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1 郡王吃飞醋

    宽敞明亮的书房内,林岩坐在书桌前处理事情,神情专心,专注,夕阳的余辉透过窗子照在他身上,年轻的容颜更显俊美。

    “岩表哥!”沈璃雪微笑着缓步走上前。

    林岩回头一望,见是沈璃雪,眼睛凝了一抹光:“璃雪,你怎么来了这里?”

    “来向你道谢!”说着,沈璃雪已经到了桌前,桌上放的信件并非军中机密,林岩不怕她看到,放着没理,笑道:“那条猎犬帮到你的忙了?”

    “是的,帮了我把江湖骗子赶进了大牢!”沈璃雪笑着点点头。

    “那就好!”林岩笑容温暖,如同亲切的哥哥。

    沈璃雪微笑的眼眸凝了凝,试探道:“岩表哥,舅舅,舅母有没有向你提过,有关我和我母亲的事情?”

    “我爹娘经常念叨你们,说你玉雪可爱,说姑姑冰雪聪明,有些后悔没带你们两人一起去边关。”虽然边关的条件不好,但一家人在一起,彼此间也有个照应!

    说到这些,林岩清亮的眼神有些黯淡,亲切的笑容中也带了些许悲伤:“如果早知道你们会受这么多苦,爹娘一定会接你们去边关的,姑姑也不会因为操劳过度而早早的香消玉殒。”这么多年,她们母女肯定过的很艰难。

    沈明辉是怎么为人夫,为人父的?妻女在青州等了十五年,他居然都没发现她们还活着,若非璃雪找到相府,他恐怕早将她们母女忘到了九霄云外。

    “还好!”沈璃雪笑笑,笑容中带了一抹沉思,林青竹,沈璃雪的命确实很苦,熬了十五年,还没见到夫君(父亲),就已香消玉殒。

    林岩从往事中收回思绪,轻叹一声,看向沈璃雪:“你怎么想起来问这个问题了?”

    沈璃雪顿了顿,将她回相府后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告诉了林岩,林岩性子沉稳,满身正气,是性情中人,也是沈璃雪的表哥,有些事情找他帮忙,绝对没错。

    林岩紧紧皱起眉头,越听越气愤,到了最后,儒雅的俊颜上已经满是愤怒,目光更是凌厉的快要将人凌迟处死,大手紧握成拳,抑制不住的轻轻颤抖:

    “你是沈明辉的亲生女儿,就算长在姑姑身边,与他不亲,他也不应该偏帮着沈盈雪诬陷、教训你,他的所作所为,根本不配为人父亲。”沈明辉是青焰丞相,平时看着还算可以,怎么到了家里,这么狠心的对自己女儿?

    “沈明辉和母亲之间,是不是有什么矛盾,所以他才会讨厌我?”沈璃雪试探着旁敲侧击。

    其实,她原本想问的是,我有没有可能不是沈明辉的亲生女儿?

    沈璃雪有原主的记忆,知道林青竹是个很守礼法的女子,再联想沈明辉的性子,若这具身体不是他的亲生女儿,他早就将自己赶出去了,哪会替别人白养女儿,所以,她没问这个显而易见的问题。

    “姑姑性子温顺,待人和蔼,小时候,我从未见她发过脾气,照理说,她与沈明辉之间,应该不会有什么大矛盾!”

    林岩努力平复了心绪,目光幽深:“当然,夫妻之间,难免有摩擦,就算他和姑姑闹了矛盾,也不可能持续十五年再牵连到你身上,你是姑姑的女儿,也是他的女儿!”

    沈璃雪柳眉挑了挑,林岩说的确实在理,但沈明辉的所作所为,着实让人无法理解:“我的名字,是不是有什么特殊含义?”如若不然,为何沈盈雪,雷氏设计自己改名字?

    “这个……璃雪,听着只是普通的人名,应该没什么特殊含义!”林岩思索片刻,没想出所以然来,道:“你的名字是爷爷取的,如果有特殊含义,他最清楚……”

    沈璃雪一怔:“璃雪是外公取的名字,不是沈明辉取的吗?”

