南宫啸的疑问。

    沈盈雪只觉轰的一声,大脑顿时一片空白,脑海中时时回荡着一句话:“关进大牢一年,两年!”

    她不要坐牢,不要坐牢,沈盈雪发疯般冲到穆正南面前,狠摇他的胳膊,怒声道:“穆正南,你说话啊,婚书不是我给你的,真的不是我给你的……”

    穆正南如木头一般,呆呆的跪在地上,不说话也不动,阳光透过门口照到他身上,朦朦胧胧,说不出的苍桑与英武。

    沈璃雪扬唇,他倒是聪明,如果指证沈盈雪,就是得罪了沈明辉,在牢中的日子不会好过,可若不指证她,他又解释不清婚书的来源,罪上加罪不说,还会被用刑,沉默是最好的自保方法……

    沈明辉面色黑的快要滴出墨汁来,这是怎么回事?究竟怎么回事?

    “杨大人,不知污蔑相府千金是何罪名?”沈璃雪冰冷的目光淡淡扫过穆正南,想逃避罪名,做梦。

    “你现在可是双重身份,相府千金,未来安郡王妃!”南宫啸目光邪魅,落井下石这种事情,他最喜欢做了。

    顺天府尹眼皮跳了跳,堂下站立的女子正值青春大好年华,美丽的容颜,清新的气质,一举一动,说不出的优雅高贵,她明明在笑,眼眸中却折射出蚀骨冷意,仿佛洞察一切:“穆正南谋害、诬陷相府千金,多重罪名,按律当斩,三月后行刑!”

    穆正南颓然倒地,目光如同死灰一般,口中喃喃自语:“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被判斩刑,他没几天可活了!

    “多谢大人主持公道!”沈璃雪微笑,目光冷如寒冰,原本,穆正南杀人未遂,最多终身监禁,可他居然不自量力的算计自己,罪名不但没减轻,还变成了斩首示众,这就叫偷鸡不成蚀把米,赔了夫人又折兵。

    穆正南被判死刑,这三月的缓刑并非为他争取立功时机,而是可以让自己好好‘招待’他,为自己出气,顺天府很会做人。

    “至于沈盈雪小姐……”顺天府望望沈明辉阴沉的脸色,再看看沈璃雪明媚的脸庞,心中暗暗叹气,家事摆到公堂上来,这不是为难他吗?

    顺天府不想得罪沈明辉,也不敢得罪沈璃雪,最后,只得硬着头皮下判:“假造婚书,证据确凿,坐牢三个月!”

    “爹,我是清白的,真的是清白的!”沈盈雪哭哭啼啼,大牢阴暗潮湿,常年不见阳光,是关押下贱人之所,她是相府嫡出千金,身子金贵,怎么去那种地方。

    沈明辉是青焰丞相,权比顺天府大,又最疼她,沈盈雪便将希望寄托在了他身上,抱着他的胳膊,苦苦哀求。

    “盈雪!”沈明辉暗暗叹了口气,望一眼三皇子,五皇子,南宫世子等人,皇室之人从旁听判,哪有他一名臣子动用权利的份。

    雷氏面色阴沉,一口银牙几乎咬碎,请三皇子,五皇子来此,是为让沈璃雪身败名裂,可现在,因了他们的存在,沈明辉不能动用权利救人,自己请来证人,却间接害了自己女儿……

    “娘,你知道我没有假造婚书!”沈明辉一直叹息着不下命令,沈盈雪便求到了雷氏身上,婚书是雷氏命人假造的,不是她做的啊。

    雷氏担忧的脸庞瞬间沉了下来,盈雪是想让她去自首么?事情的确是她命人做的,但盈雪心思单纯,不是沈璃雪的对手,如果她被关进大牢,相府后院大权肯定会落到沈璃雪手中,到时,即便她出了大牢,也未必斗得过沈璃雪。

    沈明辉摇头叹息,雷氏、沈盈雪抱一起哭泣,本是感人一幕,沈璃雪却觉得非常讽刺,南宫啸更是猛摇着折扇,不耐烦的高声道:“时候不早了,该回府的回府,该进大牢的进大牢吧,这人都好好的,还哭哭啼啼的,给谁哭丧呢?”

    沈璃雪挑眉,嘴角轻扯出一抹淡淡的笑:南宫啸嘴巴真毒,破坏了人家的团圆气氛!

