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2 田美人之死

    “孙公公,盈雪妹妹思念太后,可以入宫问安吗?”沈璃雪微微笑着,将问题抛给了孙公公。

    “未经宣召,私自入宫,是对太后的大不敬!”孙公公望向沈盈雪,目光严肃,眉头亦轻轻皱了起来,皇宫是天子居所,岂是别人说进就能进的!

    “公公莫怪,是臣女逾越了!”沈盈雪急忙道歉,心中恨死了沈璃雪:不经宣召不能入宫,她当然知道。

    原以为,沈璃雪被宣召入宫,心中定然十分得意,她和自己矛盾很深,自己提出进宫,她定会狠狠嘲讽自己,到时,父亲,孙公公就会怪她不知礼法,近而讨厌她,在太后面前,她也讨不了好,哪曾想她直接将事情推给了孙公公,被孙公公教训的人,变成了自己。

    沈明辉望了沈盈雪一眼,眸中闪现不悦,盈雪一向很有分寸的,为何今天会做出这种蠢事?

    雷氏也微微皱起眉头,盈雪太心急了,沈璃雪可不是那么好算计的!

    孙公公答应一声,语气不悦,却没有表现的太明显,转向沈璃雪:“璃雪小姐,时候不早了,咱们进宫吧!”

    永宁宫,和蔼可亲的太后端坐在雕花红木椅上,衣领微微敞开,露出肩膀,沈璃雪小心的转动着一根根银针,或拔出,或重新扎上,身旁,宫女嬷嬷们静静站着,严阵以待。

    一柱香后,太后苍白的面色微微红润,气色也好了许多,沈璃雪将银针一一拔下,收好,太后睁开眼睛,长长的松了口气,看向沈璃雪,目光中满是赞叹:“璃雪,你这针法是和哪位高人学的,针灸疗效比宫中太医们都好!”

    “在青州时,母亲一直体弱多病,臣女便和一名郎中学了这针法,为母亲缓解病痛,针法拙劣,比不得医术精湛的太医!”沈璃雪轻声解释着,随便说了个理由敷衍,反正林青竹是真的体弱多病,她并没有说谎。

    “在京城时,你母亲的身体一向很好,怎么突然间变的体弱多病了?”太后和蔼的询问,想到当年那个惊才绝滟,名满京城,健康美丽的女子,太后怎么都无法将她与体弱多病一词联系起来。

    “母亲抱着我从火海里逃出的时候,什么都没带,全靠母亲刺绣,画画卖,我们才活到现在,母亲是累病的……”沈璃雪有原主的记忆,知道林青竹母女这些年过的不容易,并且,听林青竹无意间透露的信息,她的病是坐月子没坐好所致。

    林青竹坐月子时,是在京城,当时武国公府还没有败落,沈明辉只有她这一名正妻,她怎么会在月子里落病?难道说……

    “这些年,苦了你们母女了!”太后轻轻叹口气,望沈璃雪的目光满是怜惜,若是没有当年那件事情,青竹哪里会受那些苦……

    “臣女苦些没什么,只是可怜母亲,病入骨髓,药石无医,过世时,极痛苦!”京城才华高绝的名门淑女,年纪轻轻就被病痛折磨的香消玉殒,真是可怜又可惜。

    “禀太后,皇后和丽妃娘娘前来问安!”太监特有的尖细嗓音在门外响起。

    “这两个孩子!”太后摇摇头,无奈的语气中略带丝丝欣慰,温声道:“请她们进来吧,都告诉她们,不必天天前来问安,她们还真是固执。”

    轻微的脚步声响起,皇后一身凤袍,雍容华贵,丽妃一袭绯色宫装,美丽妖娆,各自扶着宫女们的手,一前一后款款走进永宁宫,面带微笑,盈盈行礼:“参见太后!”

    “平身吧!”太后温和的笑着,坐到了主座:“赐座!”