    “当然不是!”林岩摇摇头,神情傲然,十五年前,沈明辉还是个名不见经传的芝麻官,天天跟在高官们身后跑,为武国公府外孙女取名一事,哪轮得到他!

    “在你满月那天,外公吃过满月酒,兴致勃勃走进书房,在宣纸上写下沈璃雪三个大字!”文字犀利,暗藏锋芒,前来祝贺的客人见了,无不夸赞,那是武国公府的荣耀,仅三岁的林岩牢牢记住了这一幕。

    “可惜,在你满月的第二天,京城出了大事,外公首当其冲,受了刺激,当天晚上,就踏鹤西归!”

    林岩的声音渐渐沉了下来,想起那满室的白幡与凄凉,他就忍不住难过,祖父过世,父亲被贬,他小小年纪,随父母迁往边关,盛极一时的武国公府,就这么没落了。

    “出了什么大事,居然牵连到了外公?”沈璃雪蹙了蹙眉,沈明辉好像也是因为那件事情被贬到青州的。

    “这我就不清楚了,在边关十几年,爹娘一直三缄其口,对那件事情只字不提!”林岩摇摇头,清亮的眸中染着一层迷蒙,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为何爹娘如此忌讳?

    沈璃雪皱起眉头,事隔十五年,当年犯事的人都被贬到了青焰各地,留在京城的达官贵人,也十分忌讳这件事情,没人愿意旧事重提,想要调查,有些困难。

    “岩表哥,你知不知道,我爹和我娘是如何相识,相知的?”沈璃雪墨色的眼瞳中带着几分好奇。

    十五年前,林青竹与沈明辉的身份天差地别,这样的两个人居然成了夫妻,本身就是一件很不可思议的事情,其中一定有着非常特殊的原因。

    林青竹那般惊才绝滟的女子,放着京城高贵俊逸的名门公子不嫁,看上穷书生般寒酸的沈明辉?这种可能性虽有,却很小很小!

    “姑姑出嫁时,我很小,根本不记事,她和沈明辉的相识,相知,我就更不清楚了,你怎么会问这个问题?”林岩疑惑的看着沈璃雪,突然间恍然大悟,似笑非笑道:“难道璃雪也觉得沈明辉配不上姑姑?”

    许是十五年前,沈明辉的无能模样深入心中,林岩一直觉得沈明辉高攀了林青竹,即便沈明辉已经贵为青焰丞相,他还是觉得沈明辉配不上他那美丽、高贵的姑姑。

    沈璃雪嫣然一笑,明媚,璀璨:“在青州时,日子虽然清苦,但母亲待我很好,来了相府,日子好过了,麻烦事也多了,沈明辉对我完全没有父女之情,帮着别人欺负我,这样的父亲,我自然是不喜欢的!”

    林岩清亮的眸中闪过一丝黯然,如果武国公府还在,沈明辉哪敢放任别人欺负璃雪,就算璃雪被人欺负,她也可以来武国公府居住,别人不会多说什么。

    可是如今,武国公府不复存在,自己在京城虽有院落居住,但那里只有自己一名男子,如果邀请璃雪过去住,肯定会有损她的名誉:“璃雪,你……要嫁给安郡王吗?”

    在林岩的认知中,沈璃雪想要离开相府,只有一条路,嫁人!

    安郡王性子冷漠,却是可以托付终身之人,但他身染重病,只剩下三个月时间,如果璃雪再嫁他,林岩不知道是好还是坏……

    “我还没有及笄,现在谈嫁人,为时尚早!”沈璃雪笑笑,来青焰一个多月,她经历最多的是阴谋诡计,设计陷害,她所有精力都用在了应付这些事情上面,对情爱之事,没什么心思,暂时没想过嫁人。

    林岩看着沈璃雪,重重叹息:“爷爷为你订的婚事,本是一桩良缘,奈何安郡王为守卫边关,身染重伤……”

    沈璃雪一怔:“你说什么,我的婚事是外公订的?”不是沈明辉订下的?