    “有松叶图案,未必就是盈雪的纸张……”沈明辉安静下来,想到了其中的关键。

    沈璃雪挑眉,这青焰丞相居然这么快冷静下来,找到破绽了,她以为他会关心则乱,会郁闷很久才能想到这一点儿:“墨是新研制出的,订购的人肯定不多,不如派人前去查查,都有哪些人订了!”将订购之人全部找出,再看她们的喜好,就可找到幕后主谋。

    沈盈雪瞬间惨白了小脸,身为贵族千金,她一直喜欢新鲜事物,那墨研制出来的第二天,她就订制了,如果清查,肯定能查到她身上,至于衣服上的松叶纹,是因为安郡王喜欢,她就做了好多套……

    沈明辉冷眼望向沈盈雪,他本想借查墨之事,将判定推后几天,稍做安排为她摘清罪名,没想到她居然被人抓到这么多弱点,真是愚蠢

    “在相府,除了盈雪外,采云也是喜欢松叶纹的!”盈雪是嫡出千金,他最得意,寄予了重大希望的女儿,绝不能坐牢毁了。

    沈盈雪眼睛一亮,快速转过身,将站在角落中的沈采云推了出来:“采云和我的喜好几乎一样,新墨,松叶纹衣服,我有的,她都有!”高悬的心瞬间放了下来,还是爹聪明,把事情推到了沈采云身上。

    沈采云身上穿着一件素白衣衫,上面暗印着片片树叶,衬着她柔柔弱弱的身形,我见犹怜。

    望着站在公堂中央,慌乱茫然,不知所措,眼瞳深处却闪烁渗人寒光的沈采云,沈璃雪扬唇冷笑,高门贵族的庶女,日子过的极是艰难,沈采云千般隐忍,只为低调行事,想要寻找时机,一飞冲天。

    如今,她还没找到冲天的机会,就被沈明辉推出来给沈盈雪顶罪,只要判了罪,进了大牢,一辈子算是毁了。

    “采云,你可知罪?”沈明辉冷声询问着,眸底隐隐有些愧疚,这个女儿生性胆小,沉默,不爱言语,更妄谈得罪人,可如今他要保住盈雪,必须牺牲她了。

    白色的衣袖下,沈采云小手紧握成拳,沉下的眼眸,怒气翻涌,身体轻轻颤抖着,猛然看上去,她在害怕,但沈璃雪却知道,她是在愤怒:这么多年,她一直被欺压,沈盈雪犯了错,居然让她来顶罪?凭什么,凭什么?她受够了,真的受够了!

    “妹妹,父亲的心思你又不是不知道,同样是女儿,他的眼里只看得到沈盈雪!”眼看着沈采云愤怒到极点,想要爆发,沈璃雪压低了声音,急声劝解。

    沈采云爆发,固然能让沈明辉,沈盈雪难堪,但同时,众人会以为她做贼心虚,会间接抹黑她自己,更会让沈盈雪摘清罪名,这不是什么好结果,所以,她劝沈采云冷静处理这件事情,拆穿沈明辉,沈盈雪的阴谋。

    沈采云蓦然惊醒,是了,事到如今,她必须要靠自己了,拳头展开,眸底的愤怒瞬间消失无踪,手捂着丝帕,扶风若柳,我见犹怜:“女儿……知罪!”

    采云同意顶罪!

    沈明辉暗暗松了口气,心中愧疚渐浓,委屈采云了,等她出了狱,自己会为她找户好人家的!

    沈明辉一心打自己的如意算盘,却不想想,有哪家的公子愿意娶一个坐过牢的庶女。

    “说说你所犯何罪?”沈明辉语气气威严,一副公事公办的公正模样。

    “这……爹说是什么罪,就是什么罪吧。”沈采云声音弱弱的,毫无主见一般。

    “噗!”南宫啸喝到口中的茶水瞬间喷了出来,呛的连连咳嗽,这不是明摆着找人顶罪嘛,关键是,还找了个这么愚蠢的人。

    沈明辉面色铁青:“自己犯了什么罪都不知道吗?”采云怎么都不配合自己,是意外,还是故意为之……

    “这……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啊,爹说罪名吧,我都认下!”沈采云美丽的眼眸中盈满了泪水,纤细的身体轻轻颤抖,明显是害怕所致。

    沈璃雪淡淡微笑,沈采云果然聪明,一点儿就透,以她的胆小懦弱,应对沈明辉的强势逼迫,众人会立刻明白事情始末,就算她被关进大牢,沈明辉和沈盈雪的名声也臭了。

    别人犯了错,凭什么让自己来顶罪,就算逃不掉顶罪的命运,也要拉着凶手一起下地狱!