    谢过太后,皇后和丽妃扶着宫女们的手走向座位,不知是不是沈璃雪的错觉,两人交错走过时,眼瞳深处都闪了一丝光芒,速度快的让人来不及看清。

    沈璃雪目光清冷,皇后和丽妃之间,矛盾很深。

    “臣女参见皇后,丽妃娘娘!”沈璃雪盈盈行礼,她是大臣之女,当然要对后宫嫔妃见礼。

    “璃雪不必多礼!”皇后温柔浅笑:“听闻璃雪来为太后针灸,太后身体如何?”

    “回娘娘,太后并无大碍,只是气血有些不通,时常走走,通通气血,便可延年益寿!”沈璃雪据实回答,后宫的女子们,闲来无事,都喜欢坐在自己宫殿里,天天坐着,气血不通,没病也坐出病来了。

    “太后气色真好,看来璃雪医术不错,最近本宫有些不舒服,不如璃雪来为本宫把把脉,看看病情!”丽妃伸出了细滑如丝的皓腕,笑的璀璨妖娆,眸底隐有亮光闪烁。

    “回丽妃娘娘,臣女只会简单的针灸通气血,把脉诊病之术,博大精深,臣女不懂!”沈璃雪委婉的拒绝,丽妃先是算计于她,现在又提出让她看诊,绝对没安好心。

    “真的?会针灸却不懂把脉?”丽妃眉头微皱,目光来回扫视沈璃雪,明显不相信她的说词。

    “臣女不敢撒谎!”沈璃雪蹙了蹙眉,要尽快查清丽妃陷害自己的原因才行,时时隐藏着这么个莫名其妙的敌人,着实不好过。

    “丽妹妹,璃雪不懂医术,你身体不舒服,去太医院请名太医就好,何必为难她!”皇后微笑着为沈璃雪说情,望丽妃的温和目光中,隐隐闪过一丝冷冽。

    “太后的病情,太医们想不出好办法,璃雪却治好了,妹妹想着她医术精湛,只是想请她看诊罢了,哪有为难她!”丽妃一副委屈的模样,似笑非笑的目光望向沈璃雪。

    沈璃雪挑眉,她在暗嘲自己,为了巴结太后,专门学了针灸之术:“臣女为家母缓解病痛时学了针灸皮毛,通气血是巧对了太后的症状,并非医术高超,娘娘错爱了!”

    丽妃的脸色瞬间变的难看起来,笑容僵硬,沈璃雪在嘲讽她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皇后却轻轻笑了,淡淡扫了丽妃一眼:“丽妃妹妹多心了,璃雪是孝顺之人!”

    望着暗中针锋相对的皇后和丽妃,太后微微皱起眉,这两人,天天明争暗斗,当着外人的面,也不加收敛:“璃雪为哀家针灸,也累了,童嬷嬷,带璃雪下去休息!”

    “多谢太后体恤,臣女告退!”沈璃雪谢过恩,随童嬷嬷离开了客厅,皇后,丽妃内斗,居然想拿她做棋子,无聊至极。

    沈璃雪在童嬷嬷的引领下,进了偏殿休息,早过了午休时间,沈璃雪睡意全无,躺了两盏茶,便起身出了偏殿,太后在休息,沈璃雪不便打扰,就出了永宁宫,准备在四周走走,等太后醒来告辞离宫。

    御花园里的花开的十分鲜艳,但小路上静悄悄的,偶尔有一两名宫女端着东西匆匆走过,悄声谈论:“这些食物送给田美人,合适吗?”

    “她都已经失宠,被打进冷宫了,这些饭菜,很不错了……”

    田美人!沈璃雪心神一禀,不知东方珩安排的怎么样了,按说,自己今日进宫,倒是悄悄去见田美人的好机会……

    “璃雪姐姐!”熟悉的呼唤响起,沈璃雪转身望去,苏雨婷微微笑着走了过来,一袭胭脂色湘裙,勾勒出她玲珑有致的身形,微笑清新自然,让人移不开眼,走在她身边的男子,一袭明黄色锦袍,高大英俊,气质沉稳,正是太子东方泓。

    “苏小姐!”沈璃雪微笑,清冷的目光不着痕迹的在苏雨婷,东方泓身上来回扫了扫,这两人的关系好像不一般……

    “我来给太后请安,遇到太子殿下,就一起出来了!”苏雨婷轻声说着,目光中满是赞叹:“听闻姐姐为太后针灸通气血,真是厉害!”