    “你的婚事是爷爷和圣王爷一起订下的,与沈明辉完全无关!”在知道沈明辉对沈璃雪的偏颇后,林岩对他更加不悦,当年的沈明辉只是小角色,若非娶了姑姑,京城都不知有他这个人的存在,他哪有资格与圣王爷商谈子女婚事。

    时隔十五年,林岩只记得大概的情形,但每每想到那天的事情,他都忍不住嘴角上扬,那真是热闹非凡的一天:

    “圣王爷带圣王世子和安郡王来参加你的满月宴时,不知怎么回事,祖父和圣王爷当众商量起了你和圣王世子的婚事,想让你做圣王世子妃,不过,圣王世子长你五岁,年龄不太合适,恰逢东方珩站在床前,抱着你不放手,爷爷看你和东方珩有缘,就把你许给他了!”

    沈璃雪瞬间满头黑线,十五年前,东方珩只是三岁的孩子,能抱得动满月的她?就算抱得动,那也是抱的原主,与她没有太大关系。

    说到东方珩,沈璃雪又想到了沈明辉和沈盈雪。

    武国公为自己外孙女订下的婚事,和沈家另外的女儿完全没有任何关系,沈明辉自以为贵为了丞相,就可以和皇室之人平起平坐,就可以发号施令的让沈盈雪代替自己嫁进圣王府,愚蠢至极,脸皮够厚,品行也渣到了极点。

    真不明白他这种品性不端,自私凉薄的无耻小人是怎么当上青焰丞相的!

    “璃雪,你到九月初六才及笄,还有五个月!”林岩喟叹一声,安郡王只剩下不到三个月的时间了,他们两人,注定无缘,爷爷怎么会看出他们有缘的?

    “岩表哥,太阳就要落山了,我就不打扰你处理公事了!”看林岩又想把话题往她和东方珩的婚事上引,沈璃雪笑着道了别,快速走出了书房。

    武国公取名字的第二天,就事发东窗,命丧黄泉,这件事情怎么看都有些蹊跷,但蹊跷在哪里,沈璃雪也说不上来,只是觉得那件事情不简单,京城还有许多知情人,慢慢调查,总会有水落石出的一天。

    至于林青竹嫁给沈明辉的原因,她也会查出来的!

    尚书府,庄可欣坐在香闺软床上,轻倚着床装头,半闭着眼睛,白色的裘裤半褪,十分惬意的享受着丫鬟们的伺候,香郁的药膏抹到腿上,伤口传来阵阵清凉,整条腿都透着舒适,庄可欣轻轻喟叹一声。

    “可欣!”沈盈雪在丫鬟的引领下急急走进房间,美丽的小脸上满是哀怨,眸中泪水盈盈,望望屋中的丫鬟们,欲言又止。

    “你们都下去吧!”庄可欣睁开眼睛摆摆手,丫鬟们全都福身离开。

    庄可欣慢腾腾的穿好裘裤,看向沈盈雪:“你这么急冲冲的来找我,所谓何事?”

    “还不是我那个刁钻狠毒的大姐!”提到沈璃雪,沈盈雪漂亮的眸中闪烁着愤怒与阴冷:“她不知从哪里弄了条大黑狗,设计把你推荐给我的江湖骗子揭穿了,又把我爹气的吐血昏迷,现在整个相府乱成一团,她得意的很呢!”

    庄可欣挑挑眉:“你那大姐姐真是厉害!”很聪明,也很能折腾,居然在半天之内就看出那道士是江湖骗子,自己可是被他骗了两三个月才发现……

    沈盈雪撇撇嘴:“她不是厉害,是狠毒,我爹怎么说也是她的父亲,可她丝毫不顾父女之情,肆意忤逆不说,还把爹气的吐了血……”她和雷氏还指望着沈明辉压制沈璃雪呢,沈明辉被气昏,她们可是想不出方法打压沈璃雪的嚣张气焰了,相府是她们母女的,怎能任由沈璃雪一名外人在那嚣张跋扈。

    “你找我,是为对付你的大姐!”庄可欣淡淡说着,拿起一件漂亮衣服在身上比划,眸中隐隐闪过丝丝嘲讽,不屑:

    雷氏贵为丞相夫人,居然压制不住乡下来的沈璃雪,真是愚蠢,沈盈雪就更蠢,对付自己姐姐,没有关起门来算账,反而求到了她这里,没听过家丑不可外扬吗?