    “杨大人,宣判吧!”南宫啸慢条斯理的轻抿茶水,事情还是不要再继续下去了,丢人现眼。

    “湛王爷,这获罪之人是?”是人都看出来沈采云在顶罪,皇子们在场听判,杨大人不敢妄断!

    东方湛淡淡一笑:“问沈丞相!”一桩小小的案件,出事的又都是相府女儿,随沈明辉怎么安排吧,身为皇子,他不想过问臣子们的家务事。

    “沈丞相,您看这?”顺天府甚是为难。

    沈明辉没有说话,轻轻指了指沈采云,罪名都已经给她安上了,若是再说她无辜,岂不是自打嘴巴!

    沈采云原本抱有一丝希望的心瞬间沉到了谷底,眸底闪过浓浓的嘲讽,真是她的好父亲啊,平时看不到她,对她不闻不问,顶罪时就找到她了!

    “你对这种父亲还抱有希望啊,我早就对他失望透顶了!”望着沈采云不解的目光,沈璃雪小声说道:“在相府,我的遭遇你也看到了吧,咱们都是沈盈雪的踏脚石,是用来牺牲的,如果穆正南指证的人不是我,沈明辉肯定会让我来背黑锅!”

    沈采云握紧拳头,没再言语,眸底隐隐闪过的寒光让沈璃雪知道,她不会轻易善罢甘休。

    沈采云心机深沉,善于伪装,几乎骗过了所有人,在相府时,别人没触到她的利益,她乐得装懦弱,当隐形人,如今被沈明辉,沈盈雪强押着顶罪,毁掉了她心中幻想的美好前途,心里肯定恨死他们两人了,等她出了大牢,沈明辉,沈盈雪就要倒霉了!

    “相府千金沈采云,关押三个月!”顺天府拍过惊堂木,冷冷下了命令。

    穆正南,沈采云被押走,众人也都三三两两散去,沈盈雪瘫坐在上,额头冒了一层虚汗,暗暗松了口气,终于逃过一劫了!

    三皇子,五皇子以及贵族们先后离开公堂,看也没看沈明辉一眼,被众人无视,沈明辉心情极度郁闷,将怒气撒在了沈璃雪身上:“璃雪,你怎么总是胡闹?相府的脸面都被你丢尽了知不知道?”

    沈璃雪冷笑,沈明辉和沈盈雪丢脸,居然扯到了她身上,真会颠倒是非:“女儿谨尊爹的教诲,盈雪妹妹再算计我时,我一定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她杀了人,我会主动跑上前,为她顶罪,让您老人家宽心!”

    “沈璃雪!”沈明辉手指着沈璃雪,气的说不出话来,他的女儿,居然敢这般忤逆他,是因为身上流的那一半林家血吗?

    “想要别人尊重你,就先做几件值得别人尊重的事!”对亲生女儿都如此苛刻,偏颇,哪值得别人尊重。

    南宫啸无视沈明辉,直接走到了沈璃雪面前:“快到午膳时间了,我请你去醉仙楼吃醉鸡,庆祝你大仇得报怎么样?”

    “听着是很不错!”沈璃雪听秋禾说过,醉仙楼最出名的菜就是醉鸡!

    “醉仙楼的醉鸡可是名扬四海,当然不错!”南宫啸半眯着眼睛,一副享受的模样,似在回味醉鸡的香气。

    公堂外,贵妇,千金们相继上马车,看到沈盈雪走过来,如避瘟疫一般,纷纷加快了速度:“千万不能和这种人结交……”

    “我知道,她喜欢找姐妹、朋友顶罪嘛……”

    “说不定哪天犯了错,就诬陷到你身上了……”

    “生成她的姐妹,真倒霉……”

    “可恶,可恶!”贵族马车如离弦之箭一般快速走远,沈盈雪气的发疯,狂砸马车:一群贱人,都在嫉妒自己长的比她们漂亮……

    沈璃雪装没听到,继续前行,眼眸轻轻眯了起来,沈明辉是不会允许自己名声渐渐变臭的,他一定会有动作……

    转弯时,南宫啸漫不经心的扫了面色铁青的沈明辉,雷氏,沈盈雪一眼,淡淡道:“沈璃雪,没人情味的家,你就少回吧!”