    “太子殿下!”沈璃雪礼貌福身。

    东方泓答应一声,面容沉静,目光深不见底。

    “妹妹过奖了,粗浅医术,不值一提!”沈璃雪微微笑着,苏雨婷这么急着解释,是怕自己误会吗:“苏小姐是要回府吗?”

    “我要先去太子东宫一趟,问太子殿下借几本书,若是姐姐无事,不如一起去!”苏雨婷热情的邀请着,目光真诚,一举一动自然无比,透着良好的修养。

    东方泓目光微凝,眉头皱了一下,瞬间又恢复正常,没有言语。

    “天色不早了,我要向太后告辞回府,不能陪苏小姐去东宫了!”沈璃雪微笑,东方泓很不喜欢她跟着,她还不想跟着呢。

    “母亲在府里经常提起姐姐,今日难得遇到,不如姐姐随我回温国公府做客!”苏雨婷微笑着,真诚邀请。

    “太阳已经西斜,再去做客不太妥当!”沈璃雪婉拒:“在青州时,母亲经常向我提走夫人,改日有空,我定当登门拜访!”她看出来了,苏雨婷似乎不想和东方泓单独相处,想拉她一起。

    “那姐姐陪我走走吧,我有些事情想和姐姐说!”苏雨婷笑容僵了僵,退而求其次,反正就是缠着沈璃雪不放。

    “沈璃雪!”若有似无的松香飘过,东方珩走了过来,一袭白衣沐浴在金色的阳光下,面容英俊,目光犀利,冷酷,宛若阳光中走出的惊天战神,气势震人,让人不敢正视!

    东方珩!沈璃雪一怔,他怎么会在这里?

    “安郡王!”苏雨婷微微笑着,轻轻福身,声音明媚动听。

    东方珩淡淡答应着,声音轻不可闻,径直越过了她,苏雨婷的笑容微微凝滞。

    太子礼貌微笑,目光幽深:“安郡王今日怎有空进宫?”

    “皇上有事,召本王进宫商量!”东方珩礼貌的声音中透着淡漠与疏离,走到沈璃雪面前,目光深不见底:“太后让本王送你回府!”

    “真的?”沈璃雪一怔,看东方珩来的方向,的确是永宁宫。

    “太后倒是体恤沈小姐,未婚夫送未婚妻回府,再适合不过”东方泓笑的意味深长,望苏雨婷一眼:“你说呢,雨婷!”

    “是!”苏雨婷敷衍着,声音淡淡,目光闪烁,笑容有些不自然。

    “时候不早了,走吧!”东方珩收回目光,稳步前行。

    “太子殿下,苏小姐,告辞!”沈璃雪道别后,快步去追东方珩,走出很远,她还能感觉到苏雨婷望向她的目光。

    “东方珩,苏雨婷和太子是不是……”沈璃雪没有说出下半句,但她相信东方珩已经明白了她的意思。

    “十五年前,十多个百年名门贵族遭遇重创,温国公府是极少数没被波及到的贵族之一,在京城根深蒂固,人脉极广,太子拉拢温国公并不奇怪!”东方珩轻声回答着,目光深不见底,风吹起白色衣角,在半空中挥划出优美的弧线。

    “这么说,苏雨婷要成为太子妃了!”沈璃雪似笑非笑,太子是皇后所出,继承皇位名正言顺却也需要一定的势力支持,温国公府这方大势力,他当然不想错过,不过,看苏雨婷的样子,喜欢的人可不是太子……