    “可欣,你这衣服真漂亮!”胭脂色的衣裙上镶满了钻,在阳光的照耀下闪亮了沈盈雪的眼睛,沈盈雪由衷的赞叹着。

    身为名门千金,她喜欢穿衣装扮,彰显美丽,自然离不开喜欢漂亮衣服与漂亮首饰,沈明辉一直将她捧在手心里,她的首饰是最流行的款式,典雅高贵,衣服上也镶着不少宝石和钻。

    但庄可欣这件衣服,经过了精心的设计与缝制,上面的钻也很有讲究,明显是为某种重大场合精心准备的。

    “这件湘裙是母亲命人赶制出来,让我某个宴会上穿的!”庄可欣美丽的小脸上浮现一抹红晕,无限娇羞。

    “可欣,你不会是要去相亲吧?”沈盈雪压低了声音,笑着打趣,身为贵族千金,沈盈雪看过别人相亲,对这种事情很是不屑:

    贵族千金,公子们经常见面,如果自己长的漂亮,会有很多人追求,根本用不着相亲,只有那些相貌平平,才华平平没有任何特点的男女,才会相亲,因为他们身边没有追求的人……

    沈盈雪看庄可欣的眼神多了一丝不屑,她这副模样,去相亲也不奇怪,那些贵族公子们看来看去也就那副模样,再优秀也比不上自己的安郡王……

    庄可欣没有说话,但她含羞带怯,欲说还休的模样已经给了答案,她相亲的对象,可是文武全才之人,身份也很不错,不是京城那些只知道跑马遛鸟的贵族公子们能比的。

    “恭喜你可欣,祝你找个如意郎君,夫妻恩爱,白头到老!”沈盈雪说着言不由衷的话,笑容璀璨却未达眼底,自己要请庄可欣帮忙,自然要说点好听的哄哄她,如果实话实说,触了她霉头,她就不会帮自己了!

    “多谢!”庄可欣知道沈盈雪的祝福没多少诚意,但毕竟也是祝福,她很高兴,自然就想到了沈盈雪求她的事情:“最近穆正南有没有再骚扰你?”

    沈盈雪的面色瞬间沉了下来:“骚扰倒是没有,不过,他给我的期限快到了!”想到穆正南的威胁,她就气的咬牙切齿,贱男,给他三分颜色,他就开起了染房,自己可是相府千金,哪会怕他一名穷酸乡下人……

    庄可欣一怔,那黑衣男子给她的三天期限也转瞬即逝,她要抓紧时间部署了:“盈雪,咱们两人一定要配合默契,方能一举除掉沈璃雪和穆正南!”

    “可欣想到对策了?”沈盈雪一喜,眸中闪烁丝丝光亮,除掉沈璃雪和穆正南,自己就会恢复一帆风顺的生活,如愿嫁给安郡王做郡王妃……

    “记得如意酒楼那名绝色的黑衣男子吧,我打算利用他为咱们做事!”说到夜千泷,庄可欣只觉胸口一阵窒息,忍不住伸手摸了摸脖颈,他的掐痕,一直没消,她为遮掩,特意穿了高领衣服。

    迷蒙的美眸中浮上几分阴霾,他和她认识这么多天,她都不知道他的名字,她主动找他说话,他却不理她,如果她站在他旁边自说自话超过三句,他会立刻将她扔出房间,除非是他问沈璃雪的事情时,她才能答上几句话。

    “可欣,咱们的事情可是很机密的!”沈盈雪慎重的提醒着,目光凝重,意有所指。

    “我知道!”庄可欣点点头。

    “你同意事后杀掉那名黑衣男子?”沈盈雪有些惊讶,那名男子那么漂亮,庄可欣舍得杀他?