    沈明辉已经对她生了厌恶,雷氏,沈盈雪视她为仇敌,如果她继续留在相府,这样的阴谋诡计会没完没了的……

    “我也没打算在相府长住!”她回府不过一月时间,雷氏,沈盈雪明里暗中,算计不断,亲生父亲还在火上浇油,这样的家,只是暂时的落脚点,等她羽翼丰满了,就会毫不犹豫的离开。

    南宫啸合了折扇,轻拍着手掌,状似无意道:“沈璃雪,你有没有兴趣去我的别院住几天?”

    “别院?”沈璃雪一时没反应过来。

    “云南王府远在千里之外,皇上就赐了我一座别院。”南宫啸眼睛一亮,滔滔不绝的夸奖自己别院的优点:“位置在近郊,绿树林立,芳草鲜美,落英缤纷,景色很是迷人,更重要的是,那里很清静,没有阴谋诡计……”

    “那是你金屋藏娇的地方吧!”沈璃雪似笑非笑,远离云南王府,独居别院,他日子过的肯定很逍遥。

    “不是啊。”南宫啸快走几步,追上沈璃雪:“那里除了本世子和下人外,没有其他主人的……”

    “璃雪!”温柔的呼唤响起,沈璃雪抬头望去,林岩一袭青衣,自阳光下稳步走来,年轻的容颜俊美不凡,儒雅的气质与沙场之人特有的森寒气息,同时在他身上体现,相得益彰。

    “岩表哥!”沈璃雪礼貌的招呼着,回京后,林岩不知道在忙些什么,她有段时间没见到他了。

    “璃雪,你今天有没有见过安郡王?”林岩面容平静,语气却有些急切。

    “他一大早就回圣王府了,出什么事了?”沈璃雪询问:东方珩已经回去好几个时辰了,他们都没见到人吗?

    听沈璃雪这么一说,林岩暗暗松了口气:“回府就好,府里有急事等着他处理!”

    “岩表哥,安郡王的病,是一月一发吗?”想到昨天的事情,沈璃雪非常不确定。

    “当然!”林岩回答的毫不犹豫,若无意外事情,病情准时一月一发。

    “昨天从皇宫回来的半路上,他病发了……”沈璃雪淡淡说着,悄悄观察林岩的反应,上次病发距离现在,只有半月。

    林岩一怔,眸底闪过一丝凝重:“这不可能吧!”十五天旧疾复发?

    “这种事情,我岂会拿来开玩笑!”病情,伤情都关系到人命,容不得半分玩笑,回想东方珩吐的足有一大碗的血,沈璃雪满目正色:“我为他施了针,一个叫子默的侍卫给他熬了药……”

    “怎么会这么快……”林岩惊呼一声,随即意识到自己说多了话,紧紧闭上了嘴巴,面色却是阴沉了下来,眸底的光芒,晦暗不定。

    “岩表哥,你是什么意思?”沈璃雪凝深了眼眸,林岩好像知道不少的机密事情。

    林岩皱紧了眉头,欲言又止,凝望沈璃雪美丽的容颜,疑惑的眼眸,反复权衡利弊,重重叹了口气:“在边关时,有位神医为安郡王诊治,他的病情一月一发算是正常,若是突然提前,便预示……他病情加重,命不久矣……”

    沈璃雪只觉轰的一声,天地间瞬间安静下来,耳边不停回荡着一句话:“安郡王命不久矣……”

    “那他……还能活多长时间?”快速镇定下来,沈璃雪心中莫名的泛起丝丝苦涩,东方珩活不久了!

    “多则三个月,少则……一个月!”林岩重重叹息,大夫明明说安郡王可以撑十年的,并且,他在边关时也是好好的,这才回了京城几天,病情就突然加重了……

    “璃雪,你去哪里?”眼前一道窈窕的身影闪过,林岩抬头一望,却是沈璃雪在大道上快步前行。

    “去圣王府,找东方珩!”沈璃雪头也不回的回答着,目光清冷,东方珩的病情刚刚开始恶化,应该还有救的!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澳门博彩娱乐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腹黑郡王妃058》,方便以后阅读腹黑郡王妃058 渣男当问斩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腹黑郡王妃058并对腹黑郡王妃058 渣男当问斩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腹黑郡王妃0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