    东方珩沉了眼睑,意味深长道:“朝中风云动荡,事事难料。”皇帝的心思高深莫测,让人难以琢磨,苏雨婷会不会成为太子妃,现在下定论,为时尚早。

    “东方珩,这不是出宫的路吧!”阵阵冷风吹过,透过薄薄的衣衫渗进肌肤,沈璃雪蓦然一惊,放眼望去,四周居然杂草丛生了,环境很是陌生,与出宫的清洁道路完全不同。

    “你不是要见田美人吗?”东方珩突然停下脚步,风吹起的白色衣袂飘到沈璃雪面前,沈璃雪没料到东方珩说停就停,一时没收住脚,径直撞进了他怀里。

    若有似无的松香萦绕鼻端,强有力的心跳声响彻耳边,沈璃雪一惊,快速与东方珩拉开了距离,美丽的小脸上隐隐染了一层胭脂色:“那个,田美人在这里吗?”

    东方珩黑曜石般的眼瞳闪烁暗芒,声音有些暗哑:“前面就是冷宫!”

    冷宫,荒凉寂寥,地势偏僻,房屋颓败,满院杂草丛生,田美人站在房屋前,望着面前的食物,咬牙切齿,以前她受宠时,她们上赶着前来巴结,好吃的,好玩的,恨不得全都送给她,如今,看她进了冷宫,失宠了,居然给她吃这些发了霉的糕点,宫里的宫女们,果然都是势利眼。

    身后响起轻微的脚步声,田美人以为是刚才嘲笑过她的宫女又回来了,想也没想,拿起糕点狠狠扔了过去:“势利小人,拿走你这臭糕点,本宫不稀罕……”

    糕点滚过,几只灰色的小动物窜上前来,叼了糕点就跑,一双浅绯色的绣花鞋映入眼帘,在青黄色杂草的映衬下格外显眼,田美人一怔,那不是宫女的鞋!

    目光顺着浅蓝色的湘裙向上望去,最后落在了女子美丽的面容上,咬牙切齿:“沈璃雪,原来是你!”

    “娘娘在冷宫住的可还习惯?”沈璃雪立于金色的阳光中,目光清冷,似笑非笑,田美人着一身湖绿色宫装,许是几天没洗的缘故,衣服上沾了不少污迹,头发凌乱着,双目赤红,与之前那个妖娆妩媚的她简直判若两人……

    “沈璃雪,你少来这里冷嘲热讽,若非本宫大意,现在被关在这里的,就是你……”田美人狠瞪着沈璃雪,美眸喷火,咬牙切齿。

    “我明明没得罪和你们,为何你们要置我于死地?”田美人恨沈璃雪入骨,她也不准备和田美人多说废话。

    田美人不屑的嗤笑一声:“沈璃雪,你少装蒜,你是偷听到了我们谈的秘密,但你听的并不完整,没有多少价值……”

    “秘密?什么秘密?”沈璃雪紧紧皱起眉头:“太后寿辰宴那天,我只在宴会厅见过你和丽妃一面,然后,你们就陷害我了,难不成,你们当着太后和众人的面谈了秘密,我离的近,就怀疑我听到了?”

    田美人面色一凝,随即又嘲讽道:“沈璃雪,你就别装了,你敢说你膳后你去向太后问安,没有经过小木屋?”

    “我膳后被一名宫女骗去见穆正南,根本没去向太后问安!”沈璃雪瞬间明白,她应该是被人算计了:“那件事情闹的沸沸扬扬,娘娘应该知道才对!”

    田美人的目光瞬间凝重起来:“你说的可是事实?”

    “若是娘娘不信,可去向太后求证,膳后,她根本没召见我!”沈璃雪现在百分百肯定,自己被人陷害了:“娘娘可曾亲眼看到我走过木屋?”

    田美人嘴唇动了动,却什么都没说,眼瞳深处隐有暗光凝聚!

    “娘娘是凭什么断定偷听秘密的人是我?衣着,发饰,还是……”沈璃雪目光清澈,旁敲侧击!

    田美人皱了皱眉头:“沈璃雪,你不必试探了,本宫是不会告诉你的,这件事情本宫会调查清楚,你可以走了!”