    “当然,在我眼里,他不过是个工具而已,除时都可丢掉!”庄可欣微微笑着,回答的斩钉截铁,他的性子阴晴不定,喜怒无常,以自己的能力,根本掌控不了他,如果他知道自己利用他算计沈璃雪,绝对会杀了自己的,倒不如自己先下手为强,借此次事件除掉他,永绝后患……

    “也对!”沈盈雪暗暗松了口气,她原以为要花费很大心思才能劝庄可欣除去黑衣男子,没想到庄可欣这么轻易的就同意了。

    想到那名黑衣男子的容颜,沈盈雪又是一阵叹息,那么绝色的男子,死了真是可惜了,如果没有安郡王,自己会喜欢上他也说不定……

    “盈雪,咱们两人的配合,必须默契到天衣无缝,方能不着痕迹的除去沈璃雪,穆正南!”庄可欣看向沈盈雪,明媚的笑容有些诡异。

    杀人无形,是件机密事情,绝不能让第三个人知道,不,确切的说,不能让第二个人知道。她会在最短的时间内,让沈盈雪这个知情人消失,秘密,只有一个人知道,方能称为秘密,如果知道的人多了,就不叫秘密了。

    “我明白!”沈盈雪点点头。

    “你先说说计策,看看哪里不足,咱们再商量商量具体细节,务必做到天衣无缝!”沈盈雪眸光凝重,沈璃雪很聪明,穆正南也很精明,想要杀她们两人,必须做到一举成功,否则,定会遭到他们的激烈反击,到时,倒霉的人就是自己了。

    目光望向侃侃谈论计策的庄可欣,沈盈雪嘴角浮上一抹冷笑,她知道自己那么多秘密,还抓了自己的把柄,沈璃雪,穆正南死后,自己要想个办法把她也除掉,否则,天天面对这么个大危险,只是想想都会寝食难安!

    夜幕降临,庄可欣装扮一新,轻轻推开了如意酒楼内室的门,门刚开一条小缝,一股浓烈的煞气扑面而来,惊的她连连后退。

    眼前一暗,一道高大的黑色身影出现在她面前,居高临下的望着她,清澈如泉的眸中,闪烁着冰冷与暴虐:“今天是第三天了!”冷酷的声音毫无感情,带着浓烈的警告与训斥,让人全身发冷。

    庄可欣下意识的紧了紧身上的衣服,低声道:“我来,是带你去见沈璃雪的……”三天来,他天天站在窗边向外望,从天明望到天黑,再从天黑望到天明,一直在等沈璃雪走进他的视线……

    “真的?”夜千泷陡然提高了声音,带着莫名的喜悦,随即又低了下来:“你不是在骗我吧?”

    “你这么厉害,我哪里敢骗你。”庄可欣低沉了眼睑,慢慢转身向外走去:“如果想见沈璃雪,就随我来吧!”

    夜千泷并未过多思索,急步跟了上去,他想见沈璃雪,无论庄可欣说的是真是假,他都会去试试……

    身后响起稳重的脚步声,庄可欣嘴角轻勾起一抹阴险冰冷的笑,因为他对沈璃雪的思念,沈璃雪,穆正南和他,都会在今夜毁灭……

    天色越来越暗,四处炊烟袅袅,大街上的行人也越来越少,沈璃雪在巷子里慢慢走着,好看的柳眉微微皱起:沈明辉被她气昏,昨天才醒,身体十分虚弱,雷氏,沈盈雪也消停了许多,相府一片清静,但不知为何,她总觉得,最近会有事情发生……

    天色完全暗了下来,沈璃雪望望前后不见半个人影的小巷,正准备回府休息,巷子尽头突然闪过一道熟悉的黑色身影。

    “夜千泷!”沈璃雪一怔,快步追了过去:“夜千泷,你等等!”