    “娘娘身处冷宫,还能插手外面的事情吗?”沈璃雪嘴角微扬,目光清亮。

    “本宫自有本宫的办法!”田美人微眯了眼眸,胸口起伏不定,显然气的不轻。

    沈璃雪挑挑眉,田美人态度坚定,自己不宜逼迫,她和丽妃肯定还有联系,只要她将事情告诉丽妃,丽妃肯定会彻查此事,陷害自己的人也讨不到好处。

    沈璃雪撇撇嘴,转身离开,走到院门口时,沈璃雪目光闪了闪,抛出一记重磅炸弹:“娘娘,下次再望皇子们时,你记得收敛情绪,后宫人精这么多,说不定一不小心就会透露您与某皇子‘交好’的事情……”

    “沈璃雪!”田美人咬牙切齿的怒吼自身后响起,沈璃雪置若罔闻,大步前行,嘴角轻勾起一抹淡淡的笑,进了冷宫,脾气还这么大,这田美人还真是……不过,就算查清事实,她出冷宫的可能性也不大了……

    “沈璃雪,沈璃雪……”田美人怒吼着沈璃雪的名字,胸中怒火翻腾,目光快速扫视,在空荡荡的屋子里寻找东西来砸,突然,一道熟悉的身影背着阳光走到田美人面前,面容隐在阴影中,看不清他脸上的表情,但他的眼眸亮的骇人,周身散发的凌厉寒气更是让人不寒而栗……

    田美人纤细的身体猛然一颤,眼瞳瞬间圆瞪,颤声道:“是你……”

    夕阳西下,沈璃雪走出冷宫时,东方珩正站在不远处的黄花树下,负手迎风而立,白色的身影仿佛萦了一层淡淡的金光,映着飘飘下落的片片树叶,如梦似幻。

    听到声响,东方珩转过身,面容俊美无筹,目光深不见底:“谈完了!”

    “嗯!”沈璃雪点点头,目光微笑,走过来,与东方珩并肩走向皇宫外。

    “查清事情真相了?”东方珩轻声询问,沈璃雪目光带笑的模样,他还是第一次见。

    “没有!”沈璃雪摇摇头:“田美人很聪明,没透露太多东西,不过,最晚明天,丽妃应该就会着手调查这件事情了……”丽妃是后宫嫔妃,由她来调查,比自己动手要方便的多……

    “啊!”一道凄厉的惨叫穿透云层、响彻云霄,震惊了距离冷宫不远的沈璃雪和东方珩。

    沈璃雪一惊:“出什么事了?”

    东方珩锐利的眼眸瞬间眯了起来,周身萦绕着浓烈的肃杀之气:“惨叫声是从冷宫里传来的,田美人出事了!”

    揽住沈璃雪的小腰,东方珩凌空飞起,沈璃雪眼前景色快速变幻,还来不及晕眩,她双脚已着了地,侧目望去,两三只死老鼠倒在地面上,四肢张开,七窍流血,显然死时十分痛苦。

    再向里望,房间门口,一名女子倒在地上,脸朝下,看不清她是生是死,乱蓬蓬的头发披散,映着荒凉的地面,说不出的诡异。

    “娘娘!”沈璃雪试探着走上前,田美人静静侧躺着,毫无动静。

    沈璃雪慢慢伸出小手,扶住田美人的肩膀,将她翻过了身,顿时,一张血腥的脸庞映入眼帘,额头破了一个大洞,正汩汩向外流着鲜血,双眸圆睁着,死不瞑目,满面震惊的模样仿佛经历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

    沈璃雪见多了死人,并不害怕,小手轻轻探探田美人的脖颈,对凝神查探的东方珩摇摇头:“已经死了!”

    “怎么了,出什么事了?”几名宫女,太监慌慌张张的跑了过来,看到死状凄惨的田美人,高叫着四下散去:“来人哪,死人了……”

    田美人虽被打进了冷宫,但她毕竟还是皇宫的妃子,死的不明不白,不好对人交待,皇后,丽妃,太子,苏雨婷等人都到了冷宫,静静坐在一边,等仵作的验尸结果。

    “璃雪姐姐,你和安郡王不是早出宫了吗?怎么会在这里?”苏雨婷走上前来,眸中满是关切,但她的询问声,也将皇后,丽妃的目光吸引了过来,田美人死后,沈璃雪是第一个出现在冷宫的人呢。

    “我见时间尚早,就让安郡王带我四处看看宫中风景,走到这附近时,听到惨叫,便赶了过来!”沈璃雪漫不经心的敷衍着,东方珩早命人支走了附近的宫女,太监,她进冷宫之事,没人看到,谎话随她怎么编。

    “那真凑巧!”苏雨婷意味深长的说着,眸光有些暗淡,似乎在为田美人的死感到惋惜。

    瞬间,众人怀疑的目光纷纷集中到了沈璃雪身上,田美人虽被关进冷宫,但一直都好好的,为何沈璃雪一来,她就死了?事情有些蹊跷。

    沈璃雪冷冷一笑:“是啊,田美人死的很凑巧,我一到附近,她就出事了,那凶手很是残忍,连知情的老鼠都没放过!”

    沈璃雪的话与苏雨婷相近,但意思完全相反,苏雨婷的话可暗指她害死田美人,她的话则说明,有人故意害死田美,嫁祸于她。

    众人顺着沈璃雪的目光望去,果然看到了几只死老鼠,在老鼠尸体不远处,还零散的遍布着一些糕点末。

    仵作捡起糕点仔细验过,恭声道:“回娘娘,糕点的确有毒!”

    皇后的眼眸瞬间眯了起来,冷冷扫过站在一旁的宫女,太监们:“是谁给田美人送的点心?”

    “是……奴婢……”

    一名小宫女颤抖着站了出来,扑通一声跪倒在地,瑟瑟发抖的不停磕头:“田美人爱吃桂花糕,奴婢送来时,还悄悄尝了一口,这糕点绝对好好的,就算有毒,也是后来有人放进去的,与奴婢无关啊……”

    “除了你们,还有谁接触过田美人?”不知是有意,还是无心,丽妃冷冽的目光望过宫女,太监后,还淡淡扫了一眼沈璃雪。

    “回娘娘,奴婢们听到惊叫跑进冷宫的时候,看到了……”宫女望一眼沈璃雪,快速低了头:“沈小姐正站在田美人身边,还抓着她的肩膀……”

    “宫女们就守在冷宫外,就算璃雪从附近经过,也不可能赶在她们之前来到冷宫吧!”丽妃望望田美人凄惨的死状,冷冷一笑:“还是说,田妹妹额头的血洞,是璃雪故意押着她撞上去的?”

    “娘娘,冷宫的事情,您应该知道一些吧,您就这么肯定,宫女会老老实实呆在门外守着,而不是跑去其他地方玩乐?”沈璃雪望望糕点的残渣,隐有片片枯萎的桂花:

    “我记得田美人曾说过,整个皇宫,她与丽妃娘娘最亲,娘娘肯定也是知道她最喜欢吃桂花糕吧!”

    “你什么意思?”丽妃一拍椅子站了起来,美丽的眼瞳深处闪烁的寒光,恨不得将沈璃雪生吞活剥:“怀疑本宫在糕点里下毒?”

    “我只是就事论事,娘娘何必动怒!”沈璃雪蹙了蹙眉:为何自己一提毒,丽妃就像动物被踩到尾巴一样乍了毛,难道那糕点里的毒,真是她下的?

    “都别吵了!”皇后看够了戏,手扶额头,故做无奈的出声制止:“听听仵作怎么说!”

    沈璃雪抬头望去,仵作已经检查完了尸体,正快步向这边走来:“禀皇后,丽妃娘娘,田美人是撞门死亡,现场没发现他人痕迹,应该是自尽!”