    沈璃雪窈窕的身影转过弯,消失不见,一辆普通的马车转弯进了巷子,微风轻轻吹过,掀起薄薄的车帘,夜千泷绝色的容颜现于眼前。

    沈盈雪坐在酒楼雅间的窗口前,看着沈璃雪消失的方向,嘴角扬着阴冷嗜血的笑,沈璃雪有晚膳后散步的习惯,很方便自己设计引她前往那个地方,呵呵,蠢货,进了圈套,就休想再活着回来,今晚过后,世间再无沈璃雪,安郡王会是自己的……

    “夜千泷,夜千泷……”沈璃雪急速奔跑着追赶,可前面的黑衣人仿佛没有听到,依旧快步前行,与她保持着不近不远的一段距离……

    突然,眼角飘过一袭白色衣袂,沈璃雪一时没收住脚步,狠狠撞在了那人身上,一只强劲有力的手臂伸来,紧紧搂住了她的小腰,固定住她没被撞飞。

    抬头,正对上东方珩黑曜石般的眼瞳,瞳孔中清析的映出她的身影:“东方珩!”

    “你急急忙忙的,要去哪里?”东方珩语气平静,但沈璃雪总觉得,他声音中透着丝丝莫名的情绪,像是在泛酸。

    “我看到夜千泷了!”沈璃雪看向黑衣人的方向,遥远的地方,隐隐约约有一袭黑衣在飘。

    夜千泷!听着沈璃雪的称呼,东方珩的心情瞬间好了许多,看一眼远处的黑影:“前面那人不过是穿了一袭黑衣,是不是夜千泷犹未可知,本王已经命人去查他的消息了,很快就会有结果。”

    话刚落,子默凭空出现,低了头恭声禀报:“禀郡王,属下查到,夜千泷一直歇在如意酒楼,不知什么原因,一刻钟前匆匆离开了……”

    如意酒楼!东方珩没有说话,墨色的眼瞳中,隐有什么东西在快速凝聚。

    算算如意酒楼到小巷的距离,再结合黑衣人出现的时间,沈璃雪得出结论:“我刚才看到的黑衣人就是千夜泷!”居于如意酒楼这么多天,今晚突然出现,肯定有事情。

    “咱们跟过去看看,他想做什么?”说着,沈璃雪拉着东方珩的胳膊向前跑去。

    东方珩没有退避,任由沈璃雪拉着快步前行,目光望到沈璃雪紧抓着他胳膊的白嫩小手,嘴角微微扬起一抹悠美的弧度。

    庄可欣和夜千泷坐着马车,在京城急速前行,夜千泷坐在车厢的一端,目光清澈,一言不发,庄可欣坐在车厢的另一端,沉着眼睑,也没有说话,整个车厢静的有些压抑,险些令人窒息,在两人的寂静相对中,马车拐过一个又一个的弯,到达目的地。

    帘子打开,夜千泷率先跳了下来,望着空荡荡的场地,眸中的喜悦瞬间消失无踪,浓浓的阴霾萦绕眼瞳,回望慢腾腾下马车的庄可欣,怒声道:“璃雪呢?”

    “沈璃雪就在不远处,随我来吧!”庄可欣腿上的伤还没好,走路极慢,长长的衣摆拖在地上,划出一条清析的痕迹。

    夜千泷没再多问,紧跟在庄可欣身后慢慢前行。

    不知过了多久,庄可欣和夜千泷来到一座建筑前,大门上方写着大牢两字。

    “璃雪在这里?”夜千泷紧紧皱起眉头,大牢的牢门很破旧,守门的守卫们胖胖的,慵慵懒懒的半眯着眼睛似睡非睡,远远望去,一片狼藉,璃雪会在这种地方:“你没骗我吧?”

    “我没有骗你!”庄可欣摇摇头,温柔浅笑:“沈璃雪不在这里,不过,大牢里有个人,知道她的下落,你找到他,让他带你去见沈璃雪!”