    沈璃雪的眼眸微微眯了起来,自己和田美人讲清那天的实情,她知道自己算计错了人,肯定会想方设法再获圣宠才对,不可能撞门死亡……

    “本王和沈璃雪一起来的冷宫,可担保事情与她完全无关!”东方珩缓步走了过来,锐利的目光让人不敢直视。

    “田美人是自尽,与任何人都无关!”丽妃微微笑着,妖娆妩媚的眼神不时瞄向东方珩。

    “时候不早了,本王奉太后之命,送沈璃雪回府,先行告退!”淡淡说着,东方珩转向沈璃雪:“走吧!”

    “臣女告退!”行过礼,沈璃雪未再理会冷宫里众人,和东方珩一起走出了冷宫。

    上了马车,淡淡香气弥漫,紧张的神情瞬间轻松不少,沈璃雪皱紧眉头:“东方珩,你觉得谁是害死田美人的真凶?”皇后,丽妃她们走进冷宫的时候,沈璃雪想套套谁是真凶,就没让东方珩帮她做证,可丽妃,皇后,苏雨婷都非常聪明,她没套出什么有用的信息。

    “暂时猜不到!”东方珩目光凝深:“不过,那人轻功极高!”他带着沈璃雪到达冷宫的时候,那人居然已经逃的无影无踪了。

    沈璃雪眼眸微微眯了起来:“那人是什么时候潜进冷宫的?”她和田美人在冷宫说话的时候,没察觉到那里有人。

    “在咱们走了之后!”东方珩一直站在冷宫外,查探着五十米内的情形,他们第一次离开冷宫前,附近还没有高手。

    “他杀田美人是为了嫁祸于我吗?”若真是如此,他的手法就拙劣了些。

    东方珩轻抿一口茶水,墨色的眼瞳在水雾中明暗不定:“仵作最后的查看结果是自尽,应该是田美人知道了什么不应该知道的事情,那人要杀人灭口!”

    知道了不该知道的事情?沈璃雪眉头微皱,会是什么事情让她惹来了杀身之祸……

    “东方珩,东方珩……”

    熟悉的呼唤传来,沈璃雪拉开车帘向外望去,南宫啸身骑快马,急急忙忙追了过来,邪魅的眸底冰冷流转,沈璃雪眼皮跳了跳,不会是别院的事情闹的大,他来找东方珩算账吧!

    南宫啸来到车窗前,目光透过沈璃雪望向东方珩,目光有些闪烁,没有预料中的大叫大闹,而是不情愿道:“多谢你了。”

    “你突然间怎么对他这么和善?”沈璃雪一怔,南宫啸和东方珩一直不对盘,见面就针锋相对,上午时分,东方珩刚刚算计过南宫啸,他气愤难忍,怎么到了傍晚,他居然服软了,还向东方珩道谢。

    “这里可不是说话的地方,回圣王府吧!”仿佛早就料到南宫啸会来,东方珩没有太大反应,淡淡说着拉下了车帘,马车快速赶往圣王府。

    同样的琼花树下,同样的小方桌,同样的三个人,坐在同样的位置,却少了昨天的针锋相对。

    南宫啸端起面前的茶杯喝了一大口,目光极是复杂:“你让我喝琼浆玉液,吃果子腹泄,都是为了制造条件,让我发现端倪?”

    东方珩没有说话,眸中闪烁的高深莫测的光芒算是默认了:“你泡了一晚热姜水,都没听到屋外有异常声音?”

    南宫啸的面色瞬间变的有些难看,他不止一次听到轻微的脚步声,以为是为他提热水的下人,便没有在意。

    东方珩望南宫啸一眼:“果然是安逸生活过惯了,你连最基本的警觉都没有了……”

    “你在京城呆几年试试……”南宫啸嘴上不服输的争辩着,目光不自然的闪了闪,那座别院里的人,全都是他的心腹,所以,他才没有怀疑……

    “本王可没你这么愚蠢……”东方珩冷声反驳着,右手轻抚上了心口,隔着层层衣服,他都能清楚感觉到那里的伤痕……

    “你们究竟在说什么?”沈璃雪听了半天,只能听明白最大概的意思,具体发生了什么事情,她听不懂。

    “南宫啸别院里,有两名下人被下了蛊!”东方珩望望面色阴沉的南宫啸,继续解释:“那蛊十分特殊,一雄一雌,要找一男一女,在月最圆时下到他们身上,养三个月,在第三个月的月圆之夜,催动雌雄双蛊破体而出,结合后形成新的毒蛊,可控制人的心智……”