    “那人是谁?”夜千泷面无表情,只要能见到璃雪,谁带他去都无所谓。

    “他叫穆正南。”庄可欣璀璨的笑容带着蚀骨的冷意,她来大牢的目的,是为毁灭沈璃雪,穆正南,还有面前这个单纯又复杂的黑衣男子。

    庄可欣站在暗中,看着夜千泷打倒守卫,径直闯进大牢,心莫名的一酸,在这一瞬间,她有些嫉妒沈璃雪。

    一名女子,最幸福的,莫过于有优秀男子爱慕,宠爱,黑衣男子不畏强权,不顾危险,勇闯大牢,只为见沈璃雪一面,可见,他是真的喜欢她,把她放在了心上,虽然对她倾心的人是个傻子,但他傻的很固执,也很可爱……

    夜千泷闯进大牢,守卫们乱成一团,手中刀剑纷纷对他招呼了过去,夜千泷视而不见,一阵阵凌厉掌风扫过,守卫们瞬间倒地不起。

    夜千泷沉着稳重的顺着小道向里走,耳边响起庄可欣的叮嘱:“穆正南被关在最里面的牢房里,你进去后,见弯就转,很快就能见到他,问清姓名后,砍断他牢门的锁,你跟着他走,就能见到沈璃雪了!”

    大牢最里端,阴暗潮湿,穆正南侧身躺在脏兮兮的干草上,目光迷蒙着,毫无焦距,身上的白色囚服早已看不出原来模样,头发凌乱不堪,青色胡须满布在下巴上,远远望去,就像个四五十岁的颓废中年人,早已不见了当初的风流倜傥。

    “来人哪,有人闯进大牢了!”远处传来一阵骚动,穆正南灰暗的眼眸突然一亮,翻身坐了起来,快速来到牢门旁,焦急的向外望,是沈盈雪派来的人吗?

    “砰!”激烈的声响过后,几名狱卒被打飞,一名黑衣男子出现在穆正南的视线中,瞬间来到了他出前,冷声道:“你是穆正南?”

    黑衣男子冰冷的眼眸如同千年寒冰,瞬间将人冰封,穆正南怔怔的看着他,无边的冷意瞬间漫延全身,这名男子真可怕,他是来救自己的,还是来杀自己的?

    “快说,你究竟是不是穆正南?”夜千泷隔着铁栏杆紧紧揪住了穆正南的衣领,眼瞳中折射出道道寒光,穆正南脖子被勒住,喘不过气,肺中的空气越来越少,胸口越来越难受,潜意识的点了点头:“我是穆正南!”

    话刚落,穆正南只觉领子一松,呼吸瞬间顺畅,整个人瘫坐在地,身体软软的,没有丝毫力气,眼前飘过点点粉末,穆正南抬头望去,看到那锁住他的大大铁锁在夜千泷手中化成了粉末。

    这人是谁,怎会如此厉害?穆正南眸中满满的全是震惊。

    “快走!”夜千泷瞪了穆正南一眼,没注意到穆正南眸中的震惊,他急着见璃雪,不想在这里和这个穆正南浪费时间。

    “多谢!”穆正南拉开牢门,顺着道路快步前行。

    他威胁沈盈雪派人帮他逃狱,本以为她最多派个三流高手,把牢里的狱卒们迷昏,趁机救他出去,没想到她居然找了这么个厉害的人物,直接冲进大牢救他。

    沈盈雪虽然卑鄙无耻了些,还是很讲信用的,自己就走她安排的那条逃跑路线吧,有这么个高手保驾护航,自己不会出事的!

    穆正南和夜千泷出了大牢,快速前行,顺天府的官兵们得到消息赶到时,两人早已不见了踪影,顺天府尹咬牙切齿,对着两人消失的方向怒吼一声:“追!”敢从他的大牢里劫人,是陷害,挑衅他,他绝不会让两人安然无恙的离开。

    不远处的小楼上,庄可欣悄悄探出头,望着顺天府率领的,前去追赶快的浩荡人马,扬唇冷笑,好戏即将上演!