    顿了顿,东方珩轻声道:“今晚是第三个月的月圆之夜……”

    “新蛊出体就要寻到宿主,否则就会干渴而死,所以,下蛊之人,肯定是针对别院中某人来的。”此蛊很难培养,培养出来的,绝对不会针对普通人,整个别院,南宫啸身份最高贵。

    他算计南宫啸泡热姜水,南宫啸居然什么都没发现,天亮后什么都不做,跑去街上邀请沈璃雪用膳,无奈之下,他只好使用最后的杀招,让人打破美人头,露出带蛊的血……

    “难道那人要将新蛊移进南宫啸体内?”沈璃雪一惊,想不到世间真有这么歹毒的控人之法,如果东方珩没有发现端倪,那今晚南宫啸就凶多吉少了。

    “那你为什么不直接告诉我?”南宫啸不满的嘀咕着,别院总管告诉他下人中蛊时,他还以为是东方珩命人向他示威的,直到查出那蛊中了三个月了,他才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

    东方珩望了南宫啸一眼:“告诉你,你会相信吗?”

    南宫啸瞬间哑然,他和东方珩矛盾颇深,如果东方珩将实情直言相告,他还真不会相信……

    “你是怎么发现的?”南宫啸天天呆在别院,什么都没察觉到,东方珩不过回京半月多,居然就将他别院的事情摸的一清二楚了。

    “本王一名朋友,喜欢吹笛,无意间在你别院外吹奏了一曲,险些催动那两人体内蛊虫,故而发现异常!”东方珩淡淡回答着,轻抿一口茶,墨色的眼瞳隐在淡淡水雾中,异常深邃,让人琢磨不透:“那两个人死了没有?”

    “还没有!”南宫啸面容阴沉,邪魅的眸底冰冷流转:“我把他们秘密关起来了,引那名幕后主谋现身。”

    东方珩望望天空:“天已经黑了,你快些进宫找陈御医,赶在月圆前把你体内的毒解了……”

    “我中毒了吗?”南宫啸惊讶,为何他没有半分感觉。

    东方珩淡淡望一眼南宫啸:“那新蛊需要药引才会跑进人的身体,你应该连续服用了一月无色无味的药物了,药量很轻,不易察觉,等到发作时才会有症状显现……”不然你以为别院那么多人,那蛊为何单单要跑进你体内?

    “沈璃雪的银针也能解毒吧,让她给我针灸,我就不跑去皇宫浪费时间了!”说着,也不管沈璃雪是女子,东方珩还坐在对面,南宫啸就要宽衣解带。

    “她不懂蛊,解不掉你身上的药引毒!”东方珩瞪了南宫啸一眼,眉头微微皱了起来。

    “真的?”南宫啸看向沈璃雪,将信将疑。

    沈璃雪点点头,目光清澈:“普通的毒我是可以解的,蛊毒我没接触过!”

    “那好吧,我去皇宫!”南宫啸无奈的系好衣带,双足轻点,修长的身形瞬间飞出了圣王府。

    “东方珩,你要帮南宫啸吗?”敢以蛊控制明南王世子,那人肯定不简单。

    东方珩墨色的眼瞳中闪过一道暗芒:“我已经布好了局,只等月圆时请君入瓮了……”

    突然,一阵悠扬的笛声响起,明明是悠美的乐声,却听着十分刺耳,沈璃雪柳眉微皱:“这是什么声音?”

    东方珩刹那间变了脸色,抬头望去,半空中,一轮圆月散发着淡淡的光芒:“这是引蛊笛声,糟糕,南宫啸出事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澳门博彩娱乐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腹黑郡王妃062》,方便以后阅读腹黑郡王妃062 田美人之死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腹黑郡王妃062并对腹黑郡王妃062 田美人之死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腹黑郡王妃0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