    话说,沈璃雪,东方珩紧跟着黑衣人一路飞奔,不知过了多久,来到一处场地上,四周空荡荡的,不见半个人影,也没什么树木,就是一片空空的地,地面长着不知名的野花野草。

    东方珩望望四周,没有说话,黑曜石般的眼瞳隐隐泛起圈圈涟漪,似是猜到了什么。

    人呢?怎么不见了?沈璃雪四下寻找,始终不见夜千泷,清冷的目光扫过平坦的四周,脑中突然闪过一道光芒:“东方珩,咱们……”

    “璃雪,璃雪!”熟悉的呼唤突兀的响起,夜千泷修长的黑色身影瞬间来到沈璃雪面前,目光清澈见底,英俊的脸上洋溢着可爱的笑:“你真的在这里,他们没有骗我!”

    喜悦的笑着,夜千泷快速伸手去抓沈璃雪的衣袖,东方珩目光一凝,快速将沈璃雪拉到了自己身后:“千泷太子,请自重!”

    “又是你!”夜千泷伸手抓空,清澈的眸中萦绕了一层怒气,狠狠瞪着东方珩:“你干嘛霸着璃雪不放?”上次就因为这个东方珩带走了璃雪,害他和璃雪失散了,他抓她的衣袖,只不是想她再消失。

    “她是本王的未婚妻!”东方珩看着夜千泷,冷声回答。

    “未婚妻!”夜千泷皱皱眉头,目光在东方珩和沈璃雪身上来回扫视,嘀咕道:“你们与别人也没什么不同……”

    东方珩直视夜千泷,目光锐利,周身的温度瞬间降了下来。

    沈璃雪揉揉额头,夜千泷居然不明白未婚妻的含义,以为未婚妻是与其他人不同的。

    “千泷,你怎么会在这里?”沈璃雪站在东方珩身边,察觉到他周身越来越低的温度,知道他生气了,当务之急,问清夜千泷事情始末,然后各自离开,才会相安无事。

    “来见你啊!”夜千泷开心的回答着。

    东方珩看向沈璃雪,她居然又叫他千泷!

    “来这里见我!”沈璃雪蹙蹙眉,上次夜千泷进万花楼找自己,是被人骗了,这次来这里见自己,十有**也是被人骗来的。

    “谁告诉你我在这里?”沈璃雪清冷的眼眸微微眯了起来,事情有些不对。

    “是他带我来的!”夜千泷指指呆站在一旁的穆正南。

    穆正南出了大牢后,按照沈盈雪安排的路线一路狂奔,果然没遇到任何危险,心中正喜悦,突然看到了沈璃雪和东方珩,正欲提醒夜千泷避开,没想到他主动跑上去了。

    “穆正南!”沈璃雪一惊,清冷的眸中,染了一层寒冰,此时的穆正南满身脏污,头发凌乱着,极是狼狈,但她还是能认出他:“你不是在顺天府大牢里吗?”

    “是我救他出来的!”夜千泷低垂着头,像做错了事的孩子,小心的打量沈璃雪的脸色:“你不喜欢他啊?”

    “不喜欢!”岂止是不喜欢,沈璃雪讨厌死了穆正南,恨不得将他碎尸万段。

    “知道了!”夜千泷漫不经心的一掌挥出,穆正南瞬间倒飞出十多米远,像破布一般,重重掉落在地,吐出一口鲜血……

    “你干什么?”沈璃雪看着夜千泷,疑惑不解。

    “你不是不喜欢他吗?我让他离你远点啊!”夜千泷轻轻笑着,目光真诚。

    沈璃雪:“……”夜千泷的思想真是单纯,等等,夜千泷和救穆正南素不相识,为何会救他出大牢,难道……

    “快快快,把他们围起来,千万不能让劫牢者和犯人跑了!”黑暗的四周瞬间亮起片片火把,顺天府带着大批官兵跑了过来,将沈璃雪,东方珩,夜千泷,穆正南四人团团围住。

    望着四周潮水般涌来的官兵,沈璃雪瞬间明白,自己中计了!

    ------题外话------

    咳咳,璃雪遇险,亲们表急,且看下章,千泷如何拨开迷雾,狠整渣女!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澳门博彩娱乐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腹黑郡王妃071》,方便以后阅读腹黑郡王妃071 郡王吃飞醋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腹黑郡王妃071并对腹黑郡王妃071 郡王吃飞醋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腹黑郡王妃